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夜闯
    见着慕容嫣紧张,苏青岚有些后悔说了这些了,“呵呵,放心吧,我来的时候,阳哥儿已经睡着了,等你回去,他估计就醒了。舒殢殩獍”

    “那好,我们赶紧回去吧,老马,速度快些!”儿子出生以后,慕容嫣还真的没有离开过苏铭阳那么久的,还真的是想念的紧了,故而这会儿恨不得长了翅膀飞过去,好好抱抱苏铭阳,亲苏铭阳了。

    “好,你别急,阳哥儿睡着,也没那么快就醒呢!”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苏青岚还是吩咐了老马加快了速度,本来需要些时辰的,愣是少了许多。

    慕容嫣一到了相府就赶忙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远远的就听到苏铭阳的哭声,整个人的心都是揪起来的了,也顾不得许多,小跑着进去了,“刘家的,阳哥儿如何了?怎么哭得那么厉害?”儿子的哭声听起来那么凄惨,慕容嫣的心都是疼的。

    “夫人,您终于回来了啊?小少爷没事,就是刚刚醒来,有些哭闹,一会儿就好了。”或许是醒来没有看到母亲,也没有看到父亲,苏铭阳这一次哭闹的厉害,刘家的哄了半天都哄不住,有些心虚,却也不敢多说了。

    慕容嫣这会儿也没心情去想这些,赶忙就将苏铭阳接了过去了,“给我吧!”小心的抱着孩子,哄着孩子,许是闻到了母亲熟悉的味道,苏铭阳往慕容嫣的身子靠了靠,刘家的见了,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了,“看来小少爷年纪小小的,也知道想母亲了,如今见着母亲回来了,可不就乖巧了吗?”这话谁都爱听,慕容嫣见着苏铭阳总是往她的胸口凑,笑了笑,“这孩子怕是饿了,我来喂他吧!”边哄边抱着苏铭阳坐着了,慕容嫣掀开了衣服,看着苏铭阳很快就找准了源头,吸允起来,慕容嫣脸上所有的担心,顿时就散了。

    刘家的见了苏铭阳吃得欢快,也跟着就笑了,“呵呵,小少爷还真的是念着夫人呢,夫人的奶水他都吃得格外的香甜些,看来也是一个懂事的,将来肯定孝顺,知道疼人。”这刘家的嘴巴甜,做事情也认真,如今这话说的慕容嫣心里甜甜的,连带着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了。心里是极其的欢喜的,只是自家的孩子,自家也不好多夸,便也没有多说就是了。

    “弟弟看来是想娘亲了,可真的是一个贴心的孩子,娘,给我抱抱吧,我也有一天没见着弟弟了!”苏铭阳小朋友许是想将一天的奶水都补回来,吃了许多,最后终于是吃不下了,打了个嗝,苏兰芷见着了,伸出手就想抱。

    “这孩子啊,好像一整天都没喝奶一样的,还真的是……”笑了笑,将苏铭阳递给了苏兰芷,此刻一家其乐融融,说不出的开心了。

    “一天不见,我怎么觉得弟弟好像又重了呢?”似乎比起之前,多了一份重量了。

    “瞧你,他哪里能一天就重了?”

    “呵呵,也是,不过弟弟如今啊,可是越发的好看了,瞧这眉眼,和娘亲爹爹多像啊!”说到这里,苏兰芷不由得想起了秦之衍那日的话,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孩子禁不得夸的,也免得这孩子将来娇气了。”儿子的确是集合了她和苏青岚两人的优点,慕容嫣摸了摸儿子的脸,几人逗弄了一会儿苏铭阳,苏兰芷见着天色也不早了,便回去了。

    ……

    “嫣儿,孩子我来抱吧,你去洗漱一下,今日也是累了。”今日慕容嫣怕是受惊了,苏青岚自然是想要慕容嫣好好的沐浴放松一下的,也免得精神不好了。

    “也好,正好身上有些黏黏的不舒服了。”笑着让人准备好了热水,慕容嫣就去沐浴了,苏青岚抱着孩子等在外面,听着那水声,眼底有些火光,最后无奈的笑了笑,看着怀里的儿子,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得懂了,“阳哥儿,你知道你娘亲要什么时候,才让我留在屋内呢?”他好歹也是一个男人,这些年一直压抑着自己。如今和慕容嫣渐渐的走入了佳境,孩子也有些日子了,他们也可以同房了,只是……

    看着帘子后面的慕容嫣,再想着两人如今这样子的状况,苏青岚也知道,自己还有得等了。

    只是心爱的女子日日都在自己的面前,如今他又是住在隔壁,禁欲了许久的他,还真的是有些压抑不住了。

    好歹,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解了这禁欲了?

