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跪下!
    契丹和大苍自古以来都是相争不断的,这也源于北方贫瘠游牧的生活,加上北方民族彪悍,的确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所以,让他们持续内斗下去,没有多余的精力入侵大苍,苏兰芷觉得着实是不错的。秦之衍看着面前的女子,虽然早就知道苏兰芷聪慧过人,可是今日的交谈,却是让他越发的觉得苏兰芷的机智了,“兰兰,你果真是我的福星!”有生之年得一知心人足以,秦之衍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遇到苏兰芷!

    “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罢了,我对朝政并不熟悉,说的也许也有不到位的地方,其他的,你自己想想吧!”前世耳濡目染,加上苏兰芷自身的聪慧,苏兰芷还是知道一些的,今日和秦之衍这样的交谈,也是不想辜负了对方的信任罢了。

    “兰兰你说的很好,让我茅塞顿开,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的手,秦之衍说不出的激动了,瞧着苏兰芷的目光也变得炙热了起来,看得苏兰芷还是有些羞涩了。秦之衍看着苏兰芷这样子,颇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心爱的女子就在自己的面前,也表现出了对自己的依恋,秦之衍怎能不高兴呢?

    轻轻的抱着苏兰芷,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讨论了这事情的发展,秦之衍最后想着要去跟文帝禀告,便不舍的要离开了,“兰兰,这事情非同小可,我必须得告诉皇伯伯,让他有个准备,今日,我就不能陪你了。”

    “嗯,你去吧!”男儿志在四方,苏兰芷知道秦之衍是个爱国之人,也有自己的抱负,她不会因为自己,就阻碍了对方的前程的。

    “好,那我改日再来看你!”接下来的日子怕是有些忙碌的,秦之衍想着又有些日子见不到苏兰芷了,心里就格外的舍不得。

    “好的!”目送秦之衍离开,苏兰芷的目光也有些不舍,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苏兰芷叹了一口气,也只能说是自己的因果了。

    ……

    接下来的几日,虽然表面看起来的平静的,可是暗地里的汹涌隐藏在背后,让整个皇城中的人,都有些惴惴不安的,总感觉有些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一样的。

    最近都城里渐渐的有了流传,安宁郡主和契丹二皇子有了私情,这个消息一传开来,就有不少人说看到过安宁郡主和契丹二皇子私下见面,态度亲密的事情,一时之间,这成了京都之人各个争相谈论的对象,安宁郡主也因此,成了众矢之的!

    “怎么会这样?这事情是谁传出去的,竹香,你给我说清楚!”这事情知道的人极少,安宁每一次可都是带着竹香出去打掩护的,本来还想竹香替她承担了这名声,不曾想到,她还没有出手,别人就已经出手了!

    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算计于她!对方这样做,可是有什么好处吗?

    安宁着实是不甘心,此刻的心里恨极了,最近她都不敢出门,生怕被人传出什么了,却不曾想,如今,事态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郡主,奴婢,奴婢不知道啊!”竹香看着盛怒中的安宁,赶忙就跪下了,她也不知道,他们向来做得仔细,怎么突然就传出了这样的传闻了?难道这一次,她真的逃脱不了了吗?

    “不知道,这事情就你我知道,如果不是你行事不小心,怎么会传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的名声可是都被你毁了,竹香,你该知道,后果是什么!”恶狠狠的盯着竹香,安宁如今也知道,她算是完了,一个名声都没有的女子,除了嫁给耶律寒,她还能做什么呢?

    可是她喜欢的是秦之衍啊,让她嫁给耶律寒那个阴狠的人,她这辈子,不是毁了吗?而且她是传出私情才嫁给对方的,这辈子怕是都抬不起头来了,她该如何是好?

    安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今日得知了自己的丑闻都满天飞了,安宁最担心的,还是文帝的态度,还有家人。

    对了,父王和母后还不知道的,这该如何是好?

    这事情来得突然,而且传得迅速,安宁一直都不敢告诉南王妃,如今怕是瞒不住了,安宁还在想怎么告诉南王妃才好,可是这会儿,已经听见有人叫南王和南王妃,接着就看到两人急匆匆的进来了。

    “父王,母后……”还来不及说其他的,安宁只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安宁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都肿起来了,可见南王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了!

    安宁不可置信的看着南王,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一向来对她宠爱有佳的南王,竟然会打她,而且打得那么重!

