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无赖之人
    “何意?苏小姐认为呢?”轻飘飘的就将话题给推了回来,秦之衍此刻似乎对手上的那络子格外感兴趣一般的,一双眼睛都盯着那络子,好像要看出什么一二来一般。

    “……”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如此无奈了,说话也是模拟两可的,让人都不好说话了,“武成王说吧,大半夜的来这儿,可是有何事?”整了整自己的身子,苏兰芷看着秦之衍,那双古井般的眸子竟然一眼不眨的,让秦之衍有种被吸进去的感觉了。

    突然就笑了笑,秦之衍瞧着苏兰芷,猛地就站了起来,“苏小姐心里明白,何须再问呢?”说话间已然凑到了苏兰芷的面前,迷茫的月光下,女子肌肤如玉,虚无飘渺,竟让人觉得有些晃神了。

    见秦之衍突然就凑近了自己,湿热的气息洒在自己的脸上,苏兰芷有些不自在的转过了脸庞,看着秦之衍的目光没来由的有了点点恼怒,“武成王,请自重!”如此这般,却是为何?

    “呵呵,自重吗?这话苏小姐似乎说了许多次了,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何为自重了。”笑着干脆就坐在了床边,秦之衍支着身子,身子往前倾,看着苏兰芷那月影朦胧的容颜,眼底深处,竟然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影子了。

    “……”看着这般有些无奈的秦之衍,苏兰芷实在是觉得无法招架,只感觉曾经对秦之衍所有的认知都统统打翻了一般的,心里莫名的就有些慌乱了。

    似乎是看出了今日的苏兰芷不似曾经那般的疏离,秦之衍便起了逗趣之心了,“苏小姐半夜不睡的,可是为了等我?”以前,秦之衍虽然不知道苏兰芷到底知不知道他来了,可是从后面直接锁了门窗来看,苏兰芷定然是有了警觉的。然而今日,苏兰芷竟然不假装睡着了,也没有制止他进来,这说明了什么呢?想着之前看着苏兰芷嘴角的那抹浅笑,秦之衍没来由的,有些心神荡漾了。

    “武成王为何会来,来做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哪里有等着武成王一说呢?”笑了笑,苏兰芷避开了对方那灼热的视线,感觉自己的脸庞都有些灼热的厉害了。

    此人还真的是放浪形骸的很,竟然半点都没有平素里的那种月光清冷的感觉了。果然,人是不可貌相的。

    “呵呵,是吗?”见着苏兰芷没有承认,秦之衍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把玩着手上的络子,突然就转了话题了,“苏小姐的手艺果真是好,这颜色,似乎很适合男子。”苏兰芷这是给谁做的,秦之衍不用想都能知道了,这会儿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秦之衍那双眼睛贼亮贼亮的。

    “……”不明白秦之衍怎么突然就岔开了话题了,不过见着秦之衍还拿着自己刚才打的络子,苏兰芷觉得有些怪异,“还希望武成王将络子还给我!”这络子所做,也算是贴身之物了,苏兰芷看着秦之衍一直拿着,心里实在是怪怪的。

    “苏小姐刚才让我在外面等了那么久,可是就为了打好这络子,如今寒风刺骨,苏小姐难道就不需要补偿我一下吗?”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在这样朦胧的月光下,秦之衍那双眸子似乎越发的晶亮,带着宝石般的色泽,让人看着便觉得晃眼。

    “我可从来都没有让武成王顶着寒风等什么,武成王这要求好生无理!”看着对方那双狐狸般的眸子,苏兰芷觉得有些头疼了。

    这人,难不成夜闯她的闺房还有理了,这会儿竟然蹬鼻子上脸,都开始讨要礼物来了?

    “可是你让我等了那么久,吹了那么久的风,莫不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吗?”今日的秦之衍似乎格外的无赖,这会儿,倒是一点都不松口了,那双眸子时不时的看着那络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武成王,夜已深,我该入睡了。”早知道,自己刚才就不该一时抽风就打破了这局面了,这下可好,弄得自己头大。

    “苏小姐这是在赶人吗?”他今日是不放心苏兰芷,刻意来看看的,本以为和以前一样的,看了,放心了,就走了。却不曾想苏兰芷竟然醒着的,而且还打破了彼此之间的这道墙。他好不容易和对方独处,哪里能够那么轻易的就走了呢?

