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满
    秦之衍的样子有些奇怪,苏兰芷素来敏感,自然是感觉到了,“怎么了吗?”怎么她觉得,秦之衍好像是故意来找她的?

    “没什么,放心吧,一会儿,我可是等着你的琴声呢!哎,其实我真希望你只弹给我一个人听就好了,也免得被那些不懂得欣赏的人听了去,白白浪费了你的琴声了。”是啊,他的兰兰的好,哪里能让别人看见呢?

    真的很不想让别人看到啊!

    心里有些不爽快,秦之衍干脆就抱着苏兰芷,想要求得一些安慰了,苏兰芷瞧着秦之衍这么一副无赖的样子,有些无语了,“好了,我一会儿得上台了,你赶紧回去吧,被人看见了不好。”这里人来人往的,还是得小心些。毕竟这女子的名声,很容易就会被人破坏了去了。

    “兰兰,我想你了,来看看你,你就这样对我的吗?”秦之衍刚才瞧着许多人看苏兰芷都看呆了的表情,心里可吃味了呢!恨不得就将苏兰芷给藏着了,别让人看见了才好。

    他的兰兰可是他的呢,怎么能让别人多看一眼呢?那些人可没什么水准!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看我吗?好了,别闹了,我真得走了。”还真的是不知道秦之衍发了什么疯,苏兰芷推开了对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越发的觉得秦之衍过分了。

    这人,还真的是……

    “兰兰,你可真伤我的心呢!”特意过来看看苏兰芷,秦之衍就是有些不放心,只是没有想到,人家压根就不领情啊!

    “之衍,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非得抓紧那么点点的时间来看她?

    心里隐约的有些猜测,苏兰芷心下一冷,秦之衍见了,赶忙无所谓的笑了笑,也不继续缠着苏兰芷了,“没什么呢,就是来看看你,对了,一会儿你弹琴,可别弹得太好了,免得让人听了去。以后好生弹给我听就行了,那些人,不懂得欣赏的!”秦之衍这人的占有欲其实还是很强的,刚才一直看着,他眼神差点就喷出火来了。

    “嗯,知道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一炷香的时间就快到了,苏兰芷担心有人找自己找不到,到时候也麻烦。

    “那兰兰,一会儿见咯!”笑嘻嘻的就从窗户边走了,苏兰芷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想着秦之衍刚才的怪异,皱了皱眉,便出门去了。

    走去准备上场,其余的人除了慕容念依也都在了,大家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有些很不善,苏兰芷也只是装作没看见,不过有人,也很和气的出来打圆场了,“苏小姐,刚才你去哪里了?怎么大家都找不到你?”一脸关切的样子,看起来很和善,只是苏兰芷向来不会被表面所迷惑,礼貌的回了对方一个笑脸,态度并不亲近,“刚才肚子有些不舒爽,所以我去如厕了。”

    “呵呵,是吗?苏小姐可是让我们好找呢,真怕你不小心迷路了,到时候也是麻烦。”一脸姐妹亲的样子,舒湘湘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很和善的。

    “这没事了就好,苏小姐,你可是来了你,刚才就瞧见你和慕容小姐没来了,大家可真的是担心死了!”南希县主这会儿突然开口,最后四个字咬得很重,看了苏兰芷一眼,苏兰芷从对方的眼底看出了些不正常,只是这会儿人多,也不好多问了。然而听说慕容念依也没来,苏兰芷不由得有些着急了,“我小姨她没来吗?”怎么会呢?刚才她不是还跟自己换了秩序吗?这会儿应该在认真的准备,不会走远了才是啊!

    苏兰芷比谁都知道慕容念依对这一次百花节的在意和重视,自然是知道,慕容念依不可能临阵脱逃的。

    “可不是吗?慕容小姐该不是紧张的去那里平复心情了去吧?只是马上就要开始了,慕容小姐还不来,是要作甚?”

    “呵呵,说不定人家的,自惭形秽,不好意思来了呢,偷偷躲起来了。”

    “这也不一定,说不定人家也是真的有事情耽搁了呢!只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就是了。”

    “我刚才可是听说慕容小姐特意将出场的次序和苏小姐你换了呢,是不是慕容小姐有什么不妥当?来不了了?”

    “是啊,如果不妥当,可也别硬撑着才是,皇后娘娘想来也不会怪罪的。”

    ……

    大家话语里有些嘲笑的意味,苏兰芷这会儿也算是有些理解刚才南希县主看自己的眼神了。

    自己今日怕是遭了嫉妒了,连带着慕容念依也被自己所牵累。苏兰芷可想而知,自己刚才没来,这些人的话,怕是比这会儿更加的难听吧?

