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商量
    秦王府有暖房,里面种了许许多多的花草,自然是不缺花的。只是秦王妃素来爱花,且最爱兰花,所种的兰花定然也是极其珍贵的品种,那用来做菜,的确是有些可惜了。

    “多谢武成王的美意,只是秦王妃素来爱花惜花,前些日子花房倒了,已经损失了不少,我们可不能让秦王妃割爱了。”虽然苏兰芷也喜欢这道菜,只是她感觉到的,是秦之衍那份认真的心意,所以能再吃到,那是福气,吃不到,苏兰芷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因为这份心意,她已经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有一个男子,那么认真的为了自己,所做都是让她开心,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呵呵,母妃不会介意的,她很喜欢苏小姐你呢!”对着苏兰芷的眸子划过点点的流光,秦之衍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对着苏兰芷眨了眨眼角,弄得苏兰芷哭笑不得的,“母妃定然很欢喜可以送你些兰花的。”话语里毫不掩饰秦王妃对苏兰芷的喜爱,这点反正也是事实,秦之衍也不会遮遮掩掩的。

    “呵呵,秦王妃厚爱,只是如今我却也舍不得她割爱的,武成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笑了笑,知道秦之衍也是为了自己,也知道秦王妃不会舍不得送自己一朵花的,可是苏兰芷向来不是一个苛求的人,不会夺人所爱就是了。

    “我不过也说说,如今这冬日里虽然这道菜难得,不过等到来年春天兰花来了,这道菜想来也是能吃到了的。”见苏兰芷态度坚定,秦之衍自然也不会多说了,便转移了话题,“大家可以尝尝这个鸡腿,用的可是云英鸡呢,肉质非常的鲜嫩,配上兰花,别有一番滋味了。”

    “武成王说的极是!”一时间大家纷纷动筷子,也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不过这道兰花玉芷给大家的印象挺深的,几乎被几人吃得干干净净的,还赞不绝口。

    吃完了饭,苏兰芷找人来结账了,只是临到了结账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结账了。店小二笑眯眯的看着苏兰芷几人,态度也是极其的恭敬的,“这位小姐无须结账了,武成王已经结了账了。”

    没有想到秦之衍刚才出去一趟是去结账的,苏兰芷面色划过一抹诧异,想着将银子给了秦之衍了,“武成王,说好了是我请的,这怎么好意思呢?”这顿饭看样子就是开销不少的,苏兰芷着实觉得过意不去了。

    “无碍的,今日也是凑巧,这家店我常来,可以打些折扣,就当做是我请了,今日也大家一起吃饭,我很开心!”秦之衍怎么可能会真的让苏兰芷付账了,他精心的准备的菜,自然是要他请苏兰芷吃了,怎好让对方一个小女子付账呢?

    “可是说好了是我请的,武成王,这怎么好意思呢?”

    “虽然苏小姐你是说好了请客,可是你请的可不是我和宵弟了,今日是我们打扰,你们不介意我们已经是很欢喜了,怎好让苏小姐破费?苏小姐下一次再请就是了,今日的,就算是我的。”如果是平日,秦之衍哪里会花这份心思?不过也是因为苏兰芷,秦之衍甘愿用自己所有的耐心和真情,一点一点的打动对方罢了。

    “这……”瞧着对方那不容拒绝的眼神,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对方心里所想,只是平白的占了对方那么便宜,而且这顿饭他们点的也都是好菜,难免有些破费了去了。

    “苏小姐无需太过客气了,如果苏小姐介意的话,下一次再回请就是了。既然我已经付账,如果再收苏小姐的银子,那我可说不过去了。”将苏兰芷的话给堵死了,一旁的慕容宵觉得今日的秦之衍格外的好说话,想着平日里和秦之衍在一起的时候,那人经常撺掇自己请客,害得自己经常都讹诈。今日倒是好脾气的瞧瞧的去付账了,慕容宵心下诧异,却也帮着说哈了,“好了,大表妹,这人素日里可是十分小气的,他今日难得大方,你就让他做回好人吧!别客气了,你是女子,我们怎好真的让你请客呢?”反正秦之衍可以大出血,慕容宵是乐意见的。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武成王了。”和秦之衍接触的次数,也不少了,苏兰芷知道对方是一个心思坚定的人,决定的事情是万万不会改变的就是了。所以与其争执不下,还不如就这么算了才是。今日出来,为的也是一个开心,不必要耿耿于怀的。

    “刚才吃了也许多,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正好消消食!”难得见到苏兰芷一面,虽然不是单独见到,秦之衍也是乐意多些时间相处的。

    “也好,武成王,请吧!”虽然不知道今日的遇见是有意还是无意,可是苏兰芷能感觉到对方的一份真心,自然也不会太过拒绝了就是了。

    “请!”

