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两百零七章 不讨喜的人
    有人起了头,这些夫人又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这会儿都纷纷的开口了,“我可是听说赵小姐及笄有些日子了,只是不知道昌伯侯夫人可是给赵小姐寻觅到了如意郎君了?”

    “可不是吗?这女儿家家的,到了年纪啊,就是要嫁人生子的,这要是耽搁了,那真的就是成了仇人了,到时候,别说是家族蒙羞了,就是赵小姐,怕也是不好出来见人的吧?”

    “昌伯侯夫人啊,你还是早早的打算的好,这事情,可是最是耽搁不得了。”

    ……

    大家虽然都是含着笑容说的,看起来是关心的话语,可是这一字一句的,无不都是往昌伯侯夫人的心窝窝上戳了。

    她本意是属意秦之衍当她的女婿的,可是那一日在秦王府丢了人,连着几次她想上秦王府和秦王妃说这联姻的事情,都被拒绝了,她连秦王妃的面都见不着,试了好几次了,最后被丈夫呵斥,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因着这事情,昌伯侯夫人总觉得是慕容嫣和苏兰芷害她如此的,害她女儿失了好姻缘,害她遭了秦王妃的嫌弃,害她失了面子,被人嘲笑。故而对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愤恨,就跟那春日的笋子一般的,噌噌噌的就网上冒了,尤其是刚才见着慕容嫣和苏兰芷被人恭维,她想着的就是自己曾经也是这般,可是如今这些风光再也不在了,她心里十分的郁闷,也忍不住就出来酸几句,让慕容嫣添添堵也好,却不曾想,反而惹得自己一身骚,这实在是……

    瞧着大家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昌伯侯夫人脸上划过点点的燥热,可是嘴巴上,还是不饶人的,“不让大家费心了,我们蓉儿的婚事,我自有主张,只是我就得了那么一个嫡女,我心里疼爱的紧,真真想多留她几年,不着急!”说是这么说,可是就是她着急,又有什么用呢?前些日子因着她在秦王府出的丑,许多人都不大爱搭理她了,她属意的女婿也没有了盼头,如今啊,她也只能等这风声过了,再慢慢地看了。

    哎,都是这对母女的错,她不会放过对方的!

    “呵呵,不着急是不着急,只是昌伯侯夫人刚才也说了,女儿家家的,留来留去留成仇了,昌伯侯夫人可得悠着点,眼光可别太高了。”有些人当然是知道昌伯侯夫人的心思的,眼底是有些不屑的。

    没有想到有人拿自己说的话堵她自己,昌伯侯夫人面色划过一抹不悦,心下有些懊恼了,“我们蓉儿那么好的女子,自然是值得更好的,我慢慢挑就是了。”这些人,存心的跟她作对不是?

    “昌伯侯夫人说的极是呢,只是也别太挑了,挑到最后没有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玩笑似的话语,讽刺着昌伯侯夫人的异想天开,昌伯侯夫人听着很生气,只是看着人家笑脸相迎的,也不好说什么,最后也只好皮笑肉不笑的,“这个,就不劳李夫人你费心了。”刚说完,就见着昌伯侯过来了,昌伯侯夫人顿时就有了底气了,整个人高昂着头,看着大家,一副秋后算账的样子了,“老爷,你可是来了,这些夫人们刚刚可是说我们蓉儿的事情呢,他们担心我挑花了眼,耽搁了蓉儿,你说,我们蓉儿那么好,怎么就会被耽搁了呢?”说完得意的看着大家,那模样,还真的就是有人给自己撑腰,像个高傲的孔雀一般的得意了。

    大家见着昌伯侯夫人这神色,看着昌伯侯走近,脸色似乎不大好,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可是这会儿见着昌伯侯瞪了昌伯侯夫人一眼,纷纷都放下了心了。却见昌伯侯喝止住了昌伯侯夫人了,“好了,你少说几句!”想着都是自己这没脑子的婆娘得罪了苏相,也让秦王妃对他们有了不好的印象,昌伯侯就生气。今日他本是不想带昌伯侯夫人来的,也免得丢人,只是昌伯侯夫人坚持,而且最近的舆论的确是不利于他们,趁机将这事情处理了也是好的,也免得到时候影响了家中子女的婚事了。

    只是昌伯侯竟然不知道昌伯侯夫人如此的不识趣,竟然半点脑子都没有,也不吸取教训,还来招惹慕容嫣,瞧着苏青岚也在,昌伯侯心里真的是后悔极了让昌伯侯夫人乱跑了,他刚才不过就和几个同僚说说话,怎么这人突然就跑这里来了呢?

