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泄露的心思
    “南王妃……”麦芽不曾想南王妃直接就拒绝了她的好意了,眼角看着秦之衍,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了。

    秦之衍见着南王妃眼底的防备,心里更是确定了什么,不过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漏的,“南王妃,我看你似乎伤得很重,麦芽素日里按摩的手法最是好,连王妃都是赞口不绝的。南王妃就让麦芽给你看看吧,免得伤到了筋骨,那就不好了。”语气满是关切,可是他这话却让南王妃的心提起了许多,“之衍,不用了,我就受了些皮外伤罢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南王妃看着秦之衍那模样,好似知道什么一般的,作为长辈,有种被晚辈看穿的尴尬,随即不再去看秦之衍,也免得自己暴露了什么了。

    “南王妃竟然受了伤,那太医还是好好给南王妃看看才是,不然我也不好跟南王交代了!”笑嘻嘻的看着孙太医,秦之衍这话看似随意,可是孙太医却是明白了秦之衍的暗示了的。小心的给南王妃诊伤的时候,眼底滑过一抹诧异,看着南王妃,见着对方的眼神有些警告,孙太医的心里打了一个突突,实在是为难了。

    “太医,我瞧你脸色不大好,可是南王妃伤势很严重?”关切的看着南王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之衍有多尊重南王妃呢,就连南王妃此刻都有些把握不准秦之衍是碍于交情关心她,还是另有所图了,心里不由得有些不安,给了孙太医一个警告的眼神,随即无所谓的笑了笑,“之衍,你想太多了,我也没什么事情。孙太医,你说是吧?”

    “呵呵,南王妃的伤虽然有些重了,可是好生调养,自然是会好的。只是南王妃近来还是卧床休息的好,你这胸口受了重创,可万万不能马虎了。”孙太医给南王妃把脉,明明是感觉到南王妃受了内伤的,可是看着南王妃那警告的眼神,孙太医实在是不好明说。然而不说又不好,一边还有一个武成王呢,孙太医也只能隐瞒一部分,说一部分了。只是他这话一出来,南王妃纵然再是当着她胸口的脚印,也有些掩耳盗铃的感觉了。

    面色划过一抹不虞,南王妃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孙太医八面玲珑的,两面都不得罪了。

    不过也是,能坐上太医院的院首,那是那么容易的?

    此刻也不好说什么,免得落人把柄,南王妃捂着胸口,似乎觉得更疼了。

    那该死的丫头,力气怎么就那么大?这笔帐,她记着了!

    眼底滑过一抹怨毒,这目光正好被秦之衍看到了,秦之衍眼底滑过一抹冷凝之色,看着南王妃说道,“南王妃既然重伤,还是让孙太医进屋给南王妃好好检查吧,孙太医,好生给南王妃看看,是不是伤了肋骨了,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说,我立刻就让人凑齐了!”话语里的意思竟是要弄出个究竟,南王妃看着秦之衍,眉头都不由得皱了皱,“武成王不必了,我自行回去好好调养就行!红玉,扶我起来,我们回府!”

    “是,王妃!”瞧着南王妃面色不喜,红玉有些紧张,赶忙小心翼翼的扶着南王妃起身,南王妃的脸上划过一抹痛苦,只是她也只能忍着,看着秦之衍笑了笑,“之衍,今日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我也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各位,我先告辞了!”

    “南王妃怎能就这样子走了?让孙太医给你好好看看吧,可别落下什么病根了。”站起身迎了过去,秦之衍自然是知道南王妃的打算的,无不就是为了避开嫌疑罢了。

    只是,大家已经有了怀疑,这不是想避,就能避的。

    “无碍,这里还有这么多受伤的夫人小姐,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反正我们两府离得近,我先回去便罢,告辞!”南王妃离去的态度很坚决,二话不说就走了,秦之衍见着秦王妃步履匆忙,眼中划过一抹暗光,随即动了动手,秦王妃身边的红玉脚一疼,扶住秦王妃的手就有些不稳,甚至往秦王妃的身上压过去,秦王妃躲闪不及,便摔了个底朝天。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秦王妃也只顾着稳住自己,却也顾不上捂着自己的胸口,于是那胸口上的脚印就那么鲜明明的落入大家的视线,人群中有人讽刺的一笑,秦王妃顿时觉得自己面色一红,火辣辣的羞愤了!

    “王妃,王妃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红玉离秦王妃最近,自然是感觉到了秦王妃的怒火,脸上眼泪都要出来了,看着秦王妃的脸色满是恳求和惶恐,生怕秦王妃就要处置了她去了。

    世人都只道南王妃心慈,可是也只有他们这些近身的人知道南王妃的手段了。不然府中那么多的姬妾,为何能生下孩子的少之又少?甚至府中总是会有妾侍没了的消息,更别说那些庶子庶女了,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呢?

    这可都是与眼前的人有莫大的关系啊!就连之前玉侧妃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了什么,红玉的心里就是一阵后怕了,如今她没有扶住南王妃,让对方丢了脸面,如果南王妃怪罪,她怕是要生生的少一层皮啊!

    “王妃娘娘恕罪啊,奴婢,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啊!”瞧见南王妃不说话,红玉已经可以感觉到南王妃的怒气了,此刻为了保命,她也是有些吓到了,顾不得许多就跪下。她这一跪,脸上满是泪水和惶恐,实在是让人起疑了。

    这南王妃素日里不是最是和善了吗?怎么就因为这事情,这婢女怕成了这样子?

