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零三章
    沈凌波这一嗓子喊的太突然,太莫名其妙,因此,瞬间便把紫竹和苟知县等人弄懵了!最后还是苟知县反应快,随即在短暂的愣神后,不禁开口问道

    “呃……王妃,您……您刚刚这话是……”

    苟知县问的小声,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睛更是疑惑的看着沈凌波,满是不解。舒殢殩獍而此时,一听这话,沈凌波才猛的回过神来,随即连声解释道

    “呃,呵呵,没事儿没事儿知县姐夫,是我忽然想起之前的一件事儿,所以……呵呵,不好意思,让知县姐夫见笑了~!”

    “呃……哦,原来如此,下官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呢,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苟知县是个聪明人,沈凌波没怎么细说,他也便没有再追问。应声附和了两句,随后苟知县便将沈凌波送到门口

    “呵呵,王妃放心,您今天过来说这事儿,下官记下了。一会儿下官便命衙差出去帮忙找人,毕竟这不管怎么说,就算不看着姜老丞相的面子,可王妃能特意为了姜家小姐上下官这里来打听,想必王妃对姜家小姐也很是关心,而王妃关心的,就是下官担心的,所以王妃您放心好了,之后一有消息,下官马上通知您……”

    虽然今天沈凌波过来没有提及让苟知县帮忙找人的事儿,但苟知县心里清楚,能让沈凌波亲自过来询问的,那可都是上心的事儿。所以不等沈凌波说,苟知县便先行把话说了出来。而一听这话,沈凌波自然满心感谢,但同时还是不禁小声吩咐道15494004

    “呵呵,知县姐夫太客气了,您能帮忙,那凌波可要代姜老丞以及荣王殿下谢谢您了,知县姐夫您是不知道,荣王殿下可是急坏了,昨晚折腾一夜,满京城的找人呢……不过,这事儿知县姐夫您在安排的时候,可要多和各位衙差大哥们提点一下,毕竟这事儿,不太好张扬啊……”

    沈凌波点到为止。而闻言,苟知县顿时一愣,但随后马上便明白了

    “是是是,差点儿把这事儿忘了,王妃提醒的对,是这个事儿道理!不过这事儿王妃您放心,下官明白怎么做~!”

    “好~!那就一切有劳了!”

    “不敢当,不敢当!”

    ……

    随后沈凌波和苟知县站在知县门口又是低声说了两句话,接着沈凌波便径自上了马车走了。而这边沈凌波一走,苟知县随即便回了府衙后堂,并立刻让人把刘师爷叫了过来

    “去,马上把大伙儿召集起来!然后给我都去找人!”

    苟知县废话不多说,叫来刘师爷便立刻吩咐道。可一听这话,刘师爷却是有些懵了,随即不禁小声的追问道

    “呃……老爷,您这是……”

    “啧!让你去你就痛快去,废话怎么那么多?记住了,让所有兄弟都去找,找到了重重有赏!”

    “呃……可是老爷,您也得说找的这人长什么样子吧?”

    苟知县并没有具体说什么,刘师爷也不好多问。可不管怎么说,也得知道找谁啊?!而一听这话,苟知县不禁挑了下眉看了刘师爷一眼,但随后却是半晌没说话

    呃……光顾着说话了,他忘了问那相府的姜家小姐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了!

    苟知县径自在心里暗骂自己大意了。可眼下这样又不能让刘师爷看出来。所以,一时之间,苟知县也迷糊了!

    但苟知县就是苟知县,虽然其貌不扬,但脑袋却是转的比风火轮还快!因此,在短暂的状似沉思后,苟知县随即清了清嗓子吩咐道

    “咳……那个,具体的你们不用打听了,呃……反正就是一个二十不到的女子,容貌嘛……端庄秀丽,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苟知县没见过姜彩芙,所以只能凭着推测说出一个大概。而闻言,刘师爷顿时囧了,可随后还不等他说什么,苟知县却是猛的眼睛一亮

    “对了,看上去就是一个会走路的贞节牌坊……反正你告诉手下兄弟记住这点就对了!”

    忽然想起自家那媲美河东狮的老婆曾经提起过姜家小姐,可当时他并没有怎么注意听,而现在想起来,苟知县倒是只记得一句,那就是自家老婆曾说过,睿王妃沈凌波曾私下说姜家小姐太过端正,简直就是一个会走路的贞节牌坊!

