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输赢
    如此娴熟的手法,如此精湛的手艺,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

    皇后娘娘看着安宁郡主眼中的坚定之色,知道今日,安宁郡主一定会拼尽了全力,只为了那人罢了!

    可是,她不会随了那人的意的!

    “回皇后娘娘,今日百花盛开,最是动人,臣女觉得这百花齐放图最能展现春日的生机活力,让人瞧着都是欢喜的。”一个时辰能画出那么多千姿百态的花,也着实是难得了,可见安宁郡主废了一番功夫的。

    “呵呵,安宁的画技,果然是越发的好了。”笑了笑,皇后娘娘也没说什么,接着看了舒湘湘的,大家看着舒湘湘的画,也都是纷纷惊叹,只是安宁郡主的画来的太过震撼,舒湘湘想反而给人的冲击,反而小了许多了。

    舒湘湘画的就是这百花园的景致,桃李芬芳,姹紫千红,十分的应景,而且她能将这百花园的景致画的丝毫不差,可见其记忆高超了。

    “咦,这画面,怎么有些熟悉呢?”人群中看着这画,有些不解,小声的议论着,最后也不知道是谁,竟然看出来了,“这不就是这百花园的景致吗?看那桃花,还有那牡丹,可不就是一模一样的吗?”

    “诶,真的耶,果然一模一样,丝毫都没有偏差呢!”

    “这百花园可是极美,放在了画中,这么一眼望过去可真真的是让人惊艳呢,这舒家的小姐果然是好画技!”

    “是啊,不愧是百年书香世家的姑娘,这气度技艺,可都是顶顶好的。”

    ……

    舒湘湘素日里有才女之称,风评一直很好,这会儿所做的画,虽然没有安宁郡主来的那么震撼华贵,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面对大家的赞扬,舒湘湘不骄不躁的,规规矩矩的站在那儿,还真真的就像一株浮柳一般的,让人看着,便觉得多了一分气度和明媚了。

    皇后娘娘满意的看着那展开的画作,看着舒湘湘的笑容,也多了几分亲切了,“湘儿,你又是如何会选择画了这园子呢?”百花园收集了许多名花异草,属于皇家园林,如今这百花齐放,百花园的景致也着实是让人觉得惊奇了,着实是生机勃勃的,一排春天的气息了。

    “皇后娘娘,臣女只是觉得这百花园囊括了许多的鲜花异草,这春景自然是最好不过,便寻思着做了画了,只是到底还是无法将百花园的精髓画出来,无法完整的展示这百花园的生机活力了。”舒湘湘比起安宁郡主来,多了几分自谦,不过她这样子,反而会更让人觉得她谦虚有礼了,故而对她的画作,也多了几分赞赏。

    “嗯,画得很好!”满意的看着舒湘湘的画作,皇后娘娘知道自己这个侄女是很不错的,小小年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子也是一个好的,的确是值得自己好生为对方打算一般了。

    ……

    接下来要看的,自然是苏兰芷的画作了,宫女打开苏兰芷的画作,入目的,便是那金灿灿的迎春花,虽然平凡,可是那一朵一朵簇拥着,好似那繁星点点一般的,着实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了。只是比起安宁郡主的霸气,舒湘湘的取巧,苏兰芷这幅迎春花,反而暗淡了许多,好在苏兰芷的画技成熟,那一花一叶都好像是活的一般的,倒也看着舒服。

    皇后看着苏兰芷的画作,眼底还是有些失望的,毕竟前面的两个人所做的画已经很精湛了,加上所选的也都是极好的花,自然是苏兰芷这平淡的迎春花比不得的。

    不过皇后还是笑了笑,看着苏兰芷,同样的慈爱,“苏小姐,你为何会选择画这迎春花呢?”这花虽然画得很好,是上层之作,只是却不能让人惊艳就是了。毕竟迎春花随处可见,实在也算不得是什么名花了。

    “皇后娘娘,这迎春花因为在初春最早开花为名,迎春花一开,接着就是那百花齐放的繁华,臣女觉得这迎春花,最适合体现这春景不过了。”笑了笑,苏兰芷当然知道比起面前的两个人而言,自己所做的花,却是是少了几分新意,不过她不着急,很快,大家都会看到不一样的了。

    “哦,是吗?你画得不错呢,想法也是极好的。”心里其实觉得苏兰芷的还是稍逊了一筹,皇后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多说什么,鼓励了几句,正准备让人翻开下一副画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呀,你们快看啊,那迎春花变了,天,这是什么花?”