    实在是丢死人了!

    制止住了昌伯侯夫人的言语,昌伯侯夫人十分的不甘,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一旁的赵怡蓉拉住了,对着她摇了摇头,昌伯侯夫人这才是压下了,只是没有想到,昌伯侯竟然拉着她就去了苏青岚几人的旁边了,甚至赔礼道歉了起来,“苏相,苏夫人,苏小姐,内子性子有些燥,有的时候说话也没有多想,得罪之处,还希望苏相苏夫人不要计较才是!”其实早就想去登门道歉了,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这会儿昌伯侯当然是要趁机道歉的,也免得两府交恶了。

    说起来昌伯侯要比昌伯侯夫人会做人多了,他虽然富余,也掌握了不少的矿产开发,可是昌伯侯很清楚苏青岚的地位,也知道眼前的这位权臣是他不好轻易得罪的就是了。

    “昌伯侯客气了,侯夫人说话没有多想,我们不会在意的!”笑了笑,苏青岚此刻的模样,温文尔雅,看起来没有什么脾气,只是大家都知道,传说中的苏相为人亲和,然而手段更是雷厉风行,可不似对方表现出来的一般的。

    “苏相不在意就好!”见苏青岚面色温和,昌伯侯也看不出苏青岚是生气还是不生气了,只是想起前些日子的事情,昌伯侯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苏相,上一次在秦王府,内子多有得罪,实在也不是故意,一切都只是误会,希望苏小姐不要放在心上了。”很明显的颠倒是非,这昌伯侯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今日刻意的放低姿态过来道歉,可是却三言两语的就打算揭过去了,想将此事就这么了了,苏兰芷看着对方,实在是觉得这昌伯侯好没道理了。

    还真的是会做戏呢,这样子就想让这事情这么过了,不伤自己分毫,反而显得他们有些大题小做,这人,好生过分!

    心里十分的不爽,苏兰芷却是站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昌伯侯,脸上满是恭敬了,“昌伯侯说笑了,那日的事情,我都已经忘了呢,可是什么事情,值得让昌伯侯您亲自来解释呢?”说完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在回忆到底是什么事情一样的,脸上颇为苦恼。

    昌伯侯可没料到苏兰芷是这般的反应,本来想混淆视听,就那么揭过去,也免得影响他们侯府的名声,却不曾想,苏兰芷却是不打算就那么糊涂了事了。

    看来,这女子虽然年幼,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心下有些不喜,昌伯侯想自己怎么都是有候位在身的,苏青岚虽然是权臣,可是苏家的根基如今早就大不如从前,怎么还如此的不给他面子?

    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然而最近苏青岚深得皇上的信任,许多事情也都交给苏青岚办,而且相府最近和秦王府走得近,这些,都是昌伯侯无法忽视的,故而也只能笑了笑,态度越发的谦和了,“呵呵,苏小姐既然不介意,那就好了,只是内子所做,的确是有所过了,我在这里代夫人跟苏小姐赔罪了。”那么久没来赔罪,偏偏选在这里,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昌伯侯的心思,可是比起昌伯侯夫人来说,更加的深沉了些。

    看着对方那带着歉意和真诚的模样,苏兰芷只觉得虚伪,只是如今,却也不得不受了,“昌伯侯客气了,您是长辈,这声谢,我怎么敢当呢?过去的就过去了吧,算了!”脸色带着惶恐,看样子苏兰芷还真的有点被迫的味道在里面了,大家看着昌伯侯在那里道歉,昌伯侯夫人却是一脸的不甘和不屑,心里都跟明镜一般的,对昌伯侯夫人更加的看不起来了。

    许是见着大家的神色,昌伯侯见着昌伯侯夫人一脸的不愿,瞪了对方一眼,“赵氏,还不快过来跟苏小姐赔罪了!”按理说他们是长辈,就算是赔罪,私下处理就好了,可是如今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还真的是……

    大家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就有些同情了,觉得这昌伯侯实在是不会挑地方,或者是故意为之,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这情况,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想看看苏兰芷会有什么反应了。

