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愤怒之极
    文帝听了秦之衍的话,也终于是彻底的放心了,“你说的极是,如今看来,这耶律寒还不能那么早就放回去,不然那契丹大皇子要是不争气的话,我们岂不是给他人做嫁衣了?”北边动荡了多年,一直都没能得到真正的平静,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文帝当然不会放过!

    “皇伯伯说的极是,这耶律寒还要迎娶安宁郡主,想来最近,也是不会赶着回去了。”

    “呵呵,衍儿啊,这安宁嫁给了耶律寒,你可真的舍得?”笑嘻嘻的看着秦之衍,文帝对安宁的心思,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他以前是觉得安宁不错的,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在文帝看来,已经配不上秦之衍了。只是文帝还是想确定秦之衍的想法罢了。

    “皇伯伯,这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他们既然情投意合,与我,又有何干呢?”如果说以前对安宁还有一些小时候的情谊的话,经过了这些事情,秦之衍对安宁,也只剩下冷漠了。

    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苏兰芷的,所以安宁也注定了此生,只能是他的敌人了。他这么对待对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衍儿啊,你这性子,可真真是伤人啊,如果安宁知道了,怕是会哭死去的吧?”摇了摇头,文帝对秦之衍的性子,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或许秦之衍外表看起来很好说话,也很让人亲近,可是你认真观察,就会发现他始终都与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进了他的心里的人,他会掏心掏肺的对待,可是不曾进入他心里的人,他是完全不屑一顾的!

    “她会怎么想,不管我的事情。”一脸的淡漠,秦之衍是真的不在乎安宁郡主,文帝见了,也放心了,“你不在意就好,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接下来的事情,朕就交给你处理了。”

    “皇伯伯放心吧,我会将事情都处理好的。”

    “好好,午膳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你就留下来陪朕一块儿用膳吧!”

    “皇伯伯,我今日已经和父王母妃说好了陪他们吃饭的,我就不留下来了。”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留你了,改日吧!”有些可惜,可是秦之衍都那么说了,文帝也不好强留了。

    “皇伯伯告辞!”

    ……

    文帝见着秦之衍走了,叹了口气,“可惜啊。”如果这人是他的儿子该有多好,这样,至少秦之衍无法推卸这些责任了。

    可是为何,对方偏偏只是他的侄子呢?他明明那么看重对方,甚至想要排除异议将皇位继承给他,为何他就完全没有这心思呢?

    文帝想着自己那几个儿子明争暗斗的厉害,手足相残,再看看秦之衍,着实是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秦家的子孙,差别却那么大呢?

    “皇上,午膳时间已经到了,是不是要传膳了?”李公公看着文帝的样子,此时此刻纵然明白文帝所想,也是要装作不知道的,不然他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嗯,传膳吧!”

    “皇上要不要去哪位娘娘那里吃呢?”见文帝心情有些不好,李公公也是想文帝有个人陪着吃饭,或许心情好些就是了。

    “不了,今日朕还要一些折子要看,就不去了,在这里吃吧!”文帝这会儿也没有心情去各处娘娘的寝宫了,今日的事情让文帝格外的高兴,可是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所以,他还是得时时刻刻都注意着才是。

    ++++++++++++++++++情节转换线

    “竹叶,父王是不是回来了?”安宁见南王出去很久了,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大了,不停的让人去打听,可是好久好久都没有见着南王回来,安宁总觉得不安心了。

    为什么父王还没有回来呢?难道进宫不顺利吗?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她的心会如此不安?

    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的,安宁已经让人去问过很多遍了,还没有南王的消息,就差亲自去门口等着了,只是如今她已经被禁足,安宁也无法出门就是了。

    “郡主别担心了,许是王爷在路上耽搁了,奴婢再去问问就是了。”竹香如今已经被打了五十大板,就因为照顾安宁不利,如今半条命都没有了,竹叶也是担心自己会有同样的下场,如今可是格外的留心了。

    “好,你快去,如果看到父王,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我得问问事情到底如何了才好!”不然她不会放心的!

    “郡主放心吧!”这一次竹叶去了许久,只是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安宁见了,十分的着急,“怎么样?父王回来了没有?”

    “郡主,王爷刚刚已经回来了。”

    “那你怎么没有让父王过来?我不是已经交代你了吗?你是怎么办事情的?”南王回来了,安宁稍微心安,只是没有亲口问问,她还是不能完全的放下心啊!

    “郡主,王爷回来的时候心情很不好,而且奴婢也说了,只是王爷,王爷他……”剩下的话竹叶也不敢说了,生怕安宁会将怒气撒在她的身上!

