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兰花玉芷
    “赵小姐,这银子,你是赔不赔的?”见着赵仪容憋屈着脸不说话,那脸上一块红一块紫的着实是好看,掌柜的也猜到赵仪容身上肯定是没有那么多钱。只是想着这店子里的珠宝就那么毁了,而且赵仪容之前多番的想要坏了他们店里的规矩,掌柜的也没有那般的仁慈就那么算了,只是静静的等着赵仪容,等着对方解决这事情了。

    “我,我会赔给你的!不就是十万两银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赵仪容知道自己身上没有那么多的银子,而且这事情回去要是让昌伯候知道了,她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她见着掌柜的那模样,着实是拉不下脸来,下意识的就回了这话,只是说了,她立马后悔了。

    哎,都到了这时候了,她还逞能做什么啊?

    “我自然是知道小姐不缺这点银子的,既然不缺,还劳烦小姐你将银子给了我吧!”掌柜的见着赵仪容到了现在都还死鸭子嘴硬,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然而此刻他只要的是银子,至于其他的,他也懒得管了。

    果然财大气粗的人,可是也就只有这点银子了,瞧这模样,哪里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真真是丢人!

    “我难道还会少了你银子不成?急什么急?”见着那掌柜的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赵仪容只觉得眼前的人着实是有些没眼色了点。

    她堂堂侯府千金,莫不是还会缺了银子不是?真真是讨厌!一点面子都不给!

    赵仪容对掌柜的不满,可是她哪里会从自己这里想呢?如果不是她之前言语得罪那掌柜的,那掌柜的也不是那么过分的人,自然也不会落了她的面子了。偏偏赵仪容只觉得这掌柜的狗眼看人低,从来都不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就是了。自作孽,不可活,如今丢人也是她自己丢人,怪不得别人了!

    “我自然是知晓赵小姐这般身份的人不会欠我银子的,只是小店也是小本生意,还望赵小姐见谅才是。”这般说话,虽然没有不敬,可是赵仪容此刻身上没有那么多的钱,自然满脸的羞涩,瞪着那掌柜的着实是觉得碍眼,只觉得对方是故意找自己麻烦了。

    掌柜的见着赵仪容这般的模样,越发的肯定了赵仪容身上没有那么多的钱,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对方,虽然没催促,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赵仪容着实是觉得丢人!

    “赵小姐,我还有客人要招待,如今,就暂时不招待赵小姐了。”笑眯眯的就走了,留下赵仪容一个人在这里尴尬,赵仪容着实是受不住了。最后,赵仪容只能让人先回去找昌伯候夫人取银子,本来不想让昌伯候知道,免得回去挨骂,可是有的时候人倒霉,就是喝口水都会塞牙缝,昌伯候夫人派人送钱来的时候,正好被昌伯候看见了,昌伯候等问清楚了什么事情,气都快被气死了。

    等到付了钱,赵仪容回去的时候,昌伯候气得打了赵仪容一巴掌,第二日赶忙就带着赵仪容亲自登门道歉,还送了不少的好东西,看得赵仪容一阵的肉疼,还被逼着道歉,越发的觉得没面子。

    然而她还来不及说什么,昌伯候回去便勒令赵仪容禁足,抄《女戒》,不许出去。赵仪容心里愤愤然,可是也只能乖乖的在家里待着,过年了哪里都去不了,每天都得在屋子里抄《女戒》,因为惹怒了昌伯候,日子过得着实是凄惨,赵仪容的心里难受,心里对苏兰芷更是又恨上了一层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苏兰芷几人对赵仪容的遭遇自然是不会在意的,他们走之前也是听到了响动的,看着赵仪容那丢人的样子,也觉得解气。

    ……

    “这个赵小姐实在是猖狂,不就家里有几个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的,瞧那鼻子都上天去了,看得我不爽!”慕容香见着赵仪容摔倒被掌柜的拉着赔钱就觉得爽快,此刻感觉心里的恶气也出了,实在是舒服。

    “可不是吗?这赵小姐实在是嚣张了点,如今能给她一些处罚也是好的。”慕容雅同样的不喜欢赵仪容,想着赵仪容对苏兰芷似乎有很大的敌意,有些担心了,“兰儿,那赵小姐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我看她今日似乎是冲着你来的!”虽然慕容雅也不喜欢赵仪容,可是还是担心赵仪容会给苏兰芷带去麻烦。

