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大麻烦
    “皇后娘娘,民女只希望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幸福平安就好,其他的,民女别无所求。”其实这个愿望,听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尤其是苏青岚位极人臣,还是天子近臣,很多事情,都是朝夕莫辨的。

    “呵呵,苏小姐,这算是什么愿望呢?你好好想想,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吗?”皇后对苏兰芷这样的要求有些不大满意,这样实在是不大好满足,而且,她也不想做出任何不切实际的承诺。

    “回皇后娘娘,民女也只希望如此就好,其他的,民女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是什么了。”

    “是吗?那你好好想想,想到了再跟本宫说就是了。”笑了笑,皇后可不会做出这般的承诺,自然不会应允了去了。

    “多谢皇后娘娘。”知道皇后不会轻易答应这样的要求的,苏兰芷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想拖一拖罢了,等到以后需要了,或许可以让皇后帮帮忙的。

    “嗯,今日大家表现的都很好,本宫瞧着,着实是欢喜,虽然这第一名只有了一个,然而能进得了前三就很不错了,大家都有赏,接下来,各自好生的赏花便是,一会儿的宴席,就要开始了。”皇后娘娘今日很是大方,亲自赏赐了不少的东西,每个人的都不一样,苏兰芷作为头名,自然也得了好物,让人眼红的紧。苏兰芷也不介意,让云珠好生的收了,在大家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笑嘻嘻的就准备走开了,南希县主本来也是想走的,奈何皇后叫住了她,问了她一些问题,南希县主心不在焉的应了,心里却是有许多的不安,生怕自己躲不过那既定的命运了。

    好不容易从皇后那里离开,南希县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到了面前的男子,南希县主的眼底划过点点的抗拒,然而那人却只是笑了笑,看着南希县主,格外的谦和有礼,“南希县主别来无恙,如今出落的越发的好了,只是不知道荣华郡王近来可好?”

    “家父好得很,有劳炎王爷关心了。”

    “郡主可否陪在下走一会儿?”似乎并没有看到南希县主的抗拒,秦炎始终都是笑嘻嘻的,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自己今日来这百花园,跟面前的人也是有些关系的,南希县主想到了什么,最后也只好答应了,“炎王爷,请!”

    “南希县主,请!”彼此倒是客气,只是南希县主的脸上明显就有些勉强,反观秦炎,似乎也是有几分心思的,两人走着走着,秦炎努力的找寻话题,南希县主的兴致都不高,彼此之间,反而有些尴尬了。

    ……情节转换线

    苏兰芷本想好生问问慕容念依发生了什么,却不曾想安宁郡主就跟那阴魂不散一样的,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了,“苏小姐今日,可真真的是出尽了风头呢,我怎么瞧着,慕容小姐的脸色,似乎有些不悦呢?”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可不会让苏兰芷有任何的防范了。

    今日,她就要让大家知道,跟自己抢男人,后果是什么!

    “安宁郡主多想了,小姨只是不大舒服而已,小姨,我扶你去休息吧!”看着慕容念依脸色不大对,苏兰芷扶住了对方,想要离开,偏偏安宁郡主就是不让了,“怎么会不舒服呢?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这最后“出了什么事情”让慕容念依的身子下意识的就一抖,脸色划过片刻的僵硬,苏兰芷感觉到了,一直注意慕容念依的安宁郡主也是感觉到了,嘴角的笑容,不由得也大了几分了,“慕容小姐身子不舒服的话,可是得好好找大夫看看的,不然病了就不好了。”

    “多谢郡主关心了。”慕容念依总感觉安宁郡主好像知道什么一样的,有些着急的想要离开,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就看到了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走近,慕容念依的身子顿时就有些发抖,苏兰芷隔得近,自然是看出来了,心下困惑,顺着慕容念依的目光看过去,见着那书生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可是身上的衣服都有些陈旧了,一双眸子也有些阴暗,看来,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主了。

    为什么,小姨会那么害怕?

    苏兰芷正想之间,慕容念依的声音突然就变得有些激动了,“我有些不舒服,我先走了。”

    “慕容小姐,你既然不舒服,还是别走那么快,让我们陪你去才好,可别出事了。”安宁郡主见着慕容念依想要避开,偏偏拉住了对方,似笑非笑的看着迎面而来的男子,安宁郡主的眼底,有种报复的快感了。

    慕容念依,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识好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今日,就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了!你不过也只是一个庶女,能嫁给一个书生,算是不错了的,大家大大小小,还是一个秀才呢!

    “安宁郡主,你……”慕容念依想要挣脱,偏偏看起来瘦弱的安宁郡主这会儿的手劲十足,慕容念依竟然是半点都挣脱不开的,懊恼的跺了跺脚,看着那人一点一点的走近去,慕容念依的脸色,顿时就有些灰白了。偏偏那人看到了自己,脚步反而越发的近了,慕容念依看着那男子走近,眼底划过一抹绝望,而那人却好像并不曾发现一样的,反而高兴的过来打招呼了,“慕容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呢!”眼底有些喜悦,看得出这书生对慕容念依还是有些好感的,慕容念依闻言,嘴唇发白了,“你是谁,我可不认识你!”希望自己这样子说,对方能知道好歹,偏偏那人好像不知道一样的,脸上还满是高兴,“慕容小姐难道忘了在下了吗?刚刚在林子里,我们……”

    “好了,你别说了,你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呢?你认错人了!”慕容念依急躁的打断了对方的言语,她是绝对不会让人知道自己刚才和面前这位男子单独相处的。

    今日的一切,肯定是阴谋,她不能让对方得逞了去!

