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见老庆王妃
    “嫣儿……”看着爱妻那体贴的模样,苏青岚此刻的心情十分的愧疚。舒咣玒児

    孝道和爱情,难道在他这里就不能够共存的吗?为何要让他如此的为难呢?

    “岚,今rì还是先去看母妃吧,父亲母亲那里会明白我们的。”给了苏青岚一个安抚的笑容,慕容嫣虽然不讨老庆王妃的喜欢,只是老庆王妃毕竟是苏青岚的母妃,慕容嫣还是做不到完全的无视的。

    孝道终究是最大的,如今的皇上也是以孝治国,他们相府如今可是被那么多人看着,万一被人抓住了小辫子,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所以,哪怕她会受委屈,哪怕知道老庆王妃并不喜欢自己,慕容嫣还是要去的。

    “嫣儿,谢谢你!”握住慕容嫣的手,苏青岚的眼底满是动容之sè,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岚,这说的什么话呢?这是我应该做的。”为人妻者,照顾夫君孩子,那是天经地义,孝顺公公婆婆,那也是必须要做的。她怎么忍心让苏青岚因为自己,就成为了不孝子了呢?纵然那人做得太多太过,到底是苏青岚的母亲,慕容嫣做不到视而不见。

    “嫣儿,让你受委屈了。”眼底带着歉意,苏青岚自己纵然再狠,也不能真的就对自己的母妃不管不顾了。他如今站在这个位置,也注定了大家都认真的看着呢,万一他有了什么德行的缺失,到时候,也是麻烦。

    有的时候,一个“孝”字,真的会压死人!

    “岚,这没有什么受委屈的,为人媳妇,我也是该要孝顺婆婆的。”笑了笑,慕容嫣如今已经很满足了,有儿有女,丈夫也遣散了这府中的姨娘们,如今她是相府的女主子,苏兰芷是唯一的嫡女,苏铭阳是嫡长子,他们一家四口开开心心的,已经很好了,人生没有谁是完全的圆满的,所以,她很知足。

    “哎,那一会儿准备一下,我去给母妃拜年,你和兰儿还有阳哥儿就留在这里,等着我回来,明rì我们再去看母亲!”这大半年来都没怎么和庆王府联系,逢年过节,苏青岚除了例行公事一般的送了礼物过去,就再也没有在庆王府露过面了。这样子短时间还好,可是时间长了,被人看出什么,到时候御史弹劾,那就糟糕了。

    只是纵然如此,苏青岚还是不想慕容嫣跟着去受了委屈了。大半年前的事情苏青岚到了如今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当然不会再让慕容嫣再去受委屈和伤害了。

    “岚,我们一起去吧,按理说我们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去看望母妃了,母妃如今病重,我们不好生照顾着,也不去看,那传出去,也是不好的。”对老庆王妃,慕容嫣心底里,其实也很不明白老庆王妃为何那么不喜欢她,当初甚至那么针对她。只是对方终究是苏青岚的长辈,是苏青岚嫡亲的母亲,慕容嫣也不好怎么做的。

    “可是嫣儿……”想起大半年前的事情,苏青岚到了现在,都还是心有余悸!

    “岚,无需太担心,我们一会儿多让些人跟着就是了,我会小心的。”她也总不好不去露面的,对方是长辈,还是一个缠绵病榻的长辈,慕容嫣还真的是不能无视,完全就不管了。

    “可……”还想说什么,只是慕容嫣态度很坚定,苏青岚虽然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还是迈不过心底的那个坎。

    “爹爹,我们一起去吧,早去早回,可别总是在这里纠结了。”苏兰芷虽然很不想去庆王府,免得给自己找罪受。可是不去行吗?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她也只能跟着去了。

    如今只是希望那人可以安分些,可别总是整些有的没的,让人烦躁了。

    到底还是世俗压人,着实是让人有些郁闷,总也逃脱不掉了。

    “那,好吧!”见着妻女都坚持要去,苏青岚想了想,也只能如此,安排好人手在暗中保护着,准备好了年礼,几人便上了马车,去了庆王府了。

    苏铭阳因为还小,加上之前用了苏铭阳作为借口不去吃团圆饭,所以今rì也没有带苏铭阳出门,只是吩咐林家的好生的照顾苏铭阳,慕容嫣几人打算早去早回了。

    此次去不过就是一个任务问题,大家兴致也不高,一路上偶尔说些话,也是为了调节气氛,免得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到了庆王府,门口冷冷清清的,这大半年来老庆王妃病重,和苏青岚两人的关系如今已经成了冰了,苏青岚因着对苏青秀失望之极,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的帮着苏青秀,所以庆王府这大半年来,完全不复曾经的热闹了。

