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七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秦之衍见着秦轩转移了话题,就知道对方是不想多谈这事情了,也不勉强,“我瞒着你什么?你难道就没瞒着我什么吗?我们半斤八两!”笑嘻嘻的样子,秦之衍面对秦轩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多了一份温和和真诚,也没有了往日对待别人的距离感,可见两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好啊你这小子,有些日子没见了,你越发的油嘴滑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呢,刚才你那眼神,别人看不见,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小子好啊,一声不响的就解决了婚姻大事了,不过我瞧着那姑娘,会不会太小了点?”对着秦之衍挤了挤眼睛,秦轩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之衍这般的人喜欢的,竟然还是一个毛头姑娘了,那看起来还真小呢,好友年纪摆在那里,难不成就一直等着?就是秦王和秦王妃不着急,宫里的那几位,难道就不着急了?

    “你既然都看到了,还说什么呢?不过你也别说我,你也老大不小了,可是比我还大呢,你这婚姻大事,也得解决了才好!”对秦轩,秦之衍是真的很关心的,秦轩可比他还大,如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秦之衍着实是有些担心了。

    “别拿我说趣了,我这样子的人,还是别去祸害别人了。”秦轩的眼底有些黯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尴尬。作为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没有母族的庇佑,他注定了这一生的坎坷,好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看上他呢?他可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轩,你明知道……”

    “哎呀,你别总是转移话题啊,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和那姑娘的事情啊,人家那么小,你可别辣手摧花啊!”秦轩似乎不大想谈自己的心事,这会儿无所谓的笑了笑,眼底有些黯然,只是他隐藏的很好罢了。

    “皇伯伯刚才的许诺,你好生考虑一下,你也不要太固执了,给自己,也给别人一个机会!”虽然知道秦轩是想转移话题,秦之衍也不好总是说这回事了,最后提醒了一句,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秦王妃见着秦之衍回来了,给了自家儿子一个赞同的眼神,“儿子,好样的,母妃以你为荣!”秦王妃这一生也算是吃过了小妾的苦了,所以对秦之衍的做法,秦王妃也是很赞同的。

    她这一生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一生都和和顺顺的,可以和心爱的女子相守一生,不要像他们一样,总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落儿,你就这么惯着他吧!”秦王见着秦王妃一点都不担心秦之衍的事情,反而格外的赞同和高兴,顿时也有些无奈,不过看着妻儿的眼神依旧是宠溺的,秦王妃得意的看了秦王一眼,特别的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了,“衍儿这么做有什么不对?这叫做先下手为强,你没见着你皇兄和母后都紧巴巴的看着衍儿吗?与其让他们给衍儿选一个不喜欢的,还不如让衍儿自己选呢,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想有人勉强他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秦王妃一片慈母之心,加上这些年一直觉得因为自己让秦之衍受了不少的委屈,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要求,如今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个,秦王妃自然是要倾尽全力支持的。

    “好好,你说的对,只是皇兄和母后也是为了衍儿好,落儿,这话可别再说了,传出去,会让皇兄和母后心里有想法的!”一边是自己的妻儿,一边是自己的兄长母亲,秦王也不好偏袒,这会儿,只能求得一个平衡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话我不会再说了,放心吧!”这点分寸秦王妃也是懂的,只是她还在担心文帝和太后赐婚怎么解决呢,总是拒绝也是不好,到时候也麻烦。不过还好秦之衍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提出来,文帝也是亲自应允了的,想来将来,也是会少许多麻烦的。

    “嗯,好了,今日皇兄能给了那么一个恩典,也是好事,只是衍儿,你的终身大事大家都在看着,以后你还是要注意一些,尤其是母后那里,你还得去说说,不然到时候你看中了谁,母后那边,也是不好过关的。”自家的母后是什么性子,秦王也是了解的,自己就得了那么一个嫡子,太后看得紧,也甚是牵挂,恨不得让秦之衍多娶些人才好,也好让他们这一房枝繁叶茂。这会儿秦之衍却提出了这个要求,太后那边,肯定是有想法的,说不定处理不好,到时候因为生气,会阻拦秦之衍的婚事,那也是可能的。

