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五座城池
    “二皇子,我们宁儿高攀不起!”南王实在是没有想到,耶律寒竟然傲慢,安宁好歹也是一个郡主,是他南王的女儿,身份尊贵,就是做王妃,那也是有资格的。一个小小的契丹皇子,难道他女儿就只配做侧妃不成?

    南王都快被耶律寒气得内伤了,偏偏耶律寒觉得自己给了安宁这个身份已经算是对得起对方了,不过看南王这样子,耶律寒还是得安抚一番的,“南王你这可严重了,我和宁儿情投意合,只是我已经有了皇子妃了,也只能委屈宁儿当侧妃了。不过南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宁儿的,不会让她受了委屈!”这意思也明说了只会让安宁当侧妃,耶律寒不傻,虽然安宁在大苍的身份尊贵,到底鞭长莫及,他最需要的,还是契丹贵族的支持,所以,他拿出一个侧妃的位置,已经是极限了。

    “你!”南王如今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果责骂耶律寒,可是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就是他的女儿再尊贵,难道还要让耶律寒停妻再娶不成?南王如今也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心里对安宁越发的不满了起来,觉得自己此刻的屈辱,都是拜安宁所赐,南王真真是气极!

    “我是真心的求娶安宁郡主,还望大苍皇上成全,也希望南王能够理解我的一片痴心!”耶律寒知道要让对方将安宁嫁给他并不容易,所以他此刻也只能是暂时收了自己的气焰,希望能够成功,到时候,他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大皇兄了。

    “耶律寒,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文帝看着耶律寒那一脸淡定的样子,好像料定了自己一定会将安宁嫁给对方一样,文帝的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

    “大苍皇上,我自然是知道我在说些什么的,我和安宁情投意合,一见倾心,希望大苍皇上不要棒打鸳鸯!”

    “好,好你个棒打鸳鸯,可是你可知道你如今的身份,你觉得,你配得上安宁郡主吗?”最后四个字,文帝咬得很重,可见他的愤怒和不甘了!

    “耶律寒知道自己如今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质子,但是耶律寒可以保证,只要大苍皇上将安宁嫁给耶律寒,耶律寒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等到耶律寒当上了契丹王的时候,耶律寒定然好生对待她!”

    “你如今不过是个质子,你这样,未免太过狂妄!”一个远离家乡的质子,就算是曾经有再多的丰功伟绩,可是也已经过去了,文帝看着耶律寒那一脸笃定的样子,心里可是恨得紧呢!

    “大苍皇上,我愿意以三座城池作为聘礼迎娶安宁郡主,还望大苍皇上成全!”见文帝不为所动,耶律寒也只好打出了王牌了,如今是最好的时机,只要他娶到了安宁郡主,许下这个承诺,他相信,文帝会帮他的忙的。到时候他得了契丹的天下,还会在乎这三座城池吗?更何况,只要他当上了契丹王,以他的魄力,这三座城市,迟早还是他囊中之物!

    耶律寒虽然生在彪悍的契丹族,可是不得不说,他也是一个十分有魄力的人,知道有舍有得,他这话一出来,不仅仅是文帝惊到了,连一旁的南王,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不知道耶律寒这是闹的哪一出了!

    “你这话可是当真?你可知道,三座城池,可不是小数目!”听到耶律寒这么说,文帝纵然是早就有所察觉,也不免为耶律寒的魄力所震到了。

    “我确定,我对安宁郡主的心天地可鉴,这三座城池能换来她,我愿意!”耶律寒本以为文帝马上就会答应了,却不曾想,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文帝的回应。最后在他的耐心即将没了的时候,文帝才终于是开口了,“三座城池虽然是大礼了,可是你如今只是一个质子,你的许诺,也不过是空口无凭罢了,你让朕如何信你?”

