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青梅竹马?
    白珠,赵仪容,慕容念依,安宁郡主……

    苏兰芷只是随意的接触了几个,就有几个对秦之衍有这心思的,也不知道将来接触的人多了,会不会遇到更加难缠的。

    看着面前的竹香,再看着慕容念依,苏兰芷这会儿直接在一旁当观众,不想插手了,也免得麻烦。当然了,她也是想看看,慕容念依会怎么做就是了。

    一个白珠,如今已经没有威胁了,赵仪容是个没脑子的,安宁郡主嘛,虽然有点脑子,不过好像过了一年,这人越发的沉不住气了,至于面前这个,苏兰芷可不敢忽视了马太姨娘的手段了。

    虽然想着这些麻烦人,苏兰芷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爽快,可是也知道,自己既然决定尝试着去接受秦之衍,以那人的身份地位,以后这些事情只多不少,苏兰芷也得做好准备就是了。

    如今有热闹不看白不看,她倒要看看,这慕容念依,怎么躲过这一劫了。

    面色不便的拉着慕容香站在一旁,苏兰芷是打定了注意不管事了,慕容念依许是看出来了,这会儿面色划过一抹不悦,可是看着竹香,也不得不小心的应付了,“安宁郡主有心了,只是我刚才我已经说了,这胭脂既然是安宁郡主所喜,我也不好夺人喜好了。安宁郡主的好意,麻烦你帮我回去说声‘谢谢’,麻烦你跑一趟了。”

    慕容念依也不是一个蠢的,一年过去了,她的心智自然也是比以前长了许多了,如今她也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给自己寻求一门好亲事,这个档口,她自然也是小心小心又小心的,和安宁郡主一样,她不会让自己有什么麻烦的。

    她只不过是一个庶女而已,这些年能的靖北侯的喜爱,那也是因为她乖巧,也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如今她也老大不小了,这一次的百花节,如果她再不能如愿以偿,那她也就只能听从嫡母的安排,嫁给一个她或许不满意的人了。

    所以,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一定会牢牢的把握住!

    “慕容小姐,我家郡主亲让我特意送过来的,慕容小姐莫不是还在介意,所以不肯收吗?”竹香见着慕容念依不肯收,面色有些不大好,说话也有些不客气了,如此一来,反而是慕容念依不识抬举了。

    也是,慕容念依怎么都只是一个侯府庶女,而安宁郡主可是有品级的郡主,两人的身份差别可不是一丁点,如今对方愿意放下身段来说好话,慕容念依却不肯收,确实是有些不识好歹了。

    “这位姑娘,我不是不肯收,而是我受之有愧,真的不好收啊!”慕容念依脸上顿时就急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样子也是被逼得急了,眼睛都有些湿润,看的竹香好不懊恼!

    这人,肯定是故意的,让人以为他们以权压人,欺负了她去了!

    “没有什么受之有愧不愧的,我家郡主既然给了你,你收着就是了。”想要将东西直接递给慕容念依,让对方没有办法拒绝,慕容念依见状,害怕的往后退了退,心里只觉得这安宁郡主着实是有些过分了,太过紧逼,可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以退为进了。

    竹香见着慕容念依不肯拿,只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自己,好像自己让对方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顿时跺了跺脚,脸色有些不耐了,“慕容小姐,郡主还等着奴婢回去回话呢,你赶紧的收着吧,这也是郡主的一份心意!”的确是一份心意,而且还是十分恶毒的一份心意,慕容念依也不是傻子,安宁郡主什么时候不送非得这个时候送,岂不是做给大家看的吗?自己稍微不慎,损伤的可是自己的名誉,她可赔不起!

    “这,我真的不能收。”推了推,竹香见状,也着实是恼怒了,想直接丢给慕容念依算了,可是慕容念依那一脸彷徨的样子,也让竹香不好真的就丢过去了,“慕容小姐,难道郡主的心意,你不肯接受吗?”

    “不是不是,我……”慕容念依看着竹香如此的咄咄相逼,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话来回了,收的话,岂不是让人觉得她有些过了,一个庶女还让堂堂郡主道歉,可是不收,岂不是太拿大,不识好歹了?