    秦王的顾虑,秦之衍自然也是考虑到了,秦之衍听到秦王如此说,心里觉得暖暖的,没有想到秦王的心思其实也有细腻的一面,“父王您放心吧,儿臣明日就会去找皇祖母说清楚的,不会让皇祖母有任何芥蒂!”秦之衍可是比谁都希望可以顺顺利利的娶到苏兰芷了,如今苏兰芷也十四岁了,没多久自己就可以让文帝赐婚了,秦之衍当然得好好的为那一日做准备,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意外了。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秦王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儿子如今越发的沉稳了,做什么事情都很有条理,也从来都不会让人抓到把柄,今日的事情也是做得很漂亮,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让自己有了更多的自由,比起他来,实在是好太多了。

    想着要不是自己当年年少气盛,没有处理好那些事情,自己如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和无可奈何了,秦王见着秦之衍能如此心思缜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努力的去争取,秦王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

    赏赐这一关过了,接下来就是宴席的正式开始了,台子上歌舞升平的,都是喜庆的节目,看得出很是精细,只是苏兰芷前世看了太多,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吃着面前的美食,想着秦之衍刚才的作为,心里暖暖的,连带着嘴角,都带着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笑容了。

    本以为和他在一起,将来会有许多麻烦,苏兰芷想起自己曾经也退缩过,这会儿都觉得自己有些过了。只是苏兰芷没有想到,秦之衍竟然那么真诚的帮她扫除了许多的障碍,让苏兰芷真的是很开心。

    虽然将来麻烦肯定是不少的,秦之衍的身边也是少不得女人的牵扯的,可是只要秦之衍能够一直那么坚定的支持自己,苏兰芷也不在怕的!

    前世受了那么多的苦,看着秦焰一个又一个的新人带进门,每一次都有许多的借口,而她也因为爱秦焰,自己无法生育,只能忍着痛,将所有的苦和泪水都咽下去了,苏兰芷越发的觉得以前的自己傻得可以。今世再看着秦之衍,苏兰芷此刻真的已经觉得,自己重生一回,不仅仅的要弥补曾经的遗憾,也是为了这一份曾经错过的姻缘了。

    想着秦之衍,视线不由得看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秦之衍的目光也正好看来,两人目光相聚的时候,彼此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份坚定和爱意,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一时之间,都难以分开了。只是两人太过专注,倒是忘了另一边那一双恶毒的眼神,安宁一直都注意着秦之衍和苏兰芷,自然是见着两人含情脉脉的样子了,那双眼睛顿时就跟那猝了毒的毒药一样的,看着那一幕觉得格外的刺痛,手指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服,安宁郡主差点就忍不住想要冲上去了。

    贱人,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

    ……

    宴会很热闹,只是苏兰芷的心思却不在这里了,可是不得不装着感兴趣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看出了她的心思,不大一会儿,有人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了,苏兰芷感觉到对方迅速的塞给了自己一张小纸条,有些诧异的等到对方离开,看着那纸条上的内容,眉头顿时皱了皱,有些怪异了。

    “兰儿,你怎么了?”看着苏兰芷好像在想事情,似乎有些慎重的样子,慕容嫣觉得奇怪了。

    “没事,娘,我想出去走走,这里面有些闷呢!”

    “是不是不舒服吗?要不要紧?”听苏兰芷觉得闷,慕容嫣越发的担心了。

    “没事的娘,我就是在这里坐久了,有些乏了就是了。出去走走就好了,我很快就回来了。”

    “也好,云珠,你陪小姐一起去!”不放心苏兰芷一个人在皇宫里乱走,有云珠在,慕容嫣也可以稍微放下一点心的。

    “是,夫人!”

    “早去早回,可别耽搁太久了。”

    “娘,您放心吧!”临走之前看了秦之衍的座位一眼,对方确实是不在了,苏兰芷觉得有些疑惑,只是得不到解答就是了。

    算了,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

    出了内殿,苏兰芷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了,这会儿天还没有黑,宫里的景色尽收眼底,奢华无比,只是在苏兰芷看来,却是少了生气了。

    看着不远处有些绿色,苏兰芷知道御花园就在不远处,带着云珠就过去了,云珠看着苏兰芷,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着苏兰芷,眼神多了一份严肃了和谨慎了。

    “云珠,别担心,我只是出来见一个人而已,不会有事情的。”知道云珠肯定是看出了刚才那个宫女的小动作了,苏兰芷也不想云珠一直担心下去,便挑破了说了。

    “小姐是要去见武成王吗?”刚才走的时候,云珠注意到了,苏兰芷是看了秦之衍的方向了,结果秦之衍竟然是不在的。云珠也不傻,稍微猜一猜,也就知道了。

    “你以为呢?”看云珠这样子,苏兰芷故意考考对方了。

    “小姐,你何必为难奴婢呢?奴婢怎么知道?”莫不成不是去见武成王不成,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珠这会儿实在是不解了,觉得苏兰芷有些神神秘秘的。

