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泼脏水
    那下人见着秦王生气了,心里也有些害怕,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说的话,下场会更惨,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了,“王爷,奴才去找大少爷的时候,却是突然在半路听到有人在尖叫了。奴才听着那声音似乎有些耳熟,赶忙跑过去,结果一看,就看到了……”说完还吞了吞口水,看了眼上官无忧和李若兰,那奴才真的怕自己说了,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看到了什么?吞吞吐吐的这是作甚?”秦王向来都不是一个有那么多歪歪肠子的人,更是不喜欢别人将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了。这会儿听着下人的语气不大对,秦王也急切了起来了。

    “王爷别着急,看看他怎么说就是了。”秦王妃也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了这样了。

    “嗯,你快说吧!”秦王自然也是不想在苏兰芷这个新媳妇的面前让苏兰芷看到秦王府有些什么不好的地方了,今日到底是第一次正式的家人见面,秦王希望一家人都和和睦睦的,哪里会想有别的意外发生?

    “王爷,奴才刚才看到大少爷和二少爷院子里的夏荷在一起了,看夏荷衣衫不整的,而且看起来神色慌张的,奴才,奴才看到这个,就马上回来报告了!”飞快的说完,这人就等着挨骂了,毕竟这些主子的腌臜事情,受苦受累的,其实永远都只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就是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秦王都快要气死了,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那夏荷可是秦之衍的人啊!而且昨天还是秦之衍的婚礼,这秦旭弄了这一出,这是要做什么?

    是表达不满吗?还是故意的给个下马威?

    这个儿子,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

    “奴才,奴才可不敢随意的搬弄主子的是非啊,王爷!”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该说,有些不该说啊,可是他都看到了,而且那么多人也都看到了,他就是不说,别人也会说的啊!

    所以啊,与其两方都得罪了,还不如说出来,至少自己这样也是为了主子,相信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减少被惩罚的!

    “除了你,还有谁看见了?”

    “王爷,跟奴才一起的,可是都看到了,王爷不信可以问问就是,奴才绝对不敢说谎!”那么多双眼睛呢,他就是想撒谎,那也没有办法啊!

    “你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王直接就问了提到的人,结果各个说的都是一样的,秦王听见了,脸色是彻底的绿了,“给我将那个逆子给本王压来!”在弟弟的新婚之夜做下这样的事情,秦王的心里自然是有想法的,就是秦王妃这会儿,也不好给秦旭说话了。毕竟秦王妃虽然对上官无忧有愧疚,可是昨日到底是个特别的日子,秦王妃自然见不得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受到委屈了。

    “是,王爷!”其实不用人去压秦旭,秦旭刚才听到动静的时候,也就醒了,这会儿赶忙穿上了衣服,警告了夏荷一番,便满含疑惑的去请罪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一路上仔细的回想,秦旭都想不清楚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甚至也没有想到自己怎么就和夏荷在一起了,这让秦旭着实是恼火!

    “一会儿你别乱说话,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明白吗?”

    “大少爷,奴婢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夏荷也是一个有脑子的,她如今已经是秦旭的人了,如果她说什么都不发生,那她这辈子还有希望吗?到时候她成了秦旭的眼中钉肉中刺,还不就是被秦旭暗地里害死的下场?

    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啊!

    “你胡说什么?昨日我可是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你最好给我记住一会儿好好说话,说错话了,你该知道后果!”警告的看着夏荷,秦旭恨不得这会儿就掐死对方算了,也免得一会儿麻烦了。

    可是到底刚才都被人看到了,秦旭也没有机会杀人灭口,如今也只有想个办法,将自己给摘出去了,也免得到时候因为这件事情失去了秦王的欢心,更让秦王妃对他也不满了。

    “大少爷,奴婢已经已经不是完璧了,大少爷难道以为这事情可以瞒着别人吗?奴婢就算是一口咬定什么都没有发生,到时候王妃让有经验的嬷嬷来给奴婢做检查,一样会发现的。大少爷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王妃知道了这事情,还知道了奴婢帮大少爷隐瞒,后果是什么吗?”夏荷也是一个有脑子的,她当然不想就那么被秦旭给抛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所以这会儿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保住自己,尽可能的让秦旭承认这件事情,那到时候就好办了。

    虽然给大少爷做妾比不得二少爷,可是大少爷到底也是长子,自己多多少少也能捞一些好处的!