    当时,苟知县只觉的有趣,并且觉得睿王妃沈凌波的评价太毒!可同时苟知县也清楚,沈凌波虽然有时候嘴巴毒,但依着沈凌波看人的眼力,如果她说那姜家小姐是会行走的桢洁牌坊,那就绝对错不了!因此,此时此刻在无可奈何下,苟知县只好搬出这个虽然说是很笼统,但却非常有特点的说明。

    苟知县是说了。可此时,一听这话,刘师爷却顿时傻眼了!同时脑子里更是瞬间联想出一座贞节牌坊迈开大脚走路的样子……

    呃……不,不是吧……

    会走路的桢洁牌坊……难道说,老爷要找的是个妖怪?!

    向来精明的刘师爷说不出话来了!随后直到过了好一阵子,才不禁忍不住小声问道

    “呃……老,老爷……小的没听,听错吧……这桢洁牌坊……”

    “啧!我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还不快去?”

    “呃……好好好,小的这就去……不过,老爷请恕小的最后问一句,这……这老爷要找的人,究竟是谁啊……”

    刘师爷实在忍不住了!而闻言,苟知县本不想回答,可一见刘师爷那好奇到不行的表情,心想着如果不说出的话,到时候下面的伙计们指不定怎么瞎猜呢。而那样的话,反倒是弄巧成拙,把事儿弄张扬了,到时候别说是帮睿王妃了,兴许还会坏事儿。

    所以,心里这么一想,苟知县随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八撇胡子,接着忽然灵机一动

    “哎呀,不是和你说了,不要问了嘛……不过,这里就你和我,并且老刘你也跟了我这么久了,我就给你透露一点儿……”

    苟知县故意装的十分神秘。见此情形,刘师爷不由得上前一步然后各种表忠心的说道

    “是,老爷您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

    “那好,我告诉你哦,其实啊,要找的那个女的是荣王殿下的小妾……这回你懂了吧!所以说,别告诉别人哦~!”

    ……

    其实,这世上的人就是有些劣根性。而劣根性之一就是别人越告诉你不要说得事儿,却是越想说出去一下。所以,苟知县就是利用这一点,才偷偷的告诉了刘师爷的!

    并且,现如今荣王殿下也在找人,那么没有不透风的墙。因此,如果苟知县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城里已然有人开始怀疑了!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倒不如放一个假消息出去。而把姜家小姐说成荣王沐景林的小妾,这个说法虽然有欠妥当和荒唐,但这事儿要是放在荣王沐景林身上,却绝对十分可信!

    凌这沈短瞬。因此,有时候不得不说,这做痞子也有做痞子的优点。那就是找借口的时候非常方便,并且,就算借口再鬼扯,大家都坚定不移的信以为真!

    ╮(╯_╰)╭

    苟知县这边在帮忙找着人。而另一方面,径自离开府衙的沈凌波则是回了睿王府。可随后一进房间,紫竹便忍不住的一边给自家主子端上凉茶,一边小声的问道130Hi。

    “小姐,奴婢有一事不明,那就是之前在知县衙门的时候,您说‘原来是他’……究竟说的是谁啊?”

    紫竹问的小心,话落不禁抬头悄悄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而此时,听到这话,沈凌波却只是径自接过凉茶轻抿了一口,然后抬眼看着紫竹说道

    “你猜猜~!”

    o(╯□╰)o

    “小姐,您就别逗奴婢了,奴婢要是猜得到还问小姐吗?”

    知道自家主子是故意逗自己,紫竹不禁嘟起小嘴。而一听这话,沈凌波也是一笑,然后将手里的茶杯放到一旁

    “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之前一直没想起来,然后今天在县衙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了……”

    说着,沈凌波抬头看向紫竹,然后抿嘴接着说道

    “紫竹,你还记得那天去刑部碰到那个刑部的主事吗?”

    “呃……小姐是说那个陪我们去大牢的刑部主事徐大人?”

    “对,就是他!紫竹你还记得吧,那天我有说过那个徐主事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当时那个徐主事说没有印象对吧!”

    “嗯,奴婢记得。当时小姐还愣了好一会儿呢,之后出了刑部还问奴婢和君侍卫,是不是觉得那徐大人眼熟,奴婢回答不清楚……可小姐,这事儿和今天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难道小姐今天说的‘原来是他’,就是徐大人吗?”