    一时半会儿,慕容念依也是很为难,急得都快哭了。

    到底是从小受宠的庶女,慕容念依虽然年长了些,可是阅历始终不足,加上本身就是庶女,许多事情,也没有接触过,这会儿很是犯难。

    苏兰芷瞧见慕容念依没注意了,再看竹香一脸得逞的样子,也不好继续看戏下去,让人欺负自家人,连带着让安宁郡主松快了,“竹香是吗?”

    “苏小姐!”看见苏兰芷那张笑脸,竹香下意识的就有些害怕,可是还是尽力的打起精神,可不想被苏兰芷小瞧了去了。

    “呵呵,竹香,你可知道你的身份?”

    “这个奴婢自然是知道的!”面对苏兰芷,竹香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既然知道,那你就该谨记自己的身份,可不能越矩了去了,安宁郡主既然是要你来赔罪的,你这样子的语气,是来赔罪的吗?”一针见血的指出竹香的放肆,竹香听着苏兰芷的训斥,面色有些不虞,却低下了头,“刚才也是奴婢太着急了,故而有些言语不当,还望苏小姐不要见怪才是。”

    “见怪自然不必,只是我怕别人担心郡主不会调教人,身边的人都没有规矩就是了。”这个竹香,也的确是放肆了些。

    “苏小姐误会了,郡主一向宽厚待人,也是奴婢刚才逾越了。”低着头,竹香掩下了眼底的不甘心,素日里她可是安宁郡主的一等丫鬟,别人对她,自然是尊重,没想到苏兰芷如此不给她面子,竹香面上当然不好看了。

    “嗯,知道你逾越了就好,这东西既然我小姨不想收了,刚才也是误会一场。你回去如实复命就是了,想来郡主也不会怪你的!”三言两语就将竹香顶得哑口无言的,竹香见着苏兰芷这么说,如果再坚持,也会显得有些过了的,苏兰芷比不得慕容念依,对安宁郡主有些忌惮,所以刚才被她说一下,人就有些慌了,竹香知道,自己在苏兰芷面前讨不得好,可是不甘心就那么放弃了,“苏小姐,郡主真的是一片诚心,苏小姐如此,岂不是伤了郡主的心了?”

    竹香也是不想轻易的就放弃了,免得回去不好交差,本以为苏兰芷还会拿话来堵自己,结果苏兰芷却是转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哎,既然郡主坚持,小姨,你就收下了吧!”

    “兰儿,这……”慕容念依没想到苏兰芷竟然让自己收下,心里有些埋怨,责怪苏兰芷自作主张,也是担心自己这样子真的收了,别人会觉得她太过贪婪,慕容念依有些不乐意了。

    “呵呵,慕容小姐,苏小姐都这么说了,还希望慕容小姐就收了吧,可别因此伤了和气了,奴婢还等着回去复命呢!”见苏兰芷帮着自己,竹香虽然有些困惑,可是能让慕容念依收了就好,这样她就好回去交差了。

    “可是……”慕容念依还想拒绝,苏兰芷却是制止了,直接就将东西接过来了,“小姨,安宁郡主忍痛割爱,小姨也喜欢,就收了吧,郡主的一番心意,我们也不好真的就辜负了的。”笑嘻嘻的就将东西递给慕容念依,看着慕容念依那眉眼间可以夹死苍蝇的表情,苏兰芷也觉得挺好笑的,不过这会儿,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就是了。

    “如此,那就谢谢安宁郡主了。”东西都在自己手上了,慕容念依再推辞,也显得说不过去了,只好皮笑肉不笑的道了谢,心里可是不知道将苏兰芷骂多少遍了。

    “慕容小姐不怪就好,那奴婢就回去复命去了。”竹香正准备走呢,可是苏兰芷却喊住了他,“等等,竹香!”

