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花房倒塌
    “无忧妹妹,你可多想了,一起跟上吧。”秦王妃感激上官无忧刚才出来帮忙,对着她笑了笑,示意她和自己一起走,上官无忧规规矩矩的就站在了秦王妃的身边,不过那眼神,却是不经意的去看苏兰芷,带着审视的目光中有了点点的疑惑,似乎想要确定什么,可是始终都无法确定。

    苏兰芷感觉到上官无忧投射过来的眼神,只觉得对方那眼神中有些她很不喜欢的东西,皱了皱眉,不经意的就回视了过去,古井般深邃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无忧,目光相对,上官无忧见着对方那双沉邃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心下一紧,只觉得那双眸子好似带着一种足以看透人心的魔力一般的,看的她的心一抖,随即无所谓的对着苏兰芷笑了笑,竟然半点被人当场抓破的感觉都没有了。

    苏兰芷瞧见上官无忧不经意的就对着自己笑了笑,半点尴尬都没有,接着就转回了视线,心下不得不对这个人重新评估了。

    这人,要不就是太单纯,所以没想那么多,所以刚才可以表现的那么无所谓。要不就是心思太深沉,故而可以情绪掩饰的那么好,不然哪里能够如此淡然?竟然半点被撞破的尴尬也无?

    苏兰芷相信,上官无忧肯定是属于第二种,一个当年被秦王拒婚,忍辱负重,坚决不嫁守节的女子,一步一步的,最后终于是嫁给了秦王。不管这人如今存的是什么心思,就凭她可以生下庶子庶女,被秦王和秦王妃所尊重信任,如今可以和秦王妃走在一起却不让人觉得违和,那这人就不简单!

    皱了皱眉,苏兰芷想着上官无忧刚才的眼神,心里十分的不舒服,这是属于女人的一种直觉,上官无忧对她,似乎并没有好感,刚才那眼神带着审视,也不知道是在确定什么了。不过苏兰芷很确定,上官无忧想要确定的,定然是对自己不利的。

    也或许是觉察到了苏兰芷的敏锐,上官无忧笑了笑,看着苏兰芷,眼神温和,带着长辈的亲切了,“苏小姐怕是还没有及笄吧?”从苏兰芷的发髻就可以看出了,上官无忧这么问,必然也是为了牵扯下文了。

    “呵呵,上官侧妃,兰儿并未及笄,还是一个小丫头呢!”慕容嫣见着上官无忧突然就和他们说话了,笑着就应了,并没有给苏兰芷机会了。

    “虽说是小丫头,可是如今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了,想来将来求亲的人怕是要踏破相府的门槛吧?苏夫人好福气!”脸上一直都挂着谦和的笑容,上官无忧给人的感觉很亲切,一点点架子都没有了,她本来长得也是比较亲人类型的,声音也是柔柔的,听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谁知道呢?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女儿的亲事,慕容嫣如今虽然已经开始在打算了,可是她并不认为应该跟上官无忧说的,毕竟两人并没有熟悉到这程度。

    “苏夫人总是太过自谦了,不过苏夫人就苏小姐这么一个女儿,想来也是想多留在身边几年的,怕是也不着急吧?”说话间上官无忧眼角注意着几人的反应,见着秦王妃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上官无忧的眼中划过什么,不过快得让人看不见就是了。

    “一切随缘吧,兰儿还小,这些事情,我觉得还早!”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再说下去了,慕容嫣觉得这上官无忧有些奇怪,莫名其妙的怎么就关心起了苏兰芷来了?

    “呵呵,苏夫人也别见怪,我不过是瞧着苏小姐天人之姿,有些关心罢了,有些话可能说的有些过了,苏夫人别见怪才是!”上官无忧似乎感觉到了慕容嫣的疑虑,笑了笑,赶忙就道歉了,慕容嫣见着上官无忧那么谦逊的态度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对方的身份摆在那儿,总不好太过的,“上官侧妃多虑了。”

    “苏夫人不怪就好。”知道以自己和慕容嫣的关系再问下去也是不好,上官无忧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了,只是看着秦王妃,上官无忧心里似乎就跟那猫爪子在挠一样的,总觉得好像有些事情超出她的掌控了,可是此时此刻她又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恢复了安静,静静的走着,可是视线的余角却是一直都在看秦王妃和苏兰芷的,总想看出什么来。

    最后,上官无忧见自己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而且苏兰芷总会在自己看过去的时候恰恰好的就看着她,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幽深,上官无忧有些无力招架,最后干脆不去看苏兰芷了。

    ……

    好不容易来到了花房,秦王妃招呼着大家一起进去了,刚进去,大家都被那姹紫千红的花给吸引了。

    “这是牡丹吧?这么一大株,可是比往日里见着的牡丹开得鲜艳多了,瞧这颜色,可正了,红的、白的、黄的、粉的、紫的,甚至还有复色的,这开得多艳啊,素日里都没有见着那么大朵的,秦王妃,你这花房里面的花,纵然的冬日开的,也是比正日子里开的好了许多了。”女子大都是爱花的,见着这么多的话,充满了整个花房,眼底里无不羡慕了。

    这时代的女子依附男子而活,拥有男子的宠爱,也就拥有了一切了,秦王妃能有这么一座美丽的花房,想来也是秦王废了很大的心思的。如此宠爱,哪里能不让人羡慕呢?要知道一个如意郎君,那可是自己一生的幸福依靠啊!

