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告白失败
    换做是平常的男子,见着女子这般模样,或许会有点点的怜香惜玉,然而女子终究是不幸的,遇到了秦之衍,也就注定了是悲剧了。

    秦之衍见着女子这般的模样,没有如女子语气的带着怜惜,反而皱了皱眉头,退了几步,看起来,似乎很不乐意看到这样的场面,“以后小心些就是了。”说完看也不看女子一眼就准备走了,只是那女子看着秦之衍要走了,很是着急,跺了跺脚,有些暗自恼怒秦之衍的不识趣,却也只能追了上去,“武成王,等等!”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女子,一双眼睛满含着爱意,脸上也染上了点点粉色,似乎有些不敢看自己,偏偏努力的直视着自己,秦之衍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对方什么心思了,心下不喜,语气,也冷了几分了,“有什么事情吗?”

    素日里的秦之衍,都是温润如玉的,让人看起来很好接近,总是一副好好人的样子,极少如如今这般的,带着点点的冷意,看的女子心下一颤,却是鼓起了勇气,“武,武成王,你,你不记得我了吗?”看着秦之衍的眼神带了点点的羞怯和倔强,似乎对秦之衍不认识自己,有些诧异了。

    他们明明,都见了那么多次了,自己也是多番的示好,怎么对方却是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呢?

    这,怎么可能呢?

    女子从来都不觉得自己长了一副让人一眼就忘记的脸了,对自己的美貌,女子也是有几分自信的,这也是她胆敢拦住秦之衍,想要表白的原因了。毕竟面对秦之衍这样出众的容貌,自己没有几分姿色,也是会自惭形秽的。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如果说平日的秦之衍戴了一副假面具,让人误以为他很好相处,这会儿,他那张温润的脸上,那绝美的唇瓣吐出的字眼,却也是会碎了女子一地的芳心了。

    这样子,还真的是伤人彻底了,也无视人彻底,毕竟对面的女子,可是长得清秀动人,惹人怜爱呢!

    “武,武成王,我是靖北侯家的二姑娘啊!”慕容念依可没想到,自己都见了秦之衍那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精心的打扮的,对方竟然还不认识自己!

    这,可能吗?

    绝不可能,慕容念依可不允许自己被人如此忽视!

    “靖北侯府的二姑娘,不是还没有及笄的吗?面前的小姐,年岁上,似乎有些不符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秦之衍看着慕容念依,还是没有认出来。

    “我,我不是二小姐,我是靖北侯的二女儿。”面色带着点点的羞涩和懊恼,慕容念依怎么都没有想到,秦之衍这般的,竟然是压根都不知道她这号人物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别人可是都知道她的,甚至今日自己来,已经有好些人对自己有心思了,只是她都拒绝了那些人的好意,为的,也不过是面前的男子而已,只是为何,他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呢?

    “哦,原来是慕容二姑娘!”笑了笑,秦之衍似乎终于是想起了慕容念依,只是他也就只是想起,却也没有别的话说了。

    “武,武成王……”秦之衍这般不冷不热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面前的女子,如果是其他的人,或许早就因为脸皮子薄,知难而退了。毕竟秦之衍这般的表现,已经是很明显了。只是慕容念依到底是慕容念依,她从来都是一个不放弃的主,加上从很久之前,马太姨娘就已经给她灌输了嫁给秦之衍的种种好处,她也自持美貌,如今虽然是有些受挫,却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不然以她的年纪,再也等不起了。

    知道自己今日不成功,便成仁,慕容念依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与其让主母安排连嫁给谁都不知道,还不如鼓起勇气一搏,也好求得一个圆满!

