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一十章 羡慕嫉妒恨
    春芽突然传过来的声音,让苏兰芷和秦之衍都有些不大舒服,只见秦之衍皱了皱眉头,看着那外面,收回了自己的手,两人还没有说什么,就看着秦旭和李若兰笑眯眯的走进来了。

    “呵呵,春芽这丫头还真的是,我们夫妻两个进来赏赏花,难不成还不许吗?”秦旭和李若兰似乎没有想到秦之衍和苏兰芷会在这里一样的,两人相携着来赏花,看起来还是别有一番诗情画意的。

    不过待看到秦之衍和苏兰芷的时候,两人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只见秦旭和李若兰的脸色皆是划过一抹诧异,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站在一起,秦旭笑眯眯的就走了过来了,“呵呵,原来是二弟在这里呢,也难怪春芽在外面守着,我还说呢,这丫头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原来是在给二弟和苏小姐守着呢,二弟和苏小姐难得见到的,如今正是情浓的时候,我们突然过来,打扰了二弟和苏小姐的雅兴,是我们的不是了,我们这就走。呵呵……”虽然是说要走,可是那话里面的意思,还有那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的眼神,怎么都让人觉得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个人在这里好像不规矩一样的。

    “瞧你,我就说了,天气那么冷,不要出来了,你偏不听,这会儿破坏了二弟和苏小姐的好事了,这可如何是好了。”李若兰也是有些怪不好意思的,瞧着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个人站在一起,可真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和呢。

    不过这孤男寡女的,虽然定亲了,可是共处一室到底是不好的,李若兰这意思,还真的是让人不得不多想了。

    “我怎么晓得二弟和苏小姐会在这里见面呢?早知道我哪里还会来呢?二弟,你可千万别怪老哥我打扰了你的好事了,我们这就走了。”笑嘻嘻的拉着李若兰就走了,两人这么见了就避开,如果真的走了,还不知道别人会想成什么样子呢。秦之衍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只好叫住了两人了,“大哥,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吧。母妃和伯母有事情要说呢,我也就陪陪苏小姐,你们来了也正好,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虽然很想和苏兰芷两个人单独相处,可是就这么让人家走了,也不是回事的。

    “呵呵,那多不好意思啊!”秦旭那带着深意的眼神一直都在秦之衍和苏兰芷之间流转,弄得苏兰芷十分的不舒服,可是碍于对方的身份,而且对方这会儿来肯定不可能就是看一看就走那么简单,苏兰芷也只能忍着,“秦公子严重了,秦公子和秦夫人如此雅兴来赏花,怎好因为我们就走了呢?这暖房的花开的可是极好,你们一起吧,大家热闹热闹。”苏兰芷都那么说了,秦旭和李若兰也不好真的不给面子就走了,这会儿笑嘻嘻的留下,两人看起来,对他们还挺亲密的,“既然你们如此说了,那我们就厚着脸皮留下了,着实是不大好意思。”

    “这没什么的,苏小姐是客人,我们是主人招待一下也是应该的。”秦之衍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留下了李若兰和秦旭了,几人走在花房里面,秦旭和李若兰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李若兰开口了,“当初圣旨下的时候,我就觉得苏小姐和二弟是极配的,郎才女貌,可真真是好。如今这么瞧着,可不是吗?这时间怕也只有苏小姐这般的人物,才配得上我二弟这般的男子了。”

    “秦夫人谬赞了。”这两人的突然打扰,苏兰芷心底里也是不大喜欢的,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兰芷这会儿也戴上了面具,一张脸笑嘻嘻的,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好的情绪了。

    “呵呵,这可不是谬赞,苏小姐这般的人物,也难怪母妃会喜欢呢,不然怎么舍得将这龙凤手镯给了你了?”眼底有些嫉妒的看着苏兰芷手上的龙凤手镯,这女子和男子定亲了,男子家里是会送去定亲礼的。苏兰芷手上的这龙凤手镯,就是秦王妃当年的陪嫁,价值千金呢。

    赤金的构造,上面的龙凤雕刻的极好,而且还有南诏国特有的紫玉,点缀在那上面,阳光下有中闪闪发亮的感觉,成色极好的,做工也是堪称完美,戴在苏兰芷那纤细白皙的手上,就好像艺术品一样的,李若兰怎么能不嫉妒呢?

    她也是秦王妃的媳妇,虽然秦王府当初给她的聘礼也是不少,可是秦王妃可没有拿出自己的陪嫁来,这就是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区别了!

    秦王妃当年可是南诏国主最疼爱的妹妹,她的嫁妆可以说件件都是精品,当年十里红妆那可不是假的,可羡煞了不少人呢!更何况秦王疼爱秦王妃,那么多年了,秦王妃的东西有多不少的,李若兰哪里能够不想呢?

    还亏秦王妃说对娘亲有歉意呢,那么好的龙凤手镯,怎么就不拿出来给她呢?

