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矛盾
    “大哥怎么能这样呢?”听到孙雪茹这么说,慕容嫣只觉得苏青秀太过糊涂了。

    宠妾灭妻,这是想要被御史参一本不是?难道苏家百年的名望都不要了吗?

    慕容嫣觉得很是诧异,以前的苏青秀对这些好歹都有些分寸的,虽然风流,府中的姬妾也多,可是从来都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怎么大半年没见,许多事情,似乎都变了有太多了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嫣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秀变成如今这样子,完全就是曾经不顾亲生女儿的死活,将亲生女儿推出去,所以引来了孙雪茹的恨意,故意为之了。

    “哎,我也不知道,以前还有母妃在,王爷也不敢乱来,只是母妃瘫了以后,王爷行事,也越发的没有了规矩,我好几次相劝,王爷都生气的不理我,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去那烟花之地风流,完全不顾惜我的脸面了!”眼角的泪水滴滴滑落,孙雪茹拿着帕子擦了擦,看起来委屈极了。

    其实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些,不过都是她的报复罢了。那些女人,也都是她通过各种手段送到苏青秀身边的,为的就是迷惑苏青秀,让对方丧失所有的理智和追求,沉迷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最后生不如死。

    “这……”慕容嫣看着孙雪茹这模样,同样作为女子,是有些同情的,只是这到底是别人家的家事,还是兄长的事情,慕容嫣也不好多说就是了,“大嫂是大哥明媒正娶的妻子,大嫂应该拿出些魄力才是。那些小妾,也不过都只是大哥一时的新鲜,时间过了就过了,大嫂好生的劝劝大哥才是。相信大哥只是一时糊涂,始终都是尊重大嫂的,大嫂且放宽心才是。”慕容嫣也只能这么说了,别的话,她作为弟妹,也是过多的参与这事情的。

    “这事情我省得的,让你看笑话了,弟妹可别介意才是!”其实孙雪茹就是故意让慕容嫣看的,苏青秀如今的堕落和糊涂,让慕容嫣看了,慕容嫣回去肯定会跟苏青岚说的。这样子让苏青岚有个底,将来想要逼着苏青秀将王位早早的交给她的儿子,苏青岚也就不会阻止了。

    她相信苏青岚不会看着苏青秀如此糊涂下去,让庆王府成为笑话,更不会让庆王府拜年的基业毁于一旦的!

    “大嫂别这么说。”对孙雪茹的状况,慕容嫣是有些同情的,只是她不会过多的干涉就是了。

    “好了,弟妹,我们赶紧的过去吧,今rì你们难得留下,自然是应该好好的吃一顿了。”笑嘻嘻的拉着慕容嫣走了,孙雪茹的脸上带着勉强和隐忍,这般的女子,总是会让人会格外心疼些。孙雪茹向来都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才好,这会儿,当然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慕容嫣站在她这一边了。

    用不了多久了,苏青秀如今身子已经虚了,只要她再进一步,到时候,苏青秀就算是想要抓牢这庆王的位置,也力不从心了。

    ……

    今rì在庆王府的这顿饭,吃得很不爽快,虽然孙雪茹准备了许多好菜,酒也是上好的竹叶青,只是席间苏青秀有意无意的暗示,让苏青岚觉得有些烦躁,好在孙雪茹和苏铭佑在一旁帮腔,打圆场,倒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苏青秀一顿饭吃了一肚子的气,好几次都想要直接开口让苏青岚帮忙了,只是他作为兄长,觉得这样子有**份,最后也没办法,只好敷衍着吃了饭,也没了留下苏青岚的兴致,只觉得自己这二弟着实是不给他面子!

