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陪本王走走
    之前那种怪异的感觉再一次的浮上心头,苏兰芷瞧着南希县主眼底的黯然,心里似乎有了点点的猜测,最后假装不经意的转移了话题,“呵呵,南希县主,你瞧,那边那花是什么花?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呢?”这个话题不适合继续下去了,也免得南希县主尴尬,苏兰芷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自然也不会追问下去了。

    “呵呵,这是仙客来,茎扁圆球形或球形、肉质。叶片由块茎顶部生出,心形、卵形或肾形,叶缘有细锯齿,叶面绿色,具有白色或灰色晕斑,叶背绿色或暗红色,叶柄较长,红褐色,肉质。花单生于花茎顶部,花朵下垂,花瓣向上反卷,犹如兔耳;花有白、粉、玫红、大红、紫红、雪青等色,花瓣通常五瓣。”看得出南希县主对鲜花有些研究,一眼就看出了这花的名称,苏兰芷见状,笑了笑,眼底有些佩服之色,“真没有想到,南希县主也是一个惜花之人。”

    “这也没什么,不过是寻常无事,对这些花有些研究罢了。”瞧着这些花,南希县主眼神好像被迷上了一层雾气一般的,让人看不真实,苏兰芷也知道南希县主定然也是有些心事的,只是这心事,无法与人述说罢了。

    “我们过去看看吧,我瞧着这百花园的花可是奇多呢,许多我都不曾认得!”少女心事,也不外乎是那几件就是了。只是苏兰芷知道,南希县主一直在北方生活,也是近期才回到了这京都,瞧着对方今日来这百花节,也是用心打扮了的,只是对方的心思,却好像不在这里似的,苏兰芷从中可以猜测一二。

    “也好,索性也无事就是。”几人笑呵呵的走着,不曾想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找南希县主了,说是皇后娘娘要见她,南希县主见状,有些歉意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笑了笑,并不在意,“南希县主,既然皇后娘娘找你,你就去吧,我自己再逛逛就是了。”因着是来凑热闹的,苏兰芷完全没有压力,只等着一会儿的百花盛宴开始,自己也好赏玩一番就是了。

    “那好,我一会儿再来找你!”皇后娘娘召见,南希县主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有些郁闷,心里有些淡淡的惆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了。

    “兰姐姐,我怎么觉得这南希县主刚才,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慕容香虽然性子直,可是这敏感度却是很高的,刚才也是觉察到南希县主对这百花节似乎有些不上心,只是这也仅仅是感觉罢了,她也说不准。

    “许是她刚来京都,还不大习惯吧?”看着南希县主的背影,苏兰芷总觉得这个看似爽朗的女子其实是有心事的,只是这份心思,怕最终,也只能掩藏在心底了吧?

    “是吗?”虽然觉得苏兰芷的解释有些不大对,可是慕容香也不想因着这些事情烦恼了,拉着苏兰芷就打算走了,“兰姐姐,这里的花可真好看呢,好多我都没见过,我们好好玩玩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小姨,我们一起吧!”见着慕容念依似乎想开溜,苏兰芷可不想慕容念依惹出什么乱子来,见着对方想走,苏兰芷直接拉住了对方,笑嘻嘻的走了。

    “哎呦……”慕容念依见着苏兰芷将自己看得紧,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看起来有些肚子疼,苏兰芷见着她如此,皱了皱眉,眼底有些不满,“小姨,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意思很明显了,肚子疼,自然是要去如厕了,苏兰芷就算是得看着,也不能死死的看着不是?慕容念依又不是犯人,苏兰芷如果都不让对方去方便,也太不近人情了。

    “怎么突然就肚子疼了?”

    “我也不知道,许是早上吃多了吧?兰儿,香儿,我去一会儿就回来,你们慢慢逛啊!”似乎很急的样子,慕容念依说完就走了,完全顾不上苏兰芷和慕容香,苏兰芷见到慕容念依如此,也只好作罢了。

    希望对方也是一个有脑子的,不要惹出事情了才好。

    “兰姐姐,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无碍,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了,她应该去不久的。”慕容念依身边还跟着人呢,想来也没办法乱来,更何况秦之衍这会儿和皇后在一起,暂时也是脱不开身的。