    怎么也得顺手拿一样东西走才是!这样平素了想对方了,也好拿出来睹物思人不是?

    “武成王夜闯我的闺房,莫不是还想一直赖着不成了?”有些好笑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其实是明白了秦之衍话语里面的意思了,可是她为什么就要给对方东西?

    “呵呵,刚才苏小姐平白让我担了好多罪名,这会儿,苏小姐难道就不该给我一些补偿吗?不然我那些罪名,岂不是白担了?”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将那络子放在苏兰芷的面前,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让我走可以啊,将这络子送给我,我马上就走。

    见着秦之衍这么无赖,苏兰芷不由得觉得嘴角抽了抽,实在是觉得自己今夜没事找事做,看着秦之衍,好生无语了,“武成王莫不是夜闯私宅还不够,还要做这顺手牵羊的事情?什么时候武成王成了江南大盗了?”说话倒是毫不客气,苏兰芷如今也就只想赶紧的就送眼前的这尊神走了才是。只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秦之衍今日打定了主意无赖了,“呵呵,苏小姐又让我担了一个罪名,可要怎么补偿我才好?”并没有因着苏兰芷的话就生气了,或者是怎么的,秦之衍反而淡定的就接了这罪名,讨补偿了。

    这样子的态度弄得苏兰芷好生无奈,瞧着眼前那张英美绝伦的脸,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苏兰芷竟然觉得对方这张脸实在是好看,而且一点毛孔都不见,尤其是两人隔得近,彼此的气息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苏兰芷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又往后退了退,只是如今已经无路可退,苏兰芷眼底有些懊恼之色,虽然滑的很快,然而一直注意她的秦之衍却是看到了的,“苏小姐可是想好了?长路漫漫的,我可是不介意身边有个软香如玉的?”说罢又往苏兰芷的面前凑了凑,鼻尖淡淡的幽香让秦之衍有些神往,眼神有片刻的失迷,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嬉笑。

    “武成王难道就不怕明日传出什么笑话?”看秦之衍这样子是自己不送那络子,对方就不走了,苏兰芷突然有种搬起石头来砸自己脚的感觉,实在是有些无奈了。

    “苏小姐既知道我心意,那就应该知道,我可是巴不得呢!”对着苏兰芷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在那漆黑的瞳孔里,苏兰芷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心底划过一抹慌乱。

    这人还真的是……

    对秦之衍如此毫不顾忌的言语,还有那没有掩饰的情意,苏兰芷竟然觉得有些难以招架,很想避开,却避而不得罢了,“武成王这样子很有意思吗?女儿家家的闺名,难道在武成王的心里,只是一场儿戏?”倔强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竟是半点都不肯妥协了。

    半夜闯了她的闺房,还如此的无赖,自己为什么就要送对方东西?这样子一来二往的,自己岂不是就被对方吃得死死的了?

    她可不要!

    “瞧瞧,苏小姐可不是又给我安上了一个罪名了?苏小姐倘若为官,那可真的是冤枉了不少好人啊!这里,可是有点受伤呢!”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处,对苏兰芷的质问和安罪,秦之衍既不反对,也没承认,只是将一切又都丢给了苏兰芷,那无辜的表情,还有那心痛的动作,弄得苏兰芷的确是忧伤了。

    她怎么就脑抽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心下满是无奈,见着秦之衍如此油盐不进的,自己说什么对方都好像不在意的样子,苏兰芷也的确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了,“武成王待要如何?”怕是自己不应了对方,对方真的就会一直赖在这里了吧?

    实在是无法,苏兰芷也只能为自己刚才一时的冲动付出代价了。

    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让此人和自己单独说话了,不然自己真的会被气死!

    “苏小姐今日莫名的就给了我许多的罪名,我这心啊,实在是难受,苏小姐可得好好安慰一下了。”见苏兰芷妥协,秦之衍的眼底划过一抹奸计得逞的贼笑,看着苏兰芷,就等着对方的回答了。

    “武成王要如何补偿呢?”学着秦之衍一般的将问题丢给对方,苏兰芷干脆就坐直了,也不担心秦之衍靠近,就那么笑着看着秦之衍,也和对方打起了太极。

    “苏小姐打算如何补偿呢?”见苏兰芷坐直了,秦之衍干脆斜靠着,那姿态看起来极为优雅随意,好像这压根就不是苏兰芷的闺房,反而是他自己的卧室一般的,竟然没有半点的不适应了。

    “从来都不曾想过,原来素日里高雅的武成王,竟然也有如此无赖的一面,世人可是都被武成王给蒙蔽了。”此刻的秦之衍,哪里还有平素里那优雅高贵的样子?这简直就是一得瑟的无赖嘛!

