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交权?
    在相府待了差不多一天了,这一天苏铭阳都黏苏兰芷的紧,苏兰芷抱着就放不了手了,手抱得也酸疼了,最后还是秦之衍见苏兰芷辛苦,看不下去,将苏铭阳给抱过去了,惹得苏铭阳那怨恨的眼神可委屈了。

    “不要你,要姐姐!”苏铭阳如今可是恨极了秦之衍了,觉得秦之衍不仅仅是抢了他的姐姐,还不许他亲近自己的姐姐,苏铭阳小朋友可是生气了的。

    “好了,你姐姐累了,让他休息一下!”见着苏铭阳还在闹,秦之衍干脆抱着苏铭阳出去玩了,小孩子忘性大,苏铭阳见着秦之衍带自己去玩好玩的,也没有一直嚷嚷着要苏兰芷了。

    等到秦之衍再一次抱着苏铭阳回来的时候,苏铭阳已经很黏秦之衍了,甚至乖乖的改了口,让大家都十分的诧异了,“呵呵,看来还是你有办法了。”慕容嫣瞧着苏铭阳对秦之衍态度的改变,心里也是很高兴的。

    “小孩子也是要哄的,阳哥儿,乖,叫姐夫!”

    “姐夫!”笑嘻嘻的被秦之衍抱着,苏铭阳如今可是秦之衍的小跟屁虫了,这会儿也不粘着苏兰芷了,恨不得一直和秦之衍待在一起了,“姐夫,我还要飞飞,姐夫带我飞飞!”

    “好,一会儿吃了饭再飞飞,你要乖乖吃饭哦,不然可不带你飞飞了。”

    “好好,吃饭,娘亲,吃饭!”玩了一上午了,苏铭阳也是饿了,这会儿嚷嚷着要吃饭,慕容嫣赶忙就让人开席了。

    今天的苏铭阳很乖,吃了饭秦之衍又陪着苏铭阳玩了一会儿,苏铭阳就撑不住睡着了,秦之衍和苏兰芷又坐了会儿,吃了晚膳,终于是要离开了。

    “我瞧着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早的回去吧,这天黑的早,夜路不好走。”虽然舍不得苏兰芷,可是苏兰芷今日也出来了一天了,总不回去也是不好的。

    “那娘,您和爹爹要好好保重自个儿的身子,女儿有空了再来看你们!”虽然今日在相府待了一天了,可是要走了,苏兰芷还是会舍不得了。

    这可是自己住了十多年的地方了,爹娘如今年纪也渐渐的大了,阳哥儿又还小,苏兰芷真的是不放心了。

    “好,有空我和你爹爹也会去看你的,早些回去吧,可别让王妃担心了。”让人给苏兰芷他们备好了回礼,今日这三朝回门,慕容嫣和苏青岚瞧着秦之衍对苏兰芷是极好的,心里也放心了。

    “娘,再见!”

    “姐姐,不要走!”本来待在奶娘怀里乖乖的苏铭阳,听着苏兰芷又要走了,拉着苏兰芷就不肯放手了。

    姐姐走了,他是不是又有好长时间都见不到姐姐了?他真的舍不得!

    “阳哥儿乖,姐姐改天再来看你好不好?”看着苏铭阳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苏兰芷也是舍不得啊。可是到底是出嫁的女儿了,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哪里能常常在娘家呆着呢?

    “姐姐,不要走好不好?阳哥儿想姐姐……”小小的手拉着苏兰芷的衣服,小家伙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苏兰芷这一次走怕又是好长时间见不着了,着实是舍不得了。

    “阳哥儿,听话!”也不忍心就狠心的推开苏铭阳了,一时间苏兰芷抱了抱苏铭阳,心里也十分的柔软,舍不得了。

    “呜呜,姐姐,别走好不好?”苏铭阳这会儿都哭了,秦之衍在一旁看着苏铭阳如此,颇有些无奈了,“阳哥儿乖乖的,姐姐要跟姐夫走了哦,过几日姐夫和姐姐再来看你好不好?”

    “不好!”很干脆的拒绝,苏铭阳小朋友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那姐夫过几日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

    “不好!”好吃的他有好多呢,不稀罕!

    “那姐夫带你飞飞好不好?”

