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百花争放
    慕容念依一脸自信的站在那儿,几乎都可以想象到时候大家那副羡慕的眼神,只是,她却没有看到,安宁郡主走进院子的那一刹那,看着慕容念依那满是恶毒的眼神了。

    慕容念依,你好,很好,既然你要惹我,那你就准备付出代价吧!

    嘴角划过一抹轻笑,安宁郡主笑嘻嘻的就走了过来了,看着苏兰芷几人,似乎彼此从来都没有什么芥蒂一样的,安宁郡主十分的和气,“慕容小姐,苏小姐,好久不见了。”虽然是笑着的,可是慕容念依想着上一次和安宁郡主之间的不愉快,心里总觉得有些发毛,看着安宁郡主这般的笑容,也着实是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

    “郡主,好久不见。”慕容念依脸色有些僵硬,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清楚安宁郡主这是来找茬呢,还是来说话呢,她也不好答话,苏兰芷却是笑眯眯的站了出来,没有丝毫的局促。

    这安宁郡主是什么意思呢?一会儿咄咄相逼的,一会儿又摆出这副模样,还真的是变化多端呢!

    “呵呵,几日不见,苏小姐如今却是越发的动人了。”看着苏兰芷那笑眯眯的样子,安宁郡主也看不出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安宁郡主知道苏兰芷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象,心里因为秦之衍对苏兰芷的那点点的特别,还是格外的在意的。

    “安宁郡主过奖了,安宁郡主才是真的天香国色,美丽动人。”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夸奖自己,苏兰芷也是要礼貌的回应几句的,不然也显得太没有礼貌了些。

    “是吗?”被人夸赞,虽然对方是自己讨厌的人,安宁郡主还是很开心的,想起了什么,安宁郡主看着苏兰芷,笑了笑,“对了,苏小姐,一会儿百花争艳,你可是会参加吗?今年皇后娘娘亲自出题呢,如果得了皇后娘娘的亲睐,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了。”对苏兰芷,安宁郡主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往日里的传闻,苏兰芷只是一个懦弱的女子而已,嫡母不受宠,家里又是一个姨娘当家,苏兰芷没有嫡母的教育,性子懦弱不说,也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主。只是,那都是以前的传闻了,这一年来苏兰芷变化太多,安宁郡主还真的是有些把握不准,苏兰芷到底和传闻,有几分相似了。

    如果对方参加,她怕是要注意一些才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苏兰芷总想得体的笑着,看起来是个温顺的性子,安宁郡主却觉得对方太过高深莫测了。

    或许,这一切,也只是因为是那人的原因吧?毕竟那人从来都对女子不屑一顾的,如今对苏兰芷另眼相看,这苏兰芷,肯定也是有什么特长的。

    女子的心思都是敏感的,安宁郡主虽然没有证据,却能感觉到秦之衍对苏兰芷的那点点的不寻常,故而对苏兰芷,总是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了。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安宁郡主内心的花花肠子的,她只知道,自己此生,都注定了要跟安宁郡主为敌的,所以她也不会真的信了对方这副假装亲和的面目,看着对方对自己的试探,苏兰芷无所谓的笑了笑,“今日我不过也是来凑热闹的,自然也不去丢人了,在下面看看郡主你们大放异彩,岂不是更有意思吗?”

    安宁郡主虽然想让苏兰芷丢人,却也知道今日自己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为了避免万一,安宁郡主听到苏兰芷这般的回答,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了,“呵呵,苏小姐的确是还小,这事情,也是不着急的。等明年的时候,我期待苏小姐你让我们大开眼界!”

    “呵呵,我才疏学浅,还是算了吧!”苏兰芷从来都是一个低调的人,不喜欢惹麻烦,今日也是一样的,不喜欢出头,免得枪打出头鸟,到时候惹出许多麻烦来了。

    “苏小姐客气了。”苏兰芷不去,安宁郡主也放心了,看着慕容念依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慕容小姐,苏小姐不去,你怕是会去的吧?我可是听说慕容小姐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呢,不知道一会儿,慕容小姐可是会让我大开眼界呢?”

    “郡主谬赞了,我也不过是凑热闹而已,区区雕虫小技,做不得数的。”因着秦之衍的拒绝,慕容念依对秦之衍的信心淡了些,这会儿面对安宁郡主的挑衅,慕容念依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呵呵,慕容小姐自谦了。”看着慕容念依的眸子深处,好像那猝了毒的毒药一样的,让人看着便有种阴森的感觉,慕容念依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安宁郡主直接拉住了她了,“我们一会儿,一起加油才是,希望慕容小姐今日可以如愿找到如意郎君,到时候,我定然亲自给慕容小姐添上一份妆。”这话说的有些直白了,慕容念依脸皮虽然厚,到底是女子,还是有些害羞了,“安宁郡主有心了,只是我福气薄了些。”感觉到安宁郡主对自己有些不善,慕容念依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就因为这层感觉,慕容念依都是要小心的。

    “怎么会呢?我相信慕容小姐你会心想事成的!”若有所指的看着慕容念依,瞧着慕容念依如自己所料一般的,脸色划过了点点的红晕,安宁郡主听着皇后在上面宣布了事情,笑嘻嘻的就拉着慕容念依过去了,“慕容小姐,我们走吧,要开始了。”

    “好。”虽然很不想和安宁郡主一起,可是慕容念依也拒绝不得,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就走了,心底里却是在想如何才能好生的表现,大放异彩,让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也就不会再担心了。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不会放弃的!

