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抹黑
    “心思歹毒?呵,小小年纪不学好,偏学了这腌臜手段,苏夫人,你这教养孩子的手段,可真的是一流啊!”孙雪茹这话可真的是趁了昌伯侯夫人的心了,她瞧着苏兰芷就是一脸的恶毒,连带着慕容嫣也不放过,今日她这伤,她不找对方讨教讨教,她岂不是得忍气吞声了吗?

    只是可惜了,她这样子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做的!

    “如今你们这是怎么的?苏小姐,你让你这狗奴才是想将我的手拧断吗?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可得想清楚了!”盛气凌人的看着苏兰芷,那么多人在呢,昌伯侯夫人也有了底气,她还就不信了,苏兰芷真的来个鱼死网破不成!

    “昌伯侯夫人,请你说话注意用词和语气!”慕容嫣也是被气到了,这么多年习惯了淡然处之,她也是极少有这样子愤怒的情绪了,只是此刻见着昌伯侯夫人如此诬蔑自己的女儿,就算是泥捏的性子,也有些受不住了!

    “昌伯侯夫人,请你注意分寸!”席乐荣听着昌伯侯夫人越发不堪入耳的话,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昌伯侯夫人实在是可恶的紧了。

    兰儿还只是一个小丫头,这样子被人指着鼻子骂,这让兰儿将来怎么做人了?

    而且万一今日之事传了出去,兰儿这辈子,岂不是毁了吗?

    这人实在是可恶!

    “是啊,昌伯侯夫人,兰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推你了呢?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或许是兰儿不小心呢?”孙雪茹虽然也是在帮腔,可是这说的话没来由的就让人不喜,完全没有说服力不说,反而让人觉得里面有些什么猫腻一般的。

    苏兰芷看着孙雪茹这摸样,眼神里划过一抹愤怒,可是看着自家母亲和大舅母还有年幼的香儿对自家的维护,苏兰芷的心里,划过点点的温暖,最终那双眸子染上了点点的暖意。

    想起前世总是遇到这样的情景,她却是孤立无援的,每一次出门,都会遇到大家的冷待和漠视,那个时候的她,能依靠是只能是薛灵芸,只以为那人每一次都站在自己的身边,却从来都没有去想,那人其实也是巴不得自己难堪的吧?故而那人虽然表面是维护自己,帮自己说话,事实却是自己越发的被人隔绝了。

    笑了笑,苏兰芷此刻被这温暖的亲情包围着,看着昌伯侯夫人那愤怒的有些委屈的脸,嘴巴里一直吐出那恶毒的言语,再看着自家母亲和大舅母已经都气得脸色都变了,苏兰芷知道,自己再不说话,真的就这样子被人欺负了去了。

    如今时机已经成熟,昌伯侯夫人也丢够脸了,于是她拍了拍自己的裙摆,似乎在拍去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的,抬起头来看着昌伯侯夫人那泼妇骂街般的脸色,笑了笑,笑容里好似在嘲讽昌伯侯夫人的无知和愚蠢一般的,看得昌伯侯夫人的心一凛,顿时就有些心虚了,“苏夫人,慕容大夫人,你们就这般的护着她?不分是非清白?”语气明显是吼出来的,也只有心虚的人,会用声音掩盖内心的不安宁了吧?

    苏兰芷没有再让慕容嫣和席乐荣接话,免得丢了自己的身份了,和疯狗计较了,给了慕容嫣和席乐荣一个安定的表情,看着昌伯侯夫人,语气平稳安定,和昌伯侯夫人那暴跳如雷的样子,还真的一个极大的反差了,“昌伯侯夫人,作为长辈,你这样子责骂我,污蔑我,可是对我真的那么不满呢?”

    “哼,本侯夫人对你没有什么不满的,只是你这样子做实在是过分,本侯夫人作为长辈,自然是该指出来的!”只是可惜,没有打到对方,这口气,她实在是气不过!

    “呵呵,昌伯侯夫人这话说的不对,我做错了什么,自有我自己在长辈责骂,我娘亲都没有责骂我,昌伯侯夫人不觉得自己是逾越了吗?”好歹她也是相府千金,岂能让人如此无礼的对待?你昌伯侯夫人就算是一个侯夫人,可也不是我的谁,容不得你对我说三道四!

    被苏兰芷这么一说,昌伯侯夫人面色划过一抹尴尬,随即想到了自己头上的伤,昌伯侯夫人顿时就有了底气,“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你害得本侯夫人头都破了,本侯夫人莫不是就忍着,不给自己讨个公道不成?”

    “昌伯侯夫人此言差矣,你这头,大家可都是看得出是那木头砸中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笑嘻嘻的看着昌伯侯夫人,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那么蠢了!

    不过,对方既然自取其辱,那她就让对方好好的享受一番才是!也免得浪费了对方刚才那么精彩的表演了。

    “虽然是被木头砸到的,可是如果你不推本侯夫人,本侯夫人怎么会摔倒,没办法跑出来,被这木头给砸中了呢?”指了指自己那鲜血淋漓的破头,昌伯侯夫人只觉得整个都疼死了,还有身上也有伤,要不是此刻要找苏兰芷麻烦,她怕是早就躺下让人给医治了。

    “昌伯侯夫人这话就不对了,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何故推你呢?”看着昌伯侯夫人那满脸的血,苏兰芷只是笑着,好像在看一个笑话一样的,这话也说的轻缓淡定,两者这么一比较,昌伯侯夫人就更显得狼狈不堪了。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白了白苏兰芷,昌伯侯夫人看着苏兰芷那么淡定,心里莫名的就有些不安了。

    这人小小年纪遇到这事情,怎么好像就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一点都不着急吗?要知道这可是关乎清誉的事情,她这样子,难道是真的有恃无恐?

