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独处
    过年了,拜年送礼,都是大事,苏兰芷慕容嫣几个人都忙得不得了,这个年,因着没有什么烦心事,过的也是愉快。

    转眼就是到了花灯节了,苏兰芷想着今日会遇到秦之衍,想着对方之前的执着,苏兰芷自一大早心情就有些惶惶然的,也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有些害羞了。

    “兰姐姐,祖母今日说了,吃了晚饭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呢,你开不开心啊?”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出门终究是不方便,如今也是过年,所以规矩也没有平常的严格,不然也是麻烦。

    “自然是开心的!”之前在靖北侯府住了些日子,苏兰芷和慕容嫣几人便回去相府了。今日早早的来,也是为了过节,这个年,也是快要过完了的。

    “呵呵,去年的花灯节很是热闹呢,也不知道今年的会是如何的了。”慕容香想起能出去,心里就高兴,而苏兰芷听着慕容香的话,便也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对秦之衍,满心的防备,虽然也是在花灯节遇到了对方,可是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一年过去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竟然也是改善了许多了。

    看来,真的没有什么,是一层不变的了,只要用心,铁杵也能磨成针,这句话,苏兰芷如今也是信了的。

    “一会儿去了不就知道了?”花灯节在大苍也算是过年后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了,这一日,大家在一起吃了团圆饭,还吃了元宵,挂了漂亮的花灯,用过了团圆饭,苏兰芷一行人便兴匆匆的出去了。

    慕容宵作为家里的男丁,还是成年的男子,自然义不容辞的保护几个妹妹,秦之衍作为慕容宵的好朋友,很自然的也加入了进来,一时之间大家玩得也是愉快。

    “哇,这外面好热闹啊!”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挂着不同的花灯,猜着谜语,也着实是热闹非凡,几个女子玩得都有些得意忘形了,慕容宵和秦之衍在一旁好生的看着,也没有觉得任务枯燥,反而有些调笑些话语了。

    “武成王,去年我们两人做了这护花使者,今年可又是我们了,武成王也是有何感想?”打趣的看着秦之衍,说实话,这护花使者的任务,慕容宵也是挺无奈的。家中他是长子嫡孙,慕容睿又是还小,虽然人是出来了,可是有大人看着呢,整个人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慕容宵还真的想希望慕容睿能大点就好了,这样就可以陪着他了。

    “慕容小姐和苏小姐皆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我能做这护花使者,自然也是荣幸的,宵弟,你莫不是觉得无聊了去?”虽然想要守护的是苏兰芷,可是苏兰芷不答应,秦之衍也只能和大家一起了。不过,他是不会轻易的就放过这好机会的。

    “不敢不敢,这话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了,不然吃亏的可是我了。”慕容宵虽然觉得陪着女孩子有的时候感觉有些无语,可是都是自家的妹子,他是怎么都不会说的,不然他会死很惨的。

    “呵呵,宵弟,我们好生守着他们就是了,今日也是热闹,陪着他们玩耍,我们不也能多些乐趣?总比我们两个男子孤家寡人的好,不是?”反正能陪着苏兰芷,秦之衍就很满足了。

    “嗯,那是的。”

    “不过说实话,宵弟如果不想当妹妹的护花使者了,或许将来,可以换一个对象的。说起来宵弟年纪也不小了,慕容大夫人怕是要给你说亲了吧?只是不知道说中了哪家的千金啊?”慕容宵比秦之衍也不过是小点点而已,算起来也是该娶妻生子的时候了。

    “武成王,这算起来年纪,你似乎更应该比我先娶妻吧?秦王妃难道就不着急了?”被对方说起亲事,慕容宵就想起席乐荣最近总是忙着给他相看女子,慕容宵的面色划过一抹尴尬,似乎有些后悔说起这个话题,让秦之衍看笑话了。

    “呵呵,母妃之前给我去云来寺算过了,高僧说我不宜早娶,我的事情,自然也只能暂时搁置了。倒是宵弟,你可有心仪的对象了,要不要我帮你打听打听,看那小姐如何了?”瞧见慕容宵的不自在,秦之衍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时期一样,也不忘记打趣慕容宵,看的慕容宵面色僵了僵,随即就反应过来了,“呵呵,武成王都不着急,我自然也是不着急的,慢慢来就是了。如今我也不想那么早就成家了,多了束缚,可就没有那么自在了。”

