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二百九十章 惊险的一幕
    “嗷呜……”外面依旧很混乱,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两个人一脸的血色也来不及清洗,这会儿母女两个战战兢兢的坐在那儿,很想往苏兰芷他们那边靠,寻求一下安定。可是他们刚刚有这企图就感觉到那些暗卫投射过来的阴狠眼神,两人吞了吞口水,最后只好什么都不说了,只是那眼神却是时不时的注视着苏兰芷他们,随时都准备行动了。

    ……

    昌伯侯夫人那边,苏兰芷虽然是存了一肚子的气了,可是这个时候也懒得去管对方,“娘,您还好吧?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说话间苏兰芷已经搭上了慕容嫣的脉搏,还真的是担心慕容嫣因此身子不适了。

    “兰儿放心吧,我没事的。”给了苏兰芷一个安慰的眼神,慕容嫣看着苏兰芷,仔细的检查苏兰芷,发现对方没有受伤才终于是放下了心来了。只是想起席乐荣他们,慕容嫣终究还是有些担心的,“只是不知道你大舅母他们怎么样了,外面的狼那么多,万一有个什么,那颗如何是好啊?”

    “娘您放心吧,这些人都是高手,会护着大舅母他们的安全的!”

    “希望吧,不然我的心里,可是会愧疚的。”

    “好了娘,别多想了,来,我们去整理整理。”拉着慕容嫣就去一边整理去了,刚才几人一直都在逃命,此刻的模样也是很狼狈的。

    “好!”两人都直接的无视了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去了屏风后面整理了,昌伯侯夫人见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去了,想着自己一身的不爽快,本来也很想去整理整理的,不然一会儿让人看见了就丢死人了,可是这会儿那些暗卫那冰冷的眼神一直都放在她身上的,她也不敢有所行动,最后也只好规规矩矩的坐着了。

    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的动静,慕容嫣和苏兰芷在屏风那里也是看得真切的,纵然是慕容嫣菩萨心肠,这会儿都很不舒服了,“兰儿,那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办?”之前要不是看在事情危机的份上,他们也不会由着那两人跟着他们了。

    本来也只是想救对方一命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两人也着实是太放肆,也太不识趣了。

    “娘您放心吧,他们继续有胆子做下这些事情,那就得有胆子承受后果!”之前要不是碍于混乱的场面,苏兰芷没有那么多的经历,她早就想将这两人丢进狼群喂狼算了。

    如此狼心狗肺的人,着实是没有资格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们今日的确是做得太过了,给他们些惩罚也是好的。兰儿你放心吧,这事情交给我就好。他们母女今日如此过分,到时候,得给他们一些教训!”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慕容嫣也不是泥捏的性子,当然不会就那么算了!

    “娘,这事情您就别操心了,交给我吧!”给了慕容嫣一个不要担心的表情,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收拾好了,便出去了。只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苏兰芷离开的时候,在身后撒了一些粉,那粉无色无味的,完全不知道是有什么作用的了。

    昌伯侯夫人见着两人出来了,赶忙笑了笑,模样有些讨好,“那个,你们弄好了,我可以过去整理一下吧?”如今的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可以说是满脸的血了,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都快疼死了,两人不用去照镜子都知道他们此刻狼狈极了。两人都是爱美的性子,这会儿暂时脱离了危险,两人自然是要先整理一下的,也免得一会儿让人看笑话去了。

    “昌伯侯夫人还是不必了吧?你这样子可别脏了这地了,你好生的坐着吧!”嘴角的笑容带着残忍的弧度,苏兰芷看着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那一身的伤口和血迹,完全没有丝毫的怜悯了。

    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苏小姐,你可不能这样自私啊,你看你的护卫刚才都没有保护好我们,你们身上都没伤,我们两个这一身的伤,万一严重了可怎么办?你可不能让我们就那么等死啊!”昌伯侯夫人现在只觉得自己一脸的血,浑身都疼,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子的骚味,想着自己失禁了,昌伯侯夫人就是恨极,恨不得离开洗了澡换了衣服才好,可是偏偏现在什么都没有,昌伯侯夫人怎么能不气呢?

    “昌伯侯夫人,你难道还想算账不成?”笑着看着昌伯侯夫人,苏兰芷见过不要脸的,也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这脸真的都比城墙还要厚了。苏兰芷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此刻敌众我寡,昌伯侯夫人也讨不到好,只好干瞪着眼睛,拿苏兰芷没有办法了。只是在她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苏兰芷却突然笑了笑,“昌伯侯夫人,我刚才说笑呢,你想去整理,就去吧,只是这帐篷到底不是我们的,你自个儿小心才是!”