    正无奈叹气间,却见慕容嫣穿着一件里衣出来了,薄薄的轻纱,上面绣了一株并蒂莲,虽然衣服宽松,可是却依旧隐藏不了慕容嫣如今那丰腴的曲线,一举一动皆如那画一般的,透着一种勾人的诱惑了。

    因着室内烧着旺旺的银丝碳,也不觉得冷,慕容嫣湿着头发就出来了,坐在床沿擦拭头发,苏青岚见了,将苏铭阳放在一旁的婴儿床上,笑了笑,便接过了慕容嫣手上的帕子了,“怎么不叫人进来给你擦?”

    “索性也没事,就自己擦了。”其实没有让人在屋子里伺候,慕容嫣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今日那命悬一线的感觉让她想了许多,当时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苏青岚的脸了,那个时候她在想,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情,苏青岚该怎么办?他们的孩子该怎么办?想到幼儿无辜,女儿年幼,慕容嫣当时恨不得好好弥补这些年所有的遗憾,再也不去顾及这许多了。所以,今日,她也是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面对苏青岚,不再逃避了。

    “你呀,总是不会照顾自己!”小心的就给慕容嫣擦拭了,苏青岚手指间感觉到那柔软的发丝,突然就有些感概了,“你的发丝,依旧和以前一样的好,那么柔软。”两人曾经恩爱的时候,也是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这些闺房趣事,也是常有的,想着曾经给慕容嫣画眉,着装,甚至沐浴后给彼此擦头……曾经一幕幕的画面划过,苏青岚的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往日的旖旎,眼神有些灼热,不过他却是克制住了。

    他不能在嫣儿没有做好准备的请款下再要了对方了,他曾经做错了那么多,如今,只有慢慢的等着对方接受自己了。

    “老爷的手,似乎生疏了。”苏青岚有些日子没有给人擦头了,生疏也是自然的,苏青岚闻言,笑了笑,“那你以后可得多给我些机会练习才是!”这话不过也是玩笑,苏青岚本以为慕容嫣不会答应的,却不曾想,慕容嫣倒是笑了笑,“老爷如果有闲情的时候,我欢迎老爷多练练手!”这话语里面的暗示,苏青岚怎么会听不出呢?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苏青岚诧异的看着慕容嫣,眼底满是惊喜之色,“嫣儿,你……”

    “老爷可曾记得以前为我画眉的事情,如今,老爷的手艺,可不曾生疏吧?”笑了笑,那笑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淡漠疏离,此时此刻,他们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相濡以沫,恩爱异常了。

    “虽然是生疏了,可是都还记得,以后多给你画画,自然也就熟练了。”心下狂喜,苏青岚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嫣,怎么都没有想到,本以为会许久的事情,如今,却是有了结果了。

    “那老爷可别给我画丑了,不然让下人们笑话,我可不干了。”

    “那是自然,嫣儿……”眼神渐渐的火热起来,此情此景,苏青岚就算是再迟钝,也明白慕容嫣的意思了。

    嫣儿她,终于是完全的敞开心扉接受他了吗?幸福来得太快,苏青岚实在是没办法觉得这事情的真实!

    “老爷,头发还没干呢!”苏青岚眼底的欲望,慕容嫣自然是熟悉的。这十年来慕容嫣虽然不知道怎么的,却也知道苏青岚对府里的姨娘们并不热衷。如今府里已经没了别的女人了,苏青岚这一年多的时间,也算是一直忍着了,慕容嫣明白苏青岚为彼此所做的努力,她当然不能只是一味的承受,却不付出了。

    是时候,该彻底的敞开心结了,如今相府开始和别处走动,府内的姨娘们也都走了,如果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误会和缝隙,很容易让人再一次的见针插缝了。十年前的错误,她不会再重蹈,这一次,她要守护住自己的爱人和孩子!

