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章 尴尬
    秦焰这样的话,如果换在平时,的确是很逾越,很冒犯了。然而今日是百花节,是男女相互述说真情的日子,在这一日对男女的束缚都会少许多,故而秦焰这话,也算是一种相约,一种暗示,如果是对秦焰有意思的话,自然是不会拒绝的,然而苏兰芷对秦焰避之若浼,自然是不想和秦焰单独相处的。

    眼前的人,就是一条冰冷的毒蛇,在暗中一直都紧紧的盯着她,时时刻刻都准备扑向她这个猎物,将她吞得骨头都是干干净净的。

    前世的苏兰芷,受了秦焰太多的欺骗和虚情假意,当然是明白对方这阴毒的心思的,这会儿见着秦焰一副对自己有意思的样子,换做是以前,苏兰芷见着这般丰神俊貌的一个人,冰冷的外表下浮现点点的柔情,苏兰芷或许会动心,然而如今,他们注定了势不两立,苏兰芷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低着眉头,苏兰芷将所有的情绪掩盖在那双古井般的眸子里,丝毫都不敢去多看秦焰一眼,看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的,“还望焰王爷恕罪,民女,民女还要在这里等人!”

    这算是拒绝了,秦焰闻言,眼底划过一抹冷意,觉得面前的女子着实是有些不识好歹了,“苏小姐,就是随意的走走,陪本王看看这百花园的景色,苏小姐都不肯不成?”从来都没有人会如此拒绝于他,秦焰自认为自己性子虽然是冷了些,可是他想要接近的人,从来都会被他那无与伦比的俊美容颜所折服,也不会真的有谁拒绝的,面前的女子,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焰王爷,民女不敢,只是民女已经与他们说好了,就在这里等着的,还望焰王爷海涵。”身子有些淡淡的颤抖,苏兰芷恰到好处的表现出自己对秦焰的害怕,苏兰芷知道,秦焰最不喜欢就是胆小的女子,当然是要让对方对自己放松警惕的。

    “是吗?”看着苏兰芷甚至连头都不曾抬起来看自己一眼,秦焰心下很不爽快,总觉得苏兰芷太不把他当回事了。然而他也知道自己不好太过逼迫,也免得适得其反了,“既然如此,那便算了。”听到秦焰这样的话,苏兰芷松了口气,然而秦焰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苏兰芷那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一次的紧张了,“都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最是高贵典雅,本王最是爱莲花这般的气节。苏小姐,你觉得呢?”

    秦焰这话,来的突然,甚至有些试探的意味,苏兰芷瞧着秦焰那冰冷的面容下,隐现的点点柔情,知道这是对方在做戏了,“莲花自然是极好的。”没说喜欢,也没说讨厌,苏兰芷知道,秦焰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随意说些什么的人,他说这话,必定还是有下文的。

    “本王觉得这莲花极是趁苏小姐的,苏小姐这般的风华,当比得这莲花的高洁典雅,不可亵渎,苏小姐可是喜欢这莲花?”赞扬的话,自然都是受欢迎的,秦焰这般的称赞,换做是任何女子,都是欢喜的,然而苏兰芷听着,却格外的不是滋味了。尤其是瞧着秦焰不知道怎么的,就从怀里拿了一朵绽开到极致的莲花的时候。瞧着那洁白的花瓣,层层相叠,最是美丽,高洁无比,几乎将秦焰的双手都给掩盖了,可见这莲花开的极大的,确实是难得了。

    看着这花,苏兰芷都不得不说秦焰虽然冷冰冰的,看起来不解风情,然而却也是很了解女孩子的,这莲花的确也是她喜欢的一种,前世的自己,确实也是最爱这莲花的高洁,然而经历了许多,很多事情,也在悄然之中改变了就是了。

    曾经,秦焰给自己养了那一池的莲花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欢愉的,当时觉得秦焰着实是宠着自己,也最懂自己。然而今时今日,再一次看到这莲花,苏兰芷却是觉得异常的讽刺了。

    “莲花虽然高洁,然而民女却是不知道欣赏他的美,比起莲花,民女却是更爱别的,说到底,民女只是一个俗人罢了。”低垂着的头一直都不曾抬起,苏兰芷非常的不想和秦焰面对面的接触,更不想和对方再有什么牵扯,故而这花,她肯定不会收的。

    “呵呵,是吗?”见着苏兰芷没有要收下的意思,秦焰也识趣的没有开口送了,只是刚才的试探,让他知道,苏兰芷对他并无好感,这个认知,让秦焰有种超出控制的感觉了。

    做了那么多,为何面前的人,对自己,却忌讳莫深呢?是他哪里做的不好吗?