    如此想着,夏荷虽然有些不大甘心,如今却也只能这样做了。

    “你这个贱婢!”秦旭此刻是动了杀意的了,可是想了想,夏荷说的也对,秦旭着实是不甘心了,“昨日是怎么回事,我一点都不知道,你说,是不是你做了手脚,故意爬上我的床的?是不是你勾引的我?”除了这样想,秦旭再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可是夏荷却也是一脸的迷糊,“大少爷,这你可是冤枉奴婢了,奴婢昨日本来是在二少爷的院子里伺候着的,可是有人来告诉奴婢,说是二少爷喝醉了,让奴婢过去,奴婢去的时候,就突然被人打昏了,然后奴婢其他的事情也不知道了,大少爷,你切莫冤枉了奴婢,奴婢虽然只是一个奴才,可是也是知道礼义廉耻的!”

    “你说的可是真的?”秦旭听到夏荷的话,突然就愣了一会儿了,突然想到昨天自己的确是有叫人去秦之衍的院子里面叫夏荷过来的,可是怎么却成了在他的床上了呢?

    想起了什么,秦旭此刻的脸色真的是很难看了。

    秦之衍,你好样的,这笔账,我记得了!

    “大少爷,奴婢怎么敢骗你呢?奴婢说的可是句句都是真的!”夏荷自然也是不怕的,这事情她也觉得有些蹊跷,可是这会儿她也不会说的。反正她都已经是秦旭的人了,她要想活命,也只能当秦旭的小妾了,将来生下一子半女的,也可以被抬为姨娘,到时候她在努力些,如果秦旭继承了王位,那她的身份,不也跟着水涨船高吗?

    夏荷光是想想,心里都不由得乐开了花了。

    算起来比起二少爷,大少爷似乎更容易拿捏些了,二少爷那个人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可是她跟了对方一段时间,可是知道对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如今既然木已成舟,她也只能抱着大少爷不放了!

    秦旭这会儿仔细的想了想,除了秦之衍,他也做不得其他的猜测了,看着夏荷,秦旭虽然很是不耐烦,却也知道,自己暂时奈何对方不得,只好再一次警告,“一会儿你见机行事,跟着我的话说,可别随便自己做主了,这件事情过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明白吗?”

    “是,大少爷,奴婢的命就在大少爷的手上,奴婢明白的!”

    “一会儿你要是敢轻举妄动,你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阴冷的目光盯着对方,秦旭那目光好似要将夏荷给生生的刺穿了一样的,看得夏荷着实是有些害怕了,“是,奴婢知道。”嘴巴上虽然是这样子应了的,可是夏荷心里也是有自己的计较的,反正一会儿到了秦王和秦王妃的面前,说什么,怎么说,也不一定就由得他们了。

    如此想着夏荷的心里也有了计较,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当秦旭的小妾了,自然也要为了这个努力,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得看她自己随机应变了。

    当不成大少爷的小妾,她的命运就只有死这一条路了,夏荷向来都是惜命的,自然不会那么傻!

    ……

    两人匆匆忙忙的就往大厅去了,秦王这个时候也正好派人来抓他们,可是看到他们去了,秦王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起来,反而更差了,“逆子,你给我跪下!”秦旭一进去,还来不及叫人呢,就听到秦王那怒吼的声音,秦旭自然是不敢得罪盛怒中的秦王的,也只好乖乖的就跪下了。

    “父王!”想说什么,可是秦王压根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你别叫我父王,我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儿子!”在亲弟弟婚礼的这晚上,竟然和弟弟的婢女苟合,这不是打了对方的脸面吗?

    秦王虽然对上官无忧有歉意,可是他最爱的人,依旧是秦王妃,自然爱屋及乌,他对秦之衍这个儿子也更加的看重些了。

    这不是偏心和不偏心的问题,只是他觉得秦旭的脾气没有秦之衍的来得稳重,觉得秦旭还是不适合当大任罢了。

    “父王,儿子知错了!”见秦王生气,秦旭本来想辩解,可是上官无忧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秦旭便知道,这会儿,他是万万不可意气用事的,也只能暂时低头认错了。

    “你知错了,你错在哪里了吗?”

    “父王,儿子这是被算计的,儿子昨日陪着二弟敬酒,后来见着二弟醉了,儿子本来是想送二弟回去的。不曾想今日一早醒来就是这样子的情况了,儿子,儿子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说实在是,秦旭的确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虽然猜到了这事情是秦之衍所为,可是他怎么都有些想不到,他一夜未归,难道李若兰和上官无忧不会着急,不会派人去找他的吗?

    而且,昨日中了药的,明明是秦之衍啊?怎么没事的反而是秦之衍,自己反而成了这副模样了呢?

    秦秦旭真的是气的,他跟秦之衍的梁子,可是再一次的接上了!