    “知道了!”昌伯侯夫人拉着赵怡蓉就去屏风后面整理了,赵怡蓉本来有些嫌弃昌伯侯夫人身上的那尿骚味的,可是到底还是挨不过昌伯侯夫人的拉扯,两人便去了屏风后面了。苏兰芷看两人那么急切的样子,嘴角的笑容有些莫名,最后等到昌伯侯夫人出来的时候,两人看起来稍微的整洁了些,可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很多,有的都还在流血呢,衣服也破破烂烂的,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难民了。

    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出来的时候,因为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两人现在的脸上都带着苦色,想着自己如花的容颜此刻都布上了大大小小的伤疤,身上也有了不少的伤口,两人对苏兰芷的恨意,就更深了。

    要不是这人刚才不许他们拉着那些侍卫,他们何况会受那么重的伤?这万一留疤了可如何是好?

    两人如今说话走路都觉得浑身都疼,狼的爪子极其的锋利,刚才又袭击了不少,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此刻都觉得自己那些伤口有些火辣辣的疼了,眼泪都出来了。

    “那个苏夫人,苏小姐,你们身上有药吗?我们这伤很严重,需要治疗!”都是养尊处优的人,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哪里受过这样的重伤?这会儿疼得都快骂娘了。

    他们这伤口耽搁下去,这血流多了,到时候感染了可如何是好?他们还不想毁容,不想留疤啊!

    “昌伯侯夫人,赵小姐,着实是抱歉,我们身上并没有随身携带药的习惯!”虽然苏兰芷身上有许多的好药,可是苏兰芷可不会同情心泛滥的给了这两人了。这两人刚才的行为实在是让苏兰芷恶心,苏兰芷当然不会轻易的就放过了两人去了。

    如果刚才任由这两人下去,那么此刻受伤的,就是自己和娘亲了,这两人既然如此的阴狠,那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怎么会没有呢?就是你们没有,他们也该有啊!”本来身上都很疼了,这会儿两人更是觉得彼此的伤口越发的辣了,昌伯侯夫人有了不好的预感,见苏兰芷没有药,就把算盘打在了苏兰芷身边的暗卫身上了。

    她就不信了,这些人会没有!

    “他们自然也是没有的,昌伯侯夫人,你还是省省力吧!”

    “你!”昌伯侯夫人没有想到苏兰芷拒绝的那么干脆,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兰芷,最后看着慕容嫣,昌伯侯夫人都快气炸了,“苏夫人,这就是你们相府的家教吗?苏夫人是怎么教养女儿的?竟敢如此跟长辈说话?”

    “昌伯侯夫人,兰儿说的是实话,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问的!”素日里温和的慕容嫣,这会儿也不温和了,语气带着冰冷之色,可见昌伯侯夫人刚才的行为,也是惹恼她了。

    “好,我就问,你们谁有药,给本侯夫人拿出来,本侯夫人重重有赏!”昌伯侯夫人一直都仗着自己有钱的,这会儿二话不说就拿出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玉佩,本来以为会有人心动的,可是那几个暗卫还是守着苏兰芷,看都不看她一眼!

    “你们这些狗奴才,耳朵聋了吗?”昌伯侯夫人今天受到的打击还真的是大了,这会儿见没有人理会自己,就想撒泼了。可是她还来不及说什么,苏兰芷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吩咐了下去了,“太吵了!很容易吸引狼群过来!”这话一完,身边的一个黑衣如风一般的,在昌伯侯夫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点了昌伯侯夫人的穴道,昌伯侯夫人顿时就被定在了那里,动也不能动,更别说说话了。

    “苏兰芷,你这是什么意思?快放开我母亲!”赵怡蓉觉得这苏兰芷实在是太放肆了,今天如此对待她们,害他们差点就被狼群吃了,本来就存了一肚子的气,这会儿见苏兰芷越来越过分,连药都不肯给他们,赵怡蓉也借口发作了,“我母亲好歹也是侯夫人,是你的长辈,你这是一个做晚辈的样子吗?传出去你可别后悔……”还没继续说呢,苏兰芷一句“还是很吵”,赵怡蓉就彻底的闭上了嘴巴,只能和昌伯侯夫人一起盯着苏兰芷,那目光比那狼群还要凶狠了。

    只是苏兰芷早就经历了许多,两人这些眼神对苏兰芷来说,完全都是没有什么妨碍的,“终于是安静了,大家先休息一会儿,过会儿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外面依旧很嘈杂,苏兰芷可以预见这一次的危险了,尤其是想到之前听到的那句“救雪贵妃”,苏兰芷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因病没有来的皇后娘娘,心里总觉得这事情跟皇后娘娘脱不了干系了!

    也不知道之衍和爹爹那边怎么样了,他们这边都如此的凶险,之衍他们那里,会不会更加的凶险?

    “兰儿,你别担心,你爹爹那里好歹还有许多的护卫跟着,而且那里许多都是打猎的好手,应该不会有事情的!”

