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零六章 小年夜
    李公公见着那钱袋子,也没有推辞就收了,看着苏青岚的脸色,比之刚才,更多了一份亲切了,“多谢苏相了。”

    “那这一次的宴会,皇上可是有什么打算?”见着李公公的神色变了,苏青岚便趁机打听,李公公却是笑了笑,并不多言,“苏相放心吧,皇上皇后娘娘也不过是想要热闹热闹罢了,宫中已经清冷许久了。”

    “呵呵,那多谢李公公了。”见着李公公这么说,苏青岚算是放下心了,李公公见着自己耽搁了些时间,也不打算久留了,“苏相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杂家就告辞了,杂家还有几家要跑呢!”对苏青岚也算是客气,李公公这样子的态度倒是让苏青岚放心不少了,“我送送公公!”

    “苏相折煞杂家了,杂家自己走就好了,苏相留步吧!”笑嘻嘻的就拒绝了,李公公虽然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但是也是相当的知道分寸的,只是苏青岚坚持,因为他还有些事情要问李公公,“公公请吧!”

    “哎,苏相太客气了!”也是看出苏青岚有话要问,李公公便也没再拒绝了,反正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是,苏青岚既然要问,他自然就得说个明白了。

    见着两人离开了,慕容嫣打开那请帖,看着里面金灿灿的文字,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担心,好像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

    “娘,您怎么了?”瞧着慕容嫣的眼神,苏兰芷走过去看了看,发觉慕容嫣眼底的担心,却是不在意的,“娘,您别担心了,宫里难得热闹,到时候我们一家都在,也是没关系的!”是啊,他们一家都在,就算是有人想要算计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到时候只要他们不要随意走开就行了。

    “哎,以往皇后娘娘喜静,皇上也不主张铺张浪费,宫里也是少有这种宴会的,怎么今年,却是突然举办了呢?”而且这事情,为何会让她不安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许是多年没办,皇上和皇后都觉得宫中清冷了吧?如今趁着过年,也是想热闹热闹。”对这场宴会,苏兰芷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也只能勇敢的去面对了。

    “好在之前做了新衣了,看来,我们也是要好好地准备一下了。”皇宫那地方,是非多得很,如果可能,慕容嫣还真的是不想去的。

    “嗯,索性还有几天,我们好好准备就是了。”

    “也只能这样了!”

    ……

    等到小年夜这天,苏兰芷一家三口都盛装打扮了准备出席了,毕竟是皇家的宴会,万万马虎不得,就连向来喜欢素净的慕容嫣和苏兰芷,今日都穿了颜色艳丽的衣服,为的就是一份喜庆,也免得被人抓到把柄了。

    “嫣儿,小心些!”扶着慕容嫣上了马车,苏青岚穿件石青色银鼠皮出锋的锦袍,脚下踏着黑色皮靴,俊逸的五官上笑容浅淡,姿态风流,虽然已到中年,魅力却不减当年,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成熟男子的气息,反而更给人一种安全稳重的感觉,这般的男子,可是迷了不少女子的心了。

    “兰儿,快些!”慕容嫣伸出手拉着苏兰芷上去,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她穿了一身暗梅花纹的云锦衣裙,头上戴着的金簪上镶嵌的鸽血红宝石一看就非凡品,大红羽缎的黑紫羔皮披风,将她整个人衬托的高雅大方,肤色也更加的白皙,走在视线里,就好似一株清冷的雪梅,孤傲清冷,却又带着点点的暖香,让人眼前一亮了。

    “嗯!”苏兰芷今日的打扮却是让人划过一抹流光,只见着那翠绿色百蝶穿花袄裙,系着白狐皮斗篷,为及笄的发髻上,插着明晃晃的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张精致的巴掌脸,炯炯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一口雪白细糯的牙齿,好似那踏着冰雪而来的仙子一般,误入了这凡尘之中了。

    三人上了马车,行走在街道上,慕容嫣想起家中的稚子,着实是担心了,许是瞧出了她的担心,苏青岚握住了她的手,“嫣儿,别担心,刘家的和张嬷嬷会照顾好阳哥儿的,我们很快也会回来,阳哥儿素日里乖巧懂事,不会有事的。”

    “是啊,娘,我们出来的时候阳哥儿还没醒,如今他正是爱睡的时候,想来也不会吵闹的。”知道这是慕容嫣的担心,作为母亲,总是不放心自己的孩子的。

    “是我多虑了!”

