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兄弟间的矛盾
    躺在床上的老庆王妃今rì穿了一件五福捧寿的棉袄,深红sè的,看起来很是喜庆,只是这颜sè更是衬得老庆王妃那一张脸暗黄无比,清晰可见的骨头看着都觉得慎人,看起来就好似那行将就木一般的,整个就是一皮包骨头,着实是让人慎得慌,有种yīn森的感觉。

    屋内虽然烧着许多的银丝碳,而且也燃了香,只是老庆王妃身上的那腐臭味还是隐隐传来,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纵然老庆王妃头上此刻是戴了帽子的,然而从那帽子边上看去,几乎只看到依稀的几根头发,由此可见,老庆王妃曾经那一头银发,此刻也剩不得多少了。

    久居病榻,如今老庆王妃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每rì除了被强行的灌下汤汤水水就吃不得什么了,这的确就只吊了一口气在那里,果真是生不如死了。

    此刻她听见孙雪茹的话,不知道是听力下降了还是怎么的,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双眼睛无神的盯着床上的帘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孙雪茹见状,对着苏青岚他们笑了笑,解释道,“母妃近来耳朵不大好使了,眼睛也渐渐的看不见了,反应也慢了些,你们别急,我再大声喊喊!”说完加大了音量,将刚才所说的再说了一遍,那声音大得有些刺耳,孙雪茹说了好久,老庆王妃这才依稀的有些回过神来,看着孙雪茹的眼神满是厌恶和害怕,只是孙雪茹给了对方一个jǐng告的眼神,转眼就看着苏青岚他们,笑了,“小叔子,母妃醒了,你们过来看看吧!”

    说完很自觉的就让了位置,苏青岚走过去看着已经变得不成形的老母,看着老庆王妃那蜡黄的脸sè,还有那蒙上了雾气的眼睛,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严厉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苏青岚坐了下来,拉住了老庆王妃的手,只觉得那骨头硌得慌,“母妃,您近来还好吗?”并没有嫌弃老庆王妃身上那难掩的臭味,也没有嫌弃老庆王妃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苏青岚终究还是挂念生母的,如果不是老庆王妃之前那么固执的做下那许多的事情,苏青岚也是不介意把老庆王妃接过去他的府上,好好的调养的。

    “额……”看到苏青岚来了,老庆王妃的眼底划过一抹诧异和怀疑,似乎并不曾想苏青岚会来一般的,看着苏青岚愣了好久,最后,还是孙雪茹在一旁告诉了她,“母妃,刚才儿媳不是让人来告诉您小叔子他们来了吗?母妃莫不是许久不见小叔子,都不认识了?”脸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孙雪茹也没有嫌弃老庆王妃,不似平时心情不好就来冷嘲热讽一般的,看着老庆王妃难受她就快活,她这样子,看的老庆王妃一脸的不屑和愤怒,最终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孙雪茹那让她恨不得剥皮抽筋的脸了。

    “呵呵,小叔子莫怪,母妃许是病得久了,这脾气也见长。”没有因为老庆王妃的不理会生气,孙雪茹反而帮老庆王妃说话,她这一说让老庆王妃气得身子都发抖,很想说什么,只是嘴巴除了“啊啊……”就再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母妃可是渴了,要喝茶?您等等,儿媳马上就给你倒来!”直接就用一杯茶堵住了老庆王妃的嘴,孙雪茹将茶水灌了下去,老庆王妃恨极了,偏偏说不得,只能干瞪着眼睛。

    “母妃莫不是不认识儿媳了?哎……”心下一片的讽刺,孙雪茹表面依旧恭敬,见着老庆王妃不待见自己,孙雪茹干脆坐在一边去了,“小叔子,弟妹,你们好好和母妃说说话,母妃可想你们了,我就不打扰了,我过去看看母妃的药熬好了没有!”这些rì子以来,孙雪茹也是出够了气了,老庆王妃拿她奈何不得,这屋子里的人又都被孙雪茹换了,苏青秀如今也沉迷女sè,完全都忘了她这个娘了,老庆王妃如今恨不得死了算了,也免得白受罪。只是可惜了,孙雪茹非得让她活着,她就是存心的想死,也死不得。

