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章 心疼的滋味
    苏兰芷这个下午基本都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的,其实也纠结了许久,最后,苏兰芷还是叹了口气,去找打络子的线了。

    因着秦之衍给的是一块血玉,苏兰芷便也配的是红色,找了好的线,苏兰芷想了想花样,便认真的编了起来了。许是一直专心做一件事情,心无旁骛的,到了晚膳的时间,苏兰芷竟然都不知道了,还是月桃来提醒的,“小姐,老爷和夫人让人来请小姐过去烟云阁用膳,小姐可是现在就去了?”

    “已经到晚膳的时辰了吗?”此刻看了看窗外,似乎有些暗了,苏兰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看着完成得差不多的络子,笑了笑,摸了摸一旁乖乖躺着的雪白,“雪白,我们去吃饭吧!”

    许是听到了吃饭,雪白蹭的就站起来了,两眼放光的看着苏兰芷,那模样,真的好像那三天没吃饭一样的,看的苏兰芷忍俊不禁的,“呵呵,可是就饿了?今日你倒是乖,一会儿赏你一条鱼吃!”

    “吱吱……”鱼可是它的爱啊,它怎么能不喜欢呢?

    “好了,看把你馋的,好像我虐待你,不给你吃饭似的。”将雪白抱起来,收拾好络子,苏兰芷这才出去了。

    刚出去就听到咯咯的笑声,苏兰芷顺着那笑声看过去,便看到月桃几人正围着一个大大的雪人嬉笑呢。

    一片雪白的大地,此刻多了一个雪白的身影,胖嘟嘟的,头上戴了一个火红的帽子,眼睛黑黑的,不过好像就是用扣子粘上去的,鼻子挺长的,不过貌似就是一根筷子,还有嘴巴,红红的,也不知道是谁的胭脂……冰雪般的世界,突兀的出现那么一个带着喜庆的雪人,身上红火火的,看着便让人觉得欢喜了。

    “呵呵,雪人可是都堆好了?”瞧着月桃几人都围着那雪人转,苏兰芷笑着走了过去,月桃几人马上就围了过来了,“小姐,秋霜可是说了,雪人堆得好,一人赏五两银子的,奴婢们为了这五两银子,这一下午可就耗在这上面了,这天寒地冻的,小姐可是要给我们些补偿才是了。”这提议是月桃兴起的,月桃的兴致也是最大,苏兰芷瞧见这里还有一些别的婆子丫头,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下也明白有些是为了赏钱,不过她向来也不是一个苛刻的主子,今日大家那么高兴,她怎么会扫了大家的兴呢?

    “呵呵,好啊,那我看看可是满意了,满意了都有赏!”笑嘻嘻的就走了过去了,苏兰芷瞧着那雪人,脸上甚至都打了胭脂了,不过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看起来像那猴子屁股一般的,实在是很有喜感,“呵呵,你们这雪人做的还挺逗趣的!”虽然不怎么好看,可是看着让人觉得欢喜,也是不错的。

    “那小姐你可是满意了?”凑到苏兰芷的身边,月桃小心的伺候在旁边,也是怕苏兰芷一个不小心摔倒了。

    “还挺有创意的,你们是怎么想的?”瞧这雪人身上的东西,有些怕都是自己用的吧?怎么都用上去了?

    “嘿嘿,小姐答应了赏钱,我们自然得好好的费些心思了,不然怎么对得起小姐的五两银子呢?小姐可是觉得那红色的帽子眼熟?”笑嘻嘻的就开始介绍那帽子起来,苏兰芷瞧了瞧,的确是有些眼熟,“嗯,我好像在春暖那里见到过。”

    “可不是就是春暖姐姐的吗?这可是去年小姐给了春暖料子做的呢,要不是我刚才软磨硬泡的,春暖哪里就愿意了?”月桃越说越起劲,一旁的春暖听着了,瞪了她一眼,“瞧你说的倒是我挺小气一样的,我何时不肯给了?只不过这是小姐赏的,我觉得还新,有些可惜罢了。你自己不也有一顶帽子吗?怎么都不见你舍得拿出来?”

    春暖这话一说,月桃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了,揭过了这话,似乎有些不大好意思,“呵呵,小姐,这雪人我们可是费了功夫才这样子的,小姐可是有赏?”