    “父王说了什么,你快说啊,别吞吞吐吐的!”死死的拉着竹叶,安宁如今,只觉得有一种恐惧,开始一点一点的,蔓延她的全身了!

    “郡主,王爷他,他说他不想见你!”死就死吧,反正竹叶也不敢撒谎,不说还是被责罚,还不如一次性说了,也好一次性罚完了才好!

    “你,你说什么?”安宁完全不相信竹叶的话,怎么都不相信,南王回来了会不见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父王怎么可能会不见我呢?”气急的拉着竹叶,竹叶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被安宁给掐断了,整个人格外的紧张,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郡主,王爷回来以后,心情十分的不好,而且奴婢去见王爷的时候,王爷十分的震怒,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竹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南王妃的眼神,也着实是吓人,竹叶都被吓到了,这会儿想着都觉得心惊!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刚才说错话了?”如今安宁,也只有想到这个可能了,看着竹叶的眼神,也充满了愤怒!

    “郡主,奴婢,奴婢就是照着郡主说交代的说的啊,只是王爷听到郡主的名字,更加的愤怒了,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还望郡主恕罪!”竹叶如今也是摸不着头脑了,总觉得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可是她们确实不知道的,如今想来,竹叶也觉得,事情似乎有些超出控制了。

    “怎么会这样?”脸色突然就白了,安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就往门口走去,“不行,我得去见父王,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郡主千万不要啊,王爷刚才十分的震怒,郡主如今去,不是自讨苦吃吗?更何况王妃已经交代下去,让郡主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郡主这样出去了,王妃知道了,怕是要责骂的!”竹叶死死的拦着安宁,竹香的下场她已经是知道了,她可不想也有同样的下场!

    此刻竹叶是后悔死了自己是安宁的贴身丫鬟了,不然也不用这样子成天都提心吊胆的啊,明明犯错的是安宁,为什么受苦受罚的,却是他们呢?

    “你如今也要拦着我吗?到底是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安宁如今都没得自由了,心里着实是恼怒,更何况她现在揪着一颗心,实在是难受啊!

    “郡主啊,王妃的命令,奴婢不敢违抗,还望郡主不要让奴婢为难!”死死的拦着安宁,竹叶如今可不想让安宁犯错了,不然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你给我滚开,狗奴才,你是什么人,胆敢拦着本郡主?”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遵从王妃的命令,还望郡主体谅!”

    “还望郡主体谅!”屋中别的人也都纷纷跪下了,如果以前他们还不敢拦着安宁,那也是碍于安宁的身份,可是竹香的下场他们是已经看到了的,如今可是万万不敢由着安宁的性子了!

    “好,你们都很好,都不把本郡主放在眼里了不是?”安宁看着这一群的人,这会儿不是在逼她吗?

    他们凭什么,不过是奴才而已!

    “郡主息怒,郡主有什么事情,直接交代奴婢们就是,还希望郡主好生休息!”齐齐跪下,大家这会儿是打定了主意要拦着安宁了,安宁无法,抬起腿就是猛踢,大家也不敢反抗,最后,安宁狠狠的打了几个人,放下了狠话,终于是出去了。

    安宁一出去就往南王的院子跑去,一路上看着大家看自己的眼神带着怪异,安宁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就跑过去,可是才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我要见父王,你们闪开!”

    “郡主,王爷有令,谁都不见,还望郡主回去!”

    “不行,我要见父王,你们滚开,谁让你们拦着我的?”

    “郡主息怒,王爷的命令,奴才们不敢违背!”安宁如今是大门都进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紧闭着的门,却十分的不甘心,“父王,安宁求见,还请父王见安宁一面!”

    “父王,安宁想见父王,还请父王见安宁一面!”

    ……

    求也求了,叫也叫了,只是那门始终都不曾打开,最后连南王妃都惊动了,看着这仗势,也都吓到了,“宁儿,你给我闭嘴!”没有想到南王一回来就在书房里待着了,也不肯见安宁,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派来通知一声,南王妃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了。

    “母妃,父王为什么不肯见我?”看着南王妃,安宁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的,满腔的委屈,终于是释放出来了,看得南王妃好不心疼,可是如今状况不明,南王妃也不好做些什么,“宁儿,我不是吩咐了你乖乖待在院子里吗?你这个,是不是不将我这个母妃放在眼里?”

    “母妃,我没有!”

    “那你就给我回去!”

    “可是父王这里……”没有见到南王,安宁实在是不甘心,而且也不安定啊!