    ……

    几人随意的在街上走着,外面格外的热闹,苏兰芷起初还有些担心慕容雅会放不下,气氛尴尬,可是发现慕容雅很快就拉着慕容香看这看那的了,也是大大咧咧的,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苏兰芷也放下了心了。

    几个女子在一旁走着,秦之衍和慕容宵在一旁,充当护花使者,慕容宵见着秦之衍今日如此的有闲情逸致,对着对方挑了挑眉,着实是有些好奇了,“武成王,你不是一向来都讨厌女子的叽叽喳喳的吗?今日怎么转了性子了?”平日里有女子接近秦之衍,秦之衍虽然是笑着的,看起来很好接近,可是却总是毫不留情的完全不给人机会,弄得别人十分的没面子。

    慕容宵就知道这厮就是这幅嘴脸,明明最是阴险狡诈,偏偏还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迷了不少少女的芳心,最后颗颗粉碎,看的他这个好友有的时候都觉得舍不得了。

    爱花惜花,这怜香惜玉的本事,秦之衍可是半点不沾的,那些对秦之衍芳心暗许的女子,可是伤了不少了。这人无情起来,也是让人觉得狠绝的。这般的人,慕容宵本以为是没有心的,不会对谁好,更不会陷入情爱之中,只是如今,他怎么觉得这人越发的高深莫测了呢?

    这是要作甚?

    “凑巧碰到,就一起逛逛了,总不好丢下他们回去。而且我想给母妃买些东西,让他们帮忙参考参考也是好的。”秦之衍说谎话起来,也算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脸上那温润的笑容就跟那面具似的,一层不变的,让人看不出任何异常,慕容宵顿时满脸的挫败,最后,也不去探究那些自己探究不到的东西罢了,“哎,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宵弟,不过就是随意的走走,怎么就舍命陪君子了?”笑了笑,秦之衍对慕容宵这样子的说法可是不赞同的,慕容宵向来也不喜欢麻烦的女子,不过好在这些都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也耐着性子,一路相陪了。

    ……

    走着走着,几人碰到了杂耍,慕容雅几人顿时来了性子,冲了过去,慕容宵有些担心,赶忙也跟了上去,苏兰芷本来想过去的,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抓住了手,诧异间,苏兰芷正准备叫出声来,却闻到了那熟悉的檀香,看着面前含笑的男子,苏兰芷心跳顿时加快了几许,隔开了距离了,“武成王,你这是要作甚?”

    “呵呵,兰兰,刚才一直找不到机会说话,如今我也只是想问问,刚才的那兰花玉芷,你喜欢吗?”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见着对方如今面对自己,总是会现出点点的无措,秦之衍顿时觉得心湖划过一点点的波浪,暖暖的,浸人心脾。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很好!”

    “可是我想单独亲口听你说,真心的说,而不是场面话。你,喜欢吗?”见着苏兰芷那如玉的面庞,秦之衍笑了笑,将对方控制在自己的怀里,让对方丝毫不敢有半点的动弹,免得产生肢体接触,“如今没人在呢,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执着于此,苏兰芷看着对方那认真的神态,还有那眼底的眷念,叹了口气,也不打算说些违心的话了,“我很喜欢,之衍,谢谢你!”这份心意,她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被人呵护在手心里的感觉,早就渐渐的让她迷失了。

    “你喜欢就好,兰兰。”终于是笑开了花,眸中那绚烂的色彩,堪比那午夜的烟火,璀璨无比,看的苏兰芷的心划过点点的涟漪,最后,低下了头,“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赶紧的过去吧,一会儿他们发现我不在了,会担心的。”

    突然被秦之衍拉过来,苏兰芷的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和悸动,两人也有些日子没见了,说实在是,苏兰芷也是有些想念。只是想着慕容雅他们在外面呢,苏兰芷到底是不放心的。

    “还有一个问题,先别着急!”好不容易瞅着机会单独和苏兰芷说说话,这才那么一会儿呢,秦之衍当然不想就那么放过了。

    “还有什么?”

