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零三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苏兰芷见着雪鸢如此的反应,心下有些讶异,表面却是看着雪鸢,等着对方的反应了,“雪鸢,我这样子安排,你可是有异议?”刚才雪鸢已经明说了自己的针线好,照理说苏兰芷可能会让她做些针线的轻松活,毕竟她这般的样貌手艺,就算是在别的府上,也不可能就是一个浆洗的三等丫鬟的,苏兰芷这样子刻意的刁难,雪鸢怎么会不明白呢?只是她态度依旧是恭敬,那顺从的脸上,却是半点委屈和不甘都没有的,“小姐如何安排,奴婢就如何做就是了,只要能帮着小姐,报恩,奴婢就很满足了。”那副恭敬顺从的样子,低眉顺眼的,还真的是一副报恩不求任何的样子,看的苏兰芷心里越发的疑狐了。

    “你如果有别的想法,可以跟我说。”这般娇滴滴的美人,莫不是真的就去做那三等丫鬟的脏活了?那双小巧的手,莫不是就那么毁了?苏兰芷可不认为对方辛辛苦苦,费劲了那么大的心思来她这里,就是为了当一个三等丫鬟了。

    “只要是小姐让奴婢做的,奴婢就去做,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奴婢就先跟着云珠姑娘下去了。”这样子的顺从,这般的无怨无悔,如果不是苏兰芷心里有疑虑,怕是真的相信眼前的女子真的只是为了报恩了。

    只是,可能吗?今日的事情太过巧合,而且此女子长相不俗,就连那气质都是不俗的,纵然刻意的掩盖,哪里是能够掩盖的了的?这般的女子,甘愿来相府为奴为婢,这就算是没有目的,苏兰芷也是不相信的。

    “嗯,那你去吧,有什么事情,找赵嬷嬷就是了。”见着雪鸢没有反对,苏兰芷便让云珠带着雪鸢下去了,雪鸢恭敬的下去,等到人都走了,苏青岚这才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了,“兰儿,那个叫做雪鸢的……”对苏兰芷对雪鸢的态度,苏青岚自然是觉察到了不对劲了,这会儿见着雪鸢走了,有些话,也好开口问了。

    “爹爹,没事,我之前救了她,她不过是想报恩罢了。”

    “是吗?”见苏兰芷似乎不想多说,苏青岚看了苏兰芷一眼,却也没有多问了,“相府多了人,让赵嬷嬷好生调教,有什么事情,记得告诉我们。”心底里到底是有些不放心的,只是女儿长大了,许多事情,苏青岚也知道,也该是让苏兰芷自己处理的时候了。

    “嗯,爹爹放心吧!”低下头来吃饭,想着雪鸢刚才的反应,苏兰芷此刻的心里,也是颇为诧异的。

    之前看着这雪鸢长得倒是秀丽,还以为是为了苏青岚来的,可是看着对方的反应,竟然真的像是只要报恩一般的,苏兰芷瞧见对方毫无破绽的脸,差点都会被对方给骗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对方的目的不是爹爹,那会是谁呢?

    心里存了疑惑,苏兰芷依旧是不敢就那么大意了的,一顿饭吃完了,苏兰芷和慕容嫣去看了看买好的东西,发现有许多东西都没买,商定了明日再去,好将东西都买好了,苏兰芷这才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了。

    ……

    “云珠,雪鸢可是都安置好了?”

    “嗯,已经都安置好了。”

    “嗯,她住在哪里?”

    “就住在后院子里,和其他的三等粗使丫鬟住在一起。”后院子可比不得他们这院内的丫鬟,一等丫鬟各自一间屋子了,那里可是几个人挤在一间屋子的,雪鸢这等娇里娇气的女子,怕是受不了的。听着云珠的安排,苏兰芷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很好,明日就开始安排她洗衣服吧,记得不要让她随便进了这院子了。”如今虽然不知道这雪鸢的目的,可是防着些,总是好的。

    “小姐放心吧,奴婢已经让人好生的看着她了。”

    “嗯,她今日,可是乖巧,没有什么异常吧?”

