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远嫁
    “母亲,我知道了,母亲放心吧,女儿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好好的孝敬公婆,和他相处,不会让母亲担心的。”知道自己的性子让席乐荣很是担心,慕容雅也早就决定了,以后要慢慢的改变,不再这么不懂事了。

    “嗯,嫁了人,以后可就不能由着性子来了,有什么问题多和姑爷沟通沟通,知道吗?别让娘担心,也别让你自己难做。”女儿转眼间就大了,要嫁人了,席乐荣觉得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以前躺在自己怀里那么小小的人儿,如今都那么大了,要嫁人了。

    “母亲,我省得了。”躺在席乐荣的怀里哭着,慕容雅还真的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人了。虽然知道母亲为自己选择的人肯定是极好的,可是想到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面对完全陌生的人,慕容雅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安的。

    ……

    母女两个又说了一些贴心话,席乐荣总感觉不放心似的,总是不听的讲些让慕容雅注意的话,直到喜娘在门口提醒时辰快到了,别耽搁了吉时,两人才擦了擦眼泪,席乐荣才让喜娘进来给慕容雅补妆了。

    “孩子,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将来就是远隔了千里了,虽然有丈夫在那里看顾着,可是到底丈夫是男子,席乐荣总觉得有些担心了。

    “母亲,您也是,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女儿会来看您的!”忍住了自己的泪水,慕容雅最后由着喜娘搀扶自己离开。

    ……

    到了大厅的时候,宾客们也都来了,此时靖北侯夫妇已经坐在了首位,慕容雅由着喜娘搀扶着过去,看到自己的祖父祖母,还有父母都坐在那里,慕容雅的心里酸酸的,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了。

    跪下,行礼,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感谢祖父祖母的教养之恩,慕容雅看着坐在上首的长辈,看着长辈们脸上的不舍,自己的心里,何尝又是舍得呢?

    “雅儿多谢祖父祖母的教养,多谢父母的养育之恩……”

    “好孩子,以后要孝敬公婆,好生的照顾着家里,明白吗?”靖北侯夫人看着第一个出嫁的孙女,眼圈也是红红的,心里有太多的不舍。

    “祖母放心吧!”

    “以后嫁了人了,就是曹家的人了,万事得以大局为重,切莫耍小性子了。”靖北侯是男子,情绪倒没有那么外漏,只是想着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孙女就要出嫁了,到底还是舍不得的。

    “祖父放心,雅儿以后一定会谨遵祖父的教诲。”

    “嗯!”

    ……

    慕容华和席乐荣也都纷纷的说了些告诫的话,慕容雅含着泪水都应了,最后便是慕容雅将来的丈夫,曹青过来见礼,这一次他亲自来迎,看得出对方的重视了。

    “曹青见过靖北侯,老夫人……”一个一个的见了礼,大家也未免有些挪耶了,“如今该是改口了,可别喊错了才是。”这样子的挪耶,倒是让本来有些沉闷的气氛好了许多了,曹青面色有些不好意思的改了口,苏兰芷在人群中看着这人,一袭红色的喜衣站在那里,倒是很精神,身材修长,看起来也彬彬有礼的,给人的感觉很好,可见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了。

    尤其是对方改口的时候,面色上的那点点的羞涩,看得出此人的心性还是单纯的,应该不是油嘴滑舌的人,听说此人一向来也都洁身自好,曹家家风严谨,想来对雅姐姐来说,应该是好事的。

    如此看来,大舅和大舅母的确是废了一份心思的,雅姐姐嫁给这样子的人,应该是会幸福的吧?

    看着两位新人跟长辈都见了礼,最后慕容雅终于是被人戴上了那红红的盖头,准备要离开了。苏兰芷才终于是觉得,曾经那个快乐无忧的女孩,终于是要离开了他们,以后要见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雅姐姐,你一定要幸福啊,也希望,你将来知道了一切,不会怪我才好。

    ……

    慕容嫣这一次送亲的人,就是慕容宵和慕容华了,两人辞别了家人,随着送亲的人一起送慕容雅走了。

    慕容雅盖上红盖头准备离开的时候,慕容宵就跟上去了,“雅儿妹妹,我背你出门!”自己的妹妹,以前还是那个跟在自己后面说说笑笑的女孩儿,如今都要嫁做人妇了,时间过得可还真的是快啊!

    “哥哥,谢谢你了。”趴在慕容宵的背上,慕容雅感觉到自己离大家越来越远,听到那舍不得的抽泣声,自己的鼻子也是酸酸的,眼圈也再一次的红了。

    “妹妹,以后有什么委屈了,尽管告诉哥哥,哥哥一定会帮你的。还有好好照顾自己。”一路上慕容宵也是不放心的交代,背着慕容雅只恨不得这条路永远都没有了尽头才好了,怎奈这段路终究是太窄了,最后还是到了尽头,慕容宵纵然是男子,也不免生出一种不舍和伤感了。

    自己的妹妹,很快就不是在自己的羽翼下了,以后她过得如何,变成什么样子,他或许,也知道的不多了。

    “哥哥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只是哥哥,你是家里的长子,也是父亲母亲的独子,以后我不在家里了,还希望哥哥多多照顾一下香儿,她还小,许多事情还不懂,还有母亲,也劳烦哥哥了,我走了以后,母亲心情怕也是有几日不好的,希望哥哥能够多陪陪她。”许是这些日子经历的多了,慕容雅如今已经长大了不少了,说出这样的话,让慕容宵也十分的欣慰了,“放心吧,母亲这里有我呢,倒是你,以后在外面,许多事情都和家里不一样了,凡事你也得克制些,别由着性子来了,知道吗?”