    苏兰芷瞧见那雪人脖子上的一条围巾,看起来还是全新的,心下有些疑惑,“好好,都有赏,只是这围巾看起来是全新的,谁那么舍得呢?”隐约的猜到了是谁,不过苏兰芷不确定就是了。

    “呵呵,这可不就是清荷姐姐吗?刚才我们都觉得这雪人少了什么,清荷姐姐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新围巾给献了出来了,小姐,你可是得好好赏赏了。”清荷这个名字,似乎许久都没有听到了,这一年来苏兰芷忙着对付姨娘们,守护慕容嫣,揭穿老庆王妃的真面目,还真的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管这个小角色了。

    本来以为对方已经乖巧了,这一年来也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如今,是不是忍不住了?所以来献殷勤了?

    嘴角划过一抹嘲讽,苏兰芷脸上却是一片的柔和之色了,“呵呵,是清荷吗?”似乎有些忘了这人似的,一旁的清荷有些着急了,“小姐,正是奴婢!”最初的时候,清荷是想趁着苏兰芷身边缺了一个一等丫鬟的机会讨好苏兰芷,从而当了一等丫鬟的,这样子她将来的日子,都会好许多了。

    可是她不曾想,当她满含希望的时候,竟然是被云珠给取代了!她好不甘心,好想将云珠挤下去,赢得苏兰芷的信任,可是自从云珠来了以后,她甚至都没有机会接近苏兰芷了。

    如今一年过去了,清荷是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嫣受宠,生子,看着苏兰芷一点一点的蜕变,看着如今相府已经全然都在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手中,清荷更是坚定了要跟着苏兰芷的决心了。因为只有跟着对方,当了对方的贴身丫鬟,她将来,才有荣华富贵的可能!

    等了一年了,整个兰月阁似乎都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她也找不到接近苏兰芷的可能,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让苏兰芷对她另眼相看,清荷当然也是下了很大的砝码的。

    苏兰芷看着清荷恭恭敬敬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低眉顺眼的,容貌青秀,比一般的丫鬟要好看些,想来心里也是高傲的吧?

    突然就想起了前世,想起了前世自己众叛亲离的时候,也就只有清荷待在自己的身边了,苏兰芷心里有些猜测,虽然没有证据,可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就是清荷?”这个名字,似乎许久都没有被她提起了,久到她都差点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了,怎么突然就又跑出来了呢?是开始有了什么打算吗?

    前一年她忙着对付其他的人,对清荷倒是只采取漠视和监视的态度,见着清荷乖巧,也没有多加的为难,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满足了。

    “回小姐,正是奴婢!”声音带着恭敬和小心,清荷努力让苏兰芷看出自己的紧张和谨慎,好让对方对自己有个好印象了。

    一年了,她隐忍了一年,如今看着苏兰芷越发的大了,再过一年就可以嫁人了,她必须得为自己打算了。

    “那围巾看起来挺美,可是你自己织的?”笑着看着清荷,苏兰芷对清荷的感情,其实也是挺复杂的。

    前世多年的陪伴,苏兰芷对清荷还是有些信任的,尤其是当年她众叛亲离,清荷却依旧不离不弃。虽然她不知道清荷是奉了谁的命令,可是心底里,还是有些复杂的情感在里面的。

    所以这一年来,她也没有急着就发落了清荷了,见着对方也算是小心谨慎,也没有做逾越的事情,苏兰芷也是打算,如果清荷没有走和前世一般的老路,她是会考虑放过对方,让对方一辈子就当一个二等丫鬟,就这样子平平安安的过了的。

    只是如今……

    看着清荷眼底的一抹光芒,苏兰芷知道,纵然自己刻意的冷落和疏离,对方的心思,却是从来都不曾改变的。

    这,或许早就注定了吧?所以对方的结局,似乎从她重生开始,也便注定了,“是的小姐,这是奴婢闲暇时候,抽空做的。”被苏兰芷夸奖,清荷心里高兴,可是脸色不动声色的,恭敬之意不曾减少。

    “嗯,你手艺不错。这围巾看起来是新的,你可是没有戴过?”