    看着大家那惊疑的目光,带着审视,南王妃心里纵然气得半死,这会儿却也不得不努力撑出一张笑脸了,看着红玉满是慈爱和不解,“红玉,你这是作甚?还不快起来,这样子可让人看了我南王府的笑话了!”说完亲自来了红玉起来,甚至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给对方拍了拍衣角,语气带着温和,可是红玉知道,南王妃那眼神里的警告,“红玉,本妃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怎么就跪下了呢?本妃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走吧,可别再这里丢了南王府的脸面了。”

    说完将自己的手搭在了红玉的手上,红玉都能感觉到南王妃那指甲刺入她肌肤的疼意,疼的都想缩回去,看着自己的手都已经红了,红玉的心里满是害怕,可是如今她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只能勉强的笑了笑,满是对南王妃的感激了,“奴婢谢过王妃的宽容!”说完就扶着南王妃离开了。只是心里一直忐忑,红玉知道,自己今日是触了南王妃的霉头了,南王妃如今正在气头上,她偏偏做了这事情,今日回去,她怕是很凄惨了!

    忐忐忑忑的扶着南王妃出了秦王府,两人上了车,秦王妃吩咐马车开走,一路上红玉都忐忑不安,一上马车就跪着,生怕南王妃找她麻烦了。

    马车的车轮声渐渐的远离了秦王府,红玉心底的恐惧也就越大,腿也渐渐的麻木,也不知道多久,红玉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顿时就划过了两个火辣辣的巴掌!

    “拍!”“拍!”的两声,红玉的两边脸颊马上就红肿了,身子被那力道冲击的往一边倒去,可见南王妃的力气有多大了!

    然而红玉半点都不敢懈怠,赶忙就跪回了原来的位置,感觉到自己的脸都麻了,此刻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一动不动的跪着不停的磕头,“王妃恕罪!”红玉不要命的磕着,那模样,实在是让人看得都慎人了。

    不大一会儿红玉的头都破了,南王妃却只是冷眼的看着,眼中完全就没有了平日里的亲切温和,反而是一片的冰冷和恶毒,看着红玉那已经渗满了血的额头,好像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一件死物一般的,任由红玉磕着,磕得都头昏眼花了。

    “王妃恕罪,王妃恕罪,王妃恕罪……”这求饶已经成了本能,红玉渐渐的觉得自己都快昏倒了,可是意志一直撑着,因为她知道,今日自己是犯了大错,如果没能求的南王妃的原谅,那她这辈子,也就交代了去了!

    府中那些不听话的侍妾和庶子庶女是什么下场,她作为南王妃的贴身婢女怎么会不知道呢?南王妃为人极其的狠辣,下手毫不留情,她可不想白白就交代了自己的性命去!

    南王妃冷冷的看着红玉求饶,眼中划过一抹厌恶,许久许久,久到红玉都以为南王妃不会再说话了,南王妃那温和的声音,却带着阴冷的温度传了过来,“红玉,你知道错了,那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红玉是南王妃身边得力的丫鬟,可是今日却让她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人,害她颜面无存,毁了她多年以来建立的形象,真的是罪该万死!

    “王妃,奴婢不该,不该摔倒,连累了王妃!”红玉也是怕啊,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觉得脚下一疼,摔倒了。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南王妃最在意的名声毁于一旦,她难辞其咎!

    “是,你是不该摔倒,不该连累了我,那你说,该怎么办呢?”南王妃素日里最在乎自己的名声了,不管是在南王的面前,还是在下人的面前,亦或者是在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们面前,她都努力的经营着自己的形象,温婉,大方,亲和,善良,所有的好词都是用来形容她的。她也努力的在经营自己的形象,为的,也不过是不让人知道她暗地里的手段罢了。

    可是如今,她的形象就那么被毁了,将来的麻烦,可想而知!

    “王妃,王妃饶命啊,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刚才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脚突然就疼了,奴婢,奴婢实在是撑不住了,才会撞到王妃,还望王妃恕罪!”越发狠命的磕头,红玉知道,前些日子玉侧妃小产的事情,已经让南王对南王妃有了不满,如今再出这样子的事情,南王怕是会渐渐地对南王妃起疑。到时候这些年这些事情牵扯出来,南王妃不保不说,她真的就成了南王妃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她必须为自己好好求情,她还年轻,还不想就那么死了啊!

    “你说你腿疼?”听到红玉的话,南王妃眼中一凛,想到了什么,却不敢确定罢了。

    “是啊,王妃,奴婢跟随王妃多年,向来谨慎,奴婢怎么会犯这样子的错误呢?真的是因为奴婢突然脚疼,奴婢实在是撑不住,才冒犯了王妃啊,王妃恕罪,恕罪啊!”看南王妃眼中似乎有了点点的松动,红玉继续求情,多年相处下来,她掌控了南王妃不少的秘密,也成为了南王妃的左右手,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南王妃不会轻易的就除去她这只有用的左右手了!

    “把你的裤脚抬起了让本妃看看!”是谁,要对付她?

    想起了苏兰芷身边的那个丫头,似乎是一个力气大的,可是,会是她吗?

    南王妃记得自己之前一直都有在注意苏兰芷,为的就是防止苏兰芷继续使诈,可是不曾见对方有任何的行动。那么,是谁呢?

