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茅塞顿开
    安宁没有想到,耶律寒竟然怀疑起自己来,这会儿感觉到耶律寒那留恋在自己脸庞的手指,安宁只觉得好像是一条阴冷的蛇一样的,弄得她浑身都是僵硬的!

    “二皇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此时的语气,已经不得不软化了起来了,因为安宁有种感觉,自己如果忤逆了对方,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呵呵,是吗?”眼底满是阴冷之色,如果不是因着安宁还有利用价值,以耶律寒的品性,怕是早就杀了对方了。不过耶律寒到底是按下了心里的冲动,拍了拍安宁的脸,语气带着点点的警告,“宁儿说不是就不是吧,只是宁儿,我那么相信你,你该怎么谢我呢?”

    “二皇子,你到底什么意思?”安宁早就知道,耶律寒盯上自己了,如今无比的后悔那一日的鲁莽,可是她也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了。

    只是,她不会轻易的就妥协了去的!

    “呵呵,我的宁儿啊,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吧?”

    “二皇子,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子,我怎么会知道呢?”如今的安宁,也只能是装傻了,不然痛苦的,就是她了。

    “呵呵,宁儿,我刚才虽然说了相信你,可是万一你惹我生气了,我可还是会让大苍皇帝好好查查我被刺杀的事情。如此,你还是要惹我生气吗?”威胁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如今也不是安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能蒙骗过关了。

    “你……”浑身透着无力,耶律寒要什么,安宁就是不去想,也能清楚那事情不是自己能做的,不然被发现,自己可就是万劫不复啊!

    可是她如今,还能怎么办呢?

    “宁儿,你好好想想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想好了呢,那大家都皆大欢喜,如果没想好,那我也是没办法了。宁儿你也该知道,我的命可是很宝贵的,我也很珍惜呢!”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耶律寒拍了拍安宁的脸,笑嘻嘻的就走了,留下安宁软榻的坐在地上,周身都只觉得格外的冷了。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如今她要怎么脱身才好?

    安宁真的是恨死了耶律寒,也恨死了苏兰芷了,不过她此刻最恨的,就是自己派去的那些杀手竟然那么没用,连个耶律寒都对付不了,害她如今如此被动,这该如何是好!

    看着耶律寒那得意的背影,安宁不用想都能知道对方如今笑得多么得意,可是她能怎么做呢?

    如今孤立无援,安宁真的恨不得把苏兰芷抓来替代了她才好,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眼底滔天的恨意,几乎都能将人给灼烧了。

    苏兰芷,为什么要我来承受本该是你的一切?我好不甘心啊!

    ……

    许久许久,安宁郡主傻呆呆的坐在那儿,好像成了一尊雕像一样的,在苏兰芷以为对方不会动了的时候,安宁终于是恢复了神色,一点一点的站起来,艰难的离开,那背影满是绝望,可见这一次安宁的确是自食恶果,如今自顾不暇了。

    等到安宁走了,苏兰芷终于是出现了,看着安宁的背影,苏兰芷皱了皱眉头,如今越发的觉得这耶律寒是一个狠角色。或许这一次他来做质子,目的也不单纯,看来,还是要好好的注意才好了。

    这件事情得跟之衍说说,也免得到时候出了大事了。

    想清楚了打算,苏兰芷也怕慕容雅他们等得太久了着急,便也过去了。几个人走走停停的,赏景说笑,这一日也过得极其的愉快。

    晚点的时候,大家依依惜别,苏兰芷和慕容雅商量好了明日讨论一下花样子,便回去了。顺便让云珠去给秦之衍送一个消息,说是有些事情想跟秦之衍说。到了晚上,秦之衍如期来了,心情格外的愉快,“兰兰,你终于是想我了吗?我可欢喜!”这可是苏兰芷第一次主动让人去找他呢,秦之衍当然高兴!很自觉的就忽视了苏兰芷说的有事。

    苏兰芷看着秦之衍那笑得明媚的脸,也跟着笑了笑,示意对方坐下,苏兰芷给对方倒了一杯茶,“如今虽然天气是好了些,可是夜间还是有些凉,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还是兰兰贴心!”笑嘻嘻的就接过去那茶杯,秦之衍觉得这茶水芳香四溢的,格外的好喝,连着喝了好几杯,对苏兰芷的赞扬,也是一点都不吝啬的,“兰兰的茶技,果然是越来越好了,让人真真是欢喜的紧呢!”

    “好了,别贫嘴了,我今日来,是找你有事情呢!”

    “兰兰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将今日无意碰到耶律寒和安宁的事情简单的给秦之衍说了,说完看着秦之衍的反应,一点诧异都没有,苏兰芷觉得惊奇了,“这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吗?”看秦之衍的样子就像是已经知道了的,那么自己,这不是有些多此一举了吗?