    “她那人不就那样呗,和她娘一样的讨厌,鼻子翘的老高的,好像全天下就他们最高贵一样的,看谁都觉得低他们一等,谁知道她哪里又看兰姐姐不过眼了?”慕容香对赵仪容无感,觉得这赵仪容着实是不讨人喜欢,素日里也是傲慢的紧,动不动的就有人得罪了她去了。她的兰姐姐长得那么好看,而且那么高贵优雅,那赵仪容比不得的,难保对方不会嫉妒了去了!

    “这赵小姐的确是个不讲理的,兰儿,你以后可得小心点。”今日碰到赵仪容,好好的游玩就被人打扰了,慕容雅有些担心赵仪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人傲慢的紧,这万一真的撒泼起来,还有那个昌伯候夫人,慕容雅真的担心苏兰芷应付不了。

    “放心吧,雅姐姐,我不会让她欺负了去。”赵仪容最好不要再来惹她,不然她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哎呀,大姐,你就放心吧,兰姐姐怎么会让那赵仪容欺负了去呢?刚才你不瞧着她都被兰姐姐说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吗?”慕容香对苏兰芷可是崇拜的紧的,能把赵仪容说得面红耳赤的,偏偏没话反驳,慕容香可佩服苏兰芷的能言善辩了!

    “对呀,大姐姐,那赵仪容也就是个纸糊的老虎罢了,素日骄纵惯了,对人也不客气,给她点颜色瞧瞧也是好的,也免得她总是那样子用鼻孔看人!”慕容淑虽然性子柔,可是也见不得赵仪容这般的作风,当然是希望对方得点教训了。

    “呵呵,也对,今日她吃了亏,怕是也会记仇好久了,下一次我们见着她,注意些就是了。”慕容雅可也不怕赵仪容的,同样都是侯府的千金,昌伯候虽然有些钱财,可是哪里比得上他们靖北侯府的实权呢?

    “哎呀,大姐我们知道了啦,她不来惹我,我才懒得看她一眼呢!”慕容香对赵仪容是不屑的,她最是瞧不起那般不把人当人看的人了,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实际上不也和他们一样的,说不定还比不上他们呢!

    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怎么长的!

    “你呀!”拿慕容香实在是有些无奈了,自家的妹子性子比自己还要直呢,慕容雅点了点慕容香的脸蛋,瞧着妹妹天真烂漫的年岁,好像没有什么烦恼似的,比起自己来,幸福许多了。

    慕容雅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单恋,如今马上就要嫁人了,自然也渐渐的长大了许多,比起以前沉稳了些了,虽然不失活泼,可是人还是变了许多的,

    “好了,不说她了,我们逛了许久,也是累了,去春满楼吃饭吧!”苏兰芷可不想被一个苍蝇影响了心情了,她对赵仪容是不在意的,对方找她茬子,她不会任由对方欺负,可是事后,她也同样不想因为对方就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好啊,兰姐姐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如今还真的是觉得饿了呢!”慕容香可是举双手赞成去吃饭的,逛了有些时辰了,买了不少的东西,腹中也是有些饥渴了,该是去觅食的时候了。

    “雅姐姐,你看呢?”

    “恩,不说还好,这会儿还真的是饿了,走吧,我们去春满楼坐坐,许久不曾去那里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慕容雅也觉得有些想吃东西了,苏兰芷又问了慕容淑,慕容淑年纪小,当然更加的禁不得饿,举双手赞成,几人便高高兴兴的去春满楼了。

    ……

    一进了春满楼的门,店小二就笑嘻嘻的迎了上来,瞧见苏兰芷几人衣着虽然素淡,可是却也是上好的料子,知道几人身份不俗,态度也是极好,“呵呵,几位小姐是要包间啊,还是就在大厅里吃?”

    “自然是要包间了,要上好的!”说好了是苏兰芷请客,慕容香也不客气,直接就要了最好的包间,苏兰芷看着慕容香这么一副我要吃大餐的样子,摇了摇头,吩咐小二的准备一间上好的包间,几人便跟着上去了。

    “几位小姐需要点些什么菜?”