    “苏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胭脂价格也不菲,总不好让安宁郡主破费的,这东西一共多少银子?我们总不好白拿郡主的就是了。”意思是要算清楚了,竹香赶忙摇了摇头,“苏小姐,郡主说了这是赔罪的,慕容小姐收着就是了,银子就不要了。”

    “这怎么行呢?小姨你说是吗?”给了慕容念依一个眼神,慕容念依立刻就明白了,从怀里掏出了五十两银子,“竹香,我也不知道这胭脂多少银子,这五十两,想来也是够了的,就当做是我买了。”这般算起来,慕容念依还是算赚了的,至少她喜欢的东西,还是买到了。

    “这……”竹香想拒绝,可是苏兰芷没给她拒绝的时间,直接将银子放在了竹香的手上,完全没给竹香拒绝的机会,“总不好占了郡主的便宜了的,让人说我们不识好歹,这银子麻烦你转交给郡主,就说我们谢谢了。”笑嘻嘻的就走了,苏兰芷看着竹香那傻呆呆的模样,也着实是好笑了。

    安宁啊安宁,既然你送上门来给我羞辱,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一切,可都是你自找的!

    ……

    等到看不到竹香了,慕容念依有些紧张了,“兰儿,这样子可以吗?会不会得罪了安宁郡主?”到底还是有些怕的,慕容念依比不得苏兰芷,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安宁郡主可是郡主啊,万一真的得罪了起来,到时候吃亏的,还不就是她吗?

    “小姨,放心吧,安宁郡主最是要面子,小姨这般做,也是不想占人便宜,安宁郡主就是想找你岔子,也是找不到的。”看慕容念依还是有些担心,苏兰芷索性将那胭脂拿出来了,“你想想啊,安宁郡主刚才那么想要买了这胭脂,证明这胭脂极好的,刚才我也瞧见了,这胭脂擦出来的水色格外的好看,小姨你到时候用这个,定然大放光彩的。如今小姨得了好胭脂,难道不高兴吗?”

    “呵呵,也是,这胭脂闻着就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呢,而且颜色很好看,不是特别多艳丽,却也清雅无比,很是细腻,的确是极好的胭脂,很服帖呢!”慕容念依这会儿仔细看了这胭脂,也觉得是极好,比起以前买的来,好了许多了,心里也明白了安宁郡主急切的想要这胭脂的原因了。

    听说武成王不喜欢艳丽的女子,这胭脂看起来虽然素了些,却也不乏水色,想来肯定很符合武成王的心意的!

    慕容念依知道安宁郡主心意秦之衍,当然也知道安宁郡主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百花节了,故而此刻得了这胭脂,心里也多了一份欢喜了,顾不得去想多余的后果。

    “小姨既然得了这胭脂,也就不必多想了,安宁郡主既然大方相赠,小姨受着就是了。”瞧着慕容念依那欢喜的样子,苏兰芷的心里一阵的唏嘘,不过想着安宁郡主此刻的脸色,苏兰芷格外的开心。

    “嗯,想来郡主也不会因为这一盒胭脂就跟我过不去了,郡主的好意,我记在心里了。”慕容念依如今也只想着怎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百花节的时候一鸣惊人,至于其他的,她暂时也没这份心思了。

    百花节,可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一定要趁机告诉武成王她的心意,哪怕是做那人的侧妃,她也是欢喜的,当然,如果能入了对方的眼,成了对方的正妃,她这辈子,就再也不用看人脸色了!

    “小姨就好好准备吧,小姨天香国色,到时候,定然可以找到如意郎君的!”笑嘻嘻的看着慕容念依,苏兰芷暗自摇了摇头,知道又是一个被秦之衍那完美的脸给祸害的,心里也只能同情了。

    “呵呵,兰儿,你也是可以好好看看的,虽然你还小,能定下来,也是不错的!”说起自己的亲事,慕容念依的脸上有些娇羞,红了一片了。

    “我不着急,我还想多留在爹爹和娘亲身边陪伴他们几年呢!”如果可以,苏兰芷倒是想一直陪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的,只是她知道不可能就是了。

    “如此,也是好的,不过到时候,也还是可以凑凑热闹的,这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可是一个大节日,很有趣的!”见着苏兰芷今日帮了自己,慕容念依对苏兰芷多了一分亲近,苏兰芷看着对方对自己亲近的模样,突然有些阴森的想,如果对方知道秦之衍对自己有那心思,会不会还如此和颜悦色了?