    耶律寒完全没有想到文帝并没有被自己抛出去的诱饵迷昏了头,反而十分的镇定,心里不由得有些诧异,对文帝,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了,“耶律寒如今虽然只是一个质子,可是大苍皇帝也该知道,耶律寒在北方的实力。只要大苍皇帝愿意给我方便,伸出援助之手,他日我登上王位,定然不会忘了大苍皇帝的帮助。今后我契丹,绝不侵犯大苍!大苍皇上觉得如何?”自古契丹和大苍都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大苍富饶,契丹相对而言较为贫困,尤其是北边气候不好,许多作物都无法生存,这也是契丹一直侵犯大苍的原因。

    耶律寒许下的这个承诺可以说是比之前的三座城池还要来的诱人,没有了边疆的侵扰,大苍的子民都会平稳许多,北边也得到了发展,这对一个有抱负的皇帝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礼物了。

    “二皇子许下的都只是口空的承诺,这让朕如何信服呢?而且朕凭什么帮你?”笑嘻嘻的看着耶律寒,文帝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心动,这让耶律寒的心里有了点点的困惑和不安,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事情,超出了他的控制了。

    这是怎么回事?

    “大苍皇上如果不信,我们可以私下签订契约,大苍皇帝觉得如何?”不得不做出让步,耶律寒此刻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先一步的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底牌和底线,如今他有些被动了。

    可是,现在也容不得他后悔下去,不然到时候吃亏的,也只能是他自己!

    “二皇子的诚意朕如今是看到了,只是三座城池朕觉得,还不足以让朕心动!”这是要加价了,耶律寒看着文帝那张笑得欠扁的脸,忍住冲动,咬了咬牙,“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愿意再送两座城池,大苍皇帝觉得如何?”

    “二皇子果然爽快!”笑嘻嘻的看着耶律寒,耶律寒看着文帝那张狐狸脸,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一样,只是如今,也容不得他后悔了,“我所做的,也不过是让大苍皇上看到我的诚意罢了,如此,大苍皇上可曾满意?”心都在滴血了,耶律寒本来看文帝那一副儒雅的样子,完全没有契丹族的彪悍,还以为文帝是一个很好操控糊弄的人,只是如今,他却是想错了。

    都怪他轻看了对方,被对方这柔和的外表给骗了,早知道,他就该按兵不动,等着对方主动上门才好!

    耶律寒虽然是有些后悔,却也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如今,他能娶到安宁郡主才是要紧事情,以后的事情,他相信,他会慢慢解决的!

    “二皇子如此诚心,朕定然是会接受的,二皇子以后有些什么需要,尽管说就是了,朕定然帮忙!”文帝这会儿终于是松口了,笑着看着耶律寒,没有想到耶律寒这人为了达成霸业,的确也是一个舍得的人,如此可见,以后这人定然是一个劲敌,他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这是自然,多谢大苍皇上的成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耶律寒如今也是放下了心了,虽然损失有些多,不过那也都是还没有成影的事情,等到他继承了契丹王的王位,还不是由他自己说吗?更何况他只说给了,没说自己不会要回去!虽然这样无耻了些,可是他们这私下订的协议,他就不相信文帝会让别人知道,所以耶律寒压根就不担心就是了。

    “你既然一片诚心,朕自然是不好拒绝的。只是你要求娶的人是安宁郡主,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虽然应允了,可是南王没有应允,二皇子,你想要娶到安宁郡主,你自己可是得加把劲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文帝也没有给出过多的承诺,反而将一切都交给了耶律寒,耶律寒听到文帝那么说,心里暗骂文帝老狐狸,面色却是笑嘻嘻的看着南王,一脸的讨好了,“南王,耶律寒是真心的喜欢安宁郡主,也是真心求娶,如今皇上已经答应了,还希望南王可以成全!”

    “……”南王如今可以说是进退不得了,看文帝的意思,是不反对了,那他自己呢?他如果反对,会不会引起文帝的不满?可是如果他答应了,真的让安宁远嫁契丹,将来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岂不是得遭殃?

    南王面临这个难以抉择的问题,为难的看着文帝,却见对方只是对自己笑了笑,并不打算帮忙了,“南王,今日的事情,朕作为长辈,也是不好多说的,安宁是你的女儿,她的婚姻大事,还是交给你处理的好,也免得将来,你们对朕有些偏词!”这一次所做之事,其实文帝对南王还是有些愧疚的,只是这一切也不过是安宁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就是了。

    “皇上!”南王怎么都想不通,怎么文帝会同意了呢?这耶律寒的话,虽然听起来十分的诱人,可是这契丹人一直都很狡猾,而且十分的彪悍,谁知道他会不会信守承诺?

    难道皇上真的是看中了那五座城市吗?所以想用安宁,换得北边的太平?