    “这不是那美人蕉吗?血红血红的颜色,着实是难见,开的可真美,这花京都可是没有呢,这怕是南诏运来的吧?”大家看着这里面千奇百怪的花,只觉得惊奇了,瞧着各个脸上都不由得沾染了点点的羡慕。

    都说秦王对秦王妃宠爱极佳,他们却不曾亲眼见着,如今这见着了,才终于是了解,什么叫做一掷千金,为搏佳人一笑了。

    “呵呵,吴夫人,你这可是说对了呢,这美人蕉可是南诏仅有的花,当年王爷派人去南诏移植,一共移植了两百株,如今活下来的,也不过这五十株而已,这京都的天气啊,还真的是不适合这美人蕉的生长,好在这花匠还挺负责,不然也不会长的那么好了。”上官无忧心里纵然已经气得扭曲了,可是面上却是越发的柔和,甚至开始给大家介绍起来,这样子,就好像这花房就是秦王给她建造的一样,上官无忧笑嘻嘻的给众人展示这花房,让人无不觉得羡慕,也觉得上官无忧这人果然忍得了。

    在场的人,换做是任何人都自认为没有上官无忧这样子的心性,被人抢了相公,给人做小,低人一等,却还做得到如此的自然大方,看起来好像丝毫都不在意这事情一般的。

    ……

    “这上官侧妃可还真大方……”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议论,苏兰芷听着,也只是笑了笑,拉着慕容嫣开始赏花,席乐荣见着了,自然也是和他们一处,只是昌伯侯夫人似乎见不得慕容嫣他们好一般的,苏兰芷他们每到了一处,昌伯侯夫人就会凑过去,挡住他们的视线,弄得慕容嫣几人好不烦躁!

    “昌伯侯夫人,那边的君子兰挺好,你可以先过去看看。”指了指一边的君子兰,席乐荣是有些受不了这昌伯侯夫人的挑衅了,故而直接就指了出来,昌伯侯夫人却是完全不在意的,“呵呵,我就喜欢看着芍药,挺好看的,蓉儿,你看,那芍药的颜色可是正陪着你这身的衣服呢,可真美!”完全都不在乎席乐荣那婉转的意思,昌伯侯夫人看不惯慕容嫣和苏兰芷已久,这会儿当然是要找机会报复回去了,哪怕是给对方添堵,她也是开心的。

    “……”席乐荣看着这昌伯侯夫人如此没脸,顿时都无语了,她性子直,本来想说些什么的,慕容嫣怕事情闹大了不好看,便扯了扯席乐荣了,“大嫂,我们过去看那君子兰吧,这芍药昌伯侯夫人喜欢,就继续看吧,昌伯侯夫人,你可是还想跟着我们去看那边的君子兰?”笑嘻嘻的指了指君子兰,慕容嫣这话提出来了,昌伯侯夫人倒是不好应了,如果她真的说了去,那不就是打了她的嘴巴,说自己跟着慕容嫣他们,做人家的尾巴了吗?

    她可没那么傻!

    “我不去了,这芍药挺好看的!”撇了撇嘴,昌伯侯夫人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慕容嫣以进为退了,弄得她也不好意思,只好干瞪着看着慕容嫣几人走了。

    “母亲,您今日是怎么了?”扯了扯昌伯侯夫人的衣摆,赵怡蓉见着大家都在看他们的笑话,脸皮子有些薄,不大好意思了。

    “我不过是看不惯有些人就是了,好了,蓉儿,你别管了,走,我们去秦王妃那儿看看。”说完就拉着赵怡蓉过去,赵怡蓉有些不大好意思,“母亲,秦王妃似乎不大想和我们接触,您说是不是……”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好,让秦王妃不喜欢了,赵怡蓉看着昌伯侯夫人,心里有了点点的怯意。

    “说什么呢?秦王妃不过是忙了些罢了,你刚才没瞧见了,秦王妃要招待那许多的人,自然是没有空闲的时间和我们多说的。我们过去就是,一会儿瞅着机会,我还得让你和秦王妃多说几句话,这样才好。”昌伯侯夫人是属于那种自信心膨胀的人,从来都不会以为谁会不喜欢她,自然也觉察不出秦王妃刻意的冷漠,只以为秦王妃是忙了,又或者是他们不够热心,对方没能注意到他们罢了。

    有些人就是如此,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往往很容易就闹出许多笑话了。今日昌伯侯夫人也算是闹了不少的笑话了,大家也都有些不想和她打招呼,觉得这少一个不好惹的麻烦,可偏偏昌伯侯夫人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直接就拉着赵怡蓉过去了。

    赵怡蓉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到底想要嫁给秦之衍的心思还是大过了小心,加上素日里在府中各个也都是顺着她,家里的庶子庶女都不敢跟她争什么,巴结讨好她的多。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傲慢程度虽然比不得昌伯侯夫人,可是还是对自己挺有自信的,便也乖乖的跟着昌伯侯夫人过去了。

    ……

    “瞧这对母女,这脸皮可真够厚的!”席乐荣性子本来就直,最见不得昌伯侯夫人这等子傲慢的人了,刚才已经窝了一肚子的气了,这会儿见着昌伯侯夫人恬不知耻的拉着赵怡蓉过去找秦王妃,席乐荣的眼里就只剩下鄙视了。

    连她这个不会看人脸色的人都知道秦王妃不喜欢这对母女,所以对两人格外的冷淡,这母女两人还真的是极品了,竟然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往前凑!