    “本侯夫人这人性子直,平日里说话也不怎么注意,谁知道本侯夫人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了你?你要如此对本侯夫人?苏小姐,作为长辈本侯夫人不得不劝告你一句,凡事还是要给人留个余地的好,小小年纪如此歹毒,将来谁容得下你?”这话虽然没有明说,可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想得到。这要是换做一般的女子,怕是早就羞得不好意思见人了,更别说出口反驳了。

    昌伯侯夫人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的,知道女儿家家的面皮薄。只是昌伯侯夫人面对的毕竟是苏兰芷,前世经历了太多,苏兰芷如今早就对许多的事情看淡了,更何况她对自己的婚事,男女情爱不再有任何的希望,自然不会像其他的人一样,担心自己这样子做会影响到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导致将来嫁不出去,羞得都不敢说话了。

    “昌伯侯夫人想太多了,昌伯侯夫人虽然性子直,说话不经过脑子,自己得罪了人都不知道,我怎么会跟您计较呢?”完全不在意昌伯侯夫人话语里面的威胁意思,苏兰芷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笑嘻嘻的看着昌伯侯夫人,那摸样还真的是她只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的,看着昌伯侯夫人只觉得自己就如那跳梁小丑一般的,滑稽的很了。

    这是说她没脑子呢?

    昌伯侯夫人的面容有些扭曲,从未曾被人如此辱骂过,她心里自然不好受,“苏小姐果然伶牙俐齿,只是这事情,不是你这么敷衍就过去了的。本侯夫人被你推到是事实,你差点害了本侯夫人性命,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昌伯侯夫人你好生没道理,兰儿就算是推了你,那也可能是不小心的,你这做长辈的,就非得将事情闹得那么难看吗?”孙雪茹看似看不过去,给苏兰芷说话,实际上却是已经给苏兰芷定了罪了。

    苏兰芷见着孙雪茹那副替自己打抱不平的样子,笑了笑,“大伯母,我向来小心,刚才纵然混乱,我也不会不小心就推到昌伯侯夫人的。您多虑了。”直接就将孙雪茹的话驳了回去,对方要这样子给她使绊子,她可不会任由人欺负了去!

    “兰儿,你……”其实很想说,你何不就认个错算了?何必将事情闹那么僵呢?只是孙雪茹看着苏兰芷那双眼睛,虽然带着笑容,可是眼底却是一片的冰冷,孙雪茹干脆闭上了嘴巴,可不想自讨没趣了。

    她倒要看看了,对方怎么处理这事情!

    存了看好戏的心思,孙雪茹嘴角划过一抹诡异,苏兰芷却是知道孙雪茹唯恐天下不乱的,更何况此人恨极了她,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整她。只是,她不会让对方如愿的,“昌伯侯夫人,你非说我推了你,你可是有证据?”再一次的回到了这个话题上,苏兰芷就知道昌伯侯夫人会咬住这事情不放的,所以,她得给对方一个痛快才是。也好让对方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场了。

    想要她颜面无存是吗?那她今日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颜面无存了!

    “本侯夫人亲眼看到的,这不是证据?还有本侯夫人这头上的伤,这不是证据?”咄咄逼人,昌伯侯夫人此刻表演的再适合不过,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苏兰芷此刻,怕是早就被昌伯侯夫人给凌迟了,“而且……”说道这话的时候,昌伯侯夫人的脸色有些诡异,看着一旁的南王妃,昌伯侯夫人突然就笑了,“南王妃可是也看见了的,如此,可算够了?”不得不说昌伯侯夫人此刻说出南王妃的名号,大家看苏兰芷的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

    如果之前昌伯侯夫人那么歇斯底里的说这事情,大家对昌伯侯夫人的印象不是很好,也知道昌伯侯夫人这人素来霸道,也不怀疑对方是故意给苏兰芷难堪了。

    只是这事情牵扯到南王妃就不一样了,南王妃风评一向很好,作为典型的大家闺秀,南王妃高贵,优雅,大方,而且没有什么架子,对谁都是很亲切的。素日里夫人们有了什么矛盾,南王妃见着了都会尽力调和,这样子的人出来作证,大家自然是信了的。更何况南王妃和昌伯侯夫人不一样,昌伯侯夫人今日是和苏兰芷有了交恶了,可是南王妃似乎并没有。

    之前的南王妃一直当成一个局外人一般的坐在那里,让府医给她医治伤口,心里早就对苏兰芷恨之入骨了。不过她聪明的没有加入,也是为了看苏兰芷的笑话。却不曾想,昌伯侯夫人却把她扯进来了。

    心下有些懊恼,南王妃看着昌伯侯夫人的眼神有些警告,之前她出师不利,本想借机推苏兰芷,让苏兰芷受伤,最好毁容什么的,也好出了一口恶气。却不曾想,竟然有一道力道将自己给弹开,她还来不及看到,人就已经受了重伤了。

    她知道这根苏兰芷脱不了干系,只是她自知有亏,也不敢说什么,只想让昌伯侯夫人帮她出气,却不曾想昌伯侯夫人竟然那么没用,竟然还是找上她来了!

