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该不该放弃?
    看着秦之衍一脸不信的表情,秦轩也只好收起了自己的玩笑了,“衍,果然什么都是瞒不住你的,你都不能装作不知道吗?”语气有些无奈,秦轩看着秦之衍这样子,就知道秦之衍是要过问这件事情了。

    “轩,说吧,到底怎么了,我瞧着你很不对劲!”虽然秦轩表现的很好,可是两人终究认识多年了,秦之衍对秦轩,还是很了解的。

    “呵呵,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错啊!”嬉笑着看着秦之衍,秦轩的语气很是松快,可是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他越在意的时候,就越是喜欢用松快的语气,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刚才去那里,也是因为南希县主找我罢了,放心吧,没事的!”轻松的语气,看起来秦轩并不放在心上。可是秦之衍知道秦轩和南希县主的事情,当然知道,事情没有秦轩说的那么简单。

    “她找你有什么事情吗?”两个人约了那么远,秦之衍觉得南希县主不会是那么无聊的人。

    “哎,衍,她让我去向父皇求得上一次的许诺,让父皇赐婚。”叹了口气,秦轩的眼中有些黯然和无奈,对南希县主的要求,秦轩自然是无法答应的。

    “轩,其实你们这些年在北方,也算是熟识了,青梅竹马也不为过,你这是为何……”

    “衍,我如今的身份如此尴尬,你觉得她跟了我会有幸福吗?而且如果我真的去求旨娶了她,那些人会轻易的就成全我们吗?你别忘了,荣华郡王手上的兵权,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南希县主的!”这些年,有过挣扎,也有过彷徨,可是秦轩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定,从来都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如今,也是一样的。

    如今的他,什么都没有,他拿什么给对方承诺?

    与其害了对方,还不如就将对方推离开,这样对谁都好!

    “轩,你这是何必呢?南希县主是一个不错的女子,而且她对你也是一片倾心,你就不能多想想吗?你也不小了,难道你想等着他们给你送人去吗?”

    “这个问题你就不要担心了,这些日子他们明里暗里的往我身边送人,我也都收了。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如今的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无法还手,只能挨打的稚儿了,他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也不会轻易的被人所左右了。

    “嗯,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这些日子他们动作十分的平凡,我送给你的那些人还够用吗?”

    “放心啦,够用的,谢谢你了。”

    “我们是兄弟,无需说这些客套的话!”

    “衍,真的谢谢你,还有秦王秦王妃,如果不是你们,我怕是早就是一堆白骨了!”秦轩如今想起曾经的那一切,都觉得整个人都是冰冷的。

    “说什么呢,当年你母妃对我母妃,不也是多番照顾吗?”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情,一年前的人怕是最得圣宠的吧?如今也不会隐忍光芒,被禁锢在北边贫寒之地了。

    “呵呵,今日索性也没事了,走,我们喝酒去,以后机会不多了!”想起了什么,秦轩的眼底有些黯然,只是他很快就掩饰下去了。

    “皇伯伯已经说了让你回去的日期了吗?”听秦轩的语气,怕是不会久留了,秦之衍看着对方,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秦轩这些年几乎都没有踏入京都一步,如今好不容易领了圣旨进京,秦之衍还以为,文帝是放下了。可是从最近的情况来看,文帝依旧对秦轩不管不顾的,冷漠的紧,甚至自从宴会后就再也没有召见过秦轩了,秦之衍也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那些人的动作如今越发的频繁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到时候,可该如何是好!

    “嗯,已经定下了,再过几日那耶律寒就要回去契丹了,到时候我护送他回去!”

    “这么快?”

    “最近契丹那边动作太频繁了,契丹大皇子基本掌控了大权,父皇怕是再生变故,便提前让他回去了。”

    “如此,我们怕是又有些日子见不到了。”

    “总会有机会的,走吧,喝酒去,今日我们不醉不归,就当做是为我践行了!”

    “好,走!”两人虽然一直都有书信往来,却是很少能够见到面的,如今马上就要分离了,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秦轩和秦之衍尽情的喝酒,交谈,直到两人都醉了,这才终于是作罢!

    “衍,我就求你一件事情,等我走了。请你帮我照看一下南希县主,她自幼都在北方,如今来了这里,肯定有许多是不适应的。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是需要你帮衬的,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她。这一次她进京是奉了皇命的,父皇看在荣华郡王这些年镇守边关辛苦,想要给南希县主找一个如意郎君,也好免了荣华郡王的后顾之忧。只是话虽然如此,父皇定然也有他的考量,所以衍,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二,我希望她可以找到一个有能力护着她的人,而不是沦为父皇笼络朝臣的工具了,行吗?”看得出秦轩是关心南希县主的,只是有的时候,他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感情,归根究底,也不过是因为他做不到承诺罢了。

    如今他自身难保,他何苦多牵扯一个人进来呢?