    “大嫂,别说了,你瞧瞧,这花房里面的话果然都是极好的,比之平日里见到的,要大朵的多了,而且开得极其的艳丽。看来秦王妃素日里将这些花照顾的很好,今日也是我有此荣幸一饱眼福了。”今日出门,虽然麻烦多多,可是不影响慕容嫣的兴致,这些年礼佛她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的。对一些人一些事情,她早就学会了漠视了,可不会因为不相干的人和事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了。

    这昌伯侯夫人总是找他们麻烦,她就当对方是一条疯狗就是了,何必和疯狗计较,掉了自己的身份呢?

    “大舅母,娘亲说得对,这花可美了,可别因为一只疯狗闯入,大舅母可别忘了我们今日来秦王府的目的了,万一真的被人影响了心情了,那可不是就趁了别人的意了?”昌伯侯夫人固然讨厌,可是如果他们和这疯狗计较,自己不也成了疯狗了?

    所以啊,对这样子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无视,也免得这些人越发的得意了,还以为自己真的是谁了呢!

    “呵呵,你说的极是,这么美的花,如果没有一个好心情,不是就辜负了秦王妃今日的好意了?”听着苏兰芷的话,席乐荣也放开了去了,笑嘻嘻的开始看花起来,偶尔还和慕容嫣讨论,完全忘了之前的不愉快了。

    慕容香见着大人们放开了,来到苏兰芷的身边,拉了拉苏兰芷,有些不解了,“兰姐姐,你和小姑姑刚才可是得罪了这昌伯侯夫人,怎么她总是针对你们?”慕容香也是听过这昌伯侯夫人的,自来傲慢的很,自以为昌伯侯府富饶,总是不把人放在眼里,看人都是挑着鼻子看的,实在是让人不喜欢。

    慕容香也是见过这昌伯侯夫人几次的,对这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连带着赵怡蓉,她也不喜欢,所以每一次,她都和几个伙伴直接无视了赵怡蓉了。

    “呵呵,谁知道呢。”笑了笑,苏兰芷当然知道昌伯侯夫人是嫉妒他们得到了秦王妃的热情对待了,心里不服气,故意找他们岔子呢。不过这话,她也不好跟慕容香说,也免得说不清楚了。

    “这人可真讨厌,那赵小姐真的是得了其母的真传了,素日里我们见着了,都躲得远远的,免得看着那讨厌的嘴脸了。你都不知道,姐姐最讨厌的就是她了,她平日里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傲慢样子,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慕容香见着昌伯侯夫人今日那么欺负苏兰芷,也很是愤愤不过,要不是碍于对方是长辈,今日又是在秦王府,慕容香怕早就会不客气了。

    “呵呵,香儿也别去跟他们计较了,对这些人无视最好,我们要是被他们影响了,反而会让他们得意,更加得寸进尺了。”这样的人也是不在少数的,苏兰芷接触过,以前她会愤怒,会生气,但是现在,她不会了。因为生气愤怒,也不过是让自己也不痛快罢了。

    “兰姐姐说的也是,我们还是赏花吧。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可以看到这么些漂亮的花,也实在是难得了。”慕容香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两人便开始赏玩了起来,完全就将昌伯侯夫人的事情丢一边去了。

    慕容嫣见着两个孩子那么开心,看着慕容香那么快快乐乐的,没有任何烦恼,不由得有些感慨了,“还是大嫂有福气啊,瞧瞧香儿,笑得多欢啊!”如果兰儿也总是可以这样子没心没肺的笑着,那该多好。

    “你也别羡慕我了,香儿和雅儿这两个丫头可皮着呢,我倒是羡慕你,瞧瞧兰儿,如今是越发懂事了,大半年不见,我都快认不出了。”自家的孩子被人夸奖,席乐荣自然是开心的,不过她也不是自满之人,慕容雅和慕容香这两姐妹有的时候,也是让人头疼。

    “呵呵,是啊,兰儿都长大了。”长大了,她这个做娘的,也得开始给女儿安排了。

    “是啊,姑娘们都大了,我们这做娘的,又得开始操心了。”想着自家的女儿,席乐荣如今也头疼,女儿的脾气她清楚,肯定不能随便给女儿找一个,不然将来吃亏可就不好了。

    “大嫂,雅儿的事情……”作为姑姑,慕容嫣还是很关心慕容雅的,只是又怕触碰了席乐荣心里的伤疤,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就是了。

    “呵呵,你也别担心了,雅儿那丫头,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的,这性子随我。给她点时间,就会想通的,也是我们之前害了她了,这事情,本就不该让她知道的,也免得平白生了希望,又失望了。”其实席乐荣如今和靖北侯夫人也挺后悔的,当年存了这心思,也不该就让慕容雅知道了,不然这会儿,慕容雅也不会因为尴尬,不来秦王府了。

    两府相交,也不容易,可不能因为这点点的事情就有了隔阂了。

    “大嫂也别自责了,你们之前,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了。”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也是为了慕容雅好的,不然也不会有这心思,只是这心思用的对象不接受,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那般的男子,其实,雅儿未必就镇得住的,雅儿的心思单纯,而秦之衍压根就不是泛泛之辈,这样子的男子,其实跟他在一起,怕也是很辛苦的吧?

    “也是我们之前思虑不周了,只以为两府走得近,秦王妃又是一个大度的,想来雅儿将来也不会受到刁难。不过雅儿那性子,怕也是不适合武成王的。如今没成也也好,不然雅儿将来,怕是也会不习惯的。”或许是站出了局,席乐荣如今看问题倒是看的清楚些了。自家的女儿什么性子,他们是清楚的,毛毛躁躁的,素日里也没有什么规矩,秦王和秦王妃虽然都是好相处的人,也不是那么重视规矩的。可是毕竟是皇亲国戚,府上肯定有大大小小需要注意的事情。加上秦之衍本身就是那般的性子,也是一个有主意的,这样的人,如果不对慕容雅上心,嫁过去,也不过是吃苦罢了。

    如今看来,秦之衍果然是对慕容雅不上心的,既然如此,他们何必勉强呢?两府交往密切不容易,做不成亲家,也不能因此成仇了不是?