    不过苏兰芷这也只是想想就是了,她可不会傻傻的告诉别人,给自己添堵了。

    “兰姐姐,那边有好多漂亮的花呢,我们去看看好吗?”慕容香见不得苏兰芷和慕容念依说话忘了自己了,拉着苏兰芷就准备走,苏兰芷无奈的笑了笑,示意慕容念依跟上去,这个话题,也就打住了。

    ……

    他们这边一片的和气,可是竹香那边,却是不妙了。

    等到竹香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了,瞧着手上的银子,顿时觉得滚烫无比,可是看着苏兰芷已经走远了,竹香懊恼的跺了跺脚,赶忙回去禀告安宁郡主了。

    “如何了?东西送出去了吗?”好不容易寻着秦之衍喜欢的颜色,安宁郡主想着那一盒的胭脂,也着实是心疼的紧了。

    苏兰芷,你果真是我的仇敌,事事都给我作对!

    “郡主,东西送出去了,只是……”看着安宁郡主的脸,竹香想着安宁郡主这一年多年来因为身子的原因,变得越发的暴戾了,竹香的心里,划过点点的害怕,总觉得安宁郡主如今,越发的难以捉摸了。

    “只是什么?”本来听到东西送出去了,安宁郡主不甘心的同时,却也划过一抹得意,可听着竹香的后半句,安宁郡主却是觉得不妙了。

    “郡主,东西慕容小姐虽然是收了,可是,可是她说不好占了郡主的便宜,所以,所以给了奴婢银子,说是想买下这胭脂和那底粉了……”后面的话,竹香的声音基本是听不到了,这一年多来,安宁郡主的性格变了许多,曾经落落大方的,如今却阴暗了许多,竹香想着,就觉得有些害怕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银子?他们用银子买了那胭脂底粉?这不是生生的在打她的脸吗?

    她堂堂郡主,哪里是缺银子的人?

    “郡主,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慕容小姐坚持要给奴婢,奴婢,奴婢也是推辞不得啊!”看着安宁郡主那徒然森冷的面孔,竹香知道,自己要遭殃了。心里划过点点害怕,真的后悔极了自己刚才的疏忽了。

    “她给你银子你就收吗?你怎么那么蠢,不知道收回去?”本来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的,这下子好了,这不是把脸凑上去,让人打吗?

    她袁安宁给人东西,那是赏赐,什么时候轮到别人给她银子了?

    “郡主,那慕容小姐速度太快,奴婢,奴婢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等奴婢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他们已经都走了。”知道安宁郡主失了胭脂心里本来就不好受了,这会儿还被人打脸,竹香都不敢想自己的后果了。

    “你这个蠢货!枉你呆在我身边那么多年了!”狠狠的瞪了竹香一眼,如果可以,安宁郡主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教训对方才好,只是如今在外面,安宁郡主也不好做得太过,免得有人说她心慈手辣,只好愤怒的看了竹香一眼,安宁郡主今日气急,自然是要找人算账的。

    “郡主,郡主恕罪,奴婢,奴婢真的不是有意的!”惶恐的想要跪下,可是安宁郡主却拉住了她,“好了,你是嫌我今天丢脸还不够吗?还要再来添一笔?”被人夺去了喜欢的东西,安宁郡主占有欲极强,十分的愤怒还就罢了,偏偏还得被人如此的反击,让她的计划落空,还被如此羞辱,安宁郡主如何甘心?

    “还请郡主责罚!”如今,竹香也只希望可以通过处罚,让安宁郡主消气了,不然受苦的,还是她!

    “罚你三个月年的俸禄,记住教训,下一次,可就没有那么舒服了!”如今的安宁郡主,褪去了曾经的稚嫩,心思也比以前狠毒多了,换做以前,她是不会这般的狠心的,然而这一年的养病生活,听着秦之衍的消息却无能奈何,无数次的都在忐忑中度过,生怕失去了秦之衍。这一年的担惊受怕,早就让安宁郡主的心里变得扭曲了,如今,那苍白的脸上满是阴森的气息,好似那地狱的厉鬼一般的,让人看着都觉得恐怖!

    “奴婢,奴婢多谢郡主开恩!”还好,还好只是罚钱,竹香听到这处罚,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好了,这一次的教训给我记着,以后不要随意的被人算计了去了,陪我再逛逛就回去吧,出来的久了,母妃该担心了。”感觉到喉咙有些痒了,安宁郡主有些想咳嗽,也只能忍着,不然如果病了,南王妃肯定不会让她参加百花节的。

    之衍哥哥,等我,我一定要做你的新娘,做你的王妃!