    昌伯侯夫人心里很不甘心,可是碍于昌伯侯的威严,却也只能低下了头,努力的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是恨苏兰芷恨得牙痒痒了,“苏小姐,之前的事情,是我太不小心了,误会一场,你就小人有大量,这事情,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了。”就算是道歉,也不忘记总是暗示大家苏兰芷的小心眼,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还耿耿于怀,让他们道歉,昌伯侯夫人这是怎么都不会让苏兰芷好过。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对方的意思的,看着对方的眼神有些惶恐,赶忙就制止了对方了,“昌伯侯夫人您这是客气了,您这道歉,我怎么受得住呢?不是说了我都忘了吗?昌伯侯夫人就别耿耿于怀了!”是啊,她都忘了,人家偏偏在这个时候还来找麻烦,这是存的什么居心啊?

    “呵呵,也是也是,好了,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昌伯侯夫人你也别一直都放在心上了,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慕容嫣帮着扶住了昌伯侯夫人,可不想因为这事情,闹得大家以为苏兰芷为人小心眼了。

    她的女儿,可不许任何人来抹黑的!

    “呵呵,如此,甚好,苏夫人苏小姐不怪就好,这些日子,内子可真的是吃不下睡不着的,心里一直都不安着,如今说清楚了,当然就好了。”昌伯侯见着苏兰芷和慕容嫣这样子,当然知道,对方虽然这么说,可是却并没有接受他们的道歉,只是这样子已经做到了,在昌伯侯看来,已经就足够了。反正他的目的,也是不想和相府闹僵,不想别人看他们的笑话就是了。

    “是啊,母亲最近,可真的是瘦了呢,母亲,我扶您吧!”赵怡蓉这会儿扮演着乖乖女儿的样子,小心的扶着昌伯侯夫人,看着苏兰芷的眼神,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眼底的恨意还是让苏兰芷看到了。

    看来,她无意中有惹到了一个敌人了,还真的是麻烦啊!

    有些头疼,苏兰芷对这些莫名其妙的仇视和敌意很是不爽,她就不明白了,这事情明明都是对方先惹上自己的,最后是对方自己吃亏了,怎么反而怪到她的头上来了?

    莫名其妙啊!难不成她要毫无反抗的受着,才能如了对方的意了?她可没那么傻,而且凭什么让她退让?明明是对方惹了她的好不好?还真的是不可理喻,真以为世界都要围着你们转才是好的?

    ……

    心下正烦躁呢,赵怡蓉见着苏兰芷,各种羡慕嫉妒恨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婚事如今没有了可能,想着那般高洁俊雅的男子不再属于她,她的心里就满是愤恨了,也正是因为这愤恨,赵怡蓉有些忍不住,这会儿走到了苏兰芷的面前,看着苏兰芷,一脸的笑容,只是那眼底,却是带着点点的恶毒了,“苏小姐今日可真的是美呢,姐姐刚才远远的就见着妹妹,可真真是最抢眼的了,让姐姐我好生羡慕的紧呢!”瞧这话说的,不是直接给苏兰芷树敌了吗?

    在场的人,难道就苏兰芷一个那么美了?赵怡蓉这话,让别人怎么想?

    苏兰芷心底一片冷笑,看着赵怡蓉那惊艳的目光,实则眼底满是阴狠之色,就知道此人对她早就心怀不满,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赵小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今日来的夫人小姐众多,我不过是趁景罢了,这宫中的娘娘可都是姹紫千红的,哪里是我等比得上的?赵小姐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的,到时候惹祸上身就不好了。”这不是间接的说赵怡蓉不会说话,没脑子吗?

    情况一下子就转过来了,本来之前赵怡蓉的话让人对苏兰芷心生记恨,可是这会儿,大家却是看着赵怡蓉,在哪里忍不住的笑了,自然,那笑容,参杂了点点耻笑的意味了。

    不会说话意味着什么,大家可是都清楚的,但凡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哪个从小不是受到极好的教育的,说话,做事情,哪怕是一言一行,都是有严格的要求的,像赵怡蓉这般的,惹祸上身的话随便就说出口的人,想来都是没脑子的,大家哪里愿意跟个没脑子的在一起呢?