    “春满楼的招牌不就是那活鱼片,还有那黄焖鹅,叫花鸡吗?这三样必不可少,小二的还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们介绍一下!”慕容香今日是来吃大餐了,好吃的自然是都要点的,她也不客气,一旁的慕容雅见了,摇了摇头,对慕容香这样子的敲诈,她也没反对,在小二的介绍下,自己也点了些菜,慕容淑也点了,大家完全都不把苏兰芷当外人看就是了。

    “呵呵,那这位小姐,你可是要点些什么呢?”见每个人都点了,就苏兰芷没点,小二的看着苏兰芷,知道这是正主,自然是要伺候好的。

    “刚才你说龙井虾仁不错,来一份吧,再来一份嫩白菜,还有一壶梅花酒。”

    “呵呵,小姐你的眼光不错,本店的梅花酒,可是去年梅花盛开最旺的时候采取的梅花所酿,已经在地下埋了一年的了,味道极好,而且也不浓烈,很适合女子饮用!”大苍的女子,不上风雅,偶尔喝些酒,其实也是雅事,小二的见苏兰芷点的菜色虽然素淡,可是味道都是很精致的,配合之前的菜更好,笑嘻嘻的就将单子拟好了。

    “先上一壶西湖龙井吧,这会儿客人挺多的,我们正好解闷!”

    “呵呵,小姐放心,小的这就去安排,小姐可是还要几个小吃点心?”

    “恩,极好,你看着办吧。”

    “是是,这个很快就送来!”因为苏兰芷一行人点的菜多,而且性子也很和善,小二的也和气,很快的就吩咐人准备好了茶水点心,苏兰芷几人正好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自然也将窗户打开,便喝着茶水吃着点心,边说话了。

    “这春满楼的东西果然都是极好的,兰儿,你瞧瞧这茶壶,还有这盘子点心,都做的各位的精致,也不外乎那么多人都喜欢来这里吃饭了。”

    “呵呵,可不是吗?这里的店小二也是机灵,说话也利索,将那些菜都介绍的极好,让人听着就想吃呢!”

    “二姐姐,仔细一会儿吃撑了去,刚才你一个人点的,可是都许多了呢!”几人之中,慕容香是最经不住诱惑的了,那小二基本上介绍的,慕容香都点了,慕容淑瞧着慕容香,眼底也有些羡慕之色了。

    “我这不是帮大家点的吗?那小二说的那么好,听着都流口水了,我不尝尝看,我可是会后悔的!”慕容香也不知羞,更没觉得自己不厚道,笑着拿了一颗花生吃了,扁了扁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这盐焗花生也是极好,入口就是满口的香醇,花生也很脆,很香呢!”

    看着慕容香这幅样子,慕容雅点了点慕容香的脑袋,“你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了,仔细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破落户呢!”

    “嘿嘿,破落户就破落户,我想了兰姐姐这顿饭可是想了许久了的,嘴馋了那么久,我今儿个早上可是没吃什么的,特意留了肚子来吃的,当然是要吃个尽兴,吃个饱肚子了!”说话间慕容香还不忘拿了一颗花生往上抛,张开嘴去接,这样子,哪有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瞧瞧,这一出了府,整个人都疯了,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你这样子要是被母亲看到了,又该说你了!”慕容雅摇了摇头,看着慕容香满脸的无奈,慕容香可不在意这些,“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做大家闺秀可是累得紧,我这样子正好,逍遥自在的!”高高兴兴的拿着花生不停的抛啊抛啊,慕容香还叫慕容淑张开嘴,只是慕容淑因着其母的影响,甚是文静,自然是不好意思的,只是有些别扭的看着慕容香,着急了,“二姐姐……”她可比不得慕容香的豪放,慕容淑性子本来就很安静的,算是典型的大家闺秀,自然是做不来慕容香的动作的。

    “哎,我说三妹妹,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性子就那么静呢?乖嘛,张开嘴,我一定可以放进你嘴里面的,可好玩了,来嘛来嘛!”许是看出了慕容淑的局促,慕容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总是逗慕容香,看的慕容香都急了,脸都有些红红的,“二姐姐,我,我自己吃就好了。”她虽然羡慕慕容香和慕容雅的开朗大方,不拘小节,可是她一直都是受诗书礼仪的影响,还真的做不到抛开了矜持,张着嘴巴像慕容香那般的,等着慕容香将花生米抛进去自己的嘴巴里面了。慕容淑怎么想都觉得这样子吃花生米别扭,所以只是自己拿了一颗花生米自己吃了起来,那样子,可是完全的不配合了。