    “花灯节那天,你出来吗?”看着苏兰芷的目光灼灼,几乎可以将苏兰芷给灼化了,苏兰芷瞧着对方的眼神,甚至都有些不敢直视了,“这个,到时候再说!”其实她肯定是出来的,不过也是和慕容雅几人一起就是了。

    苏兰芷看秦之衍的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打些不好的主意,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就是不想让对方轻易的就如意了去!

    “兰兰,不许敷衍我,说,你到底出来吗?”将苏兰芷困在面前,秦之衍虽然没有越剧的行为,可是苏兰芷只要稍微挣扎,就会触碰到秦之衍,心下顿时有些乱了,“我,花灯节我自然是出来的,只是到时候我肯定是和雅儿姐姐他们一起的,你,你可别耍心思了。”对秦之衍也是有些了解了,如今这人越发的赖皮,苏兰芷可不敢保证对方会做什么事情了。

    “呵呵,兰兰,那你想我耍心思吗?”瞧着苏兰芷那副模样,秦之衍笑了笑,突然很想逗逗她。

    “自然是不想的,雅姐姐马上就要出嫁了,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我,我想多和他们在一起耍耍。”

    “这些日子,你们不都在一起吗?可是我好久都没见你了。”撇了撇嘴,如果不是苏兰芷如今太小,还没有彻底的对他放开心房,秦之衍早就将苏兰芷娶进门,好生的护着,不让别人看到苏兰芷的好,也免得有人跟他抢人了。如今他是碰不得也亲近不得,自然是对慕容雅几人可以天天霸占着苏兰芷格外的吃味了。

    “……”看着秦之衍那一副吃味的样子,苏兰芷顿时有些无奈了,真不知道秦之衍这吃味哪里来的就是了。

    雅姐姐他们是女子啊,这人,还真的是……

    “兰兰,我好想你,你都不想我吗?”看着苏兰芷不说话,秦之衍眼底有些挫败,不过他也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主,山不过来我会过去,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可不会轻易的就放了对方走了。

    “……”想吗?就算是想,苏兰芷也是不好意思开口的。看着面前那俊美无铸的容颜,苏兰芷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想被对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给彻底的迷住了,失去了理智才好。

    “兰兰,我真的想你了,花灯节那天,你陪我,好不好?我们许久不曾好好见见了。”见苏兰芷害羞了,秦之衍眼底划过点点的笑意,立马就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目光灼灼的看着苏兰芷,眼底的思念完全都没有隐藏,甚至越演越烈,几乎要将苏兰芷给灼化了。

    “兰兰,你如果不出来见我,那我就只能偷偷的去看你了,到时候我们秉烛夜谈可好?”这话里面可是有威胁的意思了,苏兰芷如果不出来见他,那他就继续夜闯闺房了,苏兰芷见着对方那么死皮赖脸的,着实也是无奈,看着对方,最后叹了口气,“之衍,我不可能单独出来的。”揉了揉自己似乎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苏兰芷看着秦之衍这般的无赖,颇有些无奈了。

    花灯节那么多的人,不安全,她就算是想一个人出来,家里人怕也是不答应的。

    “这个你放心就是了,一切交给我,兰兰,你只要答应我就好了。好吗?我许久不曾见你了,真的想你的紧,难道你都不想我吗?”深邃的眸子仿若那夜空一般的,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可以将人给吸进去了,苏兰芷看着这般的秦之衍,感觉对方此刻就像是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一般的,放佛自己一拒绝,那双金亮的眸子就会黯然失色一样的,苏兰芷最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和雅姐姐他们一起,你和大表哥一起去就是了。”明显的忽视了秦之衍想要单独和她在一起的那层意思,苏兰芷想着反正人多,她也是不怕的。

