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眼前突然绽放的烟火,将苏兰芷那双清目染上了点点动人的色泽,苏兰芷瞧着那烟火,在这个位置,清楚的可以看见那烟火各异的形状,着实是美艳动人,迷人眼了。

    如此多的烟火,一般的人着实也承受不起,这烟火造价极高,而且还是如此多样的,的确是权贵才能享受的。

    苏兰芷看着面前被那烟火所感染的颜色,瞧着面前雪白的一片染上了多多云霞般的色泽,嘴角溢出一抹浅笑,为秦之衍的贴心感到愉悦。

    “兰兰,喜欢吗?”一直注意着苏兰芷的秦之衍,看到苏兰芷嘴角的笑容的时候,终于是有些松了口气一般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的眼里心里,都只有眼前这人存在了。

    “很美,之衍有心了。”虽然烟花易冷,稍纵即逝,不过是过眼云烟,然而这美确确实实的留在了人们的心里,所以,这烟火并不仅仅只是那刹那的风华。

    “你喜欢就好,兰兰,把你的手伸出来!”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见着秦之衍的笑容,有心奇怪,“怎么了?”虽然好奇对方让自己伸手干嘛,可是苏兰芷说话间却已经将手伸了出来了,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如今对自己没有以前的那么抗拒,甚至多了一番的信任,脸上的笑容更是深了几许,“你闭上眼睛!”

    “你这是要做什么呢?神神秘秘的?”看着秦之衍兴致起来了,苏兰芷也不好就剥夺了秦之衍的兴致,难得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不许偷看哦!”瞧见苏兰芷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过,秦之衍便知道今日苏兰芷的心情是不错的,笑嘻嘻的就从怀里拿了一个手镯,握住了那柔软的手,彼此只觉得心底里似乎划过一抹怪异的流波一般的,两人好像两座雕像一般的,暂时就没有动作,最后,还是秦之衍笑了笑,将那镯子戴在了苏兰芷的手上了。

    手上突然多了一点重力,有些微凉,苏兰芷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手上戴着的镯子,上好的翡翠,色泽十分的匀称,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这镯子上面还调了花,正是那兰花,着实是美极,而且能在这玉镯上雕刻这般小巧迷人的花,也是难得。

    “兰兰,你看,这花是不是和你很相称?”将镯子上的花指给苏兰芷看,因着苏兰芷的名字里面有一个“兰”字,秦之衍是刻意让人雕刻的花,费了很多功夫,不然也不可能雕刻的那么美丽,那么生动,还不会伤了那翡翠镯子的,反而给那镯子增添了些特别。

    “之衍,这礼物太贵重了,我收不得!”前不久秦之衍刚刚送了礼物,苏兰芷都得避着,免得被人发现不妥来,这会儿又收,怕是麻烦。而且她的首饰衣服都是有定律的,秋霜他们都是知道的,多一样少一样都格外的清楚,秦之衍送的又都是如此不凡的,秋霜他们肯定会觉得疑惑的。虽然知道他们衷心自己,不会多问,可是无功不受禄,苏兰芷着实是不想亏欠秦之衍太多。

    “兰兰,这可是我费了好多功夫才寻来的,特意给你的,你可不许不要!”坚定的将苏兰芷的手推了回去,秦之衍这意思很清楚,送出去的东西是万万不可能收回来的。

    “那如果我不要,你待是要如何?”知晓秦之衍的性子,自己不收,对方怕是也会逼着自己收的,苏兰芷很是无奈。

    “这镯子我已经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如果你不收,直接扔了就是了,随你处置!”这话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秦之衍知道苏兰芷这是对他还不亲近的表示。不收他的礼物,不就是想彼此之间的牵扯太多了吗?

    他不会让对方如愿的,他的兰兰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能属于他!

