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成亲礼
    那双手极其的好看,简直就是艺术品一样的,苏兰芷在喜帕下面看到秦之衍的手,嘴角划过一抹浅浅的笑容,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那温暖的手上面了,感觉到秦之衍传达给自己的温暖,苏兰芷本来紧张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下来了。

    “兰兰,小心!”牵着苏兰芷,秦之衍体贴的拉着苏兰芷下了轿子,不顾大家惊讶的表情,拉着苏兰芷过了火盆,一旁的喜娘倒是变得有些多余了。

    这武成王对新嫁娘可真真是疼爱的紧呢,瞧这样子,好像捧在手里都怕要化了一样的,着实是让人羡慕的紧了。

    一路上要过不少的障碍,不顾苏兰芷也不担心,因为有秦之衍在。

    一路上边跨的时候,一旁的司仪也就在高声的唱着,“借来天上火,燃成火一盆,新人火上过,日子红红火火!”

    “一块檀香木,雕成玉马鞍,新人迈过去,步步保平安。”

    ……

    等到了大堂的时候,秦王和秦王妃已经坐在那里了,不过因为今日是秦之衍的婚礼,文帝也格外的重视,所以文帝和太后也都一起来了,故而他们两个坐在了主位,秦王和秦王妃就坐在了一旁,而上官无忧虽然身份尊贵,这会儿因着是侧妃,自然是不好上席了的。

    司仪这会儿高唱着,“三拜。喜贺新人成连理,千里姻缘鸳鸯戏,不忘父母养育恩,今日堂前拜天地!一拜天地,天作之合美又红;二拜高堂,全家幸福笑融融;夫妻对拜,白头偕老乐无穷。”

    等到三拜完了,喜娘便过来扶住了苏兰芷了,“礼成,入洞房!”

    苏兰芷只感觉有许多的声音在耳边,接着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终于是被人扶着坐下了。刚刚坐下,就感觉到身边也有人坐下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对方就是秦之衍了。这个时候似乎有人走近了,蹲在了两人的面前,将两人的衣摆给打了结,“新郎新娘喜服成结,从此永结同心!”

    接着便是有人继续高唱,“请新郎用喜称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苏兰芷感觉到秦之衍呼吸的接近,接着感觉到自己头上的喜帕晃动了两下,到第三下的时候,苏兰芷终于是看清楚了面前的一切了,火红的新房,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苏兰芷可以清晰的听到大家惊艳的吸气声,不过这会儿,她却是眼里心里,也都只有身边的男子了。

    这个时候有人分别煎了苏兰芷和秦之衍的头发,用红色的丝线绑住,“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将结好的头发好生的放在盒子里面保存,接着便有人端来了一个托盘了,“请新郎新娘喝下合卺酒,从此幸福恩爱永相守,相濡以沫到白头。”

    接过杯子,苏兰芷和秦之衍喝了交杯酒,这时就有人端来了一碗饺子了,“请新娘吃饺子!”

    笑嘻嘻的吃了一口,这时候就有人问了,“是生的还是熟的?”

    苏兰芷刚刚咬一口就知道是生的了,这会儿赶忙说道,“生的,生的!”声音翠翠的,苏兰芷知道这里面的意思,顿时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呵呵,祝新郎新娘早生贵子,枝繁叶茂!”接着便有人往床上扔了花生桂圆什么的,有人将龙凤蜡烛递了过来,让苏兰芷和秦之衍亲自点上,“愿新郎新娘越来越红火,幸福美满一生!”

    这下子终于是礼成了,这一次秦之衍想要给苏兰芷一个难忘的婚礼,所以什么都是准备的极好的,等到一切都结束了,苏兰芷虽然有些累,不过还是很高兴的。

    ……

    “呵呵,这新娘子可真是漂亮啊,都等不及一会儿闹洞房了呢!”虽然大家也听说过苏兰芷的美貌的,有些人甚至也见过。可是苏兰芷平日里很是低调,从来都不会太过注重打扮的,这会儿脸上涂了胭脂,五官都是细心描绘了的,真的美得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好了,你们先出去吃酒,一会儿再闹洞房!”秦之衍看着这么美的苏兰芷,巴不得好生的藏着了,哪里想让别人看到?迅速的就将大家给赶出去了,这会儿才有机会认真的看着苏兰芷了,“兰兰,你今日可真美,我都不想走了,可如何是好?”等了那么久的人儿,如今终于是嫁给自己了,秦之衍只觉得此刻的自己满身都充斥着对苏兰芷的欲望,哪里还想出去陪酒呢?

