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一十章 手段
    看着秦之衍都谢恩了,太后张了张嘴,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深深的看了秦之衍一眼,最后带着责怪的眼神看了秦王妃一眼,似乎觉得秦之衍如此这般就是因为秦王妃的原因了,总觉得是这秦王妃不好好管教害的。

    只是如今木已成舟,文帝都发话了,太后也不好说什么,然而皇后的眼底,却是很不甘心的。

    本来早就算计好了的,让皇上赐婚,到时候就定了她的侄女,和秦王府亲上加亲,她也不用担心秦王到时候会不支持她和她的二皇子了。

    只是不曾想,却是这样子的结局了。

    不过没关系,既然秦之衍如今许下了这般的承诺,想来他们,也还是会有机会的!

    和不远处的二皇子交换了一下眼神,皇后便笑嘻嘻的看着秦之衍,那样子,还真的像是一个慈爱的长辈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衍儿竟然是这般痴情的男子,也不知道谁家的闺女有这福气,可真真是让人羡慕的紧呢,衍儿可是有心仪之人啊?”话语有些试探之意,秦之衍却是笑了笑,转开了话题了,“皇后娘娘就别问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没有承认自己有喜欢之人,也没有否认,秦之衍这话说的很有艺术,文帝见着秦之衍这般的样子,有些无奈了,“好了,回去坐着吧,总是跪着像什么话,大过年的,可别惹了朕堵心了!”好心赐婚,结果人家压根就没兴趣,文帝也不做这多事之人了,如今,也想乐得清静。

    “谢皇伯伯!”笑嘻嘻的就走回去了,苏兰芷隐约的感觉到有道熟悉的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扫过来,余角似乎看到秦之衍那张含着笑容的脸,好似春花烂漫般的,着实让人心动。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武成王竟然有这般的想法,如果真的如此,那谁家的女儿嫁给了他,想来也是一种幸福吧!”慕容嫣刚才也是被秦之衍的言辞惊住了,从来都不曾想,如秦之衍这般的皇亲贵族,还是秦王唯一的嫡子,竟然有这般的想法,而且秦王和秦王妃竟然也没有责怪,想来秦王和秦王妃都是明理之人,有这般的丈夫和公婆,不管是谁,都会轻松许多的。

    “世家大族的男子,都以妻妾成群为荣,武成王的确是个独特的人。”苏青岚因着秦之衍这般的言论,对秦之衍的赞赏也多了几分了。

    这个朝代是很开放的,如果你身边没有几个美人,倒会觉得你没本事,或者是妻管严,所以但凡有些家底的男子,府中都很少会只有一个正妻的。这样子的情况,在世家大族来更是多见,如秦之衍这般的,也是注定了府中姬妾如云,然而对方却有这般独特的想法,着实是让不少人心惊的!

    要知道子嗣一事,本来就是皇族众人所最看重的,秦之衍作为秦王的独子,身上的重担自然更重,如果只娶一妻,那就意味着子嗣不会太多,子嗣不多,也就意味着家族的衰落,这些,都是世人所一致认为的。

    “武成王文韬武略,卓尔不凡,可是却有这般的想法,实在是不不孝之举啊!”自古子嗣可是大事,是家族兴旺的标志,有些迂腐之人,自然也是不赞同秦之衍的想法的。

    只娶一个妻子,那他们这些想要拉拢秦王府的大臣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争破头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武成王此人从小就异于常人,能有这般的想法也适当,秦王和秦王妃不就是鹣鲽情深吗?武成王许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

    “可秦王不也有个上官侧妃吗?这能比吗?”

    “那你可不知道了,这上官侧妃……”

    ……

    因着秦之衍的说辞引出大家许多的言论,苏兰芷周围坐着的人比较多,虽然大家都很小声,但是难免都落入了苏兰芷的耳朵里,听着大家赞赏的赞赏,贬低的贬低,有的甚至持了看好戏的态度,许多人似乎都对秦之衍的言论持了怀疑,等着将来秦之衍自打嘴巴了。

    对这些,苏兰芷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赶紧到父母对秦之衍的好感似乎因着这话上了一层,而自己……

    他说的可是真的?刚才那话,为何她有种感觉,那人是对自己说的呢?

    是她自作多情了吗?