    南王怎么都想不通,这会儿,只能犹豫的站在那儿,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耶律寒见着南王吞吞吐吐的,眼底划过一抹得意,最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佩,“南王,我知晓你是舍不得宁儿的,只是宁儿和我已经私定了终生,还望南王成全!”

    “怎么可能?”南王看到那玉佩,再看到那玉佩上的“宁”字,整个人都顿住了,如果说之前的流言他还只是愤怒,这会儿,已经是狂怒了!

    他怎么会有那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这让他以后怎么做人?让南王府怎么见人?

    如果说之前的南王还有一点是相信安宁是被人陷害的,如今却是完全没有了,这玉佩已经说明了一切,文帝见状,叹了口气,“南王,这玉佩朕刚才也是见着了,的确是安宁所属。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南王,可是在文帝看来,江山更为重要,此时此刻,他已经做好了选择了。

    “皇上!”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文帝,南王之前还在想文帝怎么会答应,如今想来,也终于算是明白了!

    心里满是愤怒,如今这一切都是安宁自作自受,南王也不打算继续帮着她了,咬了咬牙,南王一脸的愤怒,此刻,完全不管了,“既然安宁和契丹二皇子心意想通,臣,无话可说,一切听凭皇上做主!”如今,他是什么都做不了了,安宁都将贴身之物送给了耶律寒了,他纵然是阻止了这婚事,将来安宁也无法再嫁得好了,反而会影响整个南王府。所以,如今的南王,也只能牺牲安宁一人,保全南王府的周全了!

    “既然如此,那朕即刻赐婚,如今事态已经扩大,为了避免流言继续下去影响南王府,朕会妥善处理这事情!”这算是许了南王一个承诺,不会因为安宁就影响南王府,这也让南王松了口气,放心了,“多谢皇上!”

    一旁的耶律寒听了,心里也是一喜,“多谢大苍皇上成全!”

    “二皇子先去休息吧,婚礼一事,朕自会让人准备,希望二皇子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大苍皇上放心,我不会让宁儿受到委屈的,她虽然只是我的侧妃,可是我会好好待她的!”

    “你能做到就好!”

    “那我就先告辞了,婚礼的事情,还劳烦大苍皇上费心了,我也会准备,不会委屈了宁儿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休息吧,赐婚的圣旨,朕拟好后就让人送去!”

    “多谢皇上,告辞!”耶律寒是得意洋洋的离开了,走路都跟风一样的,整个人觉得十分的欢快,他几乎可以看到自己坐在那王位之上,享受万人的膜拜了。

    看来,他做的决定,的确是对的,来到了这里,得到了大苍的支持,他的王位,还不就是唾手可及吗?

    ……

    看着耶律寒走了,南王心里也是堵着一口气,十分的不痛快了,文帝见着了,叹了口气,“南王,你可是怪朕?”南王府在大苍一直都有着不一样的地位的,多年来掌管江南,虽然没有在朝堂上占领一席之地,可是南王府的富饶,还有经久不衰的圣宠,一直都显示着南王府的繁华。如今文帝这样做,还真的担心南王会因此生出不满来了。

    “皇上,臣怎么会怪您呢?这一切也不过是安宁她自作自受罢了,如果可以,臣宁愿没有这个女儿,差点让南王府蒙羞,害了家里其他的人了!”以前还觉得这个女儿乖巧懂事的,南王也是疼爱,可是现在,南王恨不得安宁从来没有出生过了,也好过因为她,害得南王府的基业都毁于一旦了!

    “这孩子从小就聪慧,只是有的时候,聪慧过了头,或许也不一定是好事情。如今之事,对她,对南王府都造成了不小的损害,朕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全大局,让你们父女分离,实在不想朕的本意。只是她如今名声已毁,呆在大苍,始终都没有办法嫁进好人家去了,朕这么做,也希望南王不要有芥蒂才是!”

    “皇上严重了,皇上英明,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多谢皇上对臣的信赖,皇上不怪罪,臣就已经很满足了!”文帝所做,的确是最好的结果了,安宁远嫁,时间久了,这事情自然也就渐渐的被人淡忘了,可是安宁一直都在这里,那他们南王府,岂不是一直会被人戳脊梁骨吗?

    这点是非,南王还是很清楚的,所以能在文帝不因此对他们南王府存在忌惮的情况下,这样处理,南王已经很满足了。

    大不了,就当是没有这个女儿就是,今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相干了!