    “……”犹豫了一会儿,苏铭阳还是蛮喜欢和秦之衍一起玩的,有些把握不准要不要答应了。

    “阳哥儿要乖乖的哦,不然姐夫不陪你玩了,姐姐也不来看你了哦!”说完又许诺了苏铭阳许多的好处,小家伙才终于是含着泪水送苏兰芷离开了,那小模样真的是可怜极了。

    ……

    “阳哥儿这孩子从小就跟我亲,我这一出嫁,他怕是有许多都不适应吧?也不知道这几日他是怎么过来的。”

    “放心吧,阳哥儿是个聪慧的孩子,而且他如今也小,等大些了,就渐渐的懂事了。”拉着苏兰芷,秦之衍也是知道苏兰芷和苏铭阳的感情是极好的,心里肯定也是舍不得的。

    可是也总不能这样子,就不让苏兰芷走了吧?

    “如今我出嫁了,阳哥儿也小,娘怕是也忙起来了,哎,只是可惜我不能总是帮着她。”以前还没有出嫁的时候,相府的许多事情都是苏兰芷处理的,虽然她出嫁之前都做了安排的,可是到底她人是不在相府了,慕容嫣平日里也要照顾苏铭阳,苏兰芷还真的是担心慕容嫣分身乏术了。

    “兰兰,别担心了,娘怎么说也是当家主母,她会处理好的。而且以后你有时间,也是可以常常回来看看的,到时候也可以帮帮娘的。”对苏兰芷回娘家,秦之衍是没有太大的看法的。他反正只要苏兰芷开心就好了。

    “可是我总是回娘家,你就不怕别人说你虐待我,所以我总是想回去吗?”笑着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就知道秦之衍是个贴心的丈夫,肯定会为自己着想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也不想对方为难。

    “爹娘养育了你,你总不能嫁出来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如今阳哥儿的确是还小,要撑起相府也需要时间,你回去帮衬一下,有什么不可呢?”

    “那母妃那里呢?会不会觉得我总是回去不好?”和秦王妃的关系,之前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秦王妃对她是极好的,可是自从嫁了过来,苏兰芷一下子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身份转变了。

    “母妃也是通情达理的,你放心吧!”

    “嗯!”有了秦之衍的话,苏兰芷也能放下心来了。虽然以后相府有事情她会经常回去的,不过她会把握好分寸,至少不会让秦王妃和秦之衍为难了。

    ……

    一路上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王府了,秦王妃询问了一下苏兰芷回门的情况,和秦之衍可以说也是不谋而合的,“兰儿,虽然你如今嫁进了秦王府,可是如果相府有些什么事情,你也是可以回去的。你娘一个人呆着你弟弟不易,有时间你也可以多多帮衬些的。”毕竟苏铭阳实在是太小了,而且相府的子嗣也的确是少了些了,如果苏兰芷总不回去帮忙,慕容嫣一个人怕也是会很辛苦的。

    “多谢母妃!”

    “好了,今日你们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是,母妃!”也的确是累了,苏兰芷和秦之衍回去很快就梳洗睡着了。

    这一日秦之衍也体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两人相拥而眠,次日醒的也有些迟了。等到去大厅吃饭的时候,秦王妃他们早早的就到了,李若兰见着秦之衍和苏兰芷姗姗来迟,言语不免也有些不大满意了,“呵呵,二弟二妹可是睡得舒爽呢,这一大早的,让我们好等了。二弟二妹如今可是无所事事的,我们可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做的呢!”苏兰芷是新嫁娘,自然也没事做的,而秦之衍因为成亲休假,算起来,这两人的确是府上最闲的人了。

    “呵呵,我知晓大嫂是很忙的,大嫂如果忙不过来,我可以帮忙的,我不怕辛苦!”苏兰芷见着对方对自己挑刺,笑嘻嘻的应着,李若兰听了苏兰芷的话,这不是要分她的权吗?这不赶忙就闭嘴了,可不想因小失大了。

    “呵呵,二弟妹说笑了,我不过就是随意说说,二弟妹怎么当真了呢?二弟妹如今可是新嫁娘呢,怎好就让你如此劳累?”笑嘻嘻的,不过李若兰的面色有些僵硬,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是那么一个伶牙俐齿的,心里着实是不大爽快了。

    她才是王府的长媳,以后这王府都是她的,她怎么可能让苏兰芷沾惹?