    “是吗?只是宵弟你不着急,难道慕容大夫人就不着急了?我可是听说,慕容大夫人最近似乎格外的走动的勤快,似乎是在给你相看呢!”难得见着慕容宵吃瘪,秦之衍也是高兴的打趣对方,慕容宵见秦之衍那么说,也是有些担心了,“呵呵,母亲有些应酬,那也是常事,武成王你想多了。”

    “是吗?怎么我好像听说,慕容大夫人前些日子和左都御史的夫人走得很近呢?”笑了笑,秦之衍这不过也是炸对方的,可是却听得慕容宵紧张了,“左都御史,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个,宵弟可以回去问问慕容大夫人的。”见着慕容宵紧张,秦之衍故意没说了,弄得慕容宵心里痒痒的,只是偏偏秦之衍却好像忘记了之前的话题一般的,弄得慕容宵好生无奈了。

    秦之衍看着慕容宵这般,嘴角划过一抹浅笑,很满意对方的这个反应,也算是将今日自己的不满稍微扯平了一点了。

    谁让那么多人都跟自己抢着兰兰呢?如果不是这些人,今日自己不就可以和兰兰好好说说话,赏花灯了吗?

    ……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许是知道将来各自大了,这样子的机会也是难得,大家都笑的很开心,各个脸上的笑容都绽开了最美的弧度,秦之衍在一旁看着苏兰芷的笑容,顿时划过一抹灰心的笑容,虽然话不多,可是一直都默默地守护着苏兰芷,苏兰芷回首间总能感觉到秦之衍那专注的目光,弄得苏兰芷的心里,划过阵阵温暖。

    “那边有灯谜呢,我们过去看看吧!”再一次去了去年的那家花灯屋子,那掌柜的也是认识秦之衍几人的,赶忙就友好的送了秦之衍一个花灯,以示友好了。

    之前秦之衍设计的花灯,虽然安宁郡主想买,可是最终却被秦之衍买走了,那掌柜的也知道眼前的男子不好惹,这会儿自然要陪着小心,也免得对方因为那花灯的事情,找自己麻烦了。

    “掌柜的你这生意如何了?我瞧着今年的花灯更加的精致些了,这灯谜,是不是也难了些呢?”几人对这掌柜的也是有印象,去年的那一幕幕大家也是都记得的,那掌柜见着几人气度不凡,做生意人练就的一双好眼力自然也是派上了用场,知道这些人去年也是一起的,虽然少了人,不过那掌柜的聪明的没有问,“每年的花灯我可是都花了不少的心思的,也是为了涂个喜庆,这灯谜却是不难的,大家可以试试!”

    “也好,我们去试试吧!”

    “呵呵,几位小姐,这边请,这里的灯谜可是有趣的紧,而且啊今年的彩头很不错呢!”掌柜的今日很是殷勤,慕容雅几人被掌柜的带去看了许多好看的花灯,一时之间都被吸引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苏兰芷和他们距离,一点一点的拉开了,而秦之衍,也渐渐的往后退了退。

    各自兴奋的选灯谜了,秦之衍的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却在不经意间一点一点的淡出大家的视线,拉开了苏兰芷和大家的距离。最后趁着大家不注意,拉着苏兰芷的手就躲进了角落里,云珠反应过来的时候,秦之衍已经不见了,云珠想去追,却看到了一个黑衣男子,那男子冰冷的脸看着云珠,没有一丝的生气,“云珠姑娘,我们小王爷说过了,他会照顾好苏小姐的,这里的事情,还希望你帮着看着,也免得出岔子了。”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云珠在这里打掩护的,云珠听了嘴角抽了抽,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这般大胆的当面劫人,看着面前的冷面男子,云珠一点好脸色都没有,“我凭什么听你们王爷的?”

    这个武成王,看起来谦谦君子的模样,比那仙人还让人觉得出尘,看起来明明是一个莲子般的高洁人物,可远观而不可亵渎,怎么性子却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竟然就这般的将小姐劫了去了?