    “你……”苦笑不得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有种无力的感觉。那么好的镯子,价值千金,而且还是秦之衍费了心思的,她就算是再没心没肺,也不会真的就扔了的。

    “反正你自己处置就是了,兰兰,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这一次没有征得苏兰芷的同意就直接抱了苏兰芷,跳过了不少的风景,最后落在了兰月阁的院子里,秦之衍小心的打开了窗户,抱着苏兰芷进去,最后将苏兰芷放在了床上,这才有些舍不得的放开了自己的手。

    软香如玉在怀,什么时候,他才可以一亲芳泽呢?着实是让人心痒难耐了。

    “兰兰,今日有些晚了,而且这夜晚风凉,也冷,下一次我再带你出去好好玩玩,赏赏景!”看得出秦之衍这是越发的得寸进尺了,苏兰芷看着不免觉得好笑,这会儿又不好说出什么煞风景的话,所以也只是保持沉默。

    “兰兰,晚安!”笑了笑,眼底有些戏趣,秦之衍飞快的凑近苏兰芷,在那粉嫩的脸颊上偷了一个香吻,得逞的笑了笑,意犹未尽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看着那一脸的诧异和羞涩,秦之衍满足的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说完便一阵风过,除了留下一阵淡淡的檀香,还有那被风吹动的床帘,室内再也没有了那白色的身影,苏兰芷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到之前被秦之衍触碰的脸蛋此刻都有种灼烧的感觉了,苏兰芷赶忙用手拍了拍自己那红扑扑的脸蛋,怎么都没有想到,秦之衍那般的谦谦公子,竟然也会偷香了!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

    心跳有些失了稳定,苏兰芷觉得自己此刻就好像是那初初接触感情的少女一般的,心里有些彷徨,有些无助,甚至有些淡淡的不安。然而秦之衍给她的感觉,却好像是那最爱的点心一般的,芳香醇厚,让她越发的有些情不自禁了起来。

    努力平复自己没了规律的心跳,苏兰芷脱了衣服躺进了床里面去,暖暖的温度将苏兰芷包围,可是却不及刚才在那屋顶感触到秦之衍的温度一般的温润,苏兰芷的手一直放置在心口的位置,那里跳的很快,似乎下一刻就会喷发出来一般的,让苏兰芷有些莫名的情难自禁了。

    再一次脸红心跳的时候,面对的人,却让苏兰芷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不似曾经和秦焰一般的,总是让她有些不安定,甚至心里有着一股的彷徨和无助,好像眼前的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这也是前世的她,那么努力的帮着秦焰,希望让对方心想事成,最后和自己携手到老,以为这样就再也不会不安和彷徨的原因。

    然而终其一生,她始终都走不进去那人的心底,最后甚至被狠狠的抛弃和出卖,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的彷徨和不安,却是完全来自那人对自己的薄情罢了。女人终究是敏感的,秦焰不爱她,对她只是利用,她虽然不清楚,然而心里,从来都不曾有过安全感,不是吗?

    此刻,纵然心跳有些难以掌控,可是这样子的感觉,却并没有让苏兰芷讨厌,甚至刚才那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让她的心里划过一抹悸动,苏兰芷脑海里不由得就想起了那清俊飘逸的脸,竟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那人的面庞,已经可以在自己的脑海里清晰可见了。

    ……

    这一夜,苏兰芷本来以为自己许久都睡不着的,可是没有想的是,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许是折腾了一天,刚才又出去和秦之衍坐了许久,这一夜,苏兰芷竟然是无梦到天明,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了。

    迷迷糊糊的醒来,见着外面的天色,苏兰芷便叫了云珠进来,“云珠,什么时辰了?”

    “小姐,巳时了。”云珠进来掀开了苏兰芷的床帘,“小姐睡得可好?奴婢见你一直没醒,也没有叫你,老爷和夫人也吩咐了,让你好好睡睡,让我们不必叫醒你呢!”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向来浅眠,尤其是重生以后,鲜少有时间可以睡得那么好的,这会儿苏兰芷难得的晚起,大家自然也是乐得见的。

    好在相府如今没有奶奶辈的长辈,慕容嫣又疼爱女儿,天寒地冻的也免了苏兰芷的请安了,苏兰芷没事的话,的确是可以多睡会儿的,只是浅眠习惯了,到了点就起来,所以她难得的早起,大家也都是轻轻的,生怕吵着她了。

    “是吗?”原来自己睡了那么久了,也难怪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的,挺舒服的。

    “小姐可是要起来了?”