    给了昌伯侯夫人一个警告的眼神,可是也不知道昌伯侯夫人是不会看人脸色,还是故意的,只见她笑了笑,看着南王妃,等的,就是对方的证词了,“南王妃,大家对我刚才所说,似乎都有疑虑。刚才你站的离我近,你可是看见了,苏小姐是怎么对我的?又是怎么对你的?”最后一句话,昌伯侯夫人说的有些轻,不过南王妃却是听见了的。心下一片大骇,南王妃看着昌伯侯夫人那势在必得的样子,有些担心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昌伯侯夫人看了去,所以这会儿,昌伯侯夫人在威胁她了。

    她素来风评很好,待人也大方有礼,这是她这么多年努力经营的形象,可不能就这么毁了。不然连累了自己的一双儿女,那就是她的罪过了。

    心里有些担忧,南王妃此刻有些进退维谷,之前那道莫名的力道震得她五脏六腑都有种碎了的感觉,她毫不怀疑这就跟苏兰芷有关。如此,想来苏兰芷也知道刚才下暗手的人就是她了,她也用不着瞒着什么。

    只是她看苏兰芷的模样,竟然一点都不担心害怕,心里有有些踌躇,生怕苏兰芷有了什么把柄,到时候她给昌伯侯夫人作证,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了。

    一时之间有些举棋不定,南王妃也没有言语,只是在心里考虑如何说,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也能将自己从这事情里面摘出去了。昌伯侯夫人见着南王妃没有应答,心里有些担心,面色也有些着急了,“南王妃,你刚才可就在我的身边,我们离得那么近,你没有看见吗?”刚才她最后一句话也是试探,她绊苏兰芷的时候,好像是感觉到身边有一双手去推苏兰芷的,所以她也想趁机浑水摸鱼,只是她没有看清那人是谁罢了。

    本想试探南王妃,看看是不是对方,这样自己也好有个把柄在手,只是如今对方这摸样,莫不是她猜错了?

    南王妃看着昌伯侯夫人脸色的着急和不确定,心里也有了底,知道昌伯侯夫人刚才或许只是猜测,她可不能落入对方的陷阱里面去。

    只是,就这么让苏兰芷快活,她也不好过,如今她浑身上下都疼着呢,这笔账,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这里,南王妃的胸口似乎更疼了,脸色有些痛苦,“昌伯侯夫人,我刚才也有些着急,没有注意看到,不过我瞧着你和苏小姐站得近,或许是情急之下,苏小姐不小心碰到了你也不一定,昌伯侯夫人你是长辈,这事情,就算了吧?何必把事情闹得那么僵呢?”南王妃这会儿出来和稀泥了,虽然没明说看见苏兰芷推了昌伯侯夫人,可是却也暗示了苏兰芷可能会不小心。而且她如今受了重伤,还出来替苏兰芷求情,劝说昌伯侯夫人,不是更突显她的贤名吗?

    苏兰芷见着南王妃这会儿还不忘记在自保的请款下给她使绊子,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看了过去,“南王妃此言差矣,这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我不是平白无故的就被人冤枉了吗?我年纪虽小,这样子的罪名可是承受不起。我虽然无才无德,却也是不能给家族丢脸的。今日这事情既然说开了,那就得弄明白,也好弄清楚谁是谁非了。”苏兰芷这话很明显就是不给南王妃面子了,大家看着苏兰芷,只觉得苏兰芷有些不识好歹了。

    如今的情况,明显就是苏兰芷吃亏了,先有昌伯侯夫人咄咄逼人,而南王妃话语里的意思,大家也都听明白了,不过是以为南王妃给相府面子,给苏兰芷面子,不好说破罢了。

    如今,两个长辈都有这意思,苏兰芷作为一个晚辈,难不成还说长辈的不是了?就算是退一万步,苏兰芷今日没有做这些事情,可是如今就那么抓着不放了,如此嗷嗷不休的,怕也是留下一个不好的名声了,这对苏兰芷可是很不利的。

    女儿家家的,不过就是为了寻一门好亲事,这辈子也可安然无忧,如今如此咄咄逼人,半点不给人面子,这样子的女子,这样子的名声,哪家的婆婆会要这样的媳妇?

    大家看苏兰芷的眼神就有些不善起来,如今是在秦王府,他们是客,却在主人家的屋子里如此的不给主人家面子,这样子的女子,实在是不知道进退!更不知道羞耻了!

    世家大族的关系综错复杂,盘综搓交的,打着骨头还连着筋呢,平素里夫人小姐们见面,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的,有些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谁会如此较真?真的就伤了和气了?

    大家都说和气生财,故而谁都不想明着把脸撕破了,弄得彼此都不好看,所以许多人都是带着面具的,纵然你再不喜欢一个人,这些夫人小姐们都是可以笑颜相迎,谈笑风生的,这是这个阶层的处事规矩,也是大家相互之间的默契,苏兰芷如今,是有些过了。

    ……

    “呵呵,苏小姐,这事情就算了吧,何必弄得那么难堪呢?”有和事老出来说话了,大家算是都默认了是苏兰芷推了昌伯侯夫人了,不过看在相府和靖北侯府的面子上,打算和稀泥了。

    “是啊,苏小姐,昌伯侯夫人是长辈,你不小心的话,给她赔礼道歉就是了,何必伤了和气呢?”瞧这话说的,她怎么听着都不舒服呢?

    看着南王妃,苏兰芷今日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女人的阴狠之处了。明明什么都没说,可是就是让人觉得这事情是她做的,好,果然是好啊!

    这素日里的名声也不是没有用的,如此贤良淑德的南王妃,怎么会说谎呢?也难怪有那么些人,都喜欢做表面功夫,博取这贤名了,关键时刻,还真的是好用呢!