    故而纵然昌伯侯富裕,赵怡蓉又是侯府千金,有些人还是不愿意结交的,这会儿倒是走远了些。

    赵怡蓉见着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心里更是愤愤然,看着苏兰芷的眸子都有些喷出火来了,“苏小姐这话就不对了,我可没有这意思,不过是想赞叹苏小姐一番,苏小姐这将我置于何地?”到底是昌伯侯夫人的女儿,昌伯侯夫人就是一个忍不住的,赵怡蓉刚才虽然表现的好,这会儿还是有些破功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到底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也没经历过许多的事情,难免有些悲愤交加了,哪里还顾得上掩藏自己的情绪了?

    “赵小姐这话就有些过了,我不过是提醒你罢了,你既然不乐意,那就当我没说吧!”见对方撕破脸了,苏兰芷自然也是不想和对方虚伪的假装彼此是好友,淡淡看了对方一眼,便也没有再交谈的意思,赵怡蓉见着苏兰芷对自己如此不客气,顿时觉得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十分的羞愤了,“你!”指着苏兰芷半天,赵怡蓉见着大家都在看她,实在是不好说什么,昌伯侯夫人见着自家的女儿被欺负了,走到了赵怡蓉的面前,看着苏兰芷的脸色十分的不善了,“苏小姐,我们蓉儿想跟你做朋友,你说话就不能客气些吗?蓉儿怎么也大你些,你就不能尊重些吗?”尊重二字从昌伯侯夫人嘴巴里说出来,还真的是让苏兰芷有些忍俊不禁了,总觉得好像看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的,实在是有些无语了。

    眨了眨眼睛,苏兰芷实在是不喜欢这对母女,“昌伯侯夫人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我不过就是随意说说,提醒赵小姐罢了,如果她误会了,我愿意道歉。”苏兰芷的态度倒是很好的,比起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的盛气凌人来,大家反而觉得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有些欺负人了。

    “昌伯侯夫人,请你客气些,我们兰儿刚才不过是提醒一句罢了,赵小姐如果不愿意听,那就算了,何必把事情闹僵呢?”见着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如此,慕容嫣也很不喜欢了,拉着苏兰芷,将苏兰芷护在自己的身后,可不想让自己女儿就被人欺负了。

    “昌伯侯夫人,这事情你可就误会苏小姐了,刚才赵小姐说话的确是有些欠缺思量,苏小姐不过好心的提点一番,是赵小姐和昌伯侯夫人误会了。”这时走来了一位夫人,有些丰腴的体态,个子比较高挑,笑容看起来很坦率,苏兰芷瞧着有些熟悉,可是一下子没有想起来就是了。

    “莫夫人你不觉得你有些多事了吗?”昌伯侯夫人见着有人出来替苏兰芷说话,说自家的女儿不识好歹,有些不爽快,说话也是不大客气的,不过那莫夫人完全不在意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如今可是宫中宴会,可不是昌伯侯府,昌伯侯夫人还是好好管教一下自家的女儿才好,可别得罪了这宫中的贵人了。”对着苏兰芷和慕容嫣善意的笑了笑,那夫人看起来挺亲切的,让苏兰芷有些喜欢。

    “这是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管!”可不想被人说自家的女儿没规矩了,昌伯侯夫人满脸的不悦,看着那莫夫人就要发作,这个时候一旁的昌伯侯见着了,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好了,你别说了!”实在是有些烦躁昌伯侯夫人的愚蠢了,昌伯侯真的觉得今日带了昌伯侯夫人出来是个错误,瞧见昌伯侯夫人这般,真的快被气死了。

    怎么他娶了那么一个傲慢没眼色的妻子?将女儿都养得如此的小气,迟早都要惹祸的!

    “老爷,你……”今日总是被昌伯侯责骂,昌伯侯夫人只觉得心里就压着一团火气了,这会儿见着昌伯侯对自己那么不客气,昌伯侯夫人实在是觉得委屈了。

    为何要为了一个外人如此对她?

    “你给我住嘴!”给了昌伯侯夫人一个警告的眼神,昌伯侯随即就看着那莫夫人,脸上带着歉意了,“莫夫人别见怪,内子也是直性子,有什么话就直说,有的时候,她也是没有恶意的。”眼前的女子可是大将军的嫡妻,如今皇上如此重视大将军,连带着将军府的人都水涨船高的,自家的这妻子,还真的是没有眼色,真以为他们是无所不能的不是?谁都可以得罪?