    鼓起勇气,慕容念依也不去看秦之衍那虽然还是笑着,可是笑容早就不达眼底的冰寒,从怀里掏出了一株精致的白玉兰,这可是精品,雪白的玉兰,将慕容念依的手都给完全的覆盖住了,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趁着慕容念依那面含羞涩的清丽容颜,也着实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了,“武成王,都说白玉兰是秀外慧中的花,她晶莹如玉,洁白如雪,清香如兰,是花中之君子。今日念依以白玉兰赠与武成王,还望武成王能怜惜念依的一番爱慕之意。”说话间,慕容念依飞快的看了秦之衍一眼,那目光包含着深情,带着点点的羞怯,让那双水润的眸子染上了点点的醉色,只是还来不及看清楚,便低下了头去,羞答答的将东西递给秦之衍,这般的姿色,这般的眷念,也着实是让人很难拒绝了。

    其实慕容念依真的不差,虽然是庶女,却也是得宠的庶女,加上靖北侯就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是相府夫人,如今这二女儿,想要嫁得好,只要不太挑,也是可以当小官家庭的当家主母的,只是慕容念依的心太高了,看中的偏偏是秦之衍,也就注定了她的悲剧了。

    本以为秦之衍会接受,慕容念依已经做好了成为对方侧妃的梦了,甚至还梦想着成为对方的正妃,让大家都羡慕,只是到底,还是失望了,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秦之衍接受自己的花,慕容念依也着实是有些着急了,这才面含羞涩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武成王,莫不是嫌弃念依吗?”这话,也是让人不好答了,如果不收,那就是嫌弃了,秦王府和靖北侯府交好,作为靖北侯的庶女,秦之衍如果嫌弃她,那也是有些过了的。

    慕容念依不蠢,反而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这算是个陷阱,让人很容易就让人妥协了。可是秦之衍怎么会轻易的就被人算计妥协了去呢?

    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的绽开来,秦之衍看着慕容念依,似乎在嘲笑对方的异想天开一般的,那笑容虽然依旧温润,可是早已失了温度了,“慕容二姑娘这花,本王可是受不起!”直接的拒绝,让慕容念依的脸色一白,看着秦之衍下意识的就问道,“武成王莫不是看不上我吗?我有哪里不好?”这话说完慕容念依就后悔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自信心膨胀的人,慕容念依自认为没有自己看不上的,如今对着秦之衍,再一次受挫了。

    只是到底是女子,怎么可以直接就如此质问呢?慕容念依脸色划过点点的懊恼之色,想着要解释了,免得秦之衍对她的印象越发的不好了起来,“武成王,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了?得不到武成王的青睐?”说罢脸色划过点点的泪滴,那双眼睛好像被一层水雾沾染了一样的,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这般模样,也不过是想尽最后的一份努力让秦之衍回心转意罢了,然而秦之衍本来就是一个冷清冷心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心软呢?

    “慕容二姑娘,你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这话,听得慕容念依都差点要暴走了,我很好,那我们怎么就不合适了?

    这话的敷衍成分居多,只是慕容念依却刻意的去忽视了罢了。

    “武成王可是嫌弃我的庶女身份?”想了半天慕容念依就只想到这点,作为庶女,虽然她得宠,可是也知道,自己是比不上慕容嫣的,甚至连慕容雅他们都是比不得的。

    有的时候,她真的好恨,恨自己为什么就是庶出呢?如果她是靖北侯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她是不是,就不用像现在这般的,为了自己的前途烦恼了?

    “慕容二姑娘多想了。”见着慕容念依总是纠缠,秦之衍颇有些不悦了,他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换做一般的人,不是应该识趣的离开了。也免得丢人,可是这人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

    “那……”还想说,慕容念依着实是不甘心,秦之衍却是已经没有了耐心了,“好了,慕容二姑娘,话已至此,无需多说,告辞!”说完转身就走了,再被缠下去,秦之衍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使出非常手段了。

    “武成王,你……”看着秦之衍走了,慕容念依懊恼的跺了跺脚,想要追上去,可是秦之衍的步伐太快了,慕容念依追不上去,“哎,怎么就走了,武成王。”脸皮厚到慕容念依这般的程度,也是很难得了。

    “我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就顺从嫡母的安排,随便嫁给一个小官小吏吗?我才不要!”早就习惯了侯府奢华的生活,慕容念依怎么舍得过苦日子?她向来都瞧不起那些小门小户的,怎么肯屈嫁呢?

