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代罪羔羊
    章节名:第一百九十七章代罪羔羊

    “衍儿,今日之事,你怎么看?”秦王将秦王妃送回了院子,给了秦之衍一个眼色,两人便来到了秦王的书房了。|i^

    花房倒塌,的确是一件大事了,容不得秦王不好生的去查看!

    “父王,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原因,他们回复说后山积雪太重,无法承担那重量,故而掉了下来,压倒了花房了。”这一切,也未免太巧合了些,而且那雪球压到的位置正好是秦王妃所在的位置,也正好是秦王妃喜欢的兰花,秦之衍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只是,他如今也找不出什么证据,也无可奈何就是了。

    “花房当初建的时候,我就花了很大的心思,建的很牢固,怎么可能会被那雪团给压倒?这里面,怕是有些猫腻了。”秦王不是傻子,那花房费了他多少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清楚呢?

    这些年好生的照顾着,秦王也是让专人管理花房,这些年来都相安无事,为何今日秦王妃宴请了宾客,就有事情了?这实在是给人添堵,秦王自然是要查清楚的!

    “父王,对此事,我也存有些疑虑,只是如今事情尚未明了,我也不敢胡乱下定义了。”秦之衍首先怀疑的就是上官无忧了,今日上官无忧受伤的太巧合,那花房倒塌的时间和地点也太巧合,而且……

    想到自己突然就被秦旭绊住了脚步,无法陪同,秦之衍的眼底,带着一抹冷意了。

    对对方的小打小闹,只要不伤及他和秦王妃,秦之衍也算是容忍的,毕竟他们的确是有愧在先。可是他却是容不得对方越发的放肆了……

    “这事情的确是透着蹊跷了,你私下好生的查一查,好生询问一下管理花房的人,看看有些什么线索才是。”今日差点就出了人命了,到时候可怎么交代?

    此事非同小可,秦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父王放心吧,我会好生的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着秦王妃那伤心的模样,秦之衍就很是心痛,当然是要查清楚的!

    “嗯,你母妃因为这事情心里肯定不好受,这事情就不要告诉她了,也免得她多想了。|i^”可不想秦王妃因为这些事情烦心,秦王只希望秦王妃开开心心的就好,其他的,交给他们就行了。

    “父王放心,我省得的。”

    “还有花房倒了,你母妃这几日心情定然不好受,你有空也多陪陪她,陪她出去逛逛,散散心,也免得总是想这事情了。”花房不仅仅是花房,还是秦王妃对家乡的一种思念和寄托,更是他对秦王妃的一种宠爱。小小的花房承载了那么多,如今却毁于一旦,秦王妃的心里,自然很不好受的!

    “父王也是,母妃这几日心情定然是不好的,有父王在,母妃的心情肯定会好许多的。”

    “嗯,最近马上要到年关了,军务繁忙了些,我会抽空多回来看看的。”

    ……

    两人话了些家常,无不就是将这事情瞒着秦王妃,暗地里操作了,秦之衍想着今日的事情,也实在是觉得堵心,一离开了秦王的书房就开始暗地里找了负责花房的老徐,可是也没有问出什么,秦之衍最后亲自去后山看了看,看着那一片狼藉,皱了皱眉,站了许久,才终于是离开了。

    这事情,自然也不是那么就过了,秦之衍这一次很是用心,自然也查到了蛛丝马迹,纵然上官无忧做得再好,还是免不得被发现了些什么。只是上官无忧向来警惕,等到事情有了些苗头的时候,负责花房的老徐某日就被人发现了赌博事宜。

    老徐也是慌了,被审问的时候什么都招了。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这老徐迷上了赌博,所以进来都将修缮花房的银两拿去赌了,而且血本无归。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修缮花房,可是又害怕被责罚,也不敢声张出去,反而变本加厉的赌博想要赚本。久而久之,花房没有人好好打理,本就盖了厚厚的一层雪,加上没有好生的修缮,突然被雪团砸到,自然也就垮了……

    而那后山的雪团也是因着有一颗树拦住,所以积得很厚很厚,那一日那树实在是不堪重负,终于倒了,才有了那样惊魂动魄的一幕了。

    一切都真相大白,秦之衍却觉得事情就好像提前预演了一般的,虽然让人挑不出刺来,可是却让秦之衍觉得怪异。然而他毕竟是男子,这内宅的事情,他也伸不进去那么多的手,更不好插手太多,自然也奈何不得。

    这事情在此,也就尘埃落定,老徐被打了板子,撵出了王府,也算是过去了。上官无忧心思缜密,在王府多年,而且她是女子,长期在内宅,有许多事情做起来自然也比秦之衍方便。最后,她险险的过了这一劫,却也因为这事情,心里挨了不少的怒气,却也越发的小心翼翼,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大动作了。

    +++++++++++++++++我是苏兰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

    离开了秦王府,苏青岚因着之前听到的传闻,一见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就细细的打量了起来了,“你们可是有事情?今日没吓着吧?”

