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亲昵
    苏兰芷的手指本来就长得纤细修长,白嫩细腻的,这会儿那洁白的梅花放在她的手上,竟是衬得她的肌肤更是如玉光泽,秦之衍瞧着都有些晃神了,刹那间的失神,也不知道是因为看到那梅花惊喜,还是看着苏兰芷的手有些着迷了。

    “之衍,莫不是嫌弃我这花了?”看着秦之衍半天没动,苏兰芷也弄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只是她这话却是让秦之衍恢复了过来,看着苏兰芷手上的梅花,好像生怕苏兰芷会反悔一般的,直接就拿过去了,“呵呵,怎么会嫌弃呢?兰兰送的花,我很喜欢,我会好好的收着的。”伸手摸了摸,秦之衍这才发现了不对劲,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一般的,再摸了摸,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了,“这梅花……”怎么触感好像和真花不一样,反而有些像绸缎呢?

    虽然苏兰芷用的是上好的丝绸做的梅花,触感很好,几乎和真花以假乱真,但是到底不是真花,自然很容易就将两者区分开来了。

    “呵呵,之衍猜得没错,这个不是真花,而是我做的,之衍喜欢吗?可是嫌弃这是假花?”其实做这一株梅花的时候,苏兰芷也是有过犹豫的,当时脑海里只是闪过送给秦之衍的念头。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送出去的,却不曾想还是送出去了。这会儿,心里也觉得满是甜蜜了,就好像是面对自己心仪的人,送出自己的一份心意一般的,就连心跳,也有些失了频率了。

    “喜欢,我很喜欢,只是这花比起我摘的那一株,却是更有意义了,比起鲜花,这个保存的更久,以后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呢。而且这花是兰兰你亲手做的,我一定会好生的收着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好像对待珍宝一样的,秦之衍抚摸着手中的花,感觉到了苏兰芷对自己的那一份心意,秦之衍的脸上,也不由得戴上了点点的笑容了。

    “之衍喜欢就好。”看着秦之衍的笑脸,好像格外的容易满足一般的,这样的笑脸是她曾经渴求的。每一次努力做了东西送给秦焰,都是希望对方能有这样的笑脸的,好像这样,就会满足一样的,不管多累多难,哪怕是熬夜,手上都被剪子针弄伤了,可是想着能让对方喜欢,心里也是欢愉的。

    只是秦焰那人素来冷漠,收到自己的礼物,往往也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当时她就格外的满足了,然而如今看来,那人的笑容,怕是多办是敷衍的吧?真心在乎一个人,自然是很高兴收到对方的礼物的,而且会小心的珍藏,不是像秦焰一般的,偶尔还会弄丢弄坏。

    自己前世,还真的是被人灌了**汤了,怎么就不明白呢?还那么傻?

    如今看着秦之衍脸上的笑容,苏兰芷心里第一次觉得满足了,这种被人用心呵护的感觉,一点一点的驱散了她内心的冰冷和排斥,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被那温柔环绕,苏兰芷已经越发的在意对方了。

    “兰兰,谢谢你,这株梅花,我很喜欢!”两人送的花竟然是一样的,这一点秦之衍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的,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苏兰芷也会回赠他所送的花。这是不是说,是不是说……

    做梦都想的事情,如今摆在面前,秦之衍却是有些不可置信了。

    百花节的传统,秦之衍活了二十多年了,当然是知道的,赠花有了回赠,那就是说明了对方也和自己一般的心意了,秦之衍满心的狂喜,看着苏兰芷,竟然有了初出茅庐的孩子般的,有些局促不安了,“兰兰,你的心意,和我是一样的吗?”虽然猜到了,可是没有得到苏兰芷的肯定回答,秦之衍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安的。

    面前的女子,似乎将自己裹在了层层的蚕茧之中,轻易不会让人靠近的,他也是花了许久,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甚至还不惜扮演了无赖,才终于是渐渐的改善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他本以为自己还有很长的一场硬仗要打,却不曾想,如今已经初初的见着那月出花明了。

    “之衍,你说呢?”眉眼都是笑着的,苏兰芷看着一向来镇定自若的秦之衍,竟然也有了毛头小子般的局促,心下更是欢喜。

    或许,真正在意一个人,才会如此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失了心里那重要的一粒朱砂,所以会格外的珍惜吧?