    “是,小姐!”看安宁郡主这一联阴冷的样子,竹香剩下的话,也不敢多说了,想着怀里的那五十两,竹香只觉得烫手极了,偏偏不敢再惹安宁郡主,生怕自己还会被罚,如今,也只能暂时不说了,不然吃亏的,也是她自己。

    “对了,她给了多少银子?”竹香本来不知道如何说银子的事情,正在忐忑,安宁郡主平静下来,突然就问了,竹香有些忐忑的将银子拿了出来,“郡主,是,是五十两。”

    “呵呵,五十两,她还真的是大方!”算起来,还是她“占”了便宜呢,只是选了许久的胭脂,哪里还能选到颜色那么好的?宫里的胭脂,也是太艳丽了些,怎么办呢?

    想起五十两自己的面子里子都没了,安宁郡主恨得碎了银牙,恨不得狠狠的羞辱苏兰芷一顿,偏偏如今苏兰芷越发的伶牙俐齿了,安宁郡主奈何不得,也只能暂时忍着了。

    “郡主,那,这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我自然会送他们一份大礼的!银子给我!”慕容念依,苏兰芷,你们有种,给我等着,我会用你们给我的银子,让你们好看的!

    “是,郡主……”安宁郡主此刻的面容有些森冷,而且眼底满是阴霾和算计,竹香心里划过一抹害怕,却不敢说什么就是了。

    “今日之事,你知我知,不许说出去,就是回去也不许告诉母妃,知道吗?”警告的看了一眼竹香,安宁郡主可不想南王妃担心,更不想南王妃破坏自己的计划。

    “郡主放心吧,奴婢什么都不知道。”看安宁郡主的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主子要做什么,竹香没有办法阻止,更没有办法改变,如今,也只能由着安宁郡主去了。

    希望,事情不会太糟糕吧?

    “嗯,记住你说的话,今日之事,如果被别人知道,你也不用在我身边伺候了,我不需要不忠之人!”如果不是在安宁郡主身边伺候,竹香还能去哪里呢?竹香不用想都知道结局很悲惨,浑身抖了抖,低着头应了,“奴婢不会说的。”

    “好,有事情我会嘱咐你,到时候,你得好生办着,今日他们如此羞辱我,给了我那么一份大礼,我不好生回个礼,我怎么心安?”死死的捏着手里的那五十两银子,安宁郡主觉得可笑之极,她堂堂郡主,就是被人用五十两打发了?慕容念依,苏兰芷,你们果真是好样的!

    ……

    苏兰芷自然知道今日算是将安宁郡主给得罪了,只是苏兰芷也知道,自己和安宁郡主注定了水火不容,加上安宁郡主今日太过咄咄相逼,苏兰芷也不想忍了就是了。

    料定了安宁郡主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有后招,苏兰芷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时刻的准备着安宁郡主的反击了。

    逛了一天,收获很多,苏兰芷和慕容香几人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回到家,苏兰芷也没有告诉慕容嫣今日和安宁郡主发生的事情,逗了逗苏铭阳,一家三口吃了晚膳,苏兰芷坐了一会儿,看着父母在一起,也不打扰,早早的就告辞回去休息了。

    回到屋子,苏兰芷这才仔细想安宁郡主的情况,从今日观察来看,安宁郡主的身体,怕是还没有完全康复,按理说这个时候,不该随便出来的,可是对方还是出来了,由此可见对方对秦之衍的在意了。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看安宁郡主为了秦之衍放佛飞蛾扑火一般的,甚至不顾惜自己的健康,苏兰芷一阵的唏嘘,觉得南王妃也是可怜,遇到了这么一个女儿了。

    想着安宁郡主的样子,怕是再修养半年的样子,好生养着的话,也基本无碍,只是如今看来,怕是要多了许多变数了。

    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摇了摇头,苏兰芷对别人的事情,也懒得关心,只是拿了一本书随意的翻看,只是还没有看几页,就赶紧到一阵檀香划过,面前出现的,不就是那一袭月白色的秦之衍吗?