    看着慕容嫣脸上划过的一抹娇羞,苏青岚放佛看到了十年前洞房花烛夜的那女子一般的,心一紧,浑身都划过一抹电流,手上的动作,似乎更轻,却也更快了,“没事,我给你擦干!”也是忍了许久,今日得到了慕容嫣的邀请,苏青岚神情越发的炙热,看的慕容嫣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老爷,今夜让阳哥儿和刘家的一起睡吧!”到底有孩子在,慕容嫣觉得不自在,见着苏青岚的眼色越来越热了,慕容嫣推了推对方,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

    “好!”飞快的就抱起一旁已经陷入熟睡的苏铭阳,苏青岚很快就交给了刘家的照顾,刘家的见着苏青岚的神色,也是早就成亲的人了,自然知道主子要做什么,暧昧的笑了笑,高兴的接过了苏铭阳,连连说自己会照顾好小少爷,笑嘻嘻的就走了。

    而守在外面的赵嬷嬷几人见着这样子的情况,相视一笑,彼此的眼底,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了。

    十一年了,夫人她,总算是想开了。如此,甚好,以后就不用再担心,还有那些狐媚子再来相府捣乱了。

    ……

    将阳哥儿送走,苏青岚的动作明显大胆了些了,也是存了些试探,给慕容嫣擦头发的时候,苏青岚小心的凑近了慕容嫣,湿热的气息洒在慕容嫣的脸上,慕容嫣觉得有些不自在了,“老爷……”两人这十年来几乎没有好生亲近,上一次还是因为苏青岚中了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慕容嫣被苏青岚强了的。如今两人都是清醒着的,纵然也都渴望着对方,可是都有些不自在了。

    “嫣儿,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感觉到爱妻的娇羞,苏青岚只觉得身子越发的紧了,欲望喷发出来,看着妻子那殷红的脸颊,两人好似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洞房花烛夜一般的,明明是多年的夫妻,却觉得紧张异常,小心异常,试探的轻抚对方,两人好像回到了初次一般的,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小心,彼此的身子都带着轻颤,直到最后彼此交融的那一刻,两人只觉得本来远离的心,在那一刻,突然就紧密的贴合了……

    一夜旖旎,远离许久的心,终于在这个宁和的夜晚,重新的融合在了一起,从此以后,两人携手共进,再也不会如曾经那般的错过彼此。因为这一次,他们都明白了幸福的真谛,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去努力的,年少轻狂犯下的错误,也在这一刻,整修了。

    ……

    这一夜,许是许久不曾亲密,苏青岚格外的热情,似乎要将这十年来所有的思念和欲望都全部喷洒一般的,烟云阁一夜都不曾平静,最后还是慕容嫣实在是累了,苏青岚才不得不放过了慕容嫣,两人纷纷入睡了。

    放纵的结果,就是第二日,两人都睡迟了,好在今日是苏青岚的沐休,不然这事情传出去,怕也是要让人笑好久了。

    ……

    苏兰芷这一夜过的也是不平静的,回到自己的院落,想着自己今日竟然舍不得秦之衍失落的表情,给了秦之衍一个安心的笑容,苏兰芷都不由得笑了笑了。

    看来她如今,还真的是对那人心硬不起来了。

    “小姐,可否要沐浴,然后休息了?”

    “也好!”苏兰芷素来爱干净,这寒冬腊月的天气也喜欢每日沐浴,这样会让她觉得很舒服。

    “嗯,那奴婢去准备热水!”

    等苏兰芷沐浴完毕,便吩咐几人去外面伺候了,自己挑了灯斜躺在床上,因着要入睡了,穿的也不多,就穿了一件粉红色的里衣,上面绣着精致的鲤鱼,身上披了一件厚厚的外套,头发松松散散的披在两肩,趁着她的脸越发的小巧动人了。此刻她整个人面色平静,看起来格外的娴静优雅。

    想着前些日子皇上赏赐的一块玉,苏青岚非常喜欢,之前说了想戴着,只是没有合适的络子。苏兰芷当时便记着了,如今正在给苏青岚的那块玉打络子,已经完成了许多了,今日再打一会儿,就可以完工了,然后真好可以睡觉。

    如此想着,苏兰芷的嘴角划过了一抹笑容,她虽然不知道今夜慕容嫣和苏青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觉得今夜肯定是有好事发生的,不然今天慕容嫣不会对苏青岚格外的亲和了。

    爹爹和娘亲如今在做什么呢?

