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婚姻自主
    “皇伯伯放心,衍儿所求,对皇伯伯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虽然只是一句话,可是圣口金言,一旦说出口,那可就是圣旨了,轻易是不会改变的。

    “好,那你且说说,你想要的是什么,这一次你大败契丹有功,皇伯伯定然会满足你的要求!”文帝见秦之衍都这么说了,也知道秦之衍向来都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开过高的要求,便笑了笑,等着秦之衍回答了。

    秦之衍见文帝果然上当了,笑了笑,脸色突然就慎重了起来,“皇伯伯,衍儿此生所求不多,只是希望,自己可以选择自己的幸福。我恳求皇伯伯让衍儿可以自主择婚!”古钟般的声音优雅的响起,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给人的震撼,却是不小的。

    寻常人家的儿女,婚姻大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别说是这皇家了。他们出身高贵,也注定了自己比寻常人少一分自由和洒脱,而且以秦之衍的身份,联姻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文帝有需要,秦之衍还能拒绝不成?

    可是如今,秦之衍却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换做平时,文帝定然不会答应,可是刚才已经许下了海口,文帝这会儿,当然也不好拉下面子来的,“衍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婚姻大事,自古以来可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秦之衍这样,有些大逆不道了,文帝这会儿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深意了。

    “皇伯伯,衍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秦之衍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到时候就算是娶了苏兰芷进门,别人肯定还会塞人的。不说文帝了,就是太后也不会让他真的就只娶一个妻子。秦之衍舍不得苏兰芷以后为了这些事情伤神,今次,一定要早早的将事情处理好,也免得将来总是出来这些莺莺燕燕的,让人堵心了。

    “阿海,这事情,你们可是知道?”文帝见秦之衍脸色坚定,知道这主意秦之衍不会更改了,只是他不想应允,这会儿看着秦王和秦王妃,希望他们作为父母的,可以出面阻止,也好全了自己的颜面了。

    “皇兄,衍儿如今大了,臣弟管不住咯!”秦王倒是一个豁达的,也没有因为秦之衍这般的行为就生气了,虽然见着文帝的眼神是想让自己阻止,却也当做是没有见到了。

    这个儿子,自幼就乖巧懂事,秦王知道,因为自己,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和儿子都受了不少的委屈了。更知道因为自己,让秦之衍对许多的事情的看法,也和普通人不一样。上一次提出一人一事一双人的时候,秦王就知道自家的这个儿子是有主意的,到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去拖秦之衍的后腿了。

    他亏欠儿子良多,儿子向来也很少提出要求,偶尔一次,难道他还不满足吗?

    秦王这样想着,也便打着哈哈,装糊涂了,文帝见着秦王这样子,就知道自家老弟爱子亲切。可是秦之衍是秦王唯一的嫡子,而且那么优秀,难道真的就任由对方胡闹不成?文帝见这会儿见秦王那边没有希望,却是看着秦王妃,想着作为母亲,肯定是希望儿子身边的知心人多些的,定然会反对,“那落阳,这事情,你怎么看呢?衍儿如今也老大不小了,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了。”文帝话语里有些提点的意味在里面,在他看来,秦之衍那么优秀,肯定得娶那贤良淑德的女子,到时候再加上几房小妾才是最美,可不能由着性子来了。

    文帝可是没有忘记秦之衍在小年夜上面说的话了,自己真的应允了,难道真的就不管了,由着秦之衍就真的只娶一个女子吗?这样他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老弟?

    “皇上,衍儿如今大了,想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臣妾这个做母亲的,也不好拦着就是了,这既然是他的愿望,还希望皇上成全!”让文帝没有想到的是,秦王妃竟然比秦王更狠,直接就支持了,这让文帝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总感觉是自己多管闲事了一样的,看着秦王和秦王妃那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着实是不了解,怎么自己这个老弟和弟妹,就一点都不担心?要知道,秦之衍这样的行为,要是被人抓住不放,可是有些大逆不道了。

    文帝此刻觉得有些头疼了,突然就后悔起来自己怎么就一时兴起许下了这样一个要求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文帝这些日子可是已经给秦之衍在物色对象了,在他看来,自己这个侄子可是不比他的儿子差的。很多时候文帝都恨不得秦之衍就是他亲生儿子了,这样,自己百年之后,哪里还要担心呢?

    本想找个机会赐婚的,这会儿却突然被秦之衍给抵在这里了,答应吧,他心里不痛快,可是不答应吧,他金口玉言,而且人家父母都不反对,他这个做伯父的,难不成还反对不成?那么多人看着呢,他可是九五之尊,说的话,怎么能够不算数呢?这让他以后如何管教人?

    文帝此刻可是后悔死了,尤其是看着秦之衍那淡定自若的样子,更是觉得自己上了秦之衍的当了。可是看着秦之衍那模样,文帝也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不能打自己的嘴巴了,只好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强,“衍儿,你这可是认真的?你这样,就不怕你父王和母妃有什么想法吗?毕竟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的。”尽最后的努力劝说秦之衍,文帝可不想就放弃了那么一个有用的助手了。

    “皇伯伯你且放心,父王和母妃都是明理之人,他们能够理解侄儿的!”知道自己所求不会那么顺利,更知道在文帝的心里,自己的婚姻还是有利用价值的。秦之衍当然不会给人机会算计自己,今日,他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苏兰芷。

    “好,既然你坚持,那朕就应允了你的要求,许你婚姻自主!只是朕有一个要求,你所选的女子必须征得你父王母妃的同意,同时也要是配得上你的女子才好,朕和你皇祖母到时候也要过目,帮你相看。毕竟这古礼不可废,衍儿你说是吗?”文帝不愧是文帝,知道自己骑虎难下,便想办法折中。虽然给了秦之衍自主择婚的权利,却也给了不少的限制,一旦秦之衍所选的女子配不上秦之衍,或者是秦之衍的父母不喜,文帝不喜,不同样的成不了事情吗?