    看着红玉小心的抬起裤脚,上面也没有什么伤痕,更没有红点,秦王妃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红玉,你可知道欺骗本妃的下场?咳咳,咳咳咳……”实在是快被气死了,胸口的伤口似乎更疼了,南王妃有些抑制不住的咳嗽,红玉见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腿,再去看了另一只,果然是没有什么,顿时就懵了,“王妃,奴婢可万万不敢欺瞒啊!王妃,奴婢跟随您多年,您要相信奴婢啊!”

    南王妃见着红玉这表情不像是撒谎,心下有些疑惑,胸口更疼了,南王妃也知道此时此刻的她不适合再动气,免得伤了元气了,“好了,别哭哭啼啼的,让人以为本妃欺负了你去!住嘴!”听着红玉那声音就觉得烦躁,南王妃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口很渴了。

    红玉见状,赶忙就跪过去给南王妃倒了一杯茶水,恭敬的递了过去,南王妃见状,看着红玉的脸色也终于是好了些,“你可不曾片本妃?刚才的确是腿疼呢?”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如果真的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人,到底是谁呢?

    脑海中突然就划过那丰神俊貌的脸,南王妃随即就否认了。

    不可能是他的,他们两府交情深厚,秦之衍又是一个不会多管闲事的性子,肯定不会那么做的。更何况,她刚才也没有看到对方动手。

    “王妃,奴婢不敢欺瞒,刚才奴婢只觉得腿突然就软了,奴婢支撑不住就往王妃您的身上倒了,奴婢,奴婢真的不是故意。就算是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断断不敢冒犯了王妃啊!”表明自己的衷心,红玉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保住自己一命!

    南王妃的秘密她知道了太多了,一旦自己被对方丢弃,那么肯定会被灭口,这点,红玉无须想都能明白!

    “在你的心里,本妃就是如此狠毒之人?本妃未曾说过要处置你的话,你就如此惶恐害怕?莫不是你以为本妃会杀了你灭口不成?”似乎看出了红玉眼底的惶恐,南王妃的眼底滑过一抹冷意,看着红玉就不善了起来。

    “奴婢,奴婢不敢?”

    “是不敢吗?”难道她真有那么可怕?

    摸了摸自己那张完美的脸,南王妃自认为自己算得上是艳绝无双,不管是家世,还是自身都是极好的。可是为什么,她偏偏嫁给了一个多情的丈夫呢?她只要一想着那些跟她争宠的人,她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恨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要跟那些人分享丈夫,凭什么,凭什么那些人的子女要跟她的一双儿女争夺宠爱?

    她不允许,因为他们不配!

    “不,奴婢不……”红玉看着南王妃那满是嫉妒的脸,吓得都不敢说什么了。

    “不吗?红玉,你莫不是也觉得本妃很可怕?也在怕本妃?”摸着自己的脸,虽然她保养的极好,可是南王妃知道,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也正因为不再年轻,越发的管不住南王的风流,她只要想起府内那些乌烟瘴气的女子,心里就满是愤恨了!

    “王妃貌美如花,高贵典雅,最是亲和不过,奴婢,奴婢怎么会怕呢?”此刻的南王妃很不好惹,红玉很自觉的说了好听的话,可不想触了南王妃的霉头了。

    “呵呵,是吗?本妃果真是美吗?”南王妃一直都是很美的,虽然岁月流逝,可是她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也不大,只是有的时候,内心的嫉妒,让她面目可憎罢了。

    “美的,王妃自然是极美的。”赶忙就应了,红玉此刻,可是不敢有半点的不对付了。

    “呵呵,好了,你起来吧,这是药膏,你好生的擦擦脸,可别让人以为本妃欺负了你去了!”被红玉这么一说,南王妃的心情好了许多。知道有些事情既然已成了定局,也是改变不了,她也只能接受事实,想办法扭转局势了。

    但凡让她知道今日所为是何人,她一定不会让对方好过的!

    “多谢王妃!”小心翼翼的接过药膏就擦了,红玉知道自己暂且是过了这一劫了,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心底想着南王妃的恶毒,还是有些后怕了。

    “今日本妃暂且饶你这一命,只是你得记着,从今以后,你就欠了本妃一条命了,你,可是明白?”红玉是她的左右手,如今也离不得。不过,以后如果需要有人为她做什么,红玉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奴婢多谢王妃的恩典!”知道南王妃暂且不动她,是因为她还有用,再者就是不想节外生枝,免得再惹出什么事情了。

    明白了这点,红玉暂时是放心了,却也知道,自己如今怕是再也得不到南王妃的重用了,那么这就意味着,将来需要什么事情,南王妃不方便做的,她就要顶替了。到时候,她真的就是弃子了。

    不过如今还要时间,只要能活着,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她可以慢慢的等机会,等南王妃再一次重用她,这样,她就不会被丢弃了!

    如此想着,红玉越发的小心,见着南王妃捂着胸口,红玉也顾不得自己脸上的伤了,“王妃,你胸口是不是很疼?奴婢给你揉揉吧!”

    “嗯!”的确是有些受不住了,被踢了一脚,还受了伤,被雪块木头砸中,她的伤其实一点都不必昌伯侯夫人少,只是她一直都忍着,如今,也快忍不住了。

    今日的耻辱,她记着了!

    看着红玉小心的给自己按摩,南王妃觉得舒服了些,想起了什么,南王妃那锐利的眼神立刻就投射到了红玉的脸上,让红玉心思一紧,害怕极了,“王妃,是不是奴婢手重了?”

    “没有!”摇了摇头,看着红玉,南王妃的眼神带着侵略和警告,“红玉,一会儿回去,你怎么解释你额头上的伤,还有你脸颊上的伤了?”

