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零八章 要赐婚了?
    瞧这笑脸盈盈的女子,差不多有些日子没见了,比往日里瘦了许多,眼神看起来也有些阴鸷了,和那秀气的面庞极其的不相称,这可不就是之前总是喜欢和苏兰芷作对的白珠吗?

    这大半年来,因着元武侯之前贪污的事情,元武侯被罢官禁足,连带着府中的女眷也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白珠已经有许久没有参加宴会了。

    然而就在大家似乎已经遗忘了这个女子的时候,白珠却是又再一次的出现了,少了曾经的搅蛮跋扈,看起来整个人似乎温和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然而那眼底的阴霾和恨意,却是怎么都逃不过苏兰芷的眼角的。

    到底是太年轻,比不得她重生两世的沉稳,对方纵然隐瞒的再好,苏兰芷却还是能感觉到那股子滔天的恨意,只是瞧见对方竟然过来打招呼,苏兰芷却是诧异的,毕竟如今元武侯府和相府那可是已经撕破脸了,对方这样子,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白小姐!”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对方要假装,她也是乐意奉陪的,这里可是宫中的宴会,稍有不慎就会惹祸上身,她可不想自找麻烦。

    “呵呵,苏小姐如今,可是越发的明艳动人了,看来这大半年来,你过得很好,真好,呵呵,真好……”重复了“真好”两个字,白珠可真的是恨啊!凭什么这这半年来她小心翼翼的过日子,也不敢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生怕别人就提及她那贪污受贿的祖父,生怕别人嘲笑她了。

    小心翼翼的过了大半年,她是门都不敢出了,如果今天不是小年夜,不是静妃娘娘求情,皇上哪里会开恩让他们进宫呢?只是他们如今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复曾经的风光了,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和她亲近,她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可是以前都不是这样的,都是因为眼前的人,都是因为苏相,要不是他们,祖父怎么会被人陷害?怎么会罢官禁足,她又怎么会遭人白眼呢?

    白珠想起来就气,就恨,只是如今,她偏偏奈何不得苏兰芷,甚至还得夹着尾巴做人,她实在是不服气啊!明明曾经,她才是那个最受欢迎的那一个啊,为什么,为什么!

    “白小姐过奖了,许久不见,白小姐也似乎越发的光彩照人了,想来白小姐如今过得也是不错的!”笑了笑,对方眼底的恨意,虽然已经在克制了,然而苏兰芷怎么会看不到呢?只是他们注定要成为仇人,曾经的那场刺杀,差点害死了慕容嫣和她的弟弟,甚至让她躺在床上静养了小半年,她心里,怎么会不恨呢?

    反正已经是仇人了,她也是无所谓的,其实这样子也好,总比以前藏着掖着的好!

    “呵呵,苏小姐果然是伶牙俐齿!”想到自己这大半年来的憋屈,白珠听着苏兰芷的话就知道对方在故意的讽刺她,心里划过一抹恨意,看着苏兰芷的目光,都要发火了,“希望苏小姐可以一直这样子伶牙俐齿,我倒要看看,苏小姐你,可以风光到几时!”以为他们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吗?别忘了,静妃娘娘可是皇上的枕边人,还有五皇子,只要这两人还在,他们侯府,就有起死回生的机会!

    “这事情,也就不劳烦白小姐你担心了!”瞧着对方这模样,苏兰芷却是完全不在意的,眼前的人都得了那么大的教训了,还是那么冲动,迟早,都会付出代价的!

    “好,很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笑着看着苏兰芷,白珠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苏兰芷看着对方的眼神,知道元武侯府最近是要有新动作了,只是不知道这动作是什么就是了。

    看来,她得让爹爹好生注意些才是。

    “白小姐没什么事情,麻烦让开一下,我们得过去了。”慕容香早就看不惯白珠了,之前慕容嫣和苏兰芷遭遇刺客的事情,她虽然不知道具体,但是也知道跟元武侯府脱不了干系,自然不待见白珠。而且她也不像苏兰芷,将什么都藏在心里,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会直接的表现出来,如今,可不正是直白的表现出了自己对白芯的不喜吗?

