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三十章 处置
    第二日一大早,苏兰芷早早的就起身,准备去看慕容嫣和苏铭阳了,临出门的时候感觉到暗中有个身影在看着自己,苏兰芷想了想,便让一旁的云珠去看看是谁,得到的结果正是越发不安分的清荷,苏兰芷皱了皱眉,“这个清荷,如今这心思,也是越发的活泛了。”前些日子月桃莫名其妙的就病了,而且很严重,如今这清荷,也有事没事的在苏兰芷的面前晃,苏兰芷已经很不耐烦了。

    “小姐,这清荷最近总是和月桃他们走的很近,有事没事的也喜欢打听小姐的喜好,小姐,要不要将她打发了出去才好?”云珠也觉得这清荷这些日子太过活泛了,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平日里很是巴结讨好他们,长留下去,也是不好。

    “嗯,寻个源头,将她远远的发卖了吧!”前世清荷虽然得了她的信任,可是却背叛了她,苏兰芷早就对清荷没有什么心思了。之前要不是一直忙着应付府中的这些姨娘,后来又因为受了伤,没得这心思,要不然苏兰芷怕是早就整治了这清荷了。

    如今得了空,也过完了年了,不必再有所顾忌,她也该是好好清理一下自己这院子里的人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会找个机会的!”要做到不留痕迹的将人发卖出去,可不能因此让苏兰芷的名声受损,故而接下来的几天,也算是平静。

    只是不久后的某一天,清荷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月桃快要不行了,所以清荷便起了心思,更加卖力的巴结秋霜几人,对苏兰芷也是格外的殷勤,就是希望月桃死了,自己就可以呆在苏兰芷的身边了。

    那几日苏兰芷对清荷也是难得的和颜悦色,甚至有透露只要月桃去了,就将清荷提点为一等丫鬟的事情。清荷一直都想做苏兰芷的一等丫鬟,可以享受锦衣玉食,心思也就更加的活泛了。只是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当一等丫鬟的时候,让清荷没有想到的是,月桃突然就好了。

    清荷心有不甘,那一日狠下心来想要让月桃被送去庄子里,这样自己也有机会当了苏兰芷的一等丫鬟,偏偏她下药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苏兰芷格外的生气,说屋子里留不得这般阴险狠毒的丫头,直接就不顾清荷的解释,将对方发卖出去了。

    终于是将这个麻烦给打发走了,苏兰芷觉得格外的轻松,只是这一日的事情,也让她想到了清荷为人的阴狠,虽然其中也是有了她刻意的让人撺掇,可是苏兰芷不得不说,清荷是一个未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可以完全的不顾情意。也难怪,前世的清荷,竟然会那般的对待自己了。

    好在今世自己对清荷早早的就有了防范,清荷今世没有像前世一样的得到了自己的信任,可以任意出入自己的屋子,给了别人算计她的机会了。

    如今人被卖到西北去了,苏兰芷也不用担心清荷会卷土重来,更不用担心有人还会利用清荷来算计她了。

    这一世的清荷,完全没有了上一世自己的信任和便利,在自己的防备下,还能翻出什么波浪呢?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苏兰芷却还面对着另外一个难题,“秋霜,雪鸢呢?一直都乖乖的呆在后院子里面,洗衣服吗?”苏兰芷也不得不佩服雪鸢了,明明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却偏偏能够坚持到现在。寒冬腊月的天气,如此冰冷的水,洗的手上都起了冻疮了,也没有丝毫的怨言,如果苏兰芷不是确定对方有些心思,怕是都会被对方感动了。

    这个雪鸢怕是比清荷更加难得对付了。

    “嗯,她一直都在后院子里面洗衣服,听嬷嬷说她洗的很勤快,有的时候甚至会帮别人的忙,是个热心的,也没什么架子,让她洗什么就洗什么,给她吃什么也从来都不会嫌弃饭菜不好。有的时候甚至给她吃冷饭她都没有怨言。如今后院子里的粗使丫鬟如今也都很喜欢她。”这些都是苏兰芷吩咐下去的,对雪鸢完全不用厚待,把她当做寻常的丫鬟就是了。后院子里的嬷嬷自然也是了解苏兰芷这般吩咐的原因,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对雪鸢也是百般的刁难,可是那雪鸢都一声不吭的受了,从来都不会有半点怨言,很肯做事情,而且嘴巴也甜,加上长得好,如今的人缘,还真的是很不错。