    “好了,我们先去看看吧,我也只是猜测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呢!”虽然给的条子是让自己去见秦之衍的,可是苏兰芷也知道今日是文帝的寿宴,宫里人多嘴杂的,以秦之衍的谨慎,定然不会在刚才提出了那样的条件以后还贸然来见自己了。

    这点苏兰芷很清楚的,更何况秦之衍要见她,如今是越发的容易了,何必还弄得这样畏畏缩缩的呢?

    不过也是心里不明白,苏兰芷想要出来一探究竟罢了,可不想被人随便摆了一道,却不吭声了。

    “小姐,那不是去御花园吗?会不会太远了点?”看苏兰芷的脚步挺快的,云珠听着苏兰芷的语气不对,有些担心了。

    “没事的,一会儿我们去看看好戏就是了。”瞧瞧的走进御花园,苏兰芷让云珠带着自己好生的藏好了,不大一会儿,苏兰芷就看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和大苍的人很不一样,五官也有些粗犷,很是高大,这不就是耶律寒吗?

    看着耶律寒在那里走着,似乎在找什么人,苏兰芷的眼底一片的冰冷,这会儿也知道了,对方要干什么了。而干这事情的人,苏兰芷不用多想,都能知道是谁了。

    安宁啊安宁,你还真的是不死不休是不是?看来我们注定了无法和平共处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云珠感觉到身边苏兰芷散发出来的冷气,有些担心的看过去,虽然有些奇怪契丹二皇子怎么会在这里,不过云珠很识趣的没问,只是乖乖的待在苏兰芷的身边,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云珠,过来,我有件事情要吩咐你!”既然安宁让自己来这里见耶律寒,定然是要生出什么事情的,苏兰芷不用多想都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事情,不过,苏兰芷可不会傻傻的任由对方欺负了去!

    “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看看安宁郡主在哪里,想办法将她弄到耶律寒的身边去!”安宁郡主,你不仁我不义,上一次既然你还没有吸取教训,那么这一次,你就继续自作自受吧!

    “是,小姐!”心里有些诧异苏兰芷的决定,云珠想通了什么,眼底也有些冷意,飞快的消失在苏兰芷的面前,不大一会儿,暗处的安宁郡主顿时感觉到一股子的压力,自己承受不住,只好往前栽去,“啊!”

    安宁本来也是躲在附近的,就是想亲眼看到苏兰芷的笑话,一辈子将苏兰芷踩在脚下。却不曾想被云珠用内力一推就出去了,想躲都来不及,耶律寒正好看到了安宁郡主,顿时一双眼睛冒着精光,飞快的走了过来,“本王还在想到底是谁想见本王呢,没有想到,却是安宁郡主,失敬失敬!”笑容中有些得意,耶律寒可没有忘记刚才自己收到的那张字条里面的浅浅爱意,到底是北边的人,生活习性和中原大不一样,性子也是开朗许多,尤其才见着安宁郡主这般的美人,耶律寒早就有些心动了。

    想着安宁郡主的身份不凡,耶律寒的眼底闪过一丝算计,赶忙走过去,牵住了对方的手,“不曾想安宁郡主竟然倾慕于本王,本王如今虽然身份特殊,不过安宁郡主你放心,本王将来,一定会风风光光的娶你进门!”说完就准备抱住安宁郡主,耶律寒在北方长大,民风开放,想要的东西,自然是要夺去的,这一系列的动作可以说是电光石闪,安宁郡主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抱住了!

    “你,你给我放手!”天啊,这是什么人啊,这要是被人看见了,自己可还有清誉可言吗?安宁郡主反应过来就是挣扎,她可不想嫁给这个蛮夷之人,这看着一身的力气,却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她安宁可看不上!

    “宁儿,你说什么呢?刚才不是你让人给了我条子让我过来见你吗?怎么这会儿,你却是拒绝了呢?是不是大苍的女子都是那么言不由衷的?”见着安宁的反抗,耶律寒死死的抱着,可不会让到手的肥羊,就那么去了。

    自己来到大苍当质子,本来就是委屈极了,还要担心家乡的兄弟们争夺本该属于自己的皇位,到时候自己回去了一无所有!面前的人可是堂堂郡主,听说挺得宠的,自己只要娶了对方,还怕得不到支持不是?到时候想办法回去,那皇位,还不是自己的?