    白珠见着慕容香那么不给自己面子,面色一凛,实在是气极,但是想着出门之前父母的警告,白珠却是笑了笑,“慕容二小姐,我们也有许久没见了,我刻意的过来找你们说话,难道你就不欢迎吗?”世家大族的人,最会做表面功夫了,哪怕你们是仇敌,然而在公众的场合,难免有所顾忌,白珠这么说,就是故意的给苏兰芷几人添堵了,对方如果拒绝她,别人见着她那么好脾气的过来,灰丧丧的走,肯定以为苏兰芷他们欺负了她去了。只是如果对方答应了,那自己就跟着,说些话刺刺他们也好,反正就是要给对方添堵就是了,不然她可十分的不爽快!

    “……”见着白珠那么说,笑脸相迎的,慕容香只觉得面前的人脸皮子可够厚的,他们明明就不欢迎了,对方还得凑上来,实在是讨厌!

    想说些什么,可是慕容雅却拉住了慕容香,今日可是在宫里,这贵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就多了,慕容雅可不想慕容香因为冲动惹了什么麻烦了!

    来之前母亲就交代了,一定要好好的看住慕容香的,宫中可是比不得家里,可以随意些了。他们一定得谨慎小心才行!

    “呵呵,大家应该不反对的吧?”笑着看着慕容香气愤却不得不忍住的样子,白珠最在意的,还是苏兰芷的态度,得意的看着苏兰芷,她知道苏兰芷不喜欢她,她也很讨厌苏兰芷,她就不信了,自己如此,对付心里不会觉得不舒服了!

    如今她是暂时动不了对付,可是,能给对方添堵,那她也是愿意的!

    “呵呵,白小姐,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白小姐就不去陪着白夫人吗?”这话的意思就是拒绝了,白珠笑了笑,竟然是亲密的想要搀扶住苏兰芷了,“苏小姐说的极是,那我们一起去吧!”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白珠眼底满是厌恶之色,只是还没有碰到苏兰芷的时候,苏兰芷却是不经意的就避开了,“走吧!”说完看也不看白珠一眼,拉着慕容雅几人就走了,白珠见着慕容雅几人对自己那带着嘲讽和嫌弃的眼神,心下满是怒火,正准备发作,一旁的人却是提醒了她,“小姐,出门前夫人的交代,小姐可别就忘了。”

    侍女的话提醒了白珠,白珠想着一会儿的好戏,顿时就笑了,“呵呵,你说的极是,反正她就要倒霉了,我这会儿在这里气什么!”嘴角的笑容带着残酷的味道,白珠想着接下来的事情,眼神满是恶毒了,“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她还怎么笑得出来!”

    “小姐说的极是,小姐,我们过去吧,别让夫人等急了!”

    “嗯!”只是可惜了,她没有抓到对方的把柄!

    “小姐别着急,静妃娘娘已经都安排好了,今日我们定然可以好好的搓搓她的威风的!”

    “嗯,这大半年的气,终于是可以出了!”得意的笑了笑,白珠看着苏兰芷的背影有些恶毒之色,最后也没有跟上去,只是去了赵氏的身边了。

    赵氏见着白珠来了,看着白珠那喜形于色的样子,顿时就皱了皱眉了,“不是让你不要去招惹苏兰芷了吗?你怎么又去了?”这个女儿,还真的是沉不住气!

    “母亲,您不是让我不要和苏兰芷置气吗?女儿刚刚,也不过是去和她说些好话罢了。”笑了笑,隐去了心底的那抹怨毒,白珠可不想因为苏兰芷再被骂了。

    “是吗?”看着白珠的脸色有些疑狐,赵氏明显是不相信自己这个冲动的女儿会那么做的。

    “母亲莫不是不信我不是?如今她马上就要倒霉了,我莫不是还去招惹她不成?我可没那么傻!”

    “好了,这话切莫再说了!”制止了白珠的话,隔墙有耳,赵氏可不想麻烦上门。

    “是,母亲!”知道自己有些激动了,白珠眼底划过一抹懊恼,却是有些不放心的,“只是母亲,这样子就可以了吗?到时候他们真的就让我为所欲为了吗?”

    “珠儿,这事情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别多想了!”给了白珠一个警告的眼神,赵氏可不想白珠就那么坏了事情了。

    “母亲,女儿知道了。”这会儿不要再问了,反正以后,她多的是时间折磨苏兰芷,她倒要看看,到时候对方的生死都在他们的手上,对方还怎么嚣张的起来!