    “呵呵,原来大嫂是说笑呢,我还以为大嫂是觉得自己的活儿累了呢,正想帮大嫂一番,不曾想大嫂却不要的,看来是我误会了。”笑嘻嘻的就坐下了,苏兰芷也没有多说,不过她这话说出来,李若兰的面色也不大好,心里恨极了苏兰芷的奸诈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倒是一旁的上官无忧接上话了,“今日若儿不说,我还真真是忘记了呢,王妃姐姐,如今二夫人已经嫁进来了,虽然是新媳妇,不好太操劳的,可是到底还是得开始接触王府的事情的,不如今日趁着大家都在,王妃姐姐再把事情给重新分派一下吧,妾身和若儿这些日子也着实是有些吃不消了呢!”

    在外人看来,上官无忧从来都是一个进退有度的,也从来不会邀功,更加不会霸占着什么不放。这也是秦王和秦王妃对上官无忧越发的歉疚,这些年也越发尊重的原因了。

    “娘……”李若兰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倒是引出了上官无忧要交权了,心里有些着急,可是她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秦旭就瞪了她一眼,李若兰想着昨日秦旭警告她的话,顿时也不敢再开口了。只是心底里却是恨极了苏兰芷了,总觉得是因为苏兰芷,才会让她这会儿如此被动的。

    “这……”秦王妃倒是没有想到上官无忧那么快就提了这事情,而且还是主动提起的,秦王妃虽然是也是让苏兰芷学习管理府中的事物的,这会儿倒是不好真的就接了上官无忧的话了。

    “王妃姐姐前些日子身子不好,妾身这才大着胆子的帮着王妃姐姐,只是如今二夫人进门,这些事情理应是二夫人接受的,妾身可不敢逾越了去了。”上官无忧摆出一副谦虚的态度,也是真心的想将管家的权利让出来的,王妃看了眼上官无忧,又看了眼苏兰芷,有些为难了。

    “侧妃娘娘,我如今刚刚嫁进来,什么都不了解呢,怕是不合适的。如今王妃在侧妃娘娘和大嫂的打理下是极好的,我还是落得清闲的好,侧妃娘娘可别将这些事情都推给我了才是了。”苏兰芷笑了笑,一副不想受累的样子,顿时看得秦王妃颇为无奈了,不过这也正好解决了她的问题,“呵呵,兰儿说的极是,妹妹,兰儿如今刚刚嫁过来,许多事情都不熟悉呢,你还是先管着,让兰儿学习学习才是真的,可免得她到时候手忙脚乱的了。”知晓苏兰芷是个聪慧的,可是这管家的事情,尤其是秦王府那么大一个家,秦王妃还真的担心苏兰芷会有些应付不过来了,所以她的本意也是让苏兰芷先学习学习,也免得到时候接手以后做的不好,让人非议了。

    不得不说秦王妃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婆婆了,许多婆婆都是巴不得看到媳妇出丑的,秦王妃能这样想,可见真的是为了苏兰芷好了的。

    秦王妃这般的说辞,也真是苏兰芷想要的,苏兰芷见着秦王妃如此说,自然也欢喜,“侧妃娘娘,母妃说的极是,兰儿才疏学浅,对这些事情也是一窍不通的,还希望侧妃娘娘先让兰儿熟悉一下才是,也免得到时候出丑了。”苏兰芷说得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懂似的,她这样子也让大家忍俊不禁的,不过上官无忧的如意算盘没了,心下不喜,脸上却是应了的,“是妾身考虑的不周了,还是王妃姐姐考虑的周到,如此,那妾身也只好让二夫人先暂时委屈一下,熟悉一下王府的事物,到时候二夫人熟悉好了,妾身就将身上的担子都卸了才是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上官无忧这些年已经伪装的极好了,如果不是对她心存疑虑的人,是会完全相信她的。

    “如此,那兰儿你就先学习吧,以后学好了,熟悉了,还有许多事情得让你管着呢!”秦王妃当然不会真的让苏兰芷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二夫人了,这王府如今虽然还没有分家,也还没有定世子,可是不管怎么样,苏兰芷都是武成王妃,不管将来秦王世子是不是秦之衍,苏兰芷都得学习的。