    “奴婢,奴婢戴过几次,只是见着大家刚才都那么用心的堆雪人,奴婢也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心罢了。”那围巾的料子看起来是不错的,对清荷这么一个二等丫鬟来说,的确是有些浪费了,只是她这般的心思“难得”,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对方的计较的,也知道清荷忍了这大半年,已经坐不住了,“害你白白的浪费了一条围巾了,一会儿的赏钱,你多拿二两银子,重新去做一条更好的吧!”

    “多谢小姐!”没有想到只是多拿了点钱,清荷心底有些失落,可是却也知道,自己不能急的。

    没事,现在就争取多在小姐面前露露脸,这一年来小姐总是忙,尤其是这大半年,苏兰芷因为受伤也总是不出门,她就更是没有机会了。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她必须为自己谋划谋划了。

    “一会儿大家都去领银子吧,今天辛苦大家了!”见着大家因着清荷得赏一个两个的眼角都亮了,苏兰芷也不一直吊着大家胃口了,顿时大家脸上划过一抹惊喜,毕竟五两银子已经算是很多的赏赐了,“多谢小姐!”

    “好了,自己去领上吧,只是月桃,你的那一份你一会儿再领,先陪我去娘亲那里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吊着月桃了,苏兰芷笑了笑就走了,月桃鼓了鼓腮帮子,很想说“小姐你平时不是都让云珠跟着的吗?怎么今日突发奇想的叫了我了?”不过这话月桃是不敢说的,见着大家都去领赏,月桃那视线都给黏在大家身上一般的,满是哀怨了,看的人都有些不舒服了。最后,还是春暖大发慈心了,“好了,钱少不了你的,你这会儿跟着小姐去也跑不掉。”

    “可是你们都去领了……”就她这会儿看不到,她好想也领到自己的银子,好好摸摸,好生省着了。

    “快去跟着小姐吧,别让小姐摔着了,我一会儿帮你领,你回来就得了,可好?”见着月桃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春暖有些不忍心。她这话一完,月桃那哀怨的神色立刻就换成了狂喜了,“那春暖你可说好了,一会儿你得帮我领了,还得帮我放好,我回来就找你要!”其实银子在那里不会飞,只是月桃总是担心,别人都领了,自己晚去一步,可能就没了。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了,不过月桃此刻见着春暖答应帮她领,当然整个人都放松了的。

    “知道了,快去吧,别让小姐一个人!”有些无奈的看着月桃,春暖自然是知道月桃的性子就是这样子,大大咧咧的,有的时候单纯的可以。不过也是这样子率真,不仅仅是苏兰芷,就是他们,也喜欢的紧了。

    “好,那我走了!”放下了心,月桃赶忙就去追苏兰芷了,今日因着一个雪人就得了五两银子实在是高兴的紧,感觉整个人都是飞起来的了。

    秋霜见着月桃走了,颇为无奈的看着春暖,“小姐故意吊着她胃口呢,你作甚帮她?”秋霜向来稳重小心,这会儿看着月桃那样子,其实心里也没觉得什么,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小姐也不过是逗逗她罢了,月桃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今日她提议堆了雪人,废了那么多心思得了赏钱,可是她却是最后一个得的。万一到时候因为什么错过了,明天或者是后天才领得到,你以为她能睡好觉?到时候吃亏的,还不就是我们吗?”虽然苏兰芷的贴身丫鬟待遇都很好,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屋子,可是也都住得近,相互之间有些什么,也是容易影响的。

    “你这说的也是,不过我看今日那清荷,倒是殷勤的紧了。”这一年来,秋霜也是奉了苏兰芷的命令守好苏兰芷的屋子,不许闲杂人等进入,所以平日里除了他们四个一等丫鬟,也就赵嬷嬷能随便进入了,清荷当然也就没什么机会接近苏兰芷,如今……

    隐约的,秋霜觉得清荷此人不简单,似乎是个有野心的丫鬟,心里有些忌惮。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之前云珠没来的时候,她不是没少往小姐身边凑,也没少给我们送东西吗?要不是小姐交代下来要守着这屋子,她怕是早就凑到小姐跟前去,巴不得天天粘着小姐了,如今这心思,怕是还没有灭吧?”清荷之前的心思,几个丫鬟也是心如明镜似的,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如今见着清荷又活泛了起来,心里当然是有些担心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她如今还是看不清楚形势,还真的是……”苏兰芷如今对他们四个已经是完全信任了,屋子防的也紧,这其中的意味,秋霜怎么会不明白呢?