    李若兰好歹也是一品大员的嫡女,身份不低,可是嫁给了秦旭,背上了一个庶的身份,她自然不满。要不是因为秦旭有个郡主娘,将来还有可能当上秦王妃,她是怎么都不会下嫁的。

    也正是对秦王妃的位置虎视眈眈的,李若兰就更是觉得秦王妃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她的,这会儿看着苏兰芷手上那么精美绝伦的龙凤手镯,李若兰哪里能够不羡慕嫉妒恨呢?

    属于她的东西,怎么就成了面前这个人的?

    李若兰的隐藏功夫到底还是弱了些,毕竟年纪不大,这些年又都是顺风顺水的大小姐,这会儿虽然表现的不明显,苏兰芷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不由得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镯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了,“秦王妃厚爱,那是我的福气,我很感激呢。秦夫人难不成没有龙凤手镯吗?怎么会呢?”故作惊讶地看着李若兰,对对方那无聊的羡慕嫉妒恨,苏兰芷可不打算白白的受着了。

    这订了亲男方都会将龙凤手镯送给女方的,女方戴着,就表示自己已经定亲了,这样也可以让大家知道,不用再去多多的询问了。

    这年头交通不便,信息也是闭塞的,这龙凤手镯这个习俗,可是可以避免许多尴尬和笑话的。苏兰芷这么一说,倒是弄得李若兰有些不好意思,面色有些尴尬了,“呵呵,怎么会呢?这龙凤手镯我自然也是有的,只是我今日没有戴着罢了。”这个苏兰芷,故意的吧?她没有龙凤手镯就嫁给秦旭,那岂不是被夫家看不起了?

    “呵呵,我刚才看着秦夫人那么好奇的样子,倒是误会了,秦夫人别怪我说话直了,我就是这样的,以后还希望你多多包涵。”苏兰芷歉意的笑了笑,只是那眼底没有歉意就是了。

    “我省得的,我怎么会介意呢?”李若兰跟苏兰芷接触了两次,两次似乎都不讨好,这会儿被苏兰芷挤兑,心情不爽快,偏偏还什么都做不了,可见她的心情有多么郁闷了。

    这夫家没有送龙凤手镯作为定礼,要不就是因为夫家条件太差了,买不起龙凤手镯,那要不就是夫家看不起这女子了,不然也不会不送龙凤手镯,不让大家知道定亲这回事了。李若兰自然不会再继续说什么,也免得苏兰芷继续编排她,让她得罪人了。

    “呵呵,苏小姐别介意,内子性子直,所以有的时候说话也没有多想,刚才不过是看着苏小姐的镯子好看,夸赞一番罢了,让苏小姐误会,还真的是不好意思了。”秦旭看着自己的妻子吃亏,当然是要帮一把的,这个妻子他虽然不是极喜欢的,可是到底家底雄厚,而且还是嫡女,对他的帮助也是不少的。

    秦旭此人为人极其的阴毒,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让人觉得苏兰芷小家子气了,一点宽容都没有,这李若兰好歹将来也是苏兰芷的嫂子,苏兰芷就那么不客气,还真的是让人不知道怎么想了。

    “秦公子,我刚才也就是口不择言,可别再说了,不然就是我的过错了。”苏兰芷看着面前这对小夫妻同仇敌忾的样子,心下也是好笑。不过这会儿也知道将来来秦王府不轻松了,苏兰芷也做好了准备了。

    “大哥,苏小姐刚才不过是一句无心之话,大哥这是何必呢?”秦之衍可不想秦旭和李若兰两人一起欺负苏兰芷了。知道对方是嫉妒,可是他没有这个义务要承受对方的嫉妒了。

    秦王妃是他的母妃,那嫁妆就算是要给,那也是该给他的兰兰,这两个人是自己什么人,凭什么摆出那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莫不是他们还欠了他们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这多说多错的,好心都成了坏心了。”见秦之衍开口,秦旭也及时的打住了,不过这话不好听就是了。

    这什么意思啊?难不成秦之衍故意的挑他们的刺不是?

    看着这两个人,苏兰芷就觉得实在是有些无语了,这会儿也不想继续搭理对方,苏兰芷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了云珠一个眼神,云珠见着了,赶忙说道,“小姐,夫人那里怕是等着了,小姐赶紧的过去吧!”

    “呵呵,也是,出来走了一会儿了,娘亲怕是担心了,秦公子,秦夫人,我得过去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和这两人在一起,苏兰芷觉得气息都变得不好闻了,当然是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接触了。

    “那也好,我们一起过去吧,今日还没有去给母妃请安的呢!”两人今日就是为了来打探消息的,这还没说多久的话,苏兰芷就要走了,秦旭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

    “大哥,母妃的身子不好,过会儿怕是要歇着了,如今天气冷,大哥大嫂还是继续赏花吧,可别因为我们就打扰了你们的雅兴了,告辞!”拒绝了对方,秦之衍和苏兰芷就离开了,秦旭看着两人离开,心里颇有些不甘心,一旁的李若兰见了,便询问道,“我们要不要跟过去?”

