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做妾
    苏兰芷和秦之衍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都明白了上官无忧和秦旭的目的。杀人灭口,只要夏荷将一切都顶了,到时候秦王自然不会再迁怒秦旭了。毕竟只是一个奴婢犯的错,秦旭好歹也是这个府上的大少爷不是?

    秦旭这会儿得了上官无忧的指示,当然也就聪明了起来了,很诚恳的认错道歉,而且很巧妙的就将过错都往夏荷的身上推了,“父王,母妃,儿子着实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子甚至连这个女子的名字都不知道,儿子却犯了这样的大错,还希望父王母妃严惩,是儿子对不住二弟啊!二弟,你一定要原谅哥哥!”

    秦旭作为男子,肯定不会特别清楚秦之衍院子里的丫鬟什么的,而且这两个丫鬟都算是新人,是秦王妃刚给了秦之衍不久的。秦旭这样说也说得过去,夏荷听着秦旭和上官无忧的话,一张脸顿时都白了,也顾不得秦旭之前的警告,立刻也开始磕头了,“王爷,王妃,奴婢也什么都不知道啊,奴婢刚才说的都是事实啊。奴婢本来在二少爷的院子里伺候的好好的,突然就有人来叫奴婢出去,可是接下来奴婢就被人打昏了啊,奴婢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大少爷在一起去了!如今奴婢已非完璧,也见不得人了,还是让奴婢死了干脆吧!”

    夏荷也是一个狠的,知道局势对她十分的不利,这会儿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迅速的站起来就打算往墙上撞去了,如果不是秦之衍眼疾手快的让人制止了她,今日这好好的一件喜事,就要变成丧事了,那可是很不吉利的!

    “这是作甚?今日是我的新婚第一日,你们这样做是存心给我添堵不是?”看得出秦王和秦王妃的脸色有些松动了,秦之衍当然是不能这么算了的。

    昨天如果不是他小心,留了一手,那么今日受委屈的,就是他的兰兰了。那他有什么脸面再去见兰兰,父王和母妃的脸面又放哪里去了呢?

    “好了,都住嘴,今日好端端的日子,你们是存心的给衍儿找晦气不是?”要知道今日可是秦之衍新婚的第一日,本来就应该是高高兴兴的。这一个两个的,哭哭啼啼的,甚至差点就有了血光之灾了,这不是存心的诅咒衍儿吗?

    秦王到底还是疼爱秦之衍的,因着秦之衍这一句话,顿时也收回了自己的心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都说清楚,别瞒着,本王自会查清楚,给你们一个清白和交代!”

    “父王,儿子真的不知道啊!”

    “王爷,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

    ……

    这一次这两人还真的是没有撒谎了,秦旭的确是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了,他只是隐约的猜到和秦之衍有关,可是他没有证据啊!至于夏荷,她本就是被人利用的,而且她还是被人打昏了的,怎么可能知道这许多呢?

    “这秦王府守备森严,而且你们莫不是平日里结了仇家不是?要这样对付你们?”秦王对两人一无所知是不信的,昨天秦之衍大婚,秦王可是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的,派了许多人守着,这要是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秦旭和夏荷两个人苟合了,那是不可能的!

    “父王,您是不信儿子吗?”看着秦王,秦旭的眼底带着一种深深的怨恨了。

    为什么不管他做得多好,多优秀,在秦王的眼里,他始终都比不得秦之衍呢?

    “不是不信,只是这事情我必须弄清楚!”有些烦躁了,好好的一天就被秦旭和夏荷弄成这样子了。秦王有些厌烦秦旭的态度,夏荷如今明显已经是秦旭的人了,可是秦旭还是不想认。

    秦王很不喜欢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了。

    “王爷,这事情的确是要弄清楚,只是旭儿的确也有错,还望王爷不要心软,严罚了才是,也好让旭儿记住教训,以后不会再犯!”上官无忧没有想到,本来都可以将一切都推到夏荷身上去的。反正夏荷也不过是一个奴婢而已,到时候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却不曾想秦之衍这人那么紧咬着不放,生生打断了她的计划了,上官无忧怎么能不恨呢?

    “这事情我自然有计较的!”这件事情可是打了秦之衍的脸了,秦王是个公平的人,就是上官无忧不说,他也是不会那么算了的,“衍儿,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父王,我相信大哥只是一时糊涂罢了,他也是怕你责怪,才不敢承认的。不敢如今既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夏荷也是大哥的人了,这夏荷跟着我也是清清白白的,如今大哥要了她的身子,就让夏荷给大哥做妾吧,有了一子半女,再提升为姨娘,父王您说可好?”大家都没有想到秦之衍会这样说,他这话一说出来,不少人都愣住了,而其中李若兰的反应是最大的,“二弟,你这是说什么呢?我和相公成亲都不到一年,怎么就纳妾了呢?这个贱婢,自己不知廉耻爬上了相公的床,怎么还让她给相公做妾?这不是丢了相公的脸面吗?”