    “呵呵,我也只在苏小姐的面前如此,苏小姐可是觉得荣幸?”挑了挑眉,秦之衍这会儿倒是承认的干脆,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柔情,恨不得都化成一滩的春水了。

    要不是见着苏兰芷油盐不进的,他何必如此无赖呢?

    也只有无赖,怕是才能在苏兰芷这里打开一道缺口吧?

    如今看着苏兰芷那无奈的表情,秦之衍的心里就跟那抹了蜜一般的,似乎找到了接近苏兰芷的方法,整个人笑得格外的贼。

    “武成王这般的看得起,小女子还真的是惶恐了。”没有想到秦之衍承认的干脆,苏兰芷也愣了一会儿,接着看着对方斜靠着的样子,突然有种彼此就是老夫老妻一般的随意的感觉,心里划过一抹悸动,却是赶忙就压下了。

    “苏小姐可是客气了,你我之间,何须惶恐?你直接受着就是了。”说话的语气好像两个人很熟的样子,秦之衍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漫漫长夜,他也不着急离开,似乎特别喜欢逗趣苏兰芷,让彼此的距离更加靠近了。

    “武成王这般的放浪形骸之姿,今日也的确是让小女子大开眼界了。”突然就换了自称,苏兰芷话语里面的意思,秦之衍哪里能不明白呢?不过他却是装作不明白似的,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带着宠溺的光,都可以将苏兰芷完全的吸进去了,“苏小姐的谬赞,我欣然接受,多谢了。”

    什么叫做脸比城墙还厚,苏兰芷今日算是完全的明白了,只觉得自己所有的言辞对秦之衍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苏兰芷突然就觉得没意思起来,便词穷了。

    一时之间两人间静的可怕去了,苏兰芷是自觉自己对秦之衍是没有办法了,所有干脆来个沉默抵抗,看秦之衍怎么说!

    心里想着秦之衍见自己不说话,不反抗,一会儿觉得没趣了,肯定就自觉的走了,却不曾想,秦之衍耐心的等着,一直等啊等,等的苏兰芷都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见苏兰芷还没有说话的意思,秦之衍却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般的,“苏小姐,你这是打算让我在这里留宿吗?”语不惊人死不休,秦之衍这话一完,苏兰芷再也没办法淡定了,看着秦之衍,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样子大大的愉悦了秦之衍了。

    “如果苏小姐想让我留宿,直说就是,何必如此沉默耽搁时间呢?漫漫长夜,可是难熬,有个软香如玉在怀的,岂不美哉?”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的眼底竟然就炙热了起来了。苏兰芷怎么都想不到对方会说出这般惊世骇俗的话来,赶忙就退了几步,看着秦之衍,一脸的防备了,“你要干什么?”

    “呵呵,苏小姐何必那么大反应?我不过是见着气氛沉闷,开个玩笑罢了。”见着苏兰芷那一脸的戒备,秦之衍知道自己可不能太过了,不然得罪了佳人,将来受苦的,也是自己。

    这点心里明白着呢,所以秦之衍纵然嘴巴上有些无赖,可是却是不敢有半点的逾越的,偶尔逗逗苏兰芷也是点到为止,从来都没有真的就触碰到苏兰芷了。

    虽然心里是有些心猿意马的,可是眼前的女子是他想要用心去呵护,去珍惜的人了,他怎么舍得伤害呢?

    “武成王不觉得你今日的玩笑过火了吗?”叹了口气,苏兰芷这会儿还真的是有些怕秦之衍继续留在这里了。

    本来以为这人素来严谨,想来也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却不曾想刚才对方语不惊人死不休,再这样子听下去,她纵然两世为人,可也难免有些无法招架了。

    水知道这人还会爆出什么惊悚的话来!

