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可好?
    “二弟,今日之事,兰儿做的,实在是有些不妥当了,得罪了元武侯,怕是宫中的静妃娘娘也一起得罪了,还有五皇子,实在是糊涂啊!”苏青秀快被苏兰芷气死了,没事情怎么就惹了那么多的事情?

    元武侯是那么好得罪的吗?更何况宫中还有贵妃呢,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静妃如今失宠,也不过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只要还有五皇子,五皇子一天不倒,静妃和元武侯府就还有复兴的可能,如此,那可如何是好?

    苏青秀想着刚才五皇子秦炎看着他的眼神就觉得毛骨悚然的,想着对方说的那句“庆王爷,您还真的是有一个好侄女!”苏青秀就觉得浑身都是发抖的,心底有些惧意了!

    这些年,他早就和五皇子绑在一起了,自己知道了五皇子的秘密,当然自己的秘密,五皇子也是知道不少的,如果对方要对付自己,那他,还有活路吗?

    苏青秀想到秦炎会因此对付他,和他离心,就恨死了苏兰芷今日的莽撞了,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搬出了长辈的架子,训斥了。鴀璨璩晓

    “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莫不是让兰儿就在那里任由人欺负吗?白小姐做错了事情,难道兰儿就得忍着?我的女儿,可不是养来帮别人代罪的!”看着苏青秀,苏青岚说不出的失望了。

    以前还只是觉得自己的哥哥太过平庸了些,不争气,没什么本事,但是到底是一家人,自己的哥哥不会拖自己的后腿的。所以对自己的哥哥,他能帮的,也是都会帮的,毕竟打着骨头还连着筋呢。

    可是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苏青岚早就对苏青秀失望了,今日明明就是百家的错,苏青秀却来怪苏兰芷,苏青岚自然不会给苏青秀好脸色!

    他们可不是任由人宰割的!

    苏青秀看着苏青岚的的神色,那眼神有些冷意,苏青秀有些害怕,少有见着苏青岚如此,苏青秀作为大哥,长兄为父,自然是要摆出架子,可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被苏青岚压下去了,“二弟,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她今日像个什么样子?哪里有个大家闺秀的模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咄咄逼人,将元武侯和白小姐逼到了那样子的境界,这样子,岂不是有辱门风?我们苏家如今虽然比不得从前,然而也是百年世家,哪里出了这般的闺女?这以后,谁家的人敢来求亲?这般咄咄逼人的女子,谁家敢要?”作为长子,苏青秀一直都被苏青岚压着,大家都觉得他不配继承王位,也觉得他能力比不得苏青岚。所以从小到大,他就不喜欢苏青岚,总觉得只要有苏青岚在,他就是渺小不会被人发现的存在!

    他真的是不甘心啊!

    然而不甘心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就被苏青岚压着?可是他作为长兄,哪里容许自己的威严被人挑衅?他可不允许苏青岚教训他!就算是要教训,也是他教训苏青岚!

    此刻,努力的摆出一副训人的样子,苏青秀这些年可是和五皇子牵扯了不少了,一时半会儿自然是和五皇子牵扯到一起的,当然是见不得有人跟他唱反调了!

    然而就算他想训斥人,也不是谁都会卖他的面子的,苏青岚见着苏青秀说话越发的没有头脑,将苏兰芷护在自己的后面,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了,“大哥,我敬重你大哥,但是也希望你当得起我这声‘大哥’,今日之事大家都看的明白,连圣上都没有意见,你莫不是还不满意圣上的裁决不是?”对苏青秀,已经不单单是失望可以形容的了,苏青岚看着自己的长兄,以前还只觉得此人是平庸,怎么如今,反而觉得越发的没脑子,也愚蠢了呢?

    难道还以为静妃好五皇子靠得住吗?皇上已经起了疑心了,对五皇子和静妃也都忌惮了起来,而且他也不会放过对方,所以,他们是万万没有机会了的。

    “二弟,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满意皇上的话了?”苏青秀可没有想到苏青岚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当众的就让自己难堪了!一张脸顿时气得通红的,着实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二弟,越发的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该死的,这话是随便说的吗?圣上的话,哪里是让人轻易的就反驳了的?

