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秋季狩猎
    “母妃,这身子总是最要紧的,有的时候不注意,很容易就忽略了,母妃还是赶紧的让太医来看看吧!”秦王妃的身子也不算是很好,自从生了秦之衍以后,每年到了季节转化的时候,都会病一场,每当这个时候,秦王和秦之衍就格外的担心了。

    “傻孩子,你呀,和你父王一个样子,太医早就来看过了,放心吧,现在已经没事了。”秦王妃觉得自己只是小感冒,所以也没有担心就是了。

    “母妃,您如今的脸色那么差,还是让太医来看看的好!”秦之衍对这件事情十分的坚持,秦王妃有些无奈了,“衍儿,都是老毛病了,无碍的。”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病,秦王妃也习惯了,反正自己的身子,她自己清楚,好好养着就是了。

    “母妃,别让我和父王担心好吗?”秦王妃本来坚持的,不过看秦之衍这样子,秦王妃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好让太医来诊治。

    来的正好是太医院的院首孙太医,孙太医细细的给秦王妃把脉,问了一下情况,最后皱了皱眉头,秦之衍跟着就问了,“孙太医,我母妃身子怎么样?如何了?”

    “王妃也是旧疾了,因着天气转凉,一时间不适应所以病了,吃些药就好了。”秦王妃的身子不是特别的好,那也是因为当年生了秦之衍留下了病根了,所以天气变了的时候,很容易就生病了。不过好在秦王府都有许多的好东西,所以秦王妃调养的还是不错的。

    “衍儿,我说我没事吧,看你,大惊小怪的,孙太医,麻烦你走一趟了。”反正太医来给自己看病得到的结果都是这样的,那么多年了,秦王妃也早就习惯了。

    “那孙太医,麻烦你开药吧!”示意孙太医出去,秦之衍还有些话要问的。等到出去了,秦之衍将身边的人都疏散了,看着孙太医,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孙太医,我母妃的身子为何一直都不见好呢?”秦王妃自从生了秦之衍,好像天气一变,就很容易生病了,虽然每一次都平安度过了,可是秦之衍的心里,总还是有些担心的。

    “秦王妃当年小产过,本就伤了身子了,后来又生了王爷你,当时大出血,王妃的身子有了亏损,一直都没能调养好,这得慢慢来了。”秦王妃也是幸运的的,如果不是因为生在皇家,有那么多的好药养着,怕是也活不了多久了。当然这话,孙太医是不会说。

    “是吗?那孙太医,我听说雪莲能够延年益寿,是极好的补药,母妃吃了雪莲,可是会让身子好些?”对上官无忧的做法有些不解,既然孙太医来了,秦之衍当然是要问问的。

    “雪莲能够延年益寿,还能解毒,自然是极好的,不瞒王爷说,王妃的身子也是多亏了雪莲了,如果没有雪莲,王妃如今,怕也是很难这样子健健康康的。”孙太医的回答非但没有让秦之衍放心,反而让他觉得越发的奇怪了。

    这上官无忧有那么好心?

    “如此,那就有劳孙太医了,母妃的身子,还希望孙太医多费些心了。”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孙太医医者父母心,而且这些年和秦王府走得也是很近的,很多时候,也还真的是想帮帮忙了。

    “那麻烦孙太医去开药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就是,如果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孙太医也直说,我会想办法的。”

    “王爷也切莫太担心了,王妃的身子需要慢慢的调养,这些年来已经好了许多了,想必会越来越好的。”

    “嗯!”送走了孙太医,秦之衍的眉头似乎皱得更浓了,这些年来他四处寻药给秦王妃服用,为的就是让秦王妃的身子能够好起来了。

    如今也有了些效果,可是母妃怎么又病了呢?而且和一病,脸色差了太多了,让秦之衍的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还有,为何这上官无忧特意去求了父王给母妃用雪莲呢?她到底存了什么心?

    心下不解,秦之衍走到暗处,吩咐下去,“以后好生看着王妃,还有上官无忧,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跟我禀告!”