    苏青秀能力平平,虽然继承了王位,然而几百年下来,庆王府已经渐渐的没落了,以前要不是因为苏青岚帮衬着,庆王府怕早就淡出人们的视线了。

    百年世家,如果子孙不争气,的确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苏青秀心气高,眼高手低的,能力却平庸,的确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麻烦。

    如今也是还有这王位在,庆王府在世家大族中还有些地位,只是长此以往,加上孙雪茹如今和苏青秀不对盘,暗地里对苏青秀实行了打压,这大半年来,苏青秀越发的糊涂,沉迷于美sè,更加的心浮气躁,也越发的不得志了。

    也正是因为没有外援,内部也出了问题,庆王府如今没落的速度,的确是很快,孙雪茹是想尽快的逼着苏青秀将王位让出来,这一年来可废了不少的尽了,如今苏青秀在官场上郁郁不得志,越发的沉迷于女sè,身子也渐渐的被掏空了,也的确是一件很具有隐患的事情了。

    ……

    苏青岚几人来到门口的时候,虽然门口挂了灯笼也贴了对联,显得很是喜庆,只是那门口也没什么人,松松散散的,敲了门才有人来开门,见着是苏青岚,愣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最后才赶忙点头哈腰的,“二老爷回来了,请进请进,奴才这就是通报!”许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会来,守门的人显得有些慌乱,赶忙迎接苏青岚几人进了府,便去通报了。

    苏青岚几人来到客厅的时候,孙雪茹已经早早的就侯在那里了,见着苏青岚慕容嫣苏兰芷都来了,眼底有些诧异,笑了笑,“小叔子,弟妹,还有兰儿,你们总算是来了,可是让我好等,快坐吧,怜儿,上茶!”笑嘻嘻的招呼慕容嫣几人坐了,看着一旁的儿子,孙雪茹给了对方一个眼神,“佑儿,还不快来见过你二叔和二婶,还有你妹妹!”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孙雪茹似乎格外的欢迎苏青岚几人过来,此刻还蛮热情的。

    “二叔,二婶,小堂妹!”因着过年,苏铭佑这几rì也都待在家里,今rì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跟着孙雪茹来见苏青岚几人了,孙雪茹见着苏兰芷就给了苏兰芷一个大大的红包做压岁钱,里面放了十张的金叶子,孙雪茹看着苏兰芷满是慈爱了,“兰儿如今,越发的好看了,这女儿家家的,长得可真的快呢,才多久没见,就变了这许多了,想来再过些rì子,我怕是都认不出了。”

    “大嫂,你可别这么夸她,女儿家家的,经不得夸的!”有人夸赞自己的女儿,慕容嫣当然是开心的,只是看着孙雪茹那目光,慕容嫣觉得有些不大舒服。

    “呵呵,兰儿如此的乖巧,而且聪明懂事,该是多夸夸的!”

    “大嫂,大哥呢?怎么没见着他?”苏青岚坐了一会儿都没见苏青秀,虽然不甚在意,可是还是得问问的。毕竟他们这是来拜年的,怎么当家的主子都没来呢?

    “你大哥这会儿还没醒呢,刚才听见你们来了,我已经叫了他了,他一会儿怕是要来了。”说到苏青秀,孙雪茹面sè有些不大自在。

    照理说昨rì是大年夜,苏青秀是要在她的屋子里的,只是因着女儿的事情,孙雪茹恨极了苏青秀的狠心无情,每rì和苏青秀躺在一起都是觉得恶心的。所以这大半年来她完全不像以前的那样子将苏青秀管得很严,府中的小妾也有定数,她反而看苏青秀有喜欢的就给苏青秀纳了,见着苏青秀沉迷于美sè,身子越发的虚了,孙雪茹也就觉得对方更脏了,也很不想对方砰自己,所以在苏青秀初一十五逢年过节应该在她的屋子里歇息的时候,她都让苏青秀去别处去了,也是想眼不见为净,更是不想因为苏青秀的风流,染了病了。

    一年来纵yù过度的生活,苏青秀如今已经是醉生梦死了,那俊美的脸也变得浮肿了许多,完全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只是少了曾经的风流倜傥,越发的没有了以前的兴致了,整个人每天都混混噩噩的,加上孙雪茹刻意的让娘家的人压制苏青秀,苏青秀仕途不得志,也就越发的放纵,到了如今,他昨夜被孙雪茹哄着就去了新纳的小妾那里,颠鸾倒凤了一夜,故而起得迟了,这会儿听说苏青岚来了,都还有些睁不开眼睛,当然也是有故意找茬的心思了。