    “你一会儿就好生的跟着我,哪里也不要去,别坏了你父亲他们的事情。”怕女儿冲动坏事,赵氏对自家的女儿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当然是要拦着了。

    “母亲,您放心吧,我省得的!”反正以后,还多的是时间,到时候,苏兰芷还不是任由她折腾!

    ++++++++++++++++++淫家是华丽丽的分界线

    “兰姐姐,这白珠真讨厌,像个苍蝇一般的,着实让人不喜!”慕容香见着白珠没有跟上来,嘀咕着,对白珠那无事献殷勤的样子,实在是厌恶的紧了。

    “也是,她之前不是很讨厌你吗?还经常找你的岔子,怎么今日,却是突然就殷勤起来了?”慕容雅看着苏兰芷,想着白珠刚才的模样,也实在是觉得诧异了。

    “也是啊,兰芷,之前元武侯被罢官的事情,我听说就是你父亲找到的证据,如今你们和元武侯怕是水火不容了,她还那么和颜悦色的,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莫莹也是听说过元武侯和苏兰芷家里的事情的,总觉得那白珠不安好心,有些担心。

    苏兰芷见着大家都那么关心自己,心里暖暖的,前世的她没有什么朋友,将薛灵芸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结果反而被背叛了,然而今世她擦亮了眼睛,终于是收获到那么多知心的朋友,苏兰芷觉得自己很满足,“她有什么打算和目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如果想要招惹我,我定然不会让她好过的!”对元武侯府,对白珠,苏兰芷从来都不会觉得对方会放弃对付相府,放弃这仇恨的。

    他们积怨已深,前世今生,他们都注定了是要敌对的了。只是今世她主动出击,所以掌握了主权,所以避免了许多的悲剧,让元武侯尝到了苦头罢了。然而这样也激发了彼此的矛盾,不过这样也好,明着撕破脸,总比暗地里被对方算计的好!

    “你能这样想,我们就放心了!”看苏兰芷并没有因为白珠的示好就放松警惕,几人都松了一口气了。生怕苏兰芷遭了白珠的算计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心吧,元武侯已经今非昔比,他们要做什么,也必须得掂量着来了,我只需要小心提防就是了。”如今的元武侯,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早就被皇上忌惮,连带着宫中的静妃也不如以前受宠,五皇子这大半年来也没能再立功了,这样子的打击,元武侯自然得小心翼翼的做人,不然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他自己!

    就连苏兰芷都不得不佩服苏青岚那雷厉风行的手段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打了对方三寸,让对方短时间内都无法复原!

    看来,她还真的是小看了自己的爹爹了!

    “就算是如此,你也还是得多加小心的,我瞧着刚才那白珠的神情实在是不对!”那样子虽然是和好的态度,可是话语间难免有些幸灾乐祸的,可不是让人怀疑吗?

    “就是啊,刚才她那样子讨厌极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实在是让人好生气愤!”慕容香只要想起白珠刚才的笑容,就觉得虚假,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笑容了。

    “如今在宫中,也比不得在家里,而且元武侯还有一个静妃在宫里,兰儿,你还是小心为上!”到了宫里,大家都变得谨慎了许多,可见这宫廷里实在是让人压抑紧张了,连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慕容雅这会儿都小心谨慎的,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讨厌这皇宫了。

    如果可能,此生她真的是不想入宫了,这里有太多她不好的回忆,让她厌恶,也让她心伤,可是为何,命运的安排,总是让她躲不掉呢?

    “放心吧,我省得的!”感激的看着大家关心的眼神,前世的她,几乎都没有什么朋友,更别说这样子真诚的关心了。所以在遇到秦焰以后,见着对方对自己偶尔的温柔,她才会那么快就沉陷了吧?

    说到底,她终究是一个寂寞的女子,需要被人疼,被人爱,秦焰恰恰好就掌握住了这一点,所以才能让她彻底的对他心动吧?

    只是如今,她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疼爱和温暖,不再渴求那致命的毒药了。

    “兰儿你能这样子想就好了,我们相信,你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多余的话,莫莹觉得也没有必要多说了,苏兰芷是什么样子的人,他们接触的多了,自然是知道的。其实刚才说的,也不过是表现关心而已,苏兰芷那么谨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呢?