    “奴婢不小心磕的!”知道南王妃这是不想今日的事情败露,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伤是败了南王妃所赐,红玉自然是什么都不敢说的。

    “可是这可不像是磕的!”眼神一冷,南王妃对红玉的回答,十分的不满意!

    “奴婢今日在秦王府不小心得罪了贵人,被罚了!”

    “嗯,那是谁罚了你呢?”

    “奴婢,奴婢不敢说!”

    “如此,甚好!”闭上了眼睛,见着红玉也算是乖巧听话南王妃也放下了心了,红玉见着南王妃面色没有什么改变,心里有些突突的,十分的不安,想说什么也不敢,最后,还是南王妃看不下去了,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好了,本妃肩膀有些酸痛,你且给本妃揉揉吧!”

    “是,王妃!”如今看来这,这事情暂时就这样过了,红玉也暂时安全,不由得脸上一喜,专心的给南王妃按摩了。

    只是南王妃的心里,却是颇为不平静了。

    风光了那么多年,如今却在苏兰芷这里栽了一个大跟头,南王妃想想就觉得气闷,偏偏如今还奈何苏兰芷不得,实在是心里堵得慌!

    不过,她和相府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这一次对方所给她的耻辱,她不会忘记的!

    +++++++++++++++++++++++++++++人家是送走了南王妃,继续回到秦王府的分界线

    南王妃走了,可是刚才的那一幕已经留在了大家的心里,经久不散了。曾经一直以为南王妃高贵典雅大方,待人和气,贤良淑德,然而今日,大家对南王妃的印象,完全就幻灭了,直到南王妃离开,大家心里纷纷都有了不少的猜测,只是如今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静观其变了。

    这会儿秦王妃已经修整好出来了,步履有些缓慢,看来脚上是受了伤的,看着大家的眼神有些歉意,“诸位今日对不住了,是我没有招待好,让大家受惊了。如今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想来大家也没有了兴致,请大家各自拿一件压惊的礼物,我们改日再聚吧。下一次,我再亲自给大家压压惊了!”秦王妃这话说的亲和,作为当朝身份最高的王妃,本身还是别国的公主,她能如此以礼相待,还拿出那么多的诚意来,许多人心里的不满,早就消了许多了。

    见着秦王妃还亲自出来了,大家也都纷纷表示了谢意,“秦王妃多虑了,今日之事也不过是一件意外罢了,秦王妃的伤势可是严重?还是好生歇息吧,我等今日就不打扰了!”一场宴会,撤出这许多的事情,今日还真的是精彩极了。

    “是啊,秦王妃,你如今身子不爽快,就别出来了,今日的事情大家都不会多想的,不过是意外罢了。”

    “秦王妃,你就好生休息吧!”

    ……

    纷纷表示自己不会多想,大家脸色也是有了些缓和的。

    人家说的当朝的王爷权贵,今日又如此有礼的给他们道歉了,他们哪里还能蹬鼻子上眼呢?

    也罢也罢,既然有了压惊礼,就受了吧,今日他们也算是有眼福了,能在这冬日看到那么多美丽的花。

    只是,可惜了啊!

    “既然大家都不怪就好,改日我再好生给大家赔罪,今日府上事情有些多,也忙不过来,衍儿,替我送送大家!”让秦之衍送,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如此诚意十足,就算是再多的不满,这会儿也全消了。

    “秦王妃客气了,我们告辞!”

    “武成王身份尊贵,还是算了吧,今日之事不过也是意外,大家都不想的!”

    “告辞告辞!”

    ……

    纷纷离开,本来热闹的秦王府,突然就冷清了起来了,秦王妃之前伪装的笑脸再也压抑不住,变成了忧伤了。

    她的花房,里面有许多花都是她和海一起种的,他们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才能让这花房如此的美丽,开出如此多美丽的花朵来,如今,却是就那么毁了吗?

    “秦王妃,凡事别想太多了,今日之事之事一个意外,花房虽然没了,还是可以重建的,最重要的是人没事,就好了。”慕容嫣可以留在最后才走,就是有些担心秦王妃了。

    那花房的意义,就算秦王妃不多说,她也是知道的。如今毁了,秦王妃心里不好受,也是能理解的。

    “苏夫人,今日让你受惊了,是我的不是。本来是想让大家聚聚,开心开心,却不曾想,让大家差点就有了性命之忧了。”想起今日的事情,秦王妃都有些怀疑自己今日之举,到底是不是对的了,不然为何,会出现这样子的失误呢,“苏夫人和苏小姐不曾受伤吧?”如果受伤了,那真的就是她的过错了。

    “王妃放心吧,我们并没有受伤,大家也没有受很重的伤,这也算是万幸了。”

    “哎,可不是吗?”如果有人因此受了重伤,或者是丢了性命,她可怎么对大家交代,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呢?

    是她思虑不周了。

    “秦王妃无须自责,这一切都不是你预料到的,大家虽然受惊了,但是都没事,这就是好事,秦王妃不要耿耿于怀了。”和秦王妃也算是熟识了,慕容嫣还是挺欣赏秦王妃的性子的,大方,不做作,比起许多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要好太多了。

    真性情的人,还是值得深交的。

    “苏夫人不怪就好,我还担心苏夫人以后都不敢来了呢!”笑了笑,秦王妃也不想让别人担心,自然是不好将心理的愁苦都说出来的。

    “秦王妃说什么呢,有时间我还会和兰儿一起来坐坐的,到时候还希望秦王妃别嫌弃我们烦了!”知道秦王妃一时半会儿不会想开,慕容嫣也不好多说,也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力罢了。

    “呵呵,怎么会呢?有机会再约苏夫人来做客吧,今日我这个主人做的不好,让苏夫人笑话了!”好不容易开门迎客,结果成了这样子,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的。

    “秦王妃多虑了,今日我们算是开了眼界,我和兰儿都很开心!”