    孙雪茹自然是看到了苏青秀脸上的郁闷之sè,眼底满是嘲讽,看着苏青秀比之以前越发的没了耐心,xìng子也是越发的自私自利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得围着他转一般的,看得孙雪茹眼底满是讽刺。要不是为了儿子的前程考虑,孙雪茹如今恨不得马上就跟苏青秀彻底翻脸得了,也免得恶心自己。只是如今苏青秀到底还是庆王,王位还在,百年的基业也不是让人小觑的,孙雪茹也只能忍着了。只是她不但得忍着,还得好生的劝着,免得苏青秀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惹怒了苏青岚就不好了,孙雪茹这顿饭吃得着实的辛苦。不过让她满意的是,儿子表现的很好,在苏青岚的面前谦恭有礼,两人偶尔也说得挺开心,这是孙雪茹乐意见到的。

    苏铭佑要想提前继承王位,苏青岚的支持那是必不可少的,孙雪茹是个懂得隐忍的人,从来都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也自然知道隐忍和伪装了。

    如今她的女儿差不多是废了,她能依靠的也只是自己的儿子了,她必须得为儿子筹谋,也免得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家对不起她在先,也不能顾她不计情面了,让孙雪茹安慰的是,儿子从小就在书院读书,受苏青秀的影响很少,学识不错,很得先生赏识,为人处世也算是谦和,想来将来,也不会如苏青秀一样,定然是可以重新振兴庆王府的!

    百年世家,单单这名声和底蕴,都是别的家族无法比拟的,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也相信自己,他们一定能够心想事成的!

    ……

    各自都有不一样的心思,这顿饭勉勉强强,也算是过了,用过了饭,苏青岚就打算走了,孙雪茹见着留不住苏青岚,也没有勉强,苏青岚临走之前又去看了老庆王妃,见着老母看着自己那眼神,苏青岚着实不是滋味,叹了口气,“母妃,您好生养身子,需要什么,就让大嫂去告我儿子,儿子会送过来的。”对老庆王妃的心思依旧是很复杂的,一方面生养之恩难忘,可是老庆王妃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让苏青岚又做不到不去计较,着实是为难。

    本来单独来看看老庆王妃,也是想做些什么,挽回母子情意,可是来了才发现,这很难很难。

    “额……”瞪着苏青岚,老庆王妃那眼中的愤怒和不甘完全展现在苏青岚的眼底,老庆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儿子,果然是好样的!

    慕容嫣,我就算是死,我也诅咒你不得好死,都是你的错,是你这个狐狸jīng勾引了我儿子,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眼底满是恨意和不甘,老庆王妃如今成了这副摸样,完全都把一切的过错都归结在慕容嫣的身上了,她哪里会反省自己的不对和霸道呢?到了如今,她除了对慕容嫣那执念不毁的恨意,便再也没有了其他了。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回到曾经,坚决的阻止慕容嫣进门,那样,她的儿子,还是那个孝顺懂事的儿子,从来都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完全不会反驳自己,更不会伤了自己的心了。

    老庆王妃执念已深,完全都改变不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这样,就越是将苏青岚推得远了,苏青岚复杂的看着老庆王妃那愤怒不甘的神sè,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的,对老庆王妃的那点点怜惜,也最终隐藏在了心底了,“母妃您保重!”如今,他也只能做到如此了,他虽然孝顺,但也不是愚孝,他有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家,他不会让任何人破坏的,这个任何人,自然也包括了生他养他的母亲!

    本来单独来看老庆王妃,单独来道别,也是希望老庆王妃可以想通的,然而看着老庆王妃这般的执念,苏青岚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样也好,也好过他一直为难,委屈了嫣儿和兰儿了,作为儿子,他会尽到自己的责任,只是,他不会再因为母亲,伤了自己所在意的人了。

    转身,毫不犹豫的就走了,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如此决绝的离开,心里说不出的失望和痛恨,如果她能说,定然大骂苏青岚不孝,拿出孝道镇住对方,用自己曾经生养苏青岚的不孝让对方愧疚,可是她偏偏说不得,动不得,如今也只能任由苏青岚转身离开,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眼底划过点点的泪滴,老庆王妃怎么都不会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只觉得自己所做都是对的,所为也都是为了儿子好,可是为什么,就是得不到理解呢?

    霸道了一辈子,独断了一辈子,要强了一辈子,风光了大半辈子,如今落得这般的结局,老庆王妃实在是不甘心啊!

    以前谁见着她不是恭敬有加的,可是如今呢?她除了躺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受制于人,无可动弹外,她还能做什么呢?

    自己这两个媳妇,还真的是好样的啊,老王爷,你的眼光,可真真是好,娶了两个扫把星回来,瞧瞧如今庆王府都成了什么样子了,还有自己那前途无限的二儿子,为了一个女人,成了什么样子了?