    耶律寒虽然不确定给自己纸条的是不是安宁郡主,可是他见着安宁郡主自己上门了,当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反正在他看来,女人只是附属品,如果能够用一个女人,换取自己的势力和皇位,他当然不介意好好的利用的!

    “宁儿,你放心,如今我虽然暂时处于弱势,但是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到时候等我重掌大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心思早已经转了无数遍了,耶律寒感觉到安宁郡主的抗拒,却一点都不松手,反而越发用力的抱着安宁郡主,恨不得将对方刻进自己的骨子里面了。

    这中原的女子,身子可真真是软得紧呢,还有淡淡的香味,比起北方的女人来,瘦弱无骨的,娇小玲珑,也着实是让人欢喜,相信那滋味,也是不错的!

    如此想着,耶律寒的脸上就有了些淫笑了,他不是少不更事的男子,相反他已经娶了妻子了,还有不少的小妾,这其中的滋味,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你,你给我放手,我才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呜呜……”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那放大的脸,安宁郡主可以看到对方眼底的得意,内心十分的恶心。尤其是感觉到对方那粗糙的唇瓣划过自己娇嫩的唇瓣,甚至毫不怜惜的撬开自己的唇瓣,安宁郡主就觉得前所未有的恶心和绝望!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明明要承受这一切的,是苏兰芷啊,怎么变成了自己了呢?

    安宁郡主到现在都还觉得不可置信,看着面前这张粗犷的脸,皮糙肉粗的,哪里是她喜欢的呢?

    “呜呜……”想要挣扎,偏偏这耶律寒力大无比,安宁郡主见着对方依旧不放手的吻着自己,浑身都觉得恶心至极,偏偏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眼角的泪水,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流出来了,安宁郡主此刻只觉得绝望,不明白为什么这耶律寒竟然敢如此大胆,在这御花园里面做下这样的事情,难道他就不怕皇上惩罚吗?

    不过安宁郡主确实想对了,耶律寒身为契丹皇子,自古以来契丹总是侵犯大苍北方,两方也一直都是僵持着的。这一次北方大败,怕是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过来,耶律寒来这里当质子已经觉得够委屈了,还要担心那些虎视眈眈的兄弟,心情当然不好。偏偏安宁郡主这会儿送上门来,耶律寒怎么会不抓住机会,给自己赢得一线生机呢?

    在耶律寒看来,女子都只是附属罢了,他的女人很多,不缺安宁这一个,不过现在他很需要安宁,当然是要抓紧时间拿下,让安宁不得不服从他了!

    不过耶律寒本来只是打算偷香的,却不曾想安宁郡主的滋味太美,让耶律寒都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了,手也不规矩的抚摸着安宁郡主,安宁只觉得浑身就好像有毛毛虫在动一样的,僵硬的厉害,也恶心的厉害!

    “你,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口齿不清的说着这些话,耶律寒却一点都不担心了,“你们大苍的女子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名节吗?你摸也被本王摸了,亲也被本王亲了,你喊人来,你莫不是不要命了?”得意的看着安宁郡主,耶律寒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想好要怎么利用安宁郡主了,趁着安宁郡主不注意的时候,刚才他已经从安宁郡主身上取了安宁郡主的意见贴身物件,有这个把柄在,耶律寒就不相信了,自己还不能和自家的那些兄弟抗衡!

    “你,你无耻!”狠命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安宁郡主恨不得杀了耶律寒了!

    “呵呵,宁儿,明明是你叫我来的,你既然倾心于我,我怎么忍心拒绝呢?我怎么就无耻了呢?”得意的看着安宁郡主,耶律寒高兴的拿着一块玉佩,那玉佩上面可是有安宁郡主的闺名的,安宁郡主见了,顿时脸色都白了,“你什么时候拿的,还给我!”

    “呵呵,宁儿,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呢,我会好好收着的,放心吧!”见着安宁郡主那紧张的脸色,耶律寒一脸的得意,将那玉佩贴身放着了,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看得安宁郡主都快气死了,“你,还给我,明明是你自己偷去的,你小心我告你!”