    “看来她也是一个有韧性的!”本以为自己的刻意刁难,对方会知难而退,却不曾想,对方还真的就坚持下来了,苏兰芷不得不佩服这人,也佩服她身后的人了。

    “是啊,虽然她看起来娇滴滴的,弱不禁风,却不曾想还是一个坚韧的,这寒冬腊月的天气,洗衣服最是难受,她也没吭一声,连嬷嬷都对她另眼相看了。”秋霜也搞不定这雪鸢是要做什么了,如今乖乖的呆在相府,每天除了洗衣服就是洗衣服,也没见她和什么人有接触,也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

    “呵呵,既然她喜欢,就让她继续洗吧,你让人好生看着就是了。”如今,苏兰芷越发的看不懂这雪鸢了,起初的时候,看着对方长得如此娇嫩动人,苏兰芷还以为是谁想趁机送到苏青岚的身边的,可是后来发现这雪鸢对苏青岚目不斜视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勾引,甚至如今格外的乖巧,过年的时候还抽空给她做了一个暖手套,针脚很细腻,也很精致,用的也是对方省下来的好料子。素日里过节,对方也都会趁机送些礼物,吃的用的都有,虽然不名贵,可是却都是对方亲手做的,换做别人,怕是早就被对方感动了。只是苏兰芷着实是不明白,雪鸢这是要干什么了。

    “小姐,既然你不放心雪鸢,为何不趁机将她给打发出去了?这样不也省得麻烦吗?”这雪鸢,秋霜到如今也看不出不对劲,只是她相信苏兰芷这么吩咐,肯定也是有自己的道理,所以秋霜也不敢怠慢。

    “她向来谨慎,而且还是来报恩的,让人找不出岔子。而且赶走了她,说不定还是会有别人。与其让身边有个不确定的,还不如就有一个确定的,好生看着,到时候我也好处理这些事情。”雪鸢是谁派来的,苏兰芷心里有几个想法,只是不确定就是了。

    如今这雪鸢一心“报恩”,再苦再累的活都肯做,而且还不忘记给她送些东西,表达自己的谢意,苏兰芷不得不说,这雪鸢,真的很会做人。

    “小姐说的极是,是奴婢思虑不周,小姐放心吧,奴婢会好生看着她的。”知道苏兰芷如今变得越发的深不可测了,秋霜对苏兰芷,只有完全的服从,从来都不会说“不”的。因为她知道,自家小姐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原因。

    “嗯,让人好生看着就是了,如今她也出不了乱子。”雪鸢是谁派来的,如今苏兰芷可以肯定那人的目标不是苏青岚,而是自己了,这个认知让苏兰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是越发的疑惑,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至少留着人在身边,对方想做什么,她也会先有个准备,也免得被人算计了去了。

    “奴婢省得的。”这雪鸢的确也是来的蹊跷,好好的一个良家女子,偏偏要来为奴为婢,而且娇滴滴一个人,本来是应该拿着针线刺绣享福的,偏偏洗衣服洗得手都长冻疮了。秋霜着实是不明光这雪鸢图的是什么了。

    “嗯,这院子里的事情,也就麻烦你和赵嬷嬷多费心了,月桃他们的心思不必比你的细腻,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我说就是了。”秋霜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前世如果不是秋霜一直护着自己,自己或许早就被那人算计的渣滓都没有了吧?苏兰芷对秋霜几人一直都有种特别的感情,前世生死与共的情意,苏兰芷不会忘记的。

    “奴婢会好生帮着嬷嬷照看着小姐的院子的。”

    “嗯,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多多的提点一下月桃他们,他们虽然对我忠心,可是心思还是不够细腻,我不想将来他们受到伤害了。”月桃差点就被清荷算计了去了,可见对方依旧是个单纯的孩子,苏兰芷很想护着他们,可是也知道自己周边也还有许多的麻烦,她不想因为自己,让月桃他们再受委屈了。

    “我会的,小姐放心吧,这一次的事情,月桃心里,也有了底了,以后,她会小心的。”知道苏兰芷是担心,秋霜心里也觉得暖暖的。他们的主子,虽然有的时候看起来孤僻了些,可是对他们这些下人却是极好的,跟着这样子的主子,是福气。