    “是,母妃,侧妃娘娘,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了。”笑嘻嘻的看着上官无忧,苏兰芷也做出一副虚心学习的样子了,上官无忧见着了,顿时笑了,“指教倒是不敢当的,二夫人这话严重了,我如今也只是暂时管着,许多事情自己都不是很了解,到时候怕也要二夫人指教呢!如果我有做的不好的,二夫人可得指出来才是了。”上官无忧从来都是一个谦虚的人,对待苏兰芷,她也是十分的客气的,表面上看得出对苏兰芷是极好的,可是过分的客气,其实也是一种疏离的保护色。

    “侧妃娘娘严重了。”笑了笑,苏兰芷瞧着一旁的李若兰脸色差到了极致,都有些忍不住了,如果不是一旁的秦旭在看着,这李若兰怕是会当场发飙的吧?

    不过这样也好,上官无忧的伪装着实是太完美了,有个李若兰在,自己也是有个突破口的,今日不正是如此吗?没有李若兰刚才心急口快的讽刺她,上官无忧哪里会那么快就主动将管家的权利交出来呢?

    ……

    管家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上官无忧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有些不甘心,不过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不会转弯的人,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心里埋怨李若兰也没有用了,吃饭的时候,上官无忧虽然脸上依旧是百年不变的笑容,可是心里却是开始盘算了。在她身边的李若兰那脸绿的都可以当草了,秦旭的脸色也是不大好,只是他到底在上官无忧多年的影响下,表现的不明显,草草吃了饭,就准备告辞了,顺便拉着李若兰一起走,也免得李若兰再闯祸了。

    吃了饭,彼此都散了,上官无忧本来想给苏兰芷分配任务的,只是苏兰芷推脱有些累了,想睡个午觉,上官无忧也不好拦着,只好由着苏兰芷去睡觉了,心里也越发的觉得苏兰芷这个人不好对付,也渐渐的收起了轻视之心了。

    “兰兰,一会儿她肯定会来找你的,到时候怕是会给你提难题,你得注意些,如果有什么麻烦,就跟我说,可别自己忍着。”娶苏兰芷回来,不是想让苏兰芷受气的,秦之衍当然不会让苏兰芷委屈了。

    “放心吧,如今我刚刚接触府内的事物,我自然会小心的,不会给她抓住了把柄去。”上官无忧最初的打算,不就是打算将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交给她,打她个措手不及吗?到时候她将这个家管得乱七八糟的,上官无忧不就有借口再一次的掌家了?到时候就是秦王妃也没有借口再让她接触府中的事物了,上官无语岂不是一直都将这府中的事物把握的牢牢的吗?

    她可不会那么傻了,如今她刚来,秦之衍就算是知道些事情,这内宅的事情也是知道的不多的,她眼前一抹黑,她当然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了。

    所以啊,欲速则不达,比起耐心,她可是不输给上官无忧的。

    “嗯,以后在府上的时候,不要让云珠离开你的身边,到时候我再给你找一个婢女,也好保护你的安全!”一个云珠难免会有些疏忽的,秦之衍自然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了。

    “这婢女还是不要放在明面上的好,如果可以,还是让她在暗处保护吧!”苏兰芷从来都不想将自己的底牌过早的亮出来了。这样很容易就让敌人抓住了她的把柄,不利于她行事了。云珠会武功的事情,基本是已经曝光了的,苏兰芷相信上官无忧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防着云珠的。所以,下一个保护她的人,还是暂时隐藏的好,这样说不定会有意向不到的收获也不一定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就让暗卫在暗中保护你。”

    “不过轻易不要让她现身。”

    “放心吧,我省得的。”小夫妻商量了一会儿,苏兰芷便午睡了,秦之衍见着苏兰芷午睡,自然也是陪着了,两人眯了一会儿,苏兰芷的精神也好了许多了,起来不久,上官无忧果然就来了。

    “她来得倒是蛮及时的!”这人也不知道有多少眼线了,自己这才起来多久,对方就知道了,看来自己真的得将这院子好好清理一下了才是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做什么事情都是掐算的很准时的,所以府中的下人们倒是很怕她的。她管理人也极其有手段,你要小心些!”秦之衍话语里透露的意思很多了,看来这上官无忧在秦王府的人脉是不少的,不然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地步了。