    “你这个逆女!”南王今日听到这消息,都快气死了,这会儿看着安宁就是一肚子的气,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打了一巴掌,打了以后,南王顿时觉得自己一阵气紧,伸出手还在再打一巴掌,好好教训这个败坏门风的女儿,可是南王妃却拦下了,“王爷,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再打下去,是不要宁儿的命了吗?”南王本就是男子,加上盛怒,那一巴掌可是真真是很用劲了,安宁那半边脸都肿了,再打下去,这脸怕是都见不得人了!

    “你别拦着,就是打死她,也比让她败坏门风的好!”南王真真是气急了,他虽然性子风流了些,可是好歹也不会轻易的就去坏了名誉一事。他们南王府屹立多年不到,凭的就是那安稳的心,从不争权夺势,所以才能享有荣华富贵,可是安宁这样子一来,不是将他们拉近了漩涡之中吗?这该如何是好?

    那耶律寒是什么人,能轻易的惹上吗?这事情万一传到皇上的耳朵里,皇上的心里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觉得他们南王府安逸了多年,越发的不受控制了?这样,不是让帝王忌惮,自取灭亡吗?

    南王越想就越气,恨不得打死安宁算了才好,可是南王妃一片爱女之心,死命的拦着了,南王看着南王妃这样子,也是气急,用劲一甩,南王妃便摔倒了,手掌也磨破了,安宁见着了,顿时吓到了,“母妃,您怎么了?有没有事情?”这会儿也顾不得自己高肿的脸颊了,安宁赶忙过去扶着南王妃,看着南王妃手掌都出血了,心里满是懊恼,对南王,也多了一层恼怒了,只是她还没有表现出来,南王妃就拉住了她,不许她有更多的动作了,“王爷,你先别急,这事情有蹊跷,我们先问问宁儿可好?”自己的女儿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南王妃怎么不心疼呢?所以纵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南王妃却是没有南王那般的愤怒的,她只是担心,经此一事,安宁将来,是不是会毁了?

    南王刚才本来就是一时之间气急了,所以冲动了些,这会儿见南王妃被自己弄伤了,他本来是想过去扶的。可是拉不下脸来,只好冷着脸站在那里,看着南王妃那一脸的恳求,南王到底还是心软了,“你先起来,我听着就是了。”对南王妃,南王还是很尊重的,刚才无意之间让南王妃受到了波及,南王心里自然是愧疚,只是碍于刚才的愤怒,这会儿也不好表现就是了。

    “宁儿,你扶我起来!”虽然受了伤很疼,可是见南王暂时压住了怒气,南王妃也觉得自己这一摔值得了。示意安宁不好着急,扶着她起来。安宁自然是照搬的,只是看着南王妃的伤,有些担心,“母妃,您受伤了,要不要让太医来看看?”

    “你这会儿知道担心你母妃了,如果你真的担心你母妃,在意我这个父王,在意南王府,你就不应该那么做!”南王也着实是气急了,今日听到那些传闻,都传到大街小巷去了,现在大家都知道安宁和耶律寒有私,他这个做父王的却是最后才知道的,这让他情何以堪?让他们南王府情何以堪?

    “王爷!”满脸恳求的看着南王,南王妃知道南王虽然看起来放诞不羁的,可是却最是在意南王府百年基业,这会儿见着南王生气,也只是希望南王可以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给安宁一个机会和宽容了。不然安宁的结局,可想而知!

    到底是她生下来的女儿啊,疼爱了那么多年,又是那么乖巧懂事,她怎么舍得安宁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呢?

    “王妃,这孩子不能再骄纵了,你看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见安宁自从自己打了对方以后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会儿更是将自己无视的彻底,南王的怒气,再一次的升上来了。

    “王爷,宁儿从小就懂事,这事情肯定有误会,我们听听宁儿怎么说可好?”那恳求的眼神,让南王实在是说不出口拒绝的话了,“好,我倒要听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风不起浪,南王就不信了,安宁如果没有这心思,怎么会传出这样的事情来?

    “宁儿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和那契丹二皇子,不是只在万寿节见过一面吗?怎么会传出这样的传闻来?”要说安宁和耶律寒有私,南王妃是第一个不相信的。自己的女儿什么心思,南王妃最清楚不过了。安宁的性子,南王妃也是了解的,固执的紧,不撞南墙不回回头,怎么可能会弃了秦之衍,转身去和耶律寒在一起呢?更何况比起秦之衍,这耶律寒压根就没有什么优势啊!

    所以南王妃看来,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说不定是有人在故意陷害安宁,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出来罢了。

    “母妃……”看着南王妃信任的目光,再看着南王愤怒的目光,安宁突然觉得南王这个风流的男人实在是可恨,只是如今自己还需要南王的庇佑,也不好撕破了脸了,“还请父王母妃替女儿做主啊,女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如今也只能死都不承认了,不然吃亏的,还不就是她自己吗?