    “呵呵,苏小姐想来也已经累了,如今夜已深,我也该是离去了。只是今日被苏小姐降罪,我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安,苏小姐你看……”笑着看着苏兰芷,秦之衍也知道不能再过了,不然苏兰芷就该发飙了。这会儿他也是想赶紧的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走人,不然到时候,可是得不偿失了。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也没了心思继续和秦之衍玩文字游戏了,苏兰芷知道对方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这会儿,也只好认了。

    再这样子下去,她怕是真的要疯了。

    “苏小姐莫不是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继续把玩着手上的那络子,那络子都快被对方摸玉了,看得出,秦之衍很喜欢。

    “这个不行,这是我特意给爹爹打的络子,和爹爹的玉佩正好配对。”屋子里的人都知道自己打了这络子,突然就丢了,苏兰芷也怕麻烦。而且这都已经打好了,苏兰芷本来就打算明日就给了苏青岚了,怎么好让秦之衍就拿走了?

    “可是我正好喜欢这个络子,怎么办呢?”有些苦恼和纠结的样子,秦之衍看着苏兰芷,似乎格外的为难了。

    别人的东西,你就那么喜欢抢?

    心下腹诽,苏兰芷差点就说出来了,可是生生的忍着,可不想继续留着这瘟神在身边了,“武成王如果真的要我赔罪的话,我明日出去买一件东西送给武成王可好?刚才言语之间多有得罪,还望武成王不要怪罪!”亲手做的东西,还是这络子,苏兰芷实在是觉得送给秦之衍不好,便想了个方法拒绝了。

    “可是苏小姐心灵手巧的,让我好生欢喜,别的东西,哪比得上苏小姐的手艺呢?”外面的东西,他想要什么不得?可就是苏兰芷亲手做的,他十分欣喜,今日好不容易软磨硬泡的让苏兰芷松口了,他是非要讨到些东西不可了。

    “武成王难道就不知道私相授受一说吗?”络子可是贴身之物,怎可随意送人了?此人今日,还真的是好生没有道理,明明是对方夜闯她闺房,怎么如今,她反而还得倒贴礼物了?

    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苏兰芷今日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呵呵,这个词,我很喜欢,苏小姐不觉得很适合我们吗?”完全的就无所谓了,秦之衍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反正他是巴不得和苏兰芷多些牵扯的,故而完全不在意苏兰芷的话的。

    这样也好,多来几次私相授受,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再也断不了了,看对方将来如何摆脱了他去。

    “……”看着秦之衍,今日再一次的知道什么叫做脸皮堪比铜墙铁壁,什么叫做无语了,苏兰芷真心的觉得自己不是眼前人的对手,这会儿乖乖的闭嘴了。

    “苏小姐莫不是舍不得不成?”见苏兰芷不说话,秦之衍当然知道这是对方的消极反抗,不过,他是不会允许对方退缩的。

    好歹他们也认识那么久了,他心仪眼前的女子许久,却是一件对方亲手做的东西都无,他实在是觉得可惜了,今日是怎么都要弄到手的。

    赖皮些就赖皮些,反正他在苏兰芷这里当正人君子是完全没有前途的,索性就抛开了那些身外之物,耍赖皮,这样反而还好些了。

    “武成王不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了吗?”自认为和秦之衍还没有熟悉到给对方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去,苏兰芷可是还没有打算接受眼前的男子的,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松口了。

    “呵呵,我怎么不觉得呢?”完全没有想到要苏兰芷亲手所做的东西有什么不妥一般的,秦之衍此刻盯着那络子的眼睛都快盯出一个洞来了,让苏兰芷差点都担心那络子被秦之衍的目光给射穿了。

    这人,怎么这么赖皮啊?还真的是耍无赖了吗?苏兰芷此刻很想大骂对方得寸进尺,可是她教养一向良好,看着对方那张欠扁的笑脸,她竟然是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换做是别人,此刻她说不定早就拿出怀里的银针刺过去,好好“伺候”对方一番了,怎么此刻却偏偏耐着性子跟对方在这里周旋,耍嘴皮子了?