    “好了,我们过去吧,时辰差不多了,皇上他们,怕是也该来了!”

    “好!”

    刚走到自己的位置,门口就传来骚动了,远远的看着那一抹明黄的色泽,苏兰芷便听到太监那尖细的声音了,“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雪贵妃驾到,静妃娘娘驾到……”念了几位主子的名字,苏兰芷随着大家跪下心里,只觉得入目的便是一抹的明黄之色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浩浩荡荡的声音迎接着这大苍最为尊贵的人,苏兰芷规规矩矩的行礼,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前世的秦焰继位的那一幕,那一日,场面比之今日更为壮观,她和秦焰相携着手踏入那高高的乾清宫,俯瞰着这个世界,当时她真的以为自己和秦焰就那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到头来,只是一场空罢了。

    正想间,文帝那雄厚的声音便传来了,和记忆中一样的霸气,然而苏兰芷却是忘不了此人缠绵病榻,除了秦焰,子嗣全无,最后绝望的将皇位传给秦焰的那一幕了,“众爱卿平身,今日朕与天同庆,大家不必拘束!”

    “谢皇上!”纷纷起身坐好,苏兰芷眼角落在那抹明黄上,看着坐在上手的秦焰偶尔投射过来那冰冷的视线,那视线带着探寻和审视,苏兰芷有些不自控的,脑海里总是会想起太多的前世,和今世的种种交叉起来,让苏兰芷只觉得头疼,突然有些后悔今日来了。

    “兰儿,你怎么了?怎么今日一进了皇宫,就魂不守舍的?”慕容嫣有些担心的看着苏兰芷,总觉得女儿今日,有些不大对劲了。

    “娘,我没事,可能是昨夜没有睡好罢了。”今日自己是怎么了?是再一次来到这里,所以拨乱了平静许久的心湖吗?

    苏兰芷忘不掉,前世就是在这里,她怀着憧憬的心跟着秦焰踏入那高座,本以为从此两人携手到老,帝后鹣鲽情深,传出一番佳话。却不曾想,同样是在这里,她绝望的看着秦焰下了那道抄家斩立决的圣旨,任由她怎么求,怎么跪,甚至昏倒在这乾清宫的门外都没有人来理会!也正是在这里,她曾经心心念念的男子,以为此生可以全然托付的男子,在这里跟她宣誓的男子,却琵琶别抱的娶了别人!

    往事成伤,然而以为遗忘的记忆,却根本就没有遗忘,再一次的来到这里,她的感情,甚至比上一次去凤清宫来得还要强烈,是因为那人就在这里吗?所以她总也是忘不了了?

    想起秦焰今世总是闯入她的生活,再想起对方无数次的刻意,苏兰芷的心里,如今,就只剩下恨了。

    秦焰,你好,你很好,既然你不放过我,那就让我们斗一场吧,我倒要看看,今生,你是否还能如愿,登上那个位置!

    慕容嫣自然是不知道苏兰芷怎么想的,只是看着苏兰芷的脸色不大对劲,很是担心,“累了吗?可是如今宴会才刚刚开始,怕是不会那么快就回去的,你还撑得住吗?”

    “娘,我没事,别担心了。”给了慕容嫣一个安慰的眼神,苏兰芷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再一次踏入这里,她实在是有些心难平静了,尤其是秦焰就坐在自己的上首,那视线,实在是让她很不舒服!

    以为她还是前世那个傻呆呆的女子吗?还会因着对方那俊美的容貌而心动,还会被对方那甜言蜜语打动吗?