    如果可能,老庆王妃真的很想当面质问老庆王,问他为何要做主让两个儿子娶了这样的两个媳妇,弄得家宅不宁,自己如今也是半人不鬼的,着实是让人气恼!

    只是老庆王妃所有的愤怒和不甘也只能化成一句句听不清楚的低喃了,如今的她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什么都被人控制着,她还能做什么呢?

    只是,她真的不甘心啊!

    ……

    今rì去庆王府不是特别的开心,孙雪茹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刻意让苏铭佑送了几人上车,苏青秀见苏青岚那么不给自己面子,也懒得送苏青岚,直接去他的温柔乡去了。对此,孙雪茹十分的歉意,“青岚,你大哥刚才喝多了酒,头疼,回去歇着了,你别介意才是!”这话明显是借口,苏青岚看着孙雪茹那歉意的神sè,当然是不会在意的,“大嫂放心吧,我先走了。”自家的大哥,如今越发的不成样子了,苏青岚看着孙雪茹过的艰难,心里有些怜惜,只是他作为弟弟,也不好多做干涉就是了。

    “那你们慢走,路上小心,有空来坐坐。下一次记得将侄儿也带来,说起来我都还没能好好的看看的。”苏铭阳今rì没来,孙雪茹也是觉得刚好的,不然看着那孩子,她会忍不住的越发的嫉妒了。

    “嗯,大嫂,你回去吧,这外面天冷,我们自己走就好了。”

    “好,记得有空再来!”眼神有些歉意,孙雪茹让苏铭佑送苏青岚离开,这也是想借此拉近苏铭佑和苏青岚的关系,等到几人走了,孙雪茹脸上的伪装顿时全部都卸除了,嘴角划过一抹诡异的笑容,想起今rì说话的那几个小妾,眼底满是狠毒之sè,“来人啊,香姨娘和花姨娘今rì触了霉头,惹怒了弟妹,让人把他们关去柴房去!好生的反省!”她虽然送女人给苏青秀,可是也不会让这些女人拿大,那两个姨娘最近格外的受宠,也是该处置的时候了。

    “是,王妃!”等到苏青秀得了消息,见着两个娇滴滴的姨娘被送到柴房的时候,只觉得孙雪茹今rì是故意的触了他的霉头了,气哄哄的就来找孙雪茹算账。

    一来到孙雪茹的屋子,闻着那淡淡的茶香,看着孙雪茹淡定的坐在那里,苏青秀本来就一肚子的火气,更是借此发了,“王妃,香儿和花儿犯了什么错,这大过年的,你怎么就把他们送去柴房了?”这两个姨娘最近格外得到苏青秀的宠爱,苏青秀可是疼得恨不得融入两人的身子去不起来了,见着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那么寒冬腊月的天气被送去了柴房,苏青秀那么怜香惜玉的人,自然是见不得的!

    本来还想着孙雪茹如今是越发的体贴了,不像以前那样总是拦着他纳妾,还以为孙雪茹如今懂事了,可是怎么转眼间,就又开始吃醋了?

    这着实是不应该!

    本来就在苏青岚那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了,这会儿又不爽快,苏青秀看着孙雪茹的脸上就很不好,尤其是看着孙雪茹淡定的在那里煮茶,苏青秀就更是气愤,孙雪茹见状,嘴角划过一抹冷意,却笑了笑,“王爷莫着急,且坐,容妾身好好跟王爷说说!”

    “有什么好说的,香儿和花儿将本王伺候的很好,你就这样子罚了他们,这是为何?他们哪里得罪你了?王妃,你是本王的正妃,应该要大度,可不能总是抓着这些事情不放了。”以前是孙雪茹手段的确是高,那个时候苏青秀有所顾忌,所以有的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如今他越发的风流了,很多时候xìng子也变得蛮横了许多,尤其是孙雪茹这大半年也不怎么管着他纳妾了,他也越发的得意起来了。