    “并没有,她今日表现的很平静。”

    “以后注意观察就是,这个雪鸢,我觉得不简单!”虽然对方表现的很完美,然而苏兰芷早就不是曾经那么不谙世事的女孩了,如今的她知道,事出偶然,太过巧合的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地,更何况,今日雪鸢非得跟她来相府,宁愿为奴为婢,也不要那自由身,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生疑的事情了。

    “小姐,奴婢省得的!”

    “对了,一会儿让她重新签一份卖身契。”既然对方要为奴为婢,那她就成全对方!只要对方是她的人了,以后就算是出了意外,自己也好有个应付的对策了。

    “奴婢知道了。”

    “好了,让赵嬷嬷去安排吧,这事情还是快些的好。”

    “是!”云珠很快就出去准备卖身契让雪鸢签了,只是不大一会儿,云珠便有些脸色不好的带着雪鸢回来了。

    “怎么了?”看着云珠脸色不大好,苏兰芷看着云珠身边的雪鸢,眼底划过一抹幽暗。

    是不愿意签了?

    呵呵,看来,也不是那么真心的吗?

    “小姐,她说要当着小姐的面亲自签!”

    “雪鸢,为何要当着我的面亲自签?”卖身契都是一样的,在哪里签,有区别吗?

    “小姐,奴婢是为了报恩才会跟着小姐来到相府,奴婢将来也只愿意衷心小姐,为小姐做事情,今日这卖身契,奴婢不是卖给相府,而是卖给了小姐,这点,奴婢要说清楚。”这意思,她就只是苏兰芷的奴婢了,不是别人的奴婢了。

    这倒是有意思,苏兰芷见着对方将这戏演得入木三分的,笑了笑,“嗯,我明白的,那你如今,可是可以签了?”她倒要看看,对方还能使出什么花样,能躲得了了?

    本来是良民,一旦入了奴籍,那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而是由着她了,将来可是一辈子的阴影了,她要杀要剐,对方也是逃不了的,纵然以后逃跑了,她也是可以让人将对方抓回来的、这人,真的就那么舍得?舍得弃了那良民的身份?

    “小姐,奴婢觉得,这卖身契要改改!”她既然只是卖身给苏兰芷,自然是得改改的,不然她岂不是委屈了?

    “那你说,要怎么改?”好笑的看着对方,苏兰芷倒要看看,对方能折腾到几时!

    “奴婢不识字,奴婢口述,小姐让人写可好?”

    “哦,你就不怕我骗了你吗?”不识字,这个,苏兰芷一直都存着怀疑的态度的!

    “奴婢相信,小姐慈悲心肠,当初救下奴婢而不求回报,小姐断断不会因为这事情就欺瞒奴婢的,而且奴婢如今已经是小姐的人了,小姐自然是没有必要的。”对苏兰芷的话,雪鸢也不知道是太自信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是半点怀疑都没有的,看得苏兰芷嘴角都不由得翘起了一个弧度,“那你说吧,云珠,你来写!”她倒要看看的,对方到底打了什么算盘了。

    “是!”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云珠看着雪鸢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对这个突然闯入他们世界的女子,云珠没来由的就有些不喜欢,总觉得眼前的人,让人有些怪异,可又偏偏说不上来。

    “麻烦云珠姑娘了。”笑嘻嘻的口述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她是要报恩将自己卖给苏兰芷的,在相府不求报酬,只需要有一屋一瓦遮盖,有口饭吃就好,做什么脏活累活都不在意,只要能偿还这份恩情就好了。

    说话的意思,和雪鸢最初跟着苏兰芷的意思是一样的,云珠写着写着就有些诧异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雪鸢,真的是不求回报的来报恩的了,看着雪鸢的目光不由得高看了几分,接着看着苏兰芷,想知道苏兰芷如何处理这事情了。

    苏兰芷对着云珠点了点头,示意云珠继续写,人却是淡定的坐在那儿,看着雪鸢那恭敬顺从的样子,那精致的小脸上一直都带着恭敬和小心,还有一份倔强和决心,完全看不出任何的造作,还真的是让苏兰芷大开眼界了。

    此人,还真的是演戏的高人了,只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而且她更加不知道,对方后面的人是谁了。

    到底是谁呢?费那么大的周折将这人送到自己身边,不求任何的回报,无怨无悔的,这到底是为何?

