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竟然是她?
    女儿家家的,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了,这个女子如此衣衫不整的被一个男子如此抱着,着实是有些难看了。虽然是寒冬腊月,然而见着这情景,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这……

    大家看不到那女子的容颜,然而从那女子的你穿衣打扮也能知道定然是哪家的千金了,瞧着白三公子抱着那女子有些狼狈的样子,心里都有些唏嘘,最后,还是静妃开口了,“呀,老三,你这是作甚?还不快把人家女儿家家的放下,这可成何体统,你这样子不是平白的坏了人家的名声吗?”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可是静妃这会儿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那还真的就是实至名归了,白三公子脸色有些尴尬,却是抱着那女子就跪下了,“惊扰了圣驾,还望皇上恕罪,臣实在是情非得已,这女子她……”似乎有些犹豫,最后白三公子低下了头,“臣愿意负责!”话语里的意思,实在是让人遐想,大伙儿见着那白三公子就因为救了一个人不得不负责,如今看着白三公子那有些欲言又止的话,实在想由不得不去想刚才在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尤其是这会儿见着那女子一动不动的被白三公子抱着,竟然也不知道避开,各自的心里,也就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了。

    “起来再说,这女子是怎么回事?”皱了皱眉,瞧着眼前的局面,文帝见着那女子觉得有些眼熟,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就是了。

    “皇上,她估计是害怕吧,所以……”话说间,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解了此人的穴,那女子这会儿终于是有些动弹了,顿时惊叫了出来,“啊,救命啊!”说完就猛地推了白三公子一下,白三公子正在诧异这声音怎么有点怪,这会儿看着女子的脸,顿时就讶异了。

    怎么会是她?怎么不是苏兰芷?刚才他推的人,明明就是苏兰芷啊,怎么转眼间,人就变了呢?

    如此急转弯的一幕,别说是白三公子愣住了,就是站在一旁的静妃,乃至赵氏也都愣住了,最后,还是静妃反应过来,喝止住了那女子,“来人啊,还不快将白小姐拉住,拿个披风来给她披着,可别感染了风寒了!”实在都没有想到,白三公子救的人竟然就是白珠了,大家想着白三公子刚才说过的话,看着白三公子和白珠的眼色,就有些不大对了。

    这要说负责,两人可是亲兄妹,这负责的话,岂不是**了吗?莫不是白三公子连自己的妹妹都没认出,还是里面,有些什么隐情呢?

    在大家诧异间,静妃已经吩咐人将白珠给包裹住了,也免得春光外露,到时候他们白家的名声,可就真的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帝看着白三公子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从白三公子刚才的话可以看出,白三公子完全就不知道自己救的人是谁了。可是自己的亲妹妹,虽然如今夜色朦胧,真的就没看出些什么?

    “皇上恕罪,刚才臣听闻有人落水,一下子心急就跳下去救人了,也来不及看清楚是谁,刚才臣见着这女子衣衫凌乱,着实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才想负责。只是臣真的不知道,这竟然就是家妹啊,还望皇上降罪!”怎么都没有想到白珠会来凑热闹,白三公子这会儿脑子也是一片的浆糊了,压根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刚才明明就是他亲自推的苏兰芷下水,亲眼见着对方落水的,怎么就……

    别说是白三公子不解了,就连元武侯府其他的人也是一脸的困惑,实在是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白三公子了,他刚才明明亲自推的苏兰芷下水,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了,当时也没多想就跳下去救了苏兰芷,还不忘记趁机将对方的衣服和头发弄乱,制造一种假象,也是为了彻底的毁了苏兰芷的清白,让对方不得不嫁给他这个是庶子,从此就将苏青岚完全的掌控在他们元武侯府的手里,再也不用担心苏青岚跟他们作对,甚至可以借着苏兰芷要挟苏青岚扶植五皇子,那么他们就多了一道助力!这些,元武侯府的人本来都打好了算盘了,也意料了结局,却不曾想,被人当头棒喝,这滋味,还真的是不好受了!

    可是,他们哪里想得到,竟然苏兰芷在白三公子的面前就被人掉包了,本来完全有把握的事情,大家也都没有多想,故而并没有发现白珠和苏兰芷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一样的,这会儿突然变成了这样子,说实在是,大家的心里,都是震惊的,当然元武侯一家的人甚至觉得很惊悚了,看着白三公子的眼神也多了分不解和责备,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庶子做事情,那么没谱了!