    最近这厮越发的喜欢迷惑她了,没事总是喜欢对着她笑啊笑的,不住的释放那勾人的眼波,这人魅力无穷,自己还是注意点的好,免得定力不足,被对方给吃的死死的了。

    “不行,兰兰你得答应我就陪着我!”秦之衍霸道起来,那也是说不通的,这会儿自然是知晓苏兰芷的打算,可不会轻易的就放过了苏兰芷去了。

    “……”苏兰芷见着秦之衍不肯妥协,这会儿性子里的那股子的倔尽也被对方激发出来了,顿时也不说话,只是瞪着秦之衍,双方不相上下的,“之衍想一起热闹,到时候一起来就是了。大家一块儿耍耍,岂不是很好?你说是吗?”今年的花灯节,怕是最后一起几个人一起过了,慕容雅嫁了以后,谁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苏兰芷自然是珍惜的,所以她也只能拒绝秦之衍了。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那坚定的目光,眼底有些宠溺和无奈,最后,也只好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兰兰你坚持,那就到时候大家一起玩玩就是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秦之衍的眼底有些诡异的波光流动,只是那道光闪得太快,苏兰芷完全来不及发现,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之衍能这么想,那也是极好的。”见秦之衍妥协了,苏兰芷顿时也松了口气,不过松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莫名的失落。甩去了脑海里不该有的想法,苏兰芷这会儿看着秦之衍,顿时也和颜悦色了起来了,“既然我们也说好了,之衍,能放开我了吗?我们该回去了。”秦之衍如今,也是越发的有些放肆了起来了,想起那日秦之衍凑过来的那一吻,苏兰芷到现在看着对方,都还是有些害羞的。

    这人,还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有的时候,还真的是让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兰兰,许久不见,我甚是想念,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了,我自然是要讨要点利息的。”奸诈的笑了笑,难得将苏兰芷给拉出来,秦之衍当然不会忘记占便宜了去了。

    “你,你要作甚?”看着秦之衍那目光,苏兰芷顿时心里有些慌乱了。

    “自然是……”似乎是吻苏兰芷上瘾了,秦之衍飞快的在苏兰芷的额头落下了一个亲吻,在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时候,秦之衍赶忙拿出了一个荷包,“兰兰,今年的压岁钱还没有给你的,这是一点心意,希望你喜欢!”

    “你!”没有想到如今在街上,秦之衍都敢吻自己,苏兰芷有些害怕的左右望了望,确定没人,正准备发作呢,结果手上多了一个红火火的荷包,上面绣着精致的兰花,苏兰芷感觉到里面的重量,听着秦之衍的话,不知道怎么的,嘴角有点抽,“压岁钱?”还真的当她是小孩子呢!还给压岁钱?

    “嗯,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呢,十二只小金猪,很可爱的呢!”十二个,还是金猪,苏兰芷见着秦之衍拿出来一个,果然是圆润润的小金猪,铸造的极其的生动,看起来格外的可爱,苏兰芷不知道怎么的嘴角就是一抽,尤其是秦之衍最好的那句话,更是让苏兰芷有种满脸黑线的感觉了,“兰兰,这小金猪可是着实圆润可爱呢,兰兰你如今也是瘦了些,单薄了些,如果能和这小金猪一般的圆润可爱,那就好了。”

    “之衍,我们同辈,你这样子送我压岁钱,于理不合!”抽了抽嘴,苏兰芷总觉得自己在秦之衍的面前矮一截一样的,看着地方那高大的身子,几乎可以将自己小小的身子完全给覆盖了。苏兰芷就觉得格外的有些别扭,好像在对方面前,自己只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的一样,对两者这般的身高差距,有些不爽快了。

    这会儿苏兰芷就惦记这些事情了,哪里还顾得上去追究那一吻的事情?