    “罢了罢了,我们做奴婢的,好生做好自己的本分,照顾小姐就是了,如果她是一个不安分的,我们也不要放过就是了。”春暖倒是想得开,如今她也算是明白了,苏兰芷早就不是曾经那么木讷寡言的小姐了,如今的苏兰芷就是那一束光,让人心生向往之意,却也不得不臣服了。她很愿意跟着如今的苏兰芷,好好的伺候对方,好好的守护对方,成为对方的左膀右臂了。

    虽然她比不得秋霜的机智,也比不得月桃的率真,更不必云珠的冷静,但是,她会努力。

    “希望她倒是可以明白,不要做那些不该做的事情,肖想不该想的就是了。”不然,她不会客气的。

    “也只能如此了。”但凡对方有了一点点不好的心思,别说是秋霜,就是她也不会放过的。

    “好了,大家都去领赏钱了,我们也赶紧的去吧,万一迟了真的没有了,月桃一会儿回来,该责怪我们了。”

    “呵呵,也是!”

    ……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婢女的打算的,这一路上因着雪厚,苏兰芷走的很小心,虽然冷风很冷,可是因着怀里抱着白狐,倒是不觉得冷了。

    一路上雪白整个人兴奋的直摇尾巴,看的月桃都有些无语了,“小姐,奴婢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雪白就是一馋嘴的,我们又没有饿着它,可是你瞧瞧,它这样子,还真的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饭了。”瞧瞧那眼睛,都泛光了,有那么丢人吗?

    “好了,也别说它了,它今日陪我在屋子里坐了一下午了,可能也是无趣的紧了,这会儿难得出来,估计也是兴奋着吧!”这白狐倒是不怕冷,看着外面冰天雪地的一片,眼睛咕噜噜的,似乎感觉有趣极了。如今也是渐渐的在相府混熟了,雪白被苏兰芷抱出来了一会儿就有些待不住了,挣扎着想要下去,苏兰芷见着雪白那副焦急的样子,小心的放了它在地上,吩咐月桃好生看着了,“可别让它走丢了,好生跟着。”

    “是,小姐放心吧!”笑嘻嘻的就去照顾雪白了,苏兰芷看着雪白奔跑的欢快,也知道这是动物的本性,自己似乎有些拘着对方了,“月桃,以后每日都带它出来耍耍,也免得闷着它了。”养了有些日子了,雪白如今比之前长了些肉,皮毛也更加的白皙光泽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雪球一般的,一动不动的蜷着,坐在冰天雪地里,倒是完全与那冰雪都融合在一起了。

    “好的,小姐!”月桃也不敢走远,看着雪白,一边还要看着苏兰芷,其实也是着实费心。

    似乎看出了月桃的担心,苏兰芷笑了笑,“月桃,你专心看着雪白就好了,我自己走就好,没事的。”她还没有那么娇气呢!

    “小姐,这雪厚路滑,小姐小心些!”

    “嗯!”

    这会儿雪白似乎知道自己跑的远了,乖乖的回来,对着苏兰芷摇了摇尾巴转了转,偶尔还会跑远,但是很快就回来,倒是省了月桃不少的麻烦,不用总是跟着了。

    ……

    一路上瞧着雪白调皮,很快就来到了烟云阁,苏兰芷敏感的发现烟云阁的下人们各个都是捂着笑的,走路都是轻快的,看起来似乎有什么好事,苏兰芷心下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便进去了。

    “呵呵。小姐,你来了啊?这路上雪滑,可是好走?”迎接苏兰芷的是赵嬷嬷,今日赵嬷嬷眉毛都笑得弯弯的,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此刻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了,连着眼角的皱纹都深了许多了,看着连赵嬷嬷都如此开心,苏兰芷脸上也不由得绽开了点点的笑容了,“嬷嬷今日可是遇到了喜事了?怎么如此开心?”