    秦焰,你错了,今生,我们注定了,是仇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你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反正也没人看见,实在撑不住了就告诉我,到时候我们找个理由早早的回去就是了。”既然是小年夜,怕是没有那么早就回去的,只是慕容嫣不放心苏兰芷,当然也是要想办法的。

    “娘,别因为我扫了皇上的兴了,免得皇上不高兴,您别担心,我真的没事,喝点茶水提神就好了。”

    “嗯,撑不住了记得跟我说。”拍了拍苏兰芷的手,女儿今日的不对劲,慕容嫣怎么会没发现呢?只是女儿不说,她也不好多问罢了。

    到底是女儿大了,心思也越发的多年来,连她有的时候,都看不透了。

    “知道了,娘!”笑了笑,苏兰芷努力忽视秦焰就在自己上首的事实,也努力去忽视对方偶尔呼投射过来的眼神,目不斜视的坐着,尽量的不让自己被秦焰所影响了。

    过去了,都过去了,今世她已经改变了父母的命运,而且也有了弟弟,对秦焰,她也再也不似前世那般的眷念,傻傻的为了对方甚至不顾爹爹的反对了。

    她倒要看看,今世没了爹爹的支持,秦焰一个没有母族支持的皇子,要怎么才能踏上那位置!秦焰啊秦焰,你以为,你拉拢了大臣,凭着军功就能让皇上对你另眼相待吗?我们拭目以待吧!

    突然嘴角就溢开了一抹笑容,苏兰芷似乎想起了什么,瞧着远处的文帝,再看着文帝身边的鸾妃,那笑容,划过一抹诡异了。

    鸾妃本来笑嘻嘻的和静妃几人打太极,这会儿感觉到有一道目光过来,鸾妃皱了皱眉头看过去,却不曾看到什么,心下只觉得有些诧异了。

    为何她刚才感觉,很不安呢?到底是因为什么?

    “鸾妃,你在想什么?”似乎是注意到了鸾妃的失神,静妃倒是不留余地的就指出来了,毕竟在圣驾面前失神,那可是很失礼的。

    “呵呵,臣妾不过是见着今日那么多人来,高兴罢了,皇宫许久没有那么热闹了。”笑了笑,鸾妃此刻也顾不得去想那道目光了,只好提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这些女子了。

    “却是也是,皇后娘娘这提议可是极好的,瞧着那么多生动可爱的脸,臣妾都觉得自己似乎老了许多了。”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了看今日来了这许多的佳丽,静妃的心里,其实也是很着急的。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让三品以上的官员和家眷都来了,到底是存了什么目的?

    这大半年来,静妃的恩宠早就比不得从前了,以前皇上每个月都会去她那里几次,然而现在却是不会去了,说来,她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好好跟皇上说说话了,要不是今日,她怕是还没有机会见着许久不曾见到的人,只是看着对方并没有看着自己,看着对方不曾变化的脸在,再想起自己这张因为忧心得不到滋润变老的脸,静妃心里满是怨毒了。

    苏青岚,慕容嫣,本宫不会放过你们的!

    “是啊,宫里许久不曾热闹,本宫和皇上也是有些倦了的,今日瞧着那么多的面孔,本宫倒是觉得,以后这样子的宴会倒是可以多办一些的,皇上觉得呢?”皇后见着静妃那因为怨毒变得有些瘦了的脸,就知道静妃这大半年来是不好受的。宫里最是踩低走高了,元武侯失势以后,静妃又失了恩宠,日子怕是很难过的吧?

    瞧着静妃这因为变瘦而有些苍老的脸,皇后就满心的得意,只是面上,却是依旧高贵典雅,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是无懈可击,让人从来都看不出什么的。

    “皇后说的极是,宫中许久不曾这么热闹了,朕都觉得朕的心都老了许多了,瞧着那么多年轻漂亮的面孔,朕恍然觉得时光如梭,果然是走得快啊!”人老了,年纪大了,就难免多想了,尤其是帝王多疑,纵然年轻的时候公正严明,然而老了,未免会因为伤怀,变得有些疑神疑鬼的了。

    “皇上千秋万代,如今可是正在壮时,怎么就感慨时间走得快呢?这让臣妾可如何是好?”鸾妃看着文帝,脸上带着崇拜之意,倒是让文帝有了点点的宽慰了,“爱妃的嘴,总是那么甜!”这话一出来,身边的几个妃子脸色就不好了,看着鸾妃依旧那么受宠,辅国公府越发的得到文帝的信任,心里可真的是不停的在冒酸水了。

    “今日大喜,皇上可别在感慨时光了,不然让哀家这个老太婆心里不好受啊!”太后在这个时候出声,也算是化解了尴尬了。东宫的太后长得慈眉善目的,一头的银发已经全白了,脸上虽然保养的极好,却也掩盖不住岁月的痕迹,此刻的她,穿着一身福寿的袄子,头上戴着高贵的晁凤冠,整个人看起来既慈爱,又威严,那双锐利的眼睛似乎可以将一切都看透一般的,这个老人在宫中多年屹立不倒,作为当今皇上的嫡母,岂能没有两把刷子?