    ……

    一路偶尔交谈,也是为了避免路途无聊,等到了皇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许久,苏青岚扶着慕容嫣和苏兰芷下车,慕容嫣许久不曾进宫了,这会儿见着这巍峨的宫殿,也不知道心里是存了什么想法了,只是眼神颇有些复杂。

    “苏相来了啊,请吧!”门口接应的小太监见着苏青岚一家,笑呵呵的就过来迎接了,因着是宫宴,也没有分男女进宫,小太监直接就将苏青岚几人带去了宴会的所在地乾清宫了。

    苏青岚几人来的不早不晚,所以这会儿乾清宫已经有不少的人了,大大小小的位子桌子摆了许多,各位官员也都带着自己的家眷在嬉笑着,各自和各自熟悉的人在一块儿讨论,看起来也挺热闹的。

    长廊上,一排红灯笼整整齐齐的摆着,到处都装饰一新,看得出新年的热闹了,此刻见着大家,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嘻嘻哈哈的,每个人都穿着喜庆的颜色,带着各自的家眷,好不热闹!

    苏兰芷几人进到乾清宫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番的情景,苏兰芷瞧着前世走过无数次的青瓷砖,看着这长廊,好似通向为止的远方,曾经的那心碎绝望的那一幕,就那么直直的放射在苏兰芷的脑海里,想着那一夜自己绝望的站在雪地上,赤着脚,遥望着远方的喧哗热闹,而眼前出现了秦焰那张冰冷的脸,那脸上的眸子好似淬了毒一般的直直的射向她,似乎想要将她整个人都毁灭一般的,看得苏兰芷的身子突然就是一冷,有种前所未有的孤寂和绝望了。

    前世的记忆一点一点的交错开来,开心的,痛苦的,绝望的,最后定格在秦焰迎娶薛灵芸的那一幕,她身下染了一片血色晕倒在雪地的那一幕,还有薛灵芸那得意嚣张的脸,已经所有的真相都浮出水面,她心碎绝望,火烧凤清宫那一幕!

    眼前似乎浮动着那漫天的火焰,似乎将整座皇宫都染上了火红的色泽,那火很大,毁灭了许多的东西,却让此刻的苏兰芷,觉得浑身都发冷了。

    ……

    “兰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可是冷着了?”见着苏兰芷突然脸色都变了,慕容嫣很是担心,摸了摸苏兰芷的额头和脸蛋,竟然发现苏兰芷整个人都冰冷的可怕了!

    “兰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就那么难看了?”苏青岚也瞧见了苏兰芷的不对劲了,看着女儿那双带着绝望和悲伤的眸子,苏青岚的心一紧,竟是不知道,小小的女儿怎么会有这般的神色了?

    莫不是曾经,真的给她留下了什么阴影吗?为何突然会变成这样?

    “兰儿,兰儿?”慕容嫣和苏青岚的担心,苏兰芷似乎都已经感觉不到了,这早就被她遗忘了许久的噩梦,如今竟然在一起的闪现在脑海里,想着前世那痛苦的绝望,想着下身那咕咕流出的鲜血,想着曾经的背叛和伤害,还有那个无缘的孩子……苏兰芷只觉得所有的情绪好像突然就向她扑来,让她整个人都觉得十分的狂躁了!

    终究,还是忘不掉啊?这个让自己充斥着噩梦的地方,让自己此生都不想再踏足的地方,她终究,还是避无可避!

    手心已经被自己掐出血来了,苏兰芷看着那一排排的红灯笼,似乎看到了前世秦焰迎娶薛灵芸的场面,那么的喜庆,那么的和谐美满,两人似乎都是幸福的笑着,唯有自己,只剩下那一身的凄凉之色!

    转眼瞧着父母焦急的神色,苏兰芷暗自责骂自己的粗心,竟然差点就泄露了自己的心思了,赶忙收回了那漫天的恨意和思绪,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有些勉强罢了,“爹爹,娘,我没事!”前世的秘密,如今她也只能烂在心里了,不是她不信任别人,只是这事情太过诡异,苏兰芷知道,就算是自己说了,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的,甚至还可能把她当做是妖魔鬼怪除去了,她可不想那样子的事情发生了。

    前程往事,就让她一直都记在心里吧?总有一天,她会让所有辜负她的人血债血偿,此生,再不让人负她,更不让人伤害她身边的人!

    瞧着苏兰芷恢复了常态,慕容嫣和苏青岚交换了一下担心的眼神,最后,慕容嫣摸了摸苏拦住的额头,发现女儿脸上除了出了些虚汗以外,也没有什么,便拿出帕子来给她擦汗了,:“刚才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怎么脸色那么苍白?”