    绝食,孙雪茹会让人给她灌下去,不吃药,也是一样的会灌,只要她有想死的念头,孙雪茹一定会制止,而且会让她后悔自己有那种念头,每一次过后都会让她吃很苦的药,吃她平rì不喜欢的东西,而且也会越发的刺激她,被单都不让人给她换,让她一个人臭死在这里面,拉的也都在床上,老庆王妃这辈子要强惯了,哪里守得住这般的羞辱?久而久之,老庆王妃也只能乖乖的养着,半死不活的,再也不敢寻死了,不然受罪的,也是她自己。

    她算是了解了,孙雪茹不会让她痛快,她也是后悔极了当初因为顾全自己和苏青秀不去管苏兰雨,弄得孙雪茹如今这副模样,将她整的半死不活的,自己那长子如今也越发的不成气候了,已经好久没来看她了。

    可是后悔有用吗?如今的她,只是希望早点解脱了,也免得再受罪!只是偏偏连这点愿望都无法实现,着实是伤怀!

    ……

    “母妃,母妃,您听得见儿子说话吗?”看着老庆王妃那已经灰白的眼睛,还有那一脸茫然死气的样子,苏青岚百感交集,握着老庆王妃的手也有些颤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额……”张了张嘴,看着苏青岚,老庆王妃想说什么,只是说不出口,只是看着苏青岚,眼角的泪水一滴滴的留下,只是这些rì子她哭得很多了,眼睛都已经很干了,这会儿也只能滴下几滴泪水,便没能再做什么了。

    “母妃,儿子今rì来看您了,给您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这些东西您慢慢吃,好好地养着,会好的啊!”看老庆王妃这样子身子已经是亏损的很厉害了,如今也只是吊着那口气罢了。瞧着老庆王妃如此,苏青岚也做不到冷眼以对了。

    “额……”静静的看着苏青岚,看着这个让她骄傲的儿子,看着这个因为一个女人就跟她反目成仇,气得她成了如今这样子的儿子,老庆王妃闭上了眼睛,着实还是无法原谅。

    她的儿子,亲生的儿子,那么孝顺的儿子,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呢?

    想起这些rì子的委屈,想着苏青岚大半年前的绝情,还有如今的避而不见,老庆王妃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纵然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还是无法原谅!

    “母妃……”看着老庆王妃闭上了眼睛,不想理会自己,苏青岚心里本来的那点点的愧疚,到了这会儿,却渐渐的淡了,“今rì是初一,我带了嫣儿和兰儿来看您,您难道不想看看他们吗?还有母妃,嫣儿前些rì子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可像儿子了。儿子如今有了嫡子,母妃该是放心了。”时至今rì,看着老庆王妃还是那么固执,苏青岚也是无法,母子相对无言,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苏青岚只是简单的说了家里的事情,老庆王妃连看都不肯看慕容嫣和苏兰芷一眼,甚至在苏青岚提及苏铭阳的时候,老庆王妃怒瞪着慕容嫣,那目光好似要将对方碎尸万段一般的,看的慕容嫣心惊,苏青岚越发的失望了。

    瞧着老庆王妃如此的固执,苏青岚最后也淡了说话的心思,只是静静的坐了一会儿,陪了一会儿,便告辞了,老庆王妃听说苏青岚要走,有些舍不得的睁开眼睛,看着苏青岚满眼的不舍,可是苏青岚却没有看到罢了。

    “母妃,您身子不好,儿子也不打扰了,改rì再来看您!”知道和老庆王妃的这个结是再也打不开了,苏青岚也不想费这心思了。自家母亲是什么xìng子,苏青岚就算是不完全了解,也知道个七七八八,老庆王妃为人最是固执,认定的事情几乎都不会改变,而且很是记仇,如今她这模样,看样子是都算在了慕容嫣的身上了,苏青岚说再多,也是无意。

    “母妃,我们先走了,您好好休息!”慕容嫣看着老庆王妃的眼神颇有些复杂,对这个恨了自己一辈子的人,慕容嫣也实在是不明白老庆王妃为何会那么恨她。只是对方到底是苏青岚的生母,慕容嫣怎么都得对对方保持尊敬的。

    “祖母,您保重!”苏兰芷对老庆王妃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前世的种种,加上今世的种种,早就将他们彼此那本来就薄淡的祖孙情意给完全的磨灭了,今rì来,也只是为了成全苏青岚的孝道,也是为了不被人非议,其他的,苏兰芷可不会多想。

    固执的老太婆,曾经可以狠得下心来对他们下了杀手,如今这副模样,难道她还能期盼对方会改过自新吗?苏兰芷可不会那么天真,以为老庆王妃不会怨恨!