    心里实在是不甘,男子,慕容念依也是见过一些的,可是她就只看中了秦之衍,觉得也只有这样的男子最适合自己,也最配自己了,可是秦之衍一直都对她冷冷淡淡,可如何是好呢?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得想想办法!”正在想如何摆脱自己被靖北侯夫人掌控的命运,慕容念依也没看到迎面而来的人,那丫鬟低着头,飞快的走了过来,顿时将慕容念依撞到了。

    “啊,这是作甚?没长眼睛吗?”慕容念依狠狠的摔倒了,只觉得疼得紧,看见撞到自己的只是一个丫鬟,慕容念依顿时就怒了,想要伸手打对方一巴掌,可是那丫鬟赶忙就避开了,“小姐恕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这怎么走路的?今日来百花园的都是贵客,你们主子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是哪家的奴婢?回头我告诉你主子,让她好好罚你!”看这丫鬟的妆扮也算是普通,不像是大家大户的丫鬟,慕容念依也收起了小心,刚才被秦之衍拒绝,慕容念依的心情本来就不好了,这会儿自然越发的不好了。

    “奴婢,奴婢刚才也是着急,奴婢在帮主子找东西,所以没有看到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你!”正准备好好教训这侍女一番,结果看到远处有人来了,慕容念依也只好收起自己刚才那一副恶毒的嘴脸,笑了笑,“好了,既然你是帮你家主子找东西,那就赶紧的去吧,可别耽搁了。”

    “多谢姑娘了!”侍女松了一口气,赶忙服了服身子就走了,慕容念依看着面前走来的人,整了整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裳和发饰,慕容念依笑嘻嘻的就走了过去了,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刚才那样子了。

    “呵呵,张小姐,吴小姐,你们怎么在这儿呢?”笑嘻嘻的和各位大家闺秀打招呼,慕容念依看着这些都是三品以上大官的女儿,自然也是起了结交的心思了。

    姨娘说了,自己得多交些手帕交,将来,也都是自己的一道助力。

    “我们刚才听着动静,过来看看,慕容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有人关切的看着慕容念依,有人,似乎也有些好事之心了。

    “没有呢,就是一个侍女刚刚撞到了我,有些吓着了,我在安慰她呢!”表面功夫,谁都是会做的,慕容念依在人前,一直都是一副大家闺秀,柔柔弱弱的样子,从来都不会让人看到她内心阴暗的一面的。

    “是吗?慕容小姐可真的是好脾气!”几人看着慕容念依一脸淡定的样子,也没见着有人了,也只有笑了笑,收起了自己的好事之心了。

    “她也是可怜,又不是故意的,我何必为难呢?”不在意的笑了笑,慕容念依可不会让自己的名声受损了。

    “如果是我啊,我至少都得罚一罚才是了,不然让人欺负到头上,可怎么好呢?”

    “罢了罢了,都过去了,我听说百花争艳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可别迟了才好了。”慕容念依可不想继续在这里讨论这事情,免得被人看出什么了,到时候她苦心经营的形象,可是都毁了的。

    “也好,走吧!”见没什么热闹可看,大家也都纷纷走了,慕容念依松了一口气,想着一会儿的百花争艳,慕容念依的心里,也有了决定。

    既然武成王拒绝了她,她就得另寻目标,如今她不小了,这一次百花节要是再定不下来,那她就只能任由人摆布,嫁去一般家族的子弟了。那可是她决计不想的!

    至于武成王,那般的男子,如今她也只能默默的藏在心里了。

    慕容念依虽然心仪秦之衍,可是刚才也看出了秦之衍的态度了,知道自己再努力也是空谈,如果她还年轻,那她不在乎多等几年,等到秦之衍回心转意。然而她的婚事拖得够久的了,再不定下来,她就没有什么选择了。

    所以这一次,她也明智的选择了重新寻一个目标了。

    可是,选谁呢?这皇城中,还有谁,比武成王更加的尊贵呢?