    心里一直都是期待慕容嫣和苏青岚今世可以避开前世的结局的,苏兰芷当然是希望两人可以越早彻底解开心结越好的。毕竟苏青岚的身份摆在那里,十多年前大家为了拉拢苏青岚,可以离间两人,十多年后,同样是可以的。所以苏青岚如今和慕容嫣两人心连心很重要,只有毫无芥蒂,这样子将来,才能面对外面的诱惑了。

    她相信自己的爹娘是相爱的,所以,她很希望,今世,慕容嫣和苏青岚可以白头到老,不用再面对前世的分离和遗憾了。

    如此想着,苏兰芷的脸色倒是越发的柔和了,看着手上的络子也越发的开心。

    明日送给爹爹,爹爹想来会很喜欢的吧?年关将近,自己是该给爹爹和娘亲做些东西了,还有阳哥儿,自己都得准备年礼才是。

    如此想着,苏兰芷的脸上不由得一片的柔和,却不知道,竟然将窗外那双深思夜空的眸子给迷住了,让对方甚至忘了自己今日的目的,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外,也顾不得这漫天的飞雪和刺骨的寒冷了。他只是看着苏兰芷将手中的络子打好,看着苏兰芷带着笑容的摸着那络子,男子的眼睛甚至划过点点的羡慕,恨不得自己就是那络子了。

    终于等到苏兰芷睡了,熄了灯,那人才终于是小心的潜了进去,看着苏兰芷那柔和的侧脸,想着被苏兰芷那双小巧的手抚摸过的络子,男子眼底似乎有些嫉妒,二话不说就找到了那络子,拿了起来端详了。

    这似乎是男子用的络子,暗红色,编制的很精巧,似乎是用来放一块大玉的。得到这络子的人还真的是幸运啊,竟然可以得到那人亲手做的络子。

    想到这络子,男子的眼底有些嫉妒,手上的力气大了想,看那样子,似乎很想将这络子据为己有了。只是他还没有反应,却只听到一阵轻笑,这声音,让男子的身子都僵了僵,“呵呵,武成王似乎很喜欢做这半夜偷如果放的事情,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武成王有这样子的怪癖了。”说完,秦之衍只觉得眼前一亮,看着苏兰芷那双散着光芒的眸子,在灯光下更是栩栩生辉,秦之衍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苏兰芷见着秦之衍只是看着自己发呆,眼底似乎有些懊恼,皱了皱眉,将衣服紧了紧,“武成王这样子很有趣吗?三番两次的夜访民女的闺房,这可不是君子所为。武成王就不怕被人所知,坏了武成王的名声了?”这人,素来都是清雅高贵的,给人的感觉就如那天边的圆月一般的,虽然柔和,然而月色清冷,却是让人不敢亵渎的。

    然而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似乎迷上了窥探她的闺房,已经好几次了,前几次苏兰芷不动声色的将窗户和门都关得严实了,不让对方进来,不曾想,对方还真的是不死心啊!

    只是苏兰芷以前都是装作不知道的,今日却故意装着睡着,等到对方进来了,却是撞破了此事,这和苏兰芷平素处理的不一样,苏兰芷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是很想问问,对方到底要做什么了。

    秦之衍见着苏兰芷那小心的摸样,瞧见对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顿时就觉得好笑了,“呵呵,苏小姐可是关心我的名声?难道就不关心你自己的名声吗?”被苏兰芷撞破,秦之衍也没觉得尴尬,反而一脸淡定的拿了把椅子就坐在了苏兰芷的面前,手上把玩着苏兰芷刚刚打好的络子,看起来似乎对那络子挺感兴趣的,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变过。

    不过秦之衍心里倒是奇怪的,毕竟一般的女子被男子夜闯闺房,肯定担心的都是自己的名声受损,怎么他喜欢的女子,偏偏就不一样呢?

    这样子的女子,让他如何能够不心动呢?

    “素闻武成王谦谦君子,温文如玉,却不曾想,也会做这般不符礼仪的事情了,果然人还是不可貌相的。”见着秦之衍淡定的就坐在自己面前了,甚至还拿着自己刚刚打好的络子赏玩,苏兰芷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不爽,总觉得对方似乎将自己的一切都掌控了一般的,让苏兰芷有种没办法掌握的感觉了。

    换做是一般的人,被撞破了,不是尴尬,就是掩饰,或者是想办法逃走的吗?怎么这人偏偏是反其道而行之?

    “莫不是武成王笃定了我不敢叫出声来?所以此时此刻,在这里为所欲为吗?”看着对方那样子,苏兰芷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添堵,非常不喜欢超出自己控制的事情了。

    眼前的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实在也是麻烦。

    “呵呵,苏小姐多虑了,只是今日苏小姐刻意的想和我聊聊,我怎么能够辜负了苏小姐的心意呢?”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的,有种让人无处遁形,原形毕露的感觉了。

    “武成王这般,到底是何意?”不想跟对方玩文字游戏了,苏兰芷今日是得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也免得对方三番五次的夜闯她的闺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