    是是而非,半遮半掩的,加上南王妃素来心善,这不让人这么想,都难啊!

    嘴角划过一抹轻嘲,苏兰芷看着大家一来二往的说话,看着那些人的嘴脸,怎么突然就觉得那么面目可憎呢?

    慕容嫣见着大家都认定了苏兰芷的罪,将女儿保护在自己的身后,看着大家,那亲和的容颜,第一次染上了冷色了,“诸位夫人小姐,请你们注意分寸,兰儿并没有推了昌伯侯夫人,你们凭什么让她道歉?”老母鸡护小鸡一般的将苏兰芷小心的拉到自己的后面,慕容嫣此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日,也真的是怒了。

    看来,她是真的太久没有出来了,以至于这些人,竟然都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情了!

    他们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夫人,你这话就不对了,虽然你疼女儿,可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了,莫不是你还要偏袒不成?”南王妃的话,已经基本让大家认定了这事情是苏兰芷做的,故而大家看苏兰芷的眼神,已经很不好了。

    纷纷将苏兰芷和慕容嫣围着,慕容嫣有些招架不住了,一旁的席乐荣也是满脸的愤怒,再也忍不住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人多欺负人少不是?这事情也不过是我们和昌伯侯夫人只见到恩怨,你们多管什么闲事?”席乐荣今天都快被气死了,看着这些人冲昏了头脑一般的,实在是不爽!

    这些人凭什么以为南王妃的一句话就认定了是他们兰儿错了?南王妃不也没明说吗?何必呢?

    “慕容大夫人,这事情都明摆着了,南王妃是给你们面子,没有明说,你们这是何必呢?”大家看苏兰芷几人不识好歹,面色有些不虞,今日花房倒了,大家心情本来就不好了,这会儿自然也需要一个发泄口,秦王妃他们是奈何不得的,可是苏兰芷,他们还是奈何得了的。

    怪也只怪苏兰芷倒霉罢了。

    “就是啊,大家以和为贵,苏小姐认个错就算了,这事情我们就当做没看到,也没见到,何必将事情弄得那么僵呢?”

    “是啊,慕容大夫人,你素日里也算是正直的,平素也见不惯这些腌臜的事情,今日莫不是因为苏小姐是你外甥,你就偏袒了吗?”

    “苏夫人,我们知道你爱女亲切,可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苏小姐既然不是故意的,说声道歉也不足为过吧?你也看见了,昌伯侯夫人的头都破了。”

    ……

    大家纷纷都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当然也有把苏兰芷当初是发泄桶的,心情不爽,说话也不客气,慕容嫣和席乐荣死死的护着苏兰芷,一旁的南王妃看着嘴角划过一抹得意,好似在看好戏一般的,心里在盘算着时机,如何开口是最好的,更能让大家赶紧到她的贤名和善良,只是她还来不及开口,苏兰芷那平稳的声音,却好似带着魔力一般的,让南王妃突然就涌起了一股子的不安了。

    “呵呵,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所谓的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竟然都是喜欢合起火来欺负人的!”这话一出,难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可是大家却也确实不敢围攻苏兰芷几人了。

    “苏小姐,你这话似乎过了吧?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女德》,却如此伶牙利嘴的,可是不好!”大家纷纷整了整自己的形态,刚才被苏兰芷那么一说,各自的面上有些不虞,只是大家都是各种高手,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情绪了。

    “就是,苏小姐,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和气生荣,你何必如此死撑着呢?”

    “苏小姐,小小年纪,还是不要如此咄咄逼人的好,免得将来后悔!”这话语里面的警告意思很明显了,少女时代,还未及笄就如此不饶人,想来也是个凶悍的,这名声可不好!

    ……

    而面对大家的围攻,苏兰芷始终都是保持着笑脸,看着大家的神色,好似他们在说的人不是自己一般的,她这样子的态度更是激怒了不少人,有些人想借机教训一下苏兰芷,话语变得有些恶毒了。

    “苏小姐,你是晚辈,今日可是在秦王府,你这样子,莫不是不想给秦王妃还有秦王面子吗?”将苏兰芷都说成如此的不地道了,如果苏兰芷再闹下去,就是故意找茬子,这也算是把秦王妃拉下了水,此事处理不好,或许连带着秦王妃都会对苏兰芷不满的!

    得罪大苍如今最受宠的王爷,那可是一件倒霉的事情!

    “苏小姐,你要知道,这里是秦王府,不是你相府,容不得你如此撒野!”有些人早就见不惯秦王妃今日对苏兰芷如此的亲厚了,这会儿故意撤出秦王妃,其目的,值得考究。

    只是他们不曾想到,早在他们开始争吵起来,就有人偷偷溜出去了,这会儿门口走来了一抹月白色的身影,那人面如冠玉,只是此刻的脸上,染上了点点的薄冰了,“的确,这是我秦王府,容不得人撒野。只是张夫人,你作为一个长辈,如此苛责苏小姐,会不会有些过了?”潇洒的走进,秦之衍的步法极快,须臾便来到了大厅,站在了苏兰芷的面前,眼角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担忧和歉意,看得出,他对今日之事,十分的抱歉了。

    “武成王!”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来了,而且来的那么突然,事先竟然都没有通告!张夫人面色有些尴尬,还有些惶恐,看得出,她是有些怕的。