    不过这点秦之衍是完全不会担心的,他想要娶的人,哪怕只是一个贫民百姓,他都能顺利的娶到手,“多谢皇伯伯成全!”

    “好了,成全归成全,可是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事情也不能总是拖着,别忘了你的责任!”

    “皇伯伯,衍儿明白!”虽然一早就打算想办法让文帝答应自己的要求了,不过今日趁着那么多人在,秦之衍也不用担心文帝将来做出什么事情自打自己的嘴巴,如此一来,顿时轻松了不少,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了苏兰芷一个飞眼,看得苏兰芷心惊胆战的,生怕被人看出了什么,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紧张了。

    这人,还真的是……

    今日将秦之衍为自己所做的都看在眼里,苏兰芷越发深刻的体会到了秦之衍对自己的好,这会儿的心里满是温暖,看着秦之衍的目光,也多了一份热烈了。

    或许重生一回,她就是要弥补前世的遗憾的吧?前世他们错过了,希望今世,他们可以获得一份圆满。

    ……

    文帝当然是不知道秦之衍这么做的就是为了苏兰芷了,如果他知道秦之衍如今心仪苏兰芷的话,文帝肯定不会轻易的就许诺的。毕竟在他看来,苏兰芷虽然也不差,可是苏青岚的身份还是让他有些忌惮的。

    因着秦之衍的要求,文帝看着秦轩的时候,兴致明显的,没有之前高了,尤其是看着秦轩那张酷似某人的脸,文帝的眼中闪过些幽暗,语气,也变得冷漠了起来,“轩儿,今次你也算是功臣,那你且说说,你有什么心愿?”

    对这个儿子,文帝向来都是冷漠的。别的儿子可是都在都城,所任的差事也是极好的,偏偏秦轩十多年前就去了北边,在那苦寒的地方度过了无数的春夏秋冬,小小年纪过去,十多年来,从来都不曾回京。如今秦轩已经由当初那个五六岁的男孩,变成了如今成熟稳重的男人,北边历练多年,秦轩早就褪去了曾经的稚嫩,在战场上成了一名英勇的战将,北方的封地也被他管理的很好,已经没有了曾经的萧条,变得渐渐的繁华起来了。

    只是不管他做得如何的好,却是再也没有踏入京城一步,十多年来恍如隔世,此次再来京都,秦轩只觉得一切都离自己好陌生,就连曾经对他宠爱有加的父皇,也变得完全都不认识了。

    只是的他一直都是默默的跪着的,那高大的身躯就好像一座雕像一样的,很是魁梧,然而却也让人无法忽视他那张满是男子气概的英俊面庞,那样俊美的容颜,精雕细刻的五官,小麦色的皮肤,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株古松一般的,傲然挺立,却又谦和有礼,着实是让人难以想象,这人竟然在北边生活了十多年!

    秦轩的出现,无疑早就让京都里的人掀起了一片热潮了,本以为会是一个魁梧有力的壮汉,却不曾想秦轩的俊美,却是不输给秦之衍的,甚至那一身华贵的气质,也是不输给其他的几个皇子的,甚至给人的感觉更加的高雅,还真的是不像一直都在沙场上的人了,成日就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一身的戾气了。

    此刻因着被文帝单独的点到名字,秦轩不卑不亢的跪着,那声音带着男子特有的磁性,夹杂着点点的沙哑,竟然是格外的好听,而且并不觉得粗狂,“父皇,这些都是儿臣应该做的,儿臣不需要什么赏赐。”镇守北方多年,秦轩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男孩了,如今的他,早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现在,就是他要开始算账的时候了。

    “这些年你和荣华郡王在北方也是辛苦了,这一次你又有功,你也无需推辞就是,有什么需要,直接说吧,朕定当满足你!”也许是多年未见,或者是父子之间真的有什么疙瘩,文帝平日里虽然很好说话,一脸和气的样子,对着秦轩,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秦轩不是他的儿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臣子一样的,让人着实是有些稀奇,不过也让不少人放下心就是了。

    “儿臣别无所求,能让父皇宽心,儿臣就很满足了。”知道文帝因为秦之衍的事情已经不大高兴了,秦轩很识趣的没有提什么,文帝见状,也没了兴致,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朕既然许诺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就是了,想好了再来告诉朕,朕这许诺,不会随随便便就不作数了的。”

    “多谢父皇!”见文帝坚持,秦轩也没说什么,文帝见了,象征的问了问北边的情况,便让几人下去了。

    几人离开的时候,荣华郡王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秦之衍看着荣华郡王那吞吞吐吐的样子,看了秦轩一眼,有些惋惜了,“轩,其实你刚才跟皇伯伯说了,皇伯伯未必不会答应的。”眼里颇有些惋惜,秦之衍也知道秦轩的顾虑和担忧,只是不忍心好友后悔一辈子就是了。

    “之衍,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我给不了的,何必让人伤怀呢?”秦轩的嘴角有些苦涩,那俊逸的脸上带着点点的无奈,秦之衍见了,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你明知道……”只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秦轩截住了,“你这小子,还说我呢,你说,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事情瞒着我了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