    心里已经不知道诅咒了秦之衍多少遍了,秦旭这会儿看着秦之衍,颇为不解了,“二弟,你倒是跟父王说说啊,我昨日明明是和你一起离开的,怎么会是这样呢?”在秦旭看来,这事情肯定是跟秦之衍脱不了关系的,不过他没有证据,这会儿也只有将脏水往秦之衍的身上泼了,至少这样,可以让秦王减轻一些怒气,顺便也对秦之衍产生怀疑,也免得他一个人承受秦王的怒火了。

    不过秦旭没有想到的是,秦之衍的脸皮还真的是厚得可以了,“大哥,你说什么呢?我昨天半路的时候不是和你分开了吗?那个时候你不是说你想如厕,所以让我先回去的吗?”秦之衍无辜的看着秦旭,不过认真看的话,会看到他眼底的一片寒意,只是他隐藏的很好,没有人发现就是了。

    “你!”秦旭没有想到秦之衍说了这个,想了想,好像也确实如此,昨天他为了避嫌,先就找了个借口走了的,可是怎么会去了那个地方,怎么和夏荷搞上的,他是完全都弄不清楚了。

    “大哥,我知晓你昨日喝了些酒,难免有些情难自禁,夏荷是个不错的姑娘,你既然喜欢的话,我送你就是了,你这样是何必呢?父王母妃都是极好的人,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怪你的!”这事情秦之衍如果要追究,秦王肯定不会放过秦旭的。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秦之衍并没有追究,反而将人给了秦旭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了,毕竟在大苍,其实男子院子里的婢女,尤其是夏荷这种由秦王妃赏赐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些迟早都是秦之衍的人了的。秦旭这样子做,实在是有些过了,不过如果秦之衍不追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旭有些讶异的看着秦之衍,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那么好心了。

    不过秦旭知道自己和秦之衍一直都是不对盘的,对方肯定不可能那么好心的,秦旭这会儿吧不得不提防了,“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夏荷可是母妃给你的人,你怎么说送人就随便送人了呢?我这个做哥哥的,怎好就夺了你的人了呢?”秦旭不傻,如今他和李若兰成亲也没多久,李若兰还没有孩子呢,他就张罗着纳妾了,到时候李家怎么看这事情,李若兰怎么看这事情?

    他好不容易得了那么一个助力,当然不想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小妾就那么毁了的。

    “大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夏荷从来都不是我的人。不过她如今可是你的人了,大哥莫不是不想负责吗?”笑嘻嘻的看着秦旭,秦之衍倒想看看,秦旭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情了。

    “二弟,你可别胡说,夏荷好歹也是个女子,你这样子诬赖她的清白,你让她将来如何立足于世?”

    “大哥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难不成大哥还要让嬷嬷来给夏荷验明正身吗?”看着秦旭死鸭子嘴硬的样子,秦之衍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是亲切和气的,不过他的眼底却是一片的冰冷,对待这个哥哥,秦之衍从来都不抱任何希望的。

    “你!”有些哑口无言了,秦旭知道夏荷已经是他的人了,这件事情怎么都瞒不过去,一时之间被秦之衍逼到了角落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上官无忧在一旁看着着急,却也不能帮秦旭说些什么,不然破坏了她一直以来的形象,那就不好了。

    可是如今看着秦旭被秦之衍逼得无话可说了,上官无忧也是着急,最后只好跪下了,“王爷,王妃,旭儿这事情做得错了,还望王爷王妃严惩!让他记住这个教训!”话语里虽然没有维护秦旭的意思,可是她真的跪下来说了,秦王和秦王妃难道真的狠心的罚了不成了?

    这以退为进做得可是极好,苏兰芷看着上官无忧那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不得不说,上官无忧的确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了。

    果然,秦王和秦王妃见着上官无忧跪着了,两人赶忙就扶起了她了,“你呀,这是做什么呢?你身子不好,如今天气凉了,可别冻着膝盖了。这孩子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王爷,王妃,旭儿这孩子这一次的事情着实是做得过火了。这传出去可如何是好?兄弟之间自然是需要和睦的,如今旭儿做错了,就应该惩罚,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影响了他们兄弟的情谊了!”上官无忧如今可是大义灭亲了,她都这样无私了,秦王如果真的重罚了,反而会觉得愧疚了。

    秦旭见两人的脸色有所缓和,收到上官无忧的目光,赶忙狠命的开始磕头,“父王,母妃,儿子知道错了,儿子不该碰了二弟的女人,还希望父王母妃降罪!儿子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让二弟误会了什么了,昨日的事情,儿子真的不是故意的,肯定是这贱人勾引儿子的!”秦旭和上官无忧都很聪明的将祸端往夏荷的身上引,可见两人是想借刀杀人了,除了夏荷,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果然,好狠毒的手段,好狠毒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