    “慕容小姐,你这……”这书生也是一个傲气的,见着慕容念依否认认识自己,心里也是着急,“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了呢?你刚才不是还送了我花,甚至将你的贴身之物都送给我了吗?不是说好等到百花节结束,就让我上靖北侯府提亲的吗?”书生真的没有想到,这天降馅饼的事情,竟然还能砸到他的头上,刚才晕乎乎的接了“慕容念依”所赠的花,甚至还给了贴身物件,这书生也是一个趋炎附势的,知道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榜上权贵,从而风生水起,这般的奇遇,就跟那馅饼是一样的,他当然要抓住机会了!

    能娶到面前的女子,虽然只是一个庶女,可是对方的父亲是靖北侯啊,将来他想要什么前程没有?

    越想,书生眼底的光芒越甚,看着慕容念依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炙热了。他这样的眼神,看得慕容念依实在是恶心,尤其是看着大家的目光都被书生所吸引,慕容念依眼底满是厌恶了,“这位公子,东西可以乱吃,然而这话,可不能乱说的。我从小就知道礼义廉耻,今日虽然是百花节,可我也不会如此败坏了自己的名声去,请你自重!”已经极力的在忍住自己的火气了,如果不是一旁的苏兰芷死死的拉着慕容念依,慕容念依这会儿怕是再也装不住,要暴走了。

    她是眼睛瞎了才会看中眼前的人,长得人模狗样的,看起来也是一个人穷志短的,偏偏那眼底满是野心和算计,她才不会嫁给这样的男子!

    “慕容小姐,我知道你倾慕于我,不好意思,这会儿自然是不好承认的,刚才也是孟浪了,慕容小姐可别介意,明日我就让家母上门去提亲,慕容小姐不要担心就是了。”书生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慕容念依对自己的厌恶一般的,笑嘻嘻的做了一个揖,信誓旦旦的保证,好像慕容念依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一样的,他这般的自信,更是显得慕容念依的否认苍白无力了。

    “你别胡说,你……”想说什么,慕容念依这会儿已经失去理智了,如果大家真的信了这书生的话,她的名声也就毁了,家里人肯定也会将自己嫁给这书生的,她怎么可能接受呢?

    她不要嫁进寒门受苦,她身份那么尊贵,就算是庶女,也能嫁给高门大户,当当家主母的!

    “慕容小姐,在下饱读诗书,怎么会口出狂语?慕容小姐如果刚才只是玩弄在下,大可不必急着否认,在下也不是不知趣的主,改日自当奉还慕容小姐所赠之物,就当做是在下一时之间鬼迷了心窍了去!”早就知道慕容念依会反驳了,书生也做好了准备,这会儿面露不喜,还真真是有了几分傲骨,让大家对他的话,更加的信服了。

    “……”慕容念依看着大家那眼神,分明就是自己私相授受了,这个名声她如果真的担了,还有谁会愿意娶自己?想着绝不能嫁给面前的人,慕容念依此刻身子都已经发抖了,看着那书生恨不得吃了对方,苏兰芷见了,生怕慕容念依冲动了犯下大错,赶忙拉住了对方,却是目光锐利的看着那书生,那书生被苏兰芷那古井般的眸子看过去,总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眼神有些躲闪,苏兰芷见了,心里有了些猜测,看着那书生的眼神,就有些不妙了起来,“这位公子,坏人名节的事情,可是太过歹毒了。我小姨从小就熟读《女戒》,从来都是知道礼义廉耻的,公子这般的,让我小姨如何做人?”眼神有些不善,苏兰芷可不允许别人算计自己身边的人去!

    一个慕容念依虽然不足惜,可是慕容家还有别的女儿呢,哪里能够被人践踏了去了?

    “小姐,我也是自幼读了诗书子集的,这礼义廉耻自然也是知道的,万万不敢随便乱说,这位小姐可是冤枉了在下了。”那书生瞧着苏兰芷小小年纪,眼神着实是有些让人招架不住,不由得有些避开了自己的视线,突然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起来了。

    “那既然你知道这些,为何大庭广众之下污了我小姨的清白?公子也是读书人,该知道名声对女子的重要,你这样子,让我小姨将来如何自处?”步步紧逼,苏兰芷看出了这书生有些心虚的,肯定不会就这么让对方继续诬蔑他们了去!

    “小姐,在下并没有冤枉,在下可是有凭证的小姐不信,我可以拿出来看看。”急急的就解释,那书生看苏兰芷不好对付,不由得有些着急了。不过很快的,想到自己身上的铁证,书生也有了底气,作势就要拿出来。

    “公子,你这般不把我小姨放在眼里,是要置我小姨于何地呢?你让我小姨以后怎样做人?”苏兰芷看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分明就是一脸的笃定,想着刚才慕容念依回来的确是奇怪,头上的朱钗也确实是不见了,苏兰芷也有些说不准东西是不是在这书生的手里,自然是不会真的让对方拿出来看的,不然到时候,真的就百口莫辩了。

    心里有些责怪慕容念依的不小心,这会儿苏兰芷也不好直接阻止对方,免得别人说自己有鬼,更不好直接就承认,到时候真的就成了定局了,一时之间有些两难,苏兰芷也不知道这一出戏到底有几分真假,看着慕容念依那一脸气愤不甘的神色,再看着那书生一脸的自信,苏兰芷顿时觉得头疼。偏偏安宁郡主看够了戏,还来凑热闹,“苏小姐,既然这位书生说慕容小姐送了他定情信物了,不如就让他拿出来看看,也好对峙,免得让他影响了慕容小姐的名声了不是?慕容小姐素来都是大家闺秀的典范,我相信她不会做这样子的事情的,这事情还是说开的好,免得将来有什么误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