    “那你说,我们院子里有多少她的人了?”之前苏兰芷也是见过这院子里的人的,各个看起来也是利索的,苏兰芷也很满意,秦之衍虽然平时不怎么管这院子里的事情,可是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甚至让苏兰芷都有一种不需要她插手的错觉了。这还真的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了。

    “自然也是有几个的,不然她也是不放心的,不过你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他们翻不起什么大浪。”对上官无忧在他院子里插人手的事情,秦之衍很早就知道了。那几个人秦之衍之所以一直留着,也是不想上官无忧继续给他塞人了,这些人放在明面上也是好的,彼此都放心了。

    “呵呵,你倒是个淡定的。”

    “这种事情也是常有的事情了,在皇宫中不也如此吗?哪个宫里没有别的宫里的人,这是定律,这样彼此都能放心。”是啊,自己知晓的明面上的敌人,可是比不知道的暗处的敌人要恐怖的多了。

    “你说的也是,留着这些了解到底细的,也好过处理掉了,再来一些不知道的好。”对秦之衍的这点看法,苏兰芷也是很赞同的。不管上官无忧派来这些人是什么目的,他们都要小心留意就是了。

    “这些人素日里是很规矩的,而且都是她明面上送来的,你不必担心就是了。至于暗处的那些,我会处理好,你别担心。”

    “嗯!”

    “对了,还有你带来的那几房人,你也得注意些,可别让人钻空子了。”这点,秦之衍还是要给苏兰芷提个醒的,也免得苏兰芷到时候吃亏了。

    “放心吧,我省得的。”自己带来的人,苏兰芷心里也是有数的。那些都是慕容嫣给她陪嫁的嫁妆,有好几房的人,都是值得信赖的。而其中有那么几个不大靠谱的,苏兰芷心里也都是了解的,这些人带来,苏兰芷当然也是有她自己的目的的。

    “你明白就好了,我先去书房了,你和她慢慢聊!”两人故意拖延了一点时间,等到苏兰芷去见上官无忧的时候,上官无忧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不过苏兰芷去的时候,看到对方的脸色并没有不奈,苏兰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侧妃娘娘,着实是不好意思,刚才耽搁了点时辰,让你久等了。”

    “二夫人客气了,我也没有等多久,倒是我突然打扰,也有些麻烦二夫人了。”

    “呵呵,怎么会呢?秋霜,怎么不给侧妃娘娘上茶?”看着一旁伺候的秋霜,苏兰芷语气有些责备,不给上官无忧却是很贴心的给秋霜解围了,“二夫人,这丫头一早就要给我泡茶的,是我不要喝茶的,别怪她了。”如此贴心,换做是一般的丫鬟,怕是会觉得很感动,也觉得上官无忧是个很好的主子吧?

    苏兰芷在一旁看着,越发的发现上官无忧的确是一个很会做人的人了,也难怪,能够在秦王府立足那么多年不倒,反而如今越发的得到了秦王和秦王妃的信任了,甚至渐渐的掌握了大权了。

    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看来她真的不得不多留一份心了。

    “呵呵,侧妃娘娘虽然说了不必,可是她到底该是好生伺候侧妃娘娘的,秋霜,侧妃娘娘既然不要喝茶,你难道就不知道去拿些点心吗?这样让侧妃娘娘一直坐着等,岂不是很失礼?”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芷平素对待身边的人很亲和的,今日却有些苛刻,一盘的秋霜脸色有些沮丧,“是,奴婢这就去取!”说完行了礼,这会儿没有给上官无忧给她辩解的机会,立刻就走了。

    上官无忧没有想到苏兰芷会这样说,心下有些不悦,总觉得苏兰芷这是故意在落她的面子了,不过也不确定,脸色却是笑了笑了,“二夫人不愧是书香门第的女子,果然平素做事情都是如此严谨,也难怪这屋子里的人各个都是那么伶俐的,二夫人好魄力,让我好生佩服。”