    “母后这般,可是折煞儿子了!”见着太后开口了,文帝笑了笑,对太后满脸的尊敬,完全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儿子了。

    大苍重孝,而且眼前的老人是他嫡亲的母亲,文帝对太后,自然不一般。

    “你呀,今日难得让大家来热闹热闹,可别说这些让人不快的话了!”知道皇帝都有这个通病,怕自己老了,太后也知道这是文帝的心结,这会儿可不想听对方说了。

    “母后说的是,儿子不说了!”见太后不喜,文帝自然是不敢当着太后的面感慨时光的流逝了,毕竟论年纪,太后可是比他长了许多,他这般说,岂不是给人添堵吗?

    “嗯,还是看戏吧,哀家瞧着今日的歌舞都不错,皇上可别扫了兴了!”这样的话,怕也只有太后敢说了,文帝自然是应承,点头说好,妃子们见太后都那么说了,自然是不想听到他们在这里争宠吃醋的,便也乖乖的闭嘴了,生怕惹得太后的不开心了。

    ……

    歌舞升平,丝竹传乐,宫中的宴会虽然豪华,却也因为上首的男子,大家多多少少多了一份拘束,各自瞧瞧的喝酒吃东西,偶尔有人给皇上敬酒祝贺新年,气氛倒是极好。

    “皇上,臣弟可也不能拜了下风了,如今这酒,臣弟就祝您福泰安康,万寿无疆!”几偱过去,秦王举杯给文帝敬酒,文帝瞧着自己唯一的弟弟,倒是满脸的和气,“阿海你可是慢了别人一步了,说到底,你才是该最先敬朕的!”

    “刚才人多,臣弟怎好就抢了这位置呢?如今却也是一样的,皇上,臣弟敬您和母后,先干为敬!”说完直接就一口气喝了杯中的酒,喝完了还将杯子倒过来了,以示自己喝完了。

    “呵呵,阿海,你这做的可不厚道了,怎好一起敬了朕和母后呢?母后这杯,还是当单独敬才是,而且母后一杯,你可得喝三杯,不然可把母后灌醉了可不好!”毕竟是同胞兄弟,秦王对文帝也没有什么威胁,文帝对秦王自然亲切,秦王见着了,倒是有些无奈了,“母后,儿子敬您,愿您老健康无忧!”

    “皇祖母,孙子也敬您!愿您万事如意!”秦之衍这个时候也起来了,秦王妃当然也不甘落后,几人都起来了,倒是弄得太后哭笑不得了,“你们这倒是省事了,几个人一起敬哀家,还真的是鬼机灵了!”

    “母后,今日儿臣可是喝了不少酒了,您就饶了儿臣吧!”秦王的确是喝了许多了,太后也不想为难,笑了笑,“罢了罢了,你们几人要耍赖,那哀家就以茶代酒吧,哀家的酒量可比不得你们!”说完就让人倒了一杯茶喝了,大家也都嘻嘻呵呵的,瞧着这氛围,便知道秦王如今的受宠程度了。

    “母后,您瞧瞧二弟他们倒是会耍赖了,刚才臣妾可是一个人喝了不少的酒了,母后可真的是偏心呢!”皇后这个时候看着这场面,笑嘻嘻的玩笑着,太后见了,却是笑眯眯的,“谁让他们都起身了呢,莫不是哀家还拒绝了不成?这一家子啊,总是如此,好会算计!”都说父母疼小儿,这在太后这里,可是完全的展现了。

    “可不是吗?儿媳瞧着小叔这一家子,可都是被闪花了眼了,可真真的让人羡慕的紧呢!母后您瞧瞧衍儿那孩子,端端的就如此的俊美无瑕,才华横溢,到时候母后的小曾孙,怕是可爱的紧呢!母后这些日子不是总说宫中不够热闹吗?到时候衍儿有了母后的曾孙,母后疼都还来不及呢!”皇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这里了,她话一说完,太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衍儿这孩子,似乎也不小了,皇上你说呢?”

