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奇怪
    和李嬷嬷有了共识,苏兰芷也就没有多说了,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车里面,想着今日那郭美人的举动,苏兰芷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了。

    这个郭美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为何她对对方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脑海里的想法闪的很快,苏兰芷来不及抓住,只是轻轻的皱着眉头,潜意识的就觉得这个郭美人不是一个简单的,可是她却想不出到底是为何,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到了王府,苏兰芷回去的时候,秦之衍还没有回来,苏兰芷换了衣裳,询问了一些事情,便自己坐在窗户边做衣服了。

    如今深秋,已经是很凉爽了,苏兰芷缝了一会儿,只觉得眼睛有些瑟瑟的,刚想休息呢,就感觉到了头顶的一片阴影,苏兰芷笑着瞧着对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了,“回来了?今日很忙吗?怎么回来的有些晚了呢?”

    “休息了许久,有些事情也是得处理的,今日你进宫如何了?一切都还好吧?”顺势就将苏兰抱在了怀里,这个动作秦之衍早就已经习惯了,苏兰芷也由着对方了,“嗯,一切都还好,只是这宫里是非多,每一次去,似乎都有些是是非非的,不想参与就是了。”

    “你不喜欢,以后没事的话,尽可以不去的,他们那些腌臜事情,也别脏了你的眼睛了。”这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尤其是皇宫,宫里就为了文帝那么一个男人,这妃子之间的龌蹉事情,可想而知了。

    “嗯,只是看皇祖母和皇伯母的意思,是想我多多进宫的,有些事情躲也是躲不过的。”虽然苏兰芷尽量的避免去了,然而她到底是秦之衍的妻子,总是不去,也是说不过去的。

    “那你以后离他们远些就是了。”笑着拿起苏兰芷手中的针线活,秦之衍瞧着这是一件男子的里衣,不由得笑了,“这可是给我做的?”

    “成亲有些日子了,我都没有给你做过东西。你的贴身之物,我自然是不能假手于人的,怎么样,喜欢吗?”作为妻子,如果连丈夫的里衣都是让别人做,那倒是有些不大好了。

    “嗯,很喜欢呢,这料子我喜欢,这针脚也很细密,兰兰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做好呢?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穿了。”苏兰芷难得主动给他做东西,秦之衍自是高兴的。

    “还没有做好呢,别着急。既然你在,正好试试,看看这尺码对不对了。”这尺码苏兰芷也是自己估摸着做的,虽然有些把握,不过让秦之衍上身自然是最好的了。

    “兰兰做的,可是合适!”

    “先别说了,试试吧!”

    “嗯!”笑嘻嘻的就试了,秦之衍穿着苏兰芷亲自给自己做的衣服,脸上的笑容暖暖的,心里也是甜甜的,“很合适呢,兰兰你的针脚真好!”之前没有成亲的时候,秦之衍的衣服都是家里的下人做的,虽然做的也不错,可是少了苏兰芷这份心意在,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的。

    “嗯,我瞧着也正好合适,如今天气马上就要冷了,我也得多给你做些衣裳了。”作为妻子,丈夫的衣服,她也是得做几件的,这样可以让他们彼此更加的亲近了。

    “虽然我很喜欢兰兰你做的衣服,可是兰兰你也不要太累着了,这样我会心疼的。”苏兰芷是手艺很好,做的衣服也是很舒服的,秦之衍心里满意的不得了,可是也不好总是让苏兰芷给他做的。

    毕竟苏兰芷如今也是有许多事情要忙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让秦之衍将衣服脱下了,这会儿秦之衍回来了,苏兰芷正好打算休息一下,暂时是不想做了的,“对了,我今日预见郭美人了。”

    “兰兰觉得此人如何呢?”

    “她今日对我倒是百般示好,而且也总是提醒我,看起来是想跟我们联盟的。”

    “郭家在京都的底子的确是薄了点,她如今刚刚进京,虽然得了皇伯父的宠爱,然而皇伯父的年岁到底大了,她暂时又没有子嗣撑腰,自然是要为自己打算一番的。秦王府无疑是她一个很好的选择了。”

    “你说的也是,只是她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

    “怎么说?”

    “我也不知道,虽然她努力的跟我示好,可是我心底里是很排斥她的,而且瞧着她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个人有些像一样的。”只是她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罢了。

    “是吗?”皱了皱眉,苏兰芷有这样的想法,秦之衍也觉得很奇怪了,“只是据我调查,她从来都不曾来过京都。这些年她在江南也少有待在郭家的,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待在庵里修养,也是及笄了才接回去的,按理说,你们应该是不认识的。”可是既然不认识,为何兰兰会觉得熟悉呢?