    “大哥刚才的意思,可不就是这意思吗?”看着苏青秀那愤怒的样子,苏青岚突然觉得很累。本以为的亲人,总是算计他,拖他的后腿,他着实是有些恼了。

    “我不过是说侄女几句,今日之事,她的确是做的过了的,一个女儿家家的,哪里就能够那么伶牙俐齿了?我们苏家的女儿个个都是贤娘淑德的,哪里能够如此这般的不近人情?”苏青秀真的快被苏兰芷气死了,虽然如今五皇子不得势,可是要算计他,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苏青秀当然是恨极了苏兰芷今日的举动,害他遭罪了!

    “大哥,到底谁才是你的亲人?”见着苏青秀为了一个外人如此的职责自己的女儿,苏青岚真的是彻底的失望了。

    或许,他真的不应该期待自己的亲人的,他们除了算计他,还会做什么呢?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青秀这会儿是听出不对来了,看着苏青岚,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点点的恐慌了。

    虽然五皇子得罪不得,可是苏青岚,苏青秀也是不好得罪的,他的前程,可是还需要苏青岚帮忙的!不然他就只能是这个闲散王爷了!

    “大哥,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今日作为弟弟,我再奉劝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大哥好自为之。如今圣上身体安泰,这结党营私的事情,大哥还是不要做的好,不然就算是亲兄弟,我也是帮不得你的,告辞!”说完在苏青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拉着苏兰芷和慕容嫣上了马车,再也不想让自己的妻女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了。

    曾经因为这些所谓的亲人,他已经伤害了他们许多了,从今往后,他不会再让他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了!

    “喂,你,你给我回来,你这什么什么意思?”刚才苏青岚眼底的陌生让苏青秀终于是知道了不安了,这会儿想要将苏青岚拉回来,可是那马车已然远去,苏青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青岚走了。

    他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对方其实都是知道的?那该怎么办才好?

    苏青秀想着苏青岚的警告,一脸的苦恼,一旁的孙雪茹见了,嘴角划过一抹讽刺,最后,却恢复了往日的温婉了,“王爷,我们还是赶紧的上车回去吧,可别让人看了笑话了。”的确,自己的丈夫,愚不可及,岂不就是笑话吗?

    如今静妃已经失势,元武侯也再也不复曾经的光鲜,五皇子就算是得了皇上的宠爱,也不会再有机会了。可真的是愚蠢之极啊,以为和元武侯沾亲,就能得了许多好处吗?如今还不趁机斩断这关系,将来新帝继位,受苦的,可不还是他们吗?

    “王妃……”看着孙雪茹那温婉的样子,苏青秀心里总算是稍微舒服了些。能娶到一个高贵的妻子,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先上车再说吧!”等上了车,孙雪茹看着苏青秀,犹豫了一下,便将自己的顾虑说了,“老爷刚才做的的确是过了,你和小叔子可是亲兄弟,五皇子不管是谁,那终究是外人,老爷为了一个外人寒了小叔子的心,小叔子以后,怕是不会跟你亲厚了的。”这些话,如果不是因为孙雪茹不想苏青岚害了庆王府,她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五皇子已经靠不住了,他们必须想办法,重新选一个才是,免得将来受了波及了。

    “那可怎么办?”他可还有许多是要仰仗苏青岚的!

    苏青秀刚才也是被五皇子的话吓到了,所以才会一时之间没有多想就去训斥了苏兰芷,可是他怎么想到,苏青岚会那么维护苏兰芷?

    不过是一个赔钱货罢了,这是何必?

    苏青秀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岚如今对苏兰芷已经这般的在意了,如果知道,他刚才也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老爷刚才的确是冲动了,虽然静妃和五皇子得罪不得,然而如今静妃和五皇子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受宠,老爷还是要早作打算才是!”不让连累了他们,可就不好了!

    看来,她真的得加快进程,让儿子早点继承王位才是,也免得被眼前这个蠢人给弄丢了去!