    “那就好,这人参你们带些回去吧,压压惊,我在这里给你们赔不是了。刚才也是着急,没有机会跟你们说声谢谢,多谢你们了,不然这会儿,我还真不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就站在这儿和你们说话了。”吩咐人准备了两只老参,秦王妃这算是单独给慕容嫣母女的,也算是弥补了她的歉疚了,也算是道谢了。

    “王妃无须介怀,这参王妃还是自己补补吧,我和兰儿没受伤,倒是王妃,受了伤了。”慕容嫣自然是不会要的,直接就拒绝了,苏兰芷见状,当然也是不能要的,“王妃,你的谢意我们收到了,这老参太贵重了,王妃还是自己留着用的好,我们今日也没什么事情,用不着的。”救秦王妃,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她是欣赏秦王妃的为人,也喜欢秦王妃,不然换做是别人,她不一定就会救的。

    “苏夫人和苏小姐这莫不是嫌弃吗?”见两人不肯收下自己的谢礼,秦王妃有些担心慕容嫣和苏兰芷因为今天的事情,会有什么隔阂了。

    “呵呵,王妃多虑了。这参,我们不能要,王妃今日已经破费了。”拒绝了秦王妃的好意,慕容嫣的态度很坚决,秦之衍在一旁见着了,也出来劝了,“母妃,既然苏夫人和苏小姐不肯收,母妃就别勉强了,我相信苏夫人和苏小姐是明理之人,今日之事,他们不会计较的。更何况苏小姐救了你,也是处于善意,母妃这样子,倒是让苏小姐觉得尴尬了。”

    秦王妃见秦之衍都这么说了,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没有收下东西的意思,也只好收回了老参了,“既然苏夫人不收,那改日再让我给苏夫人赔罪吧!”好心却办砸了事情,秦王妃心里真的难受极了。

    “秦王妃无须总是介怀,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我和兰儿先告辞了,等王妃身子好了,我们再约一起出来聚聚,如今就不打扰王妃了,王妃还是好生歇着的好!”人都走了,她也不好留在这里,如今也是该走了。

    “也好,衍儿,好好送送苏夫人和苏小姐!”

    “王妃,不必了,我们自己走就行了!”秦之衍要送那么多人,也是麻烦,而且人家毕竟是一个王爷,让对方送也是不好的。

    “要的要的!”笑嘻嘻的就让秦之衍出去送客了,秦王妃看着自家的儿子和苏兰芷,心情才终于是稍微好了点点的了。

    ……

    ……

    “张夫人慢走,今日之事,还望大家多多包涵!”

    “赵夫人,你的马车在这里,上车吧,慢走,不送了!”

    “钱夫人,请!”

    ……

    秦之衍今日也算是忙碌了的,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客人,都是笑脸相送的,大家看着秦之衍这般的没有架子,态度亲和,脸上渐渐地笑容也多了,最后各自带着自己的压惊礼离开,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掺假了,看得出,秦之衍这般的举动,是愉悦了大家了。

    不得不说秦王妃今日的举动深得人心,本来大家敢怒不敢言的,这会儿也纷纷的对秦王妃有些同情了,临走之前都说了不少的好话,什么下次再来之类的,纷纷坐着自己的马车,终于是都走了。

    “武成王你回去吧,到这里就可以了!”见着秦之衍一直笑着,慕容嫣也知道是有些为难了秦之衍了,也不想让秦之衍继续为难,便催促秦之衍回去了。

    “苏夫人,我送你们上马车吧!”其余的人,秦之衍也只是送到了门口,可是却要亲自送慕容嫣和苏兰芷上马车,可见对方对他们的特别了。

    “武成王不必了,一会儿老爷就来接我们了,王妃如今心情不好,武成王还是赶紧的回去多多劝劝王妃,陪陪王妃了,也免得她想太多,影响了身子了。”

    “苏夫人,今日让你和苏小姐受惊了,实在是对不住,希望苏夫人和苏小姐不要见怪!”一直找不到机会,这会儿亲自道歉,慕容嫣有些讶异了,“武成王快别这么说,都是意外罢了,你这道歉,我们受不得的!”

    “苏夫人不怪就好!”

    “哪里会怪呢?大家都不想这样的!”