    冷风皱了皱眉,似乎很不理解云珠这般的无礼拒绝,却是因着主子的吩咐,耐心的解释,“小王爷也是想和苏小姐好好的过花灯节,还希望云珠姑娘照拂一二,小王爷说了,他不会让苏小姐有任何的损伤的,云珠姑娘尽可以放心。”

    “我自然是知道我家小姐不会损伤,可是你们王爷就那么把我家小姐带走了,岂不是太不符合礼数了?”秦之衍的名声,云珠也是听过的,外人都说武成王谦谦公子,温文如玉,最是谦和有礼,可是在她这里,她怎么好像看到了一个“采花贼”呢?

    果然啊,人不可貌相,这男子,看来都说表里不如一的。

    “云珠小姐放心,王爷守礼,不会对苏小姐做什么的!”冷风自然是不知道云珠心里的歪歪肠子,只以为云珠是担心秦之衍会对苏兰芷不轨,便这样解释,反正对秦之衍,他是一百个一千个放心的。

    在他看来,秦之衍这些年一直都清心寡欲的,他以为秦之衍对女子不大感兴趣,所以也对女子没什么好脸色。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让秦之衍看起来像个正常人的,冷风自然也是乐得见,要好好的帮忙了。

    “……”云珠和冷风说话,怎么都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最后也放弃了和对方的交流,想着苏兰芷,还是有些担心,“小姐去哪里了?”

    “这个无可奉告,小王爷说,一个时辰内会将苏小姐送来的,这一个时辰,劳烦云珠姑娘帮忙了,有什么需要尽可以叫我,我随时可以帮忙。”冷风性子冷,也不大习惯和女子交谈,说起来他也是一个闷葫芦,这会儿交代完了,人也便闪人了,留下云珠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冷风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顿时有些挫败了。

    她自认为自己的武功也算是不错的了,尤其是大半年前的那场刺杀,她这大半年来勤练武功,算是突飞猛进,怎么她比不上秦之衍还罢了,连对方身边的人,她都比不上?

    眼见着对方从自己身边消失,好像那鬼魅一般的,云珠也放弃了去追了,免得浪费自己的精力,心里却是挺挫败的。

    哎,难道真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甩了甩头,云珠想起一会儿还得跟慕容雅几人交代苏兰芷的动向,就有些头疼,可是这会儿苏兰芷不在啊,她也只能找借口了。

    心里将秦之衍骂了几遍,云珠脱了些时辰,便去找慕容雅几人了,找了个勉勉强强过关的借口,云珠便告辞说是去陪苏兰芷了,也免得人起疑,大家也不疑有他,想着云珠性子也稳重,便由着云珠去了。

    云珠离开了以后才是有些郁闷,想着苏兰芷不在,自己该做什么才好呢?

    不能到处跑,免得被慕容雅几人碰到,闹出麻烦,云珠还真的是有些郁闷了。

    ……

    而另一边的苏兰芷眼看着慕容雅几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也是哭笑不得,看着秦之衍终于是停了,颇有些无奈了,“之衍,不是说好了大家一起吗?你这是何意?”虽知道秦之衍不是个轻易妥协的人,可是苏兰芷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来了先斩后奏这一招。

    刚才那掌柜的看起来对秦之衍格外的熟络,似乎也是有意无意的将她和慕容雅他们隔开,如今想来,这莫不是眼前的人打得主意吗?

    “今日大家不也在一起走了许久了吗?漫漫长夜,今夜那么热闹,你也总该分些时辰给我才好,我们去走走吧!”伸出手去,秦之衍静静的等着苏兰芷开口,如今感觉到苏兰芷对他不再排斥,秦之衍自然是要多加一份尽的。

    早早的夺得家人的芳心,也免得被人惦记,秦之衍可是很担心苏兰芷的。

    “哎,走吧,只是不能走太久,不然雅姐姐他们会担心的!”看着秦之衍也是无可奈何了,苏兰芷知道自己这会儿要回去也是不可能,也只好答应了。只是看着对方伸出来的手,苏兰芷也是有些生气对方的自作主张,没有牵。过去,反而故作不见的往前走,也没有多看秦之衍一眼了。