    安宁可没有那么傻!

    只是这传闻到底是谁在传的?难道是耶律寒,可是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难道他是等不及了吗?

    安宁最近都在躲着耶律寒,就是在想解决办法,只是没有想到,她还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就成了这样就是了。

    “宁儿,你有什么委屈直接告诉我们,你父王和我会替你做主的!”如今不管是什么状况,都只能是否认了,不然安宁的名声毁了不说,南王府因为这事情糟了帝王的忌惮,那他们真的就完了!

    “父王,母妃,女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那契丹二皇子,女儿也不过是在万寿节的时候匆匆看了一眼,女儿便没再见过了啊。这些传闻不属实,只是女儿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那么恨我,要如此的作践女儿啊!”安宁如今,也只能是将事情往外推了,装作无辜,其他的,就交给南王和南王妃处理了。

    “宁儿你放心,母妃一定会替你做主的,不会让人欺负到你头上去!”南王妃听安宁这么说,心也放下了,不管安宁说的是真是假,如今也只能将安宁说的话,当成是真的了!

    “母妃,宁儿好苦啊!”泪水马上就流出来了,安宁知道,自己的母妃到底是疼爱自己的,相信南王妃会帮她处理好这事情,心里也终于是稍微放下了点了。

    “好了,宁儿不哭,不哭啊,母妃会替你讨回公道的!”抱着安宁,南王妃觉得自家的这女儿这一年来还真的是多灾多难的。曾经多么聪慧,多么开朗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却要遭受这些不幸呢?

    身子毁了不说,难道以后,连名声都要毁了吗?那以后,宁儿该怎么活下去?

    想着安宁所受的苦,这会儿看着安宁苍白的脸,南王妃顿时就下定了决心了,看着南王,那目光,带着恳求和坚定,“王爷,我们的宁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王爷一定要替宁儿做主啊!不然谁都以为可以欺负我们南王府,王爷该如何自处?”

    “王妃……”看南王妃因为一片爱女之心,完全都有些不辨是非了,南王心里着实是有些无奈,只是到底是自己的发妻,多年的感情还是对南王有些影响的。

    “王爷,这事情我们如果认了,宁儿不就毁了吗?宁儿可是王府的嫡女,她的名声毁了,邵儿如今可还在定亲呢,还有其他的庶女,王爷难道就不在意了吗?”知道南王没有完全相信安宁的说辞,南王妃自然是要拿出南王在意的东西来说。如今安宁的说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府的名声不能毁了,安宁的名声,更不能毁了,不然他们真的就完了!

    “王妃!”看着南王妃那么决绝的样子,南王最后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叹了口气,知道这事情,的确是不能追查真相了,“我明白了,这事情你放心吧,只是你得好生的看着这个不孝女,不要让她毁了整个南王府了!”南王看着安宁的眼神都带了厌恶了,以前虽然喜欢这个女儿,那是因为安宁足够聪明,可是现在来看,是越发的蠢了,不然怎么会弄出这些糊涂的事情?

    “多谢王爷!”见南王终于是答应了,南王妃松了口气,南王看着南王妃这样子,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好了,这事情交给我,你让太医给你看看手吧!”如今也不是追究安宁事情真相的时候,南王妃倒是提醒了南王,所以南王还是得赶紧的将事情压下来才好,不然真的扩大了,他们南王府的名声,真的就毁完了。府中未婚的子女可还是有的,他可不想让他们受了安宁的牵连了!

    “王爷放心吧,妾身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宁儿的事情,有劳王爷了,王爷一定要将那暗处害了宁儿的人找出来,还宁儿一个公道和清白!”不管这事情曾经是如何,如今都只能是这样,南王妃虽然知道事情不好办,可是如今,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好了,府里就交给你了,我进宫一趟。”如今也只能先进宫去澄清事实了,不然真的遭到了帝王的猜忌,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好,来人啊,送王爷出府!”看着南王走了,南王妃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安宁也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有了点点的松动,扶着南王妃去坐着,只是南王妃刚刚坐下,看着安宁的眼神,也变了,“你给我跪下!”

    “母妃!”听到南王妃那严厉的声音,安宁看着南王妃脸上的愤怒,心里顿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母妃可是最疼她的了,从来都舍不得大骂她,今日,这是怎么了?

    “我让你跪下,你没有听到吗?跪下!”完全没有了刚才对安宁的怜爱,这会儿的南王妃,冰冷的让安宁觉得很陌生。

    这是她的母妃吗?她的母妃不是一向来都慈爱的吗?怎么会换了一副面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