    “啧啧,宁儿,刚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都说大苍的女子最是端庄娴雅,宁儿这样,可是会让人误会的。”

    “你!”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安宁本来想着这耶律寒如此有野心,本来是想利用对方的野心控制住苏兰芷的,所以刚才给耶律寒的纸条里面写得情深意切的,甚至也有些提点在里面,本想利用耶律寒毁了苏兰芷,也免得苏兰芷再跟她抢秦之衍,却不曾想,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可如何是好?

    心里在想着如何揭过这事情,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安宁郡主此刻乱极了,后悔极了刚才的冲动了,早知道这事情就该从长计议的,怎么自己偏偏就心急了呢?

    “宁儿,你放心,本王已经知晓你的心意,你如今也是本王的人了,本王不会辜负你的。过些日子我会向大苍皇帝提亲,你就等着嫁给本王,做本王的侧妃吧!”耶律寒已经娶了正妃了,是契丹族的贵族的女儿,给了耶律寒很大的帮助,耶律寒当然不会休了对方娶安宁郡主。而且在他看来,安宁郡主给他做侧妃,已经算是抬举了。

    “你,你别胡说!”气得身子都抖了,安宁第一次见到如此无赖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宁儿,本王可是听说你们中原女子最重视自己的清白了,没有了清白的女子,那可是要浸猪笼的,宁儿刚才已经和本王如此亲近了,难道还不是本王的人吗?本王可没有胡说呢!”契丹族民风彪悍,耶律寒当然也是个中翘楚,这厚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而且很匆忙的拿捏了安宁郡主的七寸,他可一点都不担心安宁不会就范了。

    “你嘴巴放干净点!”看着耶律寒,安宁郡主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烦了,这人和自己所受的教育是完全不一样的,大苍男子做不出的事情,这人做的可是顺溜!

    安宁只要一想起耶律寒刚才对她的轻薄,顿时觉得耻辱极了,恨不得杀死对方才好,只是如今她无可奈何,敌强我弱,安宁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好了,宁儿,别生气了,刚才是我激动了些,不过宁儿的滋味还是不错的,让我都有些心猿意马了。”耶律寒这人也是大胆,这样的话,平常人也是说不出口了,安宁虽然恶毒,却也没有被人如此轻薄过,这会儿气得已经话都说不出来了。

    耶律寒满意的看着安宁郡主的模样,点了点头,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便久留,“宁儿,我们出来的也够久了的,该回去了,不然让人怀疑就不好了。你放心,刚才的事情,本王会记着的,也不会辜负你,过些日子,本王就会娶你,你且等着就是了,这玉佩就当做是你送给本王的定情信物了,这是本王的,你收好,过些日子,本王再找机会见你!”说完就给了安宁郡主一个玉佩,耶律寒最后看了安宁郡主一眼,那眼神满是火热,让安宁郡主只觉得心惊!

    “我先一步,你一会儿再回去,可别让人看出什么才好了。”没有想到出来一趟还有这样的收回,耶律寒心情大好的走了,完全没有刚才作为质子的憋屈了。

    呵呵,有了这个把柄在手,他还担心什么呢?到时候只要说服大苍皇帝,大不了签一下协约,得了这边的支持,他的皇位,还有谁能够阻挡?

    想着自己的大好前程,耶律寒高兴极了,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要不是担心有人会发现,耶律寒早就哈哈大笑了,不过他那笑容听得安宁郡主格外的刺耳,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了才好!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向来习惯掌控事情的安宁郡主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脱出了自己的掌控了,而且自己稍有不慎,甚至都有可能万劫不复,她该如何是好?

    在耶律寒走了以后,安宁郡主整个人都抖得格外的厉害,想着刚才自己明明的躲着看戏的,不曾想却受到了一股力道,安宁郡主十分的不安,“谁在这里?”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算计她?

    想来想去都没有见到什么人,安宁郡主也实在是担心,甚至不放心的在御花园里面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人,安宁郡主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找了许久,安宁也找不大到什么线索,最后想着自己出来的实在是久了,安宁也不好一直待着,收拾了一下自己,确定别人看不出什么,安宁郡主也只好回去了。

    回去以后,安宁郡主第一眼看的就是苏兰芷了,却不曾想,苏兰芷依旧坐在那里,看起来格外的高兴一样的,那笑容,让安宁更加的觉得刺眼,恨不得苏兰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才好!

    苏兰芷,你真的是我的克星,自从遇见了你,我就开始倒霉,今日我受了那么大的屈辱,你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让我承受了本该属于你的灾难,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安宁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没有去,反而气定神若的坐在那儿,她明明是看见苏兰芷去了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