    当然,这些事情,孙雪茹是不会说的,作为苏青秀的妻子,庆王府的女主人,她这个庆王妃还是要维护苏青秀的形象的,这会儿脸sè有些尴尬,却尽力的解释,只是她这样子,还是让人很容易就多想了。

    苏青岚将孙雪茹那脸sè的尴尬看在眼里,这一年来他也是听说过不少苏青秀的荒唐事情了,只是他对兄长失望,也懒得管,这会儿见着孙雪茹那神情,也不用想就知道自家大哥如今肯定是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问了,“大嫂,母妃最近如何了?她老人家可是还好?”苏青秀以前虽然能力欠缺些,但是好歹也上进,想要光宗耀祖,重新带领庆王府走向辉煌,人虽然风流了一点,府中小妾庶子庶女多了一点,可是好歹也注意名声,也注意影响。

    只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青秀仕途郁郁不得志,找苏青岚帮忙苏青岚也是借口推辞,苏青秀心里不舒服,孙雪茹趁机也塞给了苏青秀不少的美女去让苏青秀排解郁闷,久而久之,苏青秀曾经的宏图伟志,到了如今,早就变得烟消云散了。如今的苏青秀,胆小怕事,身子也渐渐的虚了,却还不自省,府中的小妾死的死,庶子庶女也都被孙雪茹一个一个的打发了,这些苏青秀都还不知道,只是沉溺在温柔乡里面,醉生梦死,也免得总是被现实所打击了。

    “母妃身子还是老样子,一直都不见好。”虽然恨死了老庆王妃,孙雪茹还是不会让对方那么轻易的就死了的,她要让老庆王妃生不如死,让对方好好的感受一下她那可怜的女儿所受的苦!

    “大嫂,我们想先去看看母妃,可以吗?”已经有大半年没有来庆王府了,再一次来,苏青秀觉得好像很多事情都变了一样,这府中的人面孔都有些陌生,而且给他的感觉也很不好,很奇怪的感觉,苏青岚偏偏说不上来。

    “自然是可以的,母妃一直念叨着你们呢,昨天你们没有回来吃饭,母妃可失望了,今rì你们来了,她老人家定然欢喜!”如今的孙雪茹,演的越发的好了,心底里是恨不得抽了老庆王妃的血,吃了对方的肉,可是表面上,她还是一个孝顺的媳妇,对老庆王妃好的不能再好了,“走吧,我带你们去!”作为当家女主人,孙雪茹如今做的越发的好了,整个庆王府基本上都已经在她的控制范围内,她真的很庆幸,老庆王妃如今是瘫着的,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快就将这一切都掌控了。

    如今,她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苏青秀不得不放弃王位吗,传给她儿子的机会,到时候,她就不必要每rì面对着自己所憎恨的人,还那么喜笑颜开的,笑得脸都僵硬了!

    这样子的rì子,说实在的,她是已经受够了!早rì摆脱,才是她应该做的!

    “有劳大嫂了!”笑着站了起来,对孙雪茹,苏青岚还是很尊敬的。毕竟相比于自家大哥如今的荒唐,孙雪茹作为南昌公的嫡长女,做得的确是很好,庆王府在孙雪茹的管理下井井有条的,虽然似乎冷清了点,可是很有序,不曾让人觉得乱糟糟的。

    “无碍的,我每rì都要去看母妃的,虽然刚才去请了安,只是今天是初一,我怕母妃心情不好,也是打算多陪陪她的!”这一年来孙雪茹不气老庆王妃就是好的了,慕容嫣生了儿子,孙雪茹会去告诉老庆王妃,差点让老庆王妃气得再一次的中风,慕容嫣和苏青岚幸福恩爱,孙雪茹也会去告诉老庆王妃,她这样子的“孝顺”,着实是让老庆王妃生不如死了。

    如今看着苏青秀一点一点的沉迷于美sè,完全的丧志,看着老庆王妃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任由她讽刺,却气得话都说不出,孙雪茹就觉得格外的解气。

    这些人当初那么无情的将她那可怜的女儿推出去,她当时就发誓,一定会让对方十倍百倍的偿还!

    这些,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她会一点一点的夺取对方最在意的东西,最后让对方一无所有!

