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陷害
    “是是,臣这就拿给皇上看!”太医见着文帝发怒了,这会儿也没有顾忌,赶忙跑进去,里面还传来些许的声音,最后还是太医面露急色的出来了。

    “就是这个?”这香囊瞧着也是眼熟的,鸾妃曾经在文帝面前展示过的。文帝见着这香囊,眼底有些深邃,目光的余角看了苏兰芷一眼,发现苏兰芷极其的镇定,文帝便让人将那香囊呈上来了,“这个香囊是哪里来的?”

    “回皇上,这,这是苏小姐过年的时候送给娘娘的。”太医说话的时候带着忐忑也矛盾,时不时的还户看看苏兰芷,似乎在纠结如何说才是最好的。他的这些反应文帝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不过文帝却不动声色的让太医将那香囊给自己看,并且打开了,“你是说这里面有藏红花吗?”

    “回皇上,是的,这里面有一些很细碎的藏红花,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是看不出来的。”

    “哦,是吗?那你说说,那些是藏红花吗?”

    “就是这些,覆盖在这干花上面的,很细碎的粉末,平日里用了完全不会有任何感觉的,可是一旦是有身子的人用了,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见文帝问得很细致,太医也都一一的说了,文帝见了,面色一沉,“这香囊之前可是让孙太医看过的,为何他没有发现呢?”

    “皇上,这粉末实在是太细了,如果不是因为鸾妃娘娘身子不适,臣仔细的研究,完全都是发现不了的。孙太医可能也是没有发现的吧?”脸上都冒汗了,太医如今面对文帝,可是觉得压力山大了。

    “是吗?”面上越发的变得有些沉了,文帝看着苏兰芷,眼神带着审视,“苏小姐,你怎么说?为何你的香囊里面会放了藏红花?还有刚才是怎么回事?鸾妃好好的,为何会摔倒滑胎了呢?”

    文帝虽然不缺孩子,可是到底是老来子,这足以证明他宝刀未老,文帝当然是容不得任何人算计的!

    “皇上,民女冤枉,还希望皇上做主,这香囊民女制作的时候用的都是干花还有孙太医开的药材,民女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藏红花啊!”苏兰芷面色委屈,完全不认这回事情,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不认,到时候,她就有机会回身!

    “如此,宣孙太医!”

    “皇上,孙太医最近有些杂事,已经请了假了的。”孙太医可是太医院的院首了,不过最近请假了,由此可见,苏兰芷这事情还真的是出的不是时候。

    “还这么巧了?”文帝的脸色也看不出什么,只是比起平时要显得深沉了许多了。

    作为一个有政治理想和抱负的君王,文帝一直以来都是将后宫交给皇后打理的。平日里他也很少参与这件事情,今日要不是鸾妃出了事情,文帝怕是也不会轻易过问的。

    “是,皇上……”那太医看文帝也没有在盛怒之中处置了苏兰芷,不由得也有些着急了,这会儿外面也有了声响,皇后一行人听到消息赶来了,“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急匆匆赶来的一行人,首先就是太后了,听闻鸾妃滑胎了,太后自然是要来问候一番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鸾妃就滑胎了?你们是怎么照顾的?”太后面露怒色,可见是极其不高兴的,这个时候鸾妃那悲切的声音又传了来,太后听见了,面色顿时一沉,“鸾妃,你的事情哀家会为你做主,你现在好生休息吧,这事情哀家和皇上不会让你蒙受委屈的!”

    说完看着文帝,太后似乎想要一个交代了,“皇上,这是怎么回事?”说话间看了看苏兰芷,太后的眼底划过些什么,最后消失不见了。

    “母后,这事情儿臣还在审查之中,母后稍安勿躁,先休息一下再说。”

    “哀家的孙子没了,哀家哪里还能稍安勿躁了?这到底是谁那么不小心?怎么好端端的会摔倒了?”一路上太后也是打听了情况的,如今事情就围绕在苏兰芷身上,太后看着苏兰芷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好端端的,这又是整的什么事情?

    “母后,目前也只是猜测,母后别着急就是了。”正说间,里面却是听到了不小的动静,不大一会儿,鸾妃就在大家的劝说中挣扎着出来了,此刻的鸾妃脸色白得跟鬼一样的,那娇弱的身子好像风一吹就倒了似的,看起来着实是让人怜惜无比了,“太后娘娘,皇上,皇后娘娘,臣妾,臣妾有罪,还望太后娘娘,皇上,皇后娘娘恕罪!”保不住皇子,的确也是有罪了,鸾妃这会儿娇滴滴的跟那纸片儿一样的,好像风一吹就会被吹走了呢一样的,让人实在是不忍心了。

    “鸾妃你先起来吧,这事情哀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先回去休息吧,身子要紧!”太后看中鸾妃这样子,皱了皱眉,对鸾妃如此不爱惜自己身子的行为,太后是不赞同的。