    “呵呵,虽然是知道了,可是兰兰说的,也给了我别的讯息呢,兰兰,谢谢你了。”

    “你是不是早就让人守着他们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比自己还知道的早?

    “果然还是瞒不过兰兰!”也不避讳的就承认了,反正在秦之衍看来,他对苏兰芷,是不会有隐瞒的。

    “是从万寿节开始的?”如果是这样,那她真的是多管闲事了。

    “呵呵,兰兰,你对这事情有什么看法呢?”没有回答,秦之衍可是看到了苏兰芷眼底有些懊恼的,他可不想苏兰芷觉得是白费心了。苏兰芷能关心他,帮助他,他很开心。

    “这耶律寒怕是不简单,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很可疑?”苏兰芷见秦之衍转移了话题,自然也是顺着了,反正事情做都做了,再来懊恼,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的确是可疑的,不过也是有迹可循,这一次他利用安宁郡主,不外乎也是想借此得到皇伯伯的支持,早日脱离质子的身份,掌握契丹族的大权!”这耶律寒在契丹族的身份可是很高贵的,而且母亲就是契丹王最宠爱的妃子,不过碍于皇后长子的压力,耶律寒虽然掌握重权,却也和皇位有些距离。今次来做质子,这算是暂时的处于下风,可是如今来了大苍,对耶律寒也是一个机会,这问题的关键,是他怎么处理这事情了。

    “你说的极是,那你打算如何呢?”

    “兰兰你可是知道这契丹王朝的事情?”

    “知道一些。”前世因着秦焰想要争夺王位,所以苏兰芷对契丹也是有些印象的,这契丹王子嗣不多,可是有一个嫡子,还有一个宠妃之子,其他妃子生的孩子也不成什么气候就是了。这两人都是实力雄厚的继承人,前世的时候斗得不死不休的,最后还是这耶律寒登上了大位,却也因此总是骚扰北方边界,让人着实是恼怒了。

    “那兰兰可说说,你知道什么?”如果是其他人,或许不会和一个女子讨论这些家国大事,可是秦之衍却是不一样的,在他看来,苏兰芷的才华不亚于任何男子,而且聪慧过人,很多时候都会给人带来惊喜,秦之衍从来都不想掩盖苏兰芷的光芒!

    “这契丹王一共有四子……”简单的说了自己知道的情况,今世的契丹和前世一样的,苏兰芷当然知道。

    “那兰兰说说,谁最有可能继承契丹王的王位?”这个话题有些深入了,在这个时代,女子虽然地位不低,可是女子也大多都是附庸于男子,只求贤惠就好,这国家大事,从来都不是一个女子该参与的。苏兰芷听到秦之衍这样子问,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诧异的。而秦之衍自然是看到了苏兰芷眼底的诧异,不过他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兰兰直说就是了,我听着呢!”自从第一眼,秦之衍就知道这个女子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聪慧,这也是最初苏兰芷吸引他的地方。他总觉得苏兰芷就是一个谜,一个他到如今都没能解开的谜,故而秦之衍如今越发认识苏兰芷,对苏兰芷的爱恋也就越深了一分了。想着可以和苏兰芷畅所欲谈,无所顾忌,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伴侣!

    秦之衍眼底的意思,苏兰芷也是能明白,所以在最初的诧异之后,苏兰芷反而看开了,“之衍,契丹王后乃是契丹贵族之后,她的势力不容小觑。只是那大皇子比之耶律寒,少了一分魄力,如今耶律寒来了大苍,这夺储定然越发的激烈,不得不说耶律寒真的很高明,从他最近的做法来看,他怕是想借着一个机会让皇上助他夺位!他如今的弱势也只是暂时的,如果他找到了办法让皇上支持他,将来,后患无穷!”以耶律寒的狠戾额,如果他真的继承了王位,那北方的边疆,怕是没有太平之日了。前世,不也是如此吗?不过前世的耶律寒找的不是安宁罢了。

    这,或许也是安宁多此一举所得的后果吧?

    “兰兰说的极是,只是如果不是耶律寒继承了王位,那大皇子继承了王位,依然会骚扰我们北疆。这些年契丹族一直对大苍虎视眈眈的,他们终究是个祸害!”说到这里,秦之衍的眼底满是狠戾,可见他对这契丹人,已经是恨极了。

    “之衍的话很有道理,契丹因着在北方,缺粮少食的,尤其是灾祸年,故而总是喜欢入侵夺去财物,自古以来已经是边疆的一大隐患了。”

    “那兰兰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毕竟这两人,不管是谁,对我们而言,都是很不好的!”

    “的确如此,之衍,你觉得,如果他们两人都不好,我们为何不扶持一个容易掌控的不是更好?”这两人虽然在契丹族占了大势力,可是其余的两位皇子可是因着这两人变得太过渺小了,或许,这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听说四皇子耶律齐身份低贱,很是不得宠爱,兰兰说得对,我们倒是可以扶植他的。”苏兰芷的想法和秦之衍不谋而合,秦之衍真心觉得,苏兰芷是他心灵的伴侣!