    “大嫂能这样想就好了,只是雅儿那丫头,会不会钻了牛角尖了?”秦之衍那般的男子,在少女怀春的时候,自然是很容易就喜欢上了的。更何况慕容雅还知道这事情,慕容嫣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了。尤其是慕容雅今日没来,慕容嫣就更是放心不下了。

    “放心吧,如今她也慢慢的想通了,也是我们做长辈的思虑不周,不然,也不好就耽搁了她了。”本来以为秦之衍是个良配,却没有多想,如今想来,却是他们自作多情了。

    好在一切还未晚,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

    “这样未必不就是好的,武成王那样子的人,怕也是个有主意的,这事情就算是秦王妃同意,他本人不喜欢,怕也是难成。”慕容嫣虽然和秦之衍接触不多,可是却也发现了秦之衍的性子的,看起来很好说话,可是实际上,对方决定的事情,怕也不是那么好左右的了。

    “可不是吗?这事情也是我们以前没有细想,只以为两个孩子见过,宵儿和武成王也算是熟悉,武成王对这几个孩子也算是亲切,哪曾想,这份亲切,也不过是因着两家的关系罢了?”之前身在局中,一心想要给女儿寻一门好亲事,倒是疏忽了这些问题了。如今细看下来,席乐荣还有些庆幸,还好这事情没成了,不然到时候出了一对怨女,伤了感情就不好了。

    “大嫂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慕容嫣也真的怕两府因为这事情伤了交情,就得不偿失了。

    秦王位高权重,最重要的是深得文帝的信任,有秦王这份交情在,他们两府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也好有个帮衬,为了这事情闹僵,实在是有些不值得了些。

    “好了,你就放心吧,我和母亲也不是那等子不讲理之人,做不成亲家就成仇家,一辈子不来往了。我和母亲如今也是想通了,这事情是我们思虑不周,之前误会了,怪不得别人。这就当做是买个教训,以后注意些就是,别再犯这错误就行了。”席乐荣也是一个看得开的,这事情没成,虽然有些惋惜,可是想了这些日子,也想通了,在她看来成不成亲家,那也是需要缘分的,他们和秦王府没有这个缘分,也只能作罢了。

    “嫂子如此心思通透,也是福气!”有些人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席乐荣性子直,却也有着其开朗的一部分,素日里看事情也比常人看得开,这样子的人,往往会比许多人都幸福了。

    “好了,别总是说我了,倒是你,我看你气色尚好,这大半年想来也是好的。只是你和姑爷如今可是如何了?母亲可一直都担心着,你也别总是倔着脾气了,如今你们有了阳哥儿,切莫和以前一样了,也免得伤了姑爷的心,到时候弄得自己也不舒服了。”慕容嫣和苏青岚的问题,靖北侯府的人也是担心着的,席乐荣作为大嫂,能劝的自然也是要劝一劝,也免得小两口总是这样子也不是回事了。

    “大嫂放心吧,我省得的,不会再叫母亲和父亲担心了。”那么久了,她也想通了,如今也打算好好过日子,为的是自己,也是孩子,亦是父母了。再者苏青岚这些日子的确是对她不错,而且府中的那些姨娘们死的死走的走,老庆王妃也不会再给她带来干扰了。苏青岚做了那么多,她纵然再是铁石心肠,也该软化了。

    “嗯,看你如今也是想通了的,以前的事情,过了就算了吧。如今相府也没了别人,你们好生处着就是了,两口子在一起,哪里能没有个磕磕碰碰的呢?如今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也有了孩子,将来也不会再有人拿你说事,给你压力了。你只管好生的过好你的日子就好了,其他的,就不要去多想了,有些事情该放下,也就放下吧。一直耿耿于怀,对你,对孩子,对大家都不好。”苏青岚也不是那等子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完全的没有担当了。虽然以前也有做错事情,好在知道改了,那就是好了。

    如今两口子好生过日子要紧,万一再闹个不愉快,那也是大家都不痛快了。

    女人这辈子啊,嫁个知冷知热的好男人真的很重要。这男人只要愿意对你好,对你真心,那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有的时候糊涂一点,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了。

    “大嫂,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母亲,说我最近很好,和青岚他也很好,让她老人家不用再担心了。”许是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了,慕容嫣也知道当年自己有些任性,没能为她和苏青岚之间的感情好好努力一番,反而选择将对方推远,给了别人可趁之际了。如今的她,已经不会那么任性了,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她和孩子最好的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见着慕容嫣的样子不像是敷衍,席乐荣也放下了心了。想着一会儿回去也好交代,席乐荣就笑了。

    ……

    “弟妹,你们姑嫂两在说什么呢?怎么都把我们落下了?”孙雪茹见着慕容嫣和席乐荣的关系那么好,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见慕容嫣和席乐荣说的开心,也便过来插话了。

    “呵呵,也没说什么,不过是话些家常罢了。”慕容嫣笑了笑算是揭过去了,没有深入话题的意思,孙雪茹故作生气道,“你们可真不够意思呢,两个人躲起来说悄悄话,让我一个人好生无聊!”