    看着面前的几人的嘴脸,苏兰芷一直都听说名门闺秀的风范,只是如今面前的几位,似乎也有些败类,“呵呵,我小姨她只是暂时有些事情,一会儿就来了的,大家想岔了。之所以跟我换了位置,也是体谅我年纪小,怕我一会儿见着大家的表演紧张罢了,所以让我先上去,左右也不过就是这回事就是了。”这话说得滴水不漏的,大家也不好说什么,正好这会儿有人宣布琴技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也都有些紧张了起来,顾不得去管苏兰芷的事情了。只是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还没有来,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瞧瞧的让云珠去寻慕容念依,免得出什么乱子了。

    心里虽然还有些不放心慕容念依,可是这会儿比赛已经开始,苏兰芷想着慕容念依和自己换了,到后面去,也只好先上去,等将曲子弹完了再说了。

    一步一步的走到台子上,苏兰芷瞧着面前的凤尾琴,用的可是百年的檀香木,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子清雅的檀香味,这可比自己焚香抚琴好得多了。

    手指轻轻的划过琴弦,苏兰芷可以感觉到这琴弦的张力很好,坐下调了音,苏兰芷便开始弹奏了起来,因着是要应景,加上不想输,苏兰芷这一次选择的曲目,是前朝一个著名的琴师所做,难度很高,而且对技艺的要求也是很苛刻的,你没个五六年的经验,这样的曲子,完全驾驭不了!

    轻抚琴弦,苏兰芷开始缓缓的弹奏起来这首《春江花月夜》,描绘的是一副绝美的春日百花图,指尖时而急促,时而舒缓,让人闻着,便感觉到看见那月下的鲜花齐放一般的美艳,尤其是看着台上的女子,一身出尘的气质仿若误入凡间的仙子,让人听着,便觉得醉了。

    等到大家反映过来的时候,苏兰芷已经起身,换了第二个人了,只是因为苏兰芷之前营造的气氛太好,大家都还沉醉在其中,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听这第二个人的表演呢?

    大概也是觉察到了苏兰芷给自己的压力,那人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有些恶毒和不满,甚至有些埋怨起慕容念依擅自换了出场的次序了,害得她出了丑了!

    兴致缺缺的弹完了一整首曲子,那人面色阴沉的下来了,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十分的不善,连带着语气,也多了些讽刺了,“苏小姐果然好琴技,让人都觉得如那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呢!”话虽然是夸赞,然而那语气,却完全不像是夸赞,苏兰芷知道自己惹人羡慕嫉妒恨了,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似乎很享受对方的赞颂,“宋小姐谬赞了。”这样一来,你宋小姐只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了那棉花上,着实是有些无力了。

    这人,脸皮子可真真是厚呢!

    “苏小姐还真的是让我大开耳界了,真真没想到,苏小姐还真的是真人不露相。怕是大家都要成了你的衬托了,苏小姐好福气!”这位宋小姐素来高傲,觉得自己十分的优秀,刚才因为苏兰芷在自己前面弹琴,自己完全被对方的锋芒盖住,心里自然是恨极了,这会儿当然要给苏兰芷一点脸色瞧瞧,也免得对方总是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我也不过是凑巧罢了,今日进入这最后一局的可都是以优雅为名的大家闺秀,宋小姐说这些,莫不是看不起大家,觉得大家都弹奏不出好听的音乐吗?”对方要给自己下套,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她难道就不会吗?

    “我可没那么说!”宋小姐本来只是想让大家排挤苏兰芷,甚至对付苏兰芷的,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将这一切,都给引到了自己的身上,顿时脸色一僵,十分的不自在了。

    “呵呵,是吗?可是宋小姐刚才那话,可不就是那意思吗?难道是我听茬了?”看着宋小姐那气得发白的脸,苏兰芷无辜的笑了笑,一旁的南希县主也跟着笑了,帮忙了,“可不是吗?宋小姐,我虽然在北方长大,可是我好歹从小也是学过琴棋书画的,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名门千金,从小就受到了各种教育的。你自己比不得别人,难道我们也比不得吗?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比你还不如吗?”南希县主这话一出来,苏兰芷对南希县主有了更深的认识了。

    真没有想到,看起来性子火辣的南希县主,竟然还是一个毒舌的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