    苏兰芷很庆幸今生可以遇到秦之衍,不然一直带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地的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兰兰,你……”看着苏兰芷那不再是那被迷雾遮住的笑颜,秦之衍第一次感觉苏兰芷那么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笑颜如花,就似那春花初绽般的,灼灼其华,看得秦之衍一下子都呆了。

    “好了,时辰不早了,我出来了有一会儿,想来香儿他们也是该找我了,我们回去吧!”到底是女孩子,被秦之衍这么看着,苏兰芷还是有些羞怯的,低下了头,苏兰芷这会儿有些不大好意思去看秦之衍的容颜了,总觉得再看下去,自己怕是都要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了。

    果真是,男色害人,长得这般的谪仙之姿,自己日后,怕是还有许多事情要面对的吧?

    换做是以前,苏兰芷肯定不会看上秦之衍这般的男子的,不是说秦之衍不够优秀,而是重活一生,苏兰芷想要的,只是平凡而已,自然不会想去招惹秦之衍这般惹人的男子了。

    不够到底是被打动了,苏兰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心里,竟然也开始在意面前的男子,也会因为他身边的女子有些吃味,变得不像自己起来了。

    虽然曾经努力的避开,甚至当秦之衍靠近的时候,她也是努力的推开了,然而到了如今,心已经不由自主了,苏兰芷也不会再拘着自己的心,留下遗憾了。

    ……

    低垂着头,苏兰芷也不知道何时起了风了,朵朵花瓣降落,好似下了一场花瓣雨一般的,女子清丽动人,男子温润如玉,站在一起,就好像一副绝美的画卷一样的,如果此时有人见着了,怕是都以为是仙人误入了凡尘吧?

    朵朵桃花一点一点的洒落,不经意间落在了苏兰芷的头发上,衣服上,秦之衍见着了,凑近了些许,苏兰芷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好似在打鼓一般的,下意识的想要退开,但是到底还是止住了。

    鼻尖好闻的檀香一点一点的覆盖住自己,苏兰芷只感觉到秦之衍抬起了手,那温润的手指划过自己有些微热的脸颊,最后落在了自己的发间,捻起了朵朵的桃花,弄得苏兰芷紧张极了。

    “兰兰,这些桃花似乎很喜欢你呢,总是喜欢粘在你的头发上。”头顶是秦之衍那带着戏趣的声音,苏兰芷听着了,有些不服气了,“你的身上不也有吗?而且还比我的多呢!”

    “是吗?我怎么没见着呢?”看着苏兰芷那有些红扑扑的脸颊,秦之衍还真的想冲过去咬上一口,可是知道自己真的那么做了,怕是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秦之衍也只好暂时的压下这个念头,有意图的,诱惑小绵羊了。

    “怎么没有?这里不是吗?”踮起脚尖,苏兰芷看见秦之衍的肩膀上也是有的,秦之衍比她高了许多,如今的她还没有张开,也只能到了秦之衍的胸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可以被秦之衍包裹在怀里一样的,苏兰芷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笑了笑,将秦之衍肩膀上的桃花瓣取了下来,想要证明什么,“你看,你的肩膀上也有呢,而且头上也有。”两个人都站在一处的,身上自然都沾了桃花了,可不就只有自己了。

    看着苏兰芷难得的小孩子心性,秦之衍闷笑了一下,眼底的狡黠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只是他比苏兰芷高了许多,苏兰芷没有看到罢了,“是吗?那你取下来给我看看?我这头上沾上了花瓣,一会儿可是不好的。”

    只觉得这个时候的苏兰芷很可爱,秦之衍也很喜欢,加上难得的亲近,秦之衍不想就那么放过了,此刻就像一个狐狸一般的,苏兰芷却是成了小白兔了。

    “可是你太高了,我取不下来!”面对秦之衍的时候,苏兰芷很是挫败,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身子,还真的是矮了。

    哎,也都怪小的时候吃得太差了,营养不良,这一年来虽然有好好的补,到底还是有些慢了些,比同龄人都矮了不说,这会儿面对秦之衍这般颀长的男子,苏兰芷感觉自己成了矮冬瓜了。

    看着两人身高的差距,苏兰芷下定了决心回去一定要继续的补,早点长高才是,不然面对秦之衍,她总是要仰视着,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孩子一般的被对方护在怀里,这感觉,还真的是有些怪异了。