    “王爷先别急,他们犯了错,妾身不过是好好的罚罚他们罢了。”笑着给苏青秀倒了一杯茶水,孙雪茹此刻十分的温柔体贴,一点都没有因为苏青秀言语不善有任何的恼怒神sè。她这样子看的苏青秀着实是满意,以为孙雪茹如今是真的以他为天了,所以也没有像以前那般的压着,便摆起了谱,“别以为让我喝杯茶这事情就算了的,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在那么冷的天罚了他们去柴房?”苏青秀就是那种典型的就着杆子往上爬的人,给了点颜sè就可以开染坊的人。以前孙雪茹对他的小妾采取压制的措施,他也是有些怕的,只是现在孙雪茹放纵了他,他反而越发得脸了。

    “老爷,妾身是什么xìng子,老爷莫不是还信不过不是?这些rì子以来,老爷要纳妾,宠幸谁,妾身有多说过一句吗?妾身还不是帮着老爷将他们都纳了进来,什么时候说过半点不是了?妾身既然大度,又何必针对他们呢?而且今rì是初一,本来就不该有这些事情的,要不是因为他们确实是犯了错,妾身又何必惹得老爷的不痛快呢?”孙雪茹说完眼泪都出来了,说不出的委屈,苏青秀见着孙雪茹难得的软绵,顿时也知道自己刚才是过了,这会儿便也没有刚才那般的咄咄相逼了,“好,那你说说,他们是犯了什么错了?”

    “刚才弟妹陪着我去张罗今rì的膳食,路过园子的时候,听到香姨娘和花姨娘的话,说妾身已经失宠了,还说什么老爷迟早都会休了妾身。当时弟妹正好在呢,妾身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今rì的大年夜,妾身本来不想给老爷不痛快,然而这话妾身越想越难受,想着王爷对妾身的敬重,妾身也是不能由着这些姨娘各个都无法无天了去了。所以想惩戒他们一番,也免得他们没事情就随便总是搬弄是非,老爷如果觉得妾身罚得过了,妾身这就让人放他们出来就是了,妾身无话可说。以后这家,妾身也没有脸当下去了,老爷还是另请高明吧……”眼泪哗哗的就流出来了,孙雪茹虽然早就不在乎苏青秀了,可是她在王府的地位,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挑衅!

    那些女人不过是她拿来让苏青秀一点一点的沉迷的工具罢了,她自然是不会允许那些工具爬到她的头上去。更不允许那些人随便就非议她什么!这王府,依旧是她说了算,谁都不能改变这点!

    所以,只要敢挑衅她的,孙雪茹不介意给对方惩罚!好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几个妾而已,不过是玩物,难道还能跟她抗衡不是?

    当下就有些委屈的哭了,苏青秀见着孙雪茹如此,想着孙雪茹如今的贴心,事事都顺着他,而且孙雪茹后面还有一个南昌公呢,苏青秀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自然不会真的就休了孙雪茹的。不但不休,遇到这事情,他还得好好的安慰,“好了,王妃,别难过了,那些人不懂规矩,你好生教训一番就是。这府里,没有谁可以越得过你去!”对孙雪茹,苏青秀依旧还是敬重的,尤其是孙雪茹这些rì子越发的体贴,对他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把握的牢固了,总是顺着他,也将庆王府打理的好好的,苏青秀过的快活,自然也不会随便的找孙雪茹的麻烦。

    “可是王爷,他们还得伺候你呢!”看着苏青秀不再追究了,孙雪茹擦了擦眼泪,有些愧疚了。

    “没事,伺候我的人多的去了,不在乎这两个人,王妃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今rì是初一,明rì还得去拜见岳父岳母,王妃可别哭上了眼睛,让岳父岳母担心了。”虽然有些心疼,可是比起孙雪茹来,那两个姨娘确实不算是什么,苏青秀身边的美女多的去了,自然也不会在意的。

    “王爷能如此替妾身撑腰,妾身很高兴,只是妾身也不想因此就让王爷委屈了。双儿,可儿,出来吧!”孙雪茹话毕,只见着帘子处走来了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两个都是二八年华的美好岁月,长得如花似玉的,那身段,还有那容貌,着实是让人眼前一亮了。

    “王妃,这是……”苏青秀看着面前的两个美人儿,眼睛都直了,这会儿哪里还会在意之前的那两个姨娘。

    “王爷,妾身今rì惩戒了两位姨娘,王爷身边也少不得人伺候,这两个女子是妾身特意给王爷寻来的扬州瘦马,都是经过调教了的,王爷可是还满意?”将苏青秀的眼神看在眼底,孙雪茹眼底划过一抹厌恶,表面却依旧是一副大度的样子,给自己的夫君送去美人儿,竟然是一点点都不会吃味了。

    “满意,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这两个女子一看就是个处儿,长得柔若无骨的,让人看着便酥到骨子里面了,苏青秀看着都觉得身子都开始亢奋了。

    “王爷满意就好,你们两个以后好生伺候王爷,知道吗?”