    “南王能如此想朕很欣慰,南王你可以放心,安宁的事情,朕不会怪你,你依然是朕信任的臣子,江南也依旧需要你!”

    “多谢皇上的信赖,臣自当好好管理江南,给皇上分忧!”

    “嗯,今日让你受累了,你且回去休息吧,赐婚的事情,朕会尽快处理好,不会让安宁影响到南王府的名声!”知道南王在意的是什么,文帝此刻,自然是要好好安抚的!

    “多谢皇上,臣谢主隆恩!”跪下谢恩,南王一脸疲惫的离开了,这一生都是丰顺的,如今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南王还真的是有些累了。

    等到南王离开,文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往日里的儒雅,也完全不见,此刻他的脸上带着帝王的深沉,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让人完全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出来吧!”

    文帝话一说完,就只见着一袭月白色的身影出现了,好像清风一样的,着实是让人想不到,刚才这后面,竟然是一直有人在听,却没有人发现罢了。

    “刚才的话,你可是都听到了?”文帝看着面前的男子,脸上有些凝重,不过眼底还是有些柔和的,他能让男子听到这些话,可见对男子的信赖。

    “嗯,臣已经听到了。”男子的声音温润如玉,带着点点的磁性,好像那香醇的美酒一样的,很容易就让人醉了。拥有这样声音的人,定然也不是一般的男子,只见男子完全走到文帝的面前,那鬼斧神凿的面孔,好像那打磨的上好的白玉一样的,温润,却又带着点点的清冷,如画般的容颜上始终都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给人温柔的感觉,却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了。

    “你觉得耶律寒这人如何?”示意男子坐下,文帝也坐着,端起茶杯喝茶,男子也不客气,喝了一口,笑了笑,“皇伯伯还真的是会享受呢,这上好的云雾,可是难得,加上这天然的泉水,让人喝着就觉得浑身舒畅!”

    “好了,你喜欢一会儿自己去内务府拿就是了,何必说这些话呢?”

    “多谢皇伯伯!”男子高兴的笑了,想着心爱的女子的父亲,不就是最喜欢这茶叶了吗?他拿去正好孝敬孝敬。

    “你呀,朕平时还少了你好的东西不成?不就是云雾而已,以前朕也没有少送你,用得着那么高兴吗?”文帝有些无奈的看着秦之衍,眼底有些宠溺,也有些遗憾就是了。

    如果这是自己的儿子,那他就完全不用担心继承人的问题了,他完全就有这个能力继承皇位!

    其实文帝也不是没有想过让秦之衍继承皇位的,只是秦之衍的态度坚决,而且秦之衍又不是皇子,文帝也勉强不得就是了。

    哎,那么天资聪慧的男子,为何就对这皇位没有兴趣呢?难道这皇上就那么不好吗?

    想起曾经笑着试探秦之衍的时候,秦之衍那避之若浼的样子,文帝也只能摇了摇头,心里暗自惋惜了。

    “皇伯伯虽然送的多,可是这一次的云雾极好,而且臣听说也极其难得吧?这才最是珍贵了。”

    “好好好,你喜欢自己去拿就是了,别跟朕转移话题,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了,这耶律寒不好掌控!”

    “皇伯伯,我们一开始,不就没有打算掌控他吗?既然如此,皇伯伯何需担心呢?”有了云雾,秦之衍就又有了借口去相府了,心情高兴,这会儿,也巴不得赶紧的去拿了云雾走人了。

    “你说的也是,只是这耶律寒明显比那契丹大皇子技高一筹,我们让他们两人互斗,那契丹大皇子斗得过他吗?”这才是文帝最担心的,之前还觉得这耶律寒不过是莽夫一个,可是如今看来,这人也不是有勇无谋的。

    一个知道取舍的人,懂得避其锋芒,寻求外援,到了如今的境界,也不慌不忙的,甚至如此自信,这人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忌惮!

    “皇伯伯多虑了,这耶律寒如今可是在大苍,不是在契丹,纵然他有再大的才能,天大的势力,难道还能伸那么远?那契丹大皇子虽然比不得耶律寒的智谋,可是他到底是契丹王后所出,支持他的人不少,我们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定然可以迅速的成长,到时候耶律寒想要对付他,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