    “嗯,好了,你去忙吧,一会儿给月桃带些补品过去,让她好生歇着,这些日子不用来伺候了,等身子好了再说。”

    “小姐的话,奴婢会带到的。”

    “这里不用伺候了,我自己看会儿书就是了。”

    “小姐有事情叫我们,奴婢先出去了。”仔细的检查了屋子里的银丝碳和茶水,炭火很旺,茶水也是热着的,秋霜轻轻的关了门就出去了。

    等着秋霜出去,苏兰芷拿起书本就看了起来,脸上也是难得的放松了。

    终于是又解决了一件事情,如今,她倒要看看,雪鸢背后的人,到底要干什么了。

    ……

    年后,大家也都松快了些,上朝的上朝,休息的休息,不过因着文帝近来身子不好,冬季狩猎取消了,改为秋季,苏兰芷也松了口气。

    没有和宫里的人牵扯的麻烦,也没有了别的事情,苏兰芷一家也都是快快乐乐的,苏铭阳一点一点的长大,人也是越发的活泼了,整个人白白嫩嫩的,让人总是想去咬一口,苏兰芷每天都喜欢抱着苏铭阳,逗弄着,日子过得也是飞快的。

    苏兰芷如今也渐渐的长了个子,虽然依旧还是比不得同龄人的高度,可是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的脸色不似曾经的苍白,反而犯了点点的粉色,就是身子偏寒一直都没能改变,这冷天,苏兰芷每日都穿得厚厚的,手脚都是冰寒的,也着实是难受。

    “哎,这希望这冬日可以赶紧的过去,这样小姐就不要这么遭罪了。”晚上给苏兰芷洗脚,赶紧到苏兰芷的脚都是冷的,秋霜也着实是心疼。

    “也快了,如今也快三月份了,再过些日子,就没有那么冷了。”抱着怀里的雪白,如今这雪白对苏兰芷,也是越发的依赖了,只要苏兰芷没有什么事情,这雪白都是喜欢躲在苏兰芷的怀里,苏兰芷因为天冷,也喜欢抱着雪白,当做是取暖了。

    这可是比暖手套子,更温暖呢,而且软绵绵的,抱着舒服,苏兰芷如今是越发的喜欢秦之衍送的这个礼物了。

    “可不是吗?奴婢听说过些日子就是百花节了,到时候格外的热闹呢,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小姐也可以少遭罪了。”说到这百花节,可是大苍女子一个重要的节日了,这一日束缚很少,而且男子女子也是可以结伴而行的。甚至遇到心仪的男子女子,都可以互赠花朵,对方如果接受了,两人交换了花朵,便是确定了心意,然后就可以两家相谈亲事了。

    说到底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这一日凑成的夫妇也是极多的,许多人都会选择在这一天对心爱的人表白心意,就算是女子表白,也不会被人说不矜持,所以许多人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也只是在这一天,大家都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了。

    “哎,也是因为这百花节,本来我们打算早早的去庄子上的,可是因着今年皇后娘娘打算大办这百花节,要求家中有适婚女子的大臣都携带了子女去百花园,也着实是有些烦闷了。”这个日子对苏兰芷而言,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反正她还小,如今也不打算嫁人。

    “小姐可别这么说,能在百花节这一日寻找到心爱的人,相互确定情意,也是一件极美的事情呢。都说这一日交换花朵的男女都会受到祝福,一辈子都合合满满的,小姐如今也不小了,算起来也是可以开始相看了,许多大户人家的小姐,有些一生下来可就都定了娃娃亲的,小姐这比起他们来,算晚了的。”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秋霜也是希望苏兰芷可以找到心爱的男子的,所以也格外的希望苏兰芷去了就是了。

    “你这个小蹄子,还来编排你家小姐了啊!”作势想要拉住秋霜,好好的整整对方,也免得对方总是说这些,可是秋霜早就料到了苏兰芷会这么做,便躲开了,“小姐,奴婢去倒水,小姐早早的睡了才是。”