    想来想去,慕容念依还是觉得秦之衍最好,也最适合自己,也实在是“为难”她了。

    ……

    只是慕容念依不知道的是,她这边还在物色对象呢,另一边的人,却是早就开始算计她了。

    等到一行人离开之后,树后面出来了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的容貌艳丽,十分的抢眼,然而女子脸上的笑容,却是让人觉得有些寒意了,“办好了吗?”声音有种绝情的冷意,只见她面前的侍女身子颤了颤,看着女子,点了点头,“回郡主,办好了。”

    “给我吧!”

    “是!”见着那女子将一朵洁白的白玉兰递给了安宁郡主,这不就是之前慕容念依打算送给秦之衍,却没有送出去的东西吗?

    如今被安宁郡主让人拿了来,也不知道安宁郡主起了什么心思了,要知道,安宁郡主可是对秦之衍势在必得的!而慕容念依不知死活的去接近秦之衍,那结局,可想而知!

    安宁郡主满意的看着手上的白玉兰,手指死死的握着,恨不得将这白玉兰给毁掉了才是,只是想着自己的打算,安宁郡主最后选择了温柔的摸了摸那白玉兰,笑了笑,“好了,没你什么事情了,你下去吧!”

    “郡主,奴婢……”这侍女正是刚才被安宁郡主责骂的人,这会儿见着安宁郡主让自己就走了,有些不大确定安宁郡主这是不是要放过她了。

    “好了,刚才你立了一功,这事情可不许告诉别人,否则的话,后果你是该知道的!”看着那侍女的眼神带着恐吓,那侍女身子抖了抖,眼底划过一抹恐慌,马上就应了,“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还望郡主恕罪!”

    “好了,还有一件事情,你如果做好了,本郡主非但不罚你,而且还有赏!”

    “这……”看安宁郡主刚才瞧着慕容念依的眼神是十分的不善,侍女有些担心安宁郡主让她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到时候,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放心,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的,我只是让你再拿一样东西而已!”看着那侍女的眼底有些犹豫,安宁郡主当然猜到了对方想干什么了,笑了笑,让那侍女只觉得毛骨悚然了,“拿了东西,本郡主重重有赏,也不会再罚你,可好?”如果不是刚才不大方便,安宁郡主也是想一次性做好的,偏偏也动不得,这会儿,也只好慢慢来了,“当然了,如果你不想做也可以,只是今日的事情,你可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了,你该知道,办事不利,偷人物件,是什么后果吧?”一点一点的引诱那侍女,侍女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看着安宁郡主那模样,也知道,自己如今,只能应了,“郡主且吩咐就是了,奴婢,奴婢一定做到!”

    “很好,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你过来……”细细的吩咐了那侍女,那侍女听着安宁郡主的吩咐,眼底有些慌乱,安宁郡主却是不给对方一丁点后退的机会了,“你,听明白了吗?”

    “郡主,这……”想着刚才慕容念依的表现,再看安宁郡主这般,怕是不会善了了。

    “难道你想反悔吗?你该知道,有些秘密,你不该知道的,却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吗?”笑嘻嘻的看着那侍女,那侍女却只觉得浑身都是冰冷的,“奴婢,奴婢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好了,你先去准备吧,一会儿,可别让我失望了。”笑嘻嘻的就走了,安宁郡主如今知道秦之衍在哪里了,自然也不用费心去找了。

    衍哥哥,今日我一定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安宁,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到时候,我再求得皇后娘娘赐婚,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至于那些没眼色的,我会让他们尝到苦果的!