    这会儿事发突然,元武侯府的人还弄不清楚状况,也只好忍着,不过看着白三公子的眼神,却是很不妙的,文帝将大家的眼神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想法,却是看着白三公子,那睿智的目光,带着帝王让人压抑的霸气,就那么直直的看过去,着实是让白三公子心惊了,“你也是一片好心,只是没有看清楚是谁罢了,你且起来吧!”没说降不降罪,文帝那眼神让人看不透彻,却也有些忐忑了。

    “多谢皇上!”心里有些忐忑,白三公子知道,经过今日的事情,他怕是要在府内彻底的失宠了。

    本来他就只是一个庶子,因着自己努力,好不容易混了个宫中侍卫当当,也得了元武侯的器重。所以今日才将那么好的事情交给了他,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娶到苏兰芷,到时候就平步青云了,哪曾想,却出了这样子的岔子!

    想着文帝刚才的目光,虽然没有责怪,但是白三公子知道,自己的前途,算是毁了,而且回去……

    白三公子甚至都不敢想回去了会怎样!

    “皇上啊,这白小姐刚才落水了,可是要赶紧的去换一套衣服才是,不然着凉了可不好了,这寒冬腊月的,湖水可冰着,万一伤寒了,可就糟糕了。不如让臣妾让人带她去换洗一下,喝些姜汤吧,如今大过年的,闹出些毛病,也晦气!”皇后娘娘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来,这说话也是极其的富有艺术的,表面是表现了她的雍容大度,贤惠典雅,然而那一字一句,无不都是让文帝觉得,有人在找他的晦气了。

    是啊,这大过年的,怎么就突然落水了呢?还来了那么一出?这想让人不去多想,都是不可能的!

    “皇上,这……”静妃也是不想让白珠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衣衫不整的,发丝凌乱,还是赶紧的离开的好,也免得被人找了麻烦了。

    “皇上,还请皇上让小女先去整理一下,一会儿再来谢罪!”赵氏真的恨死了白珠的不争气了,好端端的跑出来作甚,还弄成这个样子,真的是丢尽了他们白家的脸了!

    还有这老三是怎么回事?明明千交代万交代,就是别搞砸了,怎么还搞砸了?莫不是不满意这婚事不成?还是故意的想毁了她女儿了?

    思及此,赵氏狠狠的瞪了白三公子一眼,实在是觉得这庶子碍眼,要不是想要搓搓苏青岚的威风,而且就这庶子在宫中当侍卫,好方便行事,她也不会就那么便宜了这庶子了!

    可是庶子就是庶子,不成器的东西!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

    他们白家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已经元气大伤了,本来想借着这一次的机会翻身的,没想到,却成了这样子,要想再找这样子的机会,也实在是难得了!

    一时间赵氏百感交集,元武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恨自己计划不够周全,这会儿老脸都丢尽了,而且更是引得皇上的猜忌,这可如何是好啊?

    “也好,带白小姐下去整理一下!”摆了摆手,文帝对这次的事情,很明显的不大高兴。人年纪大了,最忌讳的,就是这样子的事情了,尤其如今大过年的,这不是存心的给他找晦气吗?

    心里不满意,文帝自然也不想别人舒坦了,“白侍卫,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小姐怎么会突然就落水了?”

    “臣,不知,臣只是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就跟来了。”

    “是吗?”那双深不可见的眸子盯着白三公子,让人看不出文帝在想什么,但是可以清楚的知道,文帝此刻,心情并不是很好。

    “皇上,不如先回去吧,这外面天寒地冻的,我们先回去,再慢慢的询问可好?”皇后自然是看出了皇上的不悦的,心下暗嘲静妃一干人等的没脑子,本来是算计了别人,却被人反算计了去,还真的是活该这会儿颜面尽失了。

    “也好!”视线似有似无的往元武侯看去,文帝转身就走了,大家赶忙跟了上去,各自的脸上都赔了小心,生怕惹来了帝王的不悦了。

    ……

    只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就是,待到他们都离开了,暗处这才是终于现出了两道影子,女子清丽脱俗,男子温润如玉,可不就是天生的一对吗?

    “兰兰,这场戏,你可还是满意?”秦之衍笑嘻嘻的揽着苏兰芷从一旁的树下落下,脸上的笑容带着一股子冰冷的气息,看得出,他是怒了。

    要不是刚才他看着苏兰芷出来,有些不放心的过来看看,这些人,是不是就会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了?

    “挺满意的,只是那白珠,武成王是怎么弄下去的?”刚才苏兰芷刻意的示意云珠离开,就是想知道对方干什么了,得知对方干的事情,苏兰芷本来是打算让对方好好的吃亏的,却不曾想半路秦之衍突然出来了,在她快要落水的时候救了她,反而将白珠弄下水了。这虽然和苏兰芷想象的有些偏差,不过,却是更加的有趣了。

    呵呵,他们不是喜欢看戏,喜欢算计人吗?那她,让对方看看自己导演的戏,自己被自己算计,岂不是很好?