    秦王府的势,她还没有这个能力借来造的。

    “本王本来想来看看大家的伤势,却不曾想远远的就听到大家苛责苏小姐的不是。苏小姐也不过是个弱质女流,大家如此逼迫,为何都不给苏小姐一个说话的机会呢?”眼角看着苏兰芷,见着对方从容不迫的坐在那里,似乎大家都流言蜚语对她都没有任何的影响。秦之衍有些心疼,恨不得将对方揽进自己的怀里好生的疼爱,决不让任何人欺负她一分一毫。只是如今,他尚且没有这个资格,也只能匆匆赶来,给对方助威了。

    ……

    “武成王说的极是,只是刚才南王妃也说了……”话还没有说完,苏兰芷这会儿抖了抖自己的裙摆,终于是站了起来了,看了那么久的戏,该表演的,也都表演了,她该看清楚的,也看清楚了,如今,该是散场的时候了,“我不过是想讨回清白罢了,大家都没有听我说,怎么就定了我的罪了呢?”

    以前苏兰芷不喜欢和这些夫人小姐交往,也是觉得这些人麻烦。如今还是如此,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正义的化身一般的,看起来是为了她好,可是这不是逼着她认了自己不该认的罪吗?她今日如果真的道歉了,谁知道明日这事情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前世吃尽了流言蜚语的苦,她今世,定然不能让任何人抹黑了她去!

    所以,哪怕因此得了一个凶悍的名声,今日的事情,她也不会就那么算了。

    南王妃,昌伯侯夫人,刚才我给了你们足够的时间唱戏,你们几人要如此逼迫于我,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淡淡的扫了一眼南王妃和昌伯侯夫人,苏兰芷嘴角的笑容从来都不曾改变,她这样子从容不迫,好似刚才被人逼迫的人不是她一般的。她这模样,实在是让人很不安!

    ……

    秦之衍见着苏兰芷那副掌控一切的样子,也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刚才是心急了。眼前的女子,怎么会让自己陷入那么不堪的境地呢?

    他该相信她的,所以,他还是让她自己处理吧,“苏小姐说的极是,各位夫人小姐,今日的事情发生在秦王府,我们不愿任何人受到委屈,这事情,还是让苏小姐本人解释一下的好。捕风捉影的事情,我相信,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不会因为那些没有证据的事情,就被人误导了吧?”秦之衍这话说的大家面红耳赤的,大家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会直接的就说了出来,觉得有些没有面子。只是偏偏又说不得,谁让他们刚才太不理智了呢?

    “武成王说的极是,刚才是我们冲动了。”在场的可都是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所受的教育也都是淑女教育,素日里精明的很,今日要不是刚才遇到了花房倒塌的事情,大家心里有些慌乱,加上有股子的气不得发,也不会就寻了苏兰芷的晦气了。

    如今想来,大家都挺后悔的,尤其是秦之衍如今就站在这儿了,许多心里有些小心思的人就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让武成王看到他们刚才那样子的一面,会不会让他对他们都有了不好的看法了?那会不会影响了女儿了?

    大家因着秦之衍在,都收敛了许多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也没有了时间去找苏兰芷的麻烦了。南王妃见着情况很不妙,赶忙尴尬的笑了笑,“之衍,你怎么来了?秦王妃可还好?”本来想转移秦之衍的注意力的,免得秦之衍继续帮着苏兰芷,却不曾想,秦之衍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母妃只是受了点轻伤,如今正在休息,她让我过来先看看大家如何了,一会儿她过来!”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再谈,秦之衍说话间都不看南王妃,弄得南王妃有些尴尬了,“呵呵,秦王妃没事就好了,只是她受了伤,就不必来了吧?我们挺好的。”

    “是吗?大家在一起难免会有些怒气,今日是我们秦王府招待不周了,让大家受惊,是我们的不对,这是母妃让我给大家的压惊礼物,希望大家笑纳!”示意一旁的人端了盒子过来,大家一看,那上面摆着的,可不就是金银珠宝,还有一些补品吗?这些东西可是都贵重的紧,而且看起来好像都是宫中最流行的款式,这秦王妃果然是大手笔!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今日是我们疏忽了,让大家受惊,这想母妃让我给大家的压惊礼,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才是!”

    大家看着那些金银珠宝,还有燕窝鱼翅,实在是眼睛都花了,想着自己也能拿一个,心情自然也就舒畅了。

    “秦王妃也实在是太客气了!”眼尖的人发现里面可是有许多御赐之物啊,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应该的,一会儿大家走的时候,喜欢什么就直接拿就是了,母妃的意思是希望大家今日不要怪罪才好,是我们太不小心了。花房年久失修,加上后山积雪太重,所以落了下来,正好砸中了花房,让大家受惊了。”简单的解释了今日的事情,顺便给大家安慰,这也是想平息了大家心里的不满,免得在场的人总是被人当枪使了。

    “秦王妃多虑了,今日之事纯属意外,不必如此的。”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有些人看着那闪亮亮的珠宝,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啊,能得一件,那也是福气,更是一件风光的事情了。尤其是那些御赐的,以后戴出去,可都是脸面啊!这秦王府果真是荣宠在握,实在是太大方了!