    慕容雅见着慕容香都急了,有些无奈的看着慕容香,知道这丫头又调皮了,“好了,香儿,你也别闹了,淑儿脸皮子薄,可不比你!”他们性子自然是不一样的,慕容香玩的疯,可是慕容淑是个腼腆的小女孩,慕容雅可不想自家的小妹欺负人家了。

    “哎,淑儿啊,你可真没口福,来大姐,张开嘴,我喂你!”见慕容淑放不开,慕容香也不为难了,只是拿了一颗花生米让慕容雅张嘴,慕容雅直接就张开了嘴了,“你可别扔歪了,浪费了才是!”

    “放心吧,大姐,我的靶子可准了!”直接就将花生米投到了慕容雅的嘴巴里面去,慕容雅见花生米进了自己的嘴巴,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恩恩,不错不错,很好吃!”

    “呵呵,大姐,要不要再来一颗?”

    “好啊,不过这一次我喂你!”姐妹两玩得不亦乐乎,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正是小二送菜来了,这个时候慕容香正张着嘴巴接花生米呢,看到门口的人,顿时一个不查,那花生米就直接吞下去了,慕容香的脸色,顿时就红了,“卡住了,咳咳……”见着慕容香卡主了,慕容雅赶忙拍了拍慕容香的后背,苏兰芷也赶忙拿了一杯茶水过来给慕容香喝,慕容淑也着急的拉着慕容香,帮忙拍背,忙活了好一会儿,慕容香才终于是将那花生米给吞进去了,“咳咳,卡死我了,兰姐姐,我还要再喝一杯茶!”也是难受,慕容香赶忙再喝了一杯。慕容雅见着慕容香如此,本是好笑了,“都说了让你别那么不顾形象的玩了,这下子好了,遭罪了吧?”

    “哎,还不是他们害的!”慕容香脸色颇为尴尬的指了指门口的人,苏兰芷几人刚才忙着照顾慕容香了,倒是没有注意门口还有别人。这会儿往门口一看,顿时就看到一脸憋笑的慕容宵,再有就是带着一脸春风般笑容的秦之衍了。

    比起慕容宵那憋笑没同情心的表情,秦之衍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却是让慕容香稍微舒服了点,只是想着这两人害自己差点被噎死了,慕容香也没有好脸色,不过她也只是敢看着慕容宵,一脸的不满,“大哥,你这是做鬼啊,一声不响的就来了,吓死我了你!”害她以为自己刚才差点就被那花生米给噎死了,也着实是可怜。

    如果她真的被一颗花生米给噎死了,那她岂不是会被人笑死去的?

    此刻见着慕容宵那憋着笑容的样子,慕容香着实觉得自家这个老哥不靠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自然也给不了好脸色了。

    慕容宵见着慕容香似乎有些生气了,笑了笑,赶忙就赔罪了,“香儿,是我不对,老哥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拱了拱手,慕容宵脸上的笑容还是有些憋着,看得慕容香面色一红,想着刚才的窘态,脸上顿时就有些烧烧的了。

    “大哥,武成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再一次看到秦之衍,慕容雅的心里还是会划过点点的刺痛,只是她马上就要嫁给别人,慕容雅选择了将这份感情深藏了。

    这般优秀的男子,她早就该想到的,不该是属于她的。

    “呵呵,今日我和武成王约着出来,正巧饿了,所以过来吃点东西,不曾想刚才在门口见到了你们就是了。”慕容宵自然不会说他是早就知道这几人出来玩了的,不过他不知道的就是,这几个人竟然来了这春满楼了,还好巧不巧的正好碰到,这到底是缘分呢?还是孽缘呢?