    “我看到了桃花了,怎么成了粉色的?”

    “我也看到了,只是我怎么看到的是白色的玉兰?”

    “呀,怎么我看到了牡丹呢?”

    ……

    随着时间的变化,苏兰芷画作上的迎春花一点一点的改变了,本来鲜黄的颜色,变成了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看起来就好像朵朵鲜花绽开一般的,最后竟然成了姹紫千红的一片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迎春花,难道还会变了不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的景象,亲眼所见那些花一朵一朵的改变,最后成了这样子,可不就是苏兰芷所说的“迎春花开了以后,便是百花齐放的画面”吗?只是,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一件事情呢?难不成这画真的活了不成?

    “苏小姐,你可否解释一下呢?”看着大家都震惊了,唯有面前的女子依旧从容,脸上始终都挂着浅笑,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些事情一样的,皇后都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皇后娘娘,臣女只是用了一些特殊的药水,将那颜色改变了而已,臣女想,既然要展现春天的生机勃勃,那有什么,比这鲜花绽开,更能体现一春的变化呢?”苏兰芷这也算是取巧了,刚才作画的时候,她就小心的将迎春花的叶子和花构成了别的花的形状,再配以会改变的颜色的墨水,时间一到,自然也就一点一点的变化了。

    这画需要细心,还有仔细的调配所选的墨水,不然到时候颜色变了,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了。

    “奇了,真真是奇了,苏小姐果然是好灵巧的心思,让本宫都大饱眼福了。”如果说皇后之前只觉得苏兰芷这个女子有些利用价值,那么如今,却是觉得面前的女子,是个有用的人才了。

    如此聪慧的女子,如果能够成为墨儿的助力,那她也可以放下许多心了。只是到底墨儿成亲的早了,如今正妃已经娶回去了,这苏兰芷可是苏相唯一的女儿,要是让她做墨儿的侧妃,怕是对方不肯的吧?

    看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心下有了计较,皇后看着苏兰芷的眼神越发的友善起来,“苏小姐聪慧过人,秀外慧中,今日这画,真真是动人,这个如意簪子最是适合你不过了,本宫觉得正配你!”从头上拿下了一个如意簪子,那簪子通体的紫玉,散发着莹莹光泽,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了。

    “皇后娘娘,这,太贵重了。”苏兰芷见着那如意就觉得不大好,想要拒绝,可是皇后却已经招呼她上前去,直接就给她戴着了,“好了,长者赐,不可辞,今日你这画可是真真让本宫开了眼了,本宫奖赏你,也是应该的。”一句话就将苏兰芷抵得死死的了,苏兰芷觉得自己头上多出来的那紫玉簪子,就觉得头比千斤重,有些难受了。

    然而此刻,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受着了。

    “好了,看下一个吧!”又说了些好话,皇后也知道自己不好总是耽搁,这会儿让大家看出她对苏兰芷的看重,至于其他的,皇后也不着急,反正苏兰芷如今,也还小呢!

    ……

    因着苏兰芷的画作奇特,后面的也都有些大同小异,大家也没了多大的兴致,第一名的,自然还是苏兰芷,第二名也还是安宁郡主,舒湘湘自然是第三名,南希县主和慕容念依在这一局都有些落后了,险险的挂在了末尾,不过好在也都纷纷进了最后的一局,慕容念依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

    第三局自然是琴了,前面的几项比赛都显得安静了些,皇后也是想多些趣味,让气氛热闹些。而且琴技最能体现一个女子的气质和心境,还能看出一些品质来,皇后当下便决定,第三局就是弹琴了。

    这一局的限制少了许多,皇后就让大家自选曲目,应景就好。

    这一次的顺序是抽签决定的,皇后吩咐人将顺序准备好,安宁郡主也比避让,直接就抽了签,正好是第三签,安宁郡主满意的点了点头,舒湘湘接着就去抽了,抽到的是第五签,等到苏兰芷则是抽到了第八签去了,南希县主干脆是最后一签,慕容念依反而是第一签,看到自己的签序,慕容念依脸色白了白,心里越发的没底了。