    ……

    秦之衍见着苏兰芷脸色一会儿一个变的,似恼怒,又是有些困惑,瞧见这样子的苏兰芷,秦之衍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了,“看来苏小姐也是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如今夜深了,我也不打扰了。这络子我先收着,苏小姐觉得这个络子我拿着不合适的话,完全可以重新给我做一个来换这个络子,三天后我来取可好?”打络子不需要多久时间,秦之衍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也不想苏兰芷太辛苦了,所以定了三天。

    在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之衍就将那络子给收在了自己的怀里,看着苏兰芷的目光,闪着精光了,“三日后苏小姐如果不想换的话,这络子我就当做是苏小姐给我做的了。就这么说定了,告辞!”没给苏兰芷任何拒绝的就起身,临走之前,秦之衍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的,往自己的怀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一块暖玉来,“对了,就照着这块玉打络子吧,苏小姐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来,我相信苏小姐!”完了将那玉递给了苏兰芷,秦之衍嘴角的笑容仿若那雪莲花开一般的,好似集合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一般,看的苏兰芷竟然有片刻的晃神,那暖玉就那么接了过来了。

    “兰兰,我很期待呢!”温柔如情人般的低语带着魅惑划过耳边,苏兰芷只感觉耳朵都红了,脸颊有些火热热的辣,就连心跳,都有些失了规律了。

    人影划过,室内只余下那淡淡檀香,便再也不见那清俊的身影,耳边那动人的低喃似乎还在盘旋,苏兰芷感觉到手中那余温,看着那块晶莹剔透的暖玉,触及生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玉竟然还带着对方的温度和残香,让苏兰芷突然觉得手心发烫的紧了。下意识的就松开了自己的手,暖玉随即就掉落在被子上,苏兰芷却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般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将那暖玉拿在了手上,瞧着那暖玉,圆润无比,触及升温,上面竟然斑驳了点点的红晕,却是那罕见的血玉了。

    这般贴身之物让她打络子,还实在是……

    心里虽然有些怪异,但是苏兰芷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似乎并没有排斥之意,甚至今日秦之衍诸般无赖,她都不曾生出反感之心,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是不是就是动心了呢?

    拿着那暖玉就躺下,感觉到手心那暖暖的温度,苏兰芷竟然有种暖到心底的错觉,冰封的心似乎也注入了点点的暖意。

    是因为这人带给她的温暖吗?

    只是,这份温暖,可曾真的是独属于她?

    许是被秦之衍打扰了许久,错过了睡眠时间,苏兰芷躺在床上竟然是久久无法入眠,手上的温度真实存在,一直都在提醒她今夜发生的事情。

    苏兰芷虽然不问,却也知道秦之衍是不放心她,故而刻意赶来的,甚至说了好些无赖的话,不就是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也免得她想到白日的事情,心里不舒坦吗?

    这份体贴,她自然是无法拒绝,只是,她还有幸福的可能吗?这颗心,真的还会再跳动吗?

    想了许久,苏兰芷却找不到一个答案,除了确定自己对秦之衍再也无法漠视以后,苏兰芷便无法再去探寻更深层的意义了。最后困意袭来,她才终于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等到她彻底的睡着,平稳的呼吸传来,门口那道身影才终于是再一次的飞了进来,不过这一次,秦之衍倒是没有如之前那般随意无赖,而且静静的站在床前,看着苏兰芷那恬静的睡颜,见着苏兰芷睡梦中似乎都有些不安分,瞧见苏兰芷那紧皱的眉头,秦之衍轻轻一叹,眼中带着一抹心疼,“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如玉般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了苏兰芷那紧皱的眉头,似乎想要拂去对方心底的那抹不安一般的,秦之衍那双夜空般深邃的眸子沾染了点点的迷雾,瞧着苏兰芷的容颜,竟有一股子隐忍的无奈。

    然而下一刻,那抹无奈却因着苏兰芷眉目间的松快而散去,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因着自己的触碰放松的眉眼,笑了笑,在这昏暗的夜里,竟然好似繁星点点一般的,照亮了整座屋子了,“我明日再来看你,安!”手指最后有些留念的点了点苏兰芷的眉头,轻轻的拂过对方那如画的眉头,在眉脚处顿了一会儿,随即一阵风过,床前哪里还有秦之衍的影子?