    “呵呵,你快去吧,不然一会儿就有人来催了。”秦之衍这样的身份,而且成亲算是比较晚了的,苏兰芷刚才虽然是盖着盖头的,却也知道,今日来的人是很多的,心里虽然有些担心秦之衍一会儿会喝醉,不过苏兰芷也知道,秦之衍是必须出去陪酒的。

    “哎,这些人啊,一会儿肯定狠命的灌醉我,不想让我洞房呢,兰兰你就忍心了?”如今没有了顾忌,秦之衍直接就将苏兰芷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感受着苏兰芷那软绵绵的身子,秦之衍只觉得浑身都是一僵,反应马上就来了,“兰兰,我的兰兰……”今日的苏兰芷实在是太美,秦之衍只要一想到苏兰芷这样的美丽是为他绽放的,就心猿意马了起来。抱着苏兰芷就亲下去了,这一亲可就不得了了,秦之衍的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苏兰芷没有想到秦之衍这会儿那么急切,哭笑不得的,刚想说什么,秦之衍却是已经将她压下去了,手也开始解开她的衣服,只是秦之衍似乎不得逞,因为外面已经有人在催了,“二弟,你怎么还没有出来?外面已经有人催了,快些吧,可别耽搁了!”秦旭那实在是很讨厌的声音这会儿着实是有些大煞风景,秦之衍本来不想理会的,可是秦旭看起来一点都不放弃,秦之衍也只好懊恼的皱了皱眉头,松开了苏兰芷了,“该死的,早知道就该让他去北边多呆些日子的,着实是讨厌!”

    就知道秦旭是故意的,秦之衍眼底有些冷色,不过想着今日是自己的婚礼,秦之衍也不好计较了,“兰兰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了。”

    “嗯,去吧,记住别喝醉了!”

    “放心吧,我酒量很好的,一定会回来洞房,绝对不会醉了的!”虽然很多人会灌醉自己,可是秦之衍怎么会让那些人如意呢?

    他等这洞房花烛夜可是等了好久好久了,谁都别想灌醉他!

    “好了,快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嗯,兰兰你饿了就先吃些东西,别因为顾忌这些礼仪就不吃了。”其实成亲的时候也是很辛苦的,婚礼很是繁琐,新娘子从早上从家里吃了东西出门以后就没有进食了,秦之衍知道自己出去敬酒得要好些日子呢,可不想让苏兰芷饿着等他了。

    “放心吧,我省得的,去吧!”

    “嗯,我很快就回来!”不舍的亲了亲苏兰芷,秦之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打开门就看到秦旭那张欠扁的脸,秦旭看着秦之衍,脸上的笑容满是暧昧了,“弟妹,我将二弟带走了,一会儿准把他送回来,可别着急了!”说完暧昧的看了一眼苏兰芷,在看到苏兰芷的容颜的时候,秦旭的眼底满是惊艳之色,只是这会儿秦之衍已经遮挡住了他的视线,关上了门离开了。

    秦旭心里很是不平,对秦之衍的不满又多了一层了。

    凭什么,同样都是秦王的儿子,他们的地位就差那么多?自己虽然也娶了一个嫡女,可是那长相哪里比得上苏兰芷半点的汗毛?更何况苏兰芷可是苏相的女儿,苏相权倾朝野,将来又是秦之衍的一大助力,为什么他就是不能阻止他们的婚礼呢?

    想着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文帝派到北边去锻炼了,秦旭安排的事情全部都被人破坏了,如今好不容易终于是借着秦之衍成亲回来了,看着秦之衍的婚礼那么热闹,文帝和太后都来捧场了,秦旭心里就更是不平了。

    为什么,明明这一切都该是他的,明明他才是真正的王府嫡长子,要不是秦王妃那个贱人勾引了父王,自己的娘亲怎么会成了侧妃?他又怎么成了这没权没势的庶长子,事事都低秦之衍一等呢?

    他绝对要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已经等不及了!

    秦旭从小就过得很压抑,尤其是秦之衍出生以后,秦旭就过得更是压抑了,这人啊,没有对比还好,有了对比,看着秦之衍享受秦王和秦王妃的疼爱,甚至太后和文帝对秦之衍也要比他好许多,秦旭怎么可能不嫉妒,怎么可能不恨呢?

    尤其是想着同样是娶妻,他娶的李若兰不管是身份,还是容貌,还是品行都不如苏兰芷还罢了,就连他的婚礼也比不得秦之衍的,秦旭怎么可能不气?