    “应该的!”示意人将东西放下,秦之衍也没有马上就给了大家,故意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这会儿却是看着南王妃,似笑非笑的,和苏兰芷如出一辙,看得南王妃的心里,有些不妙了。她刚想开口,秦之衍便先她一步了,“今日的确是我们秦王府的疏忽造成大家的不便,刚才的事情,也是让大家都受了委屈了。让大家烦闷,也是我的疏忽,没能及时出来调解,害的大家不和,我这个做主人的也难辞其咎。苏小姐,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你今日是我们的贵客,我们自会为你讨回公道的!”抚顺了大家的毛,这会儿旧事重提,秦之衍话语里对苏兰芷的偏袒和看重,让大家看苏兰芷的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

    看来武成王这次,是站在苏小姐这一边了!那南王妃……

    此刻有些人惊觉自己在愤怒下被人当枪使了,心下正在愤怒,看重南王妃的眼神,也不似之前的那么友好和信任了。

    南王妃见着了,心知不妙,赶忙说道,“苏小姐,我知道你委屈,刚才……”本来是等时机给苏兰芷解围的,也好显得她的大度和贤惠,却不曾想如今苏兰芷首先掌控了时机,南王妃心里觉得不妙,想挽回些什么,只是苏兰芷压根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了,“南王妃,刚才大家都认为是我不小心推了昌伯侯夫人了,只是不知道,南王妃可曾亲眼看见了?”如今时机成熟,苏兰芷也不再废话。

    她可不想南王妃故意在那里混淆视听,说那些是是而非的话了,这会儿,她就让对方好好的打打自己的脸!

    “呵呵,苏小姐,刚才那么混乱,我自然是没有瞧清楚的,只是……”脸色有些不好,南王妃偏偏还不能就直接说是苏兰芷推了昌伯侯夫人了,有种自打嘴巴的感觉,想解释,可是苏兰芷就没给她多说的机会,“既然南王妃不曾看见,那刚才何故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呢?我一直都听说南王妃你贤娘淑德,最是善良不过了,素日里也是公正。今日为何对我却是如此?莫不是我做了什么让南王妃不满的事情吗?”说到这里,苏兰芷的眼睛有些湿湿的,拿起帕子小心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看起来丝毫委屈极了。

    “苏小姐,我……”嘴角有些抽,看着苏兰芷那副委屈的样子,好像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的,南王妃张了张嘴,想解释,苏兰芷却直接就打断了她,“南王妃,我不知道我何时得罪了你了,之前在花房的时候,有人推了我,也有人踩了我,害我差点就被雪球给埋了。这些人暗地里做下的这腌臜事情,我就不说了。如果不是云珠护着我,将那推我之人给推开,而我也是担心自己摔倒,便抽回了自己的裙子,至于那踩我的人是不是因此而摔倒了,我当时忙着出来,哪里注意这许多呢?我都不记得我有推到过昌伯侯夫人,可是她硬是要赖我,如果真的是因为我不小心抽回自己的裙子害得昌伯侯夫人摔倒,那我愿意道歉!”

    苏兰芷这话一出口,大家顿时深吸一口气,看着南王妃和昌伯侯夫人的脸色,极为不善了。

    南王妃一脸惊讶的看着苏兰芷,虽然对方没说什么,可是刚才昌伯侯夫人已经都说了她就站在对方的身边,而且她刚才明摆着就是帮着昌伯侯夫人的,她这样子,岂不是不打自招吗?不然她为何要如此针对苏兰芷?

    心下懊恼,南王妃恨极了自己刚才有些沉不住气了,可是事已至此,她也无法说什么,只好沉默着想对策,免得多说多错了。

    只是比起南王妃的镇定,昌伯侯夫人倒是怒了,猛地就指着苏兰芷,那种被人揭穿的恼羞成怒,实在是面目可憎,“苏小姐,你说话可得讲究证据!我什么时候踩了你了?”什么意思?刚才那话,不是就指着是她踩了对方,对方才会让她摔倒吗?

    是说她自作自受不是?她可不会如了对方的意了!

    大家看着昌伯侯夫人这恼羞成怒的样子,眼底有些鄙夷,有些人站得和昌伯侯夫人近的,甚至移开了彼此的距离,似乎觉得跟昌伯侯夫人站在一起都有**份了。

    昌伯侯夫人见状,心里更是不爽,盯着苏兰芷的眼神都起火了。苏兰芷见着对方那么快就沉不住气了,笑了笑,那眼神是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了,“昌伯侯夫人,我可没有那么说呢,刚才踩我裙子,害我差点摔倒的人就是你吗?我可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刚才就应该跟你道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看着苏兰芷那无辜歉意的脸色,可是眼底却满是对自己的嘲讽,昌伯侯夫人气得身子都抖了,“你,你……”进退维谷,昌伯侯夫人如今算是明白个中滋味了。

    如果她坚持是苏兰芷推了她了,那她不是间接的在说是自己先踩了苏兰芷吗?这样子丢身份的事情,她可不会做!

    可是就那么算了吗?如今她丢尽了脸面,如果就这样子算了,那她如何见人?

    正在纠结的时候,似乎有人唯恐天下不乱一般的,惊呼了起来,“呀,苏小姐,你的裙摆怎么破了?上面还有那么大一个脚印?这是谁的?那么狠啊?”此人不就是刚才说苏兰芷的不是,被亲之后当场抓住的张夫人吗?

    她这么说也是想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免得得罪了秦王府,又得罪了相府了。

    不过她的确很聪明,她这一句话出来,许多刚才觉得窘迫的夫人,这会儿都是卯足了劲的帮忙了,“呀,可不是吗?这脚印可真大呢?而且那么重,怕是故意的吧?”

    “苏小姐,你要不要让人来对照一下这脚印,也好证明你的清白了?”