    刚才还在想这人的烂桃花,这会儿看到了秦之衍,苏兰芷白了白对方,语气也有些不善了,“怎么今日又来了?不是跟你说了,没事不要总是来我这里的吗?”还真的当她这里是自己家了不是?来去自由的?

    “呵呵,我许久没见你了,这些日子你也没出门,我见不到你,想你了。”看苏兰芷语气不善,秦之衍笑嘻嘻的就坐下了,看着苏兰芷在看书不大想理会自己的样子,秦之衍有些挫败,最后,将那书给拿开了,“兰兰,我特意来看你,你就是这样子欢迎我的吗?”

    “那你想要我怎么欢迎你呢?你神经半夜的闯入我的闺房,没有我的允许,难不成我还要放鞭炮欢迎不成?”虽然不再排斥秦之衍,可是对方总是这样子三更半夜的来她屋子里,苏兰芷还是觉得不大好的。

    这样的事情,可不能放纵了去,不然有事没事的,秦之衍把她的闺房当自己家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成什么样子了?

    “兰兰,我就想你了嘛,谁让你总不让我见着你呢,算起来,我们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控诉着苏兰芷的狠心,苏兰芷有些无语了。见着对方那欠扁的样子,苏兰芷想起了今日白天的事情,眼珠子转了转,却是看着秦之衍,笑得好不奇怪,“对了,我今天出去逛街了,你猜我遇见了谁?”

    “兰兰,你今天出去逛街怎么都不告诉我?”又失去了一个亲近苏兰芷的机会,秦之衍怨念很深啊!

    “别打岔,你说,我遇见谁了?”苏兰芷就不信了,秦之衍和安宁郡主之间,什么都没有!不然人家小姑娘怎么那么死心塌地的?病都没好呢,就出来折腾了,这勇气,这毅力,也着实是可嘉!

    “你遇见谁了,关我什么事情?只是你出门,为何不告诉我?”如果他知道了,他不就可以趁机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好好的呆在一起了吗?

    “我出门也是有事情,告诉你了也没用,你先说,我碰到谁了?”看对方那么不配合,苏兰芷面色有些不悦了。自己因为此人的原因,莫名的就遭人恨了,之前还差点就被人算计了去了,今天也是被人咄咄相逼的,苏兰芷可不会忍着这口气了。

    这人的烂桃花,也得让这人知道,她可不想自己以后总是因为这些原因,被人惦记,防不胜防的!

    “兰兰,你遇见谁了?”看着苏兰芷那有些奇怪的表情,秦之衍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本来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会儿坐得直直的,总觉得苏兰芷要说的,准没好事了。

    “你的青梅竹马啊,人家可是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呢!”身子还没有好全就出来了,这万一再受了风寒,岂不是危险,这不是连命都不要了吗?

    想着安宁郡主也是可怜,苏兰芷这会儿,也想是“帮帮”对方的。

    “兰兰,你说什么呢?我可没什么青梅竹马,我眼里心里唯一的人,可就只有你了!”完全没有想到是谁,秦之衍听到苏兰芷那么说,面色有些紧张,毫不犹豫的就对苏兰芷表白心迹,可不能让苏兰芷误会了去了。

    “咳咳,你再想想,好歹也是你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你也别太过无情了。”听着秦之衍的情话,如今是越说越顺口了,苏兰芷的面色划过点点的尴尬之色,如今这脸皮子还是没有对方厚,这不,又有点脸红了。

    哎,此人和传言,哪里就一样了呢?分明是个无赖,真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都被他骗了,还以为他是谦谦君子,温文如玉,也不知道欺骗了多少无辜少女的心了。

    “兰兰,你说的,不会是安宁郡主吧?”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好像是极其笃定一样的,秦之衍脑海里划过什么,最后怪异的看着苏兰芷,脸上的表情,可真的是委屈极了,“天地可鉴,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真的什么都没有?我可是听人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了你要娶人家的!”看着秦之衍那一脸憋闷无语的表情,苏兰芷想着安宁郡主那一片痴心不悔,这会儿也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偷笑了。不过此刻的苏兰芷,面色却是很严肃的,看得秦之衍都紧张了,“兰兰,你不要听人胡说,我和她也不过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南王的封地在江南,他们也少有回京的,小的时候我们虽然见得多了,可是长大了,也就只有在宫中的时候偶尔得见了,兰兰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和她完全没有什么的,我就把她当做妹妹!”