    紫竹有些不解,而闻言,沈凌波却点了点

    “对,就是他!”

    说到这里,沈凌波随即抿嘴一笑

    “哎,其实这说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事儿。只是紫竹你也知道,我这人的性子就是这样,心里有些想不通的地方,就总是不舒服……而说起那个姓徐的,当初在刑部的时候,我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所以啊,之后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可一直都想不起来。直到今天去了知县衙门,才猛的想起来了……”

    “原来,之前我确实见过那个姓徐的主事,并且就是在知县衙门。并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我第一次去知县衙门的时候……”

    沈凌波缓声悠然的说着,而听到这里,紫竹也瞬间恍然大悟

    “哦……小姐这么一说,奴婢也想起来了!奴婢记得第一次去衙门的时候,是因为前一天小姐您带着大少爷,三小姐以及表小姐和柳家小姐一起上郭家给大小姐评理!然后那天中午等着教训了林姨娘后,王爷亲自宴请小姐以及大伙儿去醉仙楼吃饭,可却是不想醉仙楼出了命案……”

    话说,当初去醉仙楼吃饭,都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沈凌波和沐景年的婚事刚定下来,但还没有成亲。照理说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紫竹应该已经不记得了!可当时因为出了命案死了人,所以紫竹对此印象尤为深刻!所以,沈凌波现如今一提起,紫竹便马上想起来了。

    “嗯,是的,就是那么回事儿。然后当时要走的时候,苟知县说刑部来人要把那具尸体弄走,随后等着我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穿官服的年轻男的走进来……”

    “哦……是的是的,小姐这么一说,奴婢也想起来了,但是是碰到一个人,不过当时奴婢一直低着头,也没太注意就是了……没想到,当时那个人就是徐大人啊?还真是巧了!”

    “可不是嘛,就是很巧啊!不过事情过了那么久了,所以那天在刑部的时候,我才没想起来,但今天故地重游,然后一下子就想起来~!”

    说着,沈凌波还蛮佩服自己的径自得意了一小把。而看她那个样子,一旁的紫竹也不禁轻笑出声。可笑过之后,却是不禁神情一敛,然后接着说道

    “不过,说起来,也不知道现在姜小姐怎么样了,荣王殿下那么有没有找到人……哎,真是急死人了!小姐您说,姜小姐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说些闲话,紫竹便又转到了正事儿上。而一听这话,刚刚还径自得意的沈凌波也是瞬间神情一变,然后抿唇皱眉说道

    “这个我也不好说,但我觉得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想破坏姜家和小瘪三的婚事,借以来不让沐景年计划得逞拉拢姜家的话,那么彩芙就应该没有事儿。可如若不然的话……并且,这件事儿沐景年谁说应该不是沐景天干的,但应该多少和他有些关系吧!而要是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沈凌波瞬间脑子里灵光一闪,随即猛的从位置上站起身

    “紫竹,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呃……小姐您要去哪里?!”

    刚从知县衙门回来,这边屁股都没坐热乎,沈凌波便又要走,弄得紫竹都不禁有些迷糊了!可此时,听到这话,沈凌波却是转眸看来紫竹一眼,然后低声说道

    “这你不用问,一会儿我自己出去。最晚两个时辰后就会回来。然后这段时间紫竹你就在王府里给我守着,万一有人问起来,就说我在休息呢,谁也不见!”

    “可……可是小姐,要是万一王爷回来了呢?”

    “那死狐狸今天白天应该不会回来,要回来也得等到晚上……当然了,如果他回来了,你就说我去店了,不想让你跟着!”

    “但,但是小姐……”

    “没有但是,这青天白日的,出不了什么事儿,你这丫头就不用担心了,我办完事儿就会回来!”

    说着,沈凌波抬手拍了拍紫竹的肩膀,然后转身便走了出去。

    *************************************************

    沈凌波再次出门了。可这次,她连去哪里都没有说。紫竹很担心,但却也没有办法。随后想私下找君来说说,看到底怎么办。可让紫竹没想到的是,君来竟然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最后,紫竹无奈,只得老实的待在王府,等沈凌波回来。

    而另一方面,沈凌波出了睿王府后,却是果真让马车夫去了‘无双’。可到了‘无双’店里面,沈凌波却是摇身一变,偷偷的换了身男装,然后从侧门走出了‘无双’。街过巷,最后走了将近两刻钟的功夫,才终于到了目的地——太子府!