    “真真是麻烦。”撇了撇嘴,慕容香拉着苏兰芷就去赏花了,只是还没赏花多久,慕容香就被人叫走了,最后只剩下苏兰芷和云珠了,苏兰芷正准备转过身去坐下休息一番,却不曾想,迎面只感觉到一股子的冷气散发而来了。

    心里猛地就是一紧,苏兰芷感觉到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就在面前,抬起头来瞧着对方那俊美无铸的容颜,那刀削般完美无瑕的五官,纵然隔了一生,苏兰芷依旧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颤抖了。然而此刻,她也只能隐藏住所有的想法,看着对方,微微行了一个礼,“焰王爷。”心里虽然在猜测对方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自己身后了,行踪如此诡异,面上,苏兰芷却是半点都不敢显露的。

    他是怎么回事?往年的百花节,他不是都不曾参加的吗?素来不爱热闹的他,今日这是怎么了?

    “苏小姐,没想到,却是在这里见着你了。”瞧着苏兰芷那规规矩矩的样子,似乎对自己有些排斥,秦焰的面色划过一抹不喜,面上的冷凝多了一份,很是不喜欢苏兰芷对自己如此的抗拒。

    “不知道焰王爷在此,刚才多有打搅,还望焰王爷恕罪,我这就离开。”说完就打算走,只是秦焰却拦在了自己的面前,让苏兰芷好生懊恼,“焰王爷,请问可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苏小姐的头上,沾了花瓣了。”秦焰说完,在苏兰芷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从苏兰芷的头上捻了一瓣桃花,这进百花园的路上,有一路的桃花,苏兰芷不小心沾上了,也是常事,只是秦焰这般的动作,却是有些太过亲密了。

    “焰王爷,请自重!”下意识的就退了几步,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苏兰芷对秦焰这般的动作很是懊恼,然而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对方却是一个高手,刚才避犹不及,着实是可恨了。

    “苏小姐何故如此的惧怕本王,本王莫不是洪水猛兽不成?”眼中的冷凝似乎多了一层,秦焰看着苏兰芷对自己的抗拒,心里越发的不喜了起来。

    他是洪水猛兽了不成?怎生如此的抗拒他?

    “焰王爷多虑了,只是男女授受不亲不亲,民女半点都不敢逾越。”不卑不亢的低着头,苏兰芷看起来对秦焰谦恭有礼,然而却时时刻刻注意着彼此的距离,想着刚才身边本来是有几个人的,可是一个两个的,都被调走了,苏兰芷不用想都知道是眼前人的杰作了。

    秦焰啊秦焰,时隔一生,你似乎,还是如此卑鄙无耻!

    “呵呵,只是不敢逾越吗?今日是百花节,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本王恕你无罪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秦焰每一次看到苏兰芷对自己的疏离,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不爽快,似乎觉得他们彼此不该是这样相处的,而苏兰芷,也不应该这般对他才是,所以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秦焰就会觉得心情很不爽,好像本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偏偏就变得不是自己的一样了。

    “民女不敢!”对秦焰,苏兰芷如今是能避则避,现在的她羽翼未满,完全没有跟对方抗衡的资格,所以,她也只能暂时的避开了。

    只是如今,五皇子的势力大落,秦焰的身份水涨船高,已经渐渐的可以和二皇子抗衡了,她必须得想办法才是,不然又重蹈前世的覆辙,到时候,他们苏府,依旧逃不过那既定的命运了。

    “不敢是吗?”看着苏兰芷那低眉顺眼的样子,似乎对自己很畏惧,然而秦焰的心里偏偏就不那么想,总觉得苏兰芷对自己是忌惮的,是抗拒的,甚至是……厌恶的。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的打算,对方怎么可能会知道?

    心下划过一抹疑惑,秦焰见着苏兰芷对自己的亲近总是毫不动摇,甚至避之若浼,皱了皱眉,却是靠近了对方一步,不曾想苏兰芷随之又退了一步了。

    “苏小姐,本王不过是想好好和你说说话,今日乃是难得的盛宴,苏小姐就如此的讨厌本王吗?”本以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苏兰芷对自己,至少会有些好感的,可是怎么却背道而驰了呢?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焰王爷多虑了。”依旧是低着头,苏兰芷见着秦焰咄咄逼人,心里也是恨极,偏偏又躲闪不得,也是烦躁了。

    “既然多虑,苏小姐且陪本王走走吧,这园中的景色极好,本王一个人,也是无趣了些了,苏小姐应该不会反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