    ……

    一夜,好眠,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本来有些纠结的梦,突然就因为一股子的暖流划过眉间,拿到暖流顺着眉间划过心田,竟然是抚平了她心底的烦躁和郁闷之气,让她恢复了平静,一觉睡到大天亮。

    迷迷糊糊醒来,苏兰芷觉得浑身都舒畅极了,感觉到一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苏兰芷下意识的就往那视线看去,看到雪白那双圆溜溜的眸子,苏兰芷竟然会想起另一双深邃似海的眸子来,对着雪白就招了招手,“雪白,过来!”听到苏兰芷的话,雪白马上就跳到了苏兰芷的身上,乖巧的靠在苏兰芷的怀里,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苏兰芷,舔了舔苏兰芷的手背,竟然带着讨好之意了。

    “今日怎么那么乖?没有叫醒我?”每日早上看到雪白,苏兰芷早就习惯了,只是往日里雪白都会舔她的脸叫醒她,怎么今日倒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了?

    “吱吱……”将小脑袋拱了拱苏兰芷的手臂,雪白这是在撒娇呢,看得出,苏兰芷一直没醒来好好的和它玩,它有些吃味了。

    “你呀!”见着雪白不停的用爪子想要掀开被子来,苏兰芷突然就意识到自己被子下面的另一只手竟然还握着昨日秦之衍给的那块血玉,不由得有些失笑了。

    莫不是自己抱着那血玉睡了一夜?难怪觉得胸口一直都是暖暖的。

    想着这东西让别人看见了不好,苏兰芷小心的藏好,点了点雪白的鼻尖,“你可不许出卖我,知道吗?”

    “吱吱……”也不知道雪白是不是听懂了苏兰芷的意思了,只是讨好的舔了舔苏兰芷的手,那样子,还真的是对苏兰芷特别的亲近了。

    “你呀!”抱着雪狐就准备起身,许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外面的人终于是有了反应了,“小姐,你起来了吗?”虽然是问句,可是听秋霜的语气,想来也是确定了苏兰芷醒来了,只是她这会儿才问,就见得她的稳重和聪慧了。

    “嗯,起来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冬日亮的晚,可是如今都大亮了,这一夜苏兰芷睡得格外的舒服,觉得身子格外的清爽,就是不用问都能知道,自己肯定睡了许久了。

    “小姐,已经巳时了。”巳时都接近中午了,还真的是……

    “已经都那么晚了吗?”皱了皱眉头,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了。

    “是的,小姐,小姐这会儿是要起来了吗?要不要奴婢进来伺候?”担心苏兰芷还没有睡好,秋霜也不好随意的就进来了。

    “嗯,我也该起了,已经睡了许久了。”话音刚落,秋霜就进来了,苏兰芷看着外面的天气,似乎外面的雪又厚了一层了,“昨夜可是又下雪了?”如果下雪了,那他昨夜也不知道在窗外守了多久,可是真的冷着了?

    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秦之衍了,苏兰芷的眼底有些懊恼之色,秋霜抬起头来正好看到苏兰芷的神色,不由得觉得奇怪,“嗯,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呢,如今这外面已经都积了厚厚的雪了,大家正商量着要不要在院子里堆个雪人呢!”

    “呵呵,这个主意不错,如今这院子,的确是萧条了些了。”

    “那小姐可是同意了?”虽然知道苏兰芷对他们这些下人是极好的,可是秋霜几人还是不好自作主张的就去堆雪人了。

    “这冰天雪地的,你们不怕冷就自己耍会儿吧,如今天冷,大家也没有什么乐子,我何必拘着你们呢?”见着秋霜脸上也是难得的有了几分好奇,苏兰芷自然不会就拦着了。

    “那敢情好,月桃那丫头闹得可凶了呢,如今,她倒是称心如意了。”小心的伺候苏兰芷穿衣,给苏兰芷梳头,两人一言一语的,倒不觉得无聊。

    “你就跟她说,如果今日堆的雪人好看,我就每人赏五两银子!”许是心情不错,而且马上就要年关了,苏兰芷出手也大方,就是想让大家都过个富裕的好年了。

    这一年府里的事情多,而且时时刻刻都需要小心翼翼的,也是辛苦了大家了,苏兰芷当然是要好好的犒劳一番的。

    “呵呵,多谢小姐了!月桃那丫头,估计乐得合不拢嘴了。”

    “你们这一年多很是尽心,我多赏你们一些也是好的,这一年来,辛苦你们了。”尤其是慕容嫣怀孕,她受伤以来,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做的事情,可是比往常多了许多了,这份情,苏兰芷一直都记得。

    “小姐切莫说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将苏兰芷都收拾好了,秋霜给苏兰芷扎了一个简单的少女发髻,拿了一个梅花簪子,“小姐,要不要戴这个簪子,也免得太素了。”

    “嗯,也好!”今天似乎什么都是好的,秋霜觉得苏兰芷今天心情实在是不错,便提议给苏兰芷戴了几朵珠花,苏兰芷竟然都同意了,这会儿,秋霜倒是诧异了,“小姐今日心情不错,昨夜可是做了好梦了?”