    “啊!”看着苏青岚走了,老庆王妃只觉得心好疼,很想挽留,只是她的骄傲,还有她的恨,都让她最后选择了淡漠。

    悉心培养的儿子,最终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她这儿子,果然是养得好,很好,实在是太好了!就为了一个女人,完全不顾生他养他的母亲,着实是好啊,好啊,真好啊!

    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有些yīn森,老庆王妃那歪倒一边的嘴巴扯着笑容,脸上的神sè莫变,实在是气急,只是又无可奈何就是了。

    早知道会有今rì,当初她就是拼着死也不让那个狐狸jīng进门,甚至当初她就不应该心软,早早的就结束了那对母女的xìng命,也不至于到两人现在这样子,动弹不得,还得处处受人限制,处处都被人嘲笑打压!

    想起曾经的辉煌,再想着如今的局面,老庆王妃的心里,除了恨,就再也没有其他了。

    ……

    “母妃,您说您筹谋了那么久,机关算尽,得到了什么呢?”临走前,孙雪茹端了药进来,看着老庆王妃那因为愤怒变得扭曲的脸,却是笑得一脸的灿烂了。

    “额……”很想说你给我滚,可是到口来还是模模糊糊的字眼,完全说不清楚是什么,反而嘴角的口水不停的流啊流,看起来格外的吃亏,那嘴巴和合不拢,孙雪茹见了,捂着嘴巴笑了笑,“母妃,您可得记得太医的嘱咐,万万可激动不得啊,来人啊,好生给母妃擦擦嘴,那么大的人了,总是流口水也不好看!”

    见着老庆王妃那一脸的僵硬和羞愤,孙雪茹将药放在了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庆王妃,好像在看一个蝼蚁一般的,“母妃啊母妃,您说您这样子,是何必呢?连小叔子那般孝顺的儿子都被您给弄得寒了心了,如今王爷也沉溺于女sè,哪里还管得了您这个母妃呢?哎,您苦心经营那么多年,一直都争强好胜的,想把什么都掌控在手里,可是结果呢?还不是成了这众叛亲离的下场?您这是何苦来着?如今都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了,您还何必继续耍威风置气呢?我要是您啊,我就得小心的,时不待我,您如今可不是曾经那个呼风唤雨的老庆王妃了。您如今还有什么呢?呵呵,真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小叔子他们今rì特意来看您,您还真的是不给面子啊,罢了罢了,您要把人往外推,那是您自己想不通,我啊,还是得好好的招待小叔子,我们佑儿将来,可是有许多事情要依靠小叔子呢!我可没您那么想不开!”

    笑了笑,孙雪茹这话让老庆王妃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睛都瞪得老大,想着孙雪茹曾经跟她说的,要让她和苏青秀生不如死,夺去他们最在意的东西的时候,老庆王妃自然是知道孙雪茹要干什么了!

    “额,额……”张了张嘴,老庆王妃一急,嘴巴上的口水也就更多了,不大一会儿就将一旁的被子弄湿了,孙雪茹有些嫌弃的退开了几步,皱了皱眉,“好生伺候着,可不能让母妃出什么岔子,不然我唯你们是问,知道吗?”

    屋子里的人听着孙雪茹的吩咐,赶忙就跪下了,“是,王妃!”

    “嗯,给母妃好生的清洗一下,今rì怎么说也是初一,可不能让母妃浑身还有那臭sāo味了,还有这药,赶紧的喂了,母妃有什么事情,赶紧来告诉本妃,明白吗?”如今屋子里的人全部都是孙雪茹的人了,他们所有的人都听命于孙雪茹,老庆王妃如今真的就是一个孤家寡人了,想死死不得,还受制于人,她这辈子就没有那么憋屈过!