    “哼,今次你躲了,明日我倒要看看你还躲得了躲不了了的!”看着秋霜笑嘻嘻的端着水出去了,苏兰芷如今刚刚泡了脚,也不好追出去,免得冷着了,只好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秋霜就进来了,不过很聪明的没有离苏兰芷太近,“小姐,早早的睡了吧,可别总是看书看太晚了。”

    “秋霜,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挑了挑眉,看着秋霜规矩的离自己有几步远,苏兰芷心下懊恼,可是刚才秋霜那么编排自己,苏兰芷着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呵呵,小姐,我可不会上当,你先睡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如今和苏兰芷也算是越发的熟悉了,知道苏兰芷不会是一个随便生气罚人的主,秋霜自然不会傻傻的过去被欺负了。

    “你过来,我真的有话要问你!”一脸认真的样子,苏兰芷那模样还真的是有事,秋霜半信半疑的过去,“小姐,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好吗?”

    “不行,这事情很重要,你听我说,我得仔细的吩咐你!”

    “什么事情?”皱了皱眉,秋霜渐渐的靠近了,苏兰芷眼底划过一抹得逞的笑容,“过来,我得悄悄的吩咐你!”苏兰芷那模样看起来很认真,秋霜虽然有疑虑,却也乖乖的走过去。

    “耳朵凑近点,不这样远,我不好说!”在苏兰芷的诱惑下,秋霜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苏拦着的身边,还以为苏兰芷有事情,结果苏兰芷见着她走进了,赶忙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揪住了秋霜了,“哈哈,我抓着你了!”

    “小姐,你……”哭笑不得的看着苏兰芷,如今看着苏兰芷偶尔露出的小孩子脾气,秋霜就是再大的气,也是没了的。

    小姐素日里也是太过谨慎小心了些,一点都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如今这样子,才像这个年纪才是。

    “哼,谁让你刚才编排我来着!”她还在为几日后的百花节烦恼呢,这小蹄子,却总是戳痛她的痛处,苏兰芷当然要好好的整整对方了才是,也免得对方嚣张!

    “小姐,奴婢这说的,也是事实啊,小姐再过大半年可就及笄了,算起来,也是可以开始议亲了的,到时候及笄了,便准备嫁人了,奴婢说的可没错!”

    “呵,那你可比我大呢,算起来你已经及笄了,是不是也该嫁人了呢?”眼珠子转了转,苏兰芷看着秋霜,见着对方因着自己说的话一点一点的脸红了,苏兰芷就一阵好笑。

    “小姐,奴婢,奴婢不理你了!”苏兰芷都还没有出嫁,她可是苏兰芷的贴身丫鬟,哪里就能先出嫁了?秋霜看着苏兰芷说笑,整张脸顿时就红了,看来这丫头,也是会害羞的。

    “呵呵,谁让你先编排我来着!”

    “小姐,秋霜姐姐说的可是事实呢,皇后娘娘已经下了旨意了,年满十三岁的女子,没有定亲的都可以去。小姐去年就已经十四了,这趟百花节,小姐可是非去不可了的。小姐你也别着急,说不定到时候真的会遇见一个倾心的呢,到时候小姐将花朵儿送过去了,对方接了,两家不是就可以议亲了吗?等小姐及笄,不就是可以嫁过去了?”春暖刚才在外面就听到里面的喧哗了,这会儿瞧着苏兰芷和秋霜扭在一起,自然是要出来帮忙的了。

    “好啊你们,一个两个的,胳膊肘都往外拐!”瞧着两人都好像巴不得自己嫁了一样的,苏兰芷还真的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了。

    “小姐,我们也是希望小姐可以幸福的。与其到时候不知道自己会嫁给谁,还不如趁此机会好好相看,说不定小姐有喜欢的男子呢?”对着苏兰芷眨了眨眼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知道苏兰芷是个心思重的人,也希望有个人可以很好的呵护苏兰芷,给她幸福和快乐了。

    “好了,知道你们好心,不说了,我要睡了。”不知道怎么的,听着秋霜这话,苏兰芷的脑海里突然就划过那道月白色的身影了,脸蛋有些红红的,心跳也有些加速,苏兰芷可不想让人看出什么来,只好躺床上,逃避了。

    他早就到了适婚年龄了,今次的百花节,他会不会去呢?