    “放心吧,轩,我会帮你看着的!”看着好友那么压抑的样子,秦之衍的心里也很是不好受。虽然他也很想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他也尊重秦轩的想法,如今,也只能是尽可能的帮着秦轩看着南希县主了,希望将来,会有转机的吧?

    “好兄弟,谢了,改日我们再喝,今日,就到这里吧!”人都有些醉得不大清醒了,秦之衍见状便亲自送了秦轩回去,来到轩王府门口的时候,秦之衍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看着秦轩醉醺醺的样子,眼底满是受伤,“武成王,他怎么喝醉了?是不是心情不好了?”

    “南希县主别担心,刚才我们只是多喝了些,很快就好了的,他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笑了笑,秦之衍觉得此时此刻,看着南希县主这样子,还真的是有些尴尬了。

    “是吗?武成王,我扶他进去吧!”伸手就想要扶秦轩,只是秦之衍避开了,南希县主看着秦之衍如此,有些诧异和委屈,“武成王,你这是为何?”

    “南希县主,这里不是北边,而且京城,县主的一言一行都会被大家看在眼里,如今大庭广众之下,还望郡主注意一二。”虽然不想伤害面前的女子,可是秦之衍知道秦轩的选择,也知道秦轩对南希县主的维护,所以,秦之衍也只能做恶人了。

    “武成王,连你都不赞同我们在一起吗?”忧伤的看着秦之衍,南希县主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对秦轩的心意,反正她也知道秦之衍和秦轩的关系不一般,她也无需掩藏就是了。

    “县主,我不是不赞同,只是有的时候,很多人都是身不由己的,还希望县主能够明白。”

    “呵呵,明白?我怎么不明白,可是你们怎么知道,你们所选的,就是我想要的呢?”摇了摇头,南希县主眼中的泪水都渐渐的盈满了眼眶了,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要自以为是的做出选择,完全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权利呢?

    “县主能明白那是最好不过了,轩他醉了,我扶他先进去,县主还是先行离开吧,有什么事情,下一次再说!”心下叹息,秦之衍此刻也只能做那个冷脸的人了,扶着秦轩就走了,留下南希县主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那儿,许久许久都没有反应。直到看到秦之衍和秦轩的背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南希县主才满脸泪水的离开了。

    ……

    “先去跟着她,确定她没事了再回来!”秦之衍听说南希县主走了,不大放心,吩咐冷风去跟着,这会儿才让人好生的照顾秦轩,自己离开了。不过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到底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希望这一切终究都可以有个解决的办法吧,不然这样下去,大家都是痛苦的。

    ……

    接下来的几日,也算是太平,安宁嫁给了耶律寒,也不知道是认命了,还是心里有了别的谋算,这些日子都格外的乖巧,进宫谢恩,对待耶律寒也都是顺从的,看起来温温顺顺的,一副任命的样子,这倒也让不少人放心了,只是苏兰芷听说这回事,心里有些唏嘘,绝对不会相信这安宁突然就会放开这一切的。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那人马上就要走了,就算是以后再想要算计陷害自己,也是鞭长莫及,自己以后多注意一些就好了。

    苏兰芷现在是巴不得安宁和那耶律寒早些走才好了,也免得总是找自己的晦气。这一日就到了安宁和耶律寒离开的日子,安宁几人进宫谢了恩辞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走了,苏兰芷也不去看热闹,只是在家里做香囊了。

    看着面前的香囊,苏兰芷心下有些叹气,也不知道秦之衍是发了什么疯,一个大男人要她绣香囊,苏兰芷看着这料子,心里想着该做的花样,就有些头疼了。

    这送给男子香囊,前世虽然送了许多次了,可是今世还是第一次,而且送的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苏兰芷不得不认真的对待了。

    只是男子比不得女子,不可能用那些太香的东西的,这样也是不好,苏兰芷想了许久,终于是决定放些药草进去,反正秦之衍平素肯定也是有许多事情的,苏兰芷决定放些凝神静气的药草进去,这样子秦之衍带着,对身子也是好的。

    里面放的东西苏兰芷是早就准备好了,只是这绣的花样,也是得讲究的,不然和秦之衍不衬,就不好了。

    这会儿正在纠结花样子的事情,云珠轻轻的就进来了,“小姐,南希县主来了。”

    “南希县主?”她怎么会来?

    在苏兰芷看来,自己和南希县主的关系虽然是不错的,可是好像还没有好到没有打招呼就上门的程度吧?

    想起之前秦之衍跟自己说的事情,苏兰芷对南希县主也不由得多了一份同情了,尤其是想着南希县主前世的归属,苏兰芷对南希县主还真的是有种复杂的心情了。

    “小姐,你去见吗?”