    秦之衍自然是知道苏兰芷对自己的先斩后奏是不满意的,这会儿肯答应和他走走,他就很高兴了,虽然没有牵到那软绵绵的小手,可是能有如此的时光,他就满足了,“兰兰,这边!”引着苏兰芷去了河边,苏兰芷便看到了一条船,穿上挂了许多漂亮的花灯,将那船照的明亮,这船虽然不大,却也精致。如今停放在这幽静之处,想来也是对方早就准备好的,苏兰芷见状更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敢情自己之前说的话,都是白说了,这人明着答应了自己,这暗地里,却还是做了二手准备的。

    秦之衍将苏兰芷的表情收在眼里,也知道对方是在想什么,不过他也不介意,先跳上了船,然后伸出了手,示意苏兰芷上去,“兰兰,上来吧,这冬日里游船,可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尤其是今夜风景独佳,兰兰可得好好欣赏才是了。”

    “之衍都这么说了,倘若我拒绝的话,岂不是不懂得欣赏了?”笑眯眯的就上船去了,不过苏兰芷没有让秦之衍扶着自己上去,反而自己小心的跳了上去,好在船不是特别的小,很稳当,秦之衍见着苏兰芷上船了,便掀开了船上的帘子,“兰兰,先进去吧,我们先走远些才是了。”如今街上热闹,苏兰芷在外面露面也是不好,免得被人看出一二来,坏了对方的名节了。

    秦之衍虽然有时候不拘小节,做事情也没什么规矩,可是只要关于苏兰芷的,他还是万分的小心的,丁点都舍不得让苏兰芷受到伤害的。

    “嗯!”小心的就钻了进去,苏兰芷一进去,便看到了里面躺了多多玉兰花,梅上面都点了蜡烛,不仔细看,还真的以为就是那白玉兰了。

    “这是我特意准备的花灯,一会儿我们到了河中,就可以放了,喜欢吗?”这白玉兰的花灯做得很传神,通体的雪白,可见用的也是上好的宣纸做的,每一朵花瓣都剪裁的很好,尤其是在这夜色的灯光下,更是显得莹白如玉,让人眼见着,便难忘了。

    “这花灯做得是极好,之衍有心了。”瞧着那花灯,苏兰芷初看还真的以为是玉兰花了,不过细看才发现不一样,苏兰芷随意的拿起了一个,看着上面点着的灯火,照亮了面前的容颜,灯光下的秦之衍的五官似乎比往日里要柔和的多,因着夜色迷茫,秦之衍的五官看起来有些模糊的朦胧之感,反而更增添了一股子的仙气,卓尔不凡了。

    “兰兰你喜欢就好。”见着苏兰芷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些,秦之衍找了个地方坐下,外面有个黑衣男子在划船,头上戴着帽子,也看不出容貌,不过此人一句话都没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安静的好像不存在一样的,让人很容易就忽视了对方了。

    “那之衍今日,可是准备了要如何了?”瞧秦之衍这安排,肯定是早就准备好的了,特意将自己弄出来,怕也是不会很快就送自己回去了吧?

    “我已经跟你的侍女说过了,一个时辰内我会将你送回去的,我们先放灯,一会儿去走走,兰兰你说可好?”秦之衍都安排好了,苏兰芷对对方这种霸道的执着也是无可奈何,便点了点头,“嗯,早些送我回去就是了。”看秦之衍丝毫都不担心慕容雅几人发现自己不见了的问题,苏兰芷相信对方也会有了对策,也安心的欣赏起河边的风景起来了。

    “这河水的风景最是好了,如今街道上各种各样的花灯,而且还有人在河边放花灯,一会儿我们走远了些,远远的看着,岸上的风景格外的好了。”笑嘻嘻的拿出了些点心和茶水,秦之衍亲自煮了茶给苏兰芷喝,苏兰芷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打算,初初虽然有些计较秦之衍的自作主张,可是看着对方那殷切的眸子,苏兰芷也不好总是不给对方脸色看了。

    既然已经决定试着接受对方,那她也就不该扭扭捏捏的了,两人最后的结局如何,她虽然无法预料,只是如今,她会用心的去体会。

    “兰兰,你看!”估摸着差不多远离了路边,秦之衍给苏兰芷递过去了一个面纱,苏兰芷戴上了,便走了出去,远远的就看到不远处那万家灯火般的绚烂,听着远处那嬉笑的声音,还有那泛着光芒的花灯,最后,瞧着从船便流过的花灯,苏兰芷只感觉自己似乎置身到了一个梦幻的世界一般的,周遭的花灯将她和秦之衍笼罩着,让人觉得此刻的心灵,格外的宁静了。