    “呵呵,小姐还是先进去吧,老爷和夫人已经等了许久了。”笑嘻嘻的就带着苏兰芷进去,赵嬷嬷自然是不会说苏青岚和慕容嫣昨天同房了的,而且两人今天几乎在房里待了一夜,这会儿才出来的。

    这些事情,他们知道就好了,苏兰芷一个黄花闺女,他们说了也不好。

    苏兰芷跟着赵嬷嬷进去,看着眼前的赵嬷嬷脚底生风一般的,那勾着的背似乎都挺直了,甚至连对方的白发都少了许多,见着这样子的变化,苏兰芷都怀疑自己是心理作用了。

    不过,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苏兰芷一进去的时候,见着苏青岚和慕容嫣亲密的坐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的,彼此的脸上都沾染了点点的春色,那容光焕发的样子,竟是让人看着便觉得如胶似漆般的幸福了。

    苏兰芷并不是毫无经验之人,前世好歹和秦焰也做了几年的夫妻,她很清楚眼前这对璧人昨夜发生了什么了。

    不过,虽然心里有了猜测,可是如今亲眼看到,苏兰芷都不得不说,自己有些惊讶到了。因为她实在是没有想到,慕容嫣和苏青岚那么快就复合了,而且感情似乎很好,好像都回到了自己那模糊的记忆一般的。

    如此说来,父母是不是可以避免前世天各一方的悲剧了?母亲不会郁郁寡欢,父亲也不会因为母亲一夜白头,从此心灰意冷,对什么都不在意了呢?所以也任由着白芯他们折腾,再也不去管多余的人,多余的事情了?

    正想着,屋内的慕容嫣和苏青岚便看到了苏兰芷,赶忙就分开了彼此的距离,也免得苏兰芷看笑话了,“兰儿,你来了啊?快坐吧!”许是不知道苏兰芷刚才撞破了他们亲密的一面,慕容嫣和苏青岚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

    他们昨夜那么疯狂,似乎想要将这十年来对对方的思念统统都发泄出来一般的,大战到了天亮,之后因为太疲惫,这一天都赖在床上的,当然期间也少不了亲热几次。这样子的疯狂,想来也是瞒不住别人的,如今看着女儿的模样,两人倒是担心昨夜的疯狂会让女儿多想了,毕竟女儿还小,这些事情,还真的是不懂了。

    “好!”很快的就坐下了,苏兰芷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开心,看着这一桌子的菜,笑了,“呵呵,今日可都是我喜欢吃的呢,爹爹,娘谢谢你们了!”

    “傻孩子,那么冷的天把你叫过来,本来就是委屈你了,如今让你吃些好的,难道都不行吗?来,喝点鸡汤,炖了许久的,已经很入味了,暖暖身子。”笑嘻嘻的就给苏兰芷倒了半碗鸡汤了,女儿身子不大好,还是需要好好补补。

    “多谢娘!你们也吃啊!”

    “好好,吃吃!”似乎有些情不自禁,亦或者的压抑了太久了,席间慕容嫣和苏青岚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对方喜欢的菜夹给对方,然后相视一笑,似乎为对方依旧记得自己所有的喜好而开心。

    这些都是下意识的动作,两人也不是完全不顾及苏兰芷,不过是情不自禁罢了,所以每当反应过来,倒是有些不自在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看着苏兰芷,生怕女儿今日会有些吓到了。

    不过让他们放心的是,苏兰芷一直都是低着头吃饭,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那边的情况的,苏青岚和慕容嫣看着对方就松了一口气,然后都给苏兰芷夹菜了,“兰儿,可别顾着吃饭啊,多吃菜!”

    “好!”苏兰芷以前虽然知道自己父母感情是极好的,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两人这才和好,就变得如此亲密起来了,弄得她都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藏起来,不做着煤油灯了。

    心底里是为了两人开心的,不过此时此刻,苏兰芷还真的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吃饭很别扭,感觉自己似乎打扰了苏青岚和慕容嫣一般的,赶忙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将肚子给填饱了,便放下了碗筷。慕容嫣见着了,有些诧异,“兰儿,今日的菜可是不和你口味?怎么就不吃了?”

    “娘,我已经吃了一碗了,吃不下了。”

    “是吗?真的不多吃些吗?我看你动得不多!”

    “娘,我可是吃了一个鸡腿,还有不少鸡翅了,还有鸡汤……”数的都是苏青岚和慕容嫣给自己夹的菜,苏兰芷虽然知道两人是关心她,可是她吃得很撑了。

    “呵呵,不知不觉,你吃了那么多了啊。”这些慕容嫣都有印象是给苏兰芷夹过的,便也没有勉强苏兰芷了,“对了,今日叫你过来一起用膳,也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的。”不然今日她和苏青岚滚了那么久的床单,加上如今天寒地冻的,慕容嫣哪里舍得让苏兰芷过来了?