    “是啊,瞧这脚印那么深,都将苏小姐你的裙摆踩烂了,实在是有些过了。”

    ……

    大家三言两语的,矛头都对准了昌伯侯夫人,昌伯侯夫人如今那脸色还真的就像那吞了苍蝇一般的,实在是憋屈的很了。

    想说什么,偏偏如今苏兰芷裙摆上那个大大的脚印都在那里呢,她能说什么?莫不是自打成招不成?

    可是就那么认了,她好不甘心啊。难不成刚才她想教训苏兰芷,给对方难堪,如今都回报给了自己吗?那她以后如何见人?

    心里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了,昌伯侯夫人此刻看着苏兰芷那笑容,好像一切都成竹在胸一般的,突然有种自己被算计的感觉了。

    好啊,原来她是故意的,故意在自己进门的时候那么看着自己,故意激怒自己,甚至故意让自己自导自演,为的就是撤出这许多的事情来,将她和南王妃一网打尽!

    此刻终于是明白了过来,只是昌伯侯夫人知道,已经晚了,冲动已经造成,结果是苏兰芷胜了,今日的她,输了脸面,甚至连尊严都输了。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怕是都不敢出来见人了吧?

    心里满是愤怒,不甘,甚至恨不得上前去撕了苏兰芷那张让她痛恨的笑脸才好,只是昌伯侯夫人知道,自己如今再做些什么,昌伯侯府的脸面就真的没了,就连自己儿女的幸福,怕也是要被她毁了!

    只是,她该如何才好?对方已经将自己逼到了这样子的境界,她要如何才能脱困?

    心乱如麻,昌伯侯夫人本就是冲动傲慢的人,此刻也没了主意,脸色铁青的站在那儿,感受到大家的嘲讽,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许是看出了昌伯侯夫人的窘迫,赵仪容赶忙就走了出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拉了拉昌伯侯夫人的衣角,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抱歉,“苏小姐,刚才混乱之中,母亲或许看错了,一切都只是误会一场。苏小姐还是不要见怪了才好,我在这里替母亲给你赔罪了!”说完就低下了她那高贵的头,赵仪容此刻恨死了苏兰芷了,可是自家母亲丢人,她也跟着丢人,如今也不过是希望苏兰芷可以息事宁人罢了,不然他们以后怎么立足才好?

    她可不想将来被人指指点点的!

    赵仪容这样子以进为退,亲自跟苏兰芷道歉,也是希望可以保留昌伯侯夫人的一点颜面,不然真的让昌伯侯夫人跟苏兰芷道歉,那真的是颜面无存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苏兰芷看着她道歉,好似无动于衷的样子,看起来还颇为困惑了,“赵小姐,你严重了,这道歉,我可担当不起。”这意思就是不肯接受道歉了,赵仪容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冲过去好好地修理苏兰芷一顿的好,只是如今他们处于弱势,不得不低头了。

    “赵小姐,你赶紧的起来吧,你这样,我很为难!”虽然这么说,可是苏兰芷半点都不肯松口,赵仪容都快恨死了。

    “苏小姐,你何必将事情闹得那么难堪呢?家母,家母她不是故意的。”咬了咬牙,赵仪容知道此时此刻,她也由不得自己的性子了,只能认错,不然这事情,还真的没完了。

    “赵小姐这话就严重了?我并没有怪罪的意思,毕竟我刚才不小心推的人,不过是踩到我的人罢了。那人莫非真的是昌伯侯夫人不是?那该道歉的人是我,而不是赵小姐了!”赶忙就扶起了赵仪容,赵仪容本来低着头的,这会儿死命的低着,不想起来,可是只觉得脖子一股子的刺痛,再也忍不住,只好抬起头来了。一抬起头就看到苏兰芷那张脸,赵仪容恨不得毁了才好!

    只是她还来不及痛恨,苏兰芷就直接给昌伯侯夫人道歉了,昌伯侯夫人看着苏兰芷那满含歉意的脸,虽然这道歉是她想要的,可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接受了这歉意,不就是间接的说了自己就是踩了苏兰芷的人吗?那她为何踩对方,为何做错了事情反而先告状,这些有待考究,实在是让昌伯侯夫人有些承受不住,她赶忙就制止了苏兰芷的行为了,“苏小姐,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昌伯侯夫人你的头都破了,是我不应该,你刚才应该说清楚的,不然我也不会……”剩下的话,苏兰芷不用说了,大家都能明白,看着昌伯侯夫人的脸色,实在是有些鄙夷了。

    为老不尊,说的怕就是这样的人吧?明明是自己有错在先了,还贼喊捉贼了不是?

    “苏小姐,你别说了,是我不小心踩了你,不小心摔倒了,这不是你的错,该是我跟你道歉的!”再也忍不住大家的目光,昌伯侯夫人被苏兰芷逼迫至此,也只能全部承认了,不然还不知道苏兰芷会出什么新花样,她可招架不起!

    “昌伯侯夫人,你……”似乎有些诧异昌伯侯夫人的道歉,苏兰芷这会儿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昌伯侯夫人见着大家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鄙视,再也忍不住了,低下了头,“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情,武成王,麻烦你跟秦王妃说一声,我先走了!”说完就想走,只是秦之衍却不让对方逃避了,“昌伯侯夫人,你头上的伤要不要处理一下?看起来很严重?”

    “不了,我没事,我回去自己处理吧!”