    她一直都自诩自己才貌双全,是难得的才女,只是一向自负的她,今日来了这里,百般的被人打击,如今看着自己正好是第一个,慕容念依的脸色,可真的是比什么都不好了。

    抽好了签,各自对自己的顺序也都有了了解,皇后给了大家一炷香的时间准备,大家神色不一的就暂时下台准备去了。

    苏兰芷也没什么准备的,这会儿干脆坐着去休息了,只是过了一会儿,就见着慕容念依派人来找自己,苏兰芷大概也知道对方找自己什么事情,虽然很不想去,可是知道自己拒绝,慕容念依肯定会一直来烦自己,苏兰芷只好不情不愿的去了。

    等见着慕容念依了,看着对方明显有些紧张的样子,苏兰芷也装作不解,“小姨,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抽到了第一签,最好不过了,你要不跟我换了?”第一签其实有利有弊,如果你琴技好,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因为你只要弹得够好,完全可以影响后面的几位,让别人有了极大的反差,让敌人完全没有胜出的可能了。可是慕容念依的琴技虽然好,以前也挺自信的,今日遇见了这许多的事情,慕容念依觉得对手太强了,自己第一个去打头炮,实在是有些不大好就是了。

    万一别人都比她好,那她第一个出去,不是会被人嘲笑吗?还是换到后面再说,也免得到时候丢人了。

    慕容念依想得好,苏兰芷却装作不大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小姨,既然你这位置好,那你为何跟我换呢?今日小姨你难道不想让大家看到你的风姿吗?”这会儿的苏兰芷,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了,单纯的可以,慕容念依觉得苏兰芷有些不大对劲,然而时间紧迫,她也来不及多想了,“话虽这么说,可是你到底年幼。我就让让你就是了,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到底跟不跟我换的?”

    “这……”有些犹豫,苏兰芷对自己第一个出场其实是不介意的,而且她也不想就如了慕容念依的意了。

    慕容念依看苏兰芷吞吞吐吐的,越发的着急了,“你不肯换吗?我好心跟你换,你难道就不领情吗?”话说的好像是为了苏兰芷好一样的,只是苏兰芷知道,对方并不是对自己好就是了。

    “小姨,你也知道的,我是不想来参赛的,所以我第几个出去,完全都不在意的,小姨还是留着的好。”如果慕容念依好好的说,苏兰芷可能就答应了,偏偏对方明明是想求她帮忙的样子,偏偏还摆出一副恩赐的姿态,让苏兰芷很是看不惯了。

    “你……”没有想到苏兰芷并不上当,慕容念依心里又气又急,很想甩手就走了,偏偏这会儿还真的不得不靠着苏兰芷换顺序,也只好好生说话了,“兰儿,你既然不在意,那跟我换换又何妨呢?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样子,不觉得有些过了吗?”这会儿才知道两个人是一家人,慕容念依这话怎么说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

    “我没说不跟你换。”的确,顺序对她没什么,她就是不喜欢慕容念依这态度。

    “那你赶紧的换啊!”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慕容念依当然想早早的将事情解决了才好。

    “小姨,其实这顺序跟最后的名次比起来是没有影响的,你这是何必呢?”真金不怕火炼,人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如果琴技够好,那是不会在意是第几个的。

    “你不懂,你给我换了就是了,不换就算了,我去找别人!”看苏兰芷这样子就有气,慕容念依不想浪费时间了,干脆来了这一招,苏兰芷看着有人走过来了,有些担心自家的矛盾被别人看到,传出去不好,也只能应了,“好了,我换就是了。”自家的矛盾,在家里怎么都行,出来了,还是不要让人看笑话,也免得被人钻了空子了。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赶紧过去说说!”