    “娘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是了。”

    “年关将近了,今年我们怕是要在自家过年的,之前因着阳哥儿满月,还有七七八八的事情,我们也没来得及出去采办年货,如今再不去,可就来不及了。我打算明日去采办年货,特意跟你说一声,你觉得可好?”又是一年到了,今年的相府,虽然人少了,可是她相信,没有了那些人,他们会很快乐的。

    “娘您说的这事情也是我在想的,如今天气是越发的冷了,这几日雪也渐渐的大了,我也担心,所以我也觉得尽快出去办年货也是好的,免得到时候来不及!”过年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七七八八的一大堆,不花些时间和精力,哪里就办得好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既然你觉得合适,那我们明日就出去可好?”

    “好!”

    “嗯,那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如今天寒,你早上就不用早早的过来请安了,多睡会儿吧,到时候就一起用膳就是,也免得你总是来回多跑,麻烦。”心疼苏兰芷,慕容嫣当日也不想苏兰芷那么冷的天硬着头皮爬起来了,这的确也是一件遭罪的事情了。

    “也好,娘!”和慕容嫣又商量了一下明日出发的时间怎么的,苏兰芷也知道慕容嫣和苏青岚如今刚刚和好,最是需要时间独处,培养感情,所以很识趣的就告辞了,“那爹爹,娘,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也好,趁着天色没有全黑,早早的回去也好,记得让月桃拿一个灯笼,紫儿,你也拿一个一起松松兰儿,免得路上黑,摔着了。”

    “娘,不用了,有月桃就行了。”

    “要的,这天色晚得早,如今已经有些黑了,多个人在身边也是好的,你就听我的,记得今日早早的睡了,明日我们早早的出去,也好早些回来了。”

    “好!”心里虽然担心慕容嫣身子会不会受得住,可是这些话苏兰芷也不好说,只好闷着就离开了。

    苏青岚见着苏兰芷离开了,这才给慕容嫣揉了揉对方酸痛的腰,“你这样子,明日能去吗?”也是他太疯狂太想念了,却忘了,他们许久没做,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老爷放心吧,我没事的,一会儿好生泡个热水澡就好了。”

    “嗯,看来为夫努力的不够啊!”看慕容嫣还能站得起来,苏青岚在慕容嫣的耳边厮磨,弄得慕容嫣有些面红耳赤的,“老爷,大家都在看着呢!”如今饭都还没有撤呢,这样子,像什么话呢?

    “嫣儿,你怎么忘了?”继续挑拨慕容嫣,苏青岚这会儿对慕容嫣的称呼,依旧很恼火。

    怎么才过了一会儿,就又忘了怎么称呼他了?该罚!

    “忘了什么了?”似乎有些迷茫,慕容嫣最近也是习惯叫苏青岚“老爷”了,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是有些改不了口了。

    “你还记得你昨夜是怎么叫我的吗?乖,就像那样子叫我?”这个称呼,苏青岚是一定要改回来了的,将慕容嫣抱在了自己的腿上,笑嘻嘻的看着慕容嫣,双手有些意识的在慕容嫣的身上游走,让慕容嫣那敏感的身子顿时就颤了颤,“老爷,你别……”有人看着呢……剩下的话,慕容嫣还没说,就被苏青岚一个吻给制止了,“嫣儿,叫我岚……”

    “岚……”意识渐渐地模糊,慕容嫣仿佛回到了曾经,这个称呼,那么遥远,却又那么熟悉。

    “嗯,乖,听话,以后都这样子叫我可好?”

    “好……”这个称呼,虽然依旧给她刻意的以往,可是心底里的记忆,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忘了的?