    心下有些不解,等看着雪鸢签了卖身契以后,苏兰芷就让雪鸢先去休息,明日便开始干活了,本以为雪鸢的脸上多多少少会露出一点点的不耐烦的,可是对方却是高高兴兴的对苏兰芷行了礼便告辞了,看样子,还真的是一副因为苏兰芷收留了她,特别开心的样子了,还真的是……

    “小姐,这雪鸢,真的就这么留下了吗?”云珠到底细心,这一年来苏兰芷的院子基本已经被打理的牢固极了,也没了那些不干不净的人了,如今突然出现一个人,而且还是那么巧合,虽然如今看不出什么,云珠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雪鸢那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是让人不放心了,偏偏又是这么一副死命的要跟着苏兰芷的样子,让人实在是不得不小心对待了。

    “嗯,就让她先留下吧,你让人好生看着就是了,别让她进院子!”这人费劲了心思的想要进来,她如果不收,哪里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许多让人郁闷的事情了?还不如就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好知道,对方到底要干什么了。

    “是,小姐!”这雪鸢虽然表现的完美无缺,看不出破绽,可事出反常必有妖,云珠也是觉得要小心为上的好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那小姐好生休息,有什么需要了就叫我们。”

    “嗯,下去吧!”将人都叫出去了,苏兰芷想了想,心底里有了点点的底子,大概也知道有几个人会这样子做,只是如今不确定雪鸢的最终目的,苏兰芷还是有些疑惑的。

    这雪鸢,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看来,她还是得好好的看看了。

    ……

    这一日,因着碰到了雪鸢的事情,苏兰芷和慕容嫣倒是忙里偷闲了,苏兰芷趁着这功夫又打了络子,到了夜间的时候,也差不多就完成了。看着那络子,苏兰芷松了口气,拿着那络子套在秦之衍的那块暖玉上面,正好合适,正在想着秦之衍戴上这个会有什么感觉的时候,眼前划过一阵冷风,苏兰芷就感觉到了一道目光深情的看着自己了。

    这目光苏兰芷太熟悉,不用看都知道是谁,不由得有些懊恼,“武成王这般每日的来拜访小女子,可是做惯了这梁上君子,故而每日都乐此不疲了?”虽然如今对秦之衍是有着点点的好感的,可是对方每日都夜探她的闺房,还真的是让人欢喜不来的,尤其是苏兰芷这种不喜欢被人打扰的人,总觉得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在对方的眼下暴露了一般,让苏兰芷十分的不悦了。

    “呵呵,兰兰别生气,我只是听说今日有人惹了兰兰了,特意来看看你罢了,今日可是被气到了?你还好吗?”见着苏兰芷语气不善,秦之衍赶忙解释自己的行为,他也知道自己每日这样子来,难免有些打扰了,只是今日听说了苏兰芷在街上遇到的那事情,秦之衍有些担心,便寻了借口来了,此刻见着苏兰芷无恙,秦之衍也总算是放下了心了。

    “我很好,武成王有心了。”感觉到对方语气里的关心和小心,苏兰芷知道自己是有些反应过了。只是,她每一次单独面对秦之衍,自己的心,就会有些失控,这样子的感觉,她其实是很不喜欢的。

    “呵呵,你没事就好,那女子我刚才已经帮你试探过了,并不会武功,只是,她也不简单,你得小心才是。”虽然对方毫无招架能力,似乎也被他打伤了,但是秦之衍有种直觉,自己很不喜欢对方就是了,这是一种天生的敌意,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武成王的好意,我明白了,多谢!”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苏兰芷看着秦之衍笑了笑,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不去想那总是会因为对方而变得有些紊乱不安的心跳了。

    她还要好好想想,如何面对眼前的人,如何回应对方那颗稚子般的真心,不能轻易的便许诺回应了。

    “兰兰,我说过了,你我之间,无需客气!”似乎这会儿终于是注意到了苏兰芷手上已经打好并串好的络子了,秦之衍那双眼睛顿时就如那烟火绚烂般的,看着苏兰芷就移不开目光了,“兰兰,这可是给我打的络子?可真漂亮!”说完这话,苏兰芷本来想将络子藏起来的,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还来不及,那络子和暖玉已经就到了秦之衍的手上了,看着秦之衍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孩子气,见着对方小心的抚摸着那暖玉和络子,苏兰芷竟然有种对方在呵护珍宝的感觉了。