    其实秦王府是不兴这一套的,秦王一心都在秦王妃的身上,也不是一个爱女色的,所以对晚辈,他们也从来都不会张罗着纳妾什么的,如今秦之衍这样子一提,一向来心高气傲的李若兰自然是受不了了!

    她可是堂堂一品大员的千金了,怎么可以和一个低贱的奴才共一个丈夫?

    不,她决不允许!

    “大嫂,这话也不能这么说的,这种事情也都是你情我愿的,夏荷虽然是我院子里的丫鬟,可是我也从来都没有动过这心思的。大哥既然动了夏荷,自然是得负责的,而且这男子三妻四妾本来就是常有的事情,大嫂如今难不成还要拦着大哥纳妾不成?”按理说秦旭动了秦之衍院子里的人,秦之衍应该是很愤怒的找秦旭算账的,偏偏秦之衍反其道而行之,反而让大家摸不着头脑了。

    “你!”李若兰自然是说不过秦之衍的,而且就算是她再强悍,也说不出不许丈夫纳妾的话来了。不然可是会被人说成是善妒,完全可以被人以这个借口休了的。

    她才不想被休!

    “大嫂也莫生气才是,刚才也是我言语不当,只是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我们秦王府可不是草菅人命的地方,夏荷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到底也是母妃精心挑选的,平日里做事情也是惊喜,想来将来伺候大哥也会很周到的,母妃您说呢?”夏荷失真了,如果不嫁给秦旭,那真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点,在场的人都很清楚,秦王妃听秦之衍这么说,见秦之衍不介意,也松口了,“衍儿说的有道理,这事情虽然还有许多疑惑的地方。可是旭儿到底还是要了夏荷这丫头了,总不好让这丫头没名没分的。若儿,这怕是要委屈你了。”

    主子要了丫头,可不能因为不想要就让人家偿命不是?而且夏荷是秦之衍的丫头,秦之衍都不计较了,打算送给秦旭,这就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难不成真的让夏荷这丫头去死不成?

    秦王妃当然是做不到的,所以也只能让夏荷给秦旭做妾了。

    “母妃,我!”不管是哪个女子,就算是再大度,肯定也是不想给自己的丈夫纳妾的,李若兰心高气傲,自然更是如此了。

    “若儿,我知晓这事情让你受委屈了,只是如今成了这样子,也只能如此了。”这夏荷如果是秦旭自己房里的丫鬟,那就秦旭纳不纳妾,她都不会管。可是偏偏这夏荷是秦之衍房里的丫鬟,还是她松给秦之衍的,这里头的关系,可不是一句话就带过了的。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的!”李若兰可是生气了,她嫁过来没多久,可从来都没有想过给丈夫纳妾的,如今就被人塞了一个,还是长得那么美的,李若兰哪里能够忍受?

    绝对不行!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快给我闭嘴,不许对王妃无礼!”上官无忧知道如今这样处理是最好的,秦之衍不追究,那么秦王就不会狠罚秦旭了。如今只是让秦旭纳了妾而已,反正人都是秦旭的了,到时候怎么处理,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吗?

    如今再吵再争论下去,可不是明智之举!

    “娘,您这说什么呢?”李若兰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妥协的,要她给秦旭纳妾,除非她死了!

    “傻孩子,这只是一个丫头而已,难道还能盖过你吗?你这是做什么呢,快给王妃道歉!”给了李若兰一个眼色,如今上官无忧要做的,就是先让夏荷成为秦旭的人,这样将来处理起来,也不用看着秦之衍行事了,这样最好。怎么这个媳妇那么没用眼色呢?

    “娘啊,我和相公成亲都还不到一年呢!”她都还没有怀上,如今就来了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妾,那可如何是好?

    “你放心,你是旭儿的正妻,谁都不能改变这件事情,这丫鬟就算是旭儿的妾,也不过是一个通房丫头罢了,你何必胀气呢?”上官无忧当然也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惹得李若兰不快了,不然李若兰回娘家去说,到时候让李家的人对秦旭不满,给秦旭施压,也是麻烦的。

    一个丫鬟而已,当个通房算是给对方面子了的,如果这一次出事的是别人院子里的,随便处理了都是好的。这丫鬟也算是走运了,偏偏就成了秦之衍的丫鬟了。真真是气人啊!