    “来,再叫我一次……”

    “岚……”充满着爱恋的双眼,此刻染上了点点的水雾,慕容嫣的身子化成了一滩春水,让苏青岚顿时就心猿意马了起来,“嫣儿啊嫣儿,你果真是我的劫难!”感觉到自己喷发的**,苏青岚抱着慕容嫣就往内室走去,不大一会儿,便传来了那娇羞的声音,顿时让烟云阁的下人们各个都放缓了步伐,面色都带着点点的羞涩和开心了。

    如此,真好,以后他们也不用再整日的惶恐不安了,照着老爷和夫人这样子的恩爱,将来他们自然也会享受太平安康的。

    ……

    入夜,天色很快就黑了,苏兰芷早早的就洗漱好,将秋霜几人支出去了,拿着络子继续打,苏兰芷也是想早点完成任务了。

    虽然打络子不喜欢多长时间,可是苏兰芷给秦之衍打的这络子也是颇为费心的,总是下意识的想给秦之衍打一个独一无二的,所以忙了一天了,这才得了大半。

    此刻苏兰芷的心情很好,因着父母的感情突飞猛进,也是因着心底里那股子莫名的心绪了。

    虽然嘴巴上是告诉自己,自己好好的打络子,赶紧的打完然后给了秦之衍交差,就能换回给苏青岚的络子,然后就可以送给苏青岚了。虽然这个理由有些牵强,苏兰芷却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索这里面更深层的意义的。因为那最深处,她的心,其实是排斥和害怕的。害怕自己一颗芳心再一次的错付,更害怕那所谓的背叛和伤害了。

    世间男子多为薄情,而她想要的那一人一事一双人的美梦,更是于世人所不容,前世的她,已经得到了沉重的代价,今世,她暂时是没有那个勇气是相信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或许说的就是她这类型的人吧?

    虽然知道自己是胆小了些,可是苏兰芷知道,纵然她重生了,有些骨子里的东西,早就刻在了自己的骨骼里,她似乎早就无力改变什么了。

    许是想起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苏兰芷手上的动作突然就停了,看着那络子有些愣神,似乎在想着什么,只是她还没有想出个头绪来,便赶紧眼前划过一股风,接着,面前的络子就不见了。

    “呵呵,这样子挺好看,而且挺别致的,大小嘛,似乎也和我那块血玉极其的温和,兰兰果然是费心了。”似乎从昨夜开始,秦之衍对苏兰芷的称呼就变了,不似一般的人那般亲密的叫她“兰儿”,而且叫她“兰兰”,却让苏兰芷有种被人呵护在手心上的感觉了。

    兰兰,兰兰,这个称呼,似乎还真的是没有人叫过了,自己于他,真的就是那特别的吗?亦如他特别的叫着自己一般的?愣是要和别人区分开来?

    看着昏暗中的秦之衍,苏兰芷只觉得那双漆黑的眸子尤为晶亮,好似那上好的珍珠玉石一般的,散发着柔和的光,那光芒层层渗透,竟然让苏兰芷有种被对方完全包围的感觉了。

    刚想说什么,结果对方却是委屈的看着自己,那目光,看得苏兰芷都有些愧疚了,“只是你怎么突然就停手了?怎么不打了呢?可是在想什么心事?”秦之衍今夜其实是想过来看看苏兰芷到底有没有给他打络子的,毕竟昨夜都是他的逼迫,他还真的担心苏兰芷完全不理会了。

    表面虽然一片的笃定,可是面对着苏兰芷,秦之衍有太多的不确定,生怕苏兰芷完全不理会他的要求,那他到时候,还真的是丢人了。

    所以,一向来自信的他,竟然会不自信的半夜偷偷过来看看,也好安心。

    本来是做好了失望的准备,也做好了受打击,黯然的将手里的这个络子退回去的,毕竟他舍不得让对方为难。

    然而不曾想,他刚才在窗外看着苏兰芷并没有锁紧门窗,甚至还在那里专心的打络子!

    看着对方那恬静的容颜,他甚至可以看到对方嘴角的那抹浅笑,他只觉得心里顿时就划过一道娟娟不息的暖流,让他整颗心,似乎都被一股子的暖气围绕着,轻飘飘的,有些不真实的幸福感了。

    从来都不曾发现,竟然会有一个女子,单单就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简单的笑容,就将他那颗凄创的心给填满了。只是他还来不及体会这份幸福,却见着苏兰芷突然就停下了手,脸上的表情似乎带着迷茫和忧伤,看的他实在是不忍心了!

    他的女神,自然是要被他小心呵护在心田的,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伤害和委屈,怎么可以会有这样子的神情?

    他决不允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