    “臣妾说完了就走,臣妾作为当事人,应该是要跟大家交代一下的,还望太后可以给臣妾一个公道!”鸾妃这样子看来是不想就此作罢了,她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最后在秦焰的脸上顿了顿,秦焰对着她点了点头,鸾妃顿时了然了。

    “这事情哀家差不多也是知道了,你放心就是,哀家断断不会偏袒了谁,你回去休息吧,哀家会给你做主的!”说完就吩咐人扶着鸾妃进去休息了,太后这才看着在场的人,一个一个的询问了。

    “你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鸾妃娘娘为何会突然就摔倒了呢?”太后这些年虽然是放权,不管事情了,可是并不表示,她真的就对所有的事情不闻不问了。

    后宫本来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太后很清楚,所以,她容不得别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鬼!

    “太后娘娘,奴婢刚才陪着鸾妃娘娘在院子里小憩,不曾想遇到了苏小姐,鸾妃娘娘想找个人说说话,就找了苏小姐了。只是两人似乎聊得不大愉快,最后鸾妃娘娘想回去御花园的时候,苏小姐推了鸾妃娘娘一下,鸾妃娘娘就摔倒了。”

    “这可是你亲眼所见?”太后听见那宫女这样说,不由得看了苏兰芷一眼,最后却是看着那宫女,那双锐利的眼神似乎可以看穿一切一样的。让那宫女心里生出点点的惧意,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改了自己的口供,“苏小姐对鸾妃娘娘颇为不敬,鸾妃娘娘也不介意,主动的拉着苏小姐想去御花园,可是苏小姐非但不领情,反而动手推了鸾妃娘娘,奴婢,奴婢亲眼所见,还望太后替鸾妃娘娘做主啊!”

    “这事情是只有你一个人看见,还是所有人都看见了的?”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的,太后娘娘尽可以问问就是了。”

    “嗯!”太后果然询问了大家一遍,每个人说的都是一样的,听完了这些,太后心里也有了底,最后却是问了苏兰芷了,“苏小姐,他们的话你可是都听见了,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的表情也有些冷漠,大家看着太后这样子就知道,苏兰芷要倒霉了。

    “太后娘娘,臣女冤枉啊,还望太后娘娘明察!”

    “那你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臣女从慈宁宫回来的时候,半路就被鸾妃娘娘叫去了,鸾妃娘娘拿着臣女送给她的香囊,说什么里面有藏红花什么的。臣女当时听着都吓着了,臣女不知道鸾妃娘娘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如此冤枉臣女,只是鸾妃娘娘跟臣女说了许多的事情,言语中甚至牵扯到了焰王爷,臣女着实是不解啊。后来臣女准备离开了,鸾妃娘娘突然就要过来臣女身边,臣女有些害怕,便避开了,可是臣女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推鸾妃娘娘,臣女更是不曾想到,鸾妃娘娘会摔倒啊,还望太后娘娘还臣女一个清白,臣女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做过啊!”先下手为强,既然对方如此狠心无情,苏兰芷断断是不会给对方一丝一毫陷害她的机会的!

    “焰王爷?”太后听到这个敏感的字眼,面色突然就是一沉,这个时候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秦焰,太后的语气变得不善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太后在宫中多年,看到的可比苏兰芷他们吃的都多,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了。

    “皇祖母,孙子不知道苏小姐在说些什么。只是孙子刚才也见着鸾妃娘娘摔着了,苏小姐莫不是怕孙子说了什么?故意给孙子下套吗?”秦焰向来喜形不于色的,这会儿冷着一张脸,义正言辞的看着苏兰芷,还真的是理直气壮的。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这是苏兰芷的诡计了。

    “你这是怎么说?”太后对秦焰向来不是很亲近,这个孙子为人太冷了,让太后总是不大舒服。不过虽然不亲切,到底是自己的孙子,太后当然也是会维护的。

    “之前孙子无意间路过园子,就看到苏小姐和鸾妃娘娘有些冲突的样子。然后不知道怎么的,鸾妃娘娘走到苏小姐的身边的时候就摔倒了,孙子赶忙过去帮忙,让人将鸾妃娘娘抬回来,也请了太医了。只是苏小姐可能是害怕还是怎么的,一路上一直在让孙子帮她说话,孙子自然是不能撒谎的,看到什么孙子就说什么,便拒绝了苏小姐,就说孙子会如实禀告,苏小姐许是恼了孙子了,才会说了刚才的话,还希望皇祖母明察。也希望皇祖母看在衍弟的份上,不要对苏小姐多多责备才是。”秦焰虽然看起来像是在替苏兰芷说话一样的,可是扯到了秦之衍,未免就让人觉得苏兰芷这般的就着秦之衍的势力,太后这般注重规矩的人,自然是不喜的。

    “这事情容后再说,苏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吗?”秦焰虽然没有指出苏兰芷推了鸾妃了,可是那字里行间的意思,不就是往这方面指吗?