    “多谢!”看着慕容嫣,视线的余角却看着苏兰芷,有些话秦之衍想单独跟苏兰芷说说,可是如今,也找不到机会罢了。

    ……

    “小姑子,你且快些,姑爷来了!”席乐荣之前见着慕容嫣刻意的慢走,也知道慕容嫣是有话要跟秦王妃说,所以也提前走了,只是却也一直都有在等着就是了。毕竟她是嫂子,也得照顾好慕容嫣和苏兰芷就是了。

    “诶,这就来了!武成王,你回去吧!”说完就准备走,苏兰芷见着秦之衍的眼神就知道对方有话要说,难得的照顾了秦之衍的情绪,放慢了脚步了,果然,见着慕容嫣转过身去走了,秦之衍飞快的凑到了苏兰芷的耳边,说了声“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温热的气息撒在苏兰芷的耳朵上,那温软如情人间的细语,让苏兰芷的耳垂不由得都红了,心跳有些加快,竟然觉得脸颊似乎也有些火热的厉害了。

    看着秦之衍那满含歉意的眼神,苏兰芷的心突然就有了片片柔软,笑了笑,竟然是有些舍不得对方因此总是怀着歉意了,于是用口型告诉对方“无碍”,给了对方一个安抚的眼神,便转身走了。

    她这难得的回应,竟是让秦之衍眼睛都亮了,看着苏兰芷转身走了,秦之衍似乎被对方嘴角那抹安抚的笑容给镇住了一般的,许久许久都不曾反应过来了。

    有些呆呆的站在王府的门口,秦之衍嘴角的笑容有些怪异,竟然是难得的有些痴痴呆呆的,看的一旁的侍卫下巴都要掉了,纷纷转移开自己的视线,有种千万不要被抓包的感觉,不然他们看到小王爷这般的神色,也不知道将来对方明白过来,会不会找他们算账了。

    哎,真的是,不容易啊……

    ……

    秦之衍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般的神色有多么让人惊悚了,甚至是毁了他在侍卫中的形象了,他就记得苏兰芷临走之前那灿烂的一笑,那可是第一次,苏兰芷对他笑的那么毫无介怀,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要不是如今他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他可真的想好好的回味这一幕了。

    回过神来,秦之衍想起今日的事情,眼中闪过一抹冷凝之色,刚才那般的笑容也全然消失不见,转身就往府内走去,步履轻快的很,一看就知道是个中高手了。

    ……

    很快就来到了上官无忧的院落,果然见着秦王妃就在这里,秦之衍抿了抿嘴唇,眼底滑过一抹不悦,走了进去,却是听到了秦王和秦王妃的对话了。

    “海,你说无忧妹妹会不会怨我?她倒如今还没有醒来,这是为何呢?会不会是受了重伤了?”上官无忧帮她挡了那雪团,马上就晕了,回来让太医医治,太医也只说是受了惊吓,有了些伤,如今都还没有醒来,秦王妃自然就愧疚极了。

    “落儿,别担心,太医不是说了吗?她不过是受了惊吓,一会儿就醒了。”虽然对上官无忧有些歉意,可是能看到秦王妃完好无损的在自己的身边,秦王还是觉得放松了许多了。

    不是他自私,而是他的心里只有那么一个人,实在是容不下其他了。

    “可是为何无忧妹妹还没有醒呢?会不会是哪里有什么伤口,没被发现呢?”刚才的那一幕太过惊险了,秦王妃此刻想来都是后怕的。她都不知道上官无忧怎么来的勇气去帮她挡住所有的危险,心里对上官无忧的愧疚,更是深了一层了。

    这让她可怎么还啊?以后,她该如何是好?

    如果可以,秦王妃还真的希望上官无忧不要救她了,这样至少,她将来可以不用总是为难了。

    “落儿放心吧,她许是累了,该醒的时候就该醒了,你也受了伤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今日好好的事情,却成了这个样子,秦王知道秦王妃心里不好受,偏偏此刻还参杂了一个上挂无忧,秦王实在是觉得头疼了。

    哎,这都什么事情啊!

    “可是海,我不放心,还是让我等等吧,无忧妹妹没有醒过来,我实在是心难安!”都说人情债难还,秦王妃和上官无忧之间的纠葛,也还真的是麻烦。两人明明是情敌的关系,本该敌对,可是偏偏上官无忧救了秦王妃好几次,偏偏对秦王妃又是恭顺有佳,从来都不争什么,这让秦王妃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人,故而每每遇到上官无忧的事情,秦王妃也只能做出妥协了。

    这也是上官无忧的高明之处,不然以秦王妃那敢爱敢恨的性子,怕是容不得上官无忧的。偏偏秦王妃这人重情,而且善良,上官无忧就是利用了这点,在秦王府屹立不倒多年了。

    “哎,你啊,何必这样子为难你自己呢?”叹了口气,秦王其实是不愿意秦王妃为了上官无忧为难的,可是偏偏这人就跟那看不见的一条沟渠一般的横在他们彼此之间,有的时候,想要忽视都难。

    秦王不止一次的后悔,后悔当年自己不决绝一点,或者是早早的就断了上官无忧的念想,早早的就坚决的悔婚,或者是在更早的时候,父皇赐婚的时候就坚决的拒绝。那样子,是不是后来就不会出现这许多的事情了?

    只是事情发生了,也没有如果一说罢了。怪也只怪他们都只是凡人,都不曾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罢了。

    看着心爱的女子总是因为另一个人伤心,秦王的心里自然是愧疚的,更何况今日属于他们爱情圣地的花房毁了,秦王此刻,还真的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海,就再等等吧,我不看到她亲自醒来,我不放心。”秦王妃的性子,秦王也是了解,知道秦王妃看似洒脱,其实最重感情,上官无忧无疑就中了秦王妃的这点,秦王妃自然是放心不下的,更何况,上官无忧今日所作所为,大家都知道,她这是为了谁了。

    “罢了罢了,我随你一起等吧!”叹了口气,自己惹的债,秦王也知道自己无力偿还,如今,也只能尽力的弥补这份亏欠,尽力的,不要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受到伤害了。