    “自然是去的,这东西你帮我收好!”这到底是给男子做的,虽然屋子里都是信得过的,多多少少对她和秦之衍的事情也算是有个大致的了解,可是该收好的东西还是要收好,也免得意外发生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会收好的。”

    “嗯!”苏兰芷起身,见自己就穿了一件寻常的家居服,有些不大妥当,换了衣服便出去了,出去的时候正好慕容嫣和苏青岚已经在和南希县主说话了,苏兰芷看着南希县主带来的礼物,瞧见对方虽然是笑着的,可是眉目间有些忧虑和憔悴,有些日子没见了,南希县主原本红润的脸也消瘦了,苏兰芷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了,“爹爹,娘亲,南希县主!”

    “兰儿,你来了,南希县主说是来看你的,你们可得好好的叙一叙!”慕容嫣见着苏兰芷来了,虽然有些好奇女儿什么时候和南希县主的关系那么好了,不过她聪明的没有问,也没有表达出疑惑罢了。

    “南希县主太客气了,我都还没有来得及上门拜访,你倒是来了,还带来了那么多的礼物,实在是客气了。”苏兰芷看着南希县主带来的礼物,礼数上是做的极好了的,不过苏兰芷对南希县主今日造访,还是有些好奇的。

    “早就想来看看你了,只是我见你也很少出门,以为你很忙呢!今日突然打扰,希望你们不怪才好!”南希县主也知道自己突然拜访有些唐突了,可是她来到京城,所认识的人也不多,而且熟悉的也少,她思来想去,也就觉得苏兰芷是一个可以放心的人了,所以今日也终于是按耐不住,过来拜访了。

    “南希县主客气了,你能来,是我们的福气,我们怎么会怪罪呢?兰儿,南希县主今日是特意来看你的,你们好好聊聊,我们两个长辈就不凑热闹了,也免得你们不自在!”慕容嫣聪明的看出南希县主今日的目的是苏兰芷,说了几句以后就和苏青岚一起撤了,苏兰芷看自家父母那么识趣,笑了笑,招呼南希县主喝茶吃点心,南希县主笑了笑,有些尴尬的就喝茶了。

    过了一炷香的样子,南希县主到底还是坐不住了,也是受不了那么安静的情况,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苏兰芷那一脸带着淡笑的样子,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突然拜访生气了,“苏小姐,我知道今日拜访有些冒昧,希望苏小姐不要放在心上,我是真心想跟苏小姐交朋友的。之前几次见面,我对苏小姐的印象就是极好,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好好聊聊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日冒昧了。”南希县主虽然生在北方,性子大大咧咧的,可是来了京都也有些日子了,还有宫中的嬷嬷专门教导规矩,南希县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京都的习俗的。今日要不是心情太糟糕,她很想找个人聊聊,她也不会那么冒昧了。

    “南希县主无需如此,刚才娘亲已经说了,南希县主能来,是我们的荣幸,我怎么会不喜呢?”对南希县主,苏兰芷一直都是存了结交的心思了,只是最近的事情多,所以也没有这个机会,今日南希县主既然亲自来了,苏兰芷当然也不会将人往外推的道理了。

    “苏小姐不怪就好了。”确定苏兰芷真的没有不高兴,南希县主终于是放下了心了,又坐了一会儿,便提议走走,苏兰芷当然也应允了。

    ……

    “相府的景致还真真是别致,比起我们在北边的府邸,可是好太多了,如今夏日正盛,枝繁叶茂的,看着便觉得生气勃勃,着实是让人觉得舒适了。而且那么凉快,我在府上可是都热死了呢!”一路走来,南希县主看着这别样精致的景致,也不由得由心的赞叹,苏兰芷见了,笑了笑,“爹爹和娘亲都觉得住的地方舒服就好,所以种了许多的花花草草,有些树长得很高大了,遮住了阳光,自然也就凉快些了。”

    “呵呵,的确是如此。”走走停停的,南希县主觉得苏兰芷话虽然不多,可是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让南希县主觉得自己整个人那躁动的心情都变得平静了许多了。

    “县主要不要坐下,喝些酸梅汤?夏天喝最合适不过了。”寻了个阴处坐下,苏兰芷招呼南希县主,南希县主也不客气,“好啊,这个听着就不错!”许是因为之前对苏兰芷的印象不错的关系,南希县主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局促,这会儿也渐渐的放开了去了。

    ……

    “县主尝尝,看看好不好喝!”

    “好啊!”二话不说就喝了,南希县主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舒爽的,舒服极了,“这个酸梅汤熬得极好呢,酸酸甜甜的,而且还挺凉快,好舒服!”