    “嗯,吩咐人准备好洗漱用品,我这就起来了。”醒了苏兰芷一向都不恋床的,许是前世的遭遇使然,她今世性子十分的谨慎小心,每日也都醒得早,起得早,年纪虽然小,可是她如今早就习惯了这些了。

    难得的几次好眠,仔细想来都是和秦之衍有关,苏兰芷这会儿都不由得在想,秦之衍于她,到底是什么了。

    “小姐起来了也好,今日庆王府那边的堂少爷来了,小姐许是一会儿要去见见的!”苏铭佑来了一会儿了,苏兰芷作为堂妹,不去也是不好的。

    “堂哥来了?”记忆有些模糊了,对那个堂哥,苏兰芷前世今生都没有太多的记忆,只是知道,他们不熟。

    “嗯,来了呢,还带了好些礼物过来,老爷和夫人如今都在呢,夫人吩咐了,等小姐醒来,用了早膳就过去。”

    “哦!”洗漱好,云珠就询问了苏兰芷是不是要用早膳,苏兰芷点了点头,肚子的确是有些饿了,昨日在宫里也没吃多少,睡了那么久,的确是有些腹中饥渴,秋霜几人赶忙就让人将准备好的早点送来了,都是一直热着的。瘦肉粥,小笼包,饺子,饼,还有一碟子的白菜,荤素搭配合理,苏兰芷简单的用了早点,擦了擦嘴,想着今日苏铭佑来了,她也得去看看,对方要做什么了。

    “云珠,娘他们在哪里?”

    “就在客厅,小姐这是要去了吗?”

    “嗯,去看看吧!”顺便走走,消化一下。

    “那好,奴婢去拿大氅!”因着是过年,云珠拿的大氅是一件红色绣金色的,穿在苏兰芷的身上衬托苏兰芷那白净的脸越发的光彩照人,添了不少的贵气。

    “小姐很适合这些鲜艳的颜色,穿起来皮肤显得越发的莹白如玉了,小姐应该多穿些的。”给苏兰芷穿上大氅的时候,秋霜几人都在感叹。

    他们的小姐生的极美,只是小小年纪,本来应该穿着鲜艳的颜色,却偏偏总是穿着素色,这要不是过年,怕是苏兰芷整日里就穿着那不是素青,就是素白的眼神,要不就是素蓝,虽然那样子也很美,可是比不得这颜色鲜丽的衣服衬托出来的好气色。

    “我这不是穿着的吗?”前世的苏兰芷,也是喜欢那漂亮的衣服,将自己衬托得美丽动人,然而就算是她打扮的再美,秦焰看她的眼神,也依旧是那样子,除了少有的惊艳,就再也没有其他了,重回以后,苏兰芷对这打扮的心思也淡了些。或许真的是女为悦己者容吧?没了欣赏的对象,她每日都在府里,也觉得没有必要花那许多的时间梳妆打扮,反正也没几个人看见就是了。还不如多花点时间,看看医书,给父母做些鞋子什么的,也好过浪费时间了。

    “小姐,奴婢说的是平日里,小姐如今正是花朵般的年纪,该是多穿些明亮的衣服才是。”

    “呵呵,我难道不穿那些衣服就不美了?”知道大家是关心自己,只是苏兰芷在家里的时候,还是比较喜欢舒适的感觉,怎么方便怎么舒适怎么来,何必折腾自己呢?

    “小姐,你明知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一向来沉稳的秋霜都被苏兰芷打趣的有些无奈了,自家小姐什么都好,只是这性子啊,还是沉了点,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了。

    “呵呵,我知道你不是这意思,好了,走吧,别让爹爹娘亲他们久等了!”

    “小姐别忘了暖手套!”赶忙拿了一个红色的暖手套子套在苏兰芷的手上,将苏兰芷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秋霜这才放了苏兰芷出门了,“小姐,如今这冰雪天气,路滑,仔细着路。”

    “嗯,我省得的,让春暖陪我过去吧,你们就在这里守着就是了,天寒地冻的,在屋子里烤火吧,可别感冒了。”苏兰芷出门,也不喜欢太多的人跟着,尤其是这冰雪的天气,更是难耐,自然是不想让大家都跟着她出去受罪的。

    “那也好,春暖,好生跟着小姐,可别让小姐摔着了。”

    “放心吧,秋霜,我省得的!”

    ……

    一行人就走了,苏兰芷临走之前看到角落里的一个身影,十分的熟悉,那人不正是最佳越发活跃的清荷吗?

    走远了就瞧着清荷主动的去和秋霜几人打了招呼,还笑眯眯的去讨好秋霜几人,苏兰芷的眼神冷了冷,看来这清荷着实是还没有放弃,让苏兰芷好不喜!

