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零一章 救救我吧!
    “兰兰,可是谁惹你生气了?你且告诉我,我帮你出气!”最后这话,虽然说得有些无厘头,苏兰芷却觉得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流,看着秦之衍,眼神中都不由得带了点点的暖意了,“武成王如今倒是做惯了这夜闯闺房的人了吗?怎么昨日才走,今日又来了?莫不是当我们相府的那些侍卫就是摆设,以为相府就是武成王自己的秦王府了?”话虽然和昨日一般的带着点点的讽刺,可是秦之衍并不觉得不舒服,因为他看到了苏兰芷眼底的笑意了。

    “呵呵,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如今是可是一日没见着兰兰了,心里想得紧呢,特意过来看看兰兰,不曾想兰兰却是在这里给我打络子了,我看着心甚欢喜。”把玩着手里的络子,秦之衍只要一想着这是苏兰芷给的,心里就格外的开心了。这样子的开心,和昨日的,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一次有了兰兰亲手做的东西呢,可是极好。

    “我有说这是给你的吗?武成王莫不是误会了什么?”见着秦之衍一眼就看出了这是自己给对方打的,苏兰芷心底有些懊恼,嘴巴上却是没有松口的,故意打趣对方一番了。

    “哦?不是吗?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了。”说完就把苏兰芷面前的那块血玉放上去,可不就是正好合适吗?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那笑容好不得意了,“就算是不是特意给我做的,可是这么合适,也是缘分,兰兰不介意就送我了吧?”

    “……”此人的脸皮已经练到了一定的境界了,苏兰芷自愧不如。只是这本来就是给秦之衍做的,虽然有些不甘心,苏兰芷却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了。

    见着苏兰芷不说话了,秦之衍看着手上的络子,还没有完成,赶忙双手就奉上去了,“兰兰,这个络子可是还剩一些呢,如今既然送我了,你可得好好的完成才是。”晕黄的灯光下,那双手骨骼分明,带着白玉般的色泽,实在是美极了,苏兰芷犹豫了一会儿,见着秦之衍毫不放弃的伸着手,最后,也只好小心翼翼的接过去了。

    “兰兰,我等你!”很自觉的就搬了一把椅子就坐在苏兰芷的面前,那双深邃的眼角金亮金亮的看着苏兰芷,让苏兰芷竟然有种无法招架的感觉了。

    浑身有种如芒在刺的感觉,看着秦之衍如此的“自觉”,苏兰芷的心里有些慌乱,看着秦之衍,却是将东西都收了,“夜已深,武成王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打好了,武成王再来拿就是了。”被对方一直那么目光灼灼的盯着,苏兰芷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个定力,可以坚持的住了。所以,如今还是赶紧的将这人送走才是,免得自己的心,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就乱了。

    “呵呵,兰兰是害羞了吗?”笑着看着苏兰芷,秦之衍觉得今日的苏兰芷和平日似乎不大一样,好像面对他的时候,少了一份从容,却多了一层轻不可见的羞涩和紧张了。

    不过这样的兰兰,实在是比以前可爱多了,至少会让他觉得,自己离对方近了许多。

    这样,真好,不然这么久了,他还真的会以为自己的魅力实在是降了许多了。

    “孤男寡女,武成王可别忘了外面可是有人守着的,一会儿让人看见了不好了。”虽然她是让人在外面候着,没有她的允许也不会进来,可是谁说得准呢?

    “呵呵,也好,既然兰兰想让我下一次再来,那我今日就不打扰了,兰兰也早些睡了,可别太晚,不然我会心疼的!”其实还有借口再来,秦之衍也是高兴的,见着苏兰芷今日赶人了,秦之衍倒是很乖的就走了。

    “兰兰,晚安哦!”对着苏兰芷眨了眨眼睛,秦之衍含着笑容就走了,临走之前笑嘻嘻的交代苏兰芷将络子打完,风过处,便再也没有了那道清俊的身影了。

    ……

    秦之衍走了,苏兰芷觉得松了口气的同时,竟然也有点点的失落。摸着自己的胸口,似乎在秦之衍离开的那一刻,有片刻的空虚,苏兰芷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络子和暖玉,感觉到手心的温度,竟然有种秦之衍还未曾离开的感觉了。

    “小姐,可是要睡了?”今夜是春暖守夜,见着苏兰芷屋子里的灯一直都没灭,刚才屋里似乎有些动静,只是她也没听清楚,也不晓得是什么就是了。

    “嗯,不早了,明日还要出去采办年货,睡了吧!”将络子和暖玉都收好,苏兰芷躺下,睁着眼睛看着床头,想着自己这一年来和秦之衍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间,他们之间,似乎多了许多的交集和故事了。虽然不知道这些只是巧合还是有意,可是不得不说,苏兰芷因着这许多的事情,已经渐渐的,接受了秦之衍了。

    那般的男子,的确是世间少有,只是自己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还能够复原吗?