    是的,沈凌波私下偷偷来的地方不是别处,竟然就是太子府。而此时站在太子府的大门口,沈凌波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径自迈步上前

    “请问,现在太子殿下在府里吗?”

    沈凌波问的是守门的侍卫。而此时,一听这话,守门的年轻侍卫不禁一愣,随即便很是傲慢的上下打量了沈凌波一眼

    “大胆刁民,太子殿下在不在府里是你这等人该问的吗?走走走,别在这里碍眼!”

    沈凌波今天穿了一身男装,并且还是一身极为寻常的百姓衣服,而为了避免被人看出来,脸上还故意涂的很黑,所以此时此刻,看上去就是一个黑不溜秋的年轻小子。因此才会被眼前的侍卫狗眼看人低!

    而听到这话,沈凌波倒也不怒。但一双媚眼却是瞬间一眯

    “小子,我问你话,你最好给我好好回答,要不然信不信你活不过今天太阳落山?!”

    ……

    说实话,沈凌波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姜彩芙被人劫走没有找到,自己现在还来到睿王府来见沐景天……所以,虽然她没有动怒,但心情上的原因却让她现在没有什么心思来和一个守门的年轻侍卫磨牙绕圈子!

    沈凌波的气势十足,而此时一听这话,那之前还有些嚣张的侍卫顿时被吓的一愣。但随后更是不禁恼羞成怒……可就在这时,就在这侍卫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另外一位侍卫却是手疾眼快的拦住了他,然后上前和沈凌波搭话道

    “呃,不好意思,这位兄弟说话没有什么分寸,还请小哥不要见怪……那个这位小哥是想问咱们太子爷是不是?那不知您找太子爷有什么事儿吗?”

    想来,后说话的这个侍卫也是有些眼力的,看出了沈凌波的非同寻常,所以说话要比刚刚那个侍卫好很多,貌不出奇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客套和恭敬……因此,听到这话,沈凌波倒是不禁抬眼多看了他两下,随即扬眉说道

    “什么事情你不用问,只管帮我通传一声,就说门口有一位他最想见的人,来找他!”

    沈凌波平静的开口,而一听这话,那会来事儿的侍卫不由得一愣,接着先是直直的看了沈凌波两眼,随即径自点了点头

    “呃……那好吧,既然是这样,就请这位小哥等一下吧,我去帮你问问!”

    ……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轻轻,其貌不扬的守门侍卫很是聪明。这边说着,随后转身就进了里面去同传。而接着没过多久,便见那侍卫快步走了出来,同时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太子府总管赵达。

    赵达认识沈凌波,所以尽管沈凌波化了妆,但赵达还是一眼便认不出她。因此来到大门口的赵达一见门口站的人是沈凌波,随即赶忙将她请进了太子府。

    没有雕栏画栋,没有繁花似锦。不得不说,想比于睿王府的精美,太子府的阳刚味太重,甚至于连一丝点缀都没有。不过现在可不是注意这些的时候,穿过院子,绕过回廊,随后沈凌波便随着赵达来到书房门口

    “王妃,太子殿下就在里面,请!”

    赵达恭敬的开口,话落便对着沈凌波做了个‘请’的姿势。见此情形,沈凌波不由得皱了下眉,但随后还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而一进门,便看到坐在房间里书案后的沐景天。

    而此时,许是听到了开门声,沐景天也不禁抬起头,四目相对,随即沐景天径自放下手中的毛笔,接着起身来到沈凌波面前……

    沐景天缓步而来,最后直到来到沈凌波面前,才径自停了下来,而此时,看着眼前的男人,沈凌波却是不由得抿了抿嘴,随即开口问道

    “彩芙是不是你抓走的?”

    不想和沐景天废话,沈凌波这话问的相当直白。一双勾魂的媚眼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沐景天,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神情……可听到这话,沐景天却始终神情不动,只是用着一双眼,静静的看着沈凌波,抿唇不语

    见此情形,沈凌波顿时觉得心中有气,随即便不禁又是皱了下眉头,可接着就在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一直神情不动的沐景天却是忽然转身坐到一旁,接着径自拿起角落的一条干净布巾,然后径自将那布巾放到水盆里打湿

    沐景天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而随后还不等沈凌波缓过神来,便看到沐景天径自拿着沾湿的布巾走了回来,接着伸手一把将沈凌波拉了过来,然后开始细细的开始给沈凌波擦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