    “可是就算是元武侯失了势,然而五皇子依旧是皇上的血脉,而且五皇子从小就聪慧,很得皇上喜欢,万一他重新得了宠爱,可怎么办?”不得不说苏青秀虽然糊涂,到底还是有些脑子的,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点,苏青秀很清楚,如今他们那么快就抛弃了五皇子,那不是平白的树敌吗?更何况他们和元武侯府地区是有姻亲关系,哪里能说断,就断了呢?

    “老爷这话说的也在理,可是刚才小叔子说的,妾身觉得也很对,皇上如今龙体安泰,几个皇子之间各有千秋。之前我们和五皇子搭上线,那也是因为母妃和元武侯夫人是亲姐妹的关系,然而如今元武侯失势,五皇子定然也遭了皇上的猜忌,我们自然还是要远着些的好,老爷你说呢?”自古夺嫡,可都是鲜血淋漓的,万一站错了队伍,那可是满门都灭绝了,孙雪茹对朝堂的事情虽然并不是很了解,然而她的父亲有劝她劝着苏青秀暂时不要站队,孙雪茹就算是恨着苏青秀,也不可能拿着王府和自己还有孩子开玩笑的。

    算了,就当做是便宜他了。

    “你说的也对,这事情,我得好好的想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如今想要升职,得到重用,就不好树敌,也还得多有些依靠才是。不让到时候吃亏的,也还都是他了。

    “老爷好生想想是好的,妾身不是说就那么突然就远离了五皇子了,妾身只是说,如今小叔子已经将五皇子他们得罪的很了,老爷作为小叔子的亲哥哥,想来就算是这不是老爷的本心,在别人看来,你们亲兄弟也是一体的。老爷将来还有许多需要仰仗小叔子的,小叔子如今位高权重,很得皇上重用,而且妾身听说弟妹和秦王妃也扯上了关系,我们可不能小觑了才是。”虽然恨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可是孙雪茹不得不承认,她有许多的时候,也是需要对方帮忙的,所以,苏青秀和苏青岚的关系,还真的是不能断了才是。

    这些日子孙雪茹受了父亲和母亲的教养,也算是明白了自己暂时不能对慕容嫣他们下手,如今,也只能伺机而动了。

    反正这仇,她是一定要报的,只是如今她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也只能忍了。

    “王妃说的极是,只是我那弟妹,真的和秦王妃有了来往吗?”秦王妃是谁,在大苍谁不知道?秦王府的荣宠不断,今日苏青秀也是看明白了,如果相府真的和秦王府有了来往,那他还真的是不敢得罪了苏青岚了。

    虽然他也是一个王爷,可是论起身份和荣宠,和秦王那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老爷,妾身上一次去秦王府,可是见着秦王府对弟妹十分的亲昵,对兰儿也是极好的。秦王如今深得皇上的信任,又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兄弟,如果老爷能借着这个机会和秦王熟识,老爷难道还担心不能得到重用吗?”虽然恨苏青秀的无情,恨老庆王妃的狠心,可是孙雪茹知道,她只是一个女子,依旧需要依靠苏青秀。苏青秀好了,她自然也就好了,可是苏青秀不好,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孙雪茹上一次回娘家,被家里人看出了些猫腻了,父母好生的开导了她一番,说了许多道理。她也明白了自己无法真的就害了苏青秀,不然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了。

    只是她不甘心啊,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儿子早早的继承了这王位,这样,她就不用每天逼着自己面对着憎恨的人,还那么笑嘻嘻的了!

    如今,也只能忍着了,一切都是为了儿子,至于她那可怜的女儿……

    想起上一次偷偷的去看苏兰雨,看着女儿那残废的腿,还有女儿那一直不得好的身子,孙雪茹就心疼极了,对苏青秀一干人等的恨意,也就更深了。

    只是再多的恨,孙雪茹也只能忍着,不然一个不查,让苏青秀等人知道了,她就再也没有报仇雪恨的机会了。

    苏青秀这会儿只是想着如何重新获得恩宠,重振庆王府的辉煌,自然是没有见到孙雪茹那满脸恨意的表情的,孙雪茹今日所说,给了他许多的深思,苏青秀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放下身段来,“既然如此,那今日我的确惹怒了二弟了,王妃,明日还麻烦你走一趟,替我去跟二弟道歉了。”作为嫡兄,苏青秀自然放不下面子,只好让孙雪茹出面,也免得他丢人了。

    孙雪茹暗自恨苏青秀的奸诈和敢做不敢当,恨极了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蠢,选了那么一个没骨气的丈夫,可是面子上,却还是温婉的笑了笑,可是一点都不想给苏青秀擦屁股了,“老爷,你是兄长,端端是没有上门道歉的道理了。小叔子和弟妹许久都没有来王府了,不如明日就设宴,邀请他们来王府坐坐,到时候老爷和小叔子把酒言欢,岂不是更好?”