    “是!”空气中突然有一个暗影跪在秦之衍的面前,得了秦之衍的吩咐,回了一声就走了。

    待到那人走了,秦之衍心里才稍微的有些放心,只是想起苏兰芷想要的雪莲没有,秦之衍皱了皱眉,最后去了皇宫了。

    ……

    “呵呵,衍儿今日你怎么有空来看朕啊?”文帝见着秦之衍来了,自然是高兴的,正好快到晚膳的时间了,文帝二话不说就留了秦之衍用膳,秦之衍也没有推辞就是了。

    “皇伯伯最近可还好?”知道雪莲难得,如今文帝年纪渐渐大了,也渐渐的想要研究长生之术,所以这雪莲对文帝来说,是极其珍贵的,文帝看在兄弟情谊的份上已经送了他们一株了,秦之衍想要再开口,也得想想怎么说了。

    “朕这身子啊,也就这样子,衍儿今日怎么突然就关心起朕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文帝知道秦之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今日特意来看他,还问起了他的身子,文帝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探究了。

    秦之衍知道自己拐着弯说话反而会让文帝疑心不舒服,所以干脆就将来意直接就说了,“皇伯伯,不知道这一次进贡的雪莲,可还是有多余的?”

    “前些日子朕给了你父王一株了,怎么,可是还需要吗?”文帝给了秦王,也是看在兄弟情义的份上,而且秦王妃身子也需要调养。这会儿听秦之衍这么说,文帝有些不解了。

    难道一株还不够吗?

    “皇伯伯,是这样的,上一次您赐的雪莲,母妃身子不好,所以父王决定让母妃用了。只是我这里最近出了一些事情,需要雪莲,还希望皇伯伯能再赐一株!”秦之衍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实话实说,文帝答不答应,那就是文帝的事情了。反正实在不行,他再想办法就是了。

    “衍儿,你可知道,这雪莲每年也就那么几株进贡而已,你皇祖母那里自然是少不了的,还有你皇伯母那里,就是朕这里,也是需要的。”语气倒是听不出文帝愿不愿意,只是文帝一直看着秦之衍,对秦之衍今日的做法,还是觉得有些诧异的。

    要知道,他这个侄子从来都不会主动要什么的,哪怕有的时候你赐给对方东西,对方都不一定见得会要的,所以文帝很好奇,秦之衍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会亲自来跟他要。

    “皇伯伯,衍儿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衍儿实在是很需要这一株雪莲。皇伯伯如果有多余的,还希望皇伯伯赐给衍儿一株!”秦之衍舍不得苏兰芷担心,自然是要想办法满足对方的愿望的。

    “你如果告诉朕到底是为了什么,朕就考虑一下赐给你!”笑了笑,文帝看秦之衍说话,有些隐瞒,这会儿不大高兴了。

    “皇伯伯,就当做是衍儿向您讨要的不行吗?”秦之衍当然是不想将苏兰芷那么早就暴露在文帝的面前的,不然他很担心文帝将来万一不赞成,会做出什么事情了。

    他所喜欢的人,他自然是要保护着的!

    “呵呵,你呀,如今跟皇伯伯都还有秘密了啊?”见秦之衍不肯说,文帝也不勉强,只是正了正脸色,“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你,只是你也知道这雪莲难得,如今朕可以给你,只是你得答应朕一个要求!”

    “皇伯伯直说就是,衍儿能为皇伯伯做的,自然义不容辞!”一株雪莲换一个条件,秦之衍觉得也不亏,不过还得看看文帝要他做的是什么事情,不然到时候,也是一个定时炸弹了。

    “你也别紧张,朕不会做那勉强人的事情,只是朕如今还没有想好如何了,等到时候朕想好了,自然会告诉你的!”

    “好,只要皇伯伯要衍儿做的事情不违背衍儿的真心,衍儿自然会做到!”秦之衍也不是傻子,文帝要他做什么,他大概也能猜到几样,为了避免将来的麻烦,秦之衍当然是得加上条件的。

    “成,放心吧,朕不是那般会强人所难的人!”笑了笑,虽然秦之衍给了限制,不过文帝用得到秦之衍的地方很多,让秦之衍欠他一个要求,文帝的心里,也能更有底一些。

    “多谢皇伯伯!”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朕有一件事情还得问问你!”

    “皇伯伯请说!”

    “朕听说前些日子,你和轩王爷走得很近?”突然就问起了这个,秦之衍眼底划过些什么,如实回答了,“皇伯伯,衍儿和轩王爷小时候也是很好的玩伴,虽然多年不见了,感情到底还在的,而且轩王爷如今也是这样子,衍儿难不成还真的和他做陌生人了?”