    回忆几次的见面,秦焰自认为自己当初表现的良好,从来都是谦和有礼的,甚至连往日的气息都收敛了不少了,对苏兰芷也是难得的和颜悦色,可是怎么对方,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难道以前的安排,全部都白费了吗?

    心下不解,曾经遇见苏兰芷,秦焰都是有好好的准备了出场的,甚至好几次的英雄救美,按理说苏兰芷这般的年纪应该最是向往的,可是为何偏偏都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呢?

    “那请问,苏小姐喜欢什么花呢?”轻轻地笑了笑,秦焰性子本来就冷,素日里不笑的时候就跟个冰山一般的,可是笑起来,却是刹那间的冰川融化,让人只觉得百花绽开的绝艳。

    秦焰自然是知道这点的,这会儿的笑容格外的有杀伤力,只是苏兰芷早就对这笑容免疫了的。瞧见对方对自己竟然用了美男计了,苏兰芷心下好笑,觉得格外的讽刺,此时此刻,特别的不想搭理秦焰,希望有个人过来,自己也好找借口离开,可是偏偏不知道怎么的,这条路上一直都没人,苏兰芷不由得有些懊恼了,“民女喜欢的花,也不过是俗物罢了,比不得焰王爷的高雅。”其实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只是一个俗人,您是王爷,你身份尊贵高雅,我们是比不得的。苏兰芷这般也是不想跟秦焰进行深入的交谈,这会儿打起了马哈哈,想让秦焰自觉无趣,也不缠着她了。只是秦焰今日好不容易寻着机会和苏兰芷单独相处,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放过这个好机会呢?

    似乎没有看出苏兰芷话语里的敷衍,秦焰继续笑了笑,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是亲和,这对他而言并不容易,只是面对的是苏兰芷,他愿意暂时的,放弃原本的模样,“哦,是吗?那苏小姐且说说,到底是什么呢?本王可是好奇。”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那么厚的,苏兰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焰那么冷漠的人,竟然也会这般的缠人,正在想着怎么把这话题揭过去,免得和秦焰有更深入的交谈,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了,“焰王爷竟然也有这般的雅趣,倒是让我诧异呢!”

    随着那生源望去,只见一袭白衣的秦之衍似乎踏着风而来一般的,整个人轻轻的走了过来,举止间如那行云流水般,说不出的舒畅,本来尴尬的气氛,顿时就被他化解了,“呵呵,这莲花,焰王爷是哪里得的?怎么比我府上的莲花开得还要大朵呢?我瞧着都喜欢呢,焰王爷倒是好眼色。”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秦之衍丝毫都没有一点打扰别人的尴尬,反而兴致勃勃的看着秦焰手里的莲花,有些打趣,“只是不知道如此美的花朵,要送给哪位佳人呢?焰王爷如今可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如果有心仪的女子,可得告诉我,到时候可以跟皇后娘娘求旨赐婚呢,这也是一段佳话了。”

    秦之衍似乎没有注意到苏兰芷一般的,只是看着秦焰,那眼神有些暧昧,秦焰这个档口肯定不会承认什么,也免得引起苏兰芷的不快,到时候对他的印象更加不好了,“之衍,说什么呢?”此刻的秦焰,早就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哪里还有刚才的柔情呢?

    他向来都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人,从来都不会让别人轻易的看出他的心事,所以纵然对苏兰芷有意,他也是不会让秦之衍看出什么的,因为他习惯了隐藏。

    秦之衍见着秦焰出言否认,却是不信的,只是瞧着秦焰手上的这莲花,言语中,有些试探了,“呵呵,是吗?可是我怎么瞧着焰王爷你今日格外的慎重呢?这莲花莫不是云来寺的睡莲?我可是听说云来寺的莲花极好的,而且是经过了寺院灵气的洗礼,开得最是灿烂了,听说得了这花的人,会得了这云来寺的灵气,这般的荷花送给女子,最好不过了。焰王爷你也别藏着掖着,你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皇伯伯和皇伯母想来也是着急了的,焰王爷如果有了心上人,大可以告知一二,一会儿我也可以帮你在皇伯母的面前多说些好话啊。我相信能得了焰王爷你的眼缘的女子,定然不凡的。”

    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秦焰身边的苏兰芷一眼,秦焰见着了,心里有些紧张,不想秦之衍将这事情告诉皇后,坏了自己的好事,便假装不在意的说道,“之衍,今日我也不过是来凑凑热闹罢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父皇做主就好了,我可不想费这些心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