    视线不由得就往秦之衍的方向看去,苏兰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想去看看对方了,似乎是想要确定什么一般的,只是苏兰芷的目光刚刚看过去,却迎来了对方那双深沉似海的眸子,那眸子里面的笑容和神情似乎都来都不曾掩盖,也不知道是一直都在看着苏兰芷,还是感觉到苏兰芷的目光,秦之衍笑着举起了杯子,不经意间就对着苏兰芷举了杯,笑眯眯的喝了,完全没有一种抓到别人窥觑自己的愤怒,反而笑嘻嘻的,看得出,心情格外的好。

    见着秦之衍那笑得跟个狐狸一般的神色,苏兰芷甚至还看到对方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心里暗骂此人的脸皮厚,苏兰芷赶忙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心里莫名的就有些失了节奏,脸蛋也觉得有些红红的,那小巧的耳垂也不自觉的就红了,好像染了胭脂一般的,着实让人心动。

    秦之衍也不知道是因为习武视力好还是怎么的,似乎看到了苏兰芷的羞涩之意,顿时笑得就跟那偷了腥的猫一般的,好不得意,连带着杯中的酒都变得香醇无比,让他一口气就喝干了。

    一旁的秦王妃自然是将自家儿子的动作看在眼底,瞧着对方那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良家妇女的得意,秦王妃都不由得拐了拐对方的手臂了,“我看你挺得意的,刚才那句话,怕是将来来王府说媒的,都不知道会不会踏破门槛了!”话语间自然有些挪耶之意,秦之衍也不在意,只装作不解,“母妃,您不渴吗?要不要喝点?这味道不错的!”

    “呵,还知道拿这酒来堵你母妃的嘴了,挺好,只是你这聪明也别只是用在我身上,什么时候将我那媳妇拐回来才是道理,我可等着喝媳妇茶,抱孙子呢!”

    “母妃,您就等着吧,儿子会努力的!”虽然苏兰芷还没有答应他什么,也没有回应什么,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从今日他说出这话开始,就已经在悄然改变了。要不然他的兰兰刚才怎么就会偷偷的看他呢?

    这可是一个好现象!

    “得,你就得意吧,我可是瞧着人家对你爱理不理的,你别自信过了头啊,要知道你的竞争对手那可是挺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跟秦之衍作对了,秦王妃看了眼远处低着头吃点心的苏兰芷,看起来倒是平静,真不知道自家这儿子哪里就来了自信了。

    “母妃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儿子不会让您的孙媳妇跑了的!”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不然到时候,你的宁缺毋滥,怕是真的要一辈子打光棍了!”;两人说着悄悄话,秦王妃也是想刺激一下秦之衍,好让秦之衍多多的努力,奈何一旁的秦王见着妻子总是和儿子有说有笑的,反而忽略了自己了,心里有些吃味,“落儿在和衍儿说什么呢?那么开心,还不让我知道?”两人基本是咬着耳朵说的,秦王虽然武功好,可以偷听,但是对妻儿的话,他却是不想的。

    “呵呵,没说什么,不过就是担心我的儿媳妇没有着落罢了。”见着秦王脸上有些吃味,秦王妃也不好再说了,这里毕竟不是家里,人多嘴杂的,还是少说为妙,也免得节外生枝了。

    “担心这个作甚,难道想嫁给他的人还少吗?他可是比我当年受欢迎多了。”自家的这个儿子,就是一个香馍馍,这些年秦王也算是了解了。不过虽然有这意思的人不少,然而秦之衍却没有一个动心的,一天到晚挂着那张人神共愤的笑脸,好像谁都可以亲近一般的,弄得这大家闺秀一个两个好像着了迷一般的,被自家儿子这张假面具给骗了。

    秦王也觉得那些人着实是可怜,其实他也担心将来自己的儿媳妇,被儿子那么一个千年狐狸压着,怕是也没得翻身了。所以也希望秦之衍可以少祸害一些人,也免得到时候后院起火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如今衍儿这话说出去了,怕是将来更加的麻烦了,这几日,我可有的忙了!”想起刚才秦之衍说了那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话以后,那无数道泛着光的眼睛看着自家的儿子,秦王妃也是觉得头疼的。

    “忙什么,都推了不就是了,他既然要找心仪的女子,就让他自己去找,男儿志在四方,也用不着那么早就被束缚住了。”其实秦王是想说,就自家儿子这情况,也别去祸害那么多人了,免得到时候受累的还是他们。只是这话,他却是不敢说的,不然受罪的也是自己了。