    “呵呵,朕还真的是没有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两个的感情却还是在的,也不枉费当年她那么疼你了。”说到那个“她”,文帝的眼神有些幽怨,甚至带着点点的怀念,很复杂的眼神,看得秦之衍都不明白,文帝如今,到底是恨着的,还是念着的了。

    “皇伯伯,轩王爷如今也是个可怜人罢了……”还想说什么,文帝却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制止了秦之衍的话了,“好了,膳食差不多要准备好了,走,和朕一起用膳,我们许久都没一起用膳了。”

    “是,皇伯伯!”文帝这些年,变得是越发的高深莫测了,许多时候压根就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秦之衍看着文帝样子也觉得奇怪,不过聪明的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就是了。毕竟,这依旧是文帝的禁区。

    ……

    等到陪文帝吃了饭,文帝又让秦之衍陪着自己下了棋,最后终于是乏了,才终于是放人,让人将雪莲给秦之衍拿去,倒是羡煞了不少人了。

    “皇上对衍儿,还真真是疼爱呢,看得臣妾这个做妻子的,都有些羡慕了呢!”皇后帮着文帝梳洗,想着之前听到的事情,皇后心里说不舒服,那是不可能的。

    这秦王府凭什么呢,她作为中宫的主人,大苍最尊贵的皇后,也不过每年得了一株,可是这秦王府,可是每年都有的,今年秦之衍来求了就都得了,她之前可是暗示了好几次了,皇上可都没有松口呢!

    要知道她自个儿的儿子都没有的,这皇上的心,难道没有太偏了吗?

    到底还是有些不舒服的,皇后随口就那么说了,只是转眼就觉得浑身有股子的冷意,看到文帝的时候,见着对方那双本该是温柔的眸子却带着一股子的冰冷和审视,让皇后都有些吓到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文帝又恢复了常态,让皇后都以为自己是错觉了,“皇上可是准备歇着了?”

    “不了,朕还不乏,想走走!”本来是打算歇在这里的,可是这会儿文帝却改了主意了,起身让人整理好衣服,借着散步的名义,直接就走了。

    皇后都还来不及反应文帝怎么突然就走了,本来以为文帝还会回来的,结果听到文帝去了雪贵妃那里,皇后气得脸上都扭曲了,“上官无泪,我们走着瞧!”虽然不知道文帝为何突然就改变了主意离开了,可是皇后想着刚才的感觉,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了些猜测的。

    只是她的心里觉得十分的不甘,在她看来,文帝要赏赐东西给秦王府,她可以,没有意见,可是东西已经都给了,秦之衍却还来要,文帝也给了,她就有些气不过了。

    好歹她的儿子也是文帝的嫡子啊,秦之衍纵然再好,也不过是一个侄子,难道这人还能好过亲生儿子不成?

    皇后无疑的聪明的,也是敏感的,她可以感觉得出文帝对秦之衍不同于寻常的宠爱,所以对秦王府,皇后想要拉拢的同时,也是有些忌惮的。

    希望一切都是她多想了,皇后努力这样安慰自己,最后想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夜晚却成了雪贵妃的,皇后那张脸因为嫉妒,而变得扭曲了。

    如今虽然静妃的不成事了,可是还有一个雪贵妃呢,那鸾妃是一个生不出的,她也不必担心,只是这雪贵妃……

    皇后想起了什么,最后嘴角划过一抹狠戾,终于是得意的睡着了。

    ……

    苏兰芷自然是不知道皇宫中发生的事情的,反正她得了雪莲以后,就用了雪莲的花心做了药,雪莲的花瓣还用来制成了解毒的药丸,花(禁词)径也被苏兰芷利用了去。毕竟这么好的东西,苏兰芷半点都不敢浪费了。

    制成的药都让慕容嫣去送给李柏萱了,听说效果不错,苏兰芷也放下了心,这事情暂时也就这样了,接下来苏兰芷要准备的,就是秋季狩猎了。

    果不其然,这一次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要随性,而且还要带上家眷,苏兰芷和慕容嫣也是得去的,不敢苏铭阳因为还小,慕容嫣不放心就没有带去,这点苏兰芷很赞成。所以一大早的,一家人就准备好了,苏青岚、慕容嫣和苏兰芷换了身简单的衣服,这样也方便些,便出门去了。

    来到狩猎场,早早的就已经围好了,这里闲杂人等是不可以进来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进了狩猎场,苏兰芷感觉到这狩猎场有些冷意,好像空气中有些不大寻常的东西,让苏兰芷觉得心里毛毛的,总感觉,今日又是一个不平之日了。