    “是,王妃!”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两个女子那声音也是极其的动人好听,让人只觉得浑身都酥麻了。

    “爱妃果然深得我心,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呢?”孙雪茹如今是越发的大方了,不拦着他纳妾还罢了,如今还主动的送来了两个如此美丽的扬州瘦马,苏青秀对孙雪茹也是越发的看重了。

    不嫉妒的女人,果然是好的,他喜欢这些女子年轻活力的身子,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也越活越年轻了。

    “王爷不怪罪妾身自作主张就好。”笑了笑,孙雪茹低下了头,掩去了眼底的嘲讽之意,苏青秀也没有看到,此刻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面前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恨不得马上就将两人一起压倒,颠倒凤鸾了。

    “不怪,怎么会怪罪呢?王妃如此贤惠,是我的福气!”眼睛已经都看着双儿和可儿离不开了,他的那抹炙热,孙雪茹自然是见着了的,给两人示意,双儿可儿便走到了苏青秀的身边,纷纷靠近了,“王爷……”靠近去,两人身上的香气更是让苏青秀有些神情恍然了,感觉到那柔若无骨的身子靠着自己,苏青秀只觉得自己血气上涌,要不是碍于孙雪茹在,苏青秀早就将两人一起压倒了。

    “还不快扶着王爷回去休息,王爷也是累了!”苏青秀这模样,孙雪茹再也不想看了,吩咐两人扶着苏青秀走了,苏青秀顿时一喜,也顾不得其他了,“王妃,晚点我再来看你!”孙雪茹越发的懂事,苏青秀的rì子也过的越发的快活了,这会儿当然越看孙雪茹就越满意,想着许久没来陪着孙雪茹了,也打算给对方一个面子。他本以为这是恩赐,只是孙雪茹早就对他厌恶透顶了,“王爷今rì好生休息,明rì还得陪妾身去见父亲母亲呢,今夜就不要过来了,让双儿和可儿伺候吧!”

    “呵呵,也好,也好!”见着两个女子一左一右的,那神情即使媚态天成,让苏青秀再也按耐不住了,脑子也没有办法思考,左拥右抱的就出去了。

    等人一走,孙雪茹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垮了下来,“来人啊,将这桌椅统统都换了,打开窗户,熏香!”只觉得这被苏青秀碰过的地方脏的可以,孙雪茹吩咐人换了桌椅,重新熏香,就是想将苏青秀的气味给除去了,甚至还吩咐人准备了热水沐浴,孙雪茹恨不得将苏青秀刚才碰过的地方洗的干干净净的!

    这人,实在是太脏了,她看着就恶心!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孙雪茹巴不得马上就给苏青秀下了毒让对方死了才好,只是这样就耽搁了苏铭佑的前程了,所以,老庆王妃不能死,苏青秀也不能死,但是,她会让这两个人生不如死,恨不得不要来到这世上!

    都说女人狠毒起来,的确是让人害怕的,孙雪茹如今就是这模样,一步一步的,让苏青秀万劫不复!

    ……

    庆王府后面的事情,苏青岚几人是不知道的,只是苏青岚从庆王府离开以后,心情就不大好,回家之后就呆在书房不出门了。慕容嫣有些担心,抱着苏铭阳逗弄着,虽然半rì没见着儿子,可是还是想得紧!