    想着刚才秦之衍突然就说要来吃饭了,两人好巧不巧的正好在春满楼的门口,慕容宵偷偷的看了秦之衍一眼,发现对方的脸色十分的平静,好像面前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的,顿时也打消了疑虑了。

    应该没有那么巧合的,就连他也只是知道自家的几个妹子出来玩了,刚才虽然随意提了一句,也不知道他们是来这里吃饭了,秦之衍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这样想着,慕容宵却是打消了疑虑,只是他们都站在门口,苏兰芷几人也是不好就赶人的,“武成王,大表哥,相请不如偶遇,既然我们如此有缘在这里遇到了,那大表哥和武成王便一起吧,人多了,也好热闹热闹!”也不知道是不是苏兰芷的错觉,说到“有缘”的时候,苏兰芷明显的感觉到秦之衍那双含笑的眸子笑意似乎深了一层,若有似无的扫过自己的面庞,苏兰芷总觉得如今这样的局面好像就是眼前的男子刻意一般的,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只是没有明说就是了。

    “呵呵,既然大表妹你相约,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武成王,你说呢?”有那么多人都在,也不必太过顾忌,尤其如今大过年的,拒绝也是不好,慕容宵也想着人多热闹,好说说话,自然也不会拒绝了就是。

    “呵呵,既然苏小姐的好意,我们自然是不好拒绝的,只是不知道几位小姐是不是方便?”他们毕竟是男子,虽然大家也都是熟识了,可是秦之衍这会儿问话,自然也是有所顾忌的。

    “无碍,多个人,也多一份热闹,武成王,大哥,请吧!”慕容雅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思了,她和秦之衍,本来就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罢了,她早就知道秦之衍并不喜欢她,如今她也已经定了人了,那人她见过,很好,她也决定安安心心的和那人过日子了,曾经那分没有见光的情谊,她也知道要深埋。自然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让彼此都难堪了。

    “是啊,大哥,今日兰姐姐请客呢,你们也是有口福了,想吃什么,你们就点,赶紧的坐吧!”见慕容雅神色如常,大家也都放心了,慕容宵和秦之衍坐下,听到慕容香的话,慕容宵虽然是知道的,可是装作不知道了,“哦,是吗?今日是大表妹请客?”

    “哈哈,大哥你有所不知,兰姐姐今年得了好多压岁钱呢,可比我和大姐姐的多了多了,我们就让她请我们吃些东西,这春满楼的东西极好,大哥你一会儿可别客气啊!”对着慕容宵挤了挤眼睛,慕容香反正是不花自己的钱,也无所谓,反而撺掇别人多花,还真的是借花献佛的紧!

    苏兰芷也没在意慕容香的话,反正大家也都熟悉了,谁没请过谁了,瞧着慕容宵和秦之衍一直都是笑嘻嘻的,尤其是秦之衍那偶尔投射过来的目光,含着深情眷念,着实是让苏兰芷的心有些砰砰直跳的,“大表哥,武成王,刚才我们已经点了些吃的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一会儿等小二来了,你们再点一些就是了。”

    “我不挑嘴的,随便吃些就是了,武成王,你想吃些什么,今日大表妹请客,我们可是有口福了!”慕容宵也没跟苏兰芷客气,没有大男子主义的就要自己请客,自在的坐下,也没有多言,反而问了秦之衍,秦之衍见慕容宵没点,他自然也是不好点的,便摇了摇头,“我也不挑嘴的,随便吃些就是了。你们点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客随主便!”

    秦之衍这也是客气,只是他们都不点,苏兰芷当然会有些过意不去的,“大表哥,武成王,我们几个可是都点了的,你们一个都不点,可也不好,不如一人至少点一样吧,也免得一会儿不合胃口了。”

    “对呀,大哥,这春满楼你不是常来吗?有什么好吃的你不知道?赶紧的点吧,也好让我们多尝尝好吃的啊!”

    “大哥,你和武成王就点吧,怎么也得给兰儿一个面子不是?”

    慕容宵见着大家都劝自己,询问了一下菜色就点了一个佛跳墙,而秦之衍也不客气的点了一个“兰花玉芷”这名字听着格外的别致,引得大家都有些好奇了,“武成王,这是什么菜?这名字倒是别致!”慕容香第一个就忍不住的问了,秦之衍瞧见了,笑了笑,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女子莽撞就瞧不起对方了,“这是一道汤菜,用兰花做成的,口味很是清新,一会儿你们瞧见了就知道了。”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苏兰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秦之衍点这个菜名好像跟她有关一样的,瞧见秦之衍暗自对自己眨了眨眼睛,苏兰芷心下有些慌乱,赶忙就避开了。

    “原来是一道花菜汤啊,怎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慕容香听着秦之衍的解释,觉得有些诧异,她也来过这春满楼几次了,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呢?