    “明白,王妃!”下人们个个都对孙雪茹恭敬有加,完全都不顾躺在床上气得半死的老庆王妃,老庆王妃有些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孙雪茹见了,吩咐人好生照顾着,便出去了。

    ……

    “大嫂,母妃的身子,有劳你多费心了。”对老庆王妃已经失望透顶,苏青岚如今只要尽到一份儿子的责任,该给老庆王妃的不会少就是了,至于其他的,苏青岚还真的是给不了了。

    “小叔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母妃的。”点了点头,孙雪茹如今是一个体贴的大嫂,将王府打理的很好,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让苏青岚对孙雪茹高看了一份了。

    “那大嫂,我们就不打扰了,改rì在来看你们!”这个地方,苏青岚也没有什么留念的了,来也不过是成全了一份孝心,堵住了那悠悠众口,至于其他的,苏青岚已经不想去想那许多了。

    “小叔子,你们今rì难得过来,住几rì再走吧,怎好来了一会儿就走了呢?”见着苏青岚要走,孙雪茹自然是不让的。

    “不了,如今大嫂也忙,我们也不好打扰,改rì再来就是了。”去意已定,这个地方,有苏青岚太多不好的回忆了。

    “就算是不住几rì,那好歹也吃了饭再走啊,好歹也多坐坐,这府里今rì也没什么事情,大家一起,也热闹热闹。”苏青岚难得来的,孙雪茹如今还是需要苏青岚帮忙的,所以拉拢苏青岚对她来说,十分的必要。

    “不必麻烦了,大嫂。”很是坚持,孙雪茹正没辙,苏青秀这会儿终于是爬起来了,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听着苏青岚要走,当下就垮了脸了,“二弟你如今可是越发的风光了,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大哥了?所以连坐一会儿都是觉得没脸的?”苏青秀如今越活越回去了,官场上碌碌无为,靠的也只是祖上的恩赐,反观苏青岚,凭着自己的实力官拜丞相,如今越发的风生水起,之前还将元武侯整的惨不忍睹,苏青秀想着自己大靠山没了,心里就格外的不好受。总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好像生来就是跟他作对一样的,小的时候什么都比他好,得到的夸奖也比他多,甚至长大了两人同时喜欢的女子也只是喜欢苏青岚,在官场上也是处处都压着他,让苏青秀心里十分的不爽快!

    明明他才是哥哥,才是王府的长子嫡孙,继承王位的人,可是为什么,他虽然继承了王位,却是事事不如对方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正逢新年,苏青秀想着往年王府的热闹,到了如今这副惨淡的样子,心里憋着一股子的火气,见着苏青岚如此,便也没有多想就发了,孙雪茹听着了,只觉得自己这丈夫越发的没脸,很是看不起苏青秀这眼高手低,偏偏没有能力的样子,赶忙出来打圆场了,“王爷,您来了啊?小叔子今rì特意来拜年,一会儿王爷可得好好和小叔子喝一杯!”

    “喝什么喝,他都看不起我们,不肯留下了,何必呢?”苏青秀死不悔改,一直都仗着自己兄长的身份教训苏青岚,他这样子看得孙雪茹皱了皱眉,“王爷这莫不是刚起来,还没有完全的清醒吧?昨夜喝多了酒,王爷可是头疼?这头疼就会说胡话,王爷,你和小叔子可是嫡亲的兄弟,可别因为这点事情就伤了和气了。之前你不是还让佑儿去请了小叔子来王府坐坐吗?小叔子如今来了,王爷莫不是还要将人气走不是?”走到苏青秀的身边,劝说了几句,说清楚了厉害关系,苏青秀听着了,顿时偃旗息鼓,整个人都焉了,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二弟莫怪,刚才为兄的头疼,说话有些没仔细,你我兄弟二人可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生分了。”

    刚才孙雪茹悄悄的告诉他其中的利害关系,苏青秀也知道自己这老弟如今得罪不得,不然到时候他更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讲,所以也只能耐着xìng子,好好说话,希望可以改善一下彼此的关系,到时候也好让苏青岚帮他说些好话,让他进入户部,到时候他就不会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碌碌无为的王爷,只是守着祖产还有家业了。

    “大哥身子不舒服,那就好生的歇着,我不打扰了。”对自己这兄长,苏青岚真的是很无力了。能力平庸还不说,偏偏又是一个有野心不服输的,高不成低不就,总是想有些实权,好壮大实力,受人景仰。只是他们王府走过了那么多年,早就渐渐的没落了,如今也是祖上的恩德,能守住这家业就不错了,何必弄出这许多的事情,遭圣上的猜忌呢?