    ……

    安宁郡主和慕容念依终于是走了,苏兰芷顿时觉得周遭的气息都舒服了许多,一旁的慕容香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觉得刚才实在是有些冷了,“兰姐姐,你说郡主怎么有些阴阳怪气的,我觉得怪怪的。”虽然安宁郡主掩饰的很好,可是有些人,心底单纯,偏偏有着一颗敏感的心,安宁郡主刚才的怪异,当然也是瞒不过慕容香的。

    “呵呵,或许是因为想要好好表现,让心上人多看自己一眼,好让一会儿的表白多一份把握吧?”这也没说谎,安宁郡主今日的确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为的就是要拿到第一名,然后求得皇后的赐婚!

    她就不信,自己这样子,还不能和那人在一起!

    “是吗?”半信半疑的看着苏兰芷,慕容香虽然觉得苏兰芷这个说法有些不靠谱,可是心里对苏兰芷绝对的信任,慕容香也就没有多问了。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一会儿时间很长,会很累的。”

    “嗯!”

    ……

    想要参加百花争艳的人,纷纷都上台了,参加的人不少,苏兰芷看过去都觉得姹紫千红的,到处都是绽开的鲜花了,只是视线落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苏兰芷顿了顿,一旁的慕容香似乎也注意到了,拉了拉苏兰芷的衣摆,有些诧异了,“兰姐姐,南希县主刚才不是说她不想参加的吗?怎么这会儿,却站在了台上了?”刚才南希县主的语气,明明也是来凑热闹的,怎么这会儿却改变了呢?

    别说慕容香诧异了,就是苏兰芷,心里也是有几分不解的。

    那个女子,想来心里已经是有人的了,可是怎么,却偏偏站在了那里,是有苦衷吗?还是其他?

    感觉到南希县主站在那儿,周身似乎有些哀伤,苏兰芷心里,也有些怜惜了。

    勋贵家的女子,自古享受了高贵的身份,只是这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多的,不知道面前的人,未来到底是如何了?

    苏兰芷在脑海里搜索南希县主的事情,也是托了前世嫁给秦焰的福,苏兰芷知道,南希县主好像是因为百花节嫁给了五皇子秦炎做了炎王妃的,只是今世的事情,许多都改变了,如今元武侯府开始败落,静妃也比不得前世的得势,不知道这个苦命的女子,最后到底是嫁给谁呢?

    依稀记得前世的南希县主似乎并不快乐,那张扬的个性也比不得如今的鲜活,怕是对周围,都失望了吧?所以选择了沉默?

    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对这个才见过不久的女子起了点点的怜惜,心里有些同情,看着坐在高台上的五皇子,那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可是苏兰芷知道,这人前世就是南希县主的夫君了。今世五皇子势单力薄,怕是更需要同盟吧?南希县主的父亲荣华郡王可是镇守北边的,想来将来,也会是五皇子的助力,那……

    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就是感觉南希县主对这门亲事是不乐意的,不然站在台上的表情也不会是如此了,可是,她该怎么帮她呢?

    今世好不容易才一点一点的瓦解了元武侯的势力,苏兰芷当然也不会让五皇子有崛起的机会了,不然受罪的,还是她自己!

    ……

    正想着该如何避免前世的事情发生,高台上的皇后却是颁布了第一关的题目,“闻香识花”,意思就是将各种香囊放在大家的面前,让各位参赛的人纷纷去闻了,然后写下花的名称,写得最多的,也就算是赢了。

    这一关考的,虽然简单,却也是是考校一个人的细心和敏感了,今日正好又是百花节,这一关,也的确是附和这个气氛了。

    “呵呵,如今这春花烂漫的,本宫也很想知道,到底谁的鼻子最灵呢,猜中的,到时候本宫论成绩奖赏,这些香囊可是都是秀姑做的,平时也是买不到的!而且这香味持久,清新自然,也算是一个见面礼了。”秀姑来自江南,是江南绣娘的好手,年轻的时候专门管皇宫的秀活,那双面绣可是绣得栩栩如生的,出了宫以后,也会接一些单子,只是让她做的秀活,不是一般的人可以请得起的,价格不菲不说,她一年也接的单子也是限量的,可以说是千金难求,所以她的绣活,也只有真正的勋贵之家才能请得起了,皇后这个奖赏一说出来,顿时台下的气氛,也高涨了些了。