    “没有,只是突然有些失神罢了,娘,我们过去吧!”扶着慕容嫣就走了,苏兰芷自然是注意到了走近他们的男子,可是此刻,她不想面对对方!只是有的时候,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纵然苏兰芷再想避开,那一袭黑衣的男子,还是走近了,“苏相,苏夫人,苏小姐,你们来了,怎么苏小姐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病了?”说话间,秦焰那双冰冷的眸子带着疑惑的看着苏兰芷,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刚才明显感觉到苏兰芷那双看着他的眸子满是恨意和绝望,那样子的眸子,他忘不了,更无法忽视了。

    为何她会那么恨着他呢?他从来都不曾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情了。而且为何,当他看到对方那心碎绝望的眼神的时候,自己的心,竟然也好似被撕扯了一般的疼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的感情,来得莫名,也让秦焰有些迷茫,他不喜欢超脱控制的感觉,所以,他是必须要弄清楚的。

    “焰王爷,小女没事,刚才不过是有些冻着了,多谢焰王爷关心了!”没有想到秦焰会突然过来,苏青岚不经意的就挡住了秦焰和苏兰芷之间的视线,也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何了。

    “是吗?只是我瞧着苏小姐好像是受了惊吓的样子,脸色苍白的很,是不是刚才看到了什么,让苏小姐不舒服了?”见着苏青岚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秦焰的眼底有些冰冷,只是如今的状况,也容不得他做得太过,不然大家看着,对他,也不利。

    可是,就那么放弃试探苏兰芷,找出对方仇视自己的原因,他却也是万分不舍的。

    眼前的女子可是他重要的一步棋子,将来他需要对方为他做的事情很多,倘若对方如此憎恨他,那他要如何,才能得到对方的信赖和倾心呢?所以,这事情,他不会就那么放过的。

    苏兰芷自然是见到了秦焰的坚持了,前世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她从来都是围着对方转的,自然是知道秦焰的心里如今在想什么,心底有些嘲讽的笑了笑,苏兰芷看着秦焰那张刀削般冷酷的脸,却是站了出来,“焰王爷多虑了,我刚才不过是想到了曾经的一个噩梦罢了,加上这天气冷,我身子素来不好,所以脸色差了些,多谢焰王爷关心了。”态度恭敬却疏离,此刻的苏兰芷低眉顺眼的,完全没有刚才那股子仇恨的狂躁,反而平静的让人觉得可怕了。

    秦焰瞧着眼前的女子,小小年纪已经长得明媚动人,清丽脱俗的,今日虽然不是打扮的最为华丽的,可是却是最让人一眼便难忘的。

    瞧着这样的苏兰芷,秦焰心里的那股子占有欲越发的强烈了,曾经对苏兰芷只是想要利用的野心,可是如今,却多了一种想要占有的冲动,故而他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多了一份犀利,“苏小姐没事就好,不然今日可是会扫兴了。”如今的苏兰芷已经恢复了镇定,对他也是恭敬有加,完全看不出之前的那恨意,秦焰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了,也只好作罢。只是心里,还是埋了一个迷,打算暗地里弄清楚才好了,也免得将来影响了他的计划了。

    “焰王爷多虑了,我不过是个小女子,怎么会叨扰了大家的雅兴呢?”语气淡淡的,表面对秦焰倒是恭敬,只是谁知道,苏兰芷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秦焰若有所想的看了眼苏兰芷,最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到有人来了,最后,选择了离开,“苏相赶紧的过去吧,已经有许多人在等着苏相了!”说完那视线最后看了苏兰芷一眼,看得苏兰芷如芒在刺,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了,要不是她死死的握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冲动,她怕是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不符合身份的行为来了。

    秦焰,此生,我跟你势不两立!

    眼底满是愤怒和恨意,前世种种,今世偏偏逃不过,苏兰芷也只能选择勇敢的对抗!

    “兰儿,我们过去吧!”慕容嫣看着苏兰芷,总觉得今日的苏兰芷有些怪异,只是她又看不出什么,最后,也只好拉着苏兰芷过去了。

    “好!”乖乖的跟在慕容嫣的身边,苏兰芷一进去,就听到许多人嬉笑的声音了,大家见着苏兰芷几人来了,眼睛都亮了亮,纷纷都过来打招呼了。

    “苏夫人,你们可是来了,让我们好等!”

    “苏相姗姗来迟,一会儿可是要自罚三杯哦!”