    还来不及多想,苏兰芷便睡着了,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也有一些对未来的不确定了。

    ……

    因着皇后娘娘下旨,今年的百花节格外的热闹,还没有到百花节的时候,已经都有不少人在准备了,苏兰芷出去逛街的时候,都能看到人来人往的女子,各个都打扮的俏丽无比,很是动人,脸上也挂着期待的笑容,可见大家对百花节的期待了。

    “小姐啊,夫人说今次要陪你买些首饰,做些衣服呢,到时候百花节我们小姐可是让人看痴了去了。”笑嘻嘻的陪着苏兰芷逛街,因着这一次的百花节皇后娘娘格外的慎重,大家也是听说了有几个适龄的皇子要成婚了,所以有些资格的人可是都惦记着呢,能当个王妃,嫁入皇室,也是极好的。

    “你呀,我不过就是去做陪衬的,何必抢了别人的风光呢?”在苏兰芷看来,自己年岁还小,而且如今她被秦之衍占着,去了也是白去,故而这一次也是碍于皇后的旨意,不得不去就是了。

    “兰姐姐,你可别这么说了,我们兰姐姐长得如花似玉的,到时候好好打扮一番,可不是就让人看痴了去吗?”好巧不巧的,慕容香正好十三岁,也是可以去的,不过她是去玩的,压根就不会真的去相看谁了。

    “兰儿,香儿说得对,今次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遇到合适的,自然也是要努力一番的。女儿家家的,也就只有这一日,可以那么肆意了。”慕容念依早就及笄了的,只是马太姨娘眼光很高,所以一直都没有看中,这一次马太姨娘和慕容念依一样的,都是想借着这一次的百花节可以嫁给秦之衍,所以今日苏兰芷本来是想和慕容香出来逛逛,稍微准备一下的,慕容念依也死皮赖脸的来了。

    慕容香很是看不惯慕容念依那副柔柔弱弱,好似随时都要摔倒的样子,这会儿拉着苏兰芷撇了撇嘴,可是就不想理了,“兰姐姐,你看,前面有个脂粉店,我们去看看吧!”好歹也是皇后娘娘重视的百花节,慕容香和苏兰芷虽然只当做是去完成任务的,可是也不好穿得太不正式了,所以两人今日出来逛逛,也是想好好准备一番,至少不让人挑出错来了。

    “嗯,也好!”对慕容念依,苏兰芷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不过瞧着对方这模样不错,虽然只是靖北侯的庶女,可是好在如今是唯一的女儿了,以靖北侯府的身份,只要不是太挑,就能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的。

    只是可惜了,马太姨娘和慕容念依都是眼高手低的,看不起小家小户,想要攀上秦之衍,苏兰芷自然对慕容念依,也是没有好感了的。

    嫁给秦之衍,正妃肯定是不行的,怕是侧妃,以秦王妃的性子,也是不喜的吧?真的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想的,秦之衍明明就对他们不感兴趣,怎么还死皮赖脸的巴上去呢?

    摇了摇头,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仔细挑选的样子,随意的拿了些胭脂水粉看了看,其实对这些,苏兰芷没有太大的喜好,素日里也是素面朝天的,如果不是因为这百花节,她这会儿怕是早就去城郊的庄子里面潇洒了,哪里还被束缚在这里呢?

    真希望百花节早早的结束才好,这样自己也可以早些去庄子上玩。

    都城的生活,苏兰芷如今也是过的有些腻了的,换个环境,她想体会一下自然的感觉,远离这些是是非非的,也好获得心灵的片刻平静了。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是不得安宁的。

    “兰儿,你看这个怎么样?这颜色极好,而且很衬肤色呢!”慕容念依也知道苏兰芷几人对自己似乎有些冷淡,只是她一个人出来也是无聊,而且有苏兰芷几人在,到了百花节的时候,人家也会高看她一分,所以如今,就算是遭人嫌弃,她也是要好生的拉拢苏兰芷几人的。

    如今,她忍就是了,等到她嫁给了武成王,到时候,看这些人还敢给自己不好的脸色吗?