    如今虽然是忍着,孙雪茹也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的,她可不会因为一个让她寒透了心的丈夫去低下自己那高贵的头了。反正莽撞得罪人的又不是她,凭什么要让她上门去道歉?

    好歹她也是一个王妃,怎么可以如此就丢了自己的脸面了?苏青岚如今对苏青秀上门态度,她还不知道吗?她可不会傻傻的就往刀子口上撞去了。

    反正能说的能做的,她都做了,得罪苏青岚的是苏青秀,不是她,更不是她的儿子,苏青岚到底是一个讲究情面的人,对他们,也不会多为难的就是,她何必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麻烦自己呢?

    “王妃你说的极是,只是二弟已经有许久不曾来王府了,每一次去约他,他都借口推辞了,如果他明日又推辞,那可如何是好?”苏青秀看着孙雪茹,不得不说孙雪茹说的很对,苏青秀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怎么会做下丢面子的事情呢?孙雪茹虽然不是他,但到底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发气,代表的不也是他吗?他们是长兄张嫂,哪里能丢了长兄张嫂的风范?

    “小叔子如果不来,那到时候,我们让人送分礼物去就是了,老爷你是长兄,小叔子怎么说都是你的亲弟弟,难道还真的因为这点小事情就恼怒了你吗?”话虽然这么说,孙雪茹是早就看出了苏青秀和苏青岚之间的隔阂了,今日苏青岚更是恼怒极了,再这样子下去,这兄弟情分,可是真的就淡了。

    不过淡了又怎么样呢?苏青秀她靠不住,她如今只能靠着儿子,她自然得为儿子筹划筹划,争取早日继承了这王位,她就不用总是和苏青秀虚与蛇委了。

    孙雪茹的心里这会儿也有了个计划,所以,她就更是要阻止苏青秀了。

    “你说的也极是,我怎么说都是他的兄长,长兄如父,他该是敬着我的!”孙雪茹的话让苏青秀信心膨胀,自然也不会真的以为苏青岚会不管他了。他是兄长,母妃还是他养着的,难道他真的有了什么要求,苏青岚还会拒绝不成?

    “那老爷,明日……”看着苏青秀那得意的样子,孙雪茹眼底划过一抹讽刺,只是转眼,就恢复了温婉了。

    “明日你安排吧,我相信你!”妻子做事情,还是很让他放心的,这些年将王府打理的不错,府中的妾身也被孙雪茹管理的各个都体贴动人,让他好不愉快!尤其是最近多了许多的美妾,他真的是有些陷入了那温柔乡里面,爬不起来了。

    这自然是孙雪茹的政策之一了,反正她现在是已经不在意苏青秀了,给对方纳了那么多的美妾,也是想要点点的压垮了苏青秀的身子,到时候,她的儿子自然也能早日的继承了这王位了!

    只是苏青秀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已经是恨不得他死了才好了,当然还以为是孙雪茹贤惠,看着美妻如此,府中美妾如云,苏青秀满足的笑了笑,“有妻如此,我也足以!”妻子如今是越发的懂事了,他想要什么,再也不像以前那般的,还有所压制了。现在他想要哪个女子,妻子马上就会洗好了送他床上去,果然是越发的贤惠了!

    “能为老爷分忧,是妾身应该做的!”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并不达眼底,孙雪茹看着眼前这个渐渐被掏空身子的男子,实在是想不到,自己以前,怎么就看中了眼前的人呢?

    怪只怪她眼光不好,错把鱼目当了珍珠了,不过没关系,她会慢慢地纠正自己的错误的!