    “兰兰,我们一起放花灯吧!”早就想和苏兰芷一起放花灯了,去年的时候,他虽然努力的靠近,可是苏兰芷却离他很远很远,让他觉得遥不可及的存在。然而如今,佳人就在眼前,而且不似曾经那般的对他忌惮疏远,秦之衍甚至都可以看到彼此美好的明天了。

    只是到底还是没有俘获佳人的芳心,他还是得再接再厉才是。

    “好!”接过秦之衍递过来的花灯,苏兰芷一朵一朵的放下去,一旁的秦之衍在数着,最后竟然是九十九朵,苏兰芷听到这个数字,心底划过一抹异样的暖流,秦之衍却在这时将最后的一朵递给了苏兰芷,“兰儿,九十九朵花灯,象征的便是那长长久久,希望我们也能一样!”

    承诺总是太过美好,美好的让人很容易就沉迷,苏兰芷听着耳边那醉人的承诺,只觉得心底发烫。然而下一秒,她就想起了耳边那好似来自地狱一般的魔咒,顿时脸色都变了。

    “兰儿,此生,你是我唯一的妻!”

    “兰儿,我若为王,你必为后!”

    “兰儿……”

    ……

    前世的誓言历历在耳,她以为的良人在耳边的低喃如今似乎和秦之衍重合在了一起,苏兰芷有片刻的失神,本来拿着花灯的手顿时就失了力气,那花灯往下落去,眼看着就要摔坏了,苏兰芷看着那花灯,似乎可以料想到最后的结局。却不曾想,一双如玉般的手轻轻的拖住了那花灯,最后秦之衍那双幽深的瞳孔含着笑容的看着苏兰芷,嘴角的轻笑,一直都那么温柔体贴,让人觉得安心,“兰兰,在想什么呢?最后一盏花灯了,可别弄坏了才好,我废了好些心思才让人做好的,坏了可就没有了。”

    笑嘻嘻的摸样,似乎没有看到苏兰芷的失态一样,只是秦之衍的眼底有些困惑,苏兰芷刚才的表情,让他莫名的,有些不安,甚至格外的心疼。

    她刚才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了?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啊,刚才一时手滑,这花灯没事吧?”那个梦魇一样的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的从心里拔出,此刻看着面前如玉般的容颜,和那人那冰冷的容颜是完全不一样的,苏兰芷放下了心,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花灯。

    “放心吧,没事!”

    “嗯,那我放了。”花灯没事,苏兰芷也算是放下了心了,回过神来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苏兰芷正准备放在水上,秦之衍却制止了,“等等!”

    “怎么了?”奇怪的看着秦之衍,这最后一个花灯了,眼看着就要放完了,对方这是要如何?

    “兰兰,这最后一个,我们一起放可好?”突然就改了主意了,秦之衍想起苏兰芷刚才的表情,那么的绝望无助,心里也有些诧异和心疼,很是不放心了。

    “嗯,那就一起吧!”笑了笑,苏兰芷感觉到眼前男子那关切的目光,很是感激对方什么都没有问,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想来,他刚才是看到了自己的失态了吧?只是不知道,他作何感想呢?

    为何那个人,总是阴魂不散呢?自己明明不想和他有牵连,为何总是,牵扯不断?

    “好!”笑着和苏兰芷一起拿着那花灯放在了水里,秦之衍轻轻的拨动了水,看着那花灯越飘越远,心里默默的许下了誓言。

    兰兰,不管你心里有些什么,也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从此以后,我会一直守护着你,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如此多的花灯,承载了大家的美好愿望,只是不知道,这些愿望,到底能不能实现呢?”因着放花灯的人多了,此刻的河上面,以后漂浮了许多的花灯了,不过看过去,还是秦之衍准备的那白玉兰的花灯最为显眼,苏兰芷瞧见了,都会被一眼吸引住了的。

    “既然是美好的愿望,许下了,想来回实现的。兰兰可否告诉我,你刚才许了什么愿望呢?”看着苏兰芷一脸的好奇,每年的花灯节大家都会来河边放灯的,传说放花灯的时候许下愿望,天神听到了,会让他们的愿望实现的。