    “嗯,不错!”淡淡的点了点头,慕容念依的心思,苏兰芷也懂得点,秦之衍和靖北侯府虽然熟悉,可是慕容念依已经碰了好几个钉子了,这会儿好生的跟他们说话,也是想借着他们和秦之衍熟悉的机会,到了百花节的时候,可以多和秦之衍接触,想办法嫁给秦之衍了。

    百花节这一天,对男子女子都是格外的宽容的,所以哪怕慕容念依到时候跟秦之衍告白,也不会让人觉得她不懂规矩的。

    “兰姐姐,这个怎么样?这味道不错呢,你喜欢吗?”慕容香见不得慕容念依这模样,她和慕容念依从小就不对盘,虽然对方是她的姑姑,可是不是她嫡亲的姑姑,她对慕容念依和马太姨娘一样的,不喜欢,甚至是有些讨厌的!

    做作的女人,每一次在外面都是装出一副小白兔的样子,她最讨厌了!

    今天不得已和慕容念依一起出来,慕容香已经很不满意了,这会儿见着慕容念依和他们一起说说笑笑的,好像他们很熟似的,慕容香自然是要摆出自己的态度了的。所以她直接就拉着苏兰芷去一边去了,很明显的孤立态度,慕容念依见着了,眼底划过一抹怨毒,手上的青筋暴起,如果不是碍于慕容香几人和秦之衍的关系好,慕容念依早就甩脸子走了!

    哼,这会儿她不计较,等她嫁给了武成王,她会让他们好看的!

    平复了自己的心绪,慕容念依仔细的瞧了瞧,拿了一个胭脂,“兰儿,你的肤色白皙,这个很不错呢,擦起来定然显得你的肌肤水嫩光滑,你要不要试试?”

    “呵呵,小姐好眼光,这可是我们店里的好胭脂呢,颜色非常的均匀好看,小姐们要不要试试?”掌柜的也趁机的出来说好话,瞧着几人的气度都是不错的,想着百花节就要到了,掌柜的这几日生意极好,自然是要多销售些了。

    “兰儿,掌柜的都这么说呢,看来是很适合你的,你要不要试试?”笑嘻嘻的就将胭脂递给了苏兰芷,苏兰芷看了看,笑了笑,婉言拒绝了,“小姨,这个颜色鲜艳,很衬你,你可以试试的!我适合稍微素色的。”笑嘻嘻的就推回去了,慕容念依听到苏兰芷的称呼和说辞,总觉得自己好像老了许多似的,面色不大好,可是最后,还是拿回去了,“那我试试!”

    说完就去一边试去了,慕容香拉着苏兰芷,瞧着慕容念依的脸色就有些鄙夷,“哎,小姑姑,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些艳色的可是很适合你呢。你可得好好打扮了才是,百花节的时候擦亮了眼睛好好找,说不定可以找到如意郎君,到时候嫁出去了才好!”这话怎么听怎么让人不舒服,慕容念依知道慕容香这是在讽刺她年纪大了还赖在家里,脸色沉了沉,却是看着慕容香,笑了笑,“香儿,你虽然还小,可是这事情,也得上心了呢。你再这么调皮捣蛋的,总不像个女孩子也不好。女孩子就是要文文静静的,到时候也可以嫁一个好夫婿才是!”

    慕容香讽刺慕容念依年纪大了,慕容念依就讽刺慕容香像个男孩子一样的没人要,两人各说一句,也都毫不示弱,苏兰芷见着有些头疼,赶忙拉着慕容香,可不想在外面闹什么矛盾了,“香儿,这个胭脂好看,我给你擦擦试试?”

    “……”想说什么,可是看着苏兰芷的警告眼神,慕容香只好乖乖的任由苏兰芷给自己擦了,“好,我试试!”

    “嗯,很适合你呢!”给慕容香试了试,果然衬得慕容香的肤色红润好看了许多,慕容香觉得不错,也就买了。

    “兰姐姐,你瞧瞧这个呢?我瞧着都很精致呢,一定很好看!”指了指一个胭脂盒子,看起来格外的精致,苏兰芷拿出来瞧了瞧,点了点头,“是不错,而且这颜色我也很喜欢。”淡淡的粉色,不会显得太过艳丽,而且做得很细腻,擦在脸上很均匀,苏兰芷见着喜欢,便买了。

    “还有这个呢?香味不错呢,闻起来像是花香!”