    只是他终究不是凡人,做不到两全其美罢了。

    “海,谢谢你!”感激的看着秦王,秦王妃靠在秦王的怀里,感激到心爱的男子的体温和心跳,那因花房毁了的心情,也终于算是渐渐的平稳了。

    没事,花房没了,还可以再造,只要她的海一直都在她的身边,那就够了。

    “落儿,别担心,花房的事情,我会让人查清楚,而且也会尽量的弥补损失。我会给你造一个更好更美的花房,里面种满了你所有最喜欢的花!”抚了抚秦王妃的脸颊,花房毁了,两人的心里都不好受,秦王自然是不想秦王妃有任何遗憾的。

    “罢了,或许我和花房的缘分尽了,终究是留不住了。海你不必要再花费那么大的经历来整修了。”今日的事情对秦王妃来说是个噩梦,秦王妃虽然喜欢那些花,却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弄得大家都太辛苦了。

    其实她要的,从来都只是秦王的爱罢了,花房不过是一种爱的表达和寄托罢了,她此时此刻拥有着这个男人,被对方所宠爱着,哪里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

    “傻瓜,不麻烦的,那些花我已经让人抢救了,其实也没有很严重,只是那兰花正好被砸中,都毁了,其他的,救下不少。如今我让人将那些花搬进了暖房里面,想来好生养着,就不会有大碍的!”秦王妃的担忧,秦王怎么会不明白呢?作为丈夫,他要做的,自然是让妻儿无忧罢了。

    “王爷,你说的,可是真的?”这个消息对秦王妃来说当然是好消息了,培养了多年的花,如今毁于一旦,她哪里会不心疼呢?刚才努力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也不过是不想大家跟着她难过罢了。

    “嗯,自然是真的,虽然毁了一些,可是有些还是保住了,只是那兰花是你最爱的,却是一朵都不剩了。你别难过!”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无意了,那雪团砸下来的地方正好就是那兰花所在,那兰花品种珍贵,价值千金,也是他废了好大的心思才从全国各地找寻来的。培育已经是不易,如今全部毁了,要再寻来,怕也是一件难事了。

    本以为秦王妃会难过,却不曾想,秦王妃眼底划过一抹失落后,却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难过了,“能保住一些,我就很高兴了,海,谢谢你!”

    “你我夫妻,无须如此客气。你且放心,等来年春天,我就让人去寻那铭品的兰花,绝对给你都凑齐了,一样都不少!”秦王妃独爱这兰花,这秦王府上下都是知道的。花房里面的兰花就是秦王妃的宝,如今毁了,秦王当然是担心秦王妃会难过,如此,也不过是想尽力的弥补罢了。

    “王爷也无需面前,极品兰花本就不易寻找,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便罢了。不过都是缘分罢了。”秦王妃很喜欢兰花,可以说是情有独钟了,往日里就连卧室里都会放上一些兰花的。如今心血被毁,心情自然低落,可是秦王妃也不想秦王因为她为难,如此说,也不过是想宽了秦王的心罢了。

    “放心吧,会给你寻来的,到时候,我们再把花房一点一点的填满,这一次!到时候,我们和以前一样,一起种,一起培养!”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花房里那开得灿烂无比的花,都是秦王妃和秦王亲自培养的,这是废了很大的心思和精力的,不然也不会长得那么好了。

    “好,只是这一次,王爷无须太过勉强才是,一切随缘就好!”

    “嗯!”知道秦王妃是担心自己太累了,有负担,秦王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心底里,却是想要给秦王妃制造一个更大的花房了,这样也好弥补这一次的遗憾了,免得秦王妃因此伤心伤怀。

    ……

    两人亲密的靠着说话,属于爱人间的低语带着幸福的甜味,秦王妃虽然经此一事,心情有些受挫,可是被秦王这么一说,心情倒是好了许多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现了出来,说话的语气,也轻快了许多,秦王见着了,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了。

    两人只顾着说话了,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上官无忧那闭着的眼睛滚动着的眼珠,还有那额头上的青筋,以及那隐藏在袖子下面那紧紧握住的手了。

    她好恨,明明废了那么大的功夫,才将那东西给毁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轻易的得到,就算是毁了,还是可以再一次的得到!

    秦苍海,在你的眼里,我到底是什么,算什么?你这样子,到底置我于何地?

    上官无忧此刻已经出离愤怒了,可是她此刻依旧是昏迷,也不好说什么,可是这会儿,她再也装不住了。

    正在想如何醒来才是最好,最合时宜,却不曾想,突然就听到了秦之衍那让她憎恶的声音了,“父王,母妃!”在外头呆了一会儿,秦之衍也是不想打扰秦王和秦王妃,不过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进去了。

    “衍儿,你来了啊?”见秦之衍来了,秦王妃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开了秦王的怀抱,关切的问道,“客人可都走了,大家的情绪,可否安好?”

    “母妃放心吧,大家走的时候,都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秦王妃也是不想给秦王惹麻烦,不然今日如果有伤亡的话,她也难辞其咎了。

    “好了,你别操心了,衍儿做事情,我们也可以放心。”笑着看着秦王妃,今日之事,秦王心里也是有些蹊跷的,和秦之衍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心里了然,不过却不当着秦王妃的面说的,也免得秦王妃徒增烦恼了。

    “嗯,还好今日大家都是好的,只是我不曾看到南王妃和昌伯侯夫人,他们这是……”刚才一直也没有机会问,这会儿秦王妃倒是有机会问了。秦之衍也没有瞒着,直接就告诉秦王妃了,秦王妃听见了,脸上满是气愤,“这昌伯侯夫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如此无赖苏小姐,好生没有长辈的大度!还有南王妃……”到了南王妃这里,秦王妃却是不好多说了,秦王和南王的感情素来都是极好的,所以她和南王妃走得也近,素日里南王妃也算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性子也是极好的,秦王妃也就没有多想,可是今日之事,秦王妃心里对南王妃的看法,却是多了许多了。

    或许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吧?