    “呵呵,侧妃娘娘谬赞了,我如今刚刚嫁过来,王府规矩多,我也是怕他们出错啊。刚才实在是怠慢了侧妃娘娘,还希望侧妃娘娘看在这丫头不懂事的份上,不要见怪才是了。”上官无忧本来觉得苏兰芷刚才是故意在下人面前落了她的面子了,心里本来不高兴的,可是这会儿听了苏兰芷的话,又觉得苏兰芷到底是新嫁娘,做事情难免小心翼翼的,一下子有些把握不准苏兰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她还是笑着接了话,“二夫人严重了,王府的规矩并没有那么苛刻的,王爷和王妃都是极好的人,对待下人也是很宽厚的,二夫人不要担心就是了,我不会在意的。”

    “侧妃娘娘不在意就好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此刻的苏兰芷给人的感觉就是小心翼翼的,和大多数的新嫁娘是一样的,上官无忧心里对苏兰芷的顾虑和疑问倒是消了些了,这会儿也以为苏兰芷刚才那么做,是因为担心失礼了,“二夫人,我这来打扰,就是找二夫人说说这管家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二夫人这会儿有没有空,我没有打扰吧?”

    “自然是不打扰的,侧妃娘娘请说就是,我听着。”这个时候秋霜和月桃正好端着点心来了,四盘小点心,还有一些茶水,很快就摆在了桌子上,苏兰芷示意上官无忧吃,不过上官无忧婉言谢绝了,“二夫人客气了,我刚刚吃了些东西了,这会儿也没有什么胃口,谢谢了。”看得出上官无忧是个小心的人,并没有随便在她这里吃东西,苏兰芷对上官无忧的认识又多了一层了。

    “侧妃娘娘可别客气了,这点心虽然比不得王府的点心,可是也是秋霜他们琢磨出来的,味道不错,而且甜而不腻,侧妃娘娘应该会喜欢的。”苏兰芷热情邀请上官无忧吃,最后上官无忧抵挡不过,只好勉为其难的吃了一点,不过苏兰芷仔细的注意到了上官无忧的眉头在吃东西的时候轻轻的皱了皱,可见对方对她这里的吃食,要不就是不喜欢,要不就是不放心的。

    苏兰芷见状,便试探的邀请上官无忧喝茶,这一次,上官无忧直接转移了话题了,“二夫人,我来是想问问,二夫人想先接触哪方面的事情?”说着便将手中的糕点放下了,上官无忧看着苏兰芷,一副要说正事的样子,苏兰芷也不好让对方继续吃东西了。

    “我听从侧妃娘娘的安排就是了,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不如二夫人先管着账房可好,王府每日的开支都可以通过账房来看的,二夫人先熟悉一下也是极好的。”首先就说出了最重要的财权,换做一般的人,肯定很想立刻就接触到这中心的位置,自然高兴的就接了的。只是苏兰芷有自己的考量,并没有马上就接受了,“侧妃娘娘,王府每日支出肯定都有许多是,实不相瞒,我平素最不喜欢的就是管账了。如今我刚刚来这里,什么都不懂,还真的是不好那么快就管账了,侧妃娘娘可还有别的建议吗?”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苏兰芷甚至好爆出了自己的缺点,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这样的话苏兰芷既然说出来了,肯定也是有一定的目的的。

    “二夫人,这管账的事情虽然是琐碎了些了,可是也是能够最快的了解王府的状况的。这每日的收入和支出都有明细的,二夫人接触一段时间,自然也就知道王府的开销和花费了,二夫人可不能因为不喜欢,就不去做了。”作为一个长辈,上官无忧没有因为苏兰芷的拒绝就放弃了,反而很好心的跟苏兰芷解释,只是苏兰芷的态度很坚定,“侧妃娘娘,王府家大业大的,我觉得我还是从最初的学起的好。还请侧妃娘娘先给我安排一些简单的吧,我好慢慢的适应。”

    上官无忧会扮演大度,难道她就不会吗?苏兰芷这会儿在上官无忧的面前表现的是似而非的,让上官无忧对苏兰芷这个人越发的琢磨不透了。

    “既然二夫人坚持,那不如二夫人先熟悉厨房吧!厨房关系到府中人的生计问题,十分的重要,二夫人这样也好了解大家的喜好了,而且厨房的大计,二夫人以后管家,厨房可是少不了的。”见苏兰芷怎么都不肯先接触账房的事情,上官无忧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的。早上的时候觉得苏兰芷是个颇有心计的人了,这会儿上官无忧看苏兰芷这样子,又有些疑惑了。

    如果真的是想跟她抢这管家的权利,为何账房那么重要,对方却好像很不想接触的样子?是故意的吗?还是如何?