    “你呀,还真的是不操心!”白了秦王一眼,在秦王妃看来,就是秦王这性子影响了秦之衍了,不过她也喜欢苏兰芷,倒也没有意见,拉着秦王就去吃菜说笑了,刚刚拒绝了赐婚,正是敏感呢,太后怕是对她更加不满意了,她还是别笑得那么开心,免得惹得她老人家不悦了。

    ……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秦王妃和秦之衍讨论了什么了,她只是觉得有些心虚,总觉得秦之衍刚才看自己那一幕包含了太多,如今那么多人在,苏兰芷也不想给自己惹来麻烦,成了公敌了,所以只是假装若无其事的吃着面前的点心,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绪不对,此时的她,吃什么感觉都是一样的,好像都失去了兴趣一般,有些魂不守舍的。

    他那话,可是认真?

    想起自己前世的愿望,不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只是却被人辜负利用罢了,今世她已经看开了情爱,也早就不去想这些了,如今的她,只要守护住自己所爱之人,开开心心的,她也就满足了。

    然而本来心如止水的心湖,如今却被秦之衍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乱了,苏兰芷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再一次的去相信,相信一份承诺,一份真心了。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今生,是否真能守住这份承诺,绝不辜负?

    心绪有些不宁,苏兰芷看着面前的觥筹交错,瞧着舞台上那精美的舞蹈,突然失了兴致,跟慕容嫣说了一声,觉得有些闷,便出去了。

    外面依旧是冰天雪地,苏兰芷一出来就感觉到了咕咕的寒气扑来,一旁的云珠赶忙给苏兰芷改了那狐裘,“小姐,外面凉,可别冷着了。”

    “嗯,出去走走吧!”比起里面的温暖,这外面可是冷多了,然而正是这般的寒冷,让苏兰芷的头脑也冷静了许多。故而她很想走走,散散心,也免得自己总是被秦之衍弄得有些心绪不宁了。

    她不该如此失控的,如此轻易的就被人影响了,着实是有些不像她了。

    “小姐,夫人刚才交代了,不让到处走,也免得麻烦,小姐要不要站一会儿就回去了?”慕容嫣本来是不放心苏兰芷一个人单独出来的,云珠当然也不想让苏兰芷走远了。

    别说这宫中危险重重,就是这外面雪滑,也是不好让苏兰芷走动的,万一摔着了,可是不好。

    “如今大家都在殿内,我们就在这附近走走,不走远就是了。”心情有点乱,苏兰芷很需要走走冷静冷静。这乾清宫前世她已经来了许多次了,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很熟悉,这里有人把守,也是没事的,她无需太担心就是了,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个云珠,一般的人,是别想动她的脑筋的,而且……

    感觉到身后有一道诡异的影子,苏兰芷嘴角有些莫测的弧度,今日宴席上的那酒,她吃着味道就有些不对了,如今故意出来,也想是看看,对方是要干嘛了。

    紧了紧身上的狐裘,苏兰芷步履从容的走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小小的脚印,那清贵的容颜让她看起来仿若那盛开的雪莲花,高不可攀,一直走着,给人的感觉,清冷孤寂,好似一道秋风般,有点点的萧瑟之意了。

    刚走了不久,身边似乎就有动静了,云珠有些不放心,苏兰芷示意云珠去看看,云珠便嘱咐苏兰芷不要走远,离开了。只是这一离开,似乎就被绊住了,许久不曾回来,苏兰芷转眼,就感觉到身边一阵寒风吹过,出现在眼前的男子,一双阴鸷的眼角让人恐惧,让那本来英俊的容颜却是显得有些诡异了。

    “白三公子,你这是何意?”瞧见眼前出现的男子,苏兰芷笑了笑,并没有因为面前出现了一个男子就变得害怕了,反而从容的让人有些忧心。那男子见着苏兰芷镇定的模样,倒是笑了笑,“苏小姐倒是好眼力!”那笑容有些诡异的弧度,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有些阴森恐怖了。

    “殿中热闹非凡,白三公子怎么就不去凑热闹,偏偏来了这里?”瞧见眼前的人,苏兰芷并不讶异,刚才白珠的怪异,慕容雅几人都看出来了,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只是她没有想到,白家的人,怎么就还没有吸取教训呢?还是狗急了跳墙,所以也没有了什么顾及呢?