    “大嫂,这话怎么说呢?这里那么多的花,你可都看完了?”慕容嫣和孙雪茹这妯娌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所以两人素日里是能不交流,就不交流的,比起孙雪茹,慕容嫣自然是希望和席乐荣呆在一块儿了。

    “呵呵,光是看花怎么有意思呢?这边看花边聊聊家常才有趣味,就像你们两个一样的,我们妯娌也许久没见了,弟妹,可不介意我加入你们吧?”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孙雪茹那么亲切的走了过来,自动要求加入,慕容嫣和席乐荣还真的是不好说什么了,“大嫂,当然可以了。”虽然不主动去招惹孙雪茹,可是人家主动招惹了自己,她莫不是还能当着大家的面拒绝不给面子不成?

    他们内部就是有再多的矛盾,也是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讲的,这点,慕容嫣很清楚。

    “呵呵,那就好,慕容大夫人,你不介意的吧?”见席乐荣不说话,孙雪茹笑了笑,看着席乐荣,就等着对方的回答了。

    席乐荣这人性子直,而且很不喜欢一些做作的人,和孙雪茹接触过几次,席乐荣也知道孙雪茹这人表里不一的,自然是不愿意和孙雪茹多来往,免得给自己找不自在,可是如今对方要加入,她还真的不好说什么,免得慕容嫣难做人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笑了笑,心里觉得痛苦极了,“庆王妃说什么呢?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热闹,我们自然是欢迎的!”只说“我们”,可没说“我”,席乐荣这人爱恨分明,有时候这性子啊,还真的是可爱的紧。

    “呵呵,那我们就一块儿吧,大家都是亲戚,总也没有好好聚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耍耍也是好的。”孙雪茹很自觉的就略过了席乐荣话语里面的意思,笑呵呵的就加入了慕容嫣和席乐荣了,席乐荣见状,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喜,一旁的慕容香见了,拉着苏兰芷,示意了大人那边,“兰姐姐,你这大伯母对你还好吗?”怎么她觉得,好像孙雪茹今日对苏兰芷总有些刻意呢?看起来虽然是好的,可是就是有些怪怪的。

    “她是我大伯母,对我好是应该的!”家里的那些破事,苏兰芷也不想拿来让慕容香郁闷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们家啊,就是庆王府这一大堆的麻烦事情了。前世她爹爹为了苏青秀,为了老庆王妃,为了兄弟情义,能帮的都帮了,最后将苏青秀扶上位了。结果到了最后,人家一脚就将她爹爹给踹了,六亲不认,这样子的亲戚,苏兰芷可真的不敢恭维。所以这一世,苏兰芷绝对不会让庆王府的人借着她爹爹的势起来的,也免得这些人最后反咬他们一口了。

    “是吗?可是我觉得你大伯母笑起来,好假的样子,你瞧,我母亲似乎都不大喜欢搭理她!”慕容香这人单纯归单纯,可是孩子的心思最是敏感,感觉很准。这也算是她的一种天赋了,至少将来在识人方面,可以少吃点亏了。

    “你呀,小小年纪,别想这许多了,大人的事情,我们做小孩子的也管不了这许多,我们还是看花吧!”笑呵呵的就将慕容香拉走了,苏兰芷心下感慨慕容香的敏感,想着以后自己也得注意些,也免得被慕容香看出了什么了。

    “兰姐姐,我其实也不小了,过了年我就十岁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有些不福气苏兰芷说自己小,慕容香这个年岁的姑娘,最是喜欢充大人了。最不喜欢被人说自己还小,不该做什么,不该想什么了。

    “好好好,你是大人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去看花了吧?”语气明显的就有些敷衍,不该慕容香也不在意,高高兴兴的跟着苏兰芷去看花去了。

    ……

    本来各自都在做各自的事情,赏花,交谈,气氛很好,然而突然就有人看到了那兰花,语气满是惊艳了,“瞧这兰花,可真美啊,花瓣开的竟然是梅花,这可不就是铭品吗?”兰花向来贵重,如此的铭品更是难得,大家听了都纷纷的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了。

    “真的是梅花花瓣呢,这莫不就是那最珍贵的铭品兰花?闻着便有股子的香气,实在是好闻,让人只觉得神清气爽了。”

    “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可以看到这铭品兰花,今日我等可真的是大开眼界了。”铭品兰花,光是价格,都不是一般的家庭能够承受的,更何况这里还有这许多呢。

    “瞧瞧,这里还有荷瓣的,实在是第一次见到!”

    “可不是吗?秦王果然是大手笔!”

    ……

    羡慕的话,自然有些人也是夹杂了点酸味的。试问哪个女子,不想让自己的夫君如此对待自己呢?

    可是这世间的男子千千万万,也怕只有这秦王有这个能力和财力,更有这份心思做这些事情了。这要是换做是别的男子,谁愿意呢?

    这秦王妃可真的是幸福啊,本身就是高贵的公主,纵然远嫁,夺了别人的丈夫,还是可以过得如此幸福,这人跟人比起来,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不得不说有些人怨念了,大家听着相互的传话,倒是都赶了过来,慕容香自然也拉着苏兰芷赶了过去,苏兰芷看着那边围着的人,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直到走近,上官无忧一眼就看到她了,叫她过去看,苏兰芷心里的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这花房修的极大,而且就在王府的后山,因着要让百花开放,里面自然是有了一定的温度的,而且屋子用的也是特殊的材质,不然也无法保温。

    整座花房此刻都格外的温暖,只是苏兰芷突然感觉到一股子的寒气扑来,隐约间看到上官无忧的嘴角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头顶传来一声巨响,混乱中,苏兰芷感觉到有人推了自己一把,甚至还有人踩了自己的裙摆!