    看来得找个机会,将清荷扫出去院子才是!

    ……

    来到外厅的时候,走近就听到说话声了。

    “铭佑,这么大冷的天,你还亲自来,怎么就不派下人来就算了?”苏铭佑今日送来了许多的年礼,苏青岚和慕容嫣看在眼里,只是完全没有想到,今日会是苏铭佑来了。

    “叔父,这送年礼,理应是侄子来才是,昨日家父言语有些冒犯,还希望叔父不要见怪!母妃今日让小侄来叔父这里,就是想叔父看在父王糊涂的份上,不要计较了。”苏铭佑生的倒是俊俏,此刻的他,戴了个银色的小冠,穿件石青色银鼠皮出锋的锦袍,脚下踏着黑色皮靴,笑容浅淡,姿态风流,倒是别有一股子的姿态。他举止得体,言谈间虽然有为苏青秀说好话的意思,但是却在言语中将这层意思弄得很淡很淡,反而会让人觉得孙雪茹考虑的周到,而他,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呵呵,铭佑一会儿在这里用膳再去吧,你刻意来跑一趟,也着实是辛苦了。”今日的年礼让苏铭佑亲自送来,的确也看得出对方的诚心,只是昨日的事情,苏青岚做不到不在意,所以对苏铭佑的话,苏青岚避而不答。

    苏铭佑自然是看出了苏青岚的心思了,心下有些懊恼自家父王的莽撞,可是这会儿却也不好说什么了,“叔父和叔母近来身子可好?许久不见了,侄儿甚是牵挂!”端端倒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态度很是恭敬,让人看着就觉得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

    苏兰芷在门口停下,听着苏铭佑这话,突然觉得好奇,苏兰雨骄纵刁蛮,怎么这苏铭佑倒是一个谦谦公子了?

    心里说不疑惑那是不可能的,苏兰芷走了进去,便看到一个谦谦君子坐在下首的位置,自家爹娘坐在上首,几人一言一语的,气氛还好,苏铭佑脸上也很是恭敬有礼,带来的礼物也是歉意十足,着实是让人心里疑惑了。

    “爹爹,娘!”苏兰芷知道孙雪茹不待见他们,自然也对苏铭佑有了点点的顾忌。

    虽然这个年代女子和男子的教养方法是不一样的,女子是交给母亲教养,而男子大多数时候都是交给夫子父亲的多,尤其是男子到了一定的年岁,也不会经常进去内宅了,再加上许多内宅的龌龊事情,在许多人看来是不需要男子忧心的,所以男子一般不管内宅的事情,更不会牵扯到内宅去,不然会引人非议。

    也正是这原因,大多数的男子都对内宅的歪歪肠子不是很了解的,加上他们本身对内宅事情的不关心,性子和自家姐妹有些不一样,也是可能的。但是苏兰芷并不会认为,自己和苏兰雨孙雪茹不对盘,那些人想着对付自己,苏铭佑会一无所知,甚至还把她当成亲堂妹了。

    虽然此刻的行为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苏兰芷还是认为万事谨慎小心些的好。

    小心的走进去,苏兰芷眼观鼻,眼观心,注意看着苏铭佑的反应,苏青岚和慕容嫣见着苏兰芷来了,都笑了,“兰儿来了啊,这是你大堂哥,还不快见过你大堂哥?”对苏铭佑,苏青岚虽然不满意苏青秀,可也不得不承认苏铭佑是个不错的人。不仅仅学识不错,为人处世也很守礼,看来自家大哥虽然糊涂,但是对嫡长子的教育还是不差的。

    只是苏青岚想岔了,苏青秀那人哪里管得了这许多,苏铭佑从小可是孙雪茹好生照看着的,就是对苏青秀不大放心,不然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子了。

    “见过大堂哥!”笑嘻嘻的就行了礼,苏兰芷见着苏铭阳那张好看的脸,看起来倒是一个好人的样子,整个人身上散发一股书生的气息,看来也是一个喜欢读书的。

    “呵呵,小堂妹,许久不见,你可是还记得我?”说起来苏兰芷还真的是没见过几次苏铭佑,一来是男女有别,苏兰芷见到苏铭佑的机会少,二来是之前苏兰芷的确很少出门,自然就见不到苏铭佑了。加上苏铭佑如今在书院读书,除了休假很少会回来,苏兰芷更是见不到对方了。