    这会儿秦旭虽然是笑嘻嘻的跟着秦之衍往大厅去的,可是眼底满是冰冷和阴霾之色,一个恶毒的计划,顿时就成形了,“二弟今日得偿所愿,娶了美娇娘回来,一会儿可是得多喝几杯才是,哈哈!”

    “这是自然!”对秦旭的态度,秦之衍说不上亲近,也说不上冷漠,反正秦之衍知道,他和秦旭是注定的敌人,他时时刻刻都会防着对方就是了。

    “好,走!”

    ……

    秦之衍在宴席上果然是被灌了不少的酒了,苏兰芷当然也是料到了秦之衍会喝醉的,这会儿肚子有些饿了,云珠几个人已经给苏兰芷准备了一些东西,苏兰芷吃了些也就不吃了,“让厨房给之衍熬些醒酒汤,不然他一会儿醉了会不舒服的。”

    “小姐放心吧,奴婢早就吩咐下去了,不会让小王爷不舒服的。”秋霜凡事考虑的都很周到,苏兰芷要考虑的事情,她一早也都做好了,有她这个得力助手,苏兰芷平素也很省心就是了。

    “呵呵,还是你想得周到!”点了点头,看着秋霜今日也是穿得一身的喜色,苏兰芷知道秦之衍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头上的凤冠也着实是重了些了,苏兰芷便让几个丫鬟给自己取下了,顺便吩咐人给自己热水洗个澡,这样也好顺便等秦之衍回来。

    “洗个澡的确舒服些,小姐今日也是够累了的,不过今日的婚礼可热闹了呢,小姐真幸福,小王爷对小姐真好!”

    “月桃啊,如今可是不能再叫小姐了,该叫二夫人了!”春暖笑嘻嘻的打趣道,不过他们都习惯了叫苏兰芷小姐,一时半会儿的,也着实是难得改口了。

    “呵呵,也是,到底是叫习惯了,怕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口呢!”月桃懊恼的吐了吐舌头,春暖便笑了,“可不是吗?小姐一下子成了二夫人了,别说是你了,就是我也是不习惯的。不过也得慢慢改了,王府到底比不得我们相府,规矩怕是多呢。”

    “也是,我们可不能给小姐惹麻烦了。”

    “春暖说得对,如今小姐嫁了过来了,我们该改的,也都得改了,这王府的人到底比相府多了些,未免被人挑刺找(这也是禁词)小姐麻烦,我们自己还是先小心些就是了。”如今刚刚来的,他们什么都不大清楚,也只能小心为上了。

    “好了,你们都谨慎,我也是放心的,之衍之前说过,他这院子里的人不多的,秋霜,你一会儿好生安排好就是了,明日的时候,我再见见这院子里的人吧!”

    “是,小姐!”

    这个时候,突然就听到门口有人求见了,苏兰芷让那两个人进来,可不就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小丫鬟吗?

    “奴婢夏荷,奴婢冬雪,见过二夫人!”这两个人挑在这个时候来见自己,那两张脸又着实是好看,这幅模样,还真的是……

    “你们是?”

    “奴婢们是王妃赐给小王爷的,以后就是伺候小王爷起居的!”小心翼翼的回答,两个人时不时的看了眼苏兰芷,对苏兰芷的美貌,他们也是着实惊艳了一分,不过各自也有各自的小心思就是了。

    “嗯,我省得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明日自然会叫你们的!”

    “这……”两人特意这会儿来见苏兰芷,就是想表达什么的,本以为苏兰芷会询问,或者是会生气什么的,却不曾想苏兰芷什么都没说,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苏兰芷这是什么意思了。

    “好了,下去吧,我累了。”大婚之日看到两个比花儿还要娇嫩的美女,苏兰芷可不想自己眼疼,当然是能不看就不看了。

    “是,奴婢们告退!”见苏兰芷没有多问的意思,两人带着满脸的疑惑就走了。只是两人一走,月桃顿时就有些不服气了,“小姐,你说王妃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你刚成亲呢,王妃就送来了两个小美人?”而且还偏偏是伺候秦之衍起居的,这,这……

    这实在是气人了,不是说王妃是个好人吗?素日里对待小姐也是极好的,怎么这一当上了婆婆,难不成就变了不成?

    “母妃自有她的考量,不过我相信,母妃不会害我就是了,这事情也别多问了,到时候母妃自然会告诉我的!”对秦王妃,苏兰芷虽然有些没有把握,不过还是有些信任的。

    秦王妃性子很直,而且是个正直的人,从秦王妃对上官无忧的态度来看,可见秦王妃其实是很善良的,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刻意的为难自己了。

    不过苏兰芷也知道,自古婆婆和媳妇都是一件很深的学问,许多婆婆虽然是极好的,可是对媳妇也难免挑剔的多了,所以她也有些把握不准,秦王妃这样子是什么意思了。

    “那小姐,要不要奴婢去看着他们?”月桃看着那两个小美人,着实是不放心了。

    “呵呵,你觉得他们比起我来,可是胜出了?”