    “阳哥儿,有没有想娘亲啊?”抱着儿子就是一个劲的猛亲,今rì去了庆王府,慕容嫣感受良多,觉得比起许多人来,她着实是太幸福了。

    “咯咯……”苏铭阳躲在襁褓里,看着自家的母亲,笑的眼睛都成了月牙状了,小手也是不听的舞着,看起来十分的兴奋。

    “看来阳哥儿也晓得想念娘亲了!”苏兰芷在一旁看着长得越发动人的弟弟,身子也壮实了不少,而且很好带,不哭不闹的,越发的喜欢了。

    “可不是吗?夫人今rì和老爷走了以后,少爷就没怎么笑过了,这一天总是睡着,如今见着夫人回来了,jīng神头都好了许多了,看来是想夫人了!以后少爷啊,肯定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刘家的在一旁也说着好话,慕容嫣对刘家的也是越发的满意了,“好了,你也忙了大半天了,去休息一会儿吧,阳哥儿我带着!”

    “谢夫人!”笑嘻嘻的就走了,刘家的很懂得分寸,从来都不邀功,将苏铭阳照顾的很好,是个很知趣的人。

    “娘,这刘家的很不错,以后可以给弟弟当屋子里的老嬷嬷,也能好生的照顾阳哥儿!”见着刘家的走了,也没有借口呆在这里,可见也是一个识趣的,苏兰芷也是满意。

    “我瞧着也是不错的,过几rì就升了她的月俸,让她好生专心的照顾阳哥儿才是。”

    “嗯,这nǎi过的也有些情意,她能照顾阳哥儿自然是最好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抱着儿子,看着女儿,如今慕容嫣有儿有女,所有的遗憾都没有了,慕容嫣很珍惜现在的局面。

    “呵呵,娘,给我抱抱吧!”

    “好!”将苏铭阳给了苏兰芷,苏兰芷抱着,只觉得沉了许多,“阳哥儿怕是又长肉了,感觉有些吃力了。”

    “你每rì都抱着的,哪里就又长肉了?不过他吃得好倒是真的,这孩子,总是很乖巧,不让人cāo心!”两个多月大的孩子,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的确是很好带。

    “可不是吗?阳哥儿小的时候那么懂事,以后一定会好生的孝顺爹爹和娘亲的。”是一个贴心懂事的孩子,大家都会喜欢的。

    “他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高高兴兴的,我就很满足了。”以前不能给苏兰芷的,慕容嫣也是希望在苏铭阳的身上补回来的,她希望一双儿女都能幸福。

    “娘,您放心吧,一定会的!”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家人的,哪怕是那至尊的位置上的人也是不行!

    “那你先和阳哥儿玩一会儿,我去看看你爹爹!”知道苏青岚的心里不好受,慕容嫣很能明白,自然是要去好好的劝劝的。

    “好的,娘,您去吧,顺便给爹爹带一些茶点回去,爹爹最喜欢云雾了,家里不是正好得了些云雾吗?可是极品呢!”

    “就你鬼机灵!”苏兰芷的意思慕容嫣自然是明白了的,高高兴兴的准备了茶点,就去书房找苏青岚了。

    ……

    来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就见着来福站在门口,神sè有些担心,见着慕容嫣来了,赶忙就迎了过来,“夫人,您来了?”

    “老爷呢?可是还在书房?”

    “是的,夫人,老爷一回来就去书房了,也不让人伺候,奴才有些担心……”从庆王府回来苏青岚虽然努力的在掩饰,可是懂得他的人还是知道,苏青岚的心里,不好受。

    “好了,你去歇着吧,我进去看看老爷!”

    “是是,夫人,有夫人在就好!”见到慕容嫣就跟见到救星一样的,来福高兴的迎了慕容嫣过去,敲了敲门了,过了一会儿,才传来苏青岚那低沉的声音,“来福,不是说了不让打扰吗?什么事情?”

    “老爷,夫人来看您了!”说了一会儿都没反应,来福只听到里面有些响动,诧异间,苏青岚便来到了门口,将门打开了,见着慕容嫣一个人过来,还冒着风雪,苏青岚的语气,有些责备,只是却满是关怀,“怎么不在屋子里烤火,就来了?这天冷路滑的。也不让人跟着?”

    “我看你很忙的样子,想着给你送些东西过来,方便进去吗?”端着一个食盒,苏青岚看着慕容嫣脸上关切的笑容,心里暖暖的,便让开了位置,“进来吧,外面冷!”