    “哥哥放心吧,母亲已经交代过了,我省得的。”

    “好,你如今能明白,我也放心了。”

    “哥哥,放我下去吧,不然误了吉时,也就不好了。”

    “好!”慕容宵将慕容雅放下,便随着花轿,离开了。

    这一次人真的是走了,“我的雅儿啊……”看着花轿走远了,席乐荣忍不住的就又哭了,一旁的慕容香也是担心,赶忙拉着席乐荣,“母亲,您别哭了。姐姐她会幸福的!”

    “是啊,大舅妈,别哭了,今日宾客都来了,还有许多人等着了,一会儿就要开席了。”

    “好好,我不哭了,雅儿会幸福的。”收拾了自己的眼泪,女儿远嫁,虽然对席乐荣来说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可是慕容雅嫁的人她和丈夫都仔细的相看过了,慕容雅本人也是满意的,席乐荣知道事情不可能完美,所以这事情总体而言,她也是满意的。

    曾经因为他们的过错,差点就毁了慕容雅了,如今慕容雅远嫁了,相信离这里远了,许多事情慕容雅都会渐渐的淡忘,等到了回来的那一天,所有的事情也都已经尘埃落地,她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女儿再胡思乱想了。

    这样,也很好,女儿能够幸福,她就很满足了。

    “好了,走吧,许多宾客都还等着呢!”靖北侯夫人何尝舍得呢?可是女儿家家的终究是要出嫁的,不然岂不是被人看不起了去了?

    所以啊,如今慕容雅能够嫁得如意郎君,而且还有自己的大儿子照看着,过些年也能够回京,这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就当做是对小两口的历练吧!

    “是,母亲!”

    ……

    靖北侯也是百年的望族了,今日来贺喜的人很多,大家刚才都见着那新郎官了,可真真的是生得不错,给人一种很安定的感觉,大家纷纷的祝福着,虽然有真心也有假意,不过靖北侯夫人一向来都是笑嘻嘻的应了,席乐荣想着女儿嫁的人是自己和丈夫亲自挑选的,心里也不是很担心,而且女婿确实是个有本事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了。

    苏兰芷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这样的气氛,今日到底是大喜的日子,虽然有太多的不舍,可是这个世间终究是没有不散的宴席的,苏兰芷看着席乐荣几人慢慢的恢复了笑容,心里也是高兴,也放下心了。

    虽然他们是分开了,可是将来还是会有再见的一天的,她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了,笑着看着这热闹的院子,看着大家喜笑颜开的样子,苏兰芷的心情,也是好了许多了。

    ……

    因为今天来的人很多,苏兰芷当然也是少不了要帮些忙的,一整天也没得闲下来,到时候晚上的时候,宾客终于都走了,苏兰芷才终于是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了。

    “兰儿,你今日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慕容嫣看着苏兰芷面色上的疲惫,也知道今日人太多了,忙了那么久,苏兰芷肯定的累坏了吧?

    “娘,我没事的,倒是你,你还好吗?对了,阳哥儿呢?”

    “阳哥儿有刘家的照顾着,你别担心,今日我们就不回去了,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

    “好,娘,我们一起吧!”

    “嗯!”今日宴请宾客,明天也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慕容嫣和苏兰芷这几日都是在靖北侯府住着的,今日也不例外了。

    只是苏兰芷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收拾好了以后,本来是打算睡觉的,可是却看到秦之衍一个人好像有些忧伤的坐在桌子边,苏兰芷就不知道这人是怎么了,“怎么了吗?”

    “兰兰,你觉得今日的婚礼如何?”一脸幽怨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如今可是有些受够了能看不能吃的局面了,他到底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只要是一想着还有的等,他就有种血脉喷张的冲动了。

    “今日的婚礼,很热闹啊,怎么了吗?”奇怪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完全都不知道对方这样子幽怨的看着自己是做什么了。

    她有做了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情吗?干嘛这样子看她?

    “兰兰,你觉得你的雅姐姐,会幸福吗?”看苏兰芷一脸不解的样子,秦之衍突然有些挫败了。

    哎,难道这事情就只有自己在想吗?兰兰就没有想过?今日看到这样子的局面,难道就没有触动吗?

    “我刚才看着曹姐夫一表人才的,待人也是谦和有礼,听说曹家门风严谨,家里也没有纳妾的,我相信雅姐姐嫁给这样的人,会很幸福的。”而且这曹青是武将,肯定性格也比不得文将的心思多,相对而言要单纯些。加上曹青和慕容华多多少少也有上下属的关系,以后曹家的人就是看在大舅舅的份上,也不会亏待了雅姐姐的。

    仔细想想,慕容华和席乐荣真的是很疼爱儿女的父母,不然以靖北侯府的威望,慕容雅还可以嫁得更好的,可是他们却选择了这样一个人家,将长女下嫁,这难道不是为了慕容雅考虑吗?

    “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看了眼苏兰芷,见对方的眼睛的一片澄澈,完全没有自己的小心思,秦之衍还真的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

    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吗?兰兰今日看到这样子盛大的婚礼,难道就没有想法?还是他太着急了?

    “之衍,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总感觉今日的秦之衍怪怪的,只是苏兰芷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走过去将苏兰芷抱着,感觉到怀里那暖暖的温度,秦之衍此刻才觉得苏兰芷是属于她的,“兰兰,我心悦你,你可是心悦我?”虽然苏兰芷如今是接受了他,可是秦之衍总感觉苏兰芷给他的感觉有些飘忽,比如今天,他看着这婚礼,想的就是自己的婚礼,恨不得马上将苏兰芷娶进门了才好,可是对方呢?似乎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让他不由得有些懊恼了。

    “之衍,你这是怎么了?”秦之衍突然说这样的话,苏兰芷也没有接话,只是莫名其妙的看着秦之衍,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