    一年的努力经营,孙雪茹如今已经掌控了整个王府,连苏青秀的一举一动,孙雪茹都是很清楚的,如今的苏青秀,哪里还是曾经那个让她心动的男子呢?顶多不过是一个被掏空了身子,开始浮肿的人罢了,她哪里还会动心?

    如今的她,一步一步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女谋划,只要夺得了王位,到时候,她也就可以想办法解救女儿,儿子也有了保障,那些伤害她的人,也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孙雪茹心里可是一直都打着好算盘的!

    ……

    一路上几人的话说的不多,孙雪茹今rì刻意的让苏铭佑陪着,总是让苏铭佑去亲近苏青岚,也是存了心思,想让苏青岚对苏铭佑有个深刻的印象,到时候苏铭佑继承王位,也多了一份保障,将来在朝堂上,也能得到苏青岚的帮助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打算,孙雪茹今rì特别的客气,连带着对慕容嫣和苏兰芷,都没有了以前的表面客气,暗地里的算计了,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个好大嫂,好伯母,看的苏青岚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有些竖起来了,瞧着孙雪茹那张笑脸,实在是不明白,眼前的人怎么突然就变了?

    苏兰芷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孙雪茹会放下对他们的仇恨,不去介意苏兰雨的事情了,相反,她觉得孙雪茹的xìng子肯定是非常的在意这事情的,所以苏兰芷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jīng神,可不能被孙雪茹算计利用了去!

    庆王府最近有些奇怪,苏兰芷上一次也见着苏青秀了,一副纵yù过度的样子,身子看来是很不好了,苏兰芷知道孙雪茹当初的恨,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孙雪茹所为,不由得对孙雪茹的忌惮,又深了一层了。

    因爱生恨的女人,最是恐怖,苏兰芷是知道女人嫉妒的力量的,孙雪茹以前对苏青秀的妾侍可是非常的痛恨和打压的,可是如今苏青秀却一副纵yù过度的样子,可想而知,孙雪茹定然也是做了什么的。

    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女人最是可怕,苏兰芷可不敢小瞧了去!

    ……

    几人各怀心思,到了老庆王妃的院子,一进去就看着许多陌生的人在院子里伺候,竟然没有一个是熟悉的面孔,苏青岚几人瞧着有些诧异,只是也不好说什么,孙雪茹似乎知道大家会觉得奇怪,便解释道,“这大半年来母妃的脾气是越发的差了,疑心变得很重,对她身边的人时常的大骂,我瞧着母妃身边的人也到了年纪了,便做主放他们出去了,重新换了一批人伺候,也免得母妃总是看着那些人,被以前的事情所影响,每rì都发脾气,影响了身子了。”这个理由说牵强也有些牵强,说合适也还合适,谁都找不出不好的地方来,苏青岚知道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只是老庆王妃交给了孙雪茹他们照顾,苏青岚想着自家大哥肯定也是不会亏待老母亲的,便也没有多问了。

    “大嫂做主就好。”点了点头,对孙雪茹的做法,苏青岚也挑不出理。

    “我也是为了母妃好,母妃这身子需要静养,轻易动气不得,你们也知道,之前的事情,的确是让母妃总是疑神疑鬼的,那些下人们各个都胆战心惊的,我也是无法啊!”看起来还挺为难的,孙雪茹面sè划过一抹无奈,苏青岚就更不好说什么了,“大嫂觉得对母妃好就行。”自家老母的xìng子,苏青岚也是清楚,要强了一辈子了,什么都想掌控在手心里,之前的事情完全超乎了老庆王妃的预料,被身边的人背叛,老庆王妃对身边的人有疑心,那也是正常的。

    “嗯,进去吧,母妃在等着呢,之前我已经让人来通知母妃了,母妃瞧见你们,定然欢喜!”这一次进去,屋子里倒是没有那难闻的臭味,显得很是干净整洁,还散发这淡淡的香味,看来是点了香的,大家看着老庆王妃躺在床上,人是已经瘦得不chéngrén心了,那双曾经油亮的眸子也变得暗淡无光,整张脸扭曲的有些恐怖,尤其是那嘴,完全歪倒一边去了,着实是吓人,慕容嫣下意识的就拉了苏兰芷在自己的后面,生怕女儿被这模样给吓着了,回去做噩梦。

    “母妃,您看看,小叔子他们来看您了,您高兴吗?”孙雪茹看着躺在床上的老庆王妃,也没有觉得害怕什么的,直接就走了过去,轻轻的站在她的身边呼唤,那声音轻柔好听,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她是一个孝顺的媳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