    “呵呵,能娶到如此的贤妻,果然是我的福分啊,雪茹,你真好!”难得的深情,苏青秀如今除了仕途不满意,其余的都风生水起的,美妾环绕,府中美妾如云,他早已经乐不思蜀了。

    “能嫁给老爷,也是妾身的福分!”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青秀那得意的样子,孙雪茹压下眼底的恨意,着实是觉得厌恶极了。

    ++++++++++++++++++++++++++++++++++++++我是情节转换线

    苏青岚一行人等上了马车,苏青岚的怒火,着实是难消了。想起自己的亲哥哥非但不帮着自己说话还罢了,如今还训斥自己的女儿,苏青岚对苏兰芷,满脸的愧疚了,“兰儿,刚才你大伯的话,你别在意。他不是有心的。”到底是亲哥哥,苏青岚失望了,可是也不能让女儿对苏青秀不满了,毕竟女儿还是晚辈,这样子做,不好。

    “爹爹,那你怪兰儿吗?怪我不懂事,让爹爹蒙羞了吗?”

    “兰儿说的什么话?你是爹爹的女儿,刚才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爹爹就是给你做主也不为过的,你做了什么,爹爹都很欣慰,爹爹的兰儿是好样的。苏家的女儿,不是随便就让人算计和欺负的!”摸了摸女儿的长发,看着女儿越发动人的脸蛋,那倾城之姿已经阻挡不住了,苏青岚自然是希望女儿可以快乐无忧的。

    “呵呵,既然爹爹都那么说了,女儿又何必在意大伯的话呢?女儿是爹爹的女儿,自然是听爹爹的!”今生的苏兰芷,完全都不把苏青秀当成自己的亲人了,一个可以为了权势和地位,放弃亲兄弟的人,甚至落井下石的人,不配做她的亲人!

    “我的兰儿自然是极好的,刚才你也表现的很好,不愧是我苏青岚的女儿!哈哈……”女儿那么沉重稳重,遇到事情不骄不躁,的确是值得骄傲的。苏青岚可不会像苏青秀一般的,认为女子贤良淑德,除了女红诗书,一味的只懂得恭谦就是好的了。他反而希望女子有自己的注意和想法,不要总是依附于男子才是极好的。

    这样子的女子,也更容易获得尊重,甚至遇到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也可以让关心他的人放心了。

    “呵呵,爹爹这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瞧见苏青岚眼底的喜色,苏兰芷知道苏青岚暂时是不会去想苏青秀的事情了。这样极好,她才不想因为一个苏青秀,就影响了苏青岚的心情了。

    那般的亲人,完全不值得的,不管你为对方付出了多少,对方都是不在意的,既然如此,那又是何必呢?还不如花些心思去好好对待值得的人,养不熟的狼,终究是狼,说不定到最后,还是会恩将仇报呢!

    “哈哈,谁敢说我们兰儿不好呢?我们的兰儿,不管是才学还是品貌,那可是样样都拔尖的,可是让人羡慕不来的!”

    “爹爹,我哪有这般好啊?”饶是苏兰芷再镇定,被苏青岚这么夸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划过点点的羞涩,更是看得苏青岚笑了笑,“哈哈,兰儿竟然也是会害羞的,难得难得啊!”

    “爹爹!”被苏青岚打趣了,苏兰芷有些无奈,不过看着苏青岚能被自己转移注意力,苏兰芷也是很满足的。

    “好了,老爷,女儿家家的,脸皮子薄,你可别说了,不然兰儿恼了你,几天都不理你,到时候还是你郁闷了。”看着丈夫女儿关系融洽,慕容嫣也觉得格外的满足了。一家人能如此幸福美满下去,她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呢?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子下去了,经历了那么多,她真的不想再有什么波折了。

    ……

    回到相府,苏兰芷便告辞了慕容嫣和苏青岚,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了,早早的就让人准备热水沐浴更衣,看着时辰,苏兰芷便将下人们都支走了。

    出宫之前看到秦之衍那含笑的眸子,隔着很远苏兰芷就看到了对方的嘴型,“今晚等我!”当时的苏兰芷着实是有些吓着了,匆匆避开了自己的眼睛。此刻想着秦之衍会来,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竟然也没有半点的排斥,反而有些期待了。