    昌伯侯虽然有钱,但是他手里的权利却是没有多少的,所以面对当朝的权贵,他总是觉得自己矮人一截,素日里都得小心,今日却总是得罪权贵,昌伯侯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总觉得丢了面子,对昌伯侯夫人也是越发的不满,暗自决定今日回去后,肯定要将昌伯侯夫人好生的教育一番,短时间内,不让昌伯侯夫人出来丢人现眼了。

    此刻,虽然不想赔罪,可是却不得不赔罪,也因此,昌伯侯可是恨死了昌伯侯夫人了。只是昌伯侯夫人还是觉得自己委屈,没有发现昌伯侯的怒气罢了。

    莫夫人自然是瞧见了昌伯侯的不悦的,她刚才也不过是看不过去出来帮着说话,也没管这许多,见着昌伯侯都那么说了,她也不好太过了,“昌伯侯严重了,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无碍的!”反正赵怡蓉说错了话,受罪的也是昌伯侯府,也不关她什么事情了。

    “内子刚才也是性急,有得罪之处,还望大家不要见外了,宴会快开始了,我们就过去了!”说完昌伯侯拉着昌伯侯夫人就走了,他可不想昌伯侯夫人继续在这里丢人了。下一次,坚决不带她出来了,自己的老脸,今天都被丢尽了!

    ……

    见着烦人的终于是走了,苏兰芷可没有忽略赵怡蓉临走之前那愤怒的一眼,不过她直接无视就是了。此刻,她倒是看着眼前的莫夫人,觉得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眼前的人是长辈,不好多问,苏兰芷正在困惑对方的身份的时候,一旁倒是走出来一个高挑的女子了,“兰芷,我瞧着你今日可是麻烦多多啊!”这不就是莫莹吗?如今可是大姑娘了,据说莫莹已经定亲了,嫁的好像也是一个将军,和大将军是同僚,苏兰芷很是为对方高兴了。

    “莫莹,你也来了?”看着莫莹,苏兰芷当然高兴,这会儿不用想都知道眼前这夫人是谁了。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三品以上的官员可是都得来的,我爹爹好歹也是个大将军,难道我还来不了了?”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瞧见苏兰芷气色不错,莫莹对着苏兰芷眨了眨眼睛,“如今看来,你倒是越发的过得丰润了,瞧得我都嫉妒!”

    “哪有你活得滋润啊,马上就要是大姑娘了,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请帖,请我吃你的喜酒啊!”莫莹的婚事就在开春,也是马上就要嫁了,想着好友将为人妇,见面的机会也少了,苏兰芷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更多的是为好友开心就是了。

    “瞧你,不正经!”到底是姑娘家家的,被说起自己的婚事有些不自在,莫莹可不想让苏兰芷继续打趣她,便介绍起自己的母亲来了,“兰芷,还没见过我母亲吧?这是我母亲,母亲,这是苏夫人,还有这是兰芷,我常跟您提起的!”

    “呵呵,和你说的倒是一致,我瞧着喜欢,苏夫人,你养了个好女儿啊,莹莹总是在我面前夸赞苏小姐呢!”莫夫人没什么架子,整个人看起来很亲切,而且很善于说话,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了,慕容嫣瞧着挺好,对莫夫人的态度也渐渐的亲切起来了,“刚才谢谢莫夫人了。”刚才那么多人看着,可是没几个愿意出来帮忙说话的,可见大家其实都是喜欢看热闹的,而且各个都喜欢明哲保身,让慕容嫣瞧着都不喜起来了。

    不过也是她多年不曾和外界来往了,不然有些好友,也是多些助力的,只是这些人,她看着就不想结交就是了。

    “我也是看不过眼就是,不过这昌伯侯夫人素来如此,你也别放在心上,不去在意就是了。”昌伯侯夫人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掌管了几处矿产,所以为人很是张狂,加上她性子本来就如此霸道刁蛮,许多人其实心里都是不屑的,不过是为了表面功夫没有撕破脸罢了。

    “我自然是不在意的,只是她三番五次的来找麻烦,实在是有些让人不舒服就是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人却不识趣,总是犯她,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就是了。

    “罢了罢了,不说她了,我刚才瞧见了慕容夫人他们也来了,我们过去找他们吧,难得聚在一起,可得趁机好好说说话了。”几家的女人玩得好,也是因为父母的感情好,莫夫人和席乐荣年轻的时候可是闺蜜呢,感情自然是常人比不得的。