    “不是说了告诉了别人,就不灵了吗?”笑了笑,自己的愿望,苏兰芷不会告诉苏兰芷的。

    今世的她,自从重生以来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守护住自己的家人,决不让人再来伤害他们了。

    “呵呵,是吗?”见苏兰芷不想说,秦之衍也没有多问,苏兰芷对秦之衍的愿望也不好奇,自然不会主动去问的,只是静静的看着河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秦之衍突然觉得此刻的苏兰芷变得有些虚无飘渺了起来,让人难以触摸,顿时有些害怕了,“兰兰,花灯放完了,我们去走走吧,如今街道上那么热闹,我们可不能就在这河上看看风景就过了的。”时间宝贵,秦之衍可不想浪费在这里,让苏兰芷发呆了。

    明显的感觉到苏兰芷有心事,秦之衍虽然很想帮忙,却也知道苏兰芷不会说,所以如今,他能做的,就是让苏兰芷忘掉烦恼,开开心心的。

    “也好,走吧!”等船停靠在了岸边,苏兰芷准备下船的时候,秦之衍就递给了苏兰芷一个面具,虽然长得丑了些,不过戴着也可以挡住自己的脸,苏兰芷没有犹豫的就接过去了戴着了,一戴着就发现了秦之衍也戴着了,这会儿仔细看,发现自己的和秦之衍的是一对的,苏兰芷有些失笑,对秦之衍的小动作,也装作不知道了。

    “走吧!”拉着苏兰芷下了船,两人戴了面具,便兴匆匆的往人群中走去了,秦之衍带着苏兰芷去买了烟花,拿在手上就可以燃烧的那种,苏兰芷见着了,也难得的抛开了心里的一切,高高兴兴的和秦之衍拿着烟花就放了。

    “呵呵,真好看!”

    “走,兰兰,我们过去赢花灯去!”拉着苏兰芷去店子里猜灯谜,秦之衍选了一个桃子形状的花灯赢来了给苏兰芷,“寿桃来了,献给王母娘娘!”做了一个揖,秦之衍捧着双手就将花灯递了过去,苏兰芷也摆出了衣服姿态,抬头挺胸的,接了过去,“嗯,不错不错,有赏!”

    “谢娘娘!”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秦之衍是想让苏兰芷忘掉不愉快,而苏兰芷也是想放纵一番,不要总是做那个步步谨慎小心,生怕走错一步的苏兰芷了。

    今世的她,没有放纵的资格,今日,就让她任性的放纵一次吧!

    “之衍,那边有炒年糕,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啊!”

    一直都有说有笑的,两人像是一对亲密的朋友一样,虽然隔着那面具看不清楚对方的容颜,可是从对方那笑着的眉眼,彼此知道,对方都是开心的。

    两人猜了不少的灯谜,赢了许多的花灯,也拿不下,苏兰芷有的不要了,有的送人了,最后还是只拿了秦之衍送给自己的那个寿桃,走走停停的,吃了不少的东西,最后秦之衍拉着苏兰芷去了不远处的屋顶,两人在上空看着今夜的夜色,觉得别有一番滋味了。

    “登高远望,都说可以看到最美的风景,如今我们坐在这里,可以将这街道上的风景全部揽在了眼底,听着那喧哗的声音,看着大家欢乐的身影,有的时候也真的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存在了。”看着下面的人嬉笑玩闹,各个脸上都带着欢乐,苏兰芷额是被感染了,今夜的心情,格外的美好。

    “呵呵,兰儿,你瞧瞧,今夜的夜色,如何?”指了指远处的天空,今夜是月明星稀的夜晚,明日,或许也是一个晴天吧?

    “十五的月亮,总是最圆的,今晚的夜色很好,景色更好,时光如果可以一直停留,那该多好啊!”是啊,人如果可以一直都快快乐乐的,无忧无愁的,那该多好!