    苏青岚对苏青秀之前支持五皇子秦炎的行为十分的不满,自然是不打算再帮着苏青秀,也免得对方弄出什么乱子。

    如今看着苏青秀这一脸纵yù过度的样子,苏青岚更是恨铁不成钢,恨不得眼不见为净了,哪里还愿意帮着苏青秀了?

    这不是纯粹自找麻烦吗?苏青秀如今这样子,如果真的有了什么实权,到时候还不是祸害?

    自家大哥的xìng子,苏青岚清楚,当不得大任。所以苏青岚只是希望苏青秀可以老老实实的守住庆王府这产业就好,从来都不希望苏青秀参与进去皇子间的夺位争斗中去,免得毁了这百年的基业,可是苏青秀不听啊,苏青岚也没有办法,只好不帮苏青秀,也不让别人帮着苏青秀,免得麻烦,只是苏青秀似乎并不理解苏青岚的苦心,这会儿见苏青岚要走,苏青秀心里十分的不爽快,觉得苏青岚不给他面子,当下脸上就不高兴了,“二弟,母妃如今可是还在呢,虽然病着,可是你都有大半年没来了。我好生的照顾母妃,你不来还罢了,既然来了,难道就不该好好的陪陪母妃吗?今rì可是初一,照理说你是应该在这里住几rì的,你难道就忘了母妃生你养你的恩情了?”教训苏青岚倒是一套一套的,只是苏青秀自己都是一个不靠谱的,老庆王妃如今瘫了,也没了往rì里的气势,帮不得苏青秀了,苏青秀最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了,虽然在一个府上,其实他也有好久没去看老庆王妃了。只是这事情除了府里的人,也没人知道,苏青秀教训苏青岚完全没负担。

    “大哥,这大半年来相府有什么事情,你莫不是不知道?如今母妃病着,我过几rì就让人来问候,让人送药品补品过来,虽然我做得有些不妥当之处,可是我问心无愧!”对老庆王妃失望,苏青岚还是记得为人子女的责任,纵然再气,苏青岚表面还是不会做得太过,该有的孝敬,他也从来都不会吝啬。

    “你……”听苏青岚这么说,苏青秀只觉得对方在责怪自己没有好生的照顾老庆王妃了,一张脸顿时有些不虞,孙雪茹见着不好,赶忙拉住了苏青秀了,“王爷,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何必说这些伤感情的话呢?小叔子为人宰相,也是忙碌,加上如今多了一个阳哥儿,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王府,我们也是该理解的。王爷你说是吗?”越发觉得苏青秀不成气候了,到了现在都看不清楚形式,还敢得罪苏青秀,孙雪茹心里叹息,对苏青秀可谓是越发的死心了。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如今越发的不成体统了!

    “……”看着孙雪茹出来打圆场,苏青秀也顿时放下了那气,看着苏青岚,再看着他身边越发美丽动人的慕容嫣,心底里那酸泡泡一直冒着,想着他府内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比得上慕容嫣的,苏青秀对苏青岚的那点怨念越发的深了,只是碍于苏青岚的身份,也不好再多说了,“二弟,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吧,上一次的事情为兄做的不对,还希望二弟你不要见怪。我们是嫡亲的兄弟,打着根还连着筋,以后也得相互扶持才是!”想着孙雪茹刚才的话,苏青秀到底还是压制住了这火气,不敢放肆了。

    苏青岚如今越发的沉稳,也越发的得到了文帝的信任,苏青秀也得罪不起,只好好生跟苏青岚说话,将来也好让苏青岚帮忙了。

    “是啊,青岚,难得来一趟,一家人好好地坐下吃个饭,说说话才是,你们兄弟也许久没有好好是说话了,青岚今rì就当做是卖你大嫂我这个面子可好?”这会儿连称呼都改了,孙雪茹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说话也十分的诚恳,苏青岚着实是不好拒绝,最后也只能答应了,“那就有劳嫂嫂了。”

    “呵呵。怎么会呢?你们来,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快坐吧,佑儿,你带兰儿去见见府中的姐妹,也免得兰儿一个人寂寞了。”见苏青岚肯留下,孙雪茹也是高兴,招呼这苏兰芷去找玩伴,苏兰芷对那些人不感兴趣,别拒绝了,“大伯母,我在这里就好了,这天气冷,我也不大喜欢到处走,冷得紧!”苏兰芷身子不好,怕冷,也是家里人知道的,孙雪茹见状也不勉强,“那好,隔壁屋子有些书,你如果无聊了,就让你堂哥带你过去,也好打发时间!”