    “县主喜欢就再喝些,刚才走了这许久了,该是口渴了,喝些酸梅汤,也免得一会儿流汗多了,不舒服。”

    “多谢了。”笑了笑,南希县主喝了三碗,虽然还想喝,苏兰芷却拒绝了,“县主,凡事不可以贪多,这样对身子不好,县主喜欢,下一次再来喝就是了。”

    “是吗?那我就不喝了。”笑了笑,南希县主放下了手中的碗,看着这院子中的树木花草,听着那动人的蝉叫声,眼神有些哀伤,苏兰芷见了,问道,“县主今日似乎有心事,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始的事情了?”

    “其实也没有,只是有些事情,我想不明白罢了。”今日就是那人离开的日子了,南希县主知道那人对自己是不在意的,所以总是拒绝自己。如今哪怕是有机会,也不肯娶她,她的心里真的很难受。

    为什么就一点都不在意呢?他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明明以前,那人对她是极好的,只是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呢?

    是从自己表露心思开始的吗?他不喜欢自己,所以一直避着自己?

    南希县主想起曾经的快乐,再想到秦轩如今对她的躲避,尤其是今日秦轩就离开了,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南希县主的心里就格外的不是滋味了。

    “县主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呢?如果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跟我说说的。”知道了南希县主和秦轩的事情,苏兰芷也为两个人觉得惋惜了。

    虽然不知道前世为什么南希县主最终还是嫁给了秦炎,可是今世,许多事情都渐渐的变了,苏兰芷还真的不知道,南希县主的归属,最终会是谁了。

    “苏小姐,你有喜欢的人吗?”南希县主现在是真的很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的,她知道苏兰芷不是一个多嘴的人,她十分的信赖对方。所以这会儿,也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倾诉一番了。

    “县主为何会这样子问?”如果是别人问,苏兰芷肯定要怀疑对方的动机的。毕竟对于女子而言,清誉十分的重要,你喜欢一个人,可是不可以轻易的就让人知道的。只是南希县主到底一直都在北方,性格方面也有些大大咧咧的,苏兰芷知道,对方是没有恶意的。

    “我只是有些不大明白罢了,苏小姐,你说喜欢一个人,如果对方不喜欢你,那你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要继续坚持下去,哪怕对方最后会讨厌你?”南希县主喜欢秦轩没错,可是秦轩对她越来越冷漠了,让南希县主很伤心,很多次都想要放弃,可是心却是不由自主,放弃不了罢了。

    “这个每个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有些坚持是必要的,可是有些坚持,如果成为了对方的负担或者是阻碍,亦或者是对方已经有了心仪的人,我觉得就没有必要了。”就好比安宁郡主这样,追着一个不可能看她一眼的人,最后扭曲了自己的人格,做错了那么多的事情。造成了这样的下场,这难道不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

    “不过这具体还是要看一个人的心的,如果真心的喜欢着一个人,如果没有用尽全力去努力,我想,终究还是会后悔的吧?”看南希县主那么苦恼的样子,苏兰芷看得出南希县主对秦轩的在意,虽然知道秦轩也有自己的考量,可是苏兰芷并不赞同对方的做法就是了。

    如果真的喜欢,何必让心爱的人痛苦呢?最后造成无法挽回的结局,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你说的也是,只是有的时候,一个人也是很累的。”看着远方,那正好是秦轩离开的方向,南希县主今天本来是很想去送行的,可是想起秦轩的冷漠,她打了退堂鼓了。

    “的确是会累,所以关键是要看值不值得。如果心认为值得,那就继续努力下去,如果真的觉得不值得了,就是放手,也会洒脱许多!”

    “是这样吗?”摸着自己的胸口,南希县主虽然觉得累,可是她还是不想那么轻易的就放弃的了。

    “呵呵,这要看自己怎么想的,只要问心无愧就好。至少在许多年后,不会后悔就是了。”

    “不会后悔吗?”喃喃的说着,南希县主突然就站了起来,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苏小姐,我想我明白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改日我再来看你!”

    “好,南希县主有事情的话,就先走吧。改日有空,我们再聚聚,京都里可是有许多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到时候我可以带县主去走走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告辞!”匆匆忙忙的离开,南希县主几乎是跑着走的,看得出她很着急!

    希望还来得及,轩,等等我!

    ……

    云珠看着南希县主那着急的样子,刚刚端来的点心都还没有来得及吃,有些诧异了,“小姐,县主怎么突然就走了?”

    “可能是有事情吧?”前世的南希县主,她见过几次的,从来都是带着一脸淡淡的笑容,苏兰芷虽然不熟悉,却也知道对方并不快乐。今世见过南希县主的真性情了,是难得的好女子。

    本来是如夏花一样璀璨的女子,热情似火的,那么美好的女子,苏兰芷不想对方再一次错过了。

    希望,她能幸福吧?

    笑了笑,苏兰芷看着那斑驳着阳光的树叶,心情也变得愉快了起来了,云珠见了,心里虽然有些不解,却也没有多问了。

    算了,可能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吧?这也不是她该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