    “好”

    ……

    终于是换了位置,慕容念依也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藏不住了,“你是第一个,马上就要到你出场了,你赶紧的去准备准备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这第一个出场的,时间本来就急,还被慕容念依那么一耽搁,时间就更少了。

    苏兰芷当然是知道慕容念依完全不为自己想的,也不在意,“嗯。”能摆脱这个麻烦,也是好的。只是苏兰芷才拜别了慕容念依,过了回去安宁郡主就找了过来了,看着苏兰芷的神色有些莫名,“苏小姐,我听说你出场的顺序,和慕容小姐换了,是不是?”和慕容念依不同,安宁郡主格外的想抽到第一个,这样她就可以用自己的琴技震慑一部分人,后面弹琴的人,也就会被她所掩盖了。

    只是今日是皇后安排的,她也插不进手去,如今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怎么都觉得有些威胁,总觉得不能让苏兰芷第一个去才好了。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

    “嗯,小姨她有些紧张,便和我换了。”不明白安宁郡主怎么关心这事情起来了,苏兰芷也不介意。

    “是吗?那苏小姐第一个,可是紧张?”

    “还好。”或许别人会紧张,那是因为他们在意,自己本来就是被人算计来的,她紧张什么啊?

    “看来苏小姐胸有成足呢,我期待苏小姐的表演!”越看苏兰芷的样子,安宁郡主的心里就越发的不安了,前面的两局,都是苏兰芷赢了,这最后的一局,除非苏兰芷惨败,不然第一的位置,肯定就是苏兰芷的了,她好不甘心啊!

    这个第一对她很重要,如果被对方夺去了,她要怎么才能有更好的机会,求得赐婚呢?

    不行,她一定要阻止!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个状况呢?

    “我只是平常心罢了。”知道自己又成了安宁郡主的假想敌了,苏兰芷也不觉得自己冤枉,这会儿心里着实是无奈了。

    “苏小姐可得好好表现才是呢,大家都很看好你!”似笑非笑的就走了,留给了苏兰芷一个背影,安宁郡主实在是不甘心啊!

    “哎,还真的是麻烦!”转身,苏兰芷看时间不多了,要去准备准备,虽然不在意,也不能太丢人了不是?

    只是苏兰芷刚刚走在回廊,就被一道力道拉进了屋子,苏兰芷正准备喊人,就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看着面前眉目俊美的男子,苏兰芷就没有好气,“你这是作甚?大庭广众之下,还强抢民女了不成?”

    “呵呵,兰兰,我倒是想抢啊,只是抢不到就是了。”闷闷的笑了笑,秦之衍不知道苏兰芷这火气哪里来的,虽然自己被波及了,他也不生气就是了。

    “好了,别油嘴滑舌的,有事吗?”瞪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很没好气,秦之衍嘻嘻哈哈的,也没个正经,“没事呢,就是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一会儿赢了,打算跟皇后要求什么呢?”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赢了?”白了白秦之衍,苏兰芷今日也是不得已为之。心里其实还是挺不乐意的。

    “我的兰兰自然什么都是最好的,他们哪里比得上你半根手指头?”

    “你要是这么说,那别人该是伤心欲绝了。”想起安宁郡主,苏兰芷有的时候都佩服安宁郡主的勇气了。

    如今女子虽然比不得前朝一般的只是男子的附属,什么都管教的很严,可是女子还是有条条框框所束缚着,稍有不慎就累及了自己的名声,这辈子,怕是都毁了。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宁郡主依旧那么无怨无悔的爱着秦之衍,为了秦之衍做了那么多,同为女人,苏兰芷自认为自己都做不到安宁郡主这样的境界了。

    “兰兰,你不是因为别人伤心欲绝,就想把我推出去吧?”听到苏兰芷那么多,秦之衍当然也是感觉到了苏兰芷的一些心事的,垮着一张脸,看着苏兰芷满是控诉了,“他们喜欢我是他们的事情,难道我每个都得接受吗?那这样,我的后院,岂不是就跟皇伯伯一样的了?”他才不要,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

    “说什么呢!”瞪了秦之衍一眼,苏兰芷虽然是有些佩服安宁郡主,却也知道他们两个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辈子都注定了是敌对的关系了。而且她本就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好吧?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也从未改变就是了。

    “兰兰你不会把我推出去就好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秦之衍还真的有些担心苏兰芷怕麻烦,再一次的将他拒在门外了。

    “那你要问的就这些吗?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吗?”觉得秦之衍有些奇怪,但是就是说不出来,奇怪在哪里就是了。

    “没事了,我就来看看你,还有,一会儿你小心些,知道吗?”安宁郡主的性子,秦之衍也算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安宁这人是个执念很深的人,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对他格外的执着,秦之衍还真的担心安宁郡主会伤害苏兰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