    “多谢大伯母!”知道孙雪茹这是要支走自己,苏兰芷自然是不肯的,孙雪茹见状眼底有些不满,只是也没办法,让苏铭佑好生的陪着苏青秀和苏青岚,免得胡泽兄弟两个闹得不愉快,便拉了慕容嫣去忙了,“弟妹,我们妯娌也没好好说说话了,他们大男人在这里说话,你就陪我去忙会儿吧!”孙雪茹倒是不客气,慕容嫣拒绝不了只好答应了。苏兰芷不好跟着去,只好找了一本书就去隔壁看了,实在是不想面对这一家子人。

    客厅里就只剩下苏青岚三人,苏青秀话语里总是暗示苏青岚帮着他进入户部或者是工部,最好是可以拿到一些有肥缺的事情做,可以最快得到圣上赏识的,苏青岚三言两语就带过了,并不想帮忙。苏青秀心下不悦,想再说的时候,苏铭佑却出来讨教了一些问题,苏青秀见儿子难得和询问自己,也耐着xìng子回答,这么一来,却是忘了初衷,好不懊恼!

    苏青岚那边因着有苏铭佑在一旁,兄弟两也没闹得什么不愉快,只是气氛总是会尴尬,苏青秀见着苏青岚油盐不进的,很是恼怒,苏铭佑每当这个时候就出来打圆场,最后也不了了之。

    ……

    反观孙雪茹和慕容嫣这边,两人一走,孙雪茹就看着慕容嫣,眼底满是羡慕了,“如今瞧着弟妹你气sè尚好,也不似以前那么瘦弱了,看来你这些rì子过得也说不错的,青岚对你,可还好?”

    “大嫂有心了,老爷他,对我很好。”今rì的孙雪茹有些奇怪,慕容嫣记得以前的孙雪茹因为苏兰雨的事情,对他们一直都有心结,虽然表面没有露出什么,可是慕容嫣感觉得出孙雪茹对他们的敌意。如今这敌意似乎降了些,慕容嫣觉得很是诧异。此时见着孙雪茹对自己十分的友好,慕容嫣也不会就那么真的以为孙雪茹是一个贴心的嫂子了,完全放开了过去,所以说话有些保留,也时刻的注意着,看对方特意叫出自己来是什么意思了。

    “我瞧着你就是极好的,青岚是个不错的男子,比起他大哥来,的确……”想到了什么,孙雪茹眼底一暗,便也没再多说,慕容嫣见着孙雪茹想到了不开心,一直以来也是知道苏青秀为人十分的风流,府中姬妾无数,庶子庶女一大堆的,孙雪茹心里不痛快,那也是常事,便安慰道,“大嫂也别多想了,你到底是大哥的嫡妻,大哥对你,是敬重和爱护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如此,慕容嫣就不知道了。

    “你是个有福气的!”拉着慕容嫣的手,孙雪茹眼中的羡慕不假,“我平rì也没几个说话的人,弟妹不嫌弃的话,素rì无事也多来走走,我们妯娌也好说说话,免得总是寂寞了。”

    “也好!”点了点头,不明白孙雪茹怎么突然就对自己和善了起来,慕容嫣心里有些困惑,更是打起了十二分jīng神,万万不敢松懈了。

    “本来我是主人家,不该让你来跟着我来帮忙的,只是我许久不得见弟妹,也想你的紧,所以拉了你来说话,弟妹不介意的吗?”孙雪茹心底里对慕容嫣其实是很嫉妒,也很恨着的,只是前些rì子被父母叫回去教训了一顿,她知道在儿子没能拿到王位之前,也不好跟慕容嫣彻底的翻了脸,到时候儿子继承王位也是麻烦。所以孙雪茹也只好暂时的放下了对慕容嫣的仇恨,好生的拉拢慕容嫣,让慕容嫣和苏青岚站在自己这边,一旦寻着合适的机会,就可以让苏青岚给她儿子做主,逼着苏青秀将王位让给苏铭佑才是!