    “那自然不是,他们给小姐你提鞋都不配!”

    “那就是了,他们既然比不上我,那你何必那么看重,倒是显得我们小家子气了。”

    “可是小姐……”月桃不放心啊,秦之衍到底是个男的,万一一下子把持不住可怎么办?小姐如今刚刚新婚呢,这万一弄出什么来,小姐岂不是很伤心了?

    “好了,我有分寸的,还有,刚才才说了要改称呼了,怎么转眼就忘了?”

    “小姐,奴婢……”月桃本来是想改的,可是刚才看到那样的情景,心情不大好,所以也就不想改了。

    “呵呵,还叫小姐呢!”

    “二,夫人……”有些不甘心的叫了一句,在月桃看来,秦之衍对苏兰芷好,月桃就认秦之衍这个姑爷的,如果不好,月桃是完全不会认的。

    “好了,我要沐浴了,别在那里生气了,我这才刚嫁过来呢,秦王妃也是个守礼的,肯定不会太过为难就是了。”秦王妃又不是不喜欢她,就算是想要让秦之衍多有些子嗣,也不会那么着急的。

    只是秦王妃这样到底是为何呢?是为了子嗣呢?还是其他?

    苏兰芷有些不解,不过这会儿也不是去追究的时候,她现在就只想先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等着秦之衍回来了。

    “是,二夫人!”撇了撇嘴,月桃有些不情不愿的,不过苏兰芷如今都嫁过来了,月桃也不好太过,也免得苏兰芷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你这丫头啊!”摇了摇头,苏兰芷可没有月桃那么容易就生气了,好生的洗了个澡,换了身粉色的衣服,苏兰芷将头发上的束缚也全部都解了,见秦之衍还没有回来,便让秋霜去拿了一本书,自己坐在床沿上看了起来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秦之衍却还没有回来,如今天都已经黑了,秋霜不免有些担心,“二夫人,小王爷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要奴婢让人去看看?”

    “再等等吧,我们这会儿去看,也是不好的。”她是新嫁娘,这么干巴巴的去看秦之衍回来了没有,万一有些人不怀好意,故意传出她等不及了洞房的话,可如何是好?

    “那小姐,你你要不要吃些东西?奴婢让人熬了粥,小姐要不要喝些,暖暖胃?”

    “嗯,也好!”如今也是八月了,这夜间也是有些凉的,屋子里虽然是暖和的,不过喝些热粥也是不错的。

    “那奴婢这就让人端上来!”秋霜也是不想苏兰芷担心,所以这会儿也是想着办法的转移苏兰芷的注意力,苏兰芷也明白,便顺着对方了。

    只是苏兰芷喝了粥,期间还眯了一会儿,书也看了许多了,夜都已经深了,秦之衍还没见回来,屋子里的人渐渐的也坐不住了,“小姐,要不要奴婢让人去打听一下?”

    苏兰芷看着天色也不晚了,按理说外面的酒席也是要结束了的,怎么还没有见着秦之衍回来呢?

    “再等等,如果还不回来,就让人瞧瞧去打听一下!”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去,如今她刚来,还是注意些的好。

    “是!”又等了一会儿,苏兰芷都有些困了,正准备让人去打听呢,结果就听到了外面有响动了,“小姐,小王爷回来了!”

    “快,快去将醒酒汤给端来!”

    “是,小姐!”秋霜刚走呢,就看到秦之衍进来了,依旧是一身大红色的喜服,秦之衍素来的衣服颜色都是很淡的,如今这大红色更是衬得他肌肤如玉,五官完美无瑕,俊美如神祗了。尤其是在灯光下,秦之衍的脸上带了淡淡的光晕,更是染上了点点是圣洁之色了。

    “可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先坐下,喝点醒酒汤吧!”闻着秦之衍身上有酒味,脸上也有些淡淡的红晕,不过对方看起来精神倒是极好的,苏兰芷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用了,我没醉!”秦之衍笑着看着苏兰芷,那眼神可真真是暧昧的紧了,“兰兰,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身上有酒味,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已经都梳洗好了,赶忙也让人准备热水,迅速的洗好,换了衣服,一步一步的往苏兰芷的身边走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