    慕容念依,要怪,也就怪你自己不识好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

    等到苏兰芷回到园子的时候,慕容香他们已经都在了,看着到苏兰芷,也是格外的着急,“兰姐姐,你刚才去哪里了?怎么我找不到你了?我好担心!”今日比不得平时,百花园男男女女的都有,也是为了方便,可是也有不便之处了。

    “我刚才就随便走了走,结果就走丢了,让你担心了。”拉着慕容香,苏兰芷想着秦之衍刚才就那么将自己带走了,也着实我有些无奈,可是已经成了事实了,苏兰芷也是无可奈何了。

    “兰姐姐回来了就好了,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呢,今日皇后娘娘亲自出题,想来肯定很精彩!”看苏兰芷一副镇定的样子,一旁的云珠也在,慕容香也就不担心了。

    “嗯,对了,小姨呢?”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慕容念依,苏兰芷有些着急。

    她不会又去使什么花招了吧?

    还真的是不让人省心了。

    “我也不知道呢,我一直都没见着她,你也没见着她吗?我还以为她和你在一起的!”慕容香这会儿也意识到慕容念依不在这里了,不由得也有些紧张了。

    “可是她之前不是去如厕了吗?没有回来找你?”这个慕容念依,到底要做什么?

    “没有啊,刚才有人找我,我来了以后,再去找你们,就没见着你们人了,我让人去找也没找着,兰姐姐,小姑姑去哪里了?”看苏兰芷脸色有些严肃,慕容香此刻也是恨极了慕容念依的麻烦了。

    “没事,估计是被哪里的景色迷住了吧?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想来她应该是快要回来的了。”想着秦之衍和自己在一起,慕容念依也没办法使出什么幺蛾子,苏兰芷也不担心了。尤其是看着秦之衍后自己没多久就不引人注意进来了,此刻正坐在哪里喝茶呢,苏兰芷也不用担心慕容念依会不回来了。

    “嗯,希望吧,这个小姑姑,还真的是不让人省心,今日这里人多嘴杂的,哪里就能乱跑了?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了,可如何是好了?”早知道,还就真的不和她一起来了,也免得麻烦。

    “好了,别担心了,她应该快回来了。”正说着,就看到慕容念依有些着急的和几个女子一起进来了,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骄傲,和那些女子有说有笑的,苏兰芷当然知道慕容念依这是在炫耀呢,一旁的慕容香却是有些看不过去了,“兰姐姐,你看看小姑姑,还真的是得意呢。”不就是认识了几个大官的女儿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好了,她回来了就好了。”看样子慕容念依没什么,苏兰芷也放下了心了,不过也懒得过去打招呼,免得被慕容念依那模样给气到了。

    只是没多大一会儿,就看到慕容念依有些焦急的在一旁去检查自己,苏兰芷有些疑狐,心里担心,就走了过去了,“小姨,怎么了?可是丢了什么?”

    “没,没呢,我就是过来透透气就是了。”笑了笑,慕容念依也是刚才和几个人在讨论自己的鲜花送给了谁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东西不见了的,不由得有些着急。

    那花可是告白之物,到时候没了,她要如何告白呢?

    还真的是糟糕,怎么丢的呢?

    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努力掩饰的表情,也知道对方是没有说实话的,只是她对对方的实话也不是很关心就是了,“没有丢东西就好了,只是今日是百花节,人多嘴杂的,小姨还是小心些的好,丢了东西是小,惹了麻烦,就不好了。”丢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也没有什么,只是如果丢了贴身之物,或者是写了自己名字的,那可是会有私相授受之嫌了。

    今日是百花节,互相赠花是没什么的,可是如果送了别的,未免会让人觉得太过轻浮了,对名声不好。

    “我,我知道了。”自己那朵白玉兰,也没有标记的,慕容念依舍不得,想去找,可是这会儿,皇后已经出来了,宣布百花争艳就要开始,慕容念依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好了,兰儿,不说了,我先去准备了。”避开了苏兰芷,慕容念依派了自己贴身的婢女去找东西,自己却是去准备今日的表演了。

    今日,她一定要大放异彩,让大家,都看到她的美丽和才华,到时候,她还愁嫁不得如意郎君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