    所以仔细算起来,苏兰芷好像也只是在去年老庆王妃寿辰的时候见到过苏铭佑,只是那个时候两人也没有怎么说话,苏兰芷记得当时只是匆匆的扫过对方的脸,之后也没什么接触了。

    综上所述,两人虽然是堂兄妹,可是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甚至几乎没说过什么话,苏兰芷听着对方那似乎挺熟络的声音,顿时就笑了,“堂哥说笑了,我自然是记得堂哥的!”其实苏铭佑在苏兰芷的记忆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到了今日才终于是有些清晰了,算得上是正式交谈,不过这话,苏兰芷不会说的。

    “呵呵,许久不见,堂妹倒是越长越漂亮了,让我都认不出了!”这话不假,只是苏铭佑这是典型的拉近彼此的距离,苏兰芷并不买账就是了,“堂哥过奖了,堂哥才是谦谦公子。”这话不好接,苏铭佑感觉到苏兰芷并不大想和自己说话,眼底划过一抹幽暗,苏青岚见着了,赶忙笑了笑,出来打圆场了,“好了,兰儿,怎么如此打趣你堂哥呢?你堂哥难得来一次,你可别吓跑了他了,还不快坐下,好好说话!”

    “爹爹,你怎么就把女儿出卖了呢?”脸上似乎有点点的不好意思,苏兰芷对着苏铭佑甜甜的一笑,那清丽的容颜看得苏铭佑只觉得眼前划过一抹靓丽的景色,看着那笑得无害的苏兰芷,苏铭佑将刚才的想法压了下去。

    许是他多想了,堂妹还小,而且自己又没有得罪她,她何必针对自己呢?

    “好了,好生坐着说话!”苏青岚看着苏兰芷转眼就变了,心下疑惑,却也让苏兰芷坐下了,苏兰芷笑了笑就坐下,规规矩矩的将双手放在手上,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举止间,自成一股子的高雅。

    “真真是许久不见了,堂妹如今,越发的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总是跟在我后面要糖吃的丫头了。”苏铭佑这话说的苏兰芷一点印象都没有,知道对方这是在拉近彼此的距离,得体的笑了笑,“堂哥,那是以前不懂事,还望堂哥不要见怪!”不得不说,比起苏兰雨,苏铭佑要好多了,只是因着他们之间的这关系,他们怕也是做不得真正的亲人了。

    “呵呵,小的时候,你和雨儿一样的调皮,只是长大了少得见面,说实在是,我倒是很怀念小时候,那个时候你和雨儿情同亲姐妹一般的,实在是感情好得很。”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苏兰雨了,苏兰芷的眼底划过一抹冰冷,越发的肯定了眼前的人不是善茬,“呵呵,是啊,以前的日子,的确是值得怀念的,只是不知道雨儿妹妹如今可好?她一个人在庵里,可是还习惯?”

    对方提及了苏兰雨,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可是苏兰芷却是不再怕的。

    反正让苏兰雨去当尼姑的又不是她,她还就不信了,苏铭佑胆子大的敢跟皇帝叫嚣吗?

    “哎,雨儿可真的是可怜,我以前也说过她,让她不要总是那么冲动,却不曾想她总是不听,结果得罪了皇上,花儿一般的年纪,却只能去修行,可惜了她这花儿般的年纪了。”眼角有些动容和不舍,苏铭佑看着苏青岚几人的眼神有些忧伤,让人有些心疼,苏青岚见着了,叹了口气,“哎,铭佑,这事情也是兰雨糊涂,让皇上震怒了,如今,也只能等皇上消气,找机会再说了。”

    并没有因此就答应帮忙,苏青岚对这事情的内幕,也是有些了解的,苏兰雨那也算是自作自受,苏青岚可不会去帮一个想要害自己女儿的人了。

    “哎,也是她命苦,好了,不说她了,今日可是喜庆的日子,说这些话,倒是丧气了。”苏兰芷看苏铭佑那么装模作样的,着实是觉得可笑的紧,嘴角划过一抹嘲讽,却是没说话的。

    今日苏铭佑来,苏兰芷觉得那是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自然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对待,也免得被对方给设计了去了。