    “我也不清楚,我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又说不上来。”心底里好像有某种猜测一样的,只是苏兰芷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就是了。

    “好了,兰兰,郭美人的事情我会让人查清楚,你暂时就不用管了。只是她下一次如果亲近你,你小心些就是了,这个郭美人,怕是不简单的。”能让苏兰芷在第一次见面就有这种感觉来,秦之衍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只是,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皇伯父如今对女色已经不怎么在意了,为何会突然越级纳了一个美人,直接就带进宫里,而且还颇为宠爱呢?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对了,你这些日子见着皇伯父,可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皇伯父的精神似乎比以前好了些了,其他的,暂时也看不出来。”或许用文帝的话来说,他如今老当益壮,尤其是新纳了一个美人,文帝正是高兴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自然也好了许多了。

    “是吗?”心里总有些不安,苏兰芷感觉有些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在发展着,偏偏说不上来,这样的感觉,苏兰芷着实是觉得很不妙了。

    秦之衍自然是看出了苏兰芷担忧了,将苏兰芷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好了,兰兰,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如今你要管的事情有够多的了,这些就别想了。”家里的事情已经够让苏兰芷烦心的了,秦之衍可不想宫里的事情再给苏兰芷什么烦恼了。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也知道,朝堂上的事情,她是帮不了什么忙的,“衍,既然我们支持的是轩王爷,如今宫里的事情又有些奇怪,我想,我们还是让轩王爷进宫一趟吧?”秦轩到底远在北边,万一将来出了什么事情,可就麻烦了。

    “年关就要到了,皇伯父最近的心情不错,北边最近也没有什么战事,我想办法让轩进京吧!”苏兰芷说的很对,北边太远了,万一这里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秦轩肯定是来不及的。

    看来,他还真的得好好和轩商量一下了。

    “要是能让轩王爷常留在京都就好了。”这样,就算是遇到突发事件,也好尽快的有个措施了。

    “这个怕是很难的,皇伯父对轩始终都有疙瘩在,这个结怕是不好解开的。而且皇伯母那里,肯定也不会让轩留下的。”光只是这两样阻力,就已经注定了秦轩没有办法常待在京都了。不然这么多年,他早就想办法了。

    “衍,我瞧着皇伯父对其他的几个王爷倒是不错的,为何对这轩王爷,却是如此呢?我听说当年的娴贵妃可是颇得圣宠的,照理说,皇伯父对轩王爷应该是宠爱有佳的啊?”秦之衍虽然跟苏兰芷提过支持秦轩的事情,可是往日的是是非非,秦之衍却是没有说的,苏兰芷对此觉得实在是奇怪了。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苏兰芷之前没问,秦之衍也没说,不过这会儿苏兰芷问了,秦之衍也不会瞒着,“其实一切也都是出在娴贵妃受宠,当年皇伯父对娴贵妃几乎是独宠了,娴贵妃的娘家也是显赫的名门望族,娴贵妃生下轩以后,皇伯父龙颜大悦,差点就将轩封为太子了,只是因着长幼有序被压下了。然而轩小的时候,皇伯父对轩都是格外的偏爱的,甚至将轩当成了继承人来培养。然而这宫里面,谁不曾想得到帝王的宠爱,谁又不想登上皇位的宝座呢?娴贵妃如此得宠,自然是遭到了嫉妒了,当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传出娴贵妃偷人的事情,娴贵妃当场被抓奸,皇伯父盛怒之中处死了娴贵妃,连着娴贵妃的母族也没有放过,斩的斩,流放的流放,曾经显赫的一家,也就败落了。轩也是因为是皇子,父王和母妃力保之下,才能活下来。只是皇伯父从此就有了心结,将轩远远的发配边疆,本来是想眼不见为净,让轩自生自灭的,所以这些年皇伯父也从来都不曾管过轩。只是父王母妃念及轩年幼,加上母妃和娴贵妃也是好友,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暗中保护培养轩,才不至于让轩小小的年纪,就被北方给吞没了……”

    “原来如此……”秦之衍虽然没有说太多,苏兰芷却也能体会到文帝的心情了,更能理解,文帝如此对待秦轩的原因了,“如此看来,这个心结,怕是不容易打开的。”就是寻常的男子见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偷情,都是恨不得杀了对方的。更别说是大苍最尊贵的男子了,文帝那么骄傲的人,怕是不会轻易的放下这件事情的。

    “的确,所以这些年父王母妃也只是暗中让人保护轩,也没有让他进京来,就是避免灾祸了。只是纵然如此,轩这些年过得也是不安宁,皇后对轩始终都忌惮,也派去了不少的人,只是都被我们挡下了就是。如今轩也长大了,羽翼渐渐丰满,他已经彻底的掌控了北方的军队和封地,只是如今时机未到,他一直保持低调,就是不想被人再下毒手了。”作为一个曾经皇帝独宠妃子的儿子,秦轩就单单是这个身份,都是让人忌惮的,他能平安的长大,可见秦轩心性坚韧,可当大任。