    “呵呵,我想送你,自然是送你了的,你收着就是了。我特意让人做的,你看这几个小金猪的表情都是不一样的,也着实是费了心思的,兰兰你不收的话,那我这小金猪,不就白做了吗?”瞧见苏兰芷一副纠结不想收的样子,秦之衍哪里知道对方的这般想法,他只是想宠着对方,借机送东西就是了,“你看看这小金猪啊,喜欢吗?很可爱的呢,以后可以拿出来看看,心情立马就好了。”

    听秦之衍这么说,苏兰芷赶忙看了看那小金猪,果然每个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大笑的,有憨笑的,还有害羞的,各个不一,可是做的极其的传神,苏兰芷看着,还真的就喜欢上了。

    见苏兰芷面色流露出来的点点的喜色,秦之衍知道自己东西是送对了的,笑了笑,便放开了怀抱了,“好了,我们赶紧的回去吧,一会儿他们发现我们不在了,该是担心了。”没给苏兰芷回过神来拒绝的机会,秦之衍得逞的笑了笑,这会儿倒是很自觉地松开了自己的怀抱了。

    “嗯!”意识到自己和秦之衍出来的有些时辰了,苏兰芷有些犹豫的将东西收好,便跟着去了,“快走吧,可别让雅姐姐他们担心了!”二话不说就走了,苏兰芷这又被亲又被人当做小孩子送压岁钱的,心里还着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面对秦之衍了,借此机会溜走,也是好的,免得尴尬。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那将东西小心收好的样子,顿时笑了笑,想着苏兰芷忘记找自己算账,脸上划过一抹得逞。

    他的兰兰,还真的是单纯呢,每一次脸蛋都红彤彤的,让他好想咬一口下去!

    哎,每一次都得偷偷的一亲芳泽,什么时候,才可以光明正大的亲呢?

    秦之衍还真的是有些苦恼了。

    ……

    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云珠焦急的走着,看到苏兰芷赶忙就迎了上来,“小姐,你去了哪里了?我好担心!”说完颇为不满意的瞪了秦之衍一眼,云珠知道自己比不得秦之衍,所以刚才也追不上去就是了。

    不过她对秦之衍也是信任,知道秦之衍带着自家小姐出去,肯定也所有事情的,云珠也只好乖乖的等着了。

    此刻看着苏兰芷脸色有些淡淡的潮红,云珠有些奇怪的看了苏兰芷一眼,“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有些红呢?”一直跟着苏兰芷,云珠自然也是发现了自家主子和秦之衍之间有些猫腻的,见苏兰芷也没有排斥秦之衍,云珠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主子的事情,也不是她能管的,只要主子没有吩咐她,她如今,也只能装作哑巴了。

    “没事,对了,雅姐姐他们呢?”在云珠看不见的地方瞪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对秦之衍如今越发不规矩的行为,也是有些无奈,心里有点甜蜜,也有点紧张。虽然知道礼教不允许她这样子,可是却也没有太过排斥就是了。

    或许她的心底里,真的是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一直默默守护自己的男子了吧?他很好,其实对他动心,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不是吗?

    “雅小姐他们还在看杂耍呢,刚才我怕他们看不见你担心,就说你在一边看小玩意去了。”云珠也是聪慧机灵,知道秦之衍刚才定然是将苏兰芷带去某地了,她是找不到,还是刻意的放水不去找就不知道了,不过她帮苏兰芷已经做好了说辞,也不用担心人怀疑了。

    “嗯,那好,我们过去吧,不然雅姐姐他们一直没见我们,该是担心了。”心下感叹云珠的机灵,苏兰芷摸了摸自己有些滚烫的脸颊,渐渐的镇定镇定下来,若无其事的就去找慕容雅他们了。这会儿看也不看秦之衍一眼,似乎是故意的,秦之衍瞧着苏兰芷那模样,摇了摇头,有些把握不准苏兰芷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了。

    希望不是生气吧,不然,他可有的哄了。

    ……

    苏兰芷承认自己是故意的,秦之衍总是偷偷亲她,让她好没准备,总是慌手慌脚的,紧张的很。所以这会儿也是晾晾对方,好让秦之衍好生的反省一下,可别总是如此了,不然她会吃不消的。

    走进人群去找慕容雅几人,刚到了慕容雅几人的地方苏兰芷才说话,慕容雅就拉着苏兰芷进去了,“兰儿,你快看啊,这个好有趣呢,呵呵,真好玩。你刚才怎么就没跟上来呢,刚才的还有趣些,你错过了。”逢年过节的,这街道上很热闹,什么都有,这杂耍也是惊奇,就拿着一根绳子在上面走,还有碎大石的,慕容雅几人看得很是欢乐。

    “刚才看到了一些小玩意,便过去看看了,也没跟上,让你们担心了。”还好云珠机灵,刚才找了说辞,不然岂不是让大家都因为担心自己,扫兴了吗?