    苏铭佑没有想到自己提起苏兰雨来,眼前的几人都没有同情的神色,甚至也没有流露出帮忙的意思,心里满是愤怒,本想发作,只是想起临行前孙雪茹的交代,苏铭佑也只能忍着了,“对了,叔父,叔母,今日父王和母妃让我来,一来是道歉,还有就是让小侄请叔父叔母一家人回王府过年,大家一年都没有好生聚聚了,也是该好生的聚聚,吃个团圆饭了。”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苏铭佑知道自家老爹靠不住,许多时候还得仰仗苏青岚的帮忙,所以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这礼物我们收到了就好,至于团圆饭,如今我们已经分府另过,这些年一直都没能好好的在府中吃团圆饭,今年我们打算在府里过,我们就不回去了。”回去有什么意思呢?母不慈,兄不友,去了也是劳神劳力,说不定一个好好的年,就那么没了。

    苏青岚可是打定了注意从今年开始就自己过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回去庆王府,免得找罪受,当然不会答应苏铭佑的要求的。

    “可是叔父,以前大家都是一起过的,如今祖母的身子越发的不好了,母妃的意思就是大家一起热闹热闹,陪陪她老人家,也好让她老人家心情好些,叔父也许久不曾去见祖母了,难道都不想祖母了吗?祖母可是想叔父的紧,今日侄子来,祖母还念叨着呢!”苏铭佑没有想到苏青岚一来就反对,心下不喜,不过好在也做好了准备,自然要再接再厉。

    听说叔父是孝子,虽然和祖母闹了些不愉快,可是苏铭佑相信,苏青岚不会不管老庆王妃的,不然传出不孝,对苏青岚的前程,很有影响!

    “最近事情忙,一直不得空,只能让人给母妃送去些补品,等得了空我再去看母妃。对了,最近我又得了一些好药,对中风很好的,一会儿你帮我带回去,告诉母妃,我有空去看她!”简单的说了自己不去看望老庆王妃的理由,家丑不可外传,苏青岚相信苏铭佑对这事情肯定也不是很了解,自然不会告诉对方,只是委婉的拒绝,也说了自己会去,只是什么时候去,那就不一定了。

    这般的空头承诺,一向来都是大家惯会用的拒绝的话,又不会落人把柄,苏铭佑听了,嘴角有些抽,知道苏青岚这是不乐意回去了,可是却不轻易的就放弃,“叔父,一年也就这一次可以好好的聚聚了,这大半年来你都没有再去王府了,祖母着实是想念你了,今日祖母再三交代一定要我带你去见她,叔父就忍心让祖母失望?”

    “我自然是会去的,只是今年不行,分府那么多年都不曾好好在府上过年,今年也是该好好的一家四口过过,就不过去打扰了。”并没有被苏铭佑说动,苏铭佑见着苏青岚很是坚持,不由得看了看慕容嫣,“听说叔母喜得麟子,祖母非常欢喜,想亲眼见见孙子,叔母难道就不想成全了老人家的这份心意吗?祖母连礼物都让侄子带来了,叔母你看!”说完拿出了一对脚环,一对手环,还有一个小小的金项圈,这可不正是送给孩子的吗?

    “这是祖母特意让人给阳哥儿做的,叔母,你看看。”将东西都递给了慕容嫣,上面正好刻上了苏铭阳的生辰还有生肖,做的东西也是活灵活现的,很是可爱精巧,这份心意,的确也是一份疼惜。只是换在老庆王妃的身上,慕容嫣怎么都觉得别扭。

    笑了笑,慕容嫣收了礼物,“贤侄,替我谢谢母妃,改日我再抱着阳哥儿回去看她。阳哥儿这会儿还小,身子有些受不得寒,我也不敢轻易的就把他抱出来。”慕容嫣拒绝的借口更是让苏铭佑不好说什么了。阳哥儿如今才两个多月,确实是不好出门的,他如果硬是要劝对方去,那岂不是对阳哥儿太狠心了?而且再用老庆王妃做借口,岂不是让人觉得老庆王妃心底里是不关心这个孙子的?不然怎么会不顾惜苏铭阳的身子呢?