    有些事情苏兰芷依旧是找不到思绪,故而她也没有多想,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第二日早早的就起来,收拾好,和慕容嫣出门去了。

    ……

    过年了,需要采办的东西很多,如今和老庆王妃已经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前些日子老庆王妃生辰他们都没去,只是让人送了礼过去意思意思,照着苏青岚的意思,今年他们就是自己在家里过了,当然得热闹些才好,不然可不是不能好好的过年了?

    一大早的,慕容嫣和苏兰芷收拾好就来到了闹市,吩咐人采办,小到吃的,大到穿的,装饰的,样样都得备齐了,大家心里也都是打算好了,一定要过一个好年,可不能因为自己单过,就不热闹了。

    “娘啊,这过年也是少不了烟花的,不如我们也买些回去放吧?年三十不是还要守夜吗?到时候也有个盼头,热闹热闹?”难得单独开府过年,而且如今家庭和睦,再也没有了别的女人干扰,慕容嫣和苏青岚也渐渐的走入了佳境。这样好的氛围,的确是该好好的庆祝一番了。

    “你说的极是,这烟花自然是少不了的,我们去看看去!”

    “好啊!”两人吩咐人将买好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然后上了马车准备去买烟花,只是走着走着,却突然见着一女子冲了过来,差点就被马给踩到了!

    “啊!”女子似乎也被吓着了,摔倒在地上,腿似乎受伤了,只是她看着后面跟着的人,有些害怕的站起来,连忙就给慕容嫣和苏兰芷道歉了,“夫人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民女不是故意的!”说完拔腿就准备跑,只是她腿受伤了,也跑不快,很快就被人抓住了。

    “你个死贱(禁词)人,跑什么跑?欠我们的钱还没有还呢!”一肥头大耳的男子猛地就抓住了女子的头发,将对方按在地上,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没有了。那女子见着自己被抓,脸上划过一抹绝望,看着那男子,不停的恳求了,“莫大爷,求您放了我吧,我做牛做马都会还钱的,只是求您了,放了我吧!”脸上的泪水楚楚可怜的就落下来了,那女子满脸绝望的就看着那莫大爷,周围的人有些同情,可是却也是不敢上前来相帮的。

    那莫大爷也是蛮横惯了的,这会儿见着那女子求饶,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松动,反而手上的动作越发的狠了,“臭娘们,你给我闭嘴,跟我走!”说完就揪着对方的长发准备拖走,那女子死死的定着自己,可不就是不愿意走吗?

    “莫大爷,求您了,我会洗衣做饭,我会慢慢的还的,求您了,绕过我吧!”女子凄凉的泪水看得人都舍不得了,周围有些唏嘘之意,却是没有人来管这事情,更是没有人来帮忙了。

    “哼,洗衣做饭,那要等到何时,你可是欠了我两百两银子!”完全不顾女子的恳求,男子就那么直直的拉着女子走,那女子见着男子丝毫不为所动,顿时都绝望了,那双眼睛突然就黯然失色,让人看着便觉得不忍心了。

    ……

    马车里的慕容嫣自然是听到了外面的争吵,这些年吃斋念佛的,慕容嫣也不忍心见着这类型霸蛮的事情,本来准备开口帮忙的,可是苏兰芷却拉住了她,对着她摇了摇头。慕容嫣虽然不解,可是也知道这般的事情有些太过巧合,如果是真的,自己帮忙还好,但是如果是假的,那就糟糕了。所以最后,她也只是静观其变,不做声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嫣没有动作,听着外面的喧哗和吵闹,那两人似乎一直都没有远去,苏兰芷不由得就有些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事情他们好像不处理,又是不好,可是……在苏兰芷还没有想清楚如何解了这尴尬的局面的时候,突然就听到那女子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女子似乎的尽了全力才逃脱了桎梏,凄惨的求饶了,“车内的夫人小姐,求求你们救救民女吧!”女子也是眼尖的,瞧见眼前的马车虽然不是特别的华丽,但是看起来有种庄严的感觉,就知道里面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的,不然她闹了那么久,也不可能对方就没有了动静了。

    “求求夫人小姐了,民女做牛做马都会回报的!”那女子喊的声音极大,一旁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苏兰芷他们的马车,那莫大爷见着那女子此刻的反应,更是气急败坏了,“你赶紧给我起来,跟我走,你欠了我这许多的钱,别想跑了,这卖身契都已经签了的,这辈子你就是我的第十九个小妾了,别啰嗦!”说完就只听到撕扯的声音,还有咒骂声,求饶声,慕容嫣见着这样子的情况,也知道如今自己再行动,到时候也难免遭人非议,如果这事情牵扯到了相府,那更会给苏青岚带来不好的影响,不由得有些着急。

    “娘,再等等!”拉住了慕容嫣,苏兰芷今日就觉得很是奇怪了,这一切太过巧合,难免不是有人刻意为之,苏兰芷自然是要小心的。

    而且,她很想看看,他们一直不动,暗地里的人会不会有所行动了。

    果然,他们这里一直太过安静,人群里突然就有些骚动了,“咦,那不就是相府的马车吗?这里面莫不是坐着的是苏相?”