    “母后说的极是,寻常人家的公子,似衍儿一般的,都已经娶妻生子了,之衍已经弱冠,的确也是不小了,该是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的时候了。”突然就说起了秦之衍的年纪,文帝心里自然也有了计较。

    “皇上说的极是,衍儿这孩子,也是该娶妻了,皇后你说是吗?”对皇后突然提到这个话题,太后也不意外,反正她和皇上,也是打算给秦之衍赐婚了,毕竟秦之衍的年纪的确也不小了,而且秦王就只有秦之衍那么一个嫡子,早些开枝散叶,也是好的。

    “母后说的极是,衍儿的确是不小了,皇叔就得了衍儿那么一个嫡子,自然是早早的开枝散叶的好!”皇后见着太后和文帝似乎也有这心思,也放下了心了。

    还好还好,还好她早有准备了。

    “皇后这话,哀家倒是赞成的,皇上,衍儿也不小了,二皇子他们都已经娶妻,什么时候,轮到衍儿啊?也好让哀家高兴告诉,热闹热闹!”

    “呵呵,母后说的极是,衍儿这婚事啊,该是定下来了。”其实文帝早就想给秦之衍赐婚了,奈何秦之衍总是躲躲闪闪的,偏偏就不肯,他也是没办法。现在好了,有太后压着,他也就不怕秦之衍还拒绝了。

    “嗯,衍儿不小了,也该是找个伴了!可不能学他父王一般的,总是拖着了。”和皇上彼此交换了眼神,太后和皇上的意思都很明显了,都是不想让秦之衍继续拖着,也免得将来和秦王一样,弄得里外不是人了。

    “一切,但凭母后做主!”文帝劝了几次了,好几次都被秦之衍推脱了,这会儿太后接手,文帝也乐得自在。

    自家的侄儿啊,那么优秀,可不能一直这样子等着,早早的成亲才好,也好给皇弟开枝散叶了。

    总是这样子耽搁可不好!

    太后见着文帝也是同意的,便看着下首的秦之衍,眼中的慈爱之意,却是没有丝毫的掩藏的,“衍儿,你也不小了,如今,可是有心仪的女子?今日大喜,你皇伯伯高兴,不如就让你皇伯伯给赐婚了?也好了了你父王母后的一番心事?”秦之衍年纪也不小了,这般的年纪,好多都有孩子了,偏偏秦之衍如今连个通房都没有,还真的是急死人了。

    小儿子就那么一个嫡子,她可是急着抱曾孙呢!

    “是啊,衍儿,你如今已经弱冠,也是该成亲了,今日趁着大家都在,衍儿你且说你可有心仪的女子,朕一并给你赐婚了,也好让你父王母后放心!”文帝同样慈爱的看着秦之衍,两位上位者都是想为了秦之衍好的,如今秦之衍也的确是不好拖着了,只是两人这话一出来,众人的脸色,就都变了。

    有期待的,有嫉妒的,也有不甘的,当然有一部分迷恋秦之衍的大家闺秀此刻满脸羞涩,却偷偷地看着秦之衍,就希望对方点的就是自己了,不少大臣也有些蠢蠢欲动的,就希望自家的女儿被选上,哪怕是个侧妃也好啊,到时候岂不是就和秦王府一道了吗?

    而此刻南王妃心里可是着急了,就好似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生怕皇上就会赐婚了,那样自己的女儿,不就没有机会了吗?

    安宁身子还没有恢复,这要是让她知道了,可如何是好?

    太后和皇上怎么突然就有了这番心思呢?皇后到底怎么想的?

    南王妃此刻都有些怨恨皇后的多事了,想着皇后的侄女,南王妃的心底,满是不甘了!

    ……

    个人神色各异,苏兰芷听到这赐婚的消息的时候,心底里却是突然觉得好像被锥子刺了一下的,有些生生的疼,还有一些淡淡的酸涩,好像还有一点点害怕的情绪在里面,苏兰芷摸不透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山珍海味,突然就失去了胃口一般的,再也没有了兴趣了。

    他,会接受这赐婚吗?那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是想他接受赐婚,以后不再来打搅自己,还是不希望他接受赐婚,然后从此,彼此就是陌路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