    苏兰芷转身就抽回自己的裙子,腿灵巧的往后一踩,感觉到后面有人一生闷哼,苏兰芷瞧见昌伯侯夫人那满脸痛苦的样子,也不去管对方,赶忙抓住慕容香,一旁的云珠见了,护住了苏兰芷,打算带着苏兰芷离开了。

    “云珠,你去看看娘亲和大舅母!”很自觉的就忽视了孙雪茹,此刻一片的混乱,苏兰芷真的担心慕容嫣会出什么事情了。

    “小姐,夫人那里有惜月,不会有事情的。奴婢还是先带你出去吧,这会儿这里不安全!”花房的被雪砸中,上面破了一个大洞,如今有些支撑不住,要倒下去了,云珠担心苏兰芷,当然是要将苏兰芷带走了的。

    “也好!”好在她刚才有紧觉,不然差点就被人算计了去了。想着自己刚才差点就被雪块砸中了,苏兰芷的心里划过一凛,对刚才在背后推她的人,她不会放过的!

    看着那被云珠踢出好远的人,苏兰芷的眼中一片的冷凝,眼看着对付被木头砸中,竟然是半点同情都没有了。

    “小姐,香儿小姐,跟着奴婢!”

    “好!”正准备走,苏兰芷眼角看到了一抹朱红的影子,看着秦王妃摔倒了,苏兰芷赶忙就停下了脚步,“云珠,等等,秦王妃!”秦王妃站的地方,正是那雪块压住的地方,而且秦王妃如今摔倒了,苏兰芷实在是担心!

    “小姐,你……”其实云珠想要保护的一直都是苏兰芷而已,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保护苏兰芷才是最要紧的,如今花房马上就要塌了,云珠所想的就是赶紧的将苏兰芷送出去,不然苏兰芷出了意外,他难辞其咎!

    “救秦王妃!”秦王妃对她有恩,苏兰芷做不到见死不救,云珠见状也没有办法,只好妥协,“小姐先走,奴婢去救!”

    “好!”话刚落,苏兰芷就看到有一块雪团落下,正往秦王妃的身上凑过去,苏兰芷赶忙大声吩咐云珠去救,云珠飞了过去,还没有碰到那雪团,就听到有人大喊了,“王妃姐姐小心!”说完就看到了一抹鹅黄色的影子抱住了秦王妃,等苏兰芷再看过去的时候,那雪团已经被云珠给踢走了,而秦王妃此刻却被上官无忧紧紧的抱住,上官无忧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那淡淡的雪粒子,眼神满是决绝了。

    看到这样子的一幕,大家都是有些吃惊的,苏兰芷扫了上官无忧一眼,确定秦王妃没事情,便转过了头去,“云珠,带秦王妃离开!”说完拉着慕容香小心的避开落下来的木头和雪团,艰难的走着了。

    还没有走到花房的门口,就看到慕容嫣冲了进来,“惜月,兰儿还没有出来,你别拦着我了!”

    “夫人,奴婢进去看就好,您在这里等等可好?”

    “可是你不是说兰儿身边有云珠,不会有事情的吗?怎么还没有出来?”慕容嫣还没有看到苏兰芷的影子,自然是担心的。

    “夫人稍等,奴婢去看看!”惜月正准备冲进来,苏兰芷不想大家出事情,赶忙就出去了,“我在这里!”刚出去就感觉到一股子冷冽的光芒,苏兰芷拉紧了慕容香,见着慕容嫣含着泪水就冲过来了,“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晚才出来,都担心死我了!”

    “娘,我这不没事吗?您放心吧!”

    “你呀,总是让人不省心!”慕容嫣仔细的瞧了瞧,发现苏兰芷没事,这才终于是放心了。这会儿似乎有人才意识到了问题,感觉问道,“怎么没有见着秦王妃?”

    “是啊,还有上官侧妃呢!”

    “南王妃似乎也没见着!”

    “还有我娘啊,也没出来!”

    ……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想着秦王妃几人没有出来,脸上都显出了惊惧了,只有苏兰芷的眼底一片平静。

    原来,果真是她。呵呵,看来因为安宁的事情,她还真的是恨死了自己了,巴不得自己死,这对母女,还真的是蛇蝎心肠!

    “兰儿,你没事吧?”见着女儿嘴角那有些莫名的笑容,慕容嫣觉得浑身有些冷,赶忙接了自己的披风给苏兰芷穿上了,“你的裙子怎么坏了?”看着苏兰芷的裙子,上面似乎有一个很深的脚印,慕容嫣有些不解。

    “没事,不过是被疯狗踩了一脚罢了。”昌伯侯夫人想害她,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疯狗?花房里哪里来的疯狗?慕容嫣虽然不解,可是见着女儿这样子说,定然也是不想多说的,便也没再问了,“好了,将这披上吧,也免得冷了。”

    “娘,我不冷,还是您自己披着吧,免得感冒了。”拒绝了慕容嫣的好意,苏兰芷可不想慕容嫣因为自己冷着了。

    “傻孩子,你的裙子坏了,还是披着的好,免得别人看见了不好。”低声对苏兰芷说着,慕容嫣知道刚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苏兰芷才会有些狼狈,而且裙子都破了。只是如今不是问这问题的时候,慕容嫣也只好找机会再问了。