    思及此,苏兰芷对着云珠笑了笑,慕容雅自然是没有注意的,只是拉着她一起看杂耍了,“好了,不说了,哇,你看,可以喷火呢,好好玩!”说话间注意力早就只注意那杂耍了,一旁的慕容宵见着苏兰芷回来了,也松了口气,只是看着苏兰芷的神色有些奇怪,多看了几眼,苏兰芷以为慕容宵看出了什么,心底有些紧张,面色却是半点都不漏的,“大表哥,我的脸上是有什么吗?你怎么盯着我看?”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苏兰芷那略带冰凉的手还是觉得自己的脸似乎还有些热热的,心里也有些突突的,但是慕容宵看出什么,脸上却是一脸的不解。

    看着苏兰芷疑惑的样子,慕容宵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刚才你不在,我也没有看到武成王,你看到他了吗?”苏兰芷和秦之衍一起不见的,慕容宵也不知道该不该想,总觉得似乎可能,又总觉得是自己多想了,所以这会儿,话语即使关切,也是有些试探了。

    “武成王?”听到秦之衍的事情,苏兰芷面色有些奇怪和诧异,“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难道走散了?”奇怪的看着慕容宵,苏兰芷的脸上满是无辜和不解,慕容宵暗自觉得自己是多想了,便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刚才人多,我担心雅儿他们,便跟着来了,没有注意他没跟上来。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必担心的就是了,一会儿再去找他。”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怀疑自家表妹和武成王刚才在一起呢?表妹性子沉稳,做事情都是规规矩矩的,定然不会做这些有辱闺名的事情,而且武成王也是一个守礼之人,虽然人有些狡猾了些,可也不会是越距之人才是。

    “嗯,武成王是男子,大表哥不要担心就是了。一会儿看完了杂耍,我们再去找武成王,他许是就在一旁看着杂耍呢!”对着慕容宵甜甜的笑了笑,如今苏兰芷还小,什么事情也都没定,苏兰芷当然是不想别人看出什么来的,也免得坏了自己的清誉了。而且秦之衍之前可是慕容雅的夫婿人选,苏兰芷虽然知道慕容雅如今正在放下,可是自己如果和秦之衍此刻有牵连,难保大家心里会不好受了。

    所以啊,还是缓缓吧,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再说。

    “好了,你刚才也没怎么看,这杂耍也是有趣,不说了,好好看看吧!”收回自己的心思,慕容宵不再多想了。如今慕容雅已经定亲了,不日就要出嫁,将来秦之衍心仪谁,娶谁,其实也都没有太大干系了,他何必庸人自扰呢?

    “呵呵,好啊!”顿时也被场上的事情吸引住了,只是苏兰芷感觉到怀里那十二个小金猪那滚烫的温度,想着秦之衍之前那蜻蜓点水般的一吻,那种被人放置在手心呵护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将她心底里的创伤抚平。就好像那冰清玉肤膏一样的,彻底的治愈了创伤,甚至连一丁点的痕迹,也是不再了的。

    或许有那么一天,她真的可以完全的放下,彻底的接受了那雪莲般高贵的男子吧?

    ……

    这一日,大家都是尽兴而归,最后要不是时辰不早了,想必几人还会继续玩下去。等到回家到时候,每个人都买了大大小小的东西,满载而归了。

    “宵弟,今日就此别过,改日再聚吧!”秦之衍送苏兰芷几人到了路口,便告辞了。

    “武成王,马上就到家了,你不去坐坐吗?”秦之衍虽然有的时候也很冷酷无情,甚至奸诈无比,可是慕容宵也不得不承认,秦之衍的确是一个谦谦君子,十分的有礼,也难怪京都中那么多人都心仪于他了。