    “好!”一进去就看着窗户是开着的,慕容嫣自然知道苏青岚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看着窗外想事情,便走过去,将食盒打开了,“老爷,我准备了一些茶点,你渴了饿了都可以吃的。”

    “多谢了!”今天去看到老庆王妃那样子,苏青岚知道老庆王妃是不得好了,本来想好好和老庆王妃说说,免得老庆王妃总是怨恨着他们,可是老庆王妃都这样子了也不肯放下,苏青岚的心情,着实是不好受。

    “岚,喝茶吧,这可是您最喜欢喝的云雾!”

    “嗯!”走过去接过慕容嫣递过去的被子,苏青岚看着慕容嫣,脸上划过一抹暖意,“嫣儿,谢谢你!”

    “岚,我们夫妻本是一体,你有什么事情,都该跟我说的,别总是藏在心里。”顺势就坐在了苏青岚的身边,慕容嫣拿了一块点心递了过去,苏青岚接了过去,叹了口气,“哎,也没什么,只是心里有些感慨罢了。”

    “岚,别想太多,顺其自然就好。”握住了苏青岚的手,慕容嫣想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对方。

    “我只是不明白,为何母妃还是那么执着呢?她如今都这幅模样了,我看着她这样子,觉得着实是可怜。本来想好好劝劝他,可是为何偏偏,她还是……”剩下的话,苏青岚已经说不出口了,他不想因为老庆王妃,伤了慕容嫣了。

    “岚,母妃许是年纪大了。而且这一年来都在病榻上,心情可能不大好,你别介意了,我们能做的,努力的就做了就是了,问心无愧就好。相信母妃时间久了,就会想通了,到时候,一切也就都好了,我们耐心些就是了,老人家,总是需要哄的。她如今,或许也不过是暂时放不下面子来罢了。”这话很明显,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安慰苏青岚,苏青岚自然是明白的,将慕容嫣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觉得很是高兴,“嫣儿,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怪罪!”老庆王妃到底是他的生母,苏青岚还是不想真的就和对方彻底的成为了敌人了。

    生养之恩大于天,他是孝子,虽然如今他是站在慕容嫣这边的,可是这不代表,他不想孝顺自己的母亲了。

    “岚,这是我应该做的,她也是我的婆婆,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喜欢我的。”慕容嫣可不会傻傻的就在苏青岚的面前说了老庆王妃的坏话了。到底是苏青岚的生母,苏青岚心里的那点介意,慕容嫣很懂,自然也会配合。

    反正她知道,苏青岚是站在她这边的,老庆王妃这般的做法已经寒透了苏青岚的心了,如今又不知道悔改,苏青岚肯定不会原谅老庆王妃了。只是心底里,还是有些心疼的吧?毕竟那是他的母亲,如今却成了这个样子,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成了那副样子,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真的冷血无情的不管不顾了。

    苏青岚如果真的对老庆王妃冷血无情,好不顾惜,慕容嫣怕还有些担心了。如此证明苏青岚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可以真心依靠的。

    “哎,罢了,不说了。”抱着慕容嫣,感受到怀里的温度,苏青岚自然不会再因为老庆王妃影响了彼此的感情了。作为儿子,他该做的,都会做,至于其他的,他再也不会妥协了。

    不孝,也就不孝吧,他不想,再失去自己最爱的人了。

    多想无益,只是决定了的事情,他就得坚持,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完满的,得到了,必定就会失去,他既然能够得到现在的幸福,他就该珍惜,不该再去冒险了。

    “嗯,岚也别多想了,母妃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其实老庆王妃明不明白,喜不喜欢她,慕容嫣也不在意了,只是如果可以让苏青岚高兴一点,内疚少一点,慕容嫣还是愿意的。

    “嗯。”抱着慕容嫣,苏青岚享受着此刻的宁静,慕容嫣看着苏青岚的神情,知道苏青岚暂时是不去想这事情了,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躺在苏青岚的怀里,希望可以陪着对方,免得对方总是难过了。

    “岚……”想起今rì在庆王府遇见的事情,慕容嫣张开了嘴,想说,可是有些纠结,怕影响此刻的好气氛。

    “嗯?”

    “没什么……”想了想,慕容嫣还是决定暂时不说了,苏青岚今rì因为老庆王妃不高兴,她何必还给苏青岚添堵呢?

    以后找机会再说吧!这会儿,就不要再添乱了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