    “兰兰打得络子可真好看,和我的暖玉极其的合适。”眼中含着喜色,连带着那俊俏的五官都好似突然被染上了月华的光彩一般的,嘴角上翘的弧度,让秦之衍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那百花齐放一般的,让人竟觉得刹那间就迷了神,失了心了,“兰兰,谢谢你!”轻柔的话语,秦之衍那笑容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快乐,看着苏兰芷,深情的低喃,好似那娟娟流淌的温泉水,一点一点的划过了心田处,让人只觉得周身,都划过一抹淡淡的温暖,经久不散了。

    第一次看着这般喜形于色的秦之衍,看着对方那好似孩子般的笑容,苏兰芷刹那间也有些忘记了反应,只觉得自己就被对方笼罩在一片的花海里,沉浸在某种幸福的思绪中,竟然经久不散了。

    如此尊贵的人,这世间的珍宝他从来都不缺,他真的就因为如此普通的一个络子那么开心吗?

    正疑惑间,却见秦之衍兴匆匆的就那络子戴上了,放在腰间,意犹未尽的摸了摸,接着看着苏兰芷,一脸的期待,“兰兰,我这样子戴着,好不好看?”红色的络子,陪着红色的血玉,挂在那套雪白的袍子下面,竟然如此的显眼,让人只一眼见着,便被吸引住了,苏兰芷见着了,虽然很不想说,可是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好看!”此人本身风姿卓越,加上气质非凡,戴什么都是好看的,更何况是那么珍贵的血玉呢?而且她的络子,也不差的。

    “呵呵,兰兰说好看,那必然是好看的,谢谢你兰兰,我很喜欢!”本来也只是故意威胁苏兰芷,想得到对方亲手做的东西,秦之衍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强迫苏兰芷的。所以,哪怕苏兰芷不做,他也是不会勉强的。只是如今得了这络子,还那么合适,秦之衍都恨不得天天都抱在怀里,片刻不离了。

    这可是兰兰第一次做那东西给他呢,实在是难得!而且意义也非凡!

    “你喜欢就好,只是之前的那络子,可以还给我了吗?”其实这句话,苏兰芷是不想说的,也不想扫了秦之衍的兴致了,只是看着对方那么开心,在自己的面前笑得跟个孩子一般的单纯无忧,这样子的秦之衍让苏兰芷有些害怕了。总觉得自己越发的接触对方,就越发的会被对方吸引,这般的感觉,让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排斥的。

    “兰兰……”果然,听到苏兰芷说这句话的时候,秦之衍脸上的笑容划过一抹僵硬,不过很快的,他就恢复了,笑嘻嘻的将怀里的另一个络子给了苏兰芷了,“兰兰既然都亲手给我做了,那我肯定不会留着这个络子了,兰兰,还给你!”小心的将络子递给了苏兰芷,苏兰芷接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心一阵冰凉,待到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里郝然放了一个通体雪白的白玉簪子,上面刻了一朵精致的玉兰花,每一朵花瓣都清晰可见,看得出,这簪子很是珍贵。

    苏兰芷有些诧异的看着手上多出来的簪子,再看着秦之衍,有些不解了,“武成王,这是……”

    “兰兰,来而不往非礼也,兰兰既然亲手给我打了络子,那我自然也得回礼不是?这白玉兰我觉得是极配你的,你喜欢吗?”说完就好像等待夸奖的孩子一般的看着苏兰芷,等着对方的赞扬了。

    “武成王,这簪子太过贵重了,还希望武成王收回去吧!”这簪子通体雪白,一看就是上好的白玉,竟然一点瑕疵都没有,而且那朵白玉兰雕刻精美,如此精湛的手艺,想来这簪子,也是极其的贵重的,她不过就是给对方打了一个普通的络子,也不值得几个钱,怎么好就收了对方那么贵重的礼物了呢?