    “不了,今日出来一天了,也该是回去陪陪母妃了。苏小姐,慕容小姐,告辞!”辞别了几人,秦之衍不舍的目光在苏兰芷的脸上留恋了一会儿,最后也不想被人看出什么,直接坐上马车就走了。

    “武成王这般如玉的男子,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气可以做他的妻子了。”慕容香看着秦之衍离开的那背影,潇洒无比,仿若一道清风一样的,着实让人难以捉摸了。

    “个人有个人的福气,武成王这般的人儿,这世间配得上他的女子极少。想来能够嫁给他的女子,自然也是极好的女子。”慕容雅看了秦之衍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了,她已经有了未婚夫了,有些该想的不该想的,她很清楚。

    “大姐,对不起,我……”这会儿才是半知半觉的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慕容香满脸的懊恼之色,有些暗恨自己那管不住的嘴巴了。

    哎,真的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不顾及场合了。

    “好了,知道你是无心的,放心吧,我已经放下了。”虽然还是会有些遗憾,可是她知道,那般优秀完美如天神的男子,不是她配得上的,慕容雅很有自知之明。

    看了苏兰芷一眼,慕容雅突然有种想法,如果能够嫁给秦之衍的人是苏兰芷,那两人定然很般配的吧?那样,她或许真的就彻底的心甘了。

    呵呵,她在想什么呢?兰儿还小,武成王却是已经弱冠了,怕是秦王妃也是着急了的。

    “走吧,外祖母他们应该等久了!”几人纷纷下了马车,苏兰芷自然是感觉到了慕容雅刚才看自己的目光,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对着慕容雅笑了笑,几人便去给靖北侯夫人请安了。

    ……

    “呵呵,你们几个泼猴,出去玩的可真久,转眼就是一天,是不是如果没到吃晚饭的时候,就不回来了啊?”瞧着几人都回来了,各个脸色都带着笑容,靖北侯夫人也知道大家玩得也是极开心的。

    “呵呵,祖母,怎么会呢?我们姐妹几个今日出去,也是想给祖母你们带些礼物回来啊,祖母您尝尝,这是李记糕点的点心,味道很不错呢,是祖母您喜欢的玉酥糕呢!”

    “祖母,还有我的呢,这个是我给您买的檀木佛珠,虽然不甚贵重,可是这木材极好的,我瞧着祖母肯定会喜欢的!”

    ……

    看着大家都买了不少的礼物回来孝敬自己,靖北侯夫人也是开心,脸上的褶皱也就更深了,“呵呵,好,好,乖孩子,今夜厨房加菜,各个都点一个喜欢的!”

    “呵呵,好啊好啊!”

    几人说了些出门的趣事,还讲了春满楼的那道兰花玉芷,听得大家纷纷赞赏,都想去尝尝,只是听说没了,怪可惜的。

    “外祖母,来年兰花开了,到时候我们就让人去请了那厨子再做一次就是了,到时候新鲜的兰花,可不是比暖房里放着的更好吗?”知道大家都被勾起了食欲,肯定是惋惜的,苏兰芷这话,却是让大家都有了希望的。

    “好好,到时候我们来个兰花宴!”

    “这敢情好,到时候肯定热闹!”

    ……

    大家说说笑笑的,这一日也就在欢声笑语中都过去了,到了夜间,苏兰芷早早的就回了自己的屋子,洗漱完了就支开了云珠几人,掏出怀里的金猪看了看,之前没有仔细,这会儿看着这样子表情各异的小金猪,虽然对秦之衍的话耿耿于怀,可是苏兰芷的嘴角,还是不由得溢出了点点的笑容了。

    “算了,看在你今日那么有心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笑着抚摸了每一个小金猪,苏兰芷重生以来,还真的没有如此幸福快乐过。这般的幸福,就连之前慕容嫣和苏青岚和好如此,慕容嫣剩下苏铭阳都是没有过的甜蜜了。

    或许,有些幸福,真的只有特别的人,才能给予的吧?

    心里暖暖的,再也不似曾经那般的冰寒刺骨,苏兰芷觉得自己那偏冷的身子今日也奇迹般的觉得有些暖暖的,这一夜,睡得格外的香甜,梦中都是带着笑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