    “好梦倒说不上,只是睡得好罢了。”想起昨夜的秦之衍,和素日里的太不一样了,苏兰芷嘴角划过一抹无奈,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虽然只是穿了一件粉色的棉衣,可是却难掩那清华之姿,重生以来第一次,苏兰芷竟然觉得自己这般是很好的。

    “看来以后都得让小姐多睡会儿了,这样子每天心情都是好的!”笑嘻嘻的给苏兰芷插上了最后一朵珠花,秋霜满意的就笑了笑,“小姐就这样子随意的打扮一下都是极美的,看的奴婢眼睛都闪了。”那么美好的小姐,也不知道将来是谁有这个福气呢?

    “你呀,就知道嘴贫!”笑着看着秋霜,苏兰芷就问道,“对了,今日我没有去请安,爹爹和娘亲可是有问起我了?”苏兰芷想着今日起晚了没去请安,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之前老爷让人传话说让小姐今日不必过去请安了。”也是因着苏兰芷不用去请安,秋霜几人见着昨日苏兰芷受惊了,都没有打扰苏兰芷睡觉,任由她睡到自然醒了。

    反正醒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如今天寒地冻的,睡些懒觉也舒服些。

    “是吗?”眼底划过一抹诧异,苏兰芷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就笑了,“也好,我们晚点过去吧,今日爹爹难得沐休,我就不过去打扰他们了。”

    “小姐说的极是。”有些话,秋霜自然也是不好就告诉苏兰芷的,毕竟苏兰芷如今云英未嫁的,有些事情也不方便知道,“小姐起得迟了,如今可是饿了?要不要让人将膳食摆好?”

    “是有些饿了,吩咐人摆饭吧!”睡了那么久,昨天在秦王府处也没怎么吃东西,也的确是有些饿了。

    “嗯!”吩咐人摆饭,苏兰芷简单的用了些,看着雪白那眼馋的样子,给它吃了一个鸡腿,雪白吃得嘴巴都一团的油渍了,看的苏兰芷好生好笑,“你呀,也没人跟你抢啊!”

    “雪白怕是饿坏了,之前也没怎么吃,醒来就跑到小姐的房间去了,一直守着小姐呢!”看着雪白那可爱的样子,秋霜笑了笑,就拿了一张帕子准备给雪白擦嘴了。

    “我来吧!”笑嘻嘻的接过了秋霜手上的帕子,苏兰芷也不怕脏,就把雪白抱在自己的怀里,细心的擦了起来了,秋霜见着苏兰芷对雪白越发的喜爱了,脸上也带着欣慰,“看来武成王这雪白送的还真的是好,如今小姐瞧着它,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了。小姐素日里总也没个伴,有雪白在,小姐也快活些。”秋霜也只顾着说了,却没有注意到苏兰芷的手顿了一顿,眼底似乎划过一点点的懊恼之色,“好了,这话在屋子里说说也就行了,可别在外面说,不然让人知道了,还会多想了。”秦之衍可是一个香馍馍啊,她可不想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晓得分寸的。”

    “好了,我也吃完了,让人收拾一下,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在屋子里自己做些事情就好了。”吃完了就得打发秋霜走了,苏兰芷也是在想一些事情。

    “那小姐有事情就叫我们!”苏兰芷经常喜欢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书做女红,不喜欢有人打扰,秋霜也没有多想,便让人收拾好桌子,给苏兰芷烧了热水备茶,加了些炭火,免得苏兰芷冷着了,做好了这些,秋霜便走了。

    “如今就我们两个了。”人都走了,苏兰芷抱着雪白就拿出了秦之衍的那块暖玉,神色有些纠结,“这个我到底怎么办呢?”手上的暖玉还真的是个烫手山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