    秦王自然是看出了秦王妃话语里的意思,笑了笑,“好了,如果你不喜欢谁,不要来往就是了。南王此人素来不羁,也不会怪罪就是。”这也算是间接的承诺了秦王妃,如果南王妃真的如此不堪,那秦王妃可以不需顾忌他的颜面勉强自己了。

    他已经让心爱的女子吃了许多的苦了,哪里舍得对方再因为自己委屈,压抑自己的性子呢?

    “海,谢谢你!”一生中,可以嫁给如此一个贴心的丈夫,是她的幸福。虽然这份幸福有些不圆满,可是她已经很满足了。

    “都说了夫妻间,无须言谢的!”秦王对秦王妃的确是宠溺的过分了,从来都舍不得让秦王妃委屈。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他让秦王妃受了一份最大的委屈,秦王真心的想要弥补了。

    “嗯,我明白的,只是还是要谢谢你!”嫁给别人,或许都不会如秦王这般对她无限的宠爱和包容,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远离祖国,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国度,接触全然陌生的人了。

    这个人,值得她的付出。

    “你呀!”到了这里,上官无忧终于是忍不住了,秦之衍看着上官无忧脸上的青筋都起了,嘴角划过一抹了然和嘲讽,似乎刚发现一般的,有些诧异了,“父王,母妃,上官侧妃似乎醒了!”

    秦之衍这一句话,成功的吸引了秦王妃和秦王的注意,也让上官无忧心里暗骂,最终极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可是难免还是有些压制不快了。

    “无忧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秦王妃第一个看到上官无忧那有些铁青的神色,看着上官无忧紧抿的嘴唇,有些担心了。

    “孙太医,还不快来给侧妃娘娘看看怎么了!”秦之衍没有给上官无忧反应,直接就叫了孙太医进来,孙太医头疼的准备给上官无忧把脉,可是上官无忧猛地就睁开了眼睛,那眼神里有还未曾散去的嫉妒和恨意,看得孙太医都有些被吓到了。只是他再一次看去的时候,上官无忧却是已经恢复了平静,孙太医觉得好生诧异,却也明白这大宅院中的歪歪肠子,也不多问就是,“侧妃娘娘,让下官给你把脉吧,你的脸色很不好!”说完就要给上官无忧把脉,上官无忧眼神迅速的扫了秦之衍一眼,看到对方嘴角的那抹轻嘲,眼神一凛,却是拒绝了,“孙太医,我没事。”

    “可是侧妃娘娘你……”没有想到上官无忧会拒绝,孙太医有些为难了。

    秦王妃见着了,也赶忙劝道,“无忧妹妹,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还是让孙太医给你看看吧,你昏迷也有些时辰了,仔细些也是好的,免得出了岔子了。”秦王妃这是关心的话,可是落在上官无忧的耳朵里却是觉得异常的难受和讽刺,太阳穴处有些隐隐的暴动之意,上官无忧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和嫉妒,却是拒绝了,“王妃,妾身没事!”语气有些疏离和冷意,上官无忧能做到如此,已经是难得了。不然她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撕碎眼前的人不可,也免得总是看到秦王妃那让她憎恶的脸了。

    为什么那张脸多年来都是那么美?就是这张脸,夺取了她所有的幸福和权力,她不甘心啊!

    “无忧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感觉到了上官无忧的冷漠,秦王妃只以为上官无忧是不舒服,有些担心,“孙太医你还不快给无忧妹妹看看,出了岔子,本妃为你是问!”难得的摆出王妃的架子,却是为了上官无忧,孙太医只觉得头疼,看着上官无忧,也实在是为难,“侧妃娘娘,还是让下官给你把把脉吧!”

    “我没事……”闭上了眼睛,似乎想要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好半天了,上官无忧这才平稳下来,捂住了自己心口的位置,“我只不过是胸口有些疼,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她这动作一来,秦王的脸色变了,秦王妃眼底划过一抹受伤,而秦之衍看着上官无忧,那眼底的冷意却是突然就上了好几层了。

    “无忧妹妹,你……”没有想到又引起了上官无忧的心疾了,秦王妃满是愧疚,“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还是让孙太医给你看看吧,也免得严重了。”

    “王妃多虑了,做这些都是妾身心甘情愿的。王妃没事,妾身就心满意足了。如今妾身也没什么事情,休息一下就好了,王妃和王爷都请回吧!”此时此刻,上官无忧可不想再面对这两人,免得会一个忍不住,坏了大计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那么多年她都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了。

    “无忧妹妹,你可是在怪我?”见着上官无忧半点责备都没有,也没有半点邀功的意思,秦王妃的心里,有些不安。

    “王妃姐姐多虑了,王妃姐姐平安,那比什么都好,妾身怎么会怪王妃姐姐呢?如果不是王妃姐姐,妾身如今怕是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的,妾身对王妃姐姐有的,也不过是感激罢了。”努力的笑了笑,上官无忧的忍功的确了得,转眼间,就已经强迫自己恢复了往日的亲和和平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