    “呵呵,小傻瓜,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的确是不可能,所以也不过是许多人的痴愿罢了。”

    “小小年纪的,在这感叹什么呢?回去吧,再不回去,他们该是着急了。”虽然舍不得这样子的时刻,可是秦之衍也知道如今他还是肆意不得,今日可以和苏兰芷单独相处,秦之衍感觉到苏兰芷的内心并不快乐,可是他什么也没问,只是默默的陪着苏兰芷,陪着对方快乐,为的,也是希望苏兰芷可以开心就是了。

    他的兰兰,就应该是快乐的公主,不应该有忧愁的,所以,总有一天,他会将对方心底里的忧伤全部抹去,让对方只剩下快乐。

    兰兰,我说到做到!

    “嗯,回去吧!”恋恋不舍的离开,苏兰芷和秦之衍走了之后,人群中却站着一个男子,男子五官俊美无铸,然而却刻着冷硬的弧度,此刻的他,那生人勿进的冷硬,却是更深了一层,看着苏兰芷和秦之衍消失的方向,眼底划过点点的疑虑。本想追上去一探究竟,然而此处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男子来不及追上去已经被行人给挡住了,只是那双冰寒至极的眸子,却是让人看着,便从心底里,划过一抹寒意了。

    ……

    苏兰芷回去,少不得又被慕容雅几人埋怨,说自己走得太久了,没有和他们一起玩,少了许多的乐趣了,不过好在他们也没有多问就是了。

    苏兰芷知道这是秦之衍的安排,不过看着身边的云珠那一脸不好看的眼神,苏兰芷寻着空隙就拉着云珠问了,“云珠,我刚才走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

    “也没说什么,小姐别担心了,雅小姐他们不会怀疑的。只是小姐,你刚才和武成王去了那么久,都去了哪里了?他没有对小姐做出什么吧?”秦之衍如今在云珠心里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毁了,拐骗了他们的小姐,这是正人君子为吗?

    “放心吧,我没事。”见云珠担心,苏兰芷给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云珠见苏兰芷并不打算深谈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是白操心了,便也没说什么,不过却乖乖的陪着苏兰芷,显得越发的小心了。

    当秦之衍算着时间赶来的时候,见着云珠那一脸戒备的眼神看着自己,也是颇为不耐,知道自己是被人嫌弃了,秦之衍看着苏兰芷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最后和慕容宵达成了一片,奇怪的是慕容宵也没有什么疑问,只是拍了拍秦之衍的肩膀,几人继续寻乐子去了。

    ……

    几人又完了许久,终于是累了,便准备回去了,回到了家里,云珠看着那寿桃的花灯,撇了撇嘴,“小姐,这花灯,你是打算怎么办的?是让奴婢扔了呢?还是收着?”云珠算是看出来了,秦之衍虽然鲁莽,可是自家小姐也不是不乐意的,所以这会儿她也算是认命了,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小姐幸福就好了,之前的小姐性子太沉了,如今似乎渐渐的开朗了起来,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吧?

    那人虽然不讲礼数了些,可是到底是个不错的人,风评也不错,小姐喜欢的话,她以后就装作没看到这些事情吧!

    “嗯,仔细收着就是了。”想着这是秦之衍送的,苏兰芷也没让人扔了,好生的收着,云珠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大概也猜到这是谁送的了,暧昧的看了苏兰芷一眼,聪明的没说什么,“那奴婢去好生收着了。”

    “让秋霜他们准备热水,我想洗澡!”

    “好!”

    说话间,苏兰芷就感觉到一个白团子往自己的怀里凑了,苏兰芷小心的接着,看着怀里的那白团子,笑了笑,“雪白,还没睡呢?是在等我吗?”

    “吱吱……”对着苏兰芷叫了叫,雪白蹭了蹭苏兰芷的手臂,看起来对苏兰芷格外的眷念了。

    “小姐,你回来了?”春暖本来抱着雪白,结果雪白突然就跑出去了,这会儿看着苏兰芷抱着雪白,一人一狐,看起来苏兰芷就好似那月下的仙子一般的,飘然出尘了。

    春暖愣了一会儿,看着苏兰芷抱着雪白,了然的一笑,“这雪白如今是越发的激灵了呢,刚才一直在奴婢的怀里动弹,突然就跑了出来了,估计也是知道小姐回来了。”

    “是吗?”想着这雪白正是那人送的,苏兰芷的脸上划过了点点的暖色,怜爱的抚摸着雪白的毛发,苏兰芷感觉到指尖都是暖暖的,抱着雪白就进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