    只是让人下去,随意拿着一本书看了看,等了许久都不见秦之衍过来,苏兰芷的心里,有些失落了,翻开的书其实也没有翻过几页,不得不说,苏兰芷今夜的心绪,似乎格外的不宁静了。

    不得不说,今日秦之衍的所作所为给了苏兰芷一种安全感,这是她前世今生都缺乏的安全感。

    说到底前世的她没有安全感,所以看重了冷漠的秦焰,以为那般的男子不苟言笑,定然是一个注重承诺,顶天立地的男子,所以才会那般的痴迷。含恨重生而来,她虽然步步谋划,可是心底里,终究是寂寞的,也是害怕的。

    然而今日,秦之衍那么大方的站在她的身边,帮她处理那些对她不利的人,甚至为了她,甘愿放下男子的傲气,配合她,苏兰芷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读书人都是有傲气的,如秦之衍这般的天神男子的存在,更是不屑于撒谎骗人的,更何况白珠和他并没有关系,他完全是可以旁观的。

    大丈夫顶天而立,而秦之衍能够为了她放下那份骄傲,努力的配合她,坚定的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支持她,为她撑起一片晴朗无云的天空,为的就是以她的方式替她出气。这是前世的秦焰做不到的,换做任何别的男子,怕也是做不到的。

    如此的真心对待,如此的为她着想,如何能不让苏兰芷感动呢?一个可以为了你放下坚持,放下骄傲的男子,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你在对方心里的重量吗?

    ……

    心里那份牢固的城墙在那一刻早就倾斜,接近坍塌了,苏兰芷此刻再也看不下去手上的书本,干脆合上了书,来到了窗外,看着外面一片银色的雪光,苏兰芷心底里划过一抹失落,转身打算躺回去床上睡觉算了,料想今日小年夜,秦之衍肯定是有事情要忙,也得陪着秦王和秦王妃,或许此刻还在宫中,来不了了,苏兰芷也不打算等,要睡了。

    只是刚刚躺下,闭上了眼睛,苏兰芷似乎感觉到一阵冷风划过,带来了点点的檀香,接着便是那古钟般的声音划过耳边,带来了点点的悸动了,“兰兰可是要睡了?难道就不等我了?还是生气我来晚了?”话语里带着点点的失落,苏兰芷入目便看到了那双带着宠溺和深情的眸子,看着那双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自己,苏兰芷此刻,突然觉得眼底有些酸涩,好像所有的委屈,都是可以让对方依靠的一样了。

    “呵呵,原来兰兰并没有睡,可是在等我?”见着苏兰芷看着自己的目光不同于以往,秦之衍笑了笑就坐在了床边,修长的手指拂过苏兰芷的眉眼,看着那双古井般沉静的眸子此刻犯了点点的水雾色泽,让人看不透彻,秦之衍突然有种想要将对方纳入怀里的冲动了。

    他的兰兰,今日可是受了许多的委屈了,他可是一点都不会放过那些让他的兰兰不好过的人了!

    “你来了?”难得的没有否定秦之衍的话,苏兰芷此刻的声音也没有了往日的戒备和淡然,反而换了点点的温柔之色,听得秦之衍浑身一僵,留在苏兰芷眉眼间的手指顿了顿,眼底顿时就划过了一抹狂喜了,“兰兰可是在等我?”之前虽然跟苏兰芷那么说了,可是他并不知道苏兰芷会不会欢迎他来,他害怕苏兰芷的再一次拒绝。

    在外面等了许久都不敢进来,生怕苏兰芷会将他赶走,或者是直接就阻止他进来了。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苏兰芷并没有关上窗户,甚至屋子里早早的就没有了人,可是他怕一切只是他做作多情,故而第一次生了胆怯之心,不敢就那么闯进来,担心苏兰芷会更加恼怒了他。

    却不曾想,苏兰芷突然来到了窗外,眼中似乎有些失落,那一刻,他再也按捺不住的进来了,看着心仪的女子那沉静如水的容颜上泛起了点点波动,秦之衍的心,好似那烟花绚丽一般的,绽放了无数美丽的花朵!