    ……

    慕容香和苏兰芷好似没有看到慕容念依一样的,视若无睹的选着东西,慕容念依知道两人是故意无视自己的,也识趣的没有再去问了,也免得自取其辱,只好自己选,选着选着,就看中了一个很精致的瓶子,慕容念依瞧着就喜欢了,正准备拿呢,结果就被人抢去了。

    慕容念依好不容易碰到喜欢的,而且今日憋了气,不舒服,见着选中的东西被人抢了,脸色也不虞,看着面前的女子红衣似火,精致的五官很是秀丽,却透着点点的苍白,然而这苍白却偏偏给了女子五分艳丽的神色,让她看起来好像一朵绽开到极致的牡丹,看得慕容念依没来由的,就有些危机感,“这位小姐,这胭脂,是我先选中的,让我看看好吗?”瞧着对方的五官,似乎有种长久不见阳光的病气,然而那眉眼间的高贵,却是让慕容念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的。

    这人,是谁?为何自己,好像没什么印象?总觉得有些熟悉,可是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这胭脂不适合你!”女子果断的拒绝,看起来也是毫不客气,弄得慕容念依脸色有些尴尬,感觉到一股子的压迫感,让慕容念依十分的不舒服。

    “小姐看都没看,怎么觉得不适合呢?”京城中的名门贵女,慕容念依也差不多都打过照面的,面前的人不在慕容念依的记忆里,自然是以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加上堵着气不舒服,慕容念依不想那么就放过了。

    “这胭脂对肤色的要求很好,小姐的肤色不够白皙,擦上反而会显得小姐的脸色蜡黄,小姐不信,自己看就是。”面前的女子皱了皱眉头,对慕容念依这般的无理很是不虞,想着面前的女子自己没有什么印象,女子也不客气,只是她这一说,慕容念依的脸色顿时就黑了,“这位小姐,你这样子,是否太过分了?”

    “我这说的,是事实!”女子皱了皱眉头,看着慕容念依的脸色很是不悦。她今日难得出来一趟,就是想好好准备百花节,让那人看到自己所有的美好,从而娶了自己,也不枉费自己的一番相思了。可是怎么好不容易看中的胭脂,最是适合她,偏偏就有人跟她抢呢?难道真的是她许久不曾出现了,这京都里的人,都忘了她吗?

    想到这里,女子的面色很是不虞,看着慕容念依的脸色也变得不悦起来,慕容念依被对方那压迫的气势所影响,感觉到有些不妙,虽然心里想算了,只是看着慕容香他们走过来了,慕容念依却不想被人看笑话了,“小姐既然这么说,我们一起试试可好?适合谁,谁就用就是了,小姐你说是吗?毕竟这是我刚刚看到的。”

    努力的笑着,慕容念依在外面一向来都喜欢表现自己的优雅大方,从来都不会做有损自己声誉的事情,这会儿自然也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毁了自己好不容易就建立起来的名声的。

    “你是谁,凭什么让我们郡主让给你?”女子还没有发话,她身边的侍女就发话了,侍女念及女子的身子,不好总是出来,也是想赶紧的买好东西回去,免得出意外,可是怎么面前的女子,竟然这般的不识趣?

    “郡主?”慕容念依听到对方称呼,奇怪的看了女子一眼,女子红衣似火,更是衬得那肌肤赛雪,却透着病态的苍白,整个人很是消瘦,总是裹着厚厚的棉袄,却也可以见得对方那消瘦的身子,和那一手盈握的腰肢,果真是人比黄花瘦,看着便让人生出一种怜惜之感了。

    这人是谁?怎么给她的感觉,如此的熟悉?可是偏偏想不起来呢?

    “我家郡主今日特意来买胭脂水粉的,好不容易看中了,刚才郡主不过出去了一下,这胭脂本来就是我们郡主看中的,这位小姐,你可别弄错了才好。”女子身边的侍女看着慕容念依的眼神也很不满,女子也没有多说,只是打开那胭脂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就好像那牡丹花开般的绝美,让人看着,便痴了。

    “你,你是安宁郡主?”慕容念依看着对方的眉眼,仔细想,想了许久,终于是划过一个倩影,看着面前和记忆中相差太多的女子,慕容念依的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安宁郡主不是病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而且,还变了那么多?

    看着面前比记忆中美了太多的女子,慕容念依的骨子里,没来由的就有些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