    大家因为皇后娘娘这个开门的奖赏,也知道今日皇后娘娘定然是奖赏丰厚的,许多人想起皇后娘娘的允诺,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各个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皇后满意的看着这样子的局面,视线却是在周围扫了一圈,也不知道是不是苏兰芷的错觉,她总觉得皇后的视线似乎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只是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皇后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了,“今日也是凑趣,重在参与,大家可不要害羞了。本宫今日大办这百花节,也是为了热闹,如果还有想参加的,大可以上来就是了,娱乐娱乐,就算是年纪小些,也是无碍的。”

    也不知道皇后这话是不是有所指,下面的人纷纷附和,甚至有个诰命夫人笑嘻嘻的提议让大家多多参与,每家至少让一个人,也免得有人害羞不敢参加,皇后听了这话,深表赞同,“孙夫人说的极是,女儿家家的面皮子薄,怕是不好意思呢!今日的百花艳,重在参与,今日也是图个开心就是了,第一局就当做是初选,取了前面三十名,第二局就取前十名,到了最后一局,就一局定胜负,取前三名,大家说,可好?”如果能进入最后一局,已经会让自己的名声大作了,对女子而言是个好事,会多许多的机会,这自然是好的。

    皇后娘娘今日有此雅兴,大家自然也是附和的,纷纷表现皇后娘娘英名,于是,苏兰芷就算是想看热闹,也是有人不让她看热闹了。

    此时此刻,不得不站在台上,苏兰芷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算计了去的了,刚才皇后的那个眼神,更是让苏兰芷心惊,不知道皇后这是要干什么了。

    只是苏兰芷还来不及多想,第一局就正式开始了,面前摆了许多精致的香囊,用的正是秀姑最擅长的双面绣,看着就让人觉得喜欢,可谓是千金难求的精品,带着就会觉得很有面子。

    大家看着这样的绣工,看着那花色,看着那料子,都是极好的,尤其是闻着那些香味,也都是各有千秋,着实是让人喜欢,顿时就有许多人一个一个的,开始拿着那香囊闻了起来了。

    只是这香囊是秀姑亲手做的,所用的花自然也不只会一种了,许多花配合在一起,成了一种新型的香味,也的确是有些难辨。

    一时之间,气氛也突然就安静了起来,大家看着台上的几个女子认真的闻香识花,各个呼吸也有些配合的轻了几许,似乎生怕自己打扰,别人就会弄错了一样的。

    苏兰芷本来是想当个看官,这会儿不得不亲自上阵,还真的是有些无奈,慕容香却是因为慕容念依参加了,自己又不想参加,躲过了一个机会,坐在下面也紧张的看着上面,很希望苏兰芷可以好好的搓搓慕容念依的锐气了。

    苏兰芷看着面前的香囊,一共有十个,每一个的味道似乎都是参杂了其他的了,好在苏兰芷也是学过医术的,对气味很敏感,这对她而言,不难,难就难在,她是第一局就干脆让自己出局呢?还是勉勉强强撑到最后一局?

    苏兰芷不喜欢出风头,因为她知道,出风头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处于她如今这样子的身份地位,更是出不得风头。可是如果太容易就出局了,未免传出去也不好,苏兰芷知道自己今日参加,也是有人暗中推动的,怕是不会让自己轻易的就退缩了。

    正在想如何处理才好,身边就有些人偷偷的看着自己,在那里轻声的讨论了,“喂,你们看,那不是相府的苏小姐吗?听说她什么都不会,你们说,她一会儿会不会闹笑话?”

    “谁知道呢?她一直都深居简出的,平日里也见不得她人,不过我看着她长得倒是挺美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空壳子了。”

    “我估摸着也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以前也没听说过她有些什么才华,不然怎么许多人都对她不熟悉呢?”

    “也是,我听说相府的主母这些年都诚心礼佛,苏小姐没有嫡母教养,怕是也没什么才华的,可惜了这幅样貌了。”

    “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一个花瓶而已。只是来这里参赛,万一一会儿输惨了,到时候也不怕损了相府的名声了。”

    “也是,今日可是百花节,如果赢得了这百花争艳,到时候名声大作,难道还担心得不到好姻缘不是?可是在这一日出丑了,怕是以后想嫁人,都难咯!”

    “好了,别说了,我们赶紧的去看看吧,一会儿也别输太惨了才是。”

    ……

    议论的人虽然很轻,苏兰芷却也是听到了的,虽然知道这或许是有人故意传达给自己的,却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输了,怕也是会有人抓着这事情不放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