    “看来这些年,他过得也是着实辛苦了,也难怪,他怎么都不肯接受南希了。”苏兰芷突然有些明白秦轩的选择了。越是爱一个人,就越是害怕对方受到伤害的吧?秦轩从小就经历了那么多,想的自然也是深远,当然是不会轻易的踏出这一步了。

    “所以让轩留在京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也难免不会有人继续用多年前的事情做文章了,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秦之衍何尝不知道秦轩留在京都是最好的选择?可是那么多人还在看着秦轩,如果秦轩真的留下来了,麻烦定然是不断的。

    “我明白了,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兰兰你说的也是对的,只是你不曾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所以也难免考虑不周就是了。”秦轩留在京都,就有被文帝继续忌惮憎恨的危险,更有被别人视为眼中钉的危险,秦之衍当然是不想让好友陷入这般为难的境地的。

    “这宫里的事情,还真的是太过冰冷了。轩王爷的身世也着实是可怜,这些年他都熬过来了,将来如果他真的继位,想来定然是一个极好的帝王。”虽然和秦轩接触的不多,可是被秦之衍认可的人,岂是无能之辈?

    苏兰芷回忆前世的事情,依稀的记得,秦之衍出事以后不久,秦王妃也离世了,秦王郁郁寡欢,也不再管事情了。最后北方好像遭到了巨大的袭击,秦轩英勇杀敌,最后死在了战场上了。

    苏兰芷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却也知道,以秦轩的能力,怕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受了埋伏了,这里面定然是有文章的。

    今世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一定不会让前世的悲剧继续!

    “你说的极是,如今能够竞争皇位的,焰王爷性格太冷,为人也太狠,实在是不适合担当大任。而墨王爷为人也是阴柔,疑心很重,加上皇伯母也不是一个省心的,如果他继位,怕是这宫里肯定会不太平的。如今想来,也的确只有轩是最适合的,不然我们也不会将他卷入这些争斗中来。”秦之衍选择秦轩,也是看清楚了秦墨几人的本性了,知道这几个人继位,不光光是朝堂,就是他们秦王府,怕也是会成为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的,到时候秦王府肯定会受到打压陷害,这自然是秦之衍他们不想看到的。

    “的确,京都的这几个皇子心胸狭隘了些,如果他们继位,大苍的繁盛,怕是不再了。”前世秦焰一继位,不是就立刻采取了铁血政策,一一铲除异己,将权利完全收回,就连相府也不放过,这样的人,如果真的继位,那相府岂不是重蹈覆辙?

    至于秦墨,那个男子自从苏兰芷见过,就知道也是一个心机深沉阴狠的人,这样的人,怕是也是不会允许任何强大的势力存在,影响他的地位吧?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们也得选择秦轩!

    “兰兰说的极是,如今这样的局面,怕是有些事情要改变了,轩那里我得通知一下,让他做好准备!”秦之衍说完就去书房了,有些事情,还是得早早的和秦轩商量的好,不然到时候措手不及,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不会让前世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的!我一定会阻止!”见秦之衍走了,苏兰芷久久的看着窗外回不过神来,心里也暗暗的下了决定,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东西!

    ……

    郭美人的事情,秦之衍一直都有让人去巡查,可是到底郭美人在庵里待得太久了,平素身边伺候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见过郭美人的人实在是太少,实在是查不出什么,苏兰芷他们也只能防范了。

    宫中的郭美人依旧受宠,沉寂了些日子的宫里也开始热闹了起来了,皇后急着对付郭美人,也没有再来烦苏兰芷了,苏兰芷静静关注宫内事情的同时,便迎来了苏铭阳的生辰了。

    苏铭阳今年两岁了,整整两岁的生辰,苏铭阳如今长得可是粉雕玉琢的,好看极了。这几日是他的生辰,慕容嫣早早的就给他打扮好了,穿上了红彤彤的衣服,戴了金锁,还有手环脚环,整个人就像一个福娃一样的,让人恨不得抱着狠狠的亲几口了。

    “阳哥儿,来,姐姐抱抱!”虽然最近有许多的事情,可是苏兰芷还是抽出了时间来看望苏铭阳了,一大早的就跟着秦之衍过来,瞧着弟弟那么可爱的样子,苏兰芷都忍不住的想要抱抱亲亲了。只是苏铭阳小朋友是很有个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以前见到苏兰芷都恨不得去抱抱的,这会儿却是理都没理苏兰芷了,看的苏兰芷好生莫名,“娘,阳哥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理我了?莫不是有几日没见了,不认识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