    苏兰芷见慕容嫣坚持,便也乖乖的披上了,免得大家看出什么,到时候也不好。

    “对了,兰儿,你刚才可有看到秦王妃?”和秦王妃也有些交情,慕容嫣挺喜欢秦王妃的,自然是不希望秦王妃出事了。

    “娘放心吧,秦王妃没事。”想到那惊险的一幕,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疑虑,眉头皱了皱,慕容嫣瞧见了,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上官侧妃……

    ……

    “啊,秦王妃出来了,还有上官侧妃,好像他们都受伤了!”秦王妃出来的时候,脚似乎崴到了,走起路来有些一瘸一拐的,而上官无忧却是陷入了昏迷了,只能让云珠抱着了。

    “上官侧妃的伤势好像挺重的!”说话间,大家只感觉到一股风吹过,刹那间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绝代风华的男子,男子焦急的看着秦王妃,语气满是关切,“母妃,你可有事?可伤着了?”男子的眼中划过一抹轻不可见的狠戾,可是很快就掩盖在那双关切的眸子里,再也不见了踪影。

    “衍儿,我没事,只是无忧妹妹她……”秦王妃见着上官无忧为了救她都昏迷了,心下很是过意不去,还想说什么,秦之衍的眼底划过一抹阴霾,“来人啊,还不快将侧妃娘娘带下去养伤?赶紧的让太医来看看!”语气似乎有些让人听不出的愤怒和恨意,苏兰芷奇怪的看着秦之衍的反应,只觉得这秦王府的水,似乎有些深了。

    “衍儿……”似乎感觉到了秦之衍那压抑的愤怒,秦王妃有些不解,想说什么,可是秦之衍却恢复了平静了,波澜不惊的脸上,再也让人看不出什么了,“母妃,我带您去看看伤!”看着秦王妃站着有些不对劲,秦之衍二话不说就抱着秦王妃走了。临走之前,苏兰芷似乎感觉到秦之衍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留了一会儿,那目光很轻很淡,带着点点的关怀,最后消失不见了,留下一干人大眼瞪小眼的,最后还是秦之衍身边的侍卫来传话了,“各位夫人小姐,小王爷说了,让大家去偏厅休息,府医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让大家受惊,是王府的疏忽,小王爷这会儿担心王妃,如今有事情走不开,一会儿再来给大家赔罪!请吧!”

    “这位侍卫,我母亲还在里面呢!”昌伯侯夫人人缘不大好,也没几个人关心她,只有赵怡蓉关心了。

    “赵小姐放心,我马上就让人进去将没有出来的夫人小姐救出来,大家先跟我走吧,去休息一下!”那人尽职尽责的吩咐人进去救人,便带着大家去偏厅了。偏厅不远,一会儿就到了,一进去就看到府医早就等着了,见着大家来了,赶忙就询问,“可是有夫人小姐受了伤了?让草民给大家看看吧!”

    “我的脚崴了……”

    “我刚才好像被木头砸到了……”

    “我手流血了……”

    ……

    好在大家刚才都跑得快,所以也没几个受了重伤了,只是轻伤的不少,府医也有的忙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花房,怎么就倒塌了呢?刚才真的吓死我了,生怕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好好的赏花宴,却成了惊魂宴了,大家如今都有些后怕,刚才实在是太吓人了。

    这花房怎么就那么不结实呢?突然就倒了,这万一真的砸到他们了,岂不是后悔莫及了?

    这会儿有些人都有些后悔今日来了,心下有些不舒服,只是碍于秦王和秦王妃的权利,不敢说罢了。

    “南王妃可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这万一要是被砸伤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啊?”南王妃素日里倒是比昌伯侯夫人会做人,所以大家这会儿自身的安全有了保障,也就开始关心南王妃了。

    “哎,这砸伤都还是小的,如果留下疤痕,那就糟糕了。”

    “哎,可怜了南王妃那张如玉的脸了。”

    ……

    苏兰芷静静的听着大家的议论,丝毫都没有反应,只是那眼神,却是越发的冷了。

    南王妃是吗?好,很好,这笔账,就先记在这里,以后再慢慢的算了!

    ++++++++++++++++++我是昌伯侯夫人被救回来的分界线

    “啊,南王妃他们回来了!”见着有人扶着南王妃和昌伯侯夫人进来了,大家纷纷都站了起来,苏兰芷却一直都是坐着,脸上甚至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昌伯侯夫人本来恹恹的,一进来就看到苏兰芷那张欠扁的笑脸,好像在嘲笑着她的无知一般的,昌伯侯夫人的脸上顿时就划过一抹怒气,等到有人扶着她走过苏兰芷的身边的时候,想着刚才所受的苦和惊吓,昌伯侯夫人再也忍受不住,抬起手来就准备往苏兰芷那脸上打下去了!

    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将自己绊倒了,她何故会逃不出来,被积雪重重打了,头都破了?

    昌伯侯夫人想起刚才自己那绝望的感觉,想着自己头上那刺痛的感觉,此刻的她,纵然狼狈,一脸的血,可是那手上的力气,还是丝毫不落的就落下去!

    只是预想的快感没有到来,却只看到苏兰芷冷冷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手,正被一个侍女打扮的人死死的拦住,昌伯侯夫人只感觉到自己的手都要断了,脸上有些扭曲,看着云珠,一脸的愤怒,“该死的奴才,你给本侯夫人放手!”该死的,敢拦着她,不要命了?

    “昌伯侯夫人请自重!”死死的拦着昌伯侯夫人,云珠可不管对方是谁,想要伤害苏兰芷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刚才可就是这人趁着大家不注意踩了小姐,想要将小姐绊倒,要不是小姐机灵,这会儿受伤的,怕是小姐了!