    “我们刚才还在谈论外面站着的几个璧人是谁呢,可不就是苏夫人几人吗?瞧瞧,苏夫人这些年还真的是保养得当,竟然一点都不显老,看得我们都自惭形秽了。”

    “苏夫人可是有什么养颜的好方法?怎么竟然多年不见,竟然没有一点改变呢?还是如此风姿卓越?”

    ……

    许是最近文帝对苏青岚消除了些怀疑,又器重了起来了,加上如今相府和秦王府走得近,大家见着苏青岚几人,也当然是讨好巴结了。

    慕容嫣自然也是知道这些人中真心不多,假意的倒是很多,故而也只是淡淡的回应,并不热忱了。

    许是觉察出了慕容嫣的冷淡,大家这会儿倒是把话题转移到苏兰芷的身上了,“呵呵,这就是苏小姐吧?许久不见,倒是长高了许多了,人也越发的美丽了,苏夫人可是好福气啊!”

    “苏小姐如今还没有及笄吧?苏夫人可是给她定亲了?”

    “苏小姐如此美丽动人,想来苏夫人心里也是有计较的吧?这皇城之中优秀的男子不少,苏夫人可是有什么打算呢?”

    “是啊,苏夫人,苏小姐怕是也快及笄了吧?这婚姻大事啊,可不能草率了,我这里可是有不少的青年才俊,和苏小姐正好合适呢,只是不知道苏夫人意下如何了。”

    ……

    世家大族的夫人在一起,无不就是讨论一下丈夫儿女,八卦一下谁家的趣闻丑闻,因着慕容嫣这些年来少有参加这样子的场合,大家和慕容嫣也不大熟悉,如今,也只能挑着这平常的话题引起慕容嫣的注意,只是慕容嫣对这些都不热忱罢了,“小女还小,婚事不着急,我还想多留她几年呢!”这样子的话,也就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大家见着慕容嫣这么说了,面色都有些尴尬,心里觉得慕容嫣有些不给他们面子了些,可是因着官职的关系,大家还真的是不敢给慕容嫣耍脸色的。

    “呵呵,苏小姐如此清丽动人,想来将来媒婆都要踏破相府了,苏夫人也的确是不用着急了,那么美丽的女儿,自然是要好好的挑挑了,多留几年,也是应该的。”

    “可不是吗?女儿嫁了,将来见面也就少了,苏夫人就只有苏小姐这么一个女儿,将来难免想念,舍不得也是人之常情啊!”

    “只是不知道谁家的公子可以娶到苏小姐这般的女子了,果真是有福气呢!”

    “呵呵,留着的确是好的,只是也不能一直都留着了,不然到时候留来留去的,留成了老姑娘了,到时候嫁不出去,成了仇就不好了。”人群中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那语气极其的尖酸刻薄,让人听着就不喜了,大伙儿本来都是笑嘻嘻的和慕容嫣说话,这会儿听着这声音,纷纷都闭嘴了,脸色划过点点的尴尬之色,看着说话的女子,一脸的傲慢之色,有些人的眼底划过一抹兴味,看起来,也是存了心的要看好戏了。

    然而那人也不知道是没看到大家看好戏的眼神,还是故意忽视的,这会儿站了出来,瞧着慕容嫣和苏兰芷,一脸的挑衅了,“苏夫人,我说的可对?”这话虽然也对,只是昌伯侯夫人说的太过直白了,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对方这是在故意找岔子了,有些人也是知道那一日在秦王府发生的事情的,瞧着昌伯侯夫人脸色还有些疤痕的脸,有的捂着嘴在笑,看样子,的确是在欣赏一出好戏了。

    慕容嫣瞧着昌伯侯夫人那一脸傲慢和挑衅的脸,瞧着对方脸上还没有彻底消除的伤疤,自然是知道对方今日是故意找茬的,于是笑了笑,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慕容嫣看起来,却是温柔高雅多了,“昌伯侯夫人这话说的都不对了,兰儿如今还小,我自然是要多留几年的,兰儿懂事乖巧,想来将来,定然有一份好姻缘等着她的,这事情,当然急不得。昌伯侯夫人多虑了。”和昌伯侯夫人那一脸得意和挑衅想必,慕容嫣此刻以礼待人,笑脸盈盈的,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显得昌伯侯夫人像个市井泼妇一样的。

    有些人听着慕容嫣的话顿时就笑了,说的话,也有些难听了些,“呵呵,昌伯侯夫人还是担心你们家的嫡女吧?前些日子昌伯侯夫人在秦王府的事情,大家可是都没有忘记呢,如此悍妇,怕是没人敢求娶吧?昌伯侯夫人的女儿,莫不是就是那留来留去留成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