    苏兰芷说完就想将礼物退回去,可是秦之衍却是摇了摇头,一点想要收回去的意思都没有了,“兰兰,送人礼物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这簪子也只有你可以戴出其中的韵味来,我拿了也无用,你莫非不喜欢吗?还是嫌弃我给你送的礼物?”这话一说倒是让苏兰芷不好接话了,如此贵重的礼物她要是还是嫌弃的话,那她真的就有些不讲情面了,“武成王,那络子不过是普通的络子了,武成王的回礼,太贵重了,我受之有愧。”斟酌了一番,最终找了这么个借口,苏兰芷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要的。

    他们一个尚未娶妻,一个云英未嫁的,如此礼物往来,那岂不是真的就是私相授受了吗?而且她屋子里的东西,秋霜他们都是极其的清楚的,平白的多了一个簪子,岂不是让人怀疑吗?

    这东西她是断断不能要的,如今的她,还没有确定自己对秦之衍的想法,所以,她也不想彼此有太多的牵扯了。

    “这世间,也只有兰兰值得这簪子了,兰兰哪里就受不得了?兰兰给我打的络子,是一份心意,可比这簪子贵重多了,兰兰别说了,这簪子极配你,你戴着正好!”

    “可是……”苏兰芷还待说什么,秦之衍却是不想再听对方拒绝的话了,难得的第一次打断了苏兰芷,“兰兰,就这样了,今日我很开心,谢谢你的络子,以后我会每日都随身携带的。如今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这会儿霸道送了礼物还不许人拒绝,秦之衍给了苏兰芷一个暖暖的笑容就离开了,昏暗的灯光下,那笑容就好像是那极地的一道光芒一样耀眼,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室内便只留下一室的檀香,一阵清风划过,便再也没有了那月白的身影了。

    “这人还真的是……”嘴角都不由得划过一抹轻笑,这是苏兰芷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自己的心情竟然也是愉悦的。等到她发现自己此刻的心情竟然是愉快的时候,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刚才的情景,脸色不由得一燥,心跳也有些失了规律了。

    为何自己最近面对对方的时候,总是会有如此失常的一面,莫不是自己,真的就再一次的动心了吗?

    自己是否要任由着这份心动呢?

    此刻,看着手中的簪子,触目一片的温润,在灯光下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瞧着便让人觉得欢喜了。

    不得不说秦之衍是个很会送礼物的人,她素来喜欢素净,这簪子,华而不艳,很是精致,而且这颜色她也很喜欢,花也是她喜欢的花,换做平时,她怕是早就戴了的,只是……

    如果是别人,苏兰芷或许就放任自己的心了,只是这人是秦之衍,是前世那个遥不可及,甚至终其一生都是一个神话的男子,这样的男子太过难以捉摸,虚无缥缈。想着对方最后的结局,苏兰芷的确是有些踌躇不前的。

    似乎离那人陨落,也只有两年的时间了,在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苏兰芷心里不解,却也是有些担心和害怕的,心底里也因此越发的踌躇,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踏上这一条路的结局是什么了。

    如果全心的付出,换来的依旧是一场的心伤绝望,那么她明知道结局,还要如那飞蛾扑火般的,自取灭亡吗?

    这其中需要的勇气和决心,苏兰芷自认为自己如今是不具备的,她的心已经伤痕累累了,她不确定,自己还是否再用那个勇气去争取,去努力了。

    经历了两世,她不再是曾经那个不顾一切的去爱,去追求的女子了,身心俱伤,如今的她,想要再鼓起勇气去对抗那既定的命运,似乎很难了。

    或许,她早就过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吧?如今的她,虽然不过十四岁,可是她的心,已经苍老,再也没有了那份激情和勇气了,这般的自己,自然是配不上那人那般的对待和执着的。

    思及此,苏兰芷想着秦之衍的深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了。

    她该怎么办?

    看着手上的簪子,想着秦之衍的情谊,这一年来对方为她做的,苏兰芷不是不知道,只是有的时候,她选择漠视罢了。

    这份情谊,她承受得住吗?