    “我低一些无妨的。”秦之衍自然是不知道苏兰芷的小心思的,他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亲近亲近苏兰芷,这会儿却是笑嘻嘻的低了头,苏兰芷见了,看着秦之衍的头上的确也是沾染了花瓣了,示意对方再低一点,“再低些,嗯,别动,我帮你将花瓣都拿下来。”柔柔绵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兰芷到底还小,声音听起来还带着少女的柔嫩,软绵绵的,听得秦之衍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好像被人一挠一挠的,痒痒的,着实是有些难受了。

    鼻尖满是少女那清幽的香气,秦之衍感觉到少女那娇小玲珑的身子,喉结滚动起来,身子也渐渐的有了点点的僵硬,连带着眼神,都深邃了几分,呼吸也急促了些了。

    这样的感觉,每每面对苏兰芷,都会有的,然而这一次,似乎更加的强烈,秦之衍的声音都含了点点的沙哑了,“好了没有?”心里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打趣了,这下子好了,受苦的,也是自己了。

    手掌好几次想要伸过去抱住那柔软的腰肢,秦之衍目测似乎自己可以一掌盈握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可是看着苏兰芷那一脸信任和仔细的样子,竟是有些舍不得打破此刻的宁静美好了。

    “等一会儿,还有几瓣!”苏兰芷找的很认真,而且她发现秦之衍的发丝很柔软,自己的手抚摸上去竟然格外的舒服,好像那丝绸一般的,让苏兰芷有些舍不得就放开了。

    很少有男子的发丝,会如此柔软的,苏兰芷记得秦焰的头发都是很硬的,如同那人那颗冰冷的心一样的,可见,一个人的性格,其实也是可以从他的身上看出来的。

    “嗯。”闭上了眼睛,掩盖住了眼底的那抹冲动,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对自己是那般的信任,自然也是不好吓坏了佳人的。而苏兰芷找得仔细,自然也是没有发现秦之衍的呼吸粗重了几分,甚至连身子也是有些僵硬了,好不容易找完了,苏兰芷笑嘻嘻的碰着手上的花,看着秦之衍,有些得意了,“瞧瞧,你身上的花瓣可不少呢,果然是个桃花运正旺的人,专门惹桃花!”借景发挥,苏兰芷有些打趣,不过这话,也确实是事实了。

    秦之衍被人惦记的事情,苏兰芷无法改变,心里还是会有些吃味的。

    “兰兰,不管多少桃花,我要的,也只是你这一朵就是了,只要你沾上了我,我保证别的桃花,全部都隔开了去!”他要的,也只是那一人罢了,秦之衍从来都是一个自律的人,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呵呵,那我就要看看你的表现咯!”见着秦之衍如今说这些情话越来越顺口了,苏兰芷还真的是觉得自己以前错看了秦之衍了。

    原来闷骚的人,是这样的,看起来谦谦君子,一本正经的,没想到,还是一个嘴巴抹了蜜的,说出来的话,还真的是让她都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好了,我们回去了,耽搁了不少时间了。”看着秦之衍的目光,苏兰芷觉得此刻还是走了的好,心里有些紧张,苏兰芷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些。

    “等等!”见苏兰芷想走,秦之衍赶忙拉住了对方,手掌里那带着冰凉的柔软,让秦之衍觉得自己的心,都软成了棉花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回去晚了可不好了。”面对秦之衍,似乎脸红心跳的次数越发的多了,而且也越发的难以控制,苏兰芷都有些羞涩了。

    “你经常说礼尚往来,刚才你给我收拾了我身上的桃花,我也该给你收拾的。”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低着头,自然是没有看到秦之衍眼底的那抹奸诈的,感觉到秦之衍离自己越发的近了,苏兰芷有些不自在,头顶秦之衍的声音却是再一次的传来了,“别动,刚才已经取了些了,还有几朵,很快的。”

    说是很快,其实在苏兰芷看来,是很慢了。只是她没有看到秦之衍刻意放慢的动作罢了。

    “好,好了没有?”紧张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慢,苏兰芷记得刚才秦之衍动作还蛮快的,难道自己头上的桃花很多吗?