    “也好!”被昌伯侯夫人这样子一弄,慕容嫣心情也不大好,这会儿当然也是想做点别的事情,也免得自己心情不好了。

    ……

    席乐荣几人刚刚进来,慕容嫣和莫夫人马上就找到他们了,今天靖北侯府来的人挺多,席乐荣,慕容华作为靖北侯府的代表,带着慕容雅,慕容香,连同慕容淑也都来了,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会儿正在何人说话,走不开呢,见着慕容嫣几人,席乐荣马上就笑嘻嘻的迎了过来了,“刚才远远的就瞧见你们了,只是遇见了几个熟人,在打招呼,还想着怎么过去找你们呢,不曾想你们倒是自己来了!”见着慕容嫣几人席乐荣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看得出她是真的欢喜,可比不得刚才和别人的客套了。

    “我们可是远远的就看着你,眼巴巴的就过来了,看你气色不错,我也是放心了!”莫夫人难得见到席乐荣,两人也高兴,几个大人在一块儿说话,各自的丈夫也和同僚说话去了,几个孩子见了,也不想在一旁打扰,慕容雅最是站不住的,见着大人们各自和各自的好友说话,自个儿也闲不住了,“爹爹娘亲他们都在说自己的,我们在一边也无趣,不如我们就过去吧,有些日子没见了,我们好好说说话!”

    慕容雅这话正好都应了大家的心思了,和大人在一起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顿时都应和了,几人跟大人告辞,慕容嫣有些不大放心,“兰儿,这里是宫里,可别走远了。”宫里贵人多,事情也多,几个孩子在一起,慕容嫣可是担心出事情了。

    “娘,您放心吧,我们就在那边说说话,不会走远的。”几人中苏兰芷虽然不是最年长的,可是因着她性子最稳重,大家也都信着她,交代她好生照顾着大家,便让他们走了。

    ……

    一走开,慕容香便拉住了苏兰芷,询问了刚才的事情了,“兰姐姐,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瞧着昌伯侯夫人好像又来惹你了?”对昌伯侯夫人的印象格外的不好,慕容香可没忘记上一次在秦王府昌伯侯夫人是怎么对苏兰芷的,刚才远远的瞧着昌伯侯夫人那讨厌的嘴脸,慕容香你这会儿说话就十分的不客气了。

    “香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昌伯侯夫人怎么又惹了兰儿了?莫不是之前,昌伯侯夫人做了什么吗?”上一次的秦王府赏花宴慕容雅没去,有些事情,慕容香也没说,就是不想慕容雅想起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这会儿说漏嘴了,不由得有些懊恼,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了。

    “呵呵,也没事啦。”笑呵呵的就打算揭过去了,只是慕容雅哪里愿意呢,“到底怎么回事?昌伯侯夫人不好相与,她怎么就和兰儿惹得不愉快了?”如今的慕容雅,也稳重了许多了,曾经那场没有结局的单恋,让这个女孩一夕之间长大了许多了,这或许真的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其实……”见着慕容雅一副非要知道的样子,慕容香给了苏兰芷一个求救的眼神,有些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了。

    这下子好了,老姐回去,肯定怪她瞒着她了,可是她也是为了老姐好啊,谁让老姐因为武成王还是有些不开心呢?她只是不想提起老姐的伤心事罢了。

    “兰儿,这是怎么回事?昌伯侯夫人可有对你怎么样?”刚才昌伯侯夫人那样子,的确是像是找苏兰芷麻烦的,只是他们隔得远,也没有听到对方说了什么,慕容雅有些担心。

    “没事啦,这事情已经过去了,雅姐姐就不要担心了!”过去的事情,苏兰芷不愿多说,慕容雅见了,也不好多问了,“没事就好了,只是昌伯侯夫人此人太过刁蛮,你以后注意些才是!”

    “放心吧,只要她不来惹我,我不会主动去惹她的!”

    “嗯!”看苏兰芷的样子也是没有什么事情,慕容雅也不担心了,几人说着贴心话,突然就看到了一个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几人见了,脸色都不大好了。

    “她怎么来了?真不要脸!”慕容香倒是心直口快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看着来人,十分的不喜,只是那人偏偏没见着似的,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呵呵,苏小姐,你们几个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我可以加入吗?”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些人不喜欢自己,这人突然就插入这对话,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突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