    “或许吧,只是如果是苏相的话,为何会没有反应了?瞧那女子多可怜啊!”

    “可不是吗?那莫大爷肥头大耳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淫奢之人,那女子长得倒是漂亮,可惜了……”

    “都说苏相为人谦和,最是正直,今日怎么就那么不动于衷了?”

    “是啊,这里面莫不是坐着的不是苏相?”

    “那是谁?”

    “哎,如果是苏相,怕是早就出来了,那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实在也是可惜。这里面怕不是就坐着苏夫人和苏小姐吧?只是我听说苏夫人常年礼佛,难道也是这等狠心之人?”

    “谁知道呢?不都说苏夫人是个妒妇吗?这女子长得娇滴滴的,苏夫人怕是嫉妒吧?”

    “肯定是的,当年不是都说苏夫人为了几个小妾就跟苏相闹翻了吗?今日肯定是苏夫人无疑了,怕是嫉妒人家小娘子的美貌吧?”

    “哎,可是这样子不管不顾的,也实在是狠心了些,可是污了苏相的好名声了……”

    ……

    难听的话,不绝于耳,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人引导,才会让百姓对慕容嫣有不好的看法,慕容嫣这会儿自然也是觉察到了不对劲,可是如今自己出手也好,不出手也罢,实在都是为难了。

    看来这暗处的人,还真的是不好对付,这样子,不仅仅是丢了他们的脸,还让他们不得不出手了,以至于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他们也是不好再拒绝了。

    果然,好毒辣的心思!

    苏兰芷和慕容嫣都在彼此的眼底读到了彼此的看法,心里都有些担心,本来以为静心等待,会等到暗处的人,却不曾想,这暗处的人没有出现,倒是早就安排好了人在一旁等着,等着他们跳坑了。

    实在是好心机,只是不知道这人是谁罢了!

    此事实在是棘手,刚才出手的话,肯定会惹麻烦,如今出手,自然也就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苏兰芷看着慕容嫣眼底的担忧,握住了对方的手,“娘,您别出去,我来!”可不能让人污了慕容嫣的名声了,这事情,还是她出面最好。

    “可是兰儿,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处理这事情,会不会……”有些担忧,慕容嫣还是不想苏兰芷抛头露面的,也免得被人非议了。

    女儿渐渐的大了,也比不得以前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些了。

    “娘您放心吧,这事情我处理最好不过了。”刚才大家那么议论慕容嫣,慕容嫣这会儿出去可不就是印证了大家所说?

    苏兰芷给了慕容嫣一个安慰的眼神,苏兰芷戴了面纱,在云珠的陪伴下,让人掀开了帘子,小心翼翼的下去了。

    她这一出现,仿若仙子踏入人间一般的,水红色的银鼠袄子,上面绣着精致的白莲,银丝线勾边,袖口和领口都有着一簇雪白的绒毛,衬得她整个人都高雅了几分。此刻她的头上虽然梳着少女的发髻,简单的扎了两个髻,插了几朵粉色的珠花,便再也没有了别的装束,然而那素装银裹下,如画般的五官精美绝伦,如画的眉,珍珠般的眸,小巧挺俏的鼻梁,樱花瓣粉嫩的嘴唇,还有那精致的巴掌脸,虽然尚显稚嫩,却早已绝代风华,隔着面纱更是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让人都移不开眼睛了。

    这样子的人物一出现,所有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她的身上,本来在议论纷纷的人群,也因为是见到了苏兰芷那娇小的身子,看到对方只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少女的时候,都有了松动了,尤其是看到苏兰芷眼角有些怯怯的眼神,大家便也没再说话了。

    “这位姐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我在马车里面见着喧闹,有些害怕了。”许是想要印证自己脸上的怯意一般的,苏兰芷看着那少女的眼神有些小心翼翼的,见着那少女一脸的狼狈,可是纵然如此都隐藏不了少女美丽的容貌,苏兰芷眼底划过一抹幽暗,却是看着那少女,有些惶恐了,“姐姐莫怪,我刚才也是听到外面太吵,有些怕罢了,姐姐但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尽力都会帮忙的!”

    苏兰芷这模样一看就是一个小姑娘,此刻她刻意掩盖了自己那双眼底的风华,看起来也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遇到这种事情,有些害怕,不敢出面,也是能理解。所以人群很识趣的没有说话,只是静观其变了。

    那少女见着苏兰芷如此,似乎对这样子的局面有些诧异,也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好半天了,她才终于是扑到了苏兰芷的脚边,开始求救了,“小姐啊,你发发慈悲,救救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