    “苏小姐又是为何独自一人出来,莫不是想要见谁吗?”往苏兰芷的面前靠近了些,白三公子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有些恶毒,苏兰芷不经意间后退了几步,“白公子这般咄咄逼人,可是知道结局?”

    “呵呵,苏小姐又是何必害怕呢?苏小姐刚才偷偷的出来,可不就是为了见我吗?”

    “白三公子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好歹我也是相府嫡女,你一个侯府庶子,难道还能让我倾心不成?”白家的人,还真的是欺人太甚!

    “呵呵,苏小姐,虽然我是庶子,可是很得父亲的疼爱,苏小姐莫不是还看不起在下不成?不然苏小姐怎么会刻意的出来相见呢?”

    “你可真会自欺欺人!”嘴角有些鄙夷,苏兰芷知道这白三公子乃是宫中的侍卫,今日因着宴客,所以都被调来守备了,如今周围都没有人,而且云珠也被人“掉”走了,想来这些人,目的就是自己吧?

    元武侯还真的是看得起自己!

    “苏小姐一会儿就不那么想了!”被苏兰芷如此看不起,白三公子的眼底有些阴鸷,看着苏兰芷的目光,突然就变得越发的不善起来。

    “是吗?那白三公子这是要如何呢?”并没有因为对方语气中的笃定就有些害怕了,苏兰芷笑得依旧淡定,似乎完全都没有被对方影响的样子了。

    “这乾清宫有一座湖,苏小姐可是知道?如今寒冬腊月,那湖里的水,怕是很冷吧?”说完,还不待苏兰芷反应过来,一双阴森的手,已经就往苏兰芷的身上推过去!

    “啊!”随着一声尖叫,“噗通”一声,便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就那么被无情的推入了那冰冷的湖水之中,水波荡漾起一道道的痕迹,在这样子的夜里,如此幽冷,却落入那冰冷的湖水之中,想来这条命,怕是都去了大半吧?

    见着苏兰芷落水了,白三公子大叫一声,“有人落水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跳入了那水中,往那影子游过去了。

    谁都不知道,在白三公子落水以后,一道白色的影子划过,那道清冷的目光就那么冷冷的扫过那平静无波的湖水,最后,眨眼便消失在了这夜空之中了。

    ……

    因着白三公子的那声呼喊,外面马上就热闹了起来,许多人打着灯笼在岸边观看,生怕就出了人命,弄得不开心了,这样,自然也惊扰了里面的人了。

    “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如此喧哗?”皱了皱眉头,文帝脸上有被打扰的不悦,这会儿倒是有侍卫进来报告了,“皇上,有人落水了!”

    “怎么回事?谁落水了?”文帝那锐利的眼神就是一紧,被打扰的不悦此刻更加的明显,一旁也不知道是谁多事的说了一句“怎么苏小姐不见了?”文帝冷冷的扫过去,看到赵怡蓉那嘟囔的样子,再看着苏兰芷的确是不在,眼底划过一抹疑虑,苏青岚见了,赶忙就回答了,“皇上,小女刚才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出去走走了。”这话的意思是解释为何苏兰芷不在,文帝似乎也信了,看着那侍卫,却是继续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落水了?是谁落水了,可是知道?”

    “臣不知,臣只是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便看到白护卫去救人了!不过臣听到呼声,想来是一位小姐了。”

    “人可是救回来了?”如今小年夜,文帝自然是希望热热闹闹的,出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喜欢!

    “如今白护卫正在施救,臣急着来回话了,并不知晓!”多余的话,这侍卫也是不敢多说的,可不想惹祸上身了。

    “还不快去看看!”大过年的出事情,可是着实犯了文帝的大忌了,文帝自然不喜!

    “是!”那侍卫刚出去,一旁的静妃见了,脸上挂着担心,“皇上,要不要出去看看?这万一是哪家的千金那就……”静妃的话有些欲言又止的,文帝想着刚才有人说苏兰芷不在了,也是有些担心,“出去看看吧,如今大过年的,可别出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就有人落水了呢?文帝心下不喜,赶着就出去看了。

    刚刚出去,就听到有人惊呼,“救上来了,救上来了!”随着这声音,便看着白三公子有些颤抖的抱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发丝凌乱,浑身发抖,原来的面目被遮住了,衣服也满是凌乱,纵然是大冬日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在水中挣扎还是怎么的,那衣服很是散乱,甚至都可以看到里面玲珑的曲线了,这还真的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