    之前要不是她忙着对付推小姐的那人,也不会让这人钻了空子了!

    这人,该死!

    “你这个死奴才,放开,别脏了本侯夫人的手!”昌伯侯夫人愤怒的瞪着云珠,压根就没有想到,苏兰芷身边的这个丫鬟力气竟然这么大,让她觉得自己的手都快断了!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对方都始终拉着她的手,昌伯侯夫人最后有些受不了了,瞪着苏兰芷,语气满是狠意,“苏小姐,你就是这么教你的侍女的,敢如此对本侯夫人不敬?还不快让她放开!”也是被惊吓和害怕弄得有些失去理智了,昌伯侯夫人向来风顺,今日却在苏兰芷这里吃了亏,心里哪里肯福气?

    她刚才不过就是想整整苏兰芷,让对方得到一个教训,却不曾想,苏兰芷竟然反将她给推到,害她成了如今这样子,她这口气,怎么咽得下?

    好歹她也是一个侯夫人,是对方的长辈,莫不成对方还敢大张旗鼓的对自己不敬不成?

    “昌伯侯夫人,云珠也不过是为了保护我而已,您刚才气势汹汹的,是要干什么呢?让我好害怕!”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苏兰芷刻意的离得昌伯侯夫人有些远了,昌伯侯夫人看着苏兰芷这贼喊追贼的模样,心里实在是气急,想到了什么,昌伯侯夫人却是转移到了慕容嫣那边了,“苏夫人,这就是你们相府的家教吗?都说苏夫人乃是名门千金,靖北侯府也是百年大族,如今你们就是这样子对待一个受伤的长辈的?”她还就不信了,慕容嫣和苏兰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可以不要脸去!

    一个做晚辈的,莫不是还可以对长辈不敬不成?这名声要是传出去了,将来谁敢娶她?

    昌伯侯夫人可是很有自信苏兰芷和慕容嫣会退让的,毕竟这会儿在场的人,可都是大苍有头有脸的贵妇人,这要是被这些人所不喜了,苏兰芷这辈子,就别想嫁出去了!

    “昌伯侯夫人严重了,刚才昌伯侯夫人气势汹汹的,云珠也不过是怕昌伯侯夫人伤了兰儿罢了。昌伯侯夫人有什么误会,直接说就是了,可别伤了和气!”慕容嫣这话看似是谦让了,可是却半点不松口,昌伯侯夫人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快疼的麻木了,见着慕容嫣也不由得喷出火来了,“苏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我还无理取闹了不成?”事实上昌伯侯夫人的确是在无理取闹,只是她本人觉得自己没错,自然不会觉得自己所做有什么不对了。

    “昌伯侯夫人的确是吓着兰儿了,云珠也不过是想帮着兰儿,免得昌伯侯夫人一气之下,做了什么逾越的事情了。”也是,不管昌伯侯夫人如何的气,也不管昌伯侯夫人如何的生气,她始终都不是苏兰芷的亲人,哪里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苏兰芷呢?

    “呵,逾越?本侯夫人今日就是要逾越了,苏夫人不会教养孩子,本侯夫人帮你教养!”说罢就想打下去,只是云珠力量大的出奇,昌伯侯夫人始终都下不得手去!

    “昌伯侯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未免欺人太甚!”席乐荣看不过去了,直接就站了起来,站在苏兰芷的旁边,挡住了昌伯侯夫人盯着苏兰芷那恶毒的眼神了。

    “呵,本侯夫人什么意思?苏夫人,你教的好女儿啊,如此歹毒心肠,刚才在花房里竟然将本侯夫人绊倒,害得本侯夫人差点就命丧花房,本侯夫人莫不是要好生教训一番吗?还是你们相府要仗势欺人?”这口气,昌伯侯夫人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被一个晚辈如此羞辱,她如果不讨回公道,那岂不是将来都被人看不起了去?

    “本侯夫人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如此歹毒?就因为今日在来王府的门口,本侯夫人的几句话吗?苏小姐,你这是什么心啊?”昌伯侯夫人先下手为强,反正她踩苏兰芷的事情没人看见,她这口气,是一定要出的了!不然她可不甘心!

    “昌伯侯夫人,你说清楚,话可不能乱说!”慕容嫣下意识的就挡在了苏兰芷的面前,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射过来,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受委屈了。

    女儿什么心性她最清楚,女儿虽然懂事,却从来都不是狠毒之人,怎么会做这些事情?

    “昌伯侯夫人,话可不能乱说,你可是有证据?”席乐荣自然也是不相信苏兰芷会这么做的,外甥女是什么人,她还不清楚吗?

    “呵,本侯夫人一个长辈,何苦冤枉她一个晚辈?本侯夫人这头上的伤,就是证据!”指了指自己鲜血淋漓的头,昌伯侯夫人满眼恶毒的看着苏兰芷。她今日,就要让对方名誉扫地,让对方尝到得罪她的下场!

    她这一头的伤,可不是白受的!

    “昌伯侯夫人,你这伤可是那花房倒了打到的。怎么就怪到兰姐姐头上?你这不是冤枉了兰姐姐吗?”明眼人都能看出的问题,这昌伯侯夫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慕容香都看不下去了!

    她的兰姐姐那么好,怎么容得别人欺负!

    “是啊,昌伯侯夫人,兰儿小小年纪,怎么会如此歹毒呢?你是不是看错了?”这话,怎么有些不爱听呢?苏兰芷看着说话的人,这不就是孙雪茹吗?

    她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