    “等等,快了。”笑嘻嘻的从袖口拿出了一个梅花簪子,秦之衍趁着苏兰芷不注意插了上去,然后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这样很好。”秦之衍说的是自己给苏兰芷戴上的梅花簪子很好,只是苏兰芷没有理解就是了。

    “嗯,那就好。”终于是呼了一口气,苏兰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般的靠近,还真的是让苏兰芷有些吃不消了。

    想着刚才两人的暧昧,苏兰芷这会儿反应过来,一张脸都红成了苹果了。

    哎,刚才她是怎么了?怎么就……

    苏兰芷前世虽然受了情殇,可是到底在秦焰那里并没有得到多少感情的经验,甚至说曾经对秦焰的倾心,也不过是在秦焰的算计之下,她遇见了那么一个人,觉得可以让自己摆摊困境,可以依赖罢了。所以算上来,前世的苏兰芷,其实也只算做是把崇拜误以为是爱情罢了,如今真心的接受一个人,又是两情相悦,感觉自然和前世差了许多了。也难怪她重生以来素来沉稳,面对秦之衍,也是会有些脑袋发懵了。

    其实秦之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素来沉稳冷静的他,或许也只有面对苏兰芷,才会变得像这个年岁的男子,会有不安,也会有些冲动吧?

    ……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的模样,面色红润,连带着那双古井般的眸子也燃烧了灼灼光芒,少女的娇羞就好似一个诱人犯罪的罂粟一样的,最后,秦之衍还是忍不住了。本就靠近的两人,秦之衍只要将手一收,就抱住了苏兰芷,苏兰芷感觉到这个怀抱的靠近,鼻尖那檀香气更浓了,心里也是越发的紧张了,动了动,这算是下意识的反应,秦之衍那低沉带着些压抑的声音,却从头顶传了来了,“兰兰,别动,让我抱抱!”

    女子的身子柔软无骨,让秦之衍一抱着,就舍不得放开了,闻着那熟悉的清香,秦之衍觉得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满足了的。

    苏兰芷感觉到秦之衍那有些僵硬的身子,听着对方那声音,感觉到了点点的不对劲,只是前世的秦焰每一次对她,也都是直入主题的,而且秦焰将什么都隐藏的很好,总是冷冰冰的样子,苏兰芷对这些事情了解的也是不多。不过秦之衍让她不要动,苏兰芷也是有些贪恋这个怀抱的,自然也没有动了。于是两人就那么抱着,彼此的心里,都有了一种天荒地老的感觉了。

    ……

    许久许久,久到两人都忘记了彼此抱着有多久了,这般的宁静和满足,让两人的心也渐渐的靠近了些,更加舍不得放开彼此。只是有的时候,不是你想不放开,就不能不放开的。

    “找到衍哥哥了没有?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本来静谧美好的画面,苏兰芷这会儿回过神来,听着那声音,觉得格外的耳熟。

    这不是安宁郡主的声音吗?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有些诧异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记得安宁郡主刚才可是待在皇后身边的,怎么也追来了?

    秦之衍也是被安宁郡主这声音打扰了,觉得格外的不爽快,皱了皱眉,给苏兰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抱着苏兰芷就躲在了不远处的树上了。

    就近看着安宁郡主,一袭的红衣格外的张扬,只是她此刻的脸色,却是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了,“南王府养你们是做什么的?让你们找个人都找不到吗?”原来安宁郡主本来是在皇后身边的,但是她也只是因为秦之衍在就是了。秦之衍找了借口走了,安宁郡主自然也是想走了,如果不是皇后知道她的意图,故意拦着她,她怕是要一直跟着秦之衍的。

    好不容易从皇后那里走开了,安宁郡主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秦之衍,今日是百花节,安宁郡主知道秦之衍的受欢迎程度,当然是不想让秦之衍和别的女子有什么接触的,为了显示自己和秦之衍的关系不凡,她早早的就摆脱了南王妃帮忙,跟着秦之衍来百花园,就是想打消一些人的念头,让别人知难而退的。

    秦之衍是她的,任何人都抢不走!

    可是如今找不到秦之衍的人,安宁郡主自然着急!生怕秦之衍被哪个狐狸精给缠住了!找了许久都找不到人,安宁郡主的脾气,也是越发的不好了,此刻那苍白的面孔上,有些狰狞的扭曲,看得人都有些害怕了。

    那侍女自然也是被安宁郡主吓到了,面色有些恐慌,赶忙就跪了,“郡主,奴婢,奴婢着实是找不到武成王啊,奴婢不知道武成王去了哪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