    天,哪个多嘴的跟兰兰说的?让兰兰误会了可怎么得了?

    秦之衍可没忘记,秦王妃以前可是想让他去安宁郡主的!想到这里,秦之衍没来由的,就有点心虚了。

    “是吗?真的只是在宫里见过,可是我怎么听说,南王妃和秦王妃可是好友呢,素日里来往的也多,而且两家也有意结亲呢!这些,难道你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秦之衍眼底的那么心虚,苏兰芷这会儿放下了书,笑眯眯的看着秦之衍,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就是了。

    “兰兰,你别听人胡说,我想娶的,一直都是你,除了你,我谁都不娶!”怕苏兰芷误会,秦之衍这会儿赶忙表明心迹,苏兰芷见了,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可是想着安宁郡主三番两次找自己麻烦都是因为眼前的人,苏兰芷觉得不能就这么放了对方了,“是吗?可是自古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秦王妃和南王妃就没有这心思?安宁郡主和你从小也是有份交情,而且你也说了对她是有些感情的,你们两个身份也匹配,郎才女貌的,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心思?”

    虽然知道有心思,那也肯定是以前的事情了,可是苏兰芷不想因为秦之衍被别人当成仇人算计,这会儿,也是要给秦之衍敲个警钟,让对方自行处理才是,免得她麻烦。

    “兰兰,母妃以前是有这心思,可是那是因为还没有遇到你啊!如今我遇到了你,母妃也是极其喜欢你的,便歇了那心思了,兰兰你不要误会,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娶她的,我只把她当做妹妹!母妃也是一样的,只是把她当做半个女儿一样的,你也知道,母妃一直都想要个女儿的。”秦之衍和安宁郡主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小的时候两人也是很好的玩伴。只是后来长大了,秦之衍知道了安宁郡主的心思,就刻意的远离对方,想让对方知难而退了。不过如今看来,似乎收效甚微。

    “可是你把人家当妹妹,人家可不一定把你当哥哥呢!”看秦之衍一脸无辜的样子,苏兰芷想着安宁郡主对自己所做的,心里越发的不舒坦了。

    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就因为和秦之衍扯上关系,莫名的就被人恨上了,有谁比她冤?

    “兰兰,你放心吧,她最多也只是我妹妹,如果她奢求其他的,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秦之衍此人做事果断,从来不会脱离带水,所以当年觉察到安宁郡主的心意,他二话不说就避开安宁了。本以为以安宁的聪慧会想通,知难而退,可是看苏兰芷这样子,怕不是的。

    如果是这样子,他不介意亲口说出来的。如今他有了兰兰,他不会让兰兰受到任何的伤害!

    “最好是这样,你的烂桃花够多的了,我可不希望我总是要帮你收拾残局,被你连累!”白珠一个,赵仪容一个,如今还要一个安宁郡主,慕容念依,苏兰芷想着就头疼。

    她很无辜的好不好?干嘛一个两个的,都拿她出气?

    “兰兰,你这是,吃味了吗?”听着苏兰芷的语气,秦之衍怎么就赶紧到了一股子的酸味呢?

    “我不过是想少些麻烦就是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我今日可是看见我小姨和安宁郡主兴致勃勃的准备百花节呢,你可有福了,到时候说不定左拥右抱的,享受齐人之福呢!”白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虽然觉得不大爽快,可是不觉得自己是吃味了。

    她只是觉得麻烦,不想被麻烦而已就是了。

    “你小姨?”听着苏兰芷这称呼,秦之衍怎么都觉得嘴角有些抽,似乎半天没想起来是谁,看着苏兰芷有些困惑。

    “你不是忘了吧?你难道不记得,每一次你去靖北侯府,总会有一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浑身香喷喷的女子对你暗送秋波?”看秦之衍那一脸不解的表情,苏兰芷想着这个可能,不得不为慕容念依默哀了。

    小姨,你难道就那么没有存在感吗?都准备献身了几次了,却没被人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