    上官无忧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这架势,她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了,这会儿死死的拉着李若兰,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李若兰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上官无忧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些话,她才终于是忍着不说了,不过那双眼睛看着夏荷恨不得将对方拆骨入腹一样的,对秦之衍也颇为不满了起来了。

    这好端端的给她丈夫塞人,这不是存心给他们添堵吗?这笔账她记着了,她一定会让对方知晓厉害的!

    ……

    秦王妃看李若兰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会儿也差不多定下来了,“若儿你放心,在你没有生出嫡子之前,夏荷不会给你添堵的,来人啊,给夏荷煮一碗避子汤!”秦王妃也是一个厚道的,这算是成全了彼此的脸面了,李若兰见秦王妃如此,最终也没说什么了,只是心里到底还是很不甘心的。

    “旭儿,这样处理,你可是愿意?”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秦王妃这才问了秦旭的意见,秦旭这会儿还能说什么呢?

    “母妃,儿子愿意!”他能说不吗?自然不是的。

    秦旭虽然也喜欢美人,可是他从来都不喜欢被别人强塞的美人,更何况这个美人还是之前秦王妃为秦之衍准备的,而且还是秦之衍开口送给他的,秦旭想着就觉得膈应!

    虽然不知道秦之衍这一次是什么目的,可是秦旭的心里不好受啊!

    “嗯,这一次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始终都是有错的,夏荷这丫头以后就是你屋子里的人了,你以后也要时时刻刻以此为戒,切莫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在兄弟新婚的晚上动了兄弟的女人,可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了,传出去,秦旭的名声都会受到影响的了。

    “是,母妃,儿子谨遵教诲!”再不甘心,也只能这样受着了,秦旭心里恨极了秦之衍,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好了,各自回去休息吧,衍儿,兰儿,你们也准备一下,一会儿还要进宫谢恩呢!”

    “是,母妃!”

    ……

    事情处理好了,这会儿身边也没有其他的人了,等到回到了自己院子的时候,苏兰芷直接就去让云珠和秋霜守好门,将其他的人都遣走了,这才看着秦之衍,“之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兰芷不傻,昨天晚上秦之衍回来的时候就是怪怪的,苏兰芷本来想问的,可是秦之衍后来将她撩拨的没有办法思考,她也来不及问什么了。这会儿将事情都联系了起来,苏兰芷当然是要问个清楚的了。

    秦旭和夏荷的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兰兰,别担心了,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先坐会儿,休息一下,一会儿进宫规矩多,可是累了。”没心没肺的拉着苏兰芷就坐下了,秦之衍也没说什么,看样子是不大想说了。

    “之衍……”苏兰芷不喜欢这样被人隐瞒的感觉,虽然知道秦之衍这是为了她好。可是她却不想总是被对方保护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很想和心爱的男子并肩作战,而不是被对方好好的保护在羽翼之下了。

    “兰兰,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昨日敬酒的时候,秦旭在我的酒里面下了药,想让我没有办法和你洞房。不过药被我换了就是了,所以今日你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了。”其余的不用多说,苏兰芷也清楚了。

    想来秦旭还是不甘心秦之衍娶了苏兰芷,所以昨天是故意想让秦之衍和苏兰芷出丑的。新婚之日,新郎不和新娘洞房,却是和一个婢女洞房,那对新娘是多大的耻辱啊,这件事情就算是苏兰芷不计较,将来夫妻之间也肯定是会有隔阂的,而且这样子的事情出了,大家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传出去的话,秦之衍的名声怕也是会受损的。

    如此一箭三雕,那么恶毒的手段,的确是很像秦旭会做的事情。

    苏兰芷想起昨日的惊险,再想起如果秦之衍昨天谨慎不够,今日丢人的人就是秦之衍了,说不定今日秦之衍就得纳了夏荷为妾了,苏兰芷想着就觉得心寒,“之衍,他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兰兰,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拉着苏兰芷的手,秦之衍将苏兰芷抱在了怀里,对秦旭昨日的行为,加上之前秦旭所作所为,秦之衍已经很愤怒了,所以,他不打算继续忍着了,“你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对方的!”

    “我知道!”不然秦之衍也不会将夏荷送给秦旭了。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他最近是越发的不像话了,再不给他一个教训,他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秦旭如今越发的过分了,昨天这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了,秦之衍肯定不会只是小惩大诫一番了。

    “这事情我相信你会处理好,只是也别瞒着我。”

    “放心!”他们既然是夫妻了,有些事情,他当然也是得让苏兰芷有个准备了的。

    “那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进宫去吧!”许多事情秦之衍也没有细细的说的,今日听秦之衍这样说,加上自己亲眼所见,苏兰芷也有些明白秦王府的矛盾了,“回来了有时间你得好好跟我说一下这府内的事情,我也好有个准备!”她可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就那么被人欺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