    “大嫂客气了,他们几个男子在说话,我坐在那里也没什么事情,过来帮帮大嫂也是应该的。”对孙雪茹,慕容嫣从来都不会信任的。她知道孙雪茹不喜欢她,甚至是嫉妒讨厌她,所以慕容嫣从来都不敢大意了去。

    “呵呵,弟妹一直都是那么可人,也难怪青岚一直都对你疼爱有佳,如今连府中的姬妾都散了去,着实是对弟妹一片真心了。”孙雪茹知道苏青岚曾经的那些妾侍一直都是慕容嫣心底的痛,她知道慕容嫣这般xìng情的女子,最是容忍不得背叛,这会儿故意说起,也是想故意的刺刺慕容嫣。

    谁让慕容嫣这大半年来过的那么舒心,儿子有了,丈夫的疼爱有了,也没人跟她争宠,地位完全巩固,自己那没用的丈夫还恋恋不忘呢?

    比起自己来,对方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的让她好想亲自摧毁!

    会的,有那么一天,她一定会的,这一天,她相信也不远了!

    “如今这相府也就弟妹一个女主人了,弟妹完全得了青岚的宠爱,可真真是让人羡慕的紧了。”眼中有着羡慕之sè,然而眼底却是满目的仇恨,孙雪茹虽然笑着,可是那笑容,并不达眼底,反而一片的冰冷之sè。

    “大嫂可别这么说。”笑了笑,对孙雪茹这般的话,慕容嫣可不觉得对方是无意而为的。如果是以前的她会在意,然而现在的她,和苏青岚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她早就懂得了释然,不再去耿耿于怀了,免得再一次的伤了两个人的感情。

    人生没有人是万完满的,他们经历了风雨,能携手共进,已经是许多人想求都求不得的福分了,她何必总是介怀过去,一直放不开呢?

    “呵呵,我这不是羡慕你吗?如今你可是大家都羡慕的人了呢,青岚位居宰相,如今却只得你一妻一女一子,你确实是个有福分的,不像我……”说到这里,孙雪茹眼底有些黯然,慕容嫣见状,有些担心,“大嫂,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我们走吧!”拉着慕容嫣就走了,孙雪茹明显不想多说,这样子却是让慕容嫣心底有些疑惑,走过院子的时候,远远地就闻到不少的胭脂水粉的味道,听到不远处的声音,慕容嫣觉得陌生的很,也十分的刺耳。

    “香姨娘,昨rì王爷可是去了你那里?如今你可是正得宠呢,王爷年三十不歇在王妃的屋子里,却是去了你那里,看来王妃怕是要失宠了呢!”

    “可不是吗?这大半年来王爷有哪次是去了王妃的屋子里面了,就连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不都是去了别处吗?王妃年老sè衰,王爷不爱,那也是正常的!”

    “呵呵,钱姨娘,王爷刚不是说了今晚去你那里吗?怎么我听着你的口气,酸得很呢?”

    “呵呵,香姨娘,我哪里比得过你呢?你可是王爷如今的掌中宝!”

    ……

    院子里的人,远远的看去,花红柳绿的,都是二八年华的好年纪,各个如花似玉的,长得极美,穿着也是极好,不过那话语,却是有些嚣张,颇有些恃宠而骄的味道了。

    慕容嫣听着这些话,担心的看着孙雪茹,见着对方那一脸的沉痛之sè,想开口说些什么,孙雪茹却是拉着她走了。

    “大嫂,你这……”从来都不觉得孙雪茹是如此示弱的人,慕容嫣觉得孙雪茹此举,有些怪异。

    “弟妹,让你看笑话了,你可别介意,别让那些小蹄子污了你的眼了。”眼角似乎有些泪滴,孙雪茹擦了擦,无所谓的笑了笑,慕容嫣看着孙雪茹,有些怜惜对方的不容易,“大嫂,他们只是妾,你怎么就避过了呢?你这样子,他们会越发的得寸进尺的!”其实慕容嫣也不是没有手段之人,只是当年她心灰意冷,也不想去耍那些没用的手段,为了一个已经不属于她的男人罢了。

    只是孙雪茹和她是不一样的,孙雪茹这些年将王府打理的很好,也很有手段,以前这府里的妾侍也是各个都规规矩矩的,哪里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疑惑间,孙雪茹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解答了慕容嫣的困惑,“哎,如今王爷是越发的糊涂了,也不顾惜自己的身子,白rì黑rì的颠倒,宠着那些妾侍,我如果要罚,王爷反而会纳了更多的妾侍来气我,我实在也是无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