    “可不是吗?武成王,以前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呢?”慕容宵经常在外面吃,这春满楼他经常和秦之衍来的,也是觉得奇怪。

    “呵呵,这道汤也不过是刚刚上的,听说也是因着过年才特意推出的,想来过些日子就没有了吧?”秦之衍面对大家的疑问,说话也是滴水不漏的,让人觉得奇怪的同时,还真的是偏偏找不出任何疑惑的地方了。

    “小二,真的有这道菜吗?”慕容雅有些不大相信,看着一旁的店小二,那店小二二话没说就点头了,“有的有的,武成王倒是有眼色,这兰花玉芷可是本店的新菜,而且数量不多,今日怕是最后一朵了,味道极好,一会儿你们尝尝就知道了。”

    “是吗?那一会儿我们一定都好好尝尝!”店小二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彻底的打消了疑虑,苏兰芷听着店小二这话,也着实是觉得奇怪,最后一道菜,那岂不是以后想吃,也都没有了嘛?

    “店小二,这菜是用什么做的?”听名字跟兰花有关,莫不是真的是用兰花做的?

    “既然是兰花玉芷,那自然是兰花做的,用的可是新鲜的兰花,配着鸡腿肉蒸煮,味道很是鲜美,而且清香扑鼻,缭绕席间,甚是美味!而且因着是兰花做的,这道菜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兰花一般,所以才取了这么一个典雅的名字。”这店小二说的话都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了,苏兰芷听着对方是用新鲜的兰花做的,顿时有些诧异了,“兰花吗?只是如今炎炎冬日,如何来的兰花呢?”

    “呵呵,这小姐就不知道了,因着过年想图个喜庆,所以本店特意推出了这道菜,数量有限,兰花也是从远处买来,放在暖房里面的,很是不易。这兰花存放麻烦,也费心思,所以这道菜才会规定了就做这几日,今日也是你们有这口福,不然明日,可就没有了。”这店小二说的话也是井井有条的,慕容香听着这菜极好,这会儿有些不忿了,“小二,刚才让你介绍的时候,你怎么就不介绍这么好的一道菜呢?”这名字,还有小二说的,听着都让人流口水了,慕容香差点就错过了,着实是觉得可惜了。

    “呵呵,刚才也是一直介绍,忙着忘了,给小姐带来不便,还望小姐恕罪了!”店小二眼底都有些苦逼的神色了,苏兰芷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赶忙制止了慕容香还想说的话,“如此,那麻烦店小二吩咐赶紧的上全了菜才是了。”这事情,怕跟秦之衍脱不了干系,苏兰芷因着对方如此的苦心安排,还有竟然能找到这里,心里也是有些暖意的,自然也是舍不得辜负了对方的这份心意了。

    “好的,几位公子小姐稍等,小的会催促厨房快些的!”那小二的得了令,脚底好像抹油一般的飞快的走了,慕容香还想问什么都没有了机会,顿时也只好撇了撇嘴,有些不甘心的放弃了。

    “香儿,好了,今日这里的生意极好,你这样子总是缠着店小二,人家也是很忙的,可别耽搁了生意才是。”苏兰芷瞧着慕容香有些不甘心,知道慕容香还是想问的。只是她猜到了跟秦之衍有关,自然是不想慕容香再问了,免得那店小二最终扛不住了,爆出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我知道啦。”慕容香也知道自己不好打扰人家的功夫,便也没说什么,几人有说有笑的聊天喝茶,等到菜都上齐了了的时候,慕容香顿时感慨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速度还蛮快的嘛,刚才看那么多人,还以为很慢呢!”