    “厨房每日也是有太多的事情了,侧妃娘娘也该知道,如今我刚刚嫁过来,自己都还没有站稳脚跟呢,和夫君也处在了解的阶段,如果我每日忙着厨房,那……”说着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苏兰芷低着头,一副小媳妇害羞的样子,上官无忧见着苏兰芷这样子,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这人,难不成是耍她吗?不是说了要开始学习,怎么她说的这两样如此重要的事情,对方却偏偏都避开了呢?

    难不成是故意的?

    上官无忧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就多了一层审视了,这会儿脸上的笑容虽然不变,可是眼睛里,却是多了一些东西了的,“那二夫人的意思是如何呢?我提出的意见二夫人都觉得不合适,那我也不知道给二夫人介绍什么好了。”账房和厨房这两项大的项目,上官无忧虽然是舍不得的,可是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上官无忧也只能以退为进了。只是她想不到苏兰芷竟然都不要,那她真的不好再多给对方做参考了,不然让人以为她不肯交权,特意给苏兰芷安排一项闲职,到时候她哪怕是十张嘴那也说不清楚了。

    “侧妃娘娘有没有什么比较清闲的,但是又可以了解一下王府的事情呢?我如今沈曼都不懂,还是从最基本的学起的好,也免得让侧妃娘娘费心了。”

    “二夫人严重了,只是二夫人将来肯定要管理王府的,自然是得学着要紧的才是了。”言尽于此,上官无忧肯定要尽到自己劝说的责任了,至于苏兰芷听不听的,那就不是她的事情了了。

    反正,她是不会给人留下把柄的就是了。

    “不如这样吧,二夫人暂时让我先管管府中的四季衣衫吧,我暂时先对府中的人有些了解,以后再慢慢的学习也是不迟的。”上官无忧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会选择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油水,而且也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了。心里有些诧异,看着苏兰芷的眼神,也有些变了,“二夫人,这个似乎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呢?府中的人每个季节都会做衣服的,让我统筹管理一下,我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对府上的人有些了解了,而且这也能接触到一些采办的事情,我觉得是极好的,侧妃娘娘你说是吗?”

    “这……”虽然是想答应的,可是上官无忧到底还是很细心,“二夫人可是确定了吗?”

    “这是自然,我如今什么都不懂,从这里开始学起,是最好不过的了。”这人啊,往往爬得越高,就摔得越重。前世她已经尝到了那样的苦了,今世,她会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来的,绝对不会因为太过着急,让自己失去了先机了。

    “那,既然二夫人坚持,等我一会儿去问过王妃了,这事情再定下来吧!”可不想到时候被人说成是她刻意的压制苏兰芷了,上官无忧很细心的要去询问王妃,这样到时候不管是有什么,都说不到她的身上了。

    “还是侧妃娘娘细心,如此,那就先这样吧!”见上官无忧并没有因为自己说提出的事情就迫不及待的就答应了,苏兰芷越发的了解上官无忧的不简单了,知晓此人心机深沉,而且心思缜密,甚至从来都是很镇定的,不会被面前的事情冲昏了头脑,一番试探下来,苏兰芷觉得这事情的确是很棘手了。

    重生以来,这样的对手,还真的是不多见了,也难怪,秦之衍这样的一个人,前世竟然那么莫名其妙的就陨落了,连带着秦王妃也香消玉殒,看来一切,都和面前的女子脱不了干系的。

    “好,那我这就去问问王妃,看王妃怎么说了。”说完上官无忧就准备起身了,苏兰芷赶忙也起身相留,“侧妃娘娘不再坐会儿吗?要不要吃点点心再走,这点心味道是不错的!”

    “谢谢二夫人了,打扰了那么久,也是不好再打扰了,我还有事情呢,二夫人我就先告辞了!”没有再多用一点点心,也没有久留,上官无忧就那么走了,心里对苏兰芷也越发的有些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会不会成为她的阻力?

    经过这些日子的试探,上官无忧觉得苏兰芷这个人还真的是看不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