    久久望着那簪子失神,最后,还是春暖提醒她要睡了,苏兰芷才终于是叹了口气,将簪子小心的收好,免得被人发现,这才躺在床上,却是久久无法入睡了。

    ……

    次日,因着昨夜没睡好,苏兰芷的精神不大好,看的慕容嫣都有些担心了,“兰儿,你没事吧?昨夜是没有睡好吗?”比起苏兰芷的没精神,慕容嫣倒是一副被滋润的很好的模样,眉宇间都是笑容,脸上带着春色,整个人神采飞扬的,看起来光彩照人的,可是比之前更美了几分了。

    果然,爱情的确是滋润女人的良剂。

    “娘,我没事,就是昨夜睡得有些迟了,一会儿就好了。”昨夜也是因为秦之衍的事情弄得无法安眠,苏兰芷只要想着前世的结局,她就有些迷茫了。

    前世的秦之衍就跟一个迷一般的,她了解的并不多,所以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她很怕,自己如果真的放纵了自己的心,万一那人还是和前世一般的结局,那她该怎么办?

    毕竟,在命运面前,每个人都实在是太渺小了,很多事情,他们都是无法抵抗的。

    “那你一会儿还能出去吗?我看你精神头不大好,要不你一会儿回去再躺躺吧?”有些担心苏兰芷,慕容嫣自然是舍不得让苏兰芷受累了。

    “娘,没事的,我还是陪您出去吧,要买的东西还要许多,您一个人也是忙不过来的。”笑了笑,给了慕容嫣一个放心的眼神,苏兰芷可不想让慕容嫣担心了。

    “可是你……”虽然一个人辛苦些,她还是忙得过来的。

    “娘,我们吃了早饭就出去吧,我在路上的时候,躺一会儿就好了。”态度很坚决,昨天出去就遇到了那事情,今天让慕容嫣一个人出去,苏兰芷也是不放心的。

    “那好吧,好在路上有些路程,你好好睡睡也是好的。”

    “嗯!”

    ……

    吃了饭,备好马车就出去了,昨日虽然买了些东西,可是因着被雪鸢的事情打扰了,也没买多少,今日还得继续去买了。

    快到新年了,按照相府的定律,大家都是要添置新衣的,尤其是苏兰芷今年长高了不少了,去年许多衣服都穿不得了,虽然入冬的时候做了六套,可是慕容嫣觉得还是不够的,趁着过年打算再给苏兰芷多做几套,只是苏兰芷却是拒绝了,“娘,不用那么多的,您看,我才一年就长高了许多了,再过一年,怕是又长高了,到时候许多衣服都穿不上了,岂不是浪费了吗?”她的衣服都是好料子,只穿一年,实在也是可惜了些了。

    “无碍的,这过年了,想来也是要四处走动的,你没得几件好衣服也是不行的,往年的衣服你也都穿不得了,如今多做一些,你也才有的穿。这穿不得的,不是还可以赏人吗?不浪费的,放心吧!”对苏兰芷亏欠良多,慕容嫣前些年的忽视,如今自然是希望给苏兰芷最好的。而且相府并不缺这些钱,苏青岚是个会理财的,她的嫁妆也很丰厚,多做几件衣服也没事的。

    “娘,我素日里也都是待在府内的,也少有出去,六套已经都够了,没必要再做了吧?”

    “这怎么行呢?谁家的孩子过年不是穿新衣的?今年也实在是匆忙,我也没时间给你做,如今也只好给你定做了,你不要怪我就是了。”如今苏铭阳才两个多月,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慕容嫣也腾不出时间来,不然照着之前,她肯定会给苏兰芷做衣服的。

    “娘,您要照顾阳哥儿,还有事情要忙,我怎么会怪您呢?”如果慕容嫣有时间,肯定会亲手给她做全套的衣服鞋子的,这不是没时间吗?

    “明年你及笄的时候,娘一定都亲手给你做,到时候将我们兰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了。”看着女儿越发沉稳,想着女儿就要长大嫁人,慕容嫣的心底,还是有些酸涩的。

    “娘啊,这还早呢!”及笄,前世的及笄礼,苏兰芷到如今都还记忆犹新,那般的萧条,甚至两一个像样的仪式都没有,就那么平平淡淡的就过去了,好像她早已经被人遗忘了一般的,她甚至连个祝福的人都没有。

    只是,她永远都记得那一日薛灵芸亲自来看她,送了她一个金玉簪子,祝贺她成年,也正是那时,在她那般无助孤寂的时候,对方突然就出现,所以,她才会对对方那般的信任,最后全心的依靠了吧?以至于让对方掌控了她的一切,最后,无情的背叛!