    说话间,大家看着店小二小心的端来的最后一盘菜,也就是秦之衍点的兰花玉芷,顿时各个的眼中都划过一抹惊艳了。

    只见那白玉瓷的汤碗里,那纯白的兰花漂浮在那清冽的汤上面,阵阵幽香传来,带着兰花的特有清香,还有那鸡肉特意的香味,两者参杂在一起,让人只觉得食指大动了。

    “这道菜,做的好精致!”慕容雅瞧见那多栩栩如生的兰花,都有些下不了手了,感觉面前的好像是一副完美的画卷一般的,自己动手,就损坏了那画卷了。

    “可不是吗?能把菜做成这样,也是人才了。”慕容香拿着筷子,想戳来尝尝,可是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她会不会有些辣手摧花了?拿着筷子抿着,慕容香看着大家的神色,虽然很想尝尝这味道,可是还是有些舍不得了。

    “的确是做的很精致!”苏兰芷瞧着那花,果然是动人无比,因着浸泡在那清冽的汤水里面,更是如那出水芙蓉一般的,看得人食指大动,偏偏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才是了。

    秦之衍将大家的反应看在眼里,尤其是苏兰芷那眼底的喜色,心下也渐渐的放松了,想着不枉自己的一番安排,秦之衍拿起了勺子和碗,亲自动手先舀了汤了,“这汤最是清冽,鸡汤浓郁养身,这兰花也是少有的药材,花可做汤,临点汤时,先以热水漂过,花色新,汤味鲜美,陪着这浓郁的鸡汤,更是显得香醇无比,大家尝尝看吧!”秦之衍首先做了示范,舀了汤,大家也都纷纷跟着舀了,果然鼻尖满是兰花那悠然淡雅的香味,配合这鸡汤,果然是唇齿留香了。

    “好烫,香醇可口,很是清冽,这汤熬的是极好,里面的东西清晰可见,果然是好汤!”

    “恩,好喝呢,我还想喝!”兰花做的汤,也是稀奇的物件,大家吃的都挺开心的。

    “不错不错!”

    ……

    赢得了大家的赞扬,不过秦之衍最想听的,还是苏兰芷的赞扬,见着苏兰芷只是默默的喝汤,并不言语,秦之衍的心里,有些忐忑了,很是担心自己苦心准备的东西,苏兰芷会不喜欢,“苏小姐,这汤可是满意?”

    苦苦准备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博得佳人的一笑罢了,秦之衍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对苏兰芷的心意,反而巴不得对方看见才好,所以平日里做事情,如果不是因着有旁人在,秦之衍从来都是无所顾忌的,恨不得将那天上的月亮都摘给苏兰芷才好了。

    “恩,很好喝,武成王果然是有心了。”这话,说者有意,听者,明白的,自然也是听懂了的,秦之衍见着苏兰芷猜到了自己的心意,脸上的笑容顿时深了几许,眼中似有流光划过,不过他很快就掩盖住了,“苏小姐喜欢就好。”如果不是旁人在,秦之衍当然乐意的就叫苏兰芷“兰兰”了,甚至会借此好生的亲近苏兰芷一番才好。只是如今人多,他也只能压住这份冲动了。

    哎,他有好些日子没有看到兰兰了,也没有好好跟兰兰说话了,要不是怕惹得兰兰厌烦,以为自己总是喜欢做那些夜探闺房的事情,他早就按耐不住的去找兰兰了。如今却也只能忍着,免得每日都去打扰兰兰,让兰兰对他有了不好的看法,好不容易准备了这些,秦之衍当然是想逗得苏兰芷开心的。

    算了,人多就人多吧,兰兰自在些,满意就好,找机会再两个独处就是了,反正如今过年呢,机会多的是!

    想起了不久后的花灯节,还有皇家狩猎,秦之衍的计划一大堆一大堆的,完全不怕苏兰芷跑了去!

    ……

    这顿饭大家吃的都挺开心的,最满意,印象最深的也就是秦之衍点的那个汤了,只是慕容雅几人再问的时候,小二已经说没有了,暖房里的兰花也都用完了,大家顿时觉得有些失落了。

    “哎,这道菜做的极好的,只是可惜了。”慕容香扁扁嘴,似乎感觉到嘴巴里还有那残留的香味,实在是还想再吃一次了。

    “几位如果不嫌弃的话,改日想吃,我可以赠送一些兰花的,到时候让这厨子再做就是了。”见着大家意犹未尽的,秦之衍眼底滑过些什么,最后笑了笑,很大方的送兰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