    苏兰芷和秦焰素来就没有什么仇恨,谁都不会想到秦焰会对付苏兰芷一个小小的女子了,所以也没有人觉得秦焰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就是。相反,甚至很大一部分的人都相信秦焰的话了。

    “太后娘娘,臣女着实是不知道焰王爷为何要如此针对臣女。臣女自认为和焰王爷无仇无恨的,焰王爷你为何要如此对待我?”看着秦焰,苏兰芷满脸的愤怒,秦焰以为苏兰芷是被自己逼到了绝境了,心底不免也觉得总算是舒服了点了。

    到底还只是一个小女子,刚才的镇定也许就是装的,他本来就是想吓唬对方的,让对方乖乖的听话。可是他向来都不喜欢不听话的人,所以苏兰芷既然要这么做,那也不能怪他不客气了。

    要怪,也只能怪对方不识抬举!

    “苏小姐,本王和你无冤无仇,本王也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还希望苏小姐将一切都交代清楚,或许苏小姐只是一时不小心,想来皇祖母和父皇会看在衍弟的份上,绕过你的。”眼底一片的冰冷之色,在秦焰看来,苏兰芷就算是今日侥幸的逃过一劫了,也是不可能再嫁给秦之衍了。

    太后和皇上对秦之衍的在意,秦焰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秦王就得了秦之衍这么一个嫡子,太后和皇上可是宝贝的紧,苏兰芷今日可是德行有愧了,而且心思歹毒,以太后和皇上的性子,肯定不会再让苏兰芷成为武成王妃了。

    苏兰芷啊苏兰芷,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本王许你锦绣前程你不要,偏偏要选择这样一个不归路,那也就别怪本王狠心,想要毁了你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焰王爷,臣女有得罪过你吗?你要如此逼迫臣女?”看着秦焰,苏兰芷的脸上带着委屈,秦焰却是半点不为所动的,“本王说了,本王说的只是自己看到的,至于其他,是苏小姐你多想了。”一副公正言辞的样子,秦焰这模样还真的是让人以为他是一个公正的好人了。

    谁会想到,秦焰会对苏兰芷有企图,得不到的,情愿毁掉呢?

    在大家看来秦焰一直都是一个很冷的人,谁会想到他会对一个人上心呢?

    ……

    大伙儿在这里看着,如今情势对苏兰芷极其的不利,有些人在一旁看笑话,就等着文帝处置了。本来有些嫉妒苏兰芷好运气的人,也不得不说,这会儿有些兴高采烈了。

    也是,那么一个女子,怎么配得上武成王呢?武成王乃是天之骄子,那般仙人的人,自然值得更好的!

    苏兰芷将大家的目光看在眼里,心下划过一抹轻嘲,转眼就面对这太后和文帝跪下了,“太后娘娘,皇上,臣女冤枉,还希望太后和皇上为臣女做主!”

    “苏小姐,如今证据在前,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人证物证可是都在了的,太后就算是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些人的手段,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她也不会包庇苏兰芷的。

    一个德行有亏的女子,加上有了如此阴狠歹毒的手段,甚至和秦焰也有了些牵扯,太后就算是认为苏兰芷的清白的,心里也早就觉得苏兰芷不适合当武成王妃了。

    “太后,如今孙太医不在,可是有人能够证明臣女的清白,还希望太后宣一个德高望重的医者来给鸾妃娘娘看诊,臣女这才能心服口服。到时候任由太后责罚!”

    “苏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信不过老夫的医术?”之前那太医听到苏兰芷这般说,马上就跳出来了,他可不想被人当面的甩耳光!

    “太医,我不是不信,只是这香囊是我亲手做的,用的也是孙太医给配置的药物,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藏红花。对这事情我着实是不解,还希望太医能够明白!”

    “哼,你说没有就是没有了,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不成!”那太医就是认定了苏兰芷的罪名了,转眼就对着太后跪下了,“太后娘娘,鸾妃娘娘千金之躯,哪里是能够让民间的大夫看的?这宫中的太医各个都是好手,让他们来看就是,何必如此麻烦?到时候传出不好来,可就不妙了。”宫中秘事,本来就是不可轻易对外人说的苏兰芷这般的弄得人尽皆知的,不管是太后还是皇上,肯定都是不许的。

    “这……”太后正在犹豫间,看了文帝一眼,两人心下都有了决定,太后正准备开口,却被人打断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以为本王不在,你们都要欺负本王的未婚妻不成?”

    曾经温润的声音,如今已经染上了点点的怒气了,秦之衍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他去军营中有事情,就听到暗卫的汇报,才知道原来有人故意的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想要欺负苏兰芷了。

    他决不允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