    “他都那么说了,我们何必死皮赖脸的?倒是显得我们想要巴结他一样了,不去了,我们回去吧!”秦旭到底还是对秦之衍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平日里虽然表现出来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可是实际上他是恨不得秦之衍马上就去死的,那样就没有人跟他争秦王世子这个位置了。

    “可是夫君,苏夫人他们今日过来,我们难道不要去看一看吗?”对苏兰芷到底是不放心的,李若兰总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可不想属于自己的位置,就那么被苏兰芷夺走了。

    “没事,一会儿母妃肯定是要留饭的,到时候一样的见得着,不着急,我们先回去。”秦旭这些年被秦之衍压得厉害,加上正是血气方刚,年少气盛的年纪,许多事情自然也会显得有些浮躁了些了。刚才一番较量下来他一点都没有讨到好处,秦旭哪里能够甘心呢?

    “也好,只是夫君,这个苏兰芷可不好对付啊,而且我刚才冷眼看着,二弟对她也不是无意的,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我们岂不是麻烦?”一个秦之衍本来就让他们头疼了,再来一个苏兰芷,还是一个和秦之衍同进退的,他们岂不是更加的麻烦?

    “呵,我这个二弟,心思最是诡异。如果他不是喜欢那苏兰芷,怎么可能会去求旨?我可不是皇伯父和皇祖母,会被他骗了去!”秦旭对秦之衍到底还是有些了解的,两人敌对了多年,秦旭本以为秦之衍不会娶妻的,这样将来他娶妻有了儿子,那么世子之位就更是有把握了。可是如今事情已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秦旭怎么会任由秦之衍的心意发展呢?

    “可是我们几番跟皇伯父和皇祖母暗示,他们都没有表示,这可如何是好?”以苏兰芷的身份,如果真的是因为秦之衍喜欢苏兰芷才去求旨的。那么文帝和太后肯定会觉得苏兰芷这个人品行不端,这样对苏兰芷的印象不好,将来对他们也是有利的。可是偏偏事情也没有往他们希望的发展,两人如今,也是郁闷了。

    “这苏兰芷还真的是心机深沉,短短时间就让皇伯父和皇祖母对她刮目相看,看来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绝对不能让她帮了二弟了。”如果可以,秦旭是巴不得秦之衍不娶妻的,这样就不会有子嗣,对他的威胁就少了许多了。所以,不管苏兰芷是怎么样的人,秦旭都不会让苏兰芷如愿了的。

    “夫君,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放心,我已经想好了,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意的。”他向来都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对苏兰芷这个不安定的人,他肯定会想办法扼杀在摇篮中的。

    想要嫁进来秦王府,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苏兰芷啊苏兰芷,要怪,也只能怪你跟我作对,怪不得我了。

    “夫君是怎么打算的?”李若兰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秦旭已经想好了,这会儿也很是好奇,不过秦旭这人疑心很重,李若兰虽然是他新婚的妻子,他还是有所保留的,“这事情你无需管着,还有不许告诉娘亲,知道吗?”

    上官无忧现在并没有动作,秦旭见上官无忧这些年一直都那么隐忍。心里早就有些着急了,尤其是秦之衍上一次在北方立了大功以后,在军中的位置更是稳固,秦旭哪里忍得住?

    “可是这样好吗?娘知道了,会不会责骂?”对秦旭瞒着自己,李若兰是不满意的。而且秦旭还要瞒着上官无忧,李若兰有些担心。

    嫁过来有些日子了,她知道秦旭表面虽然没有什么,其实心里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且上官无忧最近和秦旭也是有些不对付,两人好像因为什么事情而变得离心了起来。李若兰看在眼里,心里也是着急的,偏偏秦旭对她不是格外的信任,她也没有办法套出什么。

    “那你想不想苏兰芷嫁进来?”看李若兰还有些担心的样子,秦旭不耐烦了。

    都忍了那么多年了,如今秦之衍地位越发的巩固,而且秦王对秦王妃的疼爱有增无减,难道还要继续忍下去吗?那他什么时候才看得到头?

    “自然是不想的。”这个无需置疑,李若兰想也没想就说了。

    “你不想就给我闭嘴,这事情我会处理好,你就当做不知道,明白吗?”秦旭知道,他要阻止这婚事,上官无忧肯定会反对的。可是他这一次不会听上官无忧的,他一定要阻止苏兰芷进门。

    “那娘亲如果问起呢?”对上官无忧这个婆婆,李若兰还是有些忌讳的。总觉得这个婆婆不简单,李若兰平日里也是不敢拿大的。

    “反正你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在娘那里露出什么,免得娘阻止!”

    “这……”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秦旭的脸色已经有了不耐烦了,李若兰也只好答应了,“我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