    “听话,回去!”

    “母妃,我想见父王,请你……”

    “耳朵聋了吗?我让你回去!”安宁的话,被南王妃直接就打断了,南王妃的脸色带着不悦,安宁知道,自己今日,怕是没有办法见到南王了,“母妃……”

    “竹叶,将郡主带回去,没有本妃的允许,以后不许郡主出院门,知道吗?”

    “是,奴婢知道!”

    “今日你们失职,一人去领十大板,下一次就一人三十大板,知道吗?”三十大板,对女子来说,那颗是酷刑了,竹叶听了浑身都抖了,再也不敢让安宁出门了,“奴婢知道!”

    “知道了还不快带郡主回去,好生照顾着,知道吗?”

    “是!”大家如今都感觉到风向变了,这会儿几个人围着安宁,就要带她回去,安宁看着南王妃,实在是不明白,南王妃为何要这样子对她,“母妃……”

    “宁儿,如果你还认我这个母妃,你就给我乖乖的待在院子里,知道吗?”这话,已经是很严重了,安宁知道,自己再反抗,南王妃一定不会再顾及母女情谊。心里不由得有些悲凉,总觉得自己的命运充满了荆棘,偏偏前面一片迷雾,她实在是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了。

    南王妃看着安宁那呆愣的样子,也知道今日对安宁来说,的确是很大的打击了,心里到底有些不忍心,只好软下来了,“你先回去,我会去问你父王的,到时候就去告诉你,听话!”闻言,安宁脸上划过一抹欣喜,终于是乖乖的答应回去了,“母妃,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南王妃看着安宁那样子在,再想着南王今日的异样,叹了口气,心里隐约的也猜到了什么,只是不甘心罢了,“告诉王爷,我想见王爷!”这事情不弄清楚,别说是安宁了,就是她,也不会安心的。

    “王妃,王爷说了,谁都不见!”

    “你再去说一次,就说我想见王爷!”如今看来,事情似乎很不好,南王妃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南王如此生气,看来,她是得做好准备了。

    “是,王妃!”守门的人间南王妃坚持,也只好去禀告了,好在南王还是愿意见南王妃的,南王妃心里松了一口气,只是当她进去看到南王的时候,整个人都镇住了。

    天啊,她可从来都没有看到南王这幅模样,难道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王爷,你这是……”南王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沉重和愤怒,南王妃不难想象,南王在宫中,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王妃,你也无需问了,家里要办喜事了,你让人准备一下吧!”南王此刻已经十分的疲惫了,刚才安宁在外面闹,更是让他觉得心烦,如今连带着对南王妃,南王也没有了耐心了。

    “王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府中要办喜事,到底是谁?”听着南王那明显不耐烦和愤怒的语气,南王妃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了,所以她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只是偏偏,都是事与愿违罢了。

    “谁办喜事?自然是你的好女儿啊,难道还有谁?”南王看着南王妃,嘴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容,曾几何时,他也以为这个聪慧的女儿会给他们南王府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所以对安宁,他也是重视的,偶尔还有一些纵容。只是他不曾想到,对方非但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荣耀,反而是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了!

    如今文帝虽然说是不介意,可是以后呢?万一将来这耶律寒跟大苍作对,安宁作为耶律寒的侧妃,难道文帝一点都不介怀吗?

    南王几乎都不敢想象那一刻的到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了。

    “王爷,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南王妃听着南王的话,一时半会儿,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什么意思?王妃你莫不是装糊涂?你的女儿,不就只有那一个吗?如今她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这嫁人的事情自然也是该准备了。之前我们一直都没有给她准备,说不定她心里早就不满意了,所以自己去找自己喜欢的人去了,如今木已成舟,我们这做父母的的,除了给她操办婚礼,还能做什么呢?”话语里的讽刺意味十分的明显,就是南王妃也听出不对劲来了,“王爷,请你说清楚,宁儿什么时候定亲了,为何臣妾会不知道?”

    “王妃啊王妃,你的好女儿做的事情,你这个做母妃的都不知道吗?她既然都已经跟人交换了定情信物了,难不成你这个做母亲是还被蒙在股子里不成?”南王想着自己在宫里所受到的屈辱,如今连带着南王妃都责怪上了,只觉得是南王妃没有好好的教导安宁,所以才成了如今的样子!

    “王爷,能不能请你将事情将清楚,臣妾实在是糊涂了。”听着南王句句讽刺,南王妃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了,只是南王始终都没有讲到点子上,南王妃也是有些着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