    想到薛灵芸,苏兰芷突然就记起这个被自己遗忘了许久的人了,那一日的葬礼,她始终都不曾忘记那一道满是恶毒的目光,那到底是谁呢?还有薛灵芸,真的就那么死了吗?为何她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呢?只是如今依旧平静,她也不知道,更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

    心里突然就想起了薛灵芸,苏兰芷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不过她也不想慕容嫣担心,便假装不在意的样子,最后和慕容嫣商定了,因着过年,他们几个每人都做两套新衣,慕容嫣本来想多给苏兰芷做几套的,奈何见着苏兰芷坚持,最后也只好答应了。

    两人进了京城最好的成衣铺子,一进去就有人热情的招待,“呵呵,夫人小姐,可是要买成衣还是定制衣服?小店最近新进了许多花色漂亮的料子,夫人小姐要不要好好看看?”

    “那是自然,有没有适合姑娘的料子?”

    “有的有的,夫人,这边有许多呢!”带着几人去看了些料子,都是适合姑娘家的亮色,慕容嫣本来想觉得苏兰芷素日里太肃静了,想给苏兰芷做一身大红色的,喜庆些,只是苏兰芷更喜欢枚红色,慕容嫣也只好由着她了。

    “兰儿,你看这个,料子摸起来挺舒服的,这可是雪锻?”

    “是的,这可是江南新出的雪锻呢,料子极好,而且轻盈,没有褶皱,非常好的料子了。夫人您瞧瞧这花色,多好看啊,最适合小姐这般活泼开朗的年纪了!”这掌柜的瞧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就知道非富即贵的,虽然两人穿得不花哨,也没有戴太多华贵的首饰,然而那独特的气质,还有身上那好料子,可不会骗人的。

    慕容嫣看着那掌柜的将这料子夸上了天了,不由得看着苏兰芷,“兰儿你喜欢吗?”虽然料子好,花色也不错,可是苏兰芷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嗯,娘,我很喜欢。”苏兰芷其实不刁的,只要合适就好。反正她穿来也是给别人看的,那些别人,又不是她想要给看的,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嗯,这颜色也喜庆,花色也不错,就这个吧!”见苏兰芷喜欢,慕容嫣便定下来了。

    “好嘞,夫人要不要再看看?”见慕容嫣那么爽快,掌柜的知道今日这肯定是一大单生意,自然越发的殷勤了。

    “嗯,还有合适的,都拿出来吧,如今新年了,也是要多做几身衣服了。”

    “好嘞,夫人您稍等!”来了大主顾,掌柜越发的殷勤了,恨不得将店内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好生的招待苏兰芷和慕容嫣坐下,给两人奉了茶水点心,就去吩咐找好料了。

    慕容嫣和苏兰芷正在挑着,见掌柜的殷勤细心,两人也挑的开心,不过这会儿门口却是突然有了响动,店小二见着门口的人,赶忙就过来通告掌柜的了,“掌柜的,秦王妃来了。”这人可是如今除了宫里的人最尊贵的大佛了,自然是要好好的供着,那掌柜的听到秦王妃来了,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有些不自在,“夫人,小姐,这……”慕容嫣和苏兰芷看着虽然有些眼生,可是掌柜的也不是那等子没眼色的人,自然不好轻易的就得罪了。

    “无碍的,你且去吧,我们自己看就好了。”没有想到秦王妃也会来了,慕容嫣的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

    “那好,我一会儿过来,夫人小姐先看看,小王,你好生招待着!”吩咐一个小二招呼,掌柜的马上就去迎接秦王妃了。

    不大一会儿苏兰芷就只感觉到店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看着似乎踏着月华光芒走来的秦王妃,还有他身边的秦之衍,这两人站在一起,好似能将所有的美好融归一处一般的,让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就连百花都会因之失了颜色了。

    正准备起身过去打招呼,却不曾想秦王妃先看到了他们,二话不说就走过来了,“苏夫人,苏小姐,你们也在这里?实在是好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