    “可是这样子不好吧?你至少梳洗一番,这样子出去,让人看见了也不好!”昌伯侯夫人脸上本来就大了一个口子,刚才只顾着找苏兰芷算账,也来不及处理,这会儿脸上的血都结壳了,贴着那头发,看起来实在是狼狈,这样子让别人看见,着实是有些惊悚了。换做平时昌伯侯夫人自然是不会容忍自己有如此狼狈的一面,只是她不敢再待下去了,不然真的就没脸见人了。

    “武成王,无碍的,我回去自己梳洗就好!”二话不说就拉着赵仪容走了,昌伯侯夫人也顾不得周围人看自己那眼神里的诧异和鄙夷,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她此刻只知道,自己得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将来再也没脸见人了!

    “昌伯侯夫人,这压惊的礼物……”

    “武成王,不必了,多谢!”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有那心思拿礼物呢?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了,只想早点消失才好!

    “这……”看着昌伯侯夫人仓皇而逃的样子,的确是被苏兰芷逼急了,秦之衍看着苏兰芷就是好笑。从来都知道苏兰芷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拿捏的人,只是他不曾想,今日,苏兰芷竟然会如此对待昌伯侯夫人了。

    不过这样子也好,他的兰儿,就该如此,可不许被人欺负了还忍着。

    可是兰儿都做得那么好了,他没点表示怎么行呢?这昌伯侯夫人今日实在是可恶,他不好好帮兰儿再多教训一下,心里可不舒服。

    “昌伯侯夫人走得急,也忘了拿这压惊礼了,她今日终归是受了伤的,冷风,一会儿你将那人参送去,再送去一瓶玉肤膏,给昌伯侯夫人压压惊。”说这话的时候,秦之衍的眼神有些诡异,只是没人看到罢了。

    “是!”冷风得了令,乖乖的去准备了,秦之衍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对着苏兰芷眨了眨眼神,眼神有些玩味。苏兰芷瞧见秦之衍眼底的那抹兴味,不由得回了对方一个白眼,看着昌伯侯夫人好像后面有猎狗在追一般的身影,苏兰芷也觉得解气。

    她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得罪她的人,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这样子的结局,可都是对方自己选择的,也怪不得她了。

    想着未来有许久都见不到昌伯侯夫人,苏兰芷也觉得挺开心的,不然以后出门,还得和昌伯侯夫人打交道,看着对方那惹人厌恶的嘴脸,也是麻烦。

    如今,还有一个人了……

    苏兰芷看着南王妃一脸紧张的坐在那里,虽然脸色还算平静,但是对方那惨白的脸色,还有那紧握住的手已经泄露了对方的心思了。

    南王妃啊南王妃,你何故如逼迫于我?我自认为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却如此咄咄逼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

    南王妃看着苏兰芷脸上划过的一抹冷凝,顿时觉得不妙,可是没有想到,下一秒,苏兰芷竟然就改了脸色了,“呀,南王妃,你是胸口疼吗?可是伤得很重?”

    秦之衍见着苏兰芷一会儿脸色就变了,心下了然,赶忙就让那府医好生给南王妃检查了,“府医,南王妃似乎伤得很重,你好好给她看看,是不是内伤了?我怎么瞧着秦王妃总是捂着自己的胸口呢?”

    “呵呵,武成王不必了,我没事!”

    “那怎么行?俊才,去叫了太医过来,南王妃有了什么损伤,我们可承受不起!”为了双重保险,秦之衍干脆连太医都出动了,南王妃嘴角有些抽,想说些什么,可是看人都已经去了,压根就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也只好由着秦之衍了。

    只是刚才看着昌伯侯夫人被苏兰芷逼得颜面无存,南王妃也有些唇亡齿寒,想着找机会脱身,免得苏兰芷继续为难于她,可是这会儿,还真的是找不到方法了。

    似乎看出了南王妃想要找借口离开,苏兰芷有些担心的说道,“南王妃,刚才云珠为了护着我不被那人推倒,用了很大的力气,刚才听昌伯侯夫人说你就站在我的身边,是不是被波及了?伤得可重?”

    那么多夫人小姐,偏偏就昌伯侯夫人和南王妃没有出来,昌伯侯夫人是因为想要算计苏兰芷,结果自食恶果,没有出来,如今已经得到了证实了。那么南王妃,是不是就是苏兰芷刚才所说的,推她之人呢?

    大家看着南王妃的眼神有些困惑,毕竟南王妃素来都温婉大方,脾气也是很好的,大家都以为南王妃是个善良的女子,哪曾想,对方竟也会如此歹毒呢?

    南王妃感觉到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带了点点的怀疑,暗自咒骂苏兰芷的狡猾,想要将她多年建立的形象毁灭,忍着疼笑了笑,“怎么会呢?我不会是受了些轻伤罢了,无碍的!”说是轻伤,其实她的胸口好疼!

    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兰芷身边的那死奴才,力气竟然那么大,而且那么狠,她如今怕是都内伤了吧?

    “王妃没事就好了,刚才云珠情急之下只能用脚踢了对方了,她也是护主心切,我刚才还真的担心是王妃你呢。不然我可真的是过意不去了。”似乎就信了南王妃的话一样的,苏兰芷松了一口气,秦之衍见着南王妃一直捂着胸口,眼中划过点点的了然,给了身边的麦芽一个眼神,麦芽赶忙走过去,“南王妃,您是不是胸口疼,奴婢给您揉揉?”说完就要去给南王妃揉,南王妃赶忙就制止了,“不必了。”

    要是被人看到她胸口的脚印,那就不好了。

    南王妃可不是昌伯侯夫人那等傻子,她知道如今形势逆转,她能做的,不过就是低调完事,万万不可让人看出什么了,不然她苦心多年经营的形象,就毁于一旦了,将来许多事情,都是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