    “希望吧!”语气满含着担忧,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那明显担忧却压抑的神色,知道慕容嫣也是怕自己担心,才会忍住的,不由得拉着慕容嫣的手,两人互相给予对方温暖了,“娘亲放心吧,爹爹他们都会没事的,一定会好好的。”

    “嗯,会好好的!”今日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也太诡异了,让人完全没有一点准备,甚至他们女眷这里都闹成了一团了,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有人在暗中操作,只是不知道,对方今日到底有多少目的了!

    ……

    “你们注意看一下,狼群应该是没有离开的,这帐篷得加固一下,不然他们冲进来了,也是麻烦!”

    “是!”虽然大家都加固了帐篷,可是这帐篷到底比不得砖瓦房子,没有那么坚固。苏兰芷和慕容嫣躲在帐篷里,外面的狼群似乎闻到了里面的血气还是怎么的,一直徘徊在外面,甚至那帐篷都有些损坏的痕迹,苏兰芷不由得拉着慕容嫣往后走去,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听到那动静,两人眼中满是惊恐,看着苏兰芷几人的眼神,也多了一份祈求,只是这一次,苏兰芷完全没有再看一眼了!

    “一会儿狼群冲进来了,你们好生的护着我娘亲,千万不要让她有事情,知道吗?”

    “苏小姐,这……”大家有些犹豫,毕竟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苏兰芷,万一苏兰芷出事了,他们可如何是好?

    “你们只管听我的吩咐就是了,其他啊别管!”话语中带着某种让人臣服的气势,几个暗卫听了,最后也只能暗自决定一定要护着慕容嫣和苏兰芷了。

    “他们快进来了,大家按照次序围好!”一点一点的看着那帐篷被狼群锋利的爪子剥开,苏兰芷死死的抓住慕容嫣,生怕慕容嫣出了什么差错了。

    她死不死无所谓,反正她重活一生算是赚了,如今父母安好,而且还有了阳哥儿,她的遗憾基本也没有了,纵然此刻离开,她或许,也是能安静的走吧?

    只是为何,心里突然有了点点的不舍呢?

    脑海中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了那一道白色的俊逸身影,那人含笑的眉眼就似那三月的春风一样暖人心脾,让苏兰芷的心,竟然有丝丝的冲动了!

    “小心!”看着狼群一个一个的冲进来,苏兰芷的心里突然就有了一道声音:不能死,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曾经生无可恋,只想弥补曾经的遗憾,可是现在,她的心已经活了,也有了牵挂的东西,苏兰芷死死的抓住慕容嫣,拿出怀里的银针,看着那飞奔过来的狼群,心里的声音让苏兰芷的目光满是生的欲望,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一片死气了!

    看着那些凶猛的狼群,苏兰芷毫不犹豫的就将银针刺过去,暗卫们也用身子护着苏兰芷和慕容嫣几人,苏兰芷和慕容嫣也没受什么伤,只是苏兰芷突然就看到了一匹狼从后面冲出来,那是完全没有人看到的死角,等苏兰芷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兰芷已经抱着慕容嫣,感觉到那凶狠的气息迎面而来,苏兰芷已经做好了与之抗衡的准备了!

    “小心!”空气中突然就传来天籁,苏兰芷只感觉自己被纳入了一个暖暖的怀抱,那怀抱带着春天的阳光般的温度,竟然奇迹般的让苏兰芷的心境,也变得平和了。

    “你……”不可思议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虽然发丝有些凌乱,眼神满是狠戾,和平常的谦谦君子相差太多,可是苏兰芷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之衍,看到秦之衍的到来,苏兰芷顿时就觉得好安心好安心,刚才的恐惧和害怕,这会儿全部都不见了。

    此刻,看着秦之衍那白色的袍子在空中飞舞,不大一会儿那些狼匹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惨烈的伤口,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人作呕。只是苏兰芷到底还是忍住了,秦之衍见状,拉着苏兰芷几人就远离了那些狼群,完全不顾惜还在那里被点穴,已经奄奄一息的昌伯侯夫人和赵怡蓉了。

    “兰儿,你没事吧?”秦之衍看着苏兰芷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将苏兰芷放下就不停的检查,生怕苏兰芷受伤了。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你可好?你怎么会过来了?”给了秦之衍一个无须担心的表情,苏兰芷示意秦之衍自己没事,转眼看着秦之衍那有些凌乱的发丝和衣袍,只觉得此刻的秦之衍多了一份凌乱,和平日里的淡然相差太远了。

    莫不是他们那里,也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没事,你放心,倒是你,让我好好看看,可是受伤?需要擦药吗?是不是受了惊吓了?”紧张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恨不得将苏兰芷融入自己的骨血去,这样就不用担心苏兰芷会受伤了。

    “我真没事,虽然狼群出现的突然,可是你我早有准备,你派来的人也很好,我和娘亲都没事!”在苏兰芷的再三保证下,秦之衍终于是放心了,这会儿倒是有些尴尬的看着慕容嫣,对自己的行为,颇有些不好意思了,“伯母,刚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