    这下子,白珠那名声,怕是都臭了吗?这样子的人,想要嫁给别人当正妻,嫁入高门,那是完全不可能了。

    “呵呵,她刚才偷偷摸摸的跟出来,我瞧她贼头贼脑的,一个不小心就将她踢下去了。不过还真的是没有想到,那白三公子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认识,还闹了那么一个笑话,着实是让人吃惊了。”说得好像没什么事情一般的,不过刚才秦之衍可是也废了些心思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效果呢?

    “只是不知道这人选,兰兰你可是满意了?”这白珠着实是讨厌,秦之衍刚才就见着这白珠去苏兰芷那里示威去了,当然是要给对方一个教训了。

    元武侯实在是心狠,要毁人清白,那他就让对方自食恶果,其实也是很不错的。

    “多谢武成王了。”有秦之衍的帮忙,也算是事半功倍了,苏兰芷看着对方一直放在腰间的手,有些无奈了,“武成王,男女授受不亲,这会儿我已经不在树上了,还希望武成王能够放开我了。”刚才也是为了避免麻烦,所以秦之衍直接就抱着她上树了,想着那寒风中身旁温润的体温,还有腰间那温暖的手掌,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她到底是个女子,前世虽然也嫁人,然而秦焰本就是一个冰冷的人,除了偶尔的温柔细语,素日里倒是没有那么亲近她的,故而对秦之衍的亲近,苏兰芷有些不大习惯,甚至是有些羞涩的。

    “呵呵,兰兰的腰肢一手盈握,还真的是柔软无比,让我好生舍不得呢!”难得吃到苏兰芷的豆腐,刚才也是不得已,这会儿,秦之衍也有些舍不得放开了。怀里的温度,还有那幽香,还真的是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武成王请自重!”没有想到对方如此赖皮,听着对方那暧昧的话语,苏兰芷面色划过一抹尴尬,正想着如何脱身呢,这会儿白珠却是赶过来了,“小姐,你没事吧?”刚才白珠本来是要救苏兰芷的,结果被秦之衍抢去了,白珠无奈,只好先隐藏自己,也免得被人发现了。这会儿人都走了,白珠自然是要找苏兰芷的,远远的就看见苏兰芷和秦之衍躲在树下,白珠当然是担心的,生怕苏兰芷吃亏了。

    苏兰芷见着白珠跑过来了,有些懊恼的看着秦之衍,担心自己和秦之衍这般暧昧的姿势被白珠看了去,正准备推开对方呢,到不曾想,秦之衍这会儿,很乖巧的松开了。

    “小姐,你还好吧?刚才有没有受伤?”云珠仔细的检查苏兰芷,对一旁的秦之衍倒是视若无睹,心里其实是有些责怪秦之衍刚才跟她抢了苏兰芷的。在云珠看来,男女有别,刚才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苏兰芷的名声,不是照样不保吗?

    “我没事,你呢?刚才可有被人发现?”

    “奴婢还好,刚才见着有人过来了就躲着了,没有被人发现!”

    “那就好,我们赶紧进去吧,有些人没有看到我们,怕是要将脏水泼我们身上了!”白珠如今落水,刚才白三公子又是冲着她去的,苏兰芷当然不会以为对方就那么放弃了。

    “好,小姐,我们赶紧的进去吧!”也是担心出来的久了遭人怀疑,云珠跟着苏兰芷就打算走了,苏兰芷临走之前,想了想,最后还是跟秦之衍说了声“谢谢”,接着就走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秦之衍听到她的这声谢谢,脸上顿时就好像开了花儿一般的,心情大好了。

    瞧着苏兰芷离开的背影,秦之衍知道自己也不好离开的久了,不然被人发现,怕是以为这事情跟他有关,到时候扯到苏兰芷的身上不好,整了整自己那愉悦的心情,秦之衍最后笑了笑,也瞧瞧的进去了。

    两人都是偷偷的进去的,只是有人一直都在关注着苏兰芷,赵怡蓉和昌伯侯夫人一见着苏兰芷进去了,似乎都有些惊讶了,“呀,苏小姐,你刚才去哪儿了啊?怎么这会儿才回来?”其实苏兰芷加快了速度,很快就跟上了大家了,此刻就是跟着大家走的,只不过在后面,却不曾想这会儿被昌伯侯母女抓住,苏兰芷心下,的确是不舒服了。

    这昌伯侯母女着实是让人讨厌,怎么一直都像那苍蝇一般的,咬着她不放呢?

    因着昌伯侯母女的话,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苏兰芷,想着刚才的确是有人说苏兰芷也出去的,看着苏兰芷的目光,也是有些疑虑,一旁的莫莹见了,赶忙拉了拉苏兰芷,笑了,“昌伯侯夫人,我们家兰芷虽然貌美如花,可是你们也不用时时刻刻都盯着啊?这样子,我们兰芷可是会害羞的!”这话说的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十分的尴尬,好像他们像苍蝇一般的盯着人家,着实是失礼之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