    “那之衍可是想过,如何为那三皇子扫除障碍呢?”

    “呵呵,兰兰这倒是为难我了,兰兰可是有什么好主意吗?”

    “你自己都有了主意了,何必问我呢?”说了那么多,看秦之衍虽然有些惊讶,却并不奇怪的样子,苏兰芷就知道,自己所想和秦之衍所想,是一样的!

    这人,还真的是运筹帷幄,她也是因着前世所以对契丹也有了些保留,这人不过是去了北方打了一仗,难不成就有了更好的对策不成?

    “我虽然是有些想法,只是还没有成熟,兰兰倒是可以将你的想法给我说说,我们合计合计,说不定可以找出更好的办法呢!”秦之衍发现和苏兰芷在一起讨论问题,自己有种灵魂契合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是别的人无法给他的。这会儿当然是想跟苏兰芷继续探讨下去,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他心爱的兰兰,还会给他什么惊喜了。

    “这大皇子和二皇子实力雄厚,一个得了势力,一个得了契丹王的宠爱,而且我听说耶律寒的生母也不是平常人,如此算来,如今耶律寒来了大苍,倒是计胜一筹,不出意外,他肯定的能赢了那大皇子的。只是如今看来,此人生性奸诈,我们可不能让他继承了契丹王的位置,也免得边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兰兰的话我很是赞同,耶律寒如今看中了安宁郡主,南王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到底掌控着江南一带,这钱财自然是不少。而且南王府多年来的累积,不管是财富,还是影响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一旦安宁嫁给了耶律寒,南王难道不会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吗?还有南王妃,怕是也会帮助耶律寒的。”父母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儿女,秦之衍知道南王和南王妃对安宁郡主的宠爱,所以如今这个问题,他是必须要面对,要解决的。

    “的确是如此,所以耶律寒如今是死揪着安宁不放了,一旦他得逞了,将来后患无穷!所以耶律寒这里,我们定然是不能轻易的就让他得逞的!”不然不就和前世一样的吗?不用于前世,今世耶律寒可是看中了一个更有利的人,她不得不防!

    “兰兰觉得如何做才是最好的?”

    “之衍可曾听过一句话,鹬蚌相争,鱼翁得利?”

    “呵呵,兰兰果真是我的知己!”见苏兰芷和自己心有灵犀,秦之衍欢喜的看着苏兰芷,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对方的手了。

    “看来之衍已经有了想法了,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

    “我虽然有想法,只是有些的确,我觉得还欠妥当,兰兰可否听听,说说你的意见?”

    “之衍既然说了,那我自然是要听的。”前世在秦焰那里耳濡目染,苏兰芷对这些政事,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只是前世她不去多想,所以最后落得那么一个下场。今世她主动出击,绝对不会让自己继续被动挨打!

    “这耶律寒如今急流引退,大皇子那边见着他来当质子,肯定会有所行动,如今大皇子怕是忙着拉拢朝臣,意图在耶律寒当质子的时候,夺去大权。这也是耶律寒最忧心的地方,所以他如今,动作频频,今日更是直接找上了安宁郡主,怕是契丹那边的情况,已经越发的糟糕了,耶律寒也有些着急了。”将情况分析了一边,秦之衍虽然惊讶苏兰芷的聪慧,可是也知道,苏兰芷只是一个女子,对朝政大事的了解,终究是不多的。

    “照你所说,如今那大皇子怕是有了大动作了,直接威胁到耶律寒的地位,耶律寒急需找到一个支持者,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上契丹王的宝座。只是之衍,你绝不觉得,这两人如今的实力相当,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打消耗战,一点一点的分解双方是实力,这样他们也就没有精力来入侵我大苍了。”

    “兰兰,你果然是我的福星!”苏兰芷的话让秦之衍茅塞顿开,突然就明白了,自己一直觉得不大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了!

    “我也只是提个意见,具体的,还是你得慢慢的部署。”

    “呵呵,兰兰可真真是一个机智的军师呢,如今契丹强势,如果让他们内斗下去,到时候,我们不用扶持,等到这一切结束了,契丹也会元气大伤,他们哪里还有精力侵扰我大苍呢?”扶持一个棋子自然是好的,可是这棋子也有反抗的一天,契丹民风彪悍,他们终究是鞭长莫及,所以,让他们自己内斗消耗实力,到时候大苍鹬蚌相争,鱼翁得利,再扶持那四皇子,还怕对方不听话不成了?

    秦之衍越想就越觉得可行,看着苏兰芷的眼角都冒着光了,可见苏兰芷给他的启发有多大!

    “我也只是突然想到罢了,毕竟契丹人天性彪悍,而且在北方贫瘠地区,我们有许多事情,都是难以掌控的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