    “你可是在等我?”一直询问着这个问题,秦之衍很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他心安的答案。

    他的兰兰,真的会等他吗?真的,会接纳他了吗?

    向来自信的他,似乎每一次面对眼前的小女人,都会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和自信了,或许,她真的就他的劫难了吧?

    “武成王,你今次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看着对方那太过炙热的目光,苏兰芷觉得自己好像就被置身于火炉之上一般的,有些承受不住了,转开了自己的视线,对秦之衍的询问,她选择了忽视。

    是在等他吗?苏兰芷知道自己是的,可是这会儿让她怎么说出口呢?作为女子,苏兰芷依旧是矜持的,这样子直白的话,她还真的是说不出口,脸上有点燥了。

    看着苏兰芷那脸上沾染了点点的粉色,还有那小巧的耳垂也红了,秦之衍自然知道苏兰芷是害羞了,第一次见着苏兰芷这般的神情,秦之衍眼底滑过一抹狂喜和了然,笑了笑,那柔情的目光,都可以滴得出水来了,“呵呵,兰兰,今日是小年夜,我想带你去个地方!”大年夜的时候,他怕是在家里得陪着父王母后,苏兰芷也是要陪着自己的父母的,到时候肯定抽不出时间,还不如今天就去呢!

    不过,他的兰兰害羞起来,果然是可爱的紧,这样子的兰兰,让他好想就那么拥入怀里,好好的疼爱了。只是他怕吓坏了他的兰兰,怕对方觉得他孟浪了,以后不敢再让他夜探闺房了,所以,他得忍忍。

    哎,只是什么时候,他才可以肆无忌惮的拥着他的兰兰入怀,看着兰兰对他满眼眷恋的眼神啊?

    “武成王,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里?”看着秦之衍这装扮,想来是回去换了的,低调的天蚕丝袄子,绣了绽开的冰梅,而此刻他的头上很简单的就有了一个玉簪子固定,虽然没有豪贵的装饰,却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俊美无铸,着实是世间难有的好相貌。

    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然而如此的人儿,怕是衣服装扮,也都成了陪衬吧?

    “兰兰,你跟着我去就知道了,定然让你有个难忘的夜晚,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修长的手指放在苏兰芷的面前,秦之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目光灼灼如华,放佛可以灼烧掉苏兰芷所有的冷静一般的,他就那么坚定的伸着手,坚定的看着苏兰芷,那沉如水的目光含着宠溺和深情,实在是让人无法拒绝。

    “武成王,孤男寡女,我们去不合适!”理智告诉苏兰芷,她是不该去的,毕竟男未婚女未嫁的,他们这样子出去,像个什么话?

    然而看着对方那深情执着的目光,为何她的心,竟然是有点点的心动的呢?

    可是道德到底束缚着苏兰芷,前世今生,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要接受秦之衍的提议对她来说,还真的是有点难度。

    “兰兰,难道你不相信我吗?”眼底有些受伤,虽然他是很想亲近苏兰芷,甚至巴不得眼前的女子成为自己的女人,可是苏兰芷不同意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勉强的。

    他要的,是苏兰芷的身心,在没有得到对方的心之前,他纵然想,也会忍着的。更何况,他还想给对方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可能会伤害到苏兰芷一分一毫呢?

    “我……”看着秦之衍那有些失落的神情,苏兰芷实在是说不出曾经那般无情的话来,一时之间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兰兰,相信我,我只是想带你出去走走,两个人一起而已,可以吗?”眼底带了点点的恳求,秦之衍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他是看出了苏兰芷今日对他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他承认他有些顺着杆子向上爬的味道,甚至此刻耍了点点的小手段,可是他不过是想和苏兰芷多多相处罢了。

    谁让曾经的苏兰芷离他太远,好不容易近了,他哪里会不抓住机会呢?

    看着苏兰芷眼底的松动,秦之衍嘴角划过一抹得意,最后却更加的可怜巴巴了,“兰兰,看在今日我为了你骗了皇伯伯的份上,你就赏脸,跟我出去一下下可好?”知道苏兰芷今日对自己态度的改变,肯定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秦之衍自然毫不犹豫的就拿出来利用了,反正他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至于过程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