    “老爷放心吧,我们还好,并没有受伤!”

    “哎,怎么好好的赏花宴,成了这样子呢?”刚才听到花房倒了,不少人受了伤,苏青岚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生怕慕容嫣和苏兰芷出了什么意外了。

    “爹爹,您放心吧,有惜月和云珠在,我们不会有事情的!”自从出了大半年前的事情之后,苏青岚就让云珠和惜月贴身保护苏兰芷和慕容嫣了,但凡出门都要让两人陪着,就是怕有意外发生,

    “这秦王府那花房,怎么会突然倒了呢?”苏青岚觉得很奇怪,按理说秦王妃刻意约了人来赏花,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的,可是如今却突然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可怎么得了?

    今日倒算是幸运的,没有出现伤亡现象,不然就是这御史上书,也够秦王和秦王妃喝一壶的。

    纵然权势再大,闹出了人命,那可是不好处理的。

    “许是意外吧,听说是后山积雪太重,压着了。”慕容嫣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是有几分疑虑的,只是这是人家给的说法,慕容嫣也不好多说了。只是苏兰芷听到慕容嫣的话,脑海里却是突然闪过上官无忧扑过去挡住秦王妃的那一幕,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有些违和了。

    也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她不相信上官无忧会那么无私了。不管是谁,被别人抢了未婚夫,不得不屈于妾侍,连带着自己的孩子也成了让人看不起的庶子庶女,上官无忧乃是镇国公的嫡长女,能不生气?能不怨恨?

    纵然能做到不怨恨,可是似上官无忧这般无私的,怕也是世间难得吧?更何况,自从见着上官无忧开始,苏兰芷就觉得此人身上有些违和,明明是谦恭柔弱的样子,可是给她的感觉却有种咄咄逼人的气质,苏兰芷向来敏锐,自然也是觉察到了的。可是她毕竟和上官无忧接触的不多,也不好妄自评论就是了。

    “是吗?”听到慕容嫣的说辞,苏青岚眼神闪了闪,也没说什么。反正不管事实如何,这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他也管不着这许多就是了,故而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倒是扯开了,“不管如何,你们今日没有受伤就是好的,只是今日凶险,回去还是让府医给你们开一副安神汤吧,也好喝了,免得受惊了。”

    “回来的时候,秦王妃已经让人给我们准备了,老爷,无须麻烦了。”

    “秦王妃倒是一个体贴的,如此,我就放心了。”

    “呵呵,秦王妃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人,出了今日之事,她的心里怕也是难受。”

    “时间过了就好了,再说,花房没了,还可以重建,以秦王对秦王妃的宠爱,这也不是难事。”

    “重建是可以,可是却不是曾经的了。”许多事情,慕容嫣很能明白秦王妃,不过她也知道此时此刻再说这个不好,便转移了话题了,“不过秦王妃是个有福气的,我们也不必为了她操心了。如今啊,我倒是担心阳哥儿,一天没见了,阳哥儿今日可是乖巧?老爷,阳哥儿没有吵闹吧?”

    “嫣儿放心吧,阳哥儿很乖,早上耍了一会儿便睡了,醒来喝了奶,我带他出去走了走,他玩得开心,也没怎么吵闹,很乖!”说到儿子,苏青岚的脸色一暖,想着儿子的乖巧,对苏铭阳的喜爱,不言语表了。

    “呵呵,他倒是好,一点都不想念我这个娘亲了,反而是我,一直对他牵肠挂肚的。”今日出门,本来还是担心苏铭阳会不习惯的,到时候哭闹伤了身子了,却不曾想,对方竟然乖巧的很,这让慕容嫣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了。

    “夫人多虑了,阳哥儿其实也是很想你的,你刚走的那会儿,他也一直都不安稳,哭了好久才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是吗?那他可是哭得厉害了?是不是有些难受?”做母亲就是这样子,虽然有的时候会因为孩子不想着自己失落,可是真正听着孩子想自己想得哭了,会更加的揪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