    只是苏铭佑心里到底是有些不甘心,“叔母,说到底我还没有见过阳哥儿的,不如让我去见见他吧,我听说他长得可爱极了。”一脸好奇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是挺想见苏铭阳的,也好看看阳哥儿到底如何了,如果还好,活蹦乱跳的,他也好劝慕容嫣带着苏铭阳过去,到时候慕容嫣也不好说什么了。

    只是慕容嫣知道苏铭佑的打算,直接就拒绝了,“他已经睡下了,最是吵不得,吵着他了,哭得我也心疼,而且他在我屋里,你过去也麻烦,下一次吧!”的确,苏铭佑如今也大了,自然是不好去慕容嫣的院子了,苏铭佑脸上划过一抹不甘和尴尬,最后也只好笑了笑,颇有些表里不一了,“那也好,改日我再来看看阳哥儿吧。”说服失败,看慕容嫣和苏青岚这样子,怕是不会再去了,苏铭佑不得不把主意打在了苏兰芷的神色,“堂妹,如今玲月妹妹去了,振华弟弟身子也不见好,你一个人在相府也没有伴,王府有许多的比你只小一点点的妹妹,你要不要到时候和大家一起玩?也好开心开心啊?过年了还可以拿压岁钱呢,母妃他们都准备了好多金锣子,什么样子的都有,你想不想去的?”

    苏铭佑这话诱惑性十足,苏兰芷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四岁女孩,估计就动心了,只是她活了两世,哪里会被对方引诱了呢?更何况她宁愿去和慕容雅几人玩,也是不乐意和王府的那些庶女玩的,可真没意思!

    只是苏兰芷想故意逗逗苏铭佑,做出了一副想去,又纠结的样子,甚至看了眼苏青岚和慕容嫣,似乎在取舍什么,看得苏铭佑只觉得有戏,“堂妹,你难道忘了往年的热闹了?你这个年纪和大家一块儿是最好玩的了,祖母也都念着你,还有父王母妃,他们都希望你去呢,你想不是去?”此刻的苏铭佑像极了那拐骗小白兔的大灰狼了,苏兰芷为难的摇了摇嘴唇,看着对方眼底的得意,最好想了想,“这……”见着对方眼睛都亮了,苏兰芷却突然下了决心,“堂哥,我想和爹爹娘亲一起过年,还有我弟弟阳哥儿呢,我有伴儿!”其他的伴儿,尤其是王府的那些庶妹,可没有一个和她是一条心的,以前没少排挤她,她才不稀罕!

    有这时间,她倒是愿意抱着阳哥儿玩,还好玩些!

    想到自己同一血脉的亲弟弟,那粉嘟嘟的样子,一看到自己就吐泡泡,笑眯眯的,苏兰芷只觉得心里软软的,暖暖的,再也不会觉得有谁比阳哥儿更好了。

    “这……”看着苏兰芷也拒绝了自己,苏铭佑觉得自己挺失败的。

    在书院里他也算是一个人物,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人跟着的,怎么到了这里,却反而处处碰壁呢?

    心里有些哀怨,只是还没有给他哀怨的时候,苏青岚却站了起来,“铭佑,膳食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去用膳吧!”吃饭的时候,食不言寝不语的规定,也注定了苏铭佑彻底的没戏了。苏铭佑后来还试了几次,结果都被苏青岚和慕容嫣绕开了,最后,他也只好带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准备的一大堆的回礼,比他送的贵重多了,他也不好说苏青岚的怠慢,带着那些年礼,不甘心的走了。

    ……

    等到苏铭佑终于是走了,慕容嫣看着苏青岚,心底划过点点的感动,“老爷,谢谢你!”知道苏青岚是孝子,能做到这样子的境界,已经很好了,不然被人非议,对苏青岚,对她,对苏兰芷都是不好。

    “说什么呢,我们都是一家人!”抱着慕容嫣,自从半年前开始,苏青岚就打定了主意不会让慕容嫣受委屈了,前几次的妥协,最后都是以委屈和愤怒散场,既然如此,还不如就不见,也免得彼此真的成为了仇人了。

    “是啊,娘,我们一家四口都没有好好的一起过年,王府有些远,弟弟还小,而且祖母如今病着,我们也是不好去打扰的、我们自己过,也是让府上更加的热闹,不是吗?”苏兰芷可是巴不得不去的,她每一次去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还得去面对老庆王妃那扭曲的可怕的脸,说实在的,苏兰芷自己不怕,也是怕吓到苏铭阳的。

    “那好,今年我们就一家四口,好好的过年!”笑了笑,如今相府该走的人都走了,慕容嫣也没有了那些烦恼和顾忌,和苏青岚的感情,也越发的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