    此次狩猎是三天,看来得在这里过夜,苏兰芷一家人也都准备好了东西了,来到狩猎场,文帝坐在马上,虽然年纪大了,可是文帝也是一个不服输的,看样子今日的心情精神都不错,先是让人将帐篷都分配好,大家歇息一下,然后狩猎,就正式开始了。

    今日的皇家狩猎,大家也都很识趣的让文帝猎到了第一样猎物,文帝箭法很好,一来就猎到了一头梅花鹿,心情很是不错,让人收拾好了篝火直接烤了,文帝赏给了平日里重用的大臣,苏兰芷一家,自然也是得了的。

    “这鹿肉的味道不错呢,看来皇上心情不错,这一次的收获,肯定也是不错的!”

    “嗯,这秋天的猎物果然是肥美的,嫣儿,兰儿,你们身子弱些,可以多吃。”鹿肉是极好的东西,平日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买到的,今日大家运气好,文帝开弓就得了梅花鹿,大家的心情也都是极好的。

    “青岚,你也是,这里还有些别的猎物,你也别只顾着我们了。”今日第一日,收获也还是不错的,大家也都很高兴、文帝因为心情好,让大家围着篝火说笑,还让人准备了歌舞,弄到很晚才睡了。

    回到帐篷的时候,慕容嫣终于是将苏青岚支出去了,拉着苏兰芷到了一边,“兰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今日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今日大家都很开心,可是慕容嫣看出了,苏兰芷好像话一直都不多的,让慕容嫣有些担心。

    “娘,没事的,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苏兰芷来了这里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的地方,可是第一日也都平平安安的过去了,苏兰芷还真的是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了。

    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兰儿,有什么事情你可别自己瞒着,要跟娘亲说,知道吗?”女儿的心思重,这点慕容嫣是知道的,不过苏兰芷这会儿没说,慕容嫣也不勉强。

    “放心吧娘,我们休息吧,明日还有得忙呢!”今日收获不错,看得出文帝很高兴,苏兰芷在想,文帝明日肯定还是要进山去打猎的,到时候随行的人也肯定是要去护航的,苏青岚虽然只是一个文臣,到底也是宰相,缺不了席的,所以今天,就得养精蓄锐了。

    “嗯,睡吧,到时候你爹爹说不定也能打些猎物,到时候就给你和阳哥儿做些毛衣。”大苍的民风开放,所以男子大多都是会骑马狩猎的,苏青岚虽然只是文臣,这骑术箭术也是不错的,今日苏青岚也猎到了不少的东西,不过都是小件的兔子狐狸什么的。苏兰芷猜测苏青岚是不想抢了文帝的风头了,这不,其他人不也如此吗?

    不过明日,怕是就不一样了吧?

    “好!”母女两相依着谁了,苏兰芷这一夜本来是睡不安慰的,可是慕容嫣在一旁,苏兰芷不想让慕容嫣担心,只好睡了。

    第二日的被外面的热闹声吵醒的,苏兰芷和慕容嫣匆匆忙忙收拾了出去,就见着文帝带着不少的人,已经都冲出去了。苏兰芷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文帝昨日见大家狩猎的东西都比不过他,今日特意宣布了比赛,看谁猎得的猎物最多,文帝重重有赏,如果到时候没有一个人赢得过他的,文帝就要罚人了。

    所以苏兰芷今日见着许多人都是丛林里面去了,心下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心慌,苏兰芷让云珠看着慕容嫣,自己寻了个借口就去了暗处,试着叫了一下,果然看见一个黑影子过来了,“属下见过苏小姐!”

    “你可是武成王派来的?”

    “是,不知道苏小姐有什么吩咐?”黑衣人虽然被派来守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有些不满,可是到底还是很尽忠职守的,对苏兰芷也很是恭敬,可见秦之衍的人,一直都是训练有素的。

    “你们王爷呢?可是跟着去了?”昨天到今天都没有什么机会单独和秦之衍说说话什么的,两人也只能偶尔交流一下眼神,毕竟这里人多嘴杂的,比不得以前,两人都是格外小心的。

    “小王爷自然是跟去了的,苏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们王爷身边可还是有人在暗